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義經

了義經
二○○七年七月。於美西洛城木屋房。三世多杰羌佛入於夢瑜伽三摩地。此時。有兩位古佛致以聖禮。設豐宴待請。爾時一古佛化為白髮高僧。一古佛化為黑髮高僧。三世多杰羌為便開示之稱。故分別命名號為蒼年僧和忘年僧。三世多杰羌佛如是說法。望眾諦聽。
於宴間蒼年僧坐於我右側席。忘年僧坐於我左側席。我於中席落位。爾時忘年僧起示。我們今席宴上。來論佛性真相如何?蒼年僧與我皆願欲
論。
忘年僧起曰。何為佛性真相?
我說。無所住而立法。即是佛性。
蒼年僧卻說。頑石初三相。即是法身。報化然其。
忘年僧請我示法。何以了義?
我曰。頑石無情識。故無三相。亦無有初相。唯在表法可喻立。實則緣起生。
忘年僧請曰。頂聖如來。云何?為我等所解詳盡。
我曰。若說頑石有初相。初相依何得生?所生者何之為母?生之初是何體相?實則頑石無母而生。乃因緣和合所生。紅白赤青。共業具相為初。故未具身相前實則無相。無頑石立名。何來三相之初?此際不成其有頑石之相。因緣俱生後。方得相立名之頑石。爾際已非初相。由是結其有為無常相體。故非佛性。時乃生相前如如而空。生相後無常幻體。由是空不可取。幻亦不可取。兩元皆無所取。更當思之。初相之取何以切割?未立相前為空。已立相後乃有。早切則無。後切則具。無者落空。具者落有。何來有之初相?若以毫端分之百億萬之一作有。有則非初。若以毫端分之百億萬之一作無。無則非初。故無佛性初相。
如作表法喻。則頑石初相乃為佛性真相。因未具頑石相前乃空。已具頑石相後幻有。空有兩元初之將具。不具而具。不落空取有。不落有取空。爾際為非空非有。是故不二空性。猶可了義。則佛性是頑石之初。而非取無相之空。亦非取有相之體。法身於不取不捨中如如而是。此一相真如是也。報身亦依法身為基。故報身乃法身之顯。無報身之前為法身不動普賢於宇宙無邊。初具一剎那。報身所成耶。似如二邊不取捨。頑石初性然。即法身中而來。由是報身由法身所顯具相圓滿。金剛不壞身。此二相正覺圓滿是也。化身則是報身化顯無量體。化身亦復具之剎那一初相。於剎那不取不捨初相間名為不二諦。此三相無量化身是也。故喻之頑石之初相即不二法身之相。為是如來法性真如。如是微妙了義之說。當見。悟於證。有情得解脫。
由於末法時期。眾生愚昧疑心者多。善慧利根者少。我今當寥言白持有情於眾。上述於夢瑜伽世界中。兩老僧設宴請我入席。二僧坐於我之兩側。我於中坐。右坐者蒼年僧所提頑石初三相是法身。我開示以無所住立法是法身真諦。由是而說法。解頑石之初非佛性亦是佛性。如若是憑空編造。我必擔負打妄語業因果之報。故今如語開示而為三界六道有情必當帶來無邊福慧。由是說法因緣成熟。我將為諸有情說法了義真如。
今藉此吉祥聖日。二古佛化僧。於夢瑜伽中示法緣起。得逢七眾。人非人等集此。金剛寶地虹化飛空此際。繼法界諸佛經藏及《維摩詰所說經》之後。於此殊勝上妙法緣。我當說是了義。善男女子。可欲白否?
爾際。智者欲當了證心得何意。駕阿賴耶中至。面我白言。吾心王有白。汝白何疑?我為淺說。眾亦悉聞。
智者三業恭敬白言。我見諸多行壇。寺所。稱某德之化身乃為多聖合一。然乎?
為贊師誇大耶。
何從誇大?
不實為誇。抬捧虛大。
於業云何?
犯妄語業。誑惑眾生業。當於三門清淨懺悔業。
然何有十方諸佛合為一體而成某佛。力盛增強之法修儀軌傳世等說?
此為方便渡生耶。
無此方便可否?
有情離此不可渡。依此能渡。
何以方便則渡?
觀想儀軌悉地加持。自信心增益渡。
諸佛合體是否加持力大?
佛力甚大。體無可合。無體本合。
為何甚大?
行者自心信願力本心即佛大。無心外佛。
如是說無諸佛合體耶?
