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法功德】恭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百千萬億倍

           珍 惜

—–拉珍
為至高無上的法界尊師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寫下「稀有難得」四個字,寫下了又覺得它們輕飄飄的,完全不足以表達佛陀法音的珍貴,但搜腸刮肚又一時找不出有相應份量的人間詞彙。本來「百千萬劫難遭遇」很恰當,可惜被用得太多,用成了口頭禪,它內含的份量已經不被掂量,變成一種形式化的套路術語了。我聞聽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時常聽得心潮澎湃,甚至淚濕眸眶,好像是期待得太久太久,盼望了千年萬年的甘露洗滌,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被一種法喜充盈著,激勵著,延展著,很難形容。我也常常聽到一些聞法者的讚嘆感慨,其中「百千萬劫難遭遇」這句話聽得最多,但我不認為說這句話的所有人都已經從內心裡明白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麼稀有難得。大多數人對法音是恭敬的,但並不一定是從心底里珍惜的,否則就不會讚歎完畢又繼續貪嗔癡愛,繼續在世間八法中苦樂嬉笑了。珍惜是因懂得珍貴而生,曾有個人,把一隻價值連城的古董拿給家貓當飯碗,後來十塊錢賣給了一個狡猾的古董商,痛悔不已。這種故事很多,從中得以了解一個道理,人們不珍惜寶貝的原因常在於不懂得它是寶貝,不懂得它到底有多寶貴。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寶貴呢?今恭敬淺頌羌佛法音之四大稀有:佛陀親說之稀有、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而要說「佛陀親說之稀有」,則必先說「佛陀降世之稀有」,故實則為五大稀有。
一、佛陀親說之稀有1.佛陀降世之稀有佛陀本來稀有,太久遠的不說,經曰,駐劫中第八劫出迦葉佛,第九劫出釋迦牟尼佛,第十劫出彌勒佛。從迦葉佛駐世到釋迦牟尼佛駐世,歷經了一劫之久。一劫是多久?有說一劫相當於人間四十多億年的,有說相當於十幾億年的,劫分大中小,各說不一,《纓絡經》中佛陀打了一個比方來告知劫的概念:「四十里城。滿置芥子。百年去一。去芥子盡。名為一劫。」意思是有一座方圓四十里的城市,裡面全部裝滿芝麻粒大小的芥子,一百年拿走一粒芥子,等到城裡的芥子全部拿走完,就是一劫的時間。《大智度論》中也道,有長寬高各四十里的巨石,用天界重量僅三銖的天衣,每隔三年輕輕擦磨一次,直到這塊巨石被擦得完全消失了,就是一劫的時間。無論具體精確的數據是什麼,總之,一劫,那是極漫長極漫長的歲月,是極久遠極久遠的時間概念,久遠到我們的意識幾乎抓不住它了。前面提到的三佛,每一佛的出世都要相隔一劫,而每一佛之佛法駐世的時間卻相對很短,比如釋迦世尊說法四十九年,五百年正法,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爾後佛法於此世界滅盡。那麼也就是說,假如一劫是四十三億年,差不多就有四十二億九千九百九十八萬八千五百年的漫長歲月,娑婆眾生沒有佛陀可以依止,沒有佛法可學,那是多麼可怕的無盡黑暗!而實際上末法時期的一萬年,眾生就已經很難學到佛法了,比如當今。在世尊滅度至今的九十多萬個日日夜夜,雖偶有古佛化身而來,但這些古佛,一則罕有真身降世,未能展顯佛陀之圓滿德境,二則即便真身所降,也是應局部特殊因緣而施法度,不曾廣泛說法渡生。由此,我們可知三世多羌羌佛以大悲願力降臨在這無盡的黑暗中,展顯唯圓滿佛陀方能具足的完美無缺量境,廣說無量甚深法義,是多麼稀有,多麼難得!正是《妙法蓮華經》中文殊師利菩薩偈頌:「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2.佛陀親說法音之稀有迦葉佛或更久遠佛陀所傳的法義,今天的我們是學不到了,而釋迦世尊說法雖是無上圓滿,但我們現在所學的三藏,基本可以說不全是世尊當年親說的原意。因為世尊在世時,所說之法沒有及時記錄,所有經卷都是世尊滅度以後,由五百羅漢集結,羅漢們儘管了生脫死且神通廣大,但限於自身的修證層次距離佛陀的圓滿覺境還有非常大的差距,因而對世尊的某些法義並不能完全理解透徹,在集結當時就存在著某些法義的錯解或疏漏。