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作者:拉珍

《鑒別聖者的級位》刊出後這段時間,從各種渠道傳來不少詢問。有的人很高興找到一個清楚鑒別真假聖德的方法;有的不相信文中坦白剖析的佛教界聖者隊伍現狀,認為言過其實;有的人通過金剛力表法鑒別,恍然明白了很多真相,對某些妄稱大菩薩的活佛法師感到失望,同時也為自己的成就前途擔憂,不知該何去何從;有的人卻認為身為弟子,總拿這個標準那個標準去衡量師父,是不是不妥當,會不會引起反感?還有的人就文中的一些具體法義提出了學術知識方面的問題。問題太多,無暇一一應對,便將這些問題統攝成一文,總括而言之。

對這些詢問,我不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式的膚淺表面作答,而想請大家在提問之前,先站到一個極其重要的主軸上反觀自己,看看自己在判斷擇法時,是否偏離了這個主軸?事實上,當我們時時握緊這根主軸來思考判斷,很多問題自然而然就變得簡單清晰起來,甚至不問自答了。這根主軸是什麼?——解脫。

解脫,將眾生從六道輪回的痛苦中解脫出來,這是佛法存在於世的唯一目的。相應的,解脫自己,也才是佛弟子修行學佛所應有的目的,離開解脫這個主軸而學佛,都不是正道。至於菩提心解脫眾生,那是自覺以後的事情,此處暫不細述。那麼,非世俗功利目的,純淨地為了解脫成就,依金剛力表法鑒別師資,目的只為避免錯信邪師而墮落,因為人生光陰非常短暫,一旦走錯路誤了時間,解脫就無望了,因此為求真能解脫自己的佛法而鑒別師資,有什麼不妥當呢?當我們聚焦於解脫,就會自然而然過濾掉那些與解脫成就無關的身份地位之類外相形式而思考到一個問題:眼前這人的證境證量到底能不能讓我得到解脫?當我們聚焦於解脫,便不會不知去從,而自然思考到另外的問題: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證量才是真正的聖德,才有能力帶我解脫?真實的解脫法在哪裏?怎樣才能學到?方向瞬間清晰敞亮。而當我們聚焦於解脫,那些塵世風波,諸如在真實不虛的認證書上造罪造孽之類謾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事情,就會變得很無聊很可笑,因為你的焦點早已落在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生死的實證聖量佛法上,無論什麼人說什麼做什麼,無論他們鬧得怎麼喧騰編纂得怎麼真切,都無法顛破那真真實實讓眾生得到大成就大解脫的佛陀聖量!

那麼反過來說,如果一個所謂的佛弟子,他在讀過《第三世多杰羌佛》寶書之後,或者他在實際了解到有那麼多人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而坐化圓寂、生死自由、金剛不壞、虹身成就、證量超然、解脫無礙,他卻依然迷惑,幾句世俗是非就讓他滿腹疑慮,甚或嗤之以鼻,此時有一點我們可以斷定,這人不是沖著解脫成就來學佛的,因為解脫成就的事打動不了他,解脫成就不是他的目的,他根本不明白學佛是為了什麼,他已經昏聵到自己騙了自己都還不知道。那麼如果一個所謂的大德仁波且法王,無論他被捧得多高,號稱多大的菩薩,當我們看見他在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大量的成就事實,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生死的實證聖量佛法之後,依然無動於衷不以為然甚至詆毀誹謗,我們就應該十分清楚地判定,這個大德或仁波且法王根本就不是真聖者,他不但不明白解脫眾生這回事,連他自己也定然沒有解脫,他是騙人的假聖者。真的菩薩聖德必定極其關注眾生解脫之事,一當他知道什麼地方有快捷成就眾生的佛法出現,他會立刻動容,會高興,會讚嘆,會主動親近,會鼓勵弟子前往依學,因為他的目的就是行相對菩提心和究竟菩提心,讓眾生解脫嘛。假聖者則不同,從一開始他就不是出於解脫眾生的目的而登上『聖位』,所以越是偉大,越是能利益眾生的實證佛法,越是與他的行為相反,也就越會增加他的反感,因為他是凡夫,拿不出聖者的實證聖量來,所以這些實證聖量就會成為他斂財撈名的絆腳石令他惱火。這就像早年間我遇到的一個外地人,說他火車票、錢什麼的全都丟了跟家人也聯繫不上,要我給他一點回家的路費。好,既然你的目的是回家,那我就幫你回家,我說我幫你買車票買吃的,再跟警察聯繫保證安全送你回家,但錢不會給到你手上,他便黑著臉走掉了,為什麼?因為他是騙子,他的目的並不是回家,而是騙錢,你真跟他兌現回家的事就等於擋了他的財路,他就不高興了。假聖者便是如此,他們的目的不是利生,而是利己,口口聲聲說解脫成就,可當你真拿解脫成就的種種真實法度證量跟他兌現,他就狗急跳牆了。

