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有明燈,找到了回家的路

前面有明燈,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是一個慚愧的行人,現在已滿七十一歲高齡。回顧這一生,自初中就一人住校,直至大學畢業,畢業後分配到農村工作,五年後回到母校任教,由於工作生活環境單純,本人思想比較簡單,平時樂於助人,對人和善,在人們的眼裡算是一個善人。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佛教,人們說那是迷信,所以我從不去廟上,也接觸不到佛書。平時看到一些老人到廟上皈依,手持佛珠,口持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有的初一、十五去廟上燒香、吃素,其它一問三不知,極個別人回到家裡照常吵架罵人,更甚者是集體皈依,由於廟子是造在公園內,只要交錢就能買到一本進公園終身免費的皈依證,連皈依師是誰都不清楚。不知何時,寺廟開始做起了生意。什麼是佛教?什麼是皈依?我很迷茫。

二零一零年初,本人患高血壓,頭昏失眠走路不穩,全身無力,在老同學付玉英的關懷下,走進了貴陽黔靈山弘福寺,祈求菩薩保佑。在五百羅漢堂呆了一個星期,在那裡拜佛背經,得到翟居士的幫助,結果疾病不藥而愈,身體漸漸好轉,於是心中生起了皈依的願望。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在老同學的陪同下,我到貴州思南縣華嚴寺依住持常樂法師舉行皈依。從皈依證上,我初次知道五戒、十善的知識,由於路途遙遠,和師父聯繫又少,所以皈依後一直我是我,師父是師父,我多麼渴望得到高人的指點,了解更多的佛教知識,幫助自己開悟。

隨著法緣的成熟,公元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我到香港參加法會。當天,參加的人數眾多,會場莊嚴而殊勝,堅定了我學佛修行的信心,我終於有幸依止了我的上師,接受了上師的傳法,從此進入瞭如來正法的佛門修持,心中充滿法喜,感到很踏實,覺得自己真是太有福報了。

前面有明燈,找到了回家的路

最初通過共修,恭聽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中指出:「凡夫在迷茫中生,只知道貪、瞋、痴、愛,不能滿足私利時就生煩惱,自己在無明中產生不好的思維,犯下很多錯誤;所知障是墮落的種子,所知障一犯,一生都毀了,一生都完蛋了。」

聽了佛陀師父的說法,對照自己,無比羞愧,好像說的就是自己,我就是帶著煩惱障和所知障的凡夫,原來自己認為自己善良,其實在無明中、在善良的面具下錯了多少因果,自己都不知道,也沒有發覺。回想起來:我曾用藥水噴在蟑螂的身上,讓它們在痛苦的掙扎中死去,還認為自己在消滅害蟲;為了滿足自己的食慾,我殺過雞、殺過魚;更殘酷的是我曾用開水燙死螞蟻。眾生一律平等,而我卻手段毒辣,殘害眾生,將其生命不當一回事;在工作中,有時自己的利益不得滿足時,會產生瞋恨,會惡言以對。現在自己重病顯報,方知自己多生累劫的黑業深重,事實證明了因果不昧。

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七日,我有幸恭請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法音共一百一十二片,我迫不及待地全部聽了一遍,聽完後不知法音中說什麼?好像沒聽過一樣。

後來共修時,聽了銀盒法音《聖見》第三卷:《你如果要真正得受用,這一場法音你一定要聽懂》,重錘之下猛然明白:聞法無方法,是在走過場,自己騙自己;由於不虔誠,黑業困擾,不是真皈依,是假修行;因為心不純淨,三業不相應,所修盡是徒勞行。

回到家裡,靜心聽了遍《若不如是聞受法音,則勞而無功》,原來聽聞法音並不簡單,聞法要弄清楚一個問題:「聽了,你懂了嗎?懂了,你用了嗎?用了,你受益了嗎?」聞受法音最少要七遍,多則二十一遍。要如法聞法,「聽懂」二字不能亂說的,一定要依法音中佛陀師父說的七個程序進行,這才叫「聞法音」,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不把法音聽懂,這輩子就白學了。