後來佛經再由印度文翻譯到中文,文化語言的差異再次造成義理的偏差,爾後佛教在印度滅絕,再經由兩千多年的輾轉,到了白話文的今天,佛經的面目已被後人弄得瘡痍斑斑。也就是說,流傳於世的三藏,即便是古本,都有可能其中好些內容已經不是釋迦世尊當時親說之法了,更不要說現代翻譯,脫離世尊教義的地方隨處可見。這也就是末世,佛法接近了末尾。而要等彌勒佛出現在娑婆世界,至少還要等到輕紗再磨滅一塊四十里長寬高的巨石。至於菩薩們的教法,一則菩薩們本身就是以弘揚佛陀教法為己任,二則菩薩之見地相比於圓滿佛陀,都存在著程度不同的差距,簡單地說,菩薩的境智有量,而佛陀的境智無量。我常常提到龍樹菩薩的例子,龍樹菩薩那麼偉大,所創中觀見道,一時主導了幾乎整個大乘佛法,但龍樹菩薩在學到世尊的水府部佛法時,大為震驚自感慚愧萬分。如此偉大的菩薩在佛陀面前都只能羞愧難當,更不要說末法時期眾多無識之輩。因此,學佛,是以佛為學習楷模,以佛陀的法義為根本行持標準,菩薩們的弘法利生之行,也必須是在這個不變的前提下進行,才能算得上菩提正行。無論什麼地位的菩薩,他們的渡生事業無論有多宏偉,畢竟也不是佛陀親自說法渡生,不可與佛同日而語。更何況,現今這個世界上,真正有聖證量的聖德大菩薩少之又少,因而,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實證修持上,眾生找到一個大體正確的指導都已經非常困難,更不要說依止佛陀親說的正法了,邪見胡說充斥著整個世界,導致學佛修行成就基本上成了一句空話。這就是末法眾生的宿命,在種種污染魔境中沉淪。然而,至尊第三世多羌羌佛駕無量悲願而臨末世娑婆,以無上智慧之力實際展顯佛陀圓證量境,親說廣說佛陀圓滿真諦,從初基行持到甚深密法,成就了道之精髓,宇宙萬法之實相,佛陀直說直錄,無有外緣摻雜,且憑現代科技之優越,佛陀圓音可及時響遍娑婆各地,這在世尊當時也是沒有的,似第二個正法時期已在娑婆世界展開!這原本並不是末世眾生所應有的福報,而是藉助了這位原始古佛的無量功德之力、大悲菩提力而增益了眾生的福德資糧,讓佛陀的法音響徹在這個黑業極其沉重的年代,何其稀有,何其難得!二、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鑑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它,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麼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麼?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麼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著,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舍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麼,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羌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麼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而今三世多羌羌佛降世,也該是眾生享受圓滿法義的因緣成熟,故而羌佛為我等行人開示了這個偉大圓滿的因果真諦。那麼,《百業經》的這個公案,它原本完整的法義應該如下:“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爾際因果所數,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而一當三藏法師發大懺悔心真修行心並落實於三業,相應了釋迦佛陀的大悲加持之力而功德積聚,那便如扳動了因果鏈上的扳道閘,善業開始築壁,惡業即被擋開,他便向成就光明的路上驅動了。經過兩千五百年,世尊的圓滿法義才經由三世多羌羌佛展顯於娑婆,實在是萬般珍貴稀有,而放眼今日的娑婆世界,能講出如此精深透徹而圓滿無漏佛法真諦的還能有誰?