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2019年03月19日 維加斯新聞報
楊慧君特稿

在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聖跡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聖跡寺來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當著近兩百人展顯現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為兩大類,一是經書法本翻譯,為嘎瑪,二是伏藏取出為代瑪。代瑪又分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開藏,總稱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和現量伏藏。伏藏師三字,在藏密中常見,藏密佛教徒幾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顧名思義,即佛陀或前輩祖師如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等,將一些機緣尚未成熟或將招魔害暫時不宜傳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來,待因緣成熟時,由後世祖師開掘出來傳法。伏藏共分兩大類,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稱併為南藏。而後來後藏的增郭吉登曲堅刻印了新的伏藏,稱為北藏。這些都不重要,無非匿藏經書聖物等,開藏才需聖量獲取。
但是,昔量伏藏並非絕對需要聖證量,有時可依照記載或祖師留下的線索尋找,而且時隔久遠,加之末法時期的種種怪劣騙子假聖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輩祖師伏藏的還是凡夫充聖人自藏自取的騙局,誰也說不清。故佛菩薩為了預防以假充聖的邪惡騙師,規定取藏師本人必須舉行現量伏藏來證明自己開藏取寶的真實性。現量伏藏絕對不允許有線索記載可尋,儀式慎重中加嚴格,當場當眾從數百人或千萬人中抽籤定出十位伏藏者在眾人監管下伏藏,讓被關在另外一處的大聖師當場當眾開藏,沒有絲毫虛假能夠混入!佛史上,具現量伏藏道行的有蓮花生大師取佛陀講經,還有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連阿底峽尊者修現量伏藏法都曾失敗過兩次,可想此法所需聖量之高,非具有聖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難取出現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薩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現量伏藏。唯有大摩訶薩才能確切地開藏無誤。能現量伏藏,意味著該伏藏大師的所有開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實無疑。故,凡未經現量伏藏證實的法,都是不準確的,統稱世俗佛法。因為世俗佛法必須還要經過勝義擇決才能確認是否為真伏藏勝義佛法或法器,但勝義擇決又必須是要大摩訶薩、等妙覺菩薩才能作的。
現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東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雜在外表一模一樣的許多件當中,在眾目睽睽監看之下,由抽籤出來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間隱秘的房中,在開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隱藏,再拿出來伏藏。此時開藏巨圣師一口指出唯一的聖物在何處。
三月七日這一天,女巨聖德“玉尊”來到聖跡寺大殿,拒絕現場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師等的供養,“玉尊”從法會開始到結束未發一語,她不要名利,不露聖顏,只為開藏,表正法在此地,普利眾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測。
此次現量伏藏的聖物是“照妖鏡”,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沒有辦法現量取藏的。修法開始,照妖鏡與十面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普通小鏡子混在一起,現場抽籤選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絕在另一旁的觀音殿中,門口有人嚴守。“玉尊”與一百多人在另外一處所,與那十人相互隔開,無法通悉。十人在觀音殿內將十面小鏡子分別用十條一樣的白色哈達包裹起來,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體混亂,就是伏藏的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鏡,因為十面鏡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樣,再加上哈達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體形象早已混亂沒有樣式。緊接著,十人隨意從布袋中拿出包著的鏡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後即刻返回觀音殿關起門來,就是這十個人也毫不知曉照妖鏡在何處,而“玉尊”毫不沾邊、從不接觸,竟然坐在另外的帳中很快便舉牌宣佈什麼地方有伏藏照妖鏡。此時原伏藏的佛弟子又從觀音殿出來,按照“玉尊”的預言法旨開藏見證。當開藏出來的鏡子呈放在聖跡寺大殿中央的油燈前一照時,十個伏藏者都驚呆了,果然是照妖鏡!一百多位佛弟子爭先恐後、興奮地圍聚在巴掌大的小鏡子跟前,照妖鏡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識中的一盞燈,一聲接一聲的高喊迴蕩在大雄寶殿:“三盞!”“我看到五盞!”“四盞!”“八盞!”……有幾人看到邪惡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來與照妖鏡完全一樣的小鏡子,所有人都只能從中看到一盞燈,也沒有什麼邪惡相。伏藏開藏一共兩輪,”“玉尊””兩次都輕易地舉牌預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鏡伏藏在何處!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須說,太厲害了!如果不用油燈仔細鑒別,我們十個人試做,明擺著睜開大眼睛來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鏡!十面鏡子一個模樣,都是水銀鏡子,不要說伏藏了,明擺在大家面前都選不出照妖鏡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鏡子的邊,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鏡在哪裡,實在是佛國巨聖降人間!”
我們特地去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此說法,羌佛說:“什麼照妖鏡,不值分文,不能成就。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是沒有意義的,學佛修行才重要!!!”
我們記住了佛陀的教導,最重要的是學佛修行,管它什麼照妖鏡,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現量伏藏的法義重點不是照妖鏡而是“玉尊”能從十個伏藏起來一模一樣的水銀鏡子中,準確地舉牌公告聖物所在處!那些在我們凡胎肉眼中沒有差別的鏡子,還伏藏起來了,但在“玉尊”的道行里,卻是無法藏匿!千萬不要小看那舉牌宣佈在何處有聖物的動作,試想一下,如果換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們敢宣佈嗎?我們敢瞎猜嗎?那可是要當眾打開來見真章的呀!這不是說大話、講開示、吹牛能解決的事啊!一當打開來不是聖物,怎麼下台?只會徹底完蛋,從此倒霉!所以,巨聖德與聖德之別,也就在這舉牌宣佈的瞬間,一翻兩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聖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墻壁、穿過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樣的鏡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鏡,更況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現量伏藏?!
修法一結束,現量伏藏必須的佛聖加持的稀世大寶丸也同時修成,大家十分感動,發心準備盡其一切供養大摩訶薩“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發,分文不收,飄然離眾,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們的感慨:“這世上號稱大法王、大法師、聖者大菩薩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聲震天響,著書開示一大堆,空洞無道行,盡收供養為目的,可他們對真正的佛法不要說自己沒有,連見還沒見到過呢!這些所謂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誰拿出了如“玉尊”一樣的佛法聖量?他們能實地修一場現量伏藏法,給求法若渴的眾生看一看,來證明自己掌有的傳承是真正的佛法嗎?!找不到一個真貨色啊!費人深思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二號公告)