其實,若遇到真正的大聖德菩薩,你基於求學佛法的單純目的,通過金剛力表法鑒別他的師資,他絕不會反感,一來他本身具有那樣的證量他不怕鑒別,二來這法度的出現是十方諸佛菩薩對眾生的悲心所顯,他的菩提心願正與此相應,所以他會歡喜。他來到這世上的目的就是讓眾生成就解脫,因此他巴不得眾生趕快來鑒別,然後趕快安下心來修行,好達成他救度眾生的目的。真聖者最會為眾生的成就著想,一旦他感覺自己的證量或因緣不能順利度脫某個眾生,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將這個眾生推薦到證量更高或與之因緣更加相應的大德那裏去,只要眾生能解脫成就,讓他做什麼都可以。真正的大菩薩大聖德也從來不自稱是某某菩薩再來,不管他們能拿出什麼樣的證量都是非常謙虛謹慎的。只有假的,沒本事冒充菩薩的凡夫和踐踏眾生解脫慧命的妖魔,才會用大旗虎皮虛張聲勢遮羞或害人,只有他們才畏懼反感鑒別。

所以,當我們牢牢把握住『解脫』這個標尺,去面對所遭遇的人和法,舉佛陀法度而鑒別之,真、假、聖、俗及各種修行中的輕重緩急,全都一目了然了。

再比如有人問到我一些佛學知識方面的問題,同樣是這個道理,先聚焦於解脫這件大事,再反思一下深究這些問題會不會耽誤自己的行持。如反複問到阿羅漢與辟支佛的關系,羅漢們的成就境界到底是什麼狀況等等,站在解脫這個主軸上看,行人將時間精力糾纏在這些問題上,基本上是攀枝尋葉,本末倒置的。理論當然要學,但為理論而理論,沉湎於無關自我成就的枝節,是永遠無法成為實證聖量派一員的。簡單的說,當你研習的某種理論知識,並不能對你目前的修持產生實際指導效用,這個理論知識相對於目前的你,就是無用的戲論。關於羅漢證量狀況的問題,佛經裏都有記載誰都可以查閱到,我也可以引經據典滔滔不絕,但有什麼用?那是別人的莊園,跟你沒有關係,你了解得再多它也是別人的變不成你自己的,研究那些還不如自查一下十善、四無量心落實情況來得有效。行人通過《鑒別聖者的級位》這一文,所應了解的重點,所應擺正的知見,在於如何依於金剛力的表法,為自己建立起正確的判斷擇法標准,要讓自己清楚,什麼樣的佛法證量,什麼級位的聖德才真正具有解脫眾生的能力,才值得依止,這才是重心,這才是此文的目的所在。修行最怕知見不正,而現在佛教界的假冒偽劣聖者實在太多,大略估算了一下,不是很準,這世上被稱為聖者的人當中,千分之九百九十八都有問題,知見不端正,而他們當中千分之九百八十以上都是假聖者。有位大聖德說:這個估算數字很不準確,假聖的比例遠遠不止這些,否則藍台印證的兩千萬美金到今天至少已經有人拿到幾十次了,但那藍台至今沒人做得了,因為這些人根本沒有聖者的智慧。所以,行人啊,一千個高呼聖者菩薩的人當中,到底有幾個是真的,我們可以自己算算。止虛假充聖之妖風,用正確的知見和法度幫助眾生安全歸入佛法正道,以便其學到真正的實證聖量佛法步向解脫,這才是佛菩薩將金剛力表法測試法度留存於世的目的。

佛弟子裏面還有種人,執著於自己的凡夫見地,看不見也拒絕看見充盈這末世,刀劈斧砍都難以破除的黑業重障,總沉湎於自己的想像,認為天下依然太平,寺廟叢林興旺,經咒聲聲響亮,講經說法不斷,高僧大德林立,沒有什麼問題嘛,於是嫌這個言辭過激,嫌那個杞人憂天,殊不知上當受騙者中,這類人占大多數。這類人的思維焦點不在自己的解脫上,也不在眾生的解脫上,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講經說法的那種形式,持咒誦經的形式,團體機構的形式,身份地位的形式,人際輕重的形式,語言說詞的形式等等,這些形式的繁榮美麗是他們陶醉的重點,與其說他們在學佛,莫如說他們在趕集湊熱鬧。他們從來不去深究那講經說法,說的是不是真能解脫眾生的佛法?那經咒持誦有沒有實際力用,能不能達致解脫?在那些法王仁波且法師大居士的教化下到底成就了幾個人?到底有沒有人學了他們傳的法得到成就?他們自己到底成就沒有?他們夠不夠能力將眾生救出輪迴?如果沒有能力救度眾生卻還在這裏虛張聲勢妄語狂惑收供養說假法,就已經是妖魔的行為了,我跟著這樣的人會有什麼結果?跟隨他們的其它眾生會有什麼結果?會不會跟他們一起入魔墮落?人生這麼短,我要怎樣避免墮落而趕快學到真正的佛法?這些才是切膚於成就解脫的重大問題,而這些問題,只有當行人將思維焦點集中在解脫上,才能清楚看見。也唯有當行人聚焦在解脫上,才能辯清八方漫溢的黑業濁流,而倍加珍惜守護萬劫難遇的佛陀正法。