現在的世界,受眾生業力感召,妖魔邪師遍地,講法講得烏七八糟,背離佛陀經教的說法層出不窮,就連一些正宗佛法傳承的宗師大德高僧,也受末世濁流的染污,偏知邪見叢生。譬如有位名震世界的密乘大法 ,竟然公開贊同「西方人此生富足但來生貧窮;東方人此生貧窮,來生卻會富有」這樣荒謬違背因果的說法。無論是西方人還是東方人,無論此生還是來生,眾生的貧賤與富貴均受其各自不同的因果業力牽制,其往昔因果業力加之此生所種善惡業因積聚,自身因果致其來生富則富,自身因果致其來生窮則窮,更何況其中還有來生不再做人的,或許修行成聖,或許墮落惡道,人間貧富已經與其無關,豈可一概而論之?如果西方人來生一定變窮人,那若有西方人今生虔誠修行學佛,積累了巨大善業功德,利益了無量眾生,學到了無上密法,足夠解脫成就位登菩薩,他也不能成就而必須輪迴變人,而且是窮人嗎?同理,若有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嗜血成性,刺佛身出血,殺父殺母,毀踏寺廟經書謗佛謗法的東方闡提子,他也能不顯惡報反而變成富人,享受榮華富貴嗎?這種道理能成立嗎?七歲學童都不會認可,一代法王竟然說出這等拔無因果的謬論!然這類邪說流布全世界,在未聽聞三世多羌羌佛法音時,我們聽的幾乎都是這類邪說,還將它們視作真理信奉受持,結果學得黑業纏身。有位大居士,在依止三世多羌羌佛之前,跟隨一非常著名的大法師虔誠學法,大法師著述很多,幾百萬弟子遍及全世界,這位居士跟他修學近十年卻毫無進益,更可憐的是,大法師臨終不但沒有絲毫成就聖境顯現,連圓寂、坐化甚至往生這幾個字都不能沾邊,病魔纏身,全身變黑,淒慘呻吟,比許多凡夫都死得痛苦。再翻開這大法師的書,只要是他的開示,邪見、錯誤、罪過,完全背離經教的講法三五行就會出現,甚至還有法界雖大,但他比法界還大這種荒唐愚癡至極的說法。這樣的法師,不單自己墮落,還會連累到弟子們難以成就。但這樣的人如今俯拾即是,輕而易舉就會把大批眾生送上邪途。所幸這位居士依止了三世多羌羌佛,如今的他已非昔比,數年前就已證入了生脫死之聖境。看看我們這個娑婆世界,近百多年來到底有多少解脫生死的聖者?嘎陀寺曾經有十萬僧眾化虹光成就,可現在的藏密,能化虹光者寥寥可數,除了這些年接連不斷從三世多羌羌佛座下報出解脫坐化、生死自由甚至金剛不壞虹化成就的喜訊,從東方到西方,從顯教到密乘,從西密到東密,整個娑婆世界,到處都有稱佛菩薩再來的大德高僧,但成就解脫之音卻寂寞稀疏。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等機構設立的「藍台」就讓我們清醒看到了這個身處末法的現實,兩千多萬美元懸在那裡好些年,這麼大個地球,就是沒有一個人能把這筆獎金領走。藍台上的兩個韻雕作品,只要證到十地菩薩境量就能複製成功。藝術作品,為人類帶來美的享受,複製它是好事一樁,既顯本事攝受眾生,又是創造美好的善行,而且原作品所屬單位還高高興興給你送上兩千多萬美金,既不犯戒又不犯法,善舉勞動所得,可以安心享用,可以拿去修道場,做慈善,可以幫助很多人,如果真有十地菩薩的證量,一定會去爭取,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了獎金依舊原封未動呢?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這說明世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其它聖德能有三世多羌羌佛一樣偉大的證量,甚至連個十地以上的菩薩都還沒出現。儘管有聖證量的菩薩聖德確實存在於世,但所證實際量境到底有多高,這真是個需要思量的問題。這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這個「藍台」,讓我們徹底看清末世眾生的法緣正日漸微薄,真正擁有聖證量的大德越來越少了,若不是三世多羌羌佛乘強大悲願之力降世,娑婆眾生想要學到正法,難,難,難!眾生的輪迴前景,苦,苦,苦!因而,在這魔見邪見流布的險惡末世,能聽聞到佛陀圓音,學到佛陀親說廣說的無上圓滿精純之宇宙真諦,因果實相,成就妙法,更其稀有,更其難得!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偉大的原始佛陀多羌羌佛真身降臨娑婆世界,我們所知道的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兩千五百年前世尊駐世時的維摩詰聖尊,第二次便是當今的第三世多羌羌佛。