就很多佛弟子計劃在六月份來美國慶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誕一事,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特別發此公告。   
   

      早在去年六月世界佛教總部在聖天湖舉行的法會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已經告誡大家說今年都不要來,南無羌佛說祂瞭解你們,知道其中有些人生活都困難,更沒有來美路費,為此祂已經非常難過,雖然祂從不收任何人分文供養,但總是怕你們沒有正常生活,因此決定等今後能為你們傳法的時候再歡迎你們來。現辦公室慎重告訴你們,因為今年佛誕的時候,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絕對在外地,不在加州!!!因此,佛弟子們如果你們有多出的經濟能力,就在你們所在的地方就近舉行聞法、放生、做慈善救濟、好人好事活動等幫助大眾,利益眾生,三時之中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今後一定學到上乘好佛法,這也是最好的慶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誕的行為。      


        特此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2019年3月18日
 

世界佛教总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90103号)

世界佛教总部於2019年1月14日所发的公告(20190101号),对佛教徒们以下提问的原则性质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但有人还再来咨询,今就所问,特精简告知。首先大家注意,在很多佛教知识论学上,都提到“胜义”和“世俗”,那是属于一种知识分解类別性的用句,而不是我们列出的“胜义”和“世俗”的概念。现列出的“胜义”、“世俗”是圣与凡、是直接解脱成圣与勤行修持而求解脱的不同性质。

      一、所指本尊不是任何圣德上师,而是虚空的佛菩萨。

     二、任何一种修行、修法的法本仪轨,经过择决,佛菩萨认可了的,为圣义法本仪轨。凡圣义法本,改动一个字,本尊视为俗染!!!当下就成世俗仪轨,本尊不予加持。

     三、口说内密灌顶是上师行为的认可,本尊并没有认可。

     四、真正的内密灌顶是本尊认可,但不是本尊授承。

     五、胜义内密灌顶为本尊亲自接收弟子信物,本尊带走,是本尊授承。

     六、什么叫胜义内密灌顶?在灌顶时本尊亲自来灌顶现场,你亲自把该交的东西交给本尊,如此,本尊才认可你为弟子,这是确保你成就的佛法,是唯一的本尊授承。

      七、什么叫世俗佛法?未经择决,本尊没有认可的佛法,概为世俗佛法,主要是理论知识性范畴。世俗佛法包括被夸讚抬高的心印传承、放光表示传承、口说传承、耳传承、噶玛或代玛、无论南藏还是北藏、或道灌顶、宝瓶灌顶、密密灌顶、智慧灌顶、花蔓灌顶、阿阇黎灌顶、五佛灌顶等,本尊都不会亲临接物授承,因为都不是胜义内密灌顶,都一概为理论口说灌顶传承。但是,能取现量伏藏之巨圣可为弟子作本尊授承。

      八、世俗佛法必须全靠自己研学教义理论,加上勤修,感召本尊,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保证成就,除非佛菩萨、巨圣德为你传的法,成就机率较高,但也不如所修之法本尊认可的真正内密灌顶,更不如胜义内密灌顶本尊授承,本尊授承是最高极品的圣因法缘,揽括非常多不同等级的法。

                            世界佛教总部

                             2019年2月26日

世界佛教总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90103号)

華盛頓時報–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請見附件)

  網路版: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手機版: https://m.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order that the public truly understands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an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specially states the following:

1.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assume all legal liability for the veracity of this statement.

2.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true Buddha who has been recognized as such by leader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rinpoches of various Buddhist sects all over the worl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more than 1,000-year-old Buddhist recognition system.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is also the only one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to have received such a large number of recognitions. The status recognized was not that of a rinpoche; rather, it was that of a Buddha. In Buddhism, no great Bodhisattva, great patriarch, or great dharma king is above a Buddha.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leader of all of Buddhism. Moreover, the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the Five Vidyas are foremost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No prior holy ones have comparable accomplishments. Such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urpass the requirements prescribed by Namo Sakyamuni Buddha in the sutras. A Buddha does not have the perspective of a patriarch of a certain sect or school. Rather, a Buddha has the perspective of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just as Namo Sakyamuni Buddha had.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one upon whom all Buddhists rely and from whom all Buddhists learn!

3.  Previously, 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still in China, He was persecuted by som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because He spread the teachings of Buddhism and upheld justice. As part of their persecution,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embezzled a large number of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dditionally, they fabricated a case of fraud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making groundless assertions involving Liu Juan and Lau Pak Hun. They then reported that case to INTERPOL, seeking an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wever, after a detailed investigation by INTERPOL, the facts proved that the case reported by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Shenzhen, Guangdong was fabricated and that in fac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d not committed any fraud, either in word or in deed. On such basis, at the 72nd Session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ontrol of INTERPOL’s Filesheld in October of 2008, INTERPOL decided to cance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so, during this time, China found out through investigation that the facts ar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id not commit any crime. Therefore, on June 11, 2008, on its own initiative, China requested that INTERPOL withdrawa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On November 19, 2009, INTERPOL sent a special letter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explaining the entire process. For further details, please see the letter INTERPOL sent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4.  With respect to the recognitions of the statu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letter from INTERPOL, evidenc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persecuted, and other information, please go online to the website https://ibsahq.org/buddha-en.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ake the teaching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Namo Sakyamuni Buddha as our foundation, guiding Buddhists all over the world to learn and practice the Buddha-dharma so that they will become good people who are unselfish, benevolent, and law-abiding, who contribute to society and have happy family lives, and who eventually realize the true suchness of dharma-nature and attain liberation.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以下是世界佛教總部聲明的中文翻譯】

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為了讓大眾真正地了解我們世界佛教總部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世界佛教總部特聲明如下:

第一,   我們世界佛教總部對本聲明的真實性,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第二,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攝政王、大活佛們根據一千多年來佛教的認證制度認證出來的真正的佛陀,也是唯一在佛教史上獲得最多認證的,被認證的不是活佛地位,而是佛陀。在佛教,沒有任何大菩薩、大祖師、大法王能凌駕於佛陀之上,佛陀是整個佛教的最高領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也是佛教史上第一,無有前聖可比的,超出了釋迦牟尼佛在經書中的規定。佛陀是沒有哪一宗、哪一派的山頭祖師之見,而就是和釋迦牟尼佛一樣的佛教,所有佛教徒學習受教的最高依怙就是佛陀!

