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蹟佛格】真正具佛法的佛陀上師

下面是釋法海的紀實,我們三位慚愧的比丘尼予以見證。

當聽到要跟隆慧法師去洛杉磯時,心里便有一種無可言狀的喜悅,而在去往洛杉磯的沿途中,濛濛細雨的天空豁然亮出一道彩虹,放射出七彩的虹光,一隻白色的仙鶴從遠處飛來,停落在路旁,向我們行著注目禮,這種種的瑞兆都在表明出一種吉祥的祝福,我強烈地感覺到盼望已久的願就要實現了。

12月28日的下午接到通知,從隆慧法師有些緊張的神情中看出,這一定是要去見佛陀上師了。果然,當我們步入壇場時,我看到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端坐在法台上,是那麼地莊嚴和慈祥,我虔誠地向他老人家頂禮,只聽三世多杰羌佛親切地招呼大家往前面坐,我坐在隆慧法師身旁,隨同就座的還有覺慧法師和若慧法師。

先是隆慧法師向佛陀上師匯報華藏寺近兩個月來展開梵唄課誦的工作情況。隨後佛陀上師便叫著我的名字:「法海,你有什麼事情講吧。」不知為什麼,我的頭腦裡都呈現出一片空白,只覺得全身被一種清涼所浸透,整個人直直地跪在那裡,像入定一般。只聽到佛陀上師又說:「不要緊,你只管講吧!」但是,我仍然開不了口,靜默了足足有八、九分鐘,我能感覺到佛陀上師在耐心地等待著。終於一個聲音從我的口中飄了出來:「我和佛陀上師的因緣應該是在十年前,因為一直不能來到美國,無法親近到老人家,去年終於拿到了美國的身份,今年才有機會來華藏寺恭聞佛陀上師的法音。連續一個多月來,在聽聞法音時,我沒有一絲的疲倦,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受益無窮的,而這種受用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我是帶著身口意來見佛陀上師的,今天特別向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請一個大法,為了能求得這個大法,我可以赴湯蹈火,在所不惜,我可以接受任何的考驗,只要能求得這個大法,我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這話聽起來像是在說大話,但是我是真的能做到。」或許真是過於緊張和專注的緣故,我竟然不能把想要說的內容完完全全地表達出來,但是我的心在告訴我說,佛陀老人家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我所要求的究竟是個什麼法。我還記得為了求得這個大法,我曾經在菲律賓整整斷食二十一天,因為我清楚地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三世多杰羌佛能夠完成和將這個大法公佈於天下,以示現佛陀的光輝,使正法久住。

佛陀上師開始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為我們做了甚深重要的開示,後來才知道,其實這開示就是回答我問題的開始,特別指出當今末法時代佛教中所出現的種種混亂和錯誤,一些佛經中存有的嚴重錯誤,更有甚者,所謂的一些高僧大德,由於知見不正,在開示中存在著嚴重誤導,更可悲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信徒們,仍在狂熱地追隨其後,頂禮膜拜。三世多杰羌佛竭盡全力想糾正這些魔說邪見,但由於眾生業力所限,也深有舉步艱難、力不從心之感。在佛陀上師列舉的部份密教和顯教中的事例中,聽起來即讓人啼笑皆非,也使人深感憂慮。佛陀上師結束了開示後,便把話頭直接轉向我說:「法海呀,你剛才沒有把所要說的求大法說出來,我現在給你說吧。你要求的法是拍佛陀的電影,這件事除了我還真是沒有別人能夠做的了,因為我完全了解佛陀的教義,我能寫出這個劇本,這部電影是一定要拍的,只是今年的機緣還不夠成熟,因為要寫腳本、找演員,特別是演員總得找一個像樣子的,錢的問題,只要腳本有了,就會有人讚助投資,拍佛陀的電影不止是拍一集,要拍100集,也許這真是一種途徑呢,因為寫一本書的影響畢竟有限,看的人少,而電影就不一樣了,會有國際影響,而我們這樣一做,很多問題都可能解決了,說不定我們還能多蓋它好幾座廟子呢!」這時我才明白,原來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開示當今佛教的亂象,說明是無法寫佛陀真實義理的。