而維摩詰聖尊那時主要是協助世尊教化弟子,並未廣說法義,因此,說三世多羌羌佛之大量如來妙諦法音開示「百千萬劫難遭遇」,這不是空洞的溢美之詞,是實在、真實的時間計算。我們眾生,百千萬劫的時光中,一直是眾生,否則今天我們不會這個樣子在這裡。百千萬劫的歲月都被我們的無明業障磋砣了,百千萬劫的生、死,千百萬劫的殺戮、被殺,百千萬劫的喜怒哀樂,利衰毀譽,百千萬劫的稱譏榮辱,悲歡離合,百千萬劫的生老病死,痛苦逼迫,我們被輪迴折磨得遍體鱗傷卻始終不曾覺醒到,也一直沒有機緣遇到那麼一種珍貴的方法,可以將我們從這永無止盡的因果苦結中徹底解脫出去,因此,輕紗已經磨滅了百千萬塊巨石,我們竟然還是個生生死死的眾生!《什麼叫修行》中有一個比方,三藏中也有,茫茫無際的大海上,漂浮著一個木軛,就是古時套在拉車的牲口頭上的曲木,這木軛上有一個像牛鼻孔那麼大一點的小洞,大海的波濤將木軛衝到這邊、那邊,無有定數軌蹟的在海上漂動著。海底有一隻烏龜,這烏龜瞎了,什麼都看不見,而且牠一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那麼,按概率來計算,這只瞎眼烏龜如果要在牠一百年一次浮出海面的時候,恰恰剛剛好將頭撞進那個還在不在不定,漂浮位置不定,只有牛鼻孔大小而且搖晃不定的木軛洞,這種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眾生遇到正法有多難?就如盲龜穿項入木軛洞那麼難!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地獄哀號,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馬棚裡嘶叫,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沉湎於世俗興衰,於正法置之不理甚或不曾聽聞,而我懵懂中希求一點真理時,佛陀已滅度,真理已不再,我便如盲龜未遇木軛,隨波逐流又不知被輪迴的波濤推向黑沉沉的海底何方。錯過啊,錯過啊,眾生有緣遇到佛陀正法,難,有緣遇到佛陀親說正法,更難!每當我研習三藏,看到世尊講說眾生的宿世因緣,某眾生於迦葉佛駐世時做了什麼,到如今他依然是眾生還在償還什麼果報,或某眾生在多少多少劫以前種了什麼因,多劫後的現在依然是眾生又在結什麼果等等,這種事總是刺痛我,那麼多劫了啊,無數眾生與佛法擦肩而過,被因果牽引著無止盡的沉淪墮落,一個眾生能具備學習如來正法的因緣怎麼那麼難啊!因此,我想對我的同修們深深的說一句:要珍惜。正法難逢今卻逢,羌佛難遇今已遇,瞎眼龜竟把腦袋鑽進了木軛洞,這是稀有的奇蹟,值得我們自豪慶幸。但,一切都在無常,釋迦世尊不也滅度了嗎?正法、像法,現在不也到了末法嗎?因緣在變遷,眾生的福報在增減,我們的生命在壞滅,一切都在不定的無常之中,而至尊的三世多羌羌佛也不會永遠駐在這裡,雖然我們常時祈請正法常駐,但這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眾生法緣盡時,佛陀就會離開。你會說,拉珍今日怎麼如此殘忍,給幸福的行人潑這麼冷的冰水?不是殘忍,是警醒。我想讓包括自己在內的每一個人警醒!抓緊!真修行!百千萬劫都沒遇到的稀有珍寶我們正捧在手中,也正因為它稀有,一旦錯過,便很難再有機會重獲,所以要萬般珍惜。而所謂珍惜佛法,不是成日焚香頂禮,恭敬供養就叫珍惜,不是僅僅一些美好的讚嘆就叫珍惜,也不僅是恭敬聆听就叫珍惜,真的珍惜是如法照做,依教,奉行,是竭盡全力,將我們自己與如來正法融為一體,讓自己被佛陀的法義浸潤、改變直至成就解脫,這才沒有枉費佛法,才算是珍惜。輪迴似一條寬闊無比又湍急洶湧的大河,百千萬劫以來,其實是無始以來,我們就被這條大河衝擊捲帶不由自主,被它摔打得痛苦不堪。而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如一支有力的長桿從岸上的佛陀手中伸向我們。緊握它,順杆用力,很快就能上岸站到佛陀身邊,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卻不是每個握住長桿的眾生正在做的事情。大多數人做的,是手裡輕輕握著長桿,身子還在河水里悠哉晃蕩,上岸的事嘛,不急。一邊聽著法音,一邊在俗世悲歡中沉溺。我們就這樣無知的晃著,而一切,包括我們自己正在無常,萬法因緣和合而生,因緣盡沒則散,或強勁的激流湧來,或手上乏力再握不穩長桿,或死亡來臨,或佛陀滅度,等等等等,緣盡時,我們若還是個眾生,恐怕再也沒有機會登岸!