第三,   早年,羌佛還在中國的時候,因弘揚佛教、堅持正義和公理而被一些公安迫害,公安藉迫害私吞了羌佛創作的大量書畫,並藉用劉娟、劉百行捏造出詐騙案情,上報國際刑警通緝羌佛。但國際刑警經詳細調查後,事實證明廣東深圳公安所報案情是偽假編造的,而事實羌佛沒有任何詐騙言行,因此國際刑警在其2008年10月舉行的第72屆大會上,通過決定撤銷了對羌佛的通緝。同時,中國查出羌佛沒有犯罪事實,在2008年6月11日是主動請求國際刑警撤銷對羌佛的通緝。國際刑警於2009年11月19日發專函給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明了整個過程,詳見國際刑警給羌佛的信。

第四,   關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認證,以及國際刑警的函件和羌佛被迫害的證據等更多資料,請上網查閱:https://ibsahq.org/buddha-en。世界佛教總部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的教導為根本,指导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们通過修学佛法,讓自己成為一個無私利他、遵紀守法、貢獻社會、家庭幸福的好人,進而悟證法性真如,解脫成就。

世界佛教總部

說  明
 國際刑警公函的左下角原本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住址,為了安全及隱私,在这次公佈的時候特地隱去了,但整個公函的其它部分則是照原件複印,沒有改動一個字符。此中文翻译也没有翻译南无羌佛的住址。

華盛頓時報–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請見附件)

Washington Times--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1-28-2019) 華盛頓時報--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網路版: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手機版: https://m.washingtontimes.com/sponsored/statement-world-buddhism-association-headquarters/

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order that the public truly understands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an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specially states the following:

  1.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assume all legal liability for the veracity of this statement.
  2.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true Buddha who has been recognized as such by leader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rinpoches of various Buddhist sects all over the worl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more than 1,000-year-old Buddhist recognition system.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is also the only one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to have received such a large number of recognitions. The status recognized was not that of a rinpoche; rather, it was that of a Buddha. In Buddhism, no great Bodhisattva, great patriarch, or great dharma king is above a Buddha.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leader of all of Buddhism. Moreover, the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the Five Vidyas are foremost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No prior holy ones have comparable accomplishments. Such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urpass the requirements prescribed by Namo Sakyamuni Buddha in the sutras. A Buddha does not have the perspective of a patriarch of a certain sect or school. Rather, a Buddha has the perspective of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just as Namo Sakyamuni Buddha had.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one upon whom all Buddhists rely and from whom all Buddhists learn!
  3. Previously, 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still in China, He was persecuted by som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because He spread the teachings of Buddhism and upheld justice. As part of their persecution,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embezzled a large number of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dditionally, they fabricated a case of fraud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making groundless assertions involving Liu Juan and Lau Pak Hun. They then reported that case to INTERPOL, seeking an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wever, after a detailed investigation by INTERPOL, the facts proved that the case reported by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Shenzhen, Guangdong was fabricated and that in fac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d not committed any fraud, either in word or in deed. On such basis, at the 72nd Session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ontrol of INTERPOL’s Filesheld in October of 2008, INTERPOL decided to cance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so, during this time, China found out through investigation that the facts ar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id not commit any crime. Therefore, on June 11, 2008, on its own initiative, China requested that INTERPOL withdrawa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On November 19, 2009, INTERPOL sent a special letter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explaining the entire process. For further details, please see the letter INTERPOL sent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4. With respect to the recognitions of the statu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letter from INTERPOL, evidenc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persecuted, and other information, please go online to the website https://ibsahq.org/buddha-en.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ake the teaching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Namo Sakyamuni Buddha as our foundation, guiding Buddhists all over the world to learn and practice the Buddha-dharma so that they will become good people who are unselfish, benevolent, and law-abiding, who contribute to society and have happy family lives, and who eventually realize the true suchness of dharma-nature and attain liberation.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以下是世界佛教總部聲明的中文翻譯】

世界佛教總部聲明

為了讓大眾真正地了解我們世界佛教總部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世界佛教總部特聲明如下:

第一,   我們世界佛教總部對本聲明的真實性,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第二,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攝政王、大活佛們根據一千多年來佛教的認證制度認證出來的真正的佛陀,也是唯一在佛教史上獲得最多認證的,被認證的不是活佛地位,而是佛陀。在佛教,沒有任何大菩薩、大祖師、大法王能凌駕於佛陀之上,佛陀是整個佛教的最高領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也是佛教史上第一,無有前聖可比的,超出了釋迦牟尼佛在經書中的規定。佛陀是沒有哪一宗、哪一派的山頭祖師之見,而就是和釋迦牟尼佛一樣的佛教,所有佛教徒學習受教的最高依怙就是佛陀!

