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車和尚

前言 : 「三車和尚」的故事,是描述玄奘大師度其愛徒(窺基大師)的因緣與經過,且更是流傳千古的中國佛教故事,甚至近來還拍攝成電視劇。

三車和尚在歷史上是真有其人,他是唐朝太宗時代的一個修行者,是唐玄奘法師的高足,中國佛教唯識法相宗的二祖,法號上窺下基,談到窺基大師,他可是頂頂有名,大概是中國佛教使上第一位代表皇帝出家的和尚。所以,要介紹窺基法師,得從玄奘法師談起。

想當年,玄奘法師少年出家,志求菩提,在西遊記的稗官野史上說玄奘法師是狀元之子,剛出世即遭大難,蒙金山寺老和尚收留,出家為沙彌僧,後來由觀世音菩薩選定為取經人,赴印度取經云雲,此姑且不論,留待以後再介紹。

實際上,玄奘法師當年是自己發下宏願,要光大佛的教法,但是因為當時印度東傳至中國的佛經只是少部分而已,因此法師立下大願,要為佛法盡一份心力。

他認為:既然佛法是從印度傳來,如果親自到印度去學習,一定可以了解真正的佛法是什麼,也可以將還未傳入中土的佛經拿回來,介紹給中土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立誓前往印度取經。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他的道友時,很多人勸他不要去,因為路途太遠,也太危險了。玄奘法師不為所動,當他要首途出發時,同寺道友問他何時回來,玄奘法師的回答是:寺前楊柳枝朝東時,我即歸矣!

(這是有如荊軻刺秦王 ”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 的味道。因為他們寺前的楊柳枝天生朝西。)

於是玄奘法師一行人就出發了。沿途餐風露宿,好不辛苦,中途同伴病的病,死的死,走不到半途,就剩下沒幾個人了,還有一些半途而廢的,只有少數幾個和玄奘法師一起堅持到底。

當玄奘法師越過蔥嶺(中印邊界),那是現在的克什米爾高原,群山高聳入天際,個個皆白頭。他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座小山,山頂是黑色的,這很奇怪吧?

玄奘法師就好奇的走過去,想探一探究竟。當他走到小山腳下時,發現黝黑黑的像繩子一樣的東西。他一看,更好奇了,因為那好像是人發,人的頭髮有那麼粗的嗎?他繼續向上走,到達山頂時,他發現黑色的部分還有微溫。於是,法師知道了:這是一個入定的修道者,但是,身軀怎麼這麼高大???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法師就開始挖掘,他小心翼翼的把這個 ” 大個兒 ” 頭部周圍的冰雪塵土清理乾淨,最後整理到肩部時,玄奘法師站在大個兒的肩膀上,身高剛好到大個兒的耳朵的一半。接著,他按照規矩,拿起引磬敲著:叮 ~~~ 叮 ~~~ 叮。

過了一會兒,大個兒終於出定了。當他張開眼睛,搖動身體時,身上的塵垢冰雪掉落的聲音,如同山崩一般,轟隆轟隆的,好不嚇人喔!

大個兒左右張望,說:誰叫我丫?

玄奘答:是我啦!

大個兒:你是誰?你在哪裡?

玄奘:我是東土大唐的人,現在要到身毒(印度古名)留學取經。我現在站在你左邊的肩膀上。你又是誰啊?怎麼這麼高大?你在這兒乾什麼啊?

大個兒說:我是前一個佛(迦葉佛)的末法時代的人,因為已經沒有佛法了,我自己修道證得阿羅漢果,但是沒有佛的印可,所以我在這裡入定,要等釋迦牟尼佛來幫我印證。

玄奘說:哎啊!釋迦牟尼佛來過了,又涅槃走了啊!

大個兒一聽非常失望的說:那我再入定等彌勒佛好了。

說完眼睛一閉,就要入定去也!

玄奘說:且慢,你在這裡入定,如果彌勒佛來了你又錯過,那怎麼辦?我看這樣好了,現在釋迦牟尼佛剛走一千多年,是像法時期,佛經佛法還在,我就是要去留學取經的。乾脆你到中國去投胎,等我留學取經回來的時候,我來教你。你覺得怎麼樣啊?

大個兒想了想,說:好啊!但是我不知道中國在哪裡啊?

玄奘說:你就向東邊太陽升起的方向一直走過去,就會看到長安城,你就到城裡最大的房子裡去投胎。

大個兒說:喔,那我知道了,再見!