下一個百千萬劫的顛沛又要撲面而來!我們把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了輪迴俗事上,算算看,如果每天聞法兩個小時,這兩小時裡我們身心清靜,那餘下的二十二個小時呢?吃喝嬉笑,喜怒嗔怨,全是世俗境界。因此我們的大半個身子還是浸泡在輪迴的江河,我們沒有向岸邊用力,我們並沒有珍惜得來不易的如來法義。比如有人聽聞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什麼叫修行》,聽聞《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七八遍甚至十幾二十遍了,聽得很認真很感慨,八基正見、雙七支菩提心法和五十心魔的條款琅琅上口,可常常是錄音機停下不用多久就算計吵架怨恨哭泣,計執得一塌糊塗,這樣的聞法,法音是法音,自己是自己,法音內容不能與自己的三業相結合,聞法的意義在哪裡?也不是說把時間用度做個顛倒,每天用二十二個小時聞法,只留兩小時世俗境就代表了珍惜,因為這兩小時的世俗境就很有可能顛覆一切功德,成為行持的葬身之地。聽聞羌佛法音時間再長,不將法義深入三業在日常中生起作用,一樣是將法義當戲論,將長桿當玩具,是輕慢,不是珍惜。對如來法義的真實珍惜,表現有二。其一是將法音聽懂,認真理解透徹落入八識心田。在聞法之時,當生起「希求心、專注心、傾聽心、調伏心、由一切心,從心諦聽。」更當如宗喀巴大師於《菩提道次第論》中所說,於聞法時當依止六想:一、想自己是身患重病的病人;二、想說法者是治病的大夫;三、想佛法是治病的聖藥;四、想此刻我正在治病而殷重受持此法;五、想薄伽梵是勝義大夫;六、想常時安住於正法道軌。生如此之心,如此之想,方能對法義生起正解,方能明悟真理,調伏不相應邪心妄心,生起正念。這是珍惜法音之一。珍惜法音之二,也是更重要的,是要將所聞所解之法義如法行持,依教奉行,將聽聞到的佛陀教義實施到日常生活的吃時、喝時、行時、動時、接人待物時、思維言語時,用如來的法義作為雕刀,全方位塑造、改變自己,盡力將我們的心,我們的生活,全部浸泡於如來的法義中。這時,我們才說得上正將整個身子從輪迴激流中拔出來,準備徹底上岸了,這時,我們才對得起這百千萬劫恰逢一次的聖因緣,才算珍惜了經無數輪迴痛苦才換來的,與佛陀相逢的稀有機遇!而唯有在三業誠懇相應於法音義理、迴光反照,真誠洗刷自己的時候,才能領受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之第四大稀有:四、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無論何處,只要三世多羌羌佛法音響起,諸天護法空行環繞,嚴密護持法音悉地。凡是虔心恭聞,於法音中尋求解脫真理並用之於自身行持實踐的真行者,能直接相應於多羌羌佛及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受諸天護法庇佑,為其遮止黑業,助其增益福慧資糧,助其速證解脫聖境。     曾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觀世音菩薩於虛空出現達半小時之久,微笑贊其聞法功德;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多羌羌佛報身莊嚴;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本尊出現虛空;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諸佛菩薩駕臨,金剛護法空行圍繞;又有佛弟子,聞聽羌佛法音時,見枯梅開花,見地湧金蓮,見秋海棠於盛夏綻放,見鮮花點頭,無情之物頌歌,見樹降甘露,見日月變化乃至大地震顫;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見飛禽走獸人非人等歡喜踴躍,悉來皈依聞法,龍魚直立水面向羌佛緻禮;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福報增長,甚至護法送供;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或煩惱盡除,或頑疾消失,或病痛全無,癲狂者得以清醒安寧,目盲者得重見光明,聾啞者能發出妙音,乃至有 