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你看我是誰

你看我是誰

作者: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概是某種誤會,現在海外及西方稱我為“東方巨德”、“大哲人”、“大師”等等,一時聲譽蕩漾娑婆,迷得那些未見過我的人東倒西歪,以為我是一個三頭六臂,來無踪去無影的天神。其實他們哪裡知道,我與常人完全一樣,兩雙手一雙足,一對眼睛二鼻孔,外表俗見仍是凡夫,透視內部也五臟俱全。要說思想呢,真可謂量宇宙於微塵,平淡無奇,意不出新,更無解人鑑術。或許有一點差別之處,那就是我喜愛各種學問,什麼事都要問一個為什麼。沒想到,社會就憑這一點老愛捉弄人。從我降生人間以來,一系列的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真是翻江倒海啊!這可是一言難盡,罷了,罷了。我是歷來就喜歡善知識的教導的,加之鑽研學習,以誠待友,以鑑 ​​為專,以德為照,不知是怎麼回事,或許是愛好助人為樂的主要緣故,人們總願意和我交往,對我的尊敬也就出之自然了。其中包括八、九十幾的學者、專家、教授、黨派領袖,也看得起我,甚至不遠萬里,越洋重舉,前來親近於我,拜我為師。想來慚愧,我有何德何能受人敬仰啊?更奇怪的是這個捉弄人的大千因業,隨時當我在人生的睡夢中,不知不覺的時侯,突如其來地飛出一頂頂彩色的桂冠,重重地壓在我頭上,這怎麼叫人喘得過氣來呢?實在使人心煩意亂。對人們的讚譽,那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反倒使我顯出凡夫俗子氣來了,受到稱讚就無法穩住,受到打擊就感到惱火,這不是平平一般人的境界又是什麼?這就太不叫話了嘛!儘管如此,人們還是仍然要把我推到高山頂上去作展覽,造文稱我為“東方巨德”,“佛法界大哲學人”,“國際大師”,還由43 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家組成的世界文化大會評判我的什麼學術藝術,頒發大師勳章。這些情況 ​​的發生,可能是我的運氣太好換來的吧?
但要說好運氣,可是又受到過很多莫名其妙的打擊。難道命運也是捉摸不定的嗎?深長思之,何來何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也許是我參加過美國中華文化藝術研究院的考核,獲得了世界第一名,被美國舊金山官方看上了我的皮毛彈甲之理,發給了教授職稱證書;也許是我寫了一些論文,立下一點著述而感致的反應吧!世界文化大會代表在授勳大會上宣布:“義雲高恢復了五千年的文化。”真是赫煞人也!用一句七十年代中國大陸的土話說,我算老幾啊!這些天,更有一些海外報刊載文說我是“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東方巨德。我明確而誠懇地告訴大家,我是不接受這些崇高聖冠的,說簡單一點就是我差得遠,還沒有資格,只有一顆慚愧之心。但我必須要說,由於某些人的輕浮,已低化了各行學問的本來檔次。至於“超人”之說,我認為不但我不是“超人”,可能世界上也沒有超人,“超人”,這是不科學的名詞。譬如世界上的知識,縱橫八面,無量萬千,有人懂某一樣學問,但對另一門學科恰恰是短處,甚至可以說前所未聞,就憑這一點就不能說誰超過誰的本領,超不過本領又怎麼能說超得過人呢?但是,為了不打妄語,我必須認可我寫的《船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義》一書,蘊含了佛法界的正知正見,決非外道旁門之說。這一點高僧大德們也是一目了然的。我自信,這不低於前輩古德的心經講義水平,並能代表般若之心印。另外,其他方面的一些論文,也許會給諸君帶來一點益處。不管怎樣說,也不管社會怎樣紛紜評價,對我都是無關緊要的。我只有這樣的心願,也就是將自己所學到的本領和知識,所悟到的見解和事理,所證到的有為萬法和無為幻像之真諦,能無私地貢獻給人類,能給大家帶來幸福和利益。只要努力踐行,做到這點我就心滿意足了。