話說那個阿羅漢聽從玄奘法師的建議,真的就直奔東土而去投胎轉世了,至於投胎到哪裡,且待老漢慢慢說來。

實際上,三藏法師是要他投胎成為唐太宗的兒子,等他學成歸國,再度他出家,想要效法印度悉達多太子的因緣,塑造一個再世佛陀。至於能否如願,且待下面分曉。

當下,玄奘法師繼續前行,經過千辛萬苦,終於進入印度國境。當時印度佛法自世尊滅度後,基本上分為性相二宗。其中法相宗初為彌勒菩薩所造之論(瑜伽師地論)立宗,後有無著世親二菩薩廣傳此宗,再次為護法菩薩,後有戒賢論師。此五者合稱天竺五大論師。(何謂法相宗待以後有機緣再介紹)

當玄奘到達印度之前,戒賢論師在 90 幾歲時本來要入滅,但文殊菩薩現身阻止,要他留形住世等中土的有緣人到來,傳法後才准他離開。玄奘法師去見戒賢論師時,戒賢已經將近一百二十歲了。他高興得流下眼淚,說:我等你好久,你終於來了!於是玄奘法師就從戒賢論師學唯識法相,並且深得意趣,後來回歸中土,廣傳此宗,是為中土唯識法相宗初祖。

玄奘法師在印度前後約停留了十八九年,當他回歸中土那一年,其道友發現寺前楊柳枝朝東,因此大家盛傳玄奘法師即將回來了。於是大家都翹首期盼著。當他接近長安城那真是轟動,連唐太宗都知道了,並且以帝王之尊,親自郊迎,由此可見唐太宗禮賢下士之心,他之所以能成就那麼大的功業是其來有自啊。

當玄奘回國後,太宗經常召見,有一次玄奘記起了叫阿羅漢投胎之事,他就問:皇上,您在 19 年前某月某日有否得一皇子?

太宗說:怎麼問這個?玄奘當下把阿羅漢投胎之事說了。

唐太宗說:我回去查查看。

又隔了幾天,玄奘又蒙召見,他立刻問皇上查詢的結果如何。

唐太宗回答說:沒有耶!

玄奘法師覺得很奇怪,難道投錯地方了嗎?於是他請唐太宗幫忙尋找,而唐太宗也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他下令長安城人口普查,凡是 19 歲的青年一律造冊呈報。並且召集供玄奘法師認人。而玄奘法師一下子就在許多 19 歲的青年中認出了那個大個子。一查之下,這個青年竟是大臣尉遲敬德(恭)胞兄之子。

玄奘法師就向唐太宗報告此事。當然,玄奘法師就要求這個尉遲公子出家,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要!因為他投胎為人,雖然前世修得阿羅漢果,經入胎,處胎,出胎三個階段也已經迷失,忘了前生的志業。(所以民間流傳投胎前要喝孟婆湯,讓你忘記前生之事。)

玄奘法師向唐太宗報告這個狀況,於是唐太宗就下詔給尉遲公,大意是他對學佛修行非常有心,但是因為貴為皇上,必須以天下蒼生為重,因為聽說尉遲公的侄子英敏絕倫,故要求其代表皇帝出家云雲。這下子尉遲公子就推辭不得也。

然而,他還是要故意刁難抗拒。於是他就要求說:從小早已熟讀諸子百家,如果要他出家,不得禁止他閱讀的權利。(教內規定出家眾只能閱讀佛教經典,此乃為使修行人專心致志。)

唐太宗問玄奘說:可以嗎?玄奘說:方便行事,可也!這下子慰遲公子沒輒啦!

但是,他還是不放棄抗拒,就說:我自出生以來,就已經習慣於有奴婢侍候,如果要我出家,這種待遇不得廢除。

唐太宗又問玄奘說:可以嗎?

玄奘法師說:既然代表皇上出家,可以從權。

尉遲公子這下無可推辭,但是,他仍然繼續刁難,他再要求說:我自出生以來,已經習慣吃大魚大肉,而且酒量也不錯,如果要我出家,不能禁止我吃肉喝酒。

這下子,連唐太宗也覺得為難,他疑惑的問玄奘法師說:這個可以嗎?