我聽到這裡,心裡真是驚壞了,我曾拜見過很多高僧大德提出求大法,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心中要求的大法是什麼,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太偉大了,我一點也沒有露出我求什麼大法,但是老人家說的完全就是我的心中要求的大法,接著老人家又說到:「法海呀,等你從大陸回來,我要按照正式的藏密儀軌給你傳法,你現在身上還有一些黑業,到時候要給你灌頂,把業障消除,你會看到的。」我完全沉浸在一片法喜中,佛陀上師又說:「在來的路上,你所看到的彩虹和仙鶴,那是預示著你將來的前途事業是燦爛的,但是光明的背後也有黑暗,道路也有曲折,我們很快又要面臨一些衝擊和誹謗,但最後誹謗者都要以失敗而告終,當《正法寶典》一經問世,那個時候,什麼力量也阻擋不住,也破壞不了,因為這是事實。」佛陀上師最後又說:「佛陀電影一定要拍的,法海呀,你看你的願望都滿足了,你多幸福啊!」實際上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的幸福和快樂。

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對三世多杰羌佛的感恩之情。

只想用我最美的心靈、最美的旋律、最美的歌聲、把我最美好的祝愿,敬獻給三世多杰羌佛,並讓所有能夠聽到這美妙旋律和歌聲的人都得到幸福和吉祥。

我將特別感謝在十年前一位匿名者寄給我的一件特快專遞裡面用一條黃色的哈達包裹著一本《虔誠的獲得》和印有三世多杰羌佛法像的CD封面,正是這件禮物使得十年後的我種子生髮,能拜在佛陀上師的足下,見到偉大的佛法。

我以上所述是真實不虛,我是一位比丘尼,說話要對因果負責,若是妄言,我將墮入金剛地獄;若是真實不虛,將以此功德迴向給法界一切眾生,早證菩提。

 

弟子釋法海敬書

2006年12月30日

 

遇到了一件奇特的事
基本上每當有人想求見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都會把握短暫的會面時間把準備的問題提出請示,或是求法;有些是團體到來,更是要抓緊時間,請求對產生的問題能得到釋疑解惑。但是就有這麼一次,在2006年12月28日的午後時間,一位菲律賓的法師法海從萬里之遙來到壇場,第一次覲見三世多杰羌佛,當三世多杰羌佛問到她有什麼問題時,或許是緊張,或者其它的因素,只見這位比丘尼深吸一口氣,竟然一言不發,雙目圓睜的看著佛陀上師,時而又低著頭,此時佛陀上師也不說話,時間就在靜悄中分分秒秒的過去。然後這個法師又嘆了一口氣,挺挺身子,還是看著三世多杰羌佛不吭聲;說也奇怪,佛陀上師同樣也不講話。又過了一會兒她又作了第三次的提氣動作,仍然無言以對;這段靜默的時間總計持續了有八分鐘以上之久,這種現像是從未發生過的。

後來法海師說話了,她說她是帶著心願來求大法的,只要能滿足她求到大法,她就能為佛法為眾生,哪怕獻出生命。說到這她又停下來,不說求什麼法。此時三世多杰羌佛就說話了:「你不要講了,我來給你開示吧。」佛陀上師點出了這位比丘尼所想的事。在這次的開示中,不僅讓在場的弟子們再一次見證了三世多杰羌佛神通的展現,也了解了珍貴的法義。

由於此次法海師拜見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是我帶她去的,我親自在場經歷一切。以上所敘述的是真實不虛,若有妄言,我永遠不得成就;若是真實不虛,願一切眾生皆能早聞正法,能早日解脫成就。

佛弟子釋隆慧

當時本人也在場,我在此證明以上所述是真實不虛,若是虛假,我願墮地獄遭惡報;若一切屬實,願所有眾生早日得聞正法,早證菩提。

佛弟子釋覺慧


以上所說全屬真實不虛,若有妄語,我不得成就,窮苦潦倒;若屬真實,願將功德迴向所有眾生,常得見佛,成就解脫。

佛弟子釋若慧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