我按照七個程序去聞法,越聽越輕鬆,感到很親切,慢慢明白了一些道理,平時會按佛陀師父的教導去分辨一些事、一些話的對與錯、真與假。我深深的感到,要踏實的聞法音、看佛書、照著做,用之於三業,才能樹立正知正見。

一度我身體不好,長期失眠,每天做完功課就休息,人很懶散。聽了佛陀師父在《一轉眼十五年就過了,也許下一個十五年你都活不到了》的說法,法音中指出:「人生本來就是夢幻泡影,我們很快就要死了,還在混什麼?何必執著?要真正靜下心來反觀自己,看看我是不是一年比一年差,一日比一日差,摸著心想想,我在學佛嗎?我的行持怎樣?」佛陀師父的教誡讓我從迷茫中驚醒,我深深的懺悔,決心改正,我開始抓緊聽法音、做加行、看佛書,生活重新充實起來。

我們學佛修行,一切為了眾生。怎麼對待眾生呢?怎麼把人做好呢?佛陀師父的法音中說:「對人要真誠、友愛,以真心面對一切朋友,千萬不要說假話、做假事,任何一個人知己知彼、知彼而知己的話,你就對了,你就真誠了。」

街口,有一個賣水果的四川婦女,名叫沈之仁,四十多歲。由於丈夫犯事判刑十年,在山西監獄勞改。家庭的變故,首先面臨的是經濟困難,三個孩子不得已分別輟學,她一人賣水果撐起這個家。不到一年,因長期積勞成疾,先住醫院動膽囊手術,結果又發現心臟有問題,不動手術只能活半年。

我知道此事後,趕緊到醫院看她,叫她要相信佛菩薩,教她念六字大明咒,要她心中有佛,咒不離口。同時,我在物質上、經濟上盡力幫助她,雖是微薄之力,但能幫助這位外鄉人樹立渡過難關的信心。

在住院動手術之前,我帶她到家中的佛堂,她給佛陀、菩薩猛磕頭,並訴說自己的情況,祈求佛陀師父加持,讓她手術順利過關。結果非常神奇,十多個小時換心臟瓣膜的手術順利成功,醫生們很驚訝,說她是醫院最大最危險的一台手術,能活著出來的人很稀少,而她在佛菩薩的加持下,平安度過了鬼門關。

由於醫療費用花了三十多萬,負債累累,孩子們感到壓力很大,便經常罵她。出院後,我讓她把女兒帶到我家,我教育她女兒要孝敬重病的母親,兄弟姐妹要團結,才有力量共渡難關。並讓她女兒到佛堂給佛菩薩磕頭,真心懺悔。結果一出佛堂就變了個人,對她媽很好。去天津打工的前一天,還一再要求來佛堂給佛菩薩磕頭,供上水果,以之告別。

夫妻不和的,工作生活不如意的,孩子不聽話的,身體有病的都來聽法音、看法帶,回去後都有收穫,解決了問題。壇城真不簡單,佛陀師父的加持力真大!佛陀師父不辭辛勞、不收供養、不厭其煩,為什麼?一切為了眾生,讓我真實地感受到佛法的力量!讓我接受了佛教思想,明白了佛教不是迷信,是真理,是科學!

前面有明燈,找到了回家的路

皈依四年整,收益不小。感恩此生能實現學佛的願望,更感恩能聽聞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是佛陀師父的說法讓我明白如何做人,如何面對一切,如何改正自己的毛病,如何學法增長福慧,如何讓眾生解除煩惱痛苦……

法音就是一部大法,終身受用不盡。它是一盞明燈,讓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心中充滿了溫暖。我要更努力取得今生成就,利益眾生!

慚愧佛弟子妙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