第三,   早年,羌佛還在中國的時候,因弘揚佛教、堅持正義和公理而被一些公安迫害,公安藉迫害私吞了羌佛創作的大量書畫,並藉用劉娟、劉百行捏造出詐騙案情,上報國際刑警通緝羌佛。但國際刑警經詳細調查後,事實證明廣東深圳公安所報案情是偽假編造的,而事實羌佛沒有任何詐騙言行,因此國際刑警在其2008年10月舉行的第72屆大會上,通過決定撤銷了對羌佛的通緝。同時,中國查出羌佛沒有犯罪事實,在2008年6月11日是主動請求國際刑警撤銷對羌佛的通緝。國際刑警於2009年11月19日發專函給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明了整個過程,詳見國際刑警給羌佛的信。

第四,   關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認證,以及國際刑警的函件和羌佛被迫害的證據等更多資料,請上網查閱:https://ibsahq.org/buddha-en。世界佛教總部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的教導為根本,指导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们通過修学佛法,讓自己成為一個無私利他、遵紀守法、貢獻社會、家庭幸福的好人,進而悟證法性真如,解脫成就。

                                                                          世界佛教總部

說  明

 國際刑警公函的左下角原本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住址,為了安全及隱私,在这次公佈的時候特地隱去了,但整個公函的其它部分則是照原件複印,沒有改動一個字符。此中文翻译也没有翻译南无羌佛的住址。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1號)

 
        金剛乘弟子代表被擇決者們的提問:這一次參加了大威德金剛的擇決,我感謝諸佛菩薩和聖德們給我這個機會,讓我這一生有此福報見識到了大威德金剛的實相。但是我們怎麼也弄不明白,擇決27個人,只有2個人修成就大威德金剛,顯出了金剛實相。我們25個人都修的是大威德金剛,勤奮了幾十年,每天如法修持,服用紅白菩提甘露丸接上法緣,沒有斷過,竟然這麼少的人有受用,特別是有七八十歲、近百歲的老修士,有一位長德布下了為利廣眾說教演論的弘法功德,幾十年為人講說開示菩提道次第論、中觀論、俱舍論、般若論、大乘解脫道論,基本上每日勤行至少一座大威德金剛儀軌,他這樣的功德修持,都顯不出金剛境。要說傳承,我的法脈是正統宗喀巴大師的藏密法承,與上一世班禪大師同師同壇接受灌頂傳法,大師已經修成肉身不壞成就境,而我竟然不顯受用,這是為什麼?哪裡不如教應法?錯在哪裡?請聖德們為我們行持者開示,給我們加持,請慈悲我們。

 
        回答:回答你們的問題之前,我們要說一段簡短的導言。你們的問題既重要又原則。為了廣益佛教徒,本應該藉此法緣錄成法音,但是總部沒有任何聖德具備資格錄法音。旺扎上尊說:“我作為一個三段金釦的慚愧修僧,哪有資格錄法音?世人有這麼一個說法,文韜武略不具者,則為常人,非為人才。在佛教裡,武上不了金剛三杵,文不具五明聖智,就無資格開示三藏密典。我雖武能上杵,但文慧羞色於囊中,五明皮毛得之二三,送菩薩一表只能高山仰止,沒有把握。如此鄙陋殘身,豈敢言道說法錄音留世?”但你代大眾有求於道,總部只得請求佛陀恩師。但是南無羌佛恩師不同意為我等代言錄音,原因是對密宗和一些密宗上師他們的很多作為都有不好的看法。因此,我們只得以公告回答提問。我們願意承擔這巨大無比的因果責任,因為是我們以旺扎上尊為主共同研學開示的是正行正法的義理。同時告之,擇決不止針對金剛乘,包括菩薩行、阿羅漢等都一視同等擇決。
其實我們聖德組沒有資本為諸位金剛乘大德作開示。問到了,就僅我們懂得的法義,如實地告訴你們。說到佛教,首先要弄清楚四個部分:一、戒律。二、修行。三、修法。四、佛學。戒律和修行修法是不可分離的,佛學是理論知識,包括論學等,佛學是獨立的,佛學與佛法沒有一點關係。但是佛學可以增長認解的見識,與世俗佛法有牽連。我們所說的與佛法沒有關係,是指勝義的佛法,因為本尊不應佛學之召。你問的是金剛法,說到金剛法,就涉及到藏密續的無上瑜伽的金剛部了。金剛部分別在寧瑪、噶舉、格魯、薩迦、覺囊、唐密、東密等等派系中,各教派有各教派的專長的不同金剛,如白色安樂師金剛、獅子金剛、時輪金剛、密集穢跡金剛、大威德金剛、上樂金剛、喜金剛、普巴金剛、大黑嚕嘎、瑪哈嘎拉等等,而每部又有各種修法,比如這次擇決的大威德金剛來說,有單尊、雙尊、四面八臂、獨熊能怖九頭尊等。


        以上說到的金剛法,古德祖師們都有修成功了的,但也有很多人修了一輩子沒有受用。主要關鍵原因在於,受法弟子在接法時是否得到了真傳,尤其是傳法的師父是否接受了真傳承。在傳承上,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原則是,它分為兩大傳承,即是上師傳承(屬世俗傳)和本尊授承(屬勝義傳)。簡單歸諦,師傳承是顯密灌頂,也就是口說內密傳承,沒有實相。而本尊授承是勝義內密灌頂,當下實顯聖境,就像這一次擇決法一樣,實顯大威德金剛本尊聖境。所指本尊,即是每一部法的主聖翁,比如時輪金剛法,時輪金剛就是本尊,絕不是人為以上師代表的本尊。


        你問一問藏傳佛教的人,包括西藏、青海、蒙古、印度等地,整個藏密修金剛法的人超過一百萬之多,法王活佛們灌頂傳法時動輒就有幾十人乃至幾千人,但結果,修成就的有幾個?幾乎沒有。包括坐在法臺上傳金剛法給你們的法王、活佛、堪布、格西、上師們,也很難見到他們有真正修成就了的,更何況你等學徒,不要說修成金剛實相了,連菩薩的影子也沒沾上。南無釋迦牟尼佛規定,菩薩在五明中得,你們這裡面哪個具備了真正的五明?五明何在?給你們傳法的上師五明又何在?沒有明通,金剛智的智慧從何來表顯?哪裡符合佛經規定的菩薩標準?這些上師只有一般水準的假五明。釋迦佛陀說,不具五明者,當具聖量力。這些上師有聖量力嗎?能上三杵嗎?連基本的第一杵都上不了。虛殼之體,焉有聖份?他們又具幾明呢?簡單地說,三杵上不了,五明不具,再高的身份都是凡夫體質的上師。至少要聖考印證,沒有經過印證,就是師傳承,不是本尊授承,是口說內密,不是真正內密,更不是勝義內密的本尊授承!你看看你自己,學的法是屬於哪一類呢?