弟子於生命危難之際聽聞羌佛法音無藥而愈;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悟徹真諦,立時進入三昧正定;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飛身空中;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明見真如自性,四大皆空,本性湛然;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親入極樂世界聖境;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神通爆發,前生後事了然於胸,隱沒出入變化自如……聞聽羌佛法音之聖境受用多不勝數,真實不虛。尤其是《什麼叫修行》和《了義經》二統攝三藏精髓之無上大法,有行者聽聞後如法觀照行持,或道力迅速提升,或證悟法性本然,或智慧驀然開膚等等,修持道境成幾何倍數增益,直趨解脫成就!  曾經,三世多羌羌佛於東方行途講說法音之後,主持了一場慶法會,可惜那時我不在當地未得勝緣參加,後聽聞參與者細述這稀有的法界盛會,不禁法喜盈懷,感慨萬千。在一個十分開闊的露天法壇中央,眾弟子將一法缽放置地上,用高壓水將法缽沖洗乾淨,再用一個全透明玻璃盒罩住法缽以便大眾觀瞻,從頭至尾羌佛距離法缽數丈遠。羌佛修法,告請十方諸佛,如果此次途中所說之法音確能利益無量眾生之慧命,確為佛陀所說,確為圓滿佛陀之真諦,則請十方諸佛降甘露於缽中表法。幾分鐘後,三世多羌羌佛還在離法缽幾丈遠的法台上開示佛法,弟子們忽見白色霧狀物放出耀眼光芒從朗朗虛空盤旋而下穿透玻璃盒進入法缽,一團跳動著的非人間物體結構的銀白色甘露突然出現在缽內,正對著三世多羌羌佛的方向!在場弟子各得殊勝大加持!這甘露,是十方諸佛對三世多羌羌佛法音的禮讚!曾經以為大量殊勝的成就聖境只會在釋迦世尊駐世時呈顯,那時動輒就有人聽聞世尊說法而證得這樣聖果那樣聖果,那時世尊幾乎每講一經皆有大神通力顯現,羨煞後輩行人,其中記得最清的,是世尊講說《大般若菠蘿密多經》時,發大神通,於全身各處放出無量光芒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情遇斯光者。必得無上正等菩提。」同時「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變動」,並令「盲者能視。聾者能聽。啞者能言。狂者得念。亂者得定。貧者得富。露者得衣。飢者得食。渴者得飲。病者得除愈……」「時此三千大千世界無量無數淨居諸天。下至欲界。四大王眾天。及餘一切人非人等。皆見如來處獅子座。威光顯曜如大金山。歡喜踴躍。嘆未曾有。各持種種無量天花……持詣佛所。奉散佛上。」不僅如此,十方諸佛世界的上首菩薩們,見此大光大地變動 佛身相,紛紛前往詢問他們各自世界的佛陀,是何因何緣宇宙中呈顯如此祥瑞?佛陀們相告,是娑婆世界的釋迦牟尼佛,將為菩薩說大般若波羅蜜多,是這位佛陀的大神通力所呈顯的瑞相。上首菩薩們聽了,便歡喜各各請往娑婆世界觀禮供養佛及菩薩。佛陀們非常讚歎,並「各以金色千寶蓮花而告之言。汝可持此至彼佛所。具陳我詞。致問無量。」很多年前我每次讀到這裡,便滿懷欣羨,不由發出生不逢時的感嘆,而今這些感嘆羨慕已經不再,轉而為自豪欣慰法喜所替代,正法時代的成就盛況種種,我已於至高無上法界尊師第三世多羌羌佛駐世時得遇得見!我見天降甘露,我見天地動容,我見諸天獻花,我見六道歸悉,我見眾生解脫,我見法沐大千,而十方諸佛,不僅以金色蓮花致問無量,更以至寶甘露天降禮讚!各位同修,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之無上圓滿功德,真不是我們用凡夫心識所能全然體會得到的啊!就連正法明如來觀世音菩薩也曾親展聖音於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之中,眾多佛弟子親耳聽見!舍利弗說:「佛音甚稀有,能除眾生惱」,真實不虛也!以三世多羌羌佛法音沐浴我心,將三世多羌羌佛法音義理如法施用於三業行持,如同以佛土八功德之水清洗我身,可驅無始障業,可增無量福慧,稀有難得,稀有難得!然,種種不可思議之悉地加持聖力,必得行者相應於法音義理時才可領受,必得是真想修行成就,真心希求法音醫治自身輪迴疾病的行者才能相應。有句大家都喜歡的套話:「此身不向今生渡,便向何身渡此身?」說它套話是後人將它用俗了,而此話的原創者卻是發自肺腑的。不是這個道理嗎?