在這裡,我對“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評價感到慚愧之馀,我想多談幾句。我是個不安分守己的人,對那些破壞佛教的行為看不慣。這看不慣的思想,正說明六根還被六塵染著,怎麼談得上聖者呢?凡夫也罷,聖者也罷,還是讓我繼續說下去好了。對於評判一人的智慧高度,人們運用的讚譽之詞實在太多。一般人愛用“聰明絕頂”、“精靈透骨”之類;有文化的某些人喜用最簡單的“超人”二字來概括;社會和某些宗教則以流行的“謀士高手”、“智人隱者”、“靈通術士”、“天才”、“地才”、“鬼才”等諸種讚語而為表像。在佛教界,有比較確切的詞語來表明智慧的發展標準,即以“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而為般若智,其表像意義主表巨德大師之讚譽,以善解經意度生圓融者,定之為“高僧大德”。但現在,我們常常在很多佛教論評,文學作品,刊物雜誌上見到,讚譽某一行者或僧侶,都用上了“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詞句。實際上,這些過馀尊師頌讚的虔誠作者,顯然明確地矮化了佛教巨德的形像,將普德稱譽為大德,大德拔高為巨德,真是“普慧”與“般若”不分,“淨慧”與“聰明”混淆,顛倒層次,德格不明。尤其是當今開放時代。各行各業頗得自由,因此出了一些“超人”、“氣功大師”,堆砌諸種讚譽之詞更是言過其實了,似乎“天地之間唯有使君”。在這裡,我又要多說幾句。關於氣功現像,禪學家和愛好清靜定坐的練士們都知道,那是練功過程中的附產品而已。對佛法有研究的人更知道,那無非是第六識無住而所升出的七識末那意,其功用應於聲像、形體等牽引變化,均屬於虛妄呈現。這對佛學家來說實在是皮毛之舉,無非萬法由心生。不說這些皮毛,即或能“穿牆入室”,也是無稽之談。真正的正道應以德、品、智的進修為根本,方能進入諦像。懂般若、唯識法的學者或行者,氣功現像在他們的學識功用中不過為“滄海一粟”。如果哪一位氣功家對我的話有疑惑,那就最好去深研一下經藏,或者向這方面的大德求教一下,要不上一年的功夫,你就會對氣功有反感。但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在學習期間,一定要誠心、認真、努力,不帶偏見地多問幾個為什麼,你一定會醒悟過來的。我說以上的那些話,不是沒有根據的。因為我曾在氣功方面下過深功夫,所得到的收益不比當今所謂的氣功大師們差。記得我在十多歲時,氣功就能控制身體的溫度,即使零下5 ℃,我照常穿一件單衣過冬,自然沒有病。我說的這事沒有半點虛吹誇大,可以說我們當地人都知道,要說為人發功治病,我在昏沉無知時期也認為氣功為至高學識,那時就賣力的教過一批學生,其中有的已成為今天的“氣功大師”。儘管他們的功力能左右聽眾、信徒,在作帶功報告或單獨發功時能使對方狂笑暴哭作出種種動作,以至解決一些病痛,但現在已逐步知道那實在是使自己白白浪費了光陰。也許有人會懷疑我在胡說八道,自吹自擂,你沒有和我深交過,最好不要產生這種想法,否則會犯“所知障”的。我的氣功故事太多了,為了讓大家不至於詛咒我,我在這裡舉一個例子送給諸君見笑。1988 年2 月,我有幸在北京參加袁曉園主持的中外氣功功夫會,當時我是以中國教科文國畫研究會會長的身份出席的觀看者,結果中國一位氣功大師的表演功夫時,被日本和美國的氣功師抗擊失手,頗為尷尬。隨同我赴京的樂山長征製藥廠天樂分廠工程師易乃清同志見勢不妙,便於現場推薦點我的戲,隨即一位法國小姐和袁老也再三推我上場,無奈之際,我只好以瑜伽××功為國外的氣功師治療一下“病”,沒想到使得全場驚惶,兩位所謂的王牌氣功大師也要拜我為師,並口口聲聲稱我什麼氣功大師。