        要想修金剛法成就,只有本尊授承才是百分之百的保證。有了本尊授承,只要如法一修,就十拿十穩成就。師傳承的灌頂是世俗修法,在接受灌頂時本尊不會當面認可你、收你為弟子,因此就等於佛學一樣的異趣同義,只能聽著有道理,好聽不實用,你們修法所用的金剛丸、甘露丸,不是五穢五肉做的,就是糌粑面搓的丸子,修法加持而已,對於本尊實相聖量顯境毫無體顯,是看不到摸不著只屬於精神層面的理論範疇,不是物質實體。


        而只有勝義內密的灌頂,本尊授承灌頂的時候,本尊金剛菩薩當下出現在你的面前,親自接收了你的“心子文書”,這是具備了實在的物質、看得到摸得著的實體,而不是只有精神層面的理念、只有思想感觀而沒有實體物質的空洞學問。所說本尊顯實體,是與觀音大悲加持法完全不同的,不是觀想中的幻覺現象,而是眼睜睜活生生地看到了實體,眾人看到,就如這一次大威德金剛擇決,和2018年9月19日的勝義火供法會上金剛佛母出現在空中點燃火爐中的火一樣。



        你所說的27人,有25人學法的時候接受的是內密灌頂,那應該是世俗的藏密一貫常用的口說內密灌頂,實際都不是真正的內密。而這一次擇決出實相顯境的兩位聖德,其中一位是修“雅漫達嘎尊”,另一位是修“獨猛能怖金剛尊”,他們二位學法時都接受的是勝義內密灌頂,為本尊授承,修多少座能成幾地菩薩,這是法定的數據,就這麼簡單,無論你研學什麼論著,都頂替不了的。


        另外提醒你,在藏密中,若說接受的是內密灌頂,那麼你接受內密灌頂時,是否服下或現在還保留著一粒在你手中能神變大小高矮的大威德活性金剛丸?如果沒有,那無疑是藏傳“口說內密”。如果有,那無疑是藏傳“真正內密”,該真正內密雖然不屬於本尊授承勝義內密灌頂,但也是相當高等的,如法而修,一定會成就。


        因海聖尊、祿東贊活佛,就是受的勝義內密法,為本尊授承,所以才成就驚世。因海聖尊大成就到佛國了,但是在聖跡寺觀音殿停放過聖尊金剛法體的位置,現在大顯聖跡!他的照片供在原金剛法體的位置,公開給人禮敬,人人可見聖威,科學在這事實面前都無法解釋,這就是至高偉大的佛法顯示,世俗佛法沒有哪個能做到。


        另外,世俗的學法,勝義的學法,還要看你學到的是哪一種,有的法占九成的修行、一成的修法,有的呢,法占八成、修行占二成。有的必須要學經教論著配合,有的根本不需要,比如密勒日巴祖師就不重論學,因為他受的是勝義內密灌頂本尊授承。學法成就的快、慢、易、難差別很大,只要佛菩薩根據你的善行、護法功德,傳給你勝義的修持,那就不用吹灰之力修成本尊實相,了生脫死易如反掌。就算沒有得到勝義內密灌頂,退一萬步,能得到西藏的內密灌頂,也一定會成就。可是你行嗎?你憑什麼?你是真心虔誠的嗎?你做了什麼佛事能感動聖顏傳至高本尊授承法給你?或者為你灌真正的內密灌頂?


        但是,你們同時也應該明白,再難得的法,就怕真心誠意人,我們當下沒有資格學到本尊授承法的灌頂,也要有恆心爭取到密宗真正的內密灌頂,正如佛說“法門無量誓願學,煩惱無盡誓願斷”。即便暫時沒有爭取到真正內密灌頂,也要清醒看到我們的緣起是百千萬劫中的萬幸之人,我們這一世有緣遇到佛陀親傳我們佛法,有羌佛的法寶——至寶法音教授,這個本身就具備了特別的加持力,只要佛教徒如法依修,自然會成就的,這是任何菩薩羅漢轉世的上師無法沾上邊的。


        隨文告知大家,總部已定於2019年1月至2月間,將勝義擇決時輪金剛修持者們的修持程度,與本月修大威德金剛的擇決出顯金剛實相,及去年9月勝義火供法會金剛佛母顯形空中施展聖威、眉間出火點壇爐,眾人可見一樣,與會者、修持者都能親眼看到本尊出顯。3月至5月將有現量伏藏開藏,隨著下去再有勝義擇決金剛部、蓮花部、羯摩部、瑜伽部等的修法者們的受用程度,具體時間再行排期,今特此告知你們。
 
 世界佛教總部
2019年1月14日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1號)

修行人没有护法的心行,不可能得到内密灌顶!

abc...
修行人没有护法的心行,不可能得到内密灌顶!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什么叫修行》,其中讲到“菩萨应照菩提心”的修持,要修“无畏护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恶魔施以破坏佛法,导致破戒残害众生让其痛苦时,我将持以正见,不惧魔之恶力而挺身保护佛法,维护众生慧命。”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学佛》中也告诫行人,一当失掉无畏,就犯了根本戒,不可能解脱成就,如有妖人、坏人毁坏佛像、焚烧佛经、破坏正法、诽谤污染佛菩萨,佛弟子不站出来维护,打击这些坏行为,只为自己修行,没有保护佛菩萨的实际行为,就太自私了,这个人一万辈子都成就不了,只有在三恶道中受苦。凡是失去无畏的人是不可能成圣的,凡无无畏、不保护佛菩萨、不护正法者要受本尊的内密灌顶,尤其是境行灌顶,根本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本尊在胜义内密灌顶和境行灌顶上首先录取的条件就要看接受灌顶之人有没有保护佛菩萨、保护正法的无畏行为;如果没有无畏境界,只有自私成就的心行,一旦成就必然成为自私邪道之类,所以本尊也好,护法也好,都不会接纳此类行人的。
  
  《世界佛教总部第20170101号回复重要咨询》提到,护法和建立闻法点是头等佛教正业,把护法位列建立闻法点之前,可见护法比建立闻法点的功德还要大。南无羌佛在《学佛》经书中,更是指出护法的功德大于一切,所以佛教里的有佛部、佛母部、菩萨部、金刚部、护法部,护法专门安成五部之一,由此可见护法极其重要!
  