當我們這與佛相遇的稀有一生結束的時候,如果仍是凡夫,仍未掙脫因果鏈,等我們到輪迴裡受報幾千幾萬年或更長時間轉回來,那時的娑婆,三世多羌羌佛還在嗎?佛陀的法音還在嗎?佛法的名字還在嗎?我們要到哪裡尋求解脫的途徑?說到這裡,不由得想對有些辛勞渡生的仁波且法師們說幾句,至尊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不單你們自己珍惜,更請為你們的弟子珍惜。渡生的目的是為了渡生,是要竭盡一切所能將弟子們渡到成就,這是渡生者惟一應該有的目的。如果我們自我掂量後發現,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將弟子度脫,或者即便有能力度脫,但三世多羌羌佛的如來之法能將弟子渡到更高等次,那麼,請用純淨的菩提心將我執面子化去,將世俗的門戶偏見化去,別因為你而將他們繼續留在輪迴,請將弟子們徹底浸潤於圓滿佛陀的法義,那才是他們解脫苦厄的最佳途徑,請為他們珍惜這百千萬劫難得的一個機遇!而所謂弘法,弘什麼法,誰的法?弘的是佛法,佛陀的法,不是任何人自己的法,無論多大的菩薩,他所弘揚的,也是佛的法,宇宙中沒有哪一個菩薩會說他弘揚的是他私家的法,不是佛的法,除非他是外道或邪魔。那麼,現成擺著的,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即是佛陀的法,圓滿的如來正法,宇宙真諦,你不弘揚這個,你是來做什麼的呢?所以,弘揚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讓更多的眾生聽到羌佛的法音,聽懂羌佛的法音,才是所有渡生者最應該做的正事。我曾聽一位居士不經意的感慨:「現在的仁波且法師們渡生應該比以前那些菩薩們輕鬆多了吧,以前的菩薩們要自己先弄懂那麼難學的經藏,學都要學幾十年,有把握了才出來說法。可是現在的人只要傳播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就好了,讓弟子聽佛陀直接講的,多好啊。他只需要帶領大家聽法音,以身作則監督弟子照著做,然後再想辦法讓弟子受到內密灌頂,學到三世多羌羌佛傳的密法,就基本上大功告成,功德無量了。」這種說法雖不盡然,卻頗有道理,大方向的確應該是這樣。羌佛法音,這是渡生者能為眾生作的最大法布施,讓人聽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這才是渡生者於一切法務中應該著重的主幹。而現在有一些渡生者,雖也在做,但概念上並不十分明確,有人主次不明,分不清法務重心,更有人為一己面子威信藏匿或篡改羌佛法音,還有人將羌佛法音當作為自己謀取利益的招牌,有的明目張膽,有的嘴上未說,心中卻有此概念,行為上也有此黑業,這是多大的罪孽啊!既然讓人聽聞羌佛法音之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那麼相反的,以邪心對待羌佛法音,以任何形式阻礙破毀羌佛法音的傳播,其罪業的計算又將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數據?我們可以設想,若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會怎樣?會歡喜雀躍,不僅自己踴躍前往聽聞,更會懷著一顆純淨的利他心,急切說服弟子們親人好友們前去,因為這種機遇太難得,太難得,錯過了太可惜。那麼再假設,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很差或失去威信或失去利益,阻止弟子前往聽聞佛陀說法,非讓弟子信奉自己的偏知邪見,或乾脆篡改佛陀真實義理,自己組織一套說法狂惑眾生,或者在世尊法壇外搭個棚子,欲往佛陀處,先留買路財,沒錢的至少也要給我抬塊匾額,讚我個美名,總之是藉佛陀之名為自己狠撈一把肥家養業,佛史會怎樣記錄我們這種行徑?會重重落下兩個字:魔行。經由這個推想,我們應該可以清楚地了解,面對圓滿佛陀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身為一個渡生者,應該生起一種什麼樣的心境,落實一種什麼行持才叫純淨,才叫珍惜。而珍惜如來的法音,也就是珍惜自己。沒時間荒廢了,想想,再想想,如果今生不能成就,其結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