曾經有個行人,得到一個什麼破瓦法會的消息,說與會的幾百人全都當場開頂插上了吉祥草,還看到很多人頭上插草的照片,他激動萬分的跑來告訴我。我哭笑不得,一把抓他過來,隨手在他頭上不同部位插了三根吉祥草,我問他:“你頭上開了幾道門?”他目瞪口呆,說:“應該只有一道門,為什麼三個地方都插進了草?”我問他:“你開頂以後有什麼特別嗎?”他說跟平常一樣。他遲疑了一下,突然脫口而出:“難道是假的?難怪我什麼感應都沒有!”那種開頂是假的你們知道嗎?那種吉祥草你們要研究一下,它上半部分非常的輕,尾部比竹簽還硬,而且很細,這東西可以在任何人頭皮上插穩,哪裏是開頂,說難聽點是插籤。真的開頂我見過,那是實實在在的頂門頭骨打開,豁開一條口,有的一指寬有的兩指寬,而且開頂的聖者能任意控制頂門的開合,跏趺一坐即令其關閉,再一修法又令其打開。最實在的是,現代科技MRI核磁共振儀,能呈現出身體任何部位的物理性變化,經它照射,我們可以非常清晰地看見聖者的頭骨赫然開裂,有的幹脆憑空沒了一塊頭骨,頭骨上的肉也不見!但一當修法封閉,則完好無損。我可沒說假話,因為我不會那麼笨,如果是假的,人家要我提供聖者的核磁共振照片我拿不出來,根本不存在,那不是打自己耳光嗎?是真的我才敢說。讓那所謂開了頂的幾百人去照個核磁共振,看看到底是頭骨開了,還是頭皮被戳裂了?或者讓那召集法會插吉祥草的什麼聖德仁波且尊者法王去照一個,讓我們看看他自己開頂了沒有?自己的頂都開不了,竟然弄一場給別人開頂的戲劇出來,迷得大家頭插硬籤東倒西歪,這是胡鬧笑話,更是害人慧命的罪業。

所以說,形式是會騙人的,那些明著暗著稱自己大菩薩轉世的人,拿不出半分與大菩薩相等的證量,但借用名望人物的認證作為支撐,還能說會道得很,錯謬理論也能講幾套,反正經藏上的名詞術語整它一堆,曆史背景祖師傳承擺得玄玄乎乎,再加上些威儀陣勢,很多人被唬得服服貼貼,錢財、時間耗盡在這些假貨身上,完全忘了審視其金剛力級別,最終換來的當然是無盡的輪迴痛苦。正因為如此,佛菩薩規定了種種鑒別邪師凡夫的法度,尤其是金剛力表法測試,是最為有力的智慧破邪照妖鏡,是眾生成就的保護傘,這些尺度是法定的,有沒有金剛力,有什麼等級的金剛力,一照就原形畢露,所有外表形式的虛偽包裝都會轟然倒塌。佛菩薩將這智慧金剛照妖鏡遞到眾生面前,我們要懂得自取自用才行,不能將它束之高閣,而把時間耽誤在一些無關成就痛癢的枝節上。經論不是不學,必須學,佛學理論必須掌握,但要掌握的是能夠直接指導我們走向解脫的理論知見,必須聚焦在解脫這個中心上。我本人就是學論出身,在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傳佛法之前,曾在經論的汪洋裏奮勇了很久,結果呢,業力依舊沉重,成就依然遙遠,不僅不得要領,反而徒增知障。三藏經論浩如淵海,繁如滿天星宿,應該摘取哪一顆星才與自己相應而達成解脫,這是凡夫僅憑自己的能力終其一生也難以領悟的問題。這世上有許多學術家、佛學理論家,不僅未能解脫輪迴,最堪憐的是到死都沒鬧懂佛法到底是什麼。真正的佛法是理論與實踐一體無分的實證聖量佛法,能實實在在將凡夫眾生帶出輪迴的勝義方法才是真佛法。可惜大家很難有機會學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那才是真能解脫眾生的偉大佛法,即便是未受內密灌頂的普通行人,只要如法實修此法之加行、正行、結行,也必定成就解脫無疑。這真是眾生的巨大福報!據我所知,絕無妄語,就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講授這部法正文部分的過程中,就已經有弟子因聽聞此法而證入空性得到六通及變化。《解脫大手印》是唯獨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有的法,是一切法中之最高精髓解脫大法,它不是空洞理論,完全是聖證量的實踐,它不是繁星之一顆,是將滿天繁星之光集於一體,融聚成一輪無與倫比光芒無際的太陽,有了它,眾生可不再徘徊於佛法的汪洋不知取捨,而舉目即見總綱,直取三藏佛法之精華,迅速成就正道!

聚焦於“解脫”這個主軸來樹立一切佛法正見,認清並撇開修行途中的內外阻障,最終融入《解脫大手印》加行、正行、結行法中,這才是我們應該專注的修行大方向,也是成就解脫的快捷正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