  圆满证达三段金扣上尊位、生死自由的禄东赞法王,早在2011年的香港大法会上就说过:“ 针对那几个妖邪恶人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破坏佛法、损毁众生慧命的恶行,大家要奋起护法,宣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伟大,宣传佛法的伟大,反驳一切妖邪之论。建立闻法点和上网护法弘法这两点是所有佛弟子的根本职责,也是受到境行灌顶的依据,只要这两点做得好的,会得到大法的灌顶!凡是反对报考闻法上师的人,不支持在网上多多护法弘法的人,一律是邪恶之师,必须当下远离,否则同担黑业,永住轮回恶报。”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第四十八号公告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发下的行愿是‘众生的一切造业罪过由我承担,我种的一切善业功德全给你们’,对妖孽的种种行为不屑一顾,但我们作为一个佛弟子,如果不维护佛陀的尊严、如来的正法,那根本就是黑业缠身、罪恶极盛之徒,与如来正法毫无因缘,何具解脱成就之有?
  
  护法就是施以无畏,保护佛菩萨的正法,这种维护光明、正义、正法的行为是功德无量的,必然破格正法修持,早日获得福慧圆满。同时需要注意,保护佛菩萨、维护正法,要遵纪守法,不能闹事造反,破坏大众安宁,要与邪恶斗争,打击妖孽坏人,让佛菩萨安顺弘法利生,促使人类和平吉祥!
  
  因此,佛弟子若想早日受到内密灌顶、胜义内密灌顶,甚至境行灌顶,就必须要积极护法,上网点击、转发如来正法的网站,只要是正知正见,以一颗纯净的心,如法弘宣羌佛正法的网站都应点击转发,不是仅仅点击转发某位上师或某个人的网站,南无羌佛是如来正法的法源根本,护法要护佛陀的正法!!!,这样才能建立真正的护法实相功德,必然能够获得大法灌顶的因缘,相反,那些有能力但又不愿意上网护法,也不做其他护法佛事的所谓修行人,根本就是一名假佛弟子,由于知见偏邪,黑业缠身,想得到大法灌顶今生成就,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自己骗自己还不知道!
  
  不支持网上护法的人必定是自私邪恶之人,想求成就解脱的佛弟子要远离此类假修行人,不能与恶人为伍,沾染黑业。
  
  再次提醒行人,这不是上不上网护法的概念,而是你能不能学佛成就的问题,《学佛》中已经明确讲到,没有护法的心行,一万辈子都成就不了!这是佛陀亲口所说,难道我们要违背佛陀的教诫吗?嘴巴上说求了生脱死,行为上却背道而驰。佛弟子们赶紧清醒头脑吧,若想求今生成就解脱,那就尽快行动起来,用实际行动上网护法!!!

一位法醫警官披露的因果報應實例(三)

編者按:法律管不了搬弄是非、造兩舌惡口罪業的人,但是因果卻不會錯謬,以口舌造罪終得口舌遭報。

撥弄是非者

舌被凍掉  

還有一件十分離奇的案子,就發生在去年冬天。

我半夜接到任務,要去現場。市郊鄉村有一座大橋,有市民報警說大橋吊死了一個人。我們趕到現場的時候,發現自殺的是一個女人,經過勘驗,我認為她自殺的決心很大,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就套住脖子跳了下去,力量十分大,連頸骨都勒斷了。

我們查明了這個女人的身份,她就來自附近的一個村莊。結果呢,有更驚人的一幕在等待我們。這個女人家裡,床上赫然躺著一個不足周歲的孩子的屍體。警察趕到的時候,孩子的父親還不知道妻子已經自殺的消息,正在哭天抹淚地向警察說事情的原委。原來,事情並不復雜。丈夫外出到朋友家喝酒,妻子獨自在家帶孩子。丈夫回來之後,妻子就跟他大吵了一架,說他在外面有外遇,跟某某女人相好。丈夫一怒之下,又離家去找朋友喝酒。女人也很生氣,就給丈夫發了條短信,說你回來看孩子吧,我不會再看孩子了。但男人酒勁正醺,根本沒有註意到短信。等他回家時才發現孩子因為蹬掉被子,已經凍死了。因為當地農村的房子,根本沒有暖氣。

可憐這個男人還不知道妻子已經上吊自殺的事情,還在向警察憤憤地說是因為妻子的失誤,導致孩子被凍死了。等警察告訴他,你老婆已經上吊自殺了,他一聲沒吭,就昏死過去了。

因為瑣事導致兩條性命喪失,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此破碎。我們唯有嘆息而已。經過仔細的勘驗,我們確認是自殺,沒有疑問。這個案子很快就可以結案。

但在調查中,我們發現,其實住在村頭國道邊一個修理摩托車的劉某才是這起慘劇的始作俑者。經過走訪我了解到,劉某五十多歲,離婚多年,獨自生活,平素喜歡搬弄是非,毫無緣由地挑撥關係。正是他告訴這個女人,你老公有外遇了,而且描述得惟妙惟肖,十分逼真。當我們調查這些所謂外遇傳說的時候,發現其實都是道聽途說。

有很多村民反映,劉某最喜歡幹這種挑撥是非的事情。很多家庭都因為他背地里胡說八道,導致不和睦,夫妻反目,父子交惡,甚至大打出手。每當劉某聽說自己的挑撥得逞,就興奮得不行,還在酒桌上洋洋得意。但是這畢竟也構不成誹謗罪,也構不成任何其他罪名,雖然女人因為誤信謠言而輕生,但也不能因此就說劉某是殺人犯。所以對於劉某,警察也只能訓斥一頓作罷。