說實在一點,懂點氣功的人有什麼資格當大師,氣功不外乎能為人體和心靈解決些小毛病而已。有人也認識到了,氣功不是什麼高深學識,便就冒充什麼密宗弟子來了,還說是“以氣功宏揚密法”。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們真地知道什麼叫密法嗎?他們的師承從何而來?那顯密又是指的什麼?最基本的《五部論》怎麼講?即使懂得了《五部論》,三業密通也不過是基礎,奧義還多著呢!對這些人,我看最好以一致公認的“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條律和標準衡量他們。因為這條律、標準是用來表述高僧大德證德證境深淺程度的,是條款性的定義,而不是概括性的讚譽之詞。任何有說客本領的高手,都不能在這樣的衡量中混過關的。
在當前,還有一些佛教界的四眾弟子為尊贊某位大德或自己的上師,為其塑德造品,往往忘記了釋迦世尊的教導,不加思索,隨意論定為“顯密俱通,五明俱足”,以致造文立贊,以表大哲之超凡入聖,也一概而論。我要說,讚譽高僧大德是好事,但決不應該違背世尊的教導而打妄語,應該實事求是。這是佛教徒的基本道德問題,否則會越益返障的,會玷污佛教,給高僧大德臉上抹黑。這還會給社會造成誤會,以為佛教徒是打妄語就叫修行,說謊言就是行道;世人還會認為佛教界人士搞吹捧舔貼,像十字街頭賣打藥的人。嚴重者還會換來一頂“騙子”的帽子。實際上,在佛教界,早已出現了這類現象。這是對三寶的最大不恭,是把佛教事業推向深淵的初因舉動,實在危險啊!佛教是人生與宇宙的哲學,是至高無上的真諦,是科學的至高實踐論證。佛教不含虛假,不含妄詞,不含污濁,是光明正定,無瑕純淨的事理諦論。因此,我們佛弟子應該處事嚴肅,要把自己樹立成表率,為眾生學習的楷模,真正得到自覺覺他。我們自己如果連假話都杜絕不了,只知道誇張浮造,開口“我的上師顯密俱通”,閉口“某某大德五明俱足”,一口一個不實之詞,這怎麼能談得上“覺悟”二字啊!當然,這其中包括有另一種人,即人云亦云的淺智未開膚者,他們隨波逐流乃屬無明造業。他們的正確態度應及時考證真偽而為論定。只要知道世間的高僧大德,真正堪列“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者的確是鳳毛麟角,屈指一數即能察見真偽。說到這裡,我還要特別說明,那些被人讚譽為“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者,在未經擇定之前是不能列數的。關於擇決此類巨德,佛教經典有嚴格的明文規定,條款定位,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故不難於鑑定。就通顯者來說,也分深淺,通密者亦復如是。通顯不通密者,稱顯通;通密不能顯者,稱密通。顯密二者全通者,方稱顯密俱通。又,五明之規定五條,通一明不能稱通二明,通二明不能稱通三明,必須五明齊備,方稱五明俱通。若五明未達人類同科別的高分極度,不能稱“妙諳五明”,為了能說明白一點,我將在下面分門別論,依經之論而為簡註。

先說“顯通”。稱得上顯通者,是在精通經、律、論三藏教義的前提下,必須對佛之至高無上真諦(般若)有所了悟,至少要覺悟般若之諦相,深淺不論,但證悟空性之道必具。對於“顯密俱通”者,必須要深厚了解因明、中觀、般若、戒律、俱舍等論著,並受得“金剛阿阇黎”灌以顯密頂和內密頂;能了解瑜伽部的層次,乃至無上瑜伽部的法儀;三業齊修,證得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生圓不第二次第實相受用,得證般若,以至於在雄辯大會上登場辯論,經、律、論、教義,圓融無礙;在教化弟子時,隨機說法,百問百答,無礙圓通,不離經句之道融匯菩提之理,其證境證德,清純無瑕,乃至三洲感應,方能稱“顯密俱通”。