佛無合體。本自一體。一體諸佛。諸佛一體。無合即合。
於意云何?我難悉解。
汝當諦聽。佛乃無上正等正覺耶。無上者為無有更上。圓滿正等正覺徹底無偏。無再滿之滿。無上者之上。如是徹底無上正覺。以是佛陀。若具合佛增強盛力。則虛陀耶。非佛陀耶。
然何增強盛力非為佛陀?
未圓滿耶。具補充耶。故未圓滿。有更上耶。雖再上耶。故非無上耶。於是不堪圓滿無上正等正覺。非佛陀覺位。應作菩薩登地。菩薩非無上正等正覺。故為菩薩。方行菩提道中施之增益行持更上補滿。以獲無上徹底圓滿正等正覺。時位無有可取。無有更上。無有更大。無有增減。是之為佛。故知佛無合體。有合體即非佛陀。一佛即諸佛。諸佛即一佛。等妙二覺然。古佛應世之菩薩亦復如是。無合體耶。若謂合體則入邪說。不解佛覺耶。
又常見有載觀音。文殊。普賢合體轉世成一聖。其意云何?
有辱大聖之罪。非是聖覺之言。邪見妄語業始。觀音雖稱妙覺菩薩。但乃古佛正法明如來。文殊本七佛之師。自當古佛。普賢亦復如是。既之為佛。大者宇宙無邊。無邊則無形取。何具定形佛身可合?汝當思之?未無上耶否?未圓滿耶否?需當補充加強增大耶否?若欲當增上。則未無上正等正覺。然何又呼’正法明如來’?釋迦佛陀所說觀音是佛。其意云何立耶?若是觀音真身降世。一佛即諸佛。何取兔毛角?本無毛角取。圓滿無上覺。文殊。普賢聖。何來三佛合?
智者愧喃。我已知之。摩訶薩無合體。今有二法求解。一者菩薩合體化身一聖。云何?二者菩薩具共力加持否?
一者菩薩亦復無合體化身。二者菩薩實具共力加持。
此意云何而書?
多菩薩合力修法。施以無畏。加持力。悉地力。功德力多之。共力盛之。故合力加持共修乃為諦道。汝當曉悟。菩薩無有合體。若云合體。則非正見。菩薩具相應變化。六大神通。深入顯密。開敷行境相應​​五明。渡生有盛。凡塵眾生受之不盡。為何多此合體?況乎於法相諦中。合體則違因果。
智者不解真義。白言。然何違因果?
我今為淺說。汝當耳諦聽。心解真實義。若有二菩薩合體。於行道渡生中。則必亂因緣。由是則昧因果。眾生由無始根性。願力。業緣。相對互生因緣之異。因果千差不一。若依此菩薩應緣。彼菩薩錯因。若依彼菩薩應緣。此菩薩錯因。汝自問之。彼此二菩薩以何施智有情?若有三菩薩合體結一。依三菩薩之其一之緣者。二者無緣施與相對之生。依二之緣者。三者無緣施與相對之生。又云何渡生行道?此際。因果於成熟時間。地域別異。眾生有別。恰逢同時展報。合體菩薩以何為先?納何為後?合體菩薩取彼生為後。此生為先否?若取先後為行。是故因緣不合。因緣成熟。無時待之顯報。若遇此。合體菩薩將無法可施。豈不大錯因果耶?若云分身而為。是故何來合體菩薩?若言合體乃成一智。此錯謬’滅因果論’。非為覺聖所宣。又菩薩願力。因果相差不一。怎合一事?怎施一智?若甲菩薩於因果緣起照見。必於某年月日時自必赴東土渡生。乙菩薩於因果緣起照見。必於某年月日時自必不可赴東。而必行西域開藏。丙菩薩於因果緣起照見。必於某年月日時自將接受佛陀灌頂。跏趺待壇身不可動。東西均不得行。此際三緣各異。則三聖一體之身。施何行道?施何不違時緣因果?何以治之?又何以治之彼因此果。此因彼果?故菩薩亦無多聖合一。若云多合一聖。此非覺聖了諦之法。乃為邪說。汝亦應知。行人於修持中。本尊融入自身。合體得聖。助成道果實相。則是佛說正法。可依師教降服其心。
今聞正法之義。然何又說本尊可為合體。豈不兩相有違?
行修之士。觀想本尊融入自身。如是佛慢。自心本尊。我即佛耶。儀軌始然。成道之本。汝證三眼。密不可宣。心外無佛。妙義無窮耶。
維摩詰是多杰羌佛否?