離奇的是,過了不到幾個月,當地的片警告訴我劉某出事了。一天夜裡,劉某在朋友家喝酒大醉,回到修理鋪之後,半夜爬起來還要喝酒,摸著一個瓶子,迷迷糊糊地就啜了一口。未料這不是啤酒,而是液態氮。這種溶劑是用於摩托車鈑金噴漆用的,溫度極低,噴射出來之後在短短的兩秒鐘之內,就可以凍結任何東西。劉某當場就昏死過去,幸好旁邊有人,及時將他送到醫院。醫生髮現他的舌頭就像堅硬的冰雕,輕輕一碰,就掉了下來。

醫生說,他不僅舌頭沒有了,整個口腔也難以保全,將來,他可能一輩子都需要一根胃管吃飯。

一位法醫警官披露的因果報應實例(二)

編者按:下面這個案子是典型的現世報實例。做惡者無論動用什麼手段,權力、金錢,也無法讓自己逃出因果的羅網,避免不了惡有惡報的結局。

大惡礦主的慘烈結局  

這是一起礦難事故案件。礦主趙某在一個小鄉鎮開了一家小煤礦。煤礦沒有任何生產資質,也沒有安全措施,全靠與當地權勢人物的私人關係維持經營。很顯然,他背後有強大的保護傘,因為在礦難之後,當地都無法順利偵查,只好移交我們這裡異地辦案。

其實並不是全國性的安全事故,只是因為瓦斯爆炸導致礦井坍塌,死一人,重傷兩人。按照他們行業裡的潛規則,這種礦難一般都是通過給予工人家屬比較大金額的賠償,就能對付過去了。但很湊巧,當時正好遇到全國安監系統的大檢查,被暗訪組查了個徹底,礦主就被刑拘了。

 

我和其他偵查人員去找趙某取證的時候,看守所的人員告訴我,趙某因為糖尿病被送醫院去了。我趕到司法局下屬的醫院,見到了趙某。趙某有五十多歲,身材魁梧,聲音洪亮,性格十分強硬,根本不予配合。他在床邊坐著,對我的提問愛理不理。直到我臨走的時候,他還告訴我,你放心,用不了一個月,就會有人保我出去的。

他說的沒錯。由於種種干擾因素,案件進行得十分不順,很快就辦理了變更強制措施的手續,改為監視居住。但就在他歡呼馬上要恢復人身自由的那天晚上,糖尿病和膽結石一起嚴重發作,雖然看守所不留他,但疾病卻把他給留下了。

從那以後趙某就再也沒離開過醫院。過了四個多月,案子終於判決了。趙某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但他已經進不了監獄了,因為身體越來越衰弱,他的刑期只能在公安醫院裡執行了。

 

因為工作原因,我經常要去公安醫院辦事,也經常能夠見著他。因為有錢,他仍然一個人住著乾淨整潔的單人病房,雖然窗戶都有鐵欄杆焊得死死的。每次見面,他眼睛都睜得大大的,好像在想什麼心事。有一次他問我,你信教嗎?我坦然地告訴他,是的,我是佛教徒。他嘆口氣,沒說話。

 

過了一陣子,他就因為病情嚴重而轉院了,監獄也辦理了保外就醫的手續。但很奇怪的是,不光監獄不收留他,醫院不收留他,閻王爺也不收留他。當我再次見著他時,他已經在病榻上躺了快八個月了。一米八的大個子,體重迅速降到了九十斤。我們常見面聊天,他對我也越來越信任,有時候,還託我去辦點私事。

 

我雖然是學醫出身,卻沒見過那麼消痩的身體,雙眼完全深深凹下去,顴骨巨高,嘴唇青紫,肋骨突出,一根一根清晰可見。呼吸的時候,肋骨輕微起伏,你感覺一碰就能折斷。大腿更令人不敢正眼去看,痩得和胳膊一樣粗,皮膚極度鬆弛,就像是直接搭在骨頭上,一點肌肉都沒有了。因為膽結石做了腹腔手術,肚子上有一個小傷口,但因為他患有糖尿病,這個傷口遲遲不能癒合,而且反复感染,周圍的皮膚都潰爛了。這副骷髏像足以讓人做噩夢。

 

我查看了他的病歷,按照常理,像痩成這樣的病人,因為多髒器衰竭,早就沒有力量再支撐心跳了,但他卻頑強而痛苦地活著,就是不死。雖然他一再跟我表示,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死,死是最舒服的事情。他現在每分每秒都在極度的痛苦中。有一次他拒絕進食十多天,心力嚴重衰竭,醫生都認為必死無疑,他卻又鬼使神差地活了回來。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因為工作忙碌,沒有再見著他。但有天他托護士給我打電話,請我過去。那天晚上,他用極度微弱的聲音,跟我說了件事。十多年前,在他剛剛起步做小煤窯的時侯,因為缺乏資金,就託人在火車站騙來了一些弱智的流浪漢,讓他們下井挖煤,而且還不付工資,只需要雇幾個保安就可以。在他積累到第一桶金之後,為了隱瞞真相,他封閉了那個小煤窯的礦井,任由這些弱智者在黑暗中慢慢飢餓、窒息而死。他的供述後來被證實了,公安機關在所述地挖出來二十多具骸骨。

 

後來趙某在醫院又待了接近半年的時間,這半年,他幾乎每分每秒都是在高度病危中度過的,但無論如何,他就是不死。他的家產全部都充作了醫療費,他的家人再也不來探望他。雖然高度病危,他卻能日夜不停地嚎叫,聲帶都扯裂了,因為嚴重的免疫系統缺失,他身上任何一個小傷口都不能癒合,都會反复感染,然後潰爛。到最後,他身上幾乎找不到一塊好皮膚,全身都在嚴重的潰爛當中。我沒有再去見他,但聽他身邊的護士說,他死後,用被單裹住屍體搬運的時候,骨頭如此之脆,當場就發生了好幾處骨折,皮膚潰爛化膿,他屍體在放進冷凍櫃之前,幾乎都要化成一攤肉泥了。

未完待續,

請繼續閱讀《一位法醫警官披露的因果報應實例(三)》

一位法醫警官披露的因果報應實例(一)

我是一名司法醫學警察,就是俗話說的“法醫”。我工作的這個實驗室專門為兩所中級法院和四個區縣公安分局提供司法醫學鑑定上的支持。簡單一點說,如果哪裡發生了命案,就會把屍體送到我們實驗室,由我們進行檢查,找出死亡原因,出具一份報告,遞交給法院或者公安局。