玄奘法師為了接引這個阿羅漢(他不知道前生之事),覺得還是先答應了,讓他出家,出家學佛後,前生因緣一續,就好辦事,所以玄奘就咬牙答應了這個要求。

因此之故,尉遲公子就不能夠再抗拒出家之事,他出家皈依後,法號上窺下基。從玄奘法師學因明,紹傳唯識法相,是為中土法相宗二祖。而由於出家時的因緣,人稱三車法師。三車者,書籍一車,奴婢一車,酒肉一車也。

上文提到窺基法師的出家因緣,因為他代表皇帝出家,所以在唐代是非常著名的一個法師,可謂動見觀瞻。而因此之故,被稱為三車和尚。

在當時的社會,只有第一流的人才,才出家學佛,要出家還要有官方的度牒。當時由於印刷尚不發達,經書都是手抄本,數量很少,能夠接觸到經書的除了王公貴族,就是高級知識分子,而這些人在唐太宗的科舉制度下,也大部分是朝廷的官員。不像目前,好像學佛的都是逃避挫折,或者經商失敗,或者情場失意,不一而足。當然這種現象近年已大有改善了。這是題外話,暫且放到一邊。

由於窺基法師名氣太大,又是代表皇帝出家,當然人人尊敬。但是,卻有一個法師看不起他,這個法師是誰?就是道宣律師。道宣是法號,律師並不是現代的律師。此律師非彼律師也。唐朝時候佛教盛行,修行的法門也很多,有禪宗,淨土,律宗等等。淨土法門主張念佛,死後往生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禪宗主張明心見性,開悟成佛。而律宗主張以戒律為師,嚴格遵守佛陀的教誡,依次第而修。

道宣法師就是主張以戒為師的。而且他守戒清淨,自我要求甚為嚴格,自己搭茅棚在終南山上苦修。其精進之心,連天人都感動,甚至為他送食。可謂已修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地步了。

由於道宣法師嚴格遵守戒律,在唐代也是一個非常出名的大法師,也非常受人尊崇。他打骨子裡就瞧不起窺基法師,總想找個機會羞辱羞辱他。

於是他就寫了一封信給窺基法師,大意是說久仰盛名無緣一見,本擬親自上門請教,無奈目前在山上苦修,不方便下山云云。

窺基法師收到信以後,就很客氣的回信,並且說不敢承當道宣法師親自上門,最近剛好有空,謹定於某月某日親上終南山拜訪云云。

到了約定的日子,窺基法師一如往常,三車五從,浩浩蕩蕩的出發上終南山。但到了中南山腳下,道路不方便車行,他就叫隨從在山腳下等他,自己一個人上山去也!等他上了山,道宣法師早在茅棚前恭迎,免不了的相互客套一番。賓主坐定,喝茶聊天也。

這時已近中午,道宣心想: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天人送來的外膾耶!讓你嚐嚐滋味,知道真正修行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左等右等,中餐竟然沒有送到,眼看時間已經超過午時,他只好跟窺基法師連聲抱歉,只好大家一起餓肚子囉。(道宣厲遵佛制,日中一餐,過午不食。)而窺基法師也不以為意。於是兩人聊天喝茶,不覺日之將暮。於是道宣大力留客,請窺基法師留宿一晚,(他要窺基享受一下苦行的樂趣,睡一睡茅棚看滋味如何)窺基法師也在盛情難卻之下留了下來。

當晚,道宣法師一如往昔整晚打坐,不倒單,脅不至席。而窺基法師呢?卻是翻來覆去,而且酣聲如雷。道宣被他吵了一整晚,他心想:這還像出家人嗎?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數落他一頓。

依照出家人的禮儀,行住坐臥都有規矩的。常言道: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像窺基大師這樣睡姿的出家人大概很少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道宣就開始數落窺基的不是,說他睡沒有睡相,不守規矩,而且酣聲如雷,害他整晚不得休息。

窺基法師說:昨晚吵得人家不得安眠的,不知道是誰哩!昨天晚上有一個人在打坐,半夜有隻蝨子咬了他一口,這個人很生氣的抓起蝨子,想要捏死牠,但是一想 — 不能殺生,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蝨子往地上一丟,那隻蝨子不幸摔斷了一條腿,整晚哀哀叫,害我不得安眠。

道宣法師一聽,臉都綠了,因為昨天晚上真的有一隻蝨子咬他,被他丟到地上。。。。,他不是在睡覺嗎?而且睡得打鼾,怎麼知道的?

終於,窺基法師告辭下山,而這時午時又至,送外膾的天女也來了。道宣法師一看到天女,很生氣的說:妳是故意拆我的台嗎?昨天我有客人你為什麼沒送來啊?

天女一臉無辜的回答說:我昨天也有送來啊!但是到了這裡,你這個終南山整個被五彩祥雲籠罩,而且四方有四大天王守護著,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天女,進不來啊!到底昨天在這裡的是什麼客人啊?

道宣法師一聽,啞口無言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