善男子。汝等諦聽。汝為何來?
為法來。
名相無法。
何以故?
法無分別心。不染故。
然何立維摩詰。分立多杰羌二名?
眾生緣故立異名。相應故異名立。
二者為一聖否?
不二不一。
此作何耶?
不取捨耶。
維摩詰聖尊是三世多杰羌否?
維摩詰非多杰羌。
三世多杰羌身相與維摩詰聖尊身相。前者說無分。今又云二者。何具分立辨?
無具身相。幻有分立辨?維摩詰聖尊過去身說法。釋迦世時。具居士身相。別在三世多杰羌當下身說法。末法世時。具顯密五明身相。前後分立辨。實無身相得。
古今之化身相別。何言無分辨?
古今無化身耶。為直身所降。汝問差耶。維摩詰身已報化。今無身相可得。為是乃幻。何具實有?古者不具。故無所得。今說法當下身。當下已過。何來當下身?亦無所得。待之未來身。未來無來。何具實有身?亦無所得。故見多杰羌身。已過去。亦非多杰羌身。當下多杰羌身。剎那無常時。何來當下身相?過去現在未來。三時空無身相所得。何來身相實有?
然何我眼現見具身相定形耶?
凡眼所見。幻化緣起。無實得見。
何以無實得見?
汝憶少小當下。猶見父母身相。風華年狀。形活動入。實則非實。見時即老時。凡眼不得知。汝當六十年復見。父母身云何?皮皺發白身老耶。幾時老耶?六十年老耶否?非也。實則當下身老耶。故我今告汝。未有待時。剎那變異生老耶。如是剎那變異。即非當下身。故知無定形耶。若云具定形身。然何身老耶?何以壯年轉老年耶?由是汝當徹知。謂當下者已過去。剎那無定形身耶。無定形身。故亦無剎那時。若云具剎那時。剎那之前已過。剎那之後未到。剎那到時當下已過。故無當下時。由是無三時。亦無三時定。形亦無定。無形定。何來本有身相?身相於剎那變異不定生滅老耶。無常耶。猶是維摩詰聖尊過去空。三世多杰羌現在空。未來三世多杰羌。維摩詰聖尊二者皆空。三時皆空無有可得。是故無維摩詰身相。亦無多杰羌定形身相。
無身相法主何存?
於不可得為多杰羌法身法主。於說法渡生為多杰羌化身法主。於無上正覺為多杰羌報身法主。汝當了諦。三時不可得。汝應覺證法身。法身不覺。化身不具。報身無基。若了法身。則無身相。無相以何分立?故不一不二。
諸法王者認證金剛總持。亦維摩詰。亦三世多杰羌。依何緣得定?
依《正法寶典》定。
量鑑確否?
確在無誤。
何定無誤?
若有誤。何具法王量智?五濁無佛法。可謂有誤。娑婆有佛法。何來誤鑑?
許為量智孤耶?
若量智孤。何以多王皆孤?何以眾鑑同體?如眾鑑信口。豈不眾王妄語乎?無證量乎?非定境觀照乎?為凡夫之流眾議而商乎?如是娑婆則無佛法耶。奈娑婆佛法威然。生死自由。虹光飛化。歷歷在目。皆不脫其諸王者之法脈始然。
示其無誤。可另列說。以何說?
多杰羌是維摩詰說。維摩詰非多杰羌說。
多杰羌非維 ​​摩詰是維摩詰。何也?
維摩詰聖尊說。諸相皆空。前際不來。後際不去。今則不住。此當體本心即空是佛。三世多杰羌說。萬法實有。前念不除。後念不斬。以無所得。生心妙有如來藏。有無之別。維摩詰非多杰羌。理諦一味。多杰羌即維摩詰。由是多杰羌非維 ​​摩詰是維摩詰。
維摩詰是多杰羌轉世否?
一缽河泉之水。
此何意?
汝可將合聚一碗河水泉水分居否?
不也。無有法分。此作何意?
理諦一味意。
一味之水。云何作有無之別?
現見實有。夢幻空無。
實空二法。云何了覺?
無人我了覺。
依何法了覺?
無法修了覺。無分別故了覺。
無分別。云何有維摩詰聖尊三世多杰羌二者分?
汝心分別分。
無人我然何說有無二支分別?
為利眾生說有無。萬法相別有。一體如如無。
此說有相否?
