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慈大悲救了兩父女的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治病實例(七) 

我的父親十幾年前患了鼻咽癌,在經過幾個星期的鈷六十治療,喉嚨部分及口腔內的唾液腺都被破壞了,所以到老年時吞嚥食物有困難,常常在進食時一不小心食物掉到肺裡引起不適。隨著年歲大了,免疫力也降低,終於引起了急性肺炎住進了台北榮民總院加護病房,一時三管齊插—胃管、氣切管、導尿管,當時的情況白血球已高到五萬,情形非常的危急,接到台北家中電話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報告師父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法師後,師父讓我求助偉大的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佛陀師爺加持,佛陀師爺慈悲馬上答應,並囑咐我要告訴父親觀想佛陀師爺對他幫助最大,由於父親也是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尤其在父親的心裡認定老人家就是“佛”,百分之百的信賴,所以當我回到台北恭請了佛陀師爺老人家法相到加護病房看他時,他不能說話(插了肺管),但看到佛陀師爺的法相,他合掌流淚了,一個受難的弟子對慈悲的佛陀上師的依賴。第二天開始白血球開始慢慢降下來,情況開始好轉了。
父親寫在紙上告訴我,在未見到老人家法相時,他一閉眼就看到一些東西(父親一直不肯說出什麼東西),但是自從老人家的法相一掛在他的床前,這些東西就都不見了,開始睡得比較安穩。漸漸地,出了加護病房回家休養。但是過了半年卻因攝護腺肥大引起膀胱發炎再次入院,在醫院裡因請的看護不小心餵食過多(因父親自從上次入院後為避免食物再掉入肺裡,所以一直插著胃管)而嘔吐,食物再次掉到肺裡引起了發炎,這一次情況更嚴重,高燒兩個星期不退,抗生素藥用到最強的第三代都無效,我身在美國每天打電話問候都說燒未退,我又急了,請示了師父又再次求救佛陀師爺,可是佛陀師爺不開處方,我突然想起七年前去中國時,佛陀師爺給過我五粒甘露丸,我懷著萬分的感恩與信心,拿著甘露丸馬上趕往機場回台灣。
我把甘露丸打粉帶到醫院給父親餵食,第一粒剛吃下,醫生突然說隔天要作一個檢查夜裡十二點以後不能夠進食任何東西,母親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我很堅定的告訴母親,不管醫院如何說我們繼續餵甘露丸,結果第二粒尚未餵完,父親已經完全退燒恢復正常,我的弟弟們看到這些真實不虛的經過,對佛法升起了信心。
由於前後數次美國台灣兩地跑,再加上身心的疲憊,自己的身體也出了狀況尚不自知,有一天晚上血壓竟然上升到一百九十八,心跳更是像打鼓一樣,手腳開始發冷發抖,當時心中只有觀想佛陀金剛師爺才慢慢穩定下來,但是之後卻仍有數次發作,有次竟在夜裡睡眠中,突然胸口猛的一跳,我醒了,卻四肢如千斤重擔無法動彈,口中叫不出聲,力用不上,我知道我這就是死了,大約過了幾分鐘,才慢慢恢復過來,我想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趕緊到醫院檢查,前後數次醫生都沒有辦法,只有再求救佛陀師爺,佛陀師爺為我傳了氣脈明點開關法,如今已漸漸恢復正常。
我們父女前後都得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救命,做弟子的福報太淺,無以回報老人家的恩德,只有一步一腳印的跟著師父、佛陀師爺,將我們偉大的佛法弘揚開來,願世上的人都能因聞我們偉大的佛陀師爺的法音而開悟得到解脫,得到幸福。
此篇文章平鋪直敘未有雕著,卻是真實不虛的事實,謹以此文告知世人真正的佛法在這裡,我偉大的佛陀師爺的成就,在古往今來世上已無人能出其右,得聞正法的今日不修更待何時,阿彌陀佛!

佛弟子東愛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