死亡現像是因果鐵律的最好證明

人有生必然有死。人的死亡原因五花八門,很難想像。但是,在我們出具正式報告的時候,有嚴格的格式。一般來說,分為根本死因、直接死因、輔助死因、誘導死因以及聯合死因。我之所以解釋這些專業術語,是想說,我們這個社會對死亡是有一整套完整的邏輯體系的,而且認為,這個邏輯體系完全可以實現對死亡的正確解釋。

比如說,一起交通事故中,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被電動車撞倒,頭部撞到路邊的水泥路樁,就這樣死了。其死亡檢查報告會這樣說“頭部鈍器損傷致使閉合性顱骨骨折,繼發性顱內感染,多髒器衰竭,免疫系統紊亂死亡”。其中,頭部損傷是根本死因,顱內感染是直接死因,免疫系統紊亂就是輔助死因。

但是,這樣的解釋真的能夠解答“一個人為什麼會死去”這樣一個重大的問題嗎?我從事法醫工作二十六年,一直對這個現象感到困惑。因為在同樣的損傷下,有人會死掉,有人則會活下來。有人遭受了很小的損傷就死掉了,有人則遭受了很大的損傷卻奇蹟般地活了下來。

後來我接觸了佛法,在對佛法有了一些粗淺的認識之後,對這個問題就釋然了。死亡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是人生的一個結果,是因果律的一個環節。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認識,我們就能夠十分清晰地認清死亡的真相。

所以,最近幾年,我對自己經手的案子都進行了更加深入的調查,做了很多筆記,越來越感到,死亡不是偶然發生的,它是因果鐵律的最好證明。我聽到有些亡者家屬向我痛苦地陳述:為什麼死者那麼善良,卻偏偏中年早逝?為什麼某某壞人做盡了惡事,卻享有高壽?為什麼一生謹慎的人,卻遭遇飛來橫禍?為什麼那些粗心大意的莽漢,千萬次在馬路上橫衝直撞,卻從來毫髮無損?

我就想,所有的怨恨,都來自於對因果的不明。

殺雞為業者被親生子割喉而死  

➢ 先說最讓我困擾的一個滅門案子,這個案子直接引導我走進了佛門。案子本身並不復雜,但因為拖的時間很長,所以我調查得比較深入。

➢ 2002年,一個28歲的小伙子,在深夜殺死了自己六十多歲的父母。兩個死者在半夜熟睡的時候被捆在床上,然後被割喉,鮮血濺到牆上,血跡呈點狀噴射。兇手當天晚上逃逸,後來在南方某小城市被捕。兇手已經結婚,育有一個兒子。案發的當晚,妻子因為離婚爭執而抱孩子回了娘家,避開了這起殺人噩夢。

表面上看,這是一個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案子,而且檢察院有口供,有完整的證據鏈條,甚至有目擊證人,應該從嚴從快從重判決。果然,一審很快就下達了死刑立即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判決。但被告律師以罪犯有嚴重的精神疾病,申請進行精神鑑定為由上訴了,二審又拖了很長時間,結果以“事實不清”,退回一審法院重審,一審法院又要求檢察院補充偵查,充實證據。這樣又拖了很長時間,最終判決是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被告律師再次上訴,結果被駁回,判決成為終審判決,這個案子就這樣完結。

這個案子前後拖了四年之久,我出庭作證七八次。在補充偵查期間,又對死者全家進行了深入調查,積累了大量資料。

起訴書解釋被告的殺人動機時,說兇手是家裡唯一的兒子,從小被溺愛,性格十分張狂偏執。因為家庭住房緊張,兇手結婚後夫妻倆一直與老人生活在一起,矛盾衝突頻發。案發前幾天,父母與妻子再次爆發爭執,兇手要求父母給錢買房,父母表示暫時沒有錢,並且責怪兒子丟了工作,沒有能力,在鄰居面前都沒有面子,因而激發了兇手的殺人惡念。

但是,這真的能夠徹底解釋兇手的殺人動機嗎?世界上被溺愛的兒子那麼多,發生爭執的家庭那麼多,怎麼偏偏就這個兇手會萌發殺死親生父母的念頭呢?在卷宗裡,我發現了這麼一段很驚人的口供,兇手是這樣說的:我早就想殺了他們,他們很沒用,給我買套房也沒那本事,死了算了。我盤算這事有好幾個月了,但他們是我的親生父母,我不願意讓他們死得很痛苦。我想給他們喝農藥,但去藥店的半路又回來了,因為農藥會燒壞腸子。我又想用電動車帶他們到水庫邊去玩,把他們一把推到水庫裡淹死,但那天也沒有實現。所以翻來覆去地想,還是這樣(割喉)比較好,沒太多痛苦,死得快。

當我看這段口供的時候,我脊梁骨涼颼颼的。因為在我調查過程中了解到,被殺的老兩口在農貿市場上開了一個活雞宰殺的攤位,生意做得很好。當我去現場調查的時候,因為這個攤位的主人被殺,別人都認為這個攤位不吉利,租都租不出去。據旁邊的人介紹,死者都是將活雞捆好,倒吊在一根鐵絲繩上,然後捏住雞頭,對雞進行割喉,雞血也不會浪費,還能賣錢。這個生意死者已經做了一輩子,賺了不少錢。而且,據說這個割喉宰殺活雞的手藝還是他們家祖傳下來的。

我記得就是這件事讓我開始對自己信奉的邏輯產生了質疑,讓我對因果律有了特別刻骨銘心的認識。當天晚上我幾乎一夜未眠。雖然我不敢那麼確鑿地說,就是因為死者一輩子宰殺活雞,對那麼多活雞進行割喉,所以才導致了自己被親生兒子割喉的厄運。但這種巧合的背後,難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嗎?這種巧合,難道不會讓我們感到驚心動魄嗎?我就是這樣對因果律產生了信仰的。

未完待續,

請繼續閱讀《一位法醫警官披露的因果報應實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