於此捫心自問,按上述之規定,有幾個能立“顯密俱通”之位?有的行者只能戒律、“因明”或“俱舍”,研究透徹,有正德正境,只可稱為高僧大德、善知識,決不能稱之為“顯密俱通之巨德大師” 。至於“五明大德”更不易混淆視聽了,因為有五條明確而嚴格的規定。這五條規定,哪一明都必須超乎常人同行者達到的造詣。譬如醫方明,絕對要超過世間名醫的本事。工巧明必須超過世間懂工藝的高手水平,假使與世間的畫家、雕塑家,高級工程師等的技藝水平平等無二,只能說是你在這一行中俱備了技巧,但絕不能安上“妙諳”二字。真正的“妙諳五明”,應該是對五條以般若妙明而所開膚的智慧,達到圓融無礙的造詣。這五條是:〈一〉聲明。要求文字語言無所不精,其表現是博古通今,著書立說,詩詞歌賦,文章演說,辯才無礙,不假思索即出口成章,並且字字珠璣,段段妙理,周全圓潤。如果某高僧大德、善知識的文章語言辯才未達到上述標準,不能稱為聲明。〈二〉、工巧明。即是人的智慧能得圓融,能操縱世間有為法之邏輯結構,表相宣色,種種精道技巧工藝無不全備,包括工、農、商、書、算、計度、數、印、營造一切工藝之美學技巧,尤為抓神定位,毫釐不差為至高。譬如雕塑,見人或物,即能以泥等物,外塑造其形像,內凝發於神彩,又如書畫,除能造其形像外,更能寥寥數筆或萬千筆著,而能使其物其形即人鳥走獸,山河大地,水草魚虫,花木土石無一不信手揮來。若此項工藝未能圓融,或與世間同行高手平等無二,只能通達工巧明,不能稱為“妙諳五明”。凡按“妙諳工巧明”標準而論者,必須超過世間同行專家之工藝技巧。如果是某高僧大德、善知識,在這些方面造就平平,決不能稱“工巧明”的。〈三〉、醫方明。醫方明者是中、西、針、艾、內、外、兒、婦等科無所不通,必須超過世間名醫,方能稱之妙諳醫方明者。若與世間醫生平等醫術,只能稱之通達醫方,不能戴上“妙諳”之帽。若某大德高僧、善知識,不俱備以上條例和層次規定,當然就不是此列之類了。甚至連藥性都不懂,病也不能治,怎麼能談得到是“醫方明”呢?〈四〉、因明。善解世間,出世間一切因果,對有為法和無為之困果關係洞察入微,識解諦相,因緣生法,三世真理為因明。若某某高僧大德對此平平,不能稱通達因明,更不能稱“妙諳”!〈五〉、內明。主要指佛教修學的內證功夫,如顯宗論諦之道的內六根,所對六塵境,識隨中起,十八界故,了其因緣和合生法,事相本空,以般若智照,悟澈色受想行識,聲香味觸法,悉皆無自性,本原無生滅,人天宇宙,理體一諦。又內明者,於瑜伽行者中,可謂身中之大千世界與身外之大千世界無二無別。心風明點之故,能洞察其生老病死因緣生法。本體實有,當體是空,空亦非空,即顯妙有。妙有非有,幻化成空,如是之道,於有實證,並能運用周轉,是為通達內明。如在此道上,一竅不通,或寥寥膚識,即稱具有內明者,實為“未證言證,未得言得”,實乃罪過無窮。是“妙諳五明”者必須圓融以上五條規定,缺一不可。缺一即為四明,缺二即為三明。如此類推,即可察見真偽。
以上是筆者依經論而所淺談,其目的主要是想幫助急於擇師的同修者,提供一面鏡子,加強識別,以免在佛教界與氣功外道等一片混亂濁世、魚龍混雜的當今社會裡,誤聽邪說,誤定邪師,拜錯廟門,貽誤終身。這裡也要特別說明一下,不一定非得要“顯密俱通,五明俱足”的大師才能渡生,只要於顯密之道確有正知正見,或俱足二三明的高僧大德,戒行清淨,也可作為依怙。但是,我仍要囉嗦幾句,對佛弟子來說,確實不應該將未具五明稱之五明,未得妙諳言其已得,未通顯密稱為顯密俱通。佛弟子只能說誠實話,不妄語,不如語,不狂語,並為世法眾生起表率作用,生慚愧心,孜孜不倦勤修己行,自覺覺他,才是正道。為菩提心故,正法渡生,述及看法,願眾生和聞者均有所益,悉皆早證菩提。

