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同意我留下來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佛陀同意我留下來

 

    跟隨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佛陀上師快六年了,這兩年,佛陀上師傳了我綠度母法,也傳了我淨土法門,這個淨土法門念佛號是有秘密手印的。

  說到這個秘密手印呢,就想起侯欲善居士,我是參加了他的往升儀式的,他能往升西方極樂世界是理所當然的事,是一定會往升的嘛!因為他學的法,是我的佛陀上師所傳的真正念佛大法,有專門的手印的。說他必然往升,是因為我本人也是親身經歷了的。

  我跟隨佛陀上師的這幾年,當佛陀上師做作品的時候,我與師姐們時常在身邊的。有一天,佛陀上師鼓勵我們也雕塑創作,跟在老人家身邊看著,老人家做啊,雕呀,挖的,塗啊,耳濡目染,心裡有些體會,雖然生平一點兒都沒有繪畫雕刻的基礎,但老人家的鼓勵給了我無限的加持,一有空閒我就在作品上下功夫,我是很投入的,心裡很喜悅。

  當’頑石生華’這個作品完成後,我坐下來靜靜觀賞,既高興又滿足,剎那間,心寂靜下來,我想來一個大定吧!誰知竟入了寂滅定,真沒想到,道業的成就是這樣緊密聯繫在日常生活裡的。

  那時,虛空都是綠色和紅顏色的光,我與光彙在一起, 我心想,是的!圓滿!這是圓滿了!念佛吧!我結上手印,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祈求阿彌陀佛來接我。

  隔了些時,阿彌陀佛真的來了,啊呀!來了,真的來了,太莊嚴了,無法寫出來!我伸手要抓住阿彌陀佛的手,另一隻腳要踏上蓮花的時候,佛陀上師趕到,我聽到佛陀上師的聲音給阿彌陀佛說:“佛陀啊!別忙接走,別忙接走,留下她,還有很多事要做呢!”此時阿彌陀佛把蓮花收起來了,笑笑把我放到原位。就這樣,我留了下來,可是身體不能動,因為我已​​經死了,但能聽到佛陀上師念咒的聲音,師姐們說,當時我全身僵硬,冰冷,沉重,就是死人一個。

  佛陀上師為我做了大加持,通達了佛陀同意,當時有兩道圓柱形的白光,罩在我四周,我身上,我的魂才歸了屍體,我的體溫才溫暖過來。

  因為我們平常都稱三世多杰羌佛為佛陀上師,可是佛陀上師不喜歡我們稱他為佛陀上師,一再告誡我們不要稱他佛陀上師。如果不是佛陀,哪能傳的佛法個個成就呢?又為什麼世界上的大德菩薩很多都是他的弟子呢?成就的人太多,近的有侯欲善、林劉惠秀、余林彩春居士,早期的更不用說了,有坐化的、有現各種瑞相的、有虹化的、有燒出舍利子的、現種子字的等等。

  不是佛陀,怎麼阿彌陀佛都已經要把我接走了,而佛陀上師一句話就把我留了下來,像我這樣駑鈍的質材,竟然也能爆發工巧明,作出這樣一件作品,難怪佛陀上師在石上題曰:“頑石生華”。我的佛陀上師不僅是我一個人的佛陀上師,更是實實在在的法界的最高古佛!是所有聖凡兩眾的最終依怙!

佛弟子釋了慧

釋了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