汝說為有相。我說為渡生。
然何又你我分別?
汝不了無相耶。故詢有相否則自分。
你說為渡生。有執於你。何然斷執?我執未斷。豈能渡生?
無我怎立法。眾生依何處。依飛鳥否。依樹木花草否?依之無有了脫。汝當善知。建我立法故。立法生所依。
我是執否?
是執非執。
然何此說?
認我實有是執。見我空幻非執。六根對塵是執。五蘊皆空非執。心隨境轉是執。應無所住非執。四無量心是執。菩提勝心非執。
四無量心然何為執?
隨境所遷而慈是執。隨感所動而悲是執。隨他而喜是執。隨需而捨是執。
是執有我否?
無我不執。
有執然何必行?
行菩提心必行。
然何以執立菩提心?
無執無我。無我依何立行?
我執解脫否?
我執輪迴性。
何以得解脫?
無執入解脫。
菩提心執否?
勝義菩提心無執。
菩提心何來?
我執所生來。
既說無執已。又云我執生。由來何也故?
云無執。謂菩提心勝義無執。說我執生。由著意行持。隨境所遷得生心境遷生我執。
如何無我?
不執無我。
如何不執?
轉四無量心於行持不染。此勝義不執。
勝義何意?
入了義菩提意。
然何不直取菩提心?
眾生業力故。
業力何表相?
愚癡表相。無明表相。煩惱表相。
愚癡無明煩惱體顯何然。縛困眾生?
汝當諦聽。如智者言談出語如流詞。自如無執。皆始然幼兒初學。始必執於識字。造句。再執造詞。而後執作文。如無執識字。何來造詞?如無造詞。何以作文?無詞無文。何以言談自如。言詞出口隨意不執意?汝應當知。四無量心入菩提心。亦復如是。次第甚為要然。當依之修行。
何為修行?
我於寶典開示。是為捷徑解脫大法示修行。若有善男女子。依之實修。必當福慧圓滿。解脫無礙。此為聖解脫法。
釋迦佛陀與你持法。誰以為大?
釋迦佛陀未持有法。
釋迦佛陀未持有法。眾生依佛學法何說?
釋迦佛說’說法四十九。實無法可說’。故眾生當依學無法之法。
無法之法。從何入手為之?從何得心入道?
從有為處入手。從無為處了心。無心可得即為道。
為何無得心?
無為何心可得?
三世多杰羌持何法?
無法可持。
釋迦佛陀與你誰大?
佛陀釋迦乃人天導師。大如宇宙。無量無邊。我乃無相微塵。小無形影。
有顏色否?
無色。
有聲音否?
無聲香味觸法。
是空否?
非空。
是實否?
非實。
取非空非實否?
不取。
何以不取?
無所得取。
在此地還是在彼岸?
此量無彼亦無此。
既無量。然何立量說?
無量怎具說法主?
為何必具主?
具主渡生。
為何渡生耶?
群生父母耶。
不渡可否?
不可。
為何不可?
為成佛不可。
何以成佛當依渡生?
渡生福慧生。
以何得福慧?
渡生自生福。福慧無所得。圓滿是佛覺。
以何為渡生?
大悲渡生。
施以何法?
佛陀正法。
除此異否?
無異。
既無異。佛陀本然。何復示三世多杰羌之修行法?
理諦一味精說故。
然何謂一味?
我法出佛陀。佛陀說我法。
你法造就佛陀否?
然也。
今又云何言其比佛甚?
我法佛陀說。我亦如是說。
佛陀與你之法誰大?
佛陀的大。
多大?
大得無邊。
哪個法高?
佛陀的高。
多高?
高得無頂。
你的法有多大?
無大。
你的法有多高?
無高。
然如此。我當去佛土學佛陀大法。勝否?
不勝。
然何不勝?
步外無佛土。
我法不覺。佛法不了。
不來不去。焉有佛土?應無所住。大小何存?而生其心。妙有佛土。當體佛土耶。智者當知何為修行。由此入法。自得大法。時輪金剛。大圓勝慧。現量佛境虹身。諸多大法亦復由此而入。智者若得修行。頓可當下灌頂。壇城盤旋。虹光法界。三身頓顯。’ 什麼叫修行 ‘即可覺之。
智者頓悟。合十無言。當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發願利樂三界有情。為利眾生而解脫。隨祈請十大金剛。虛空諸有護法。恆時護佑一切虔修《了義經》的七眾弟子。福慧圓滿。早證菩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