長期以來,有人對我產生迷惑;其迷惑的原因就是不知道我的世界觀到底是什麼。當然,我本人很明白,我的學生也明白,在這裡我願意無遺坦露。為了說明問題,我還是要從最近一些人對我的一個評價進行量體。有人說:“義大師的學問和道德已超越因果的羅網。”這句話很成問題,不但我不能承擔,比我水平高的人還脫離不了因果羅網呢!誰也脫離不了因果羅網,只要有情者起心動念,就必然落入因果網中。可見當下我正在寫文章,也就是在打大妄想,在編織果的新羅網,發起寫文章行動是因,寫的文章是結果。世間因果不昧,這是不可否認的真理。萬事萬物都受制於因果關係。說全面一點,就是在宇宙之間,物質和精神等方面的一切都存在著一個相互的因果律,並由因果的自然律關係組成了一個科學因果網律。此網不但將整個人類網羅起來,而且包括一切其他的生命和無生命的、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都一個不剩地網罩起來。有人說,我才不想信你這個封建迷信的因果報應呢!我勸你這句話千萬不要說出口來,否則就太無知識了。“因果報應”是一個科學的名詞,與封建迷信完全是兩回事,凡是違背科學規律的才是封建迷信。因果報應律是科學規律,是破除封建迷信的強大武器。為了弄清因果報應這一道理,我先以最簡單的解釋讓大家鑑定,以求指教。“因果報應”四個字,每個字有每個字的含義:“因”即是所做每一件事之前的行動業,“果”即是依止於行動產生的後果,“報”即是依止於果的顯現,“應”則是依止於顯現果實的具體享受。“因果報應”四字連起來講,就是有因必果,有果必顯報,有顯報必應受。

我說因果律是網律,還有一層道理,即任何人只要“起心動念”,就落入因果羅網中去了。為了說明這一道理,還是以“我不相信因果報應”這句話來作為靶子,闡發因果律的科學關係吧!不管你信不信因果,實際上說上述話的這位先生已種因結果並感受報應。在此我僅從兩個簡單的角度談談。其一,有知識的人聽了這位先生“封建迷信,不相信”之類的話,就感覺這位先生幼稚無知,因為他說出的話正好表明自己文學修養的差度和知識的貧乏。因果報應是科學的規律觀,他反而認為是“封建迷信”,可見其學識之膚淺,結果由於他的話一出口,種因隨之結下壞果,而所報應的是被有智者看穿,從此受人鄙視,於是,因果律理上有分歧,有智者不與你合作。當然這是說錯話者種因結下的果,那是不能怪有智者無情的,觀點不同不為謀,這是人之常情嘛!其二,如果那位先生說上述話被同見平識者聞之,會感到說得有道理,以為先生有知識,不受封建迷信的因果報應感染,因此大加稱讚,以為尋到觀點一致的知音,並攜手前進。這就是你的話因而對對方不同而種下好因,隨因感來好果,由果招致稱讚和相助。這也算是因果報應的另一種科學關係。在這裡,有人會說,我不說那位先生的話,我就說我“最相信因果報應”。即使你這樣說,也同樣會產生縱橫、上下、左右若干因果報應關係的,不同見解,不同觀點和知識修養有差異的人們,也會同時產生不同的看法和處理行動,也就招來不同的果顯和感報。有人又說,若上述那正反兩句話均無人聽見,難道也會有因果報應?我正然回答:同樣種因結果感報。因果報應是無量條的規律關係。無人聽見你說的話,只要發出聲音,平靜的空氣就會波動,乃至會讓旁邊的飛鳥、蚊蟲、蒼蠅急走它方。如以打開的錄音機為新因,語音就會留在磁帶上。在這裡,語言為因,產生的作用即為果,得到的實效就是報應。反過來再一想就更明白,如果你沒有說話,當時怎麼會讓空氣波動?怎麼會讓鳥兒、蚊蠅奔逃?結果都是一句話才產生了不同的若干因果報應。總之一句話,我們凡起心動念,一舉一動皆生因結果感報應。在我們生活周圍,許多人沒有掌握住因果報應律,正因為缺乏這方面的科學認識,反而走向迷信的歧途,去信什麼風水、相理、陰陽八卦、氣功、命運,甚至“走火入魔”,這才是地地道道的封建迷信。我有一個學生,以前不受教益,他在二十二歲那年對我說:“老師,我家祖墳有一顆彎彎樹,我請了幾位算命子和相理先生給我觀察過,都一致說我滿了四十歲就要當地委書記,中途沒有任何刑克”。我當時聽了很好笑,雖然我批評了他的愚昧無知和封建迷信,他仍無開化。