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醫警官披露的因果報應實例(三)

編者按:法律管不了搬弄是非、造兩舌惡口罪業的人,但是因果卻不會錯謬,以口舌造罪終得口舌遭報。

撥弄是非者

舌被凍掉  

還有一件十分離奇的案子,就發生在去年冬天。

我半夜接到任務,要去現場。市郊鄉村有一座大橋,有市民報警說大橋吊死了一個人。我們趕到現場的時候,發現自殺的是一個女人,經過勘驗,我認為她自殺的決心很大,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就套住脖子跳了下去,力量十分大,連頸骨都勒斷了。

我們查明了這個女人的身份,她就來自附近的一個村莊。結果呢,有更驚人的一幕在等待我們。這個女人家裡,床上赫然躺著一個不足周歲的孩子的屍體。警察趕到的時候,孩子的父親還不知道妻子已經自殺的消息,正在哭天抹淚地向警察說事情的原委。原來,事情並不復雜。丈夫外出到朋友家喝酒,妻子獨自在家帶孩子。丈夫回來之後,妻子就跟他大吵了一架,說他在外面有外遇,跟某某女人相好。丈夫一怒之下,又離家去找朋友喝酒。女人也很生氣,就給丈夫發了條短信,說你回來看孩子吧,我不會再看孩子了。但男人酒勁正醺,根本沒有註意到短信。等他回家時才發現孩子因為蹬掉被子,已經凍死了。因為當地農村的房子,根本沒有暖氣。

可憐這個男人還不知道妻子已經上吊自殺的事情,還在向警察憤憤地說是因為妻子的失誤,導致孩子被凍死了。等警察告訴他,你老婆已經上吊自殺了,他一聲沒吭,就昏死過去了。

因為瑣事導致兩條性命喪失,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此破碎。我們唯有嘆息而已。經過仔細的勘驗,我們確認是自殺,沒有疑問。這個案子很快就可以結案。

但在調查中,我們發現,其實住在村頭國道邊一個修理摩托車的劉某才是這起慘劇的始作俑者。經過走訪我了解到,劉某五十多歲,離婚多年,獨自生活,平素喜歡搬弄是非,毫無緣由地挑撥關係。正是他告訴這個女人,你老公有外遇了,而且描述得惟妙惟肖,十分逼真。當我們調查這些所謂外遇傳說的時候,發現其實都是道聽途說。

有很多村民反映,劉某最喜歡幹這種挑撥是非的事情。很多家庭都因為他背地里胡說八道,導致不和睦,夫妻反目,父子交惡,甚至大打出手。每當劉某聽說自己的挑撥得逞,就興奮得不行,還在酒桌上洋洋得意。但是這畢竟也構不成誹謗罪,也構不成任何其他罪名,雖然女人因為誤信謠言而輕生,但也不能因此就說劉某是殺人犯。所以對於劉某,警察也只能訓斥一頓作罷。

離奇的是,過了不到幾個月,當地的片警告訴我劉某出事了。一天夜裡,劉某在朋友家喝酒大醉,回到修理鋪之後,半夜爬起來還要喝酒,摸著一個瓶子,迷迷糊糊地就啜了一口。未料這不是啤酒,而是液態氮。這種溶劑是用於摩托車鈑金噴漆用的,溫度極低,噴射出來之後在短短的兩秒鐘之內,就可以凍結任何東西。劉某當場就昏死過去,幸好旁邊有人,及時將他送到醫院。醫生髮現他的舌頭就像堅硬的冰雕,輕輕一碰,就掉了下來。

醫生說,他不僅舌頭沒有了,整個口腔也難以保全,將來,他可能一輩子都需要一根胃管吃飯。

好文共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