隨即我告訴他,要樹立因果報應科學觀的道理。我對他說,你要想當官,可以的嘛,但從現在起必須努力學習知識,全心全意為人民辦事,用此先種好初因,其他方面以後再談給你去踐行。至於不犯刑克,那不是墳地和命運能支配的,如果你認為命運和墳地在保佑你不坐牢,反而放鬆克己,甚至胡作非為,那樣就落入惡業因果網去了。做了違法之事就得受法律制裁。不相信的話,你去街上搶一個人試試,那誰也保不住你,因為因果的法則會讓你報應。但這個學生聽不進我的話,仍然去做他當地委書記的好夢,後來迷信什麼氣功,抓表皮的第七識末那幻覺顯境以為功夫,八方吹噓,還搞什麼帶功報告詐騙賣門票,違法亂紀,終於因果不昧,三十九歲時被判了五年刑,四十歲不但沒作成地委書記,卻被人稱之為詐騙犯。

關於“因果報應”律,我曾寫有論文《因果報應》給予了詳解,在此我也就不準備多談了。但我要坦誠地大家,我這一世界觀早在兒時就形成了的,並已在人生的實踐中證明,我沒有走錯路。也許有人認為,這位義者是個愚癡不學或學路不廣的盲才之輩。如果有人也認為這是事實的話,我倒要正經地告訴他切勿犯所知障。所謂所知障,即是所學到手的知識成了未學到手的知識的障礙。犯所知障的人往往將以前學到的知識本領作為終生觀點所用,凡後來的一切道理與自己從前掌握的知識不符合,就統統打為左道旁門,聞都不想聞,更不想看它一眼。如果是一個聰明人就會明白,天上地下,太空宇宙縱橫無邊,有生命和無生命的一切都存在於真理邏輯結構之中而顯現,他們之間的每一物都有一番真諦之相和廣大無邊若干諦結,這哪裡是人們一生短暫可憐而瞬息萬變的無常體識能學得到的啊!其他一概不論,就拿書本知識來說吧,一個人一生能學到幾分之幾呢?沒有學到的東西多得很,何況人一生學的本領優劣不等,什麼東西還要經過探索、比較才知道成色的高低。因此,我們切不可把最先的一切觀點作為障礙新知識的武器,否則就會成為一個毫無發展的人。我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就有個優點,對什麼事物都愛刨根究底,問他個為什麼,不看見本來面目不罷休。為此,這次世界文化代表大會稱我為大師,事實上我連小師都算不上。這不是扭捏姿態,故作謙虛,原因太簡單不過了,宇宙人生萬物乃無邊無量,理諦同樣隨之諸有而成立,我的知識又怎能量宇宙於分毫之間呢?

有人說,義者雖為愧者,雄心倒還有些大呢!我也承認我的雄心是還有些大。因此我主張作為一個人,首先不能犯所知障的錯誤,方能學到許多知識和多方面的本領;其次,要做到人道。我指的人道即是人類的基本道德行程,也就是依於道德走完人的一生光明的路程。最基本的都應該互相愛護互​​相幫助,再要求高些的層次那就得愛國愛民,逐漸將境開放到全世界去熱愛。至於捨己利人,大公無私之心應盡最大努力去錘煉、踐行。踐行二字可不是一句空話啊,在“人道學”中有具體實施的方法。這里以佛教而論,佛教有十善諸戒六度萬行,四無量心等等法要印照實施,在此就不一一而言了。但為了讓大家體證實施境界的事理,在此就以佛教的“四無量心”給讀者作一簡略膚談以支量體。四無量心即是“慈、悲、喜、捨”四種心境。所要具體實施,必須將這四種心落實在他人的身上。慈心的落實即是要如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子女一樣去慈愛他人。悲心的落實即是要如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子女一樣去悲愍他人。喜心的落實即是要如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子女一樣對待他人之喜。也就是見他人幸福,即如我之幸福。捨心的落實即是見他人於困難中必需之能力或財物等方能救急,而必需將自己收藏之所求財物等或以能力施助他人。此四無量心,並分世俗境和勝義境,又有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生圓不二次第之分。並又以親疏遠近之次第發起實相。生起次第是基礎。只要進入生起次第時,自己就能知道是否堅固。若見到他人的生死、痛若、災難、幸福、富貴、快樂,從內心能產生四種無量之心(慈悲喜捨)的覺受。並能從行動(身)語言(口)思想(意)“三業”付之於對方,實踐於事例之中,此可稱為生起次第了。在生起次第的基礎上,然後方能建立圓滿次第。因為園滿次第是建立在生起次第的基礎上的完美境界。在佛教中所要求的是四無量心必須真正生起實相,也就是真正付之實踐。從事例中可自省。比如你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次車禍,現場有一青年人的腳初廢極其痛苦悲慘不堪,因此圍觀群眾個個悲欲流淚。你在現場也許會悲傷難忍,但過一時回家則忘之九霄雲外,吃起飯來如狼似虎,如是這種境界,在佛教中稱為普悲感。並非四無量之真悲境界。何為真悲境呢?假如所見到的車禍所傷者是自己親人,其悲傷之心情可以想像,頭一兩天吃飯決不可能狼吞虎咽,因為親人之情感是與心相聯的,此聯即是我執所至。所以將造成思其所傷親人的前途,以及難堪之一切後果。傷心過度,乃至夜不能眠,不思食飲,唯奔走求醫,勞其筋骨而不顧諸苦磨難。如對他人亦能從身口意三業實相,相印於自己親人一樣無二,此為圓滿次第之生起,上述所講為“悲”境。其它慈、喜、捨三學同樣一個道理,至於如何名為生圓不二次第,此為建立在圓滿次第基礎上的更高一層次,為勝義解,該文不作解釋。若有意欲求了解深刻,可在我所寫的“證道指南”中得見就裏;如更深了解當向三藏問宗。總之一句,佛教所要求的​​是證境,也就是必需從實質上達到,同時要求證德,也就是圓滿光明無污垢雜染的品行德相。所以四種無量之心,當合符證境、證德的實證才能算數的。我個人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只能說是選定了如是之道而已,不管怎樣要下決心做下去,這就是我要告訴大家的路子,也是我的行程中的一部份體會,有了上述實施性的道德境界,我們就會把學到的一切知識和多方面的本領奉獻於人類,授益於有生命者和無生命者。我的這些主張我是要努力踐行下去的,至於做到的程度如何,那還得靠萬有和他人的幫助及時時自我內省。我想,這就是我的路。如果全社會人們都如此行道,那是可以想像這地球上氣氛多麼吉祥啊!有些人說,為什麼你這樣主張?那多不划算啊!這一課題我在這裡不准備與諸君商榷,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牽涉到若干人生宇宙學術著作問題。如果讀者願意從人生之間尋求一些答案的話,我相信莊子公先生為我寫的傳記裡有專門論著略述和事相途歸,也許會為大家帶來一點福音。

好了,說了半天,好像在滔滔不絕地東拉西扯,又沒切入正題,耽誤了諸君的時間,不好意思,但埋在心裡的知心話不讓萌芽頭足,肚子裡老是癢癢的。在這裡,也許有人會說,這位空有虛名的東方大哲人說話如放風,純屬無稽之談,小孩都知道他說的理,大人也無法做他說的事,我們還要上下班,做生意,吃飯穿衣​​才是人道。這話講得不錯,全是正業,但要明白,你們所指的日常生活絕不影響人的行德立品,而行為的優劣正是附從於日常工作和衣食住行中得以發展的呢!生活的里程正是印照自己的一面無垢光明之鏡子。這面鏡子純淨無污染,但人的軀體往往蓬頭垢面,臭味熏鼻,並由行為的挑發,赤裸裸地展現在生活面前。如果,我們在社會生活中不讓無垢光明鏡照得歪巴斜嘴,那該多好啊!

算了吧,越說越多,還是回頭來說說我自己。一提到自己,應是不言而喻了,我的基本思想已經告訴了大家,這裡只有總結幾句,那就是:我是慚愧之身,平淡之心,欲與太空同體,奈又微塵復因。罷了,還是忘我忘法悲喜群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