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學習分享 念佛不如聞法十個月

 

聞聽法音,治好了我16年的頑疾

我叫姚京芳,今年62歲,當時我步入如來正法的門檻時,患面神經痙攣,已經有16個年頭了,發病之初我43歲,作為一個女人,這個歲數還是愛漂亮的年齡,那時我左眼周圍的肌肉不停地跳,晚上覺也睡不好,平時走到街上很怕見人。越是擔心、心裡越緊張,尤其怕見到熟人。一見到熟人,我面部的肌肉抽動得就更厲害了,我只能用一隻手,把五指叉開,使勁捂在左眼上,和人應付著說幾句話,掩飾著內心的痛苦和慌亂。時間久了半邊臉都捂得青紫色了!梳頭時,我都不願意照鏡子,那些年我輕生的念頭都有了!
 

得病以後,我到處看醫生,能去的醫院都去了,該吃的藥都吃過了,還貼過膏藥扎過針,每次扎針都苦不堪言,苦雖然沒少受,但病情卻不見一絲好轉。後來,聽人說這種病可以到北京某醫院去做手術,於是我就和家人商量著到北京去做手術。就在我準備去北京治療的時候,我們單位有位和我患同樣病的人,到北京做手術回來了,手術的結果是:手術的那邊的臉沒有知覺了,嘴巴是歪的,手術費化了幾萬塊。最後的一線希望破滅了,我的內心也深深陷入了痛苦與失落的深淵。

 

那些年,在病苦的折磨下,我對人生的無常,與生命的脆弱有了很深刻的體驗與認識!那時,我有病亂求醫,只要聽到有什麼偏方,就立即去尋訪治療,但是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失落,使我對任何藥方都失去了興趣。再後來,我在一位遠房親戚的引導下學佛了。當時,我學的是念佛法門。我的這位遠房親戚學佛很虔誠,為方便大家念佛共修,把自己家中的一處房屋,做成了一個念佛堂,經常請一些出家人來講經說法。我步入佛門以後,由於病苦的逼迫與煎熬,促使我念佛誦經很用功。早晨天不明就起來做早課,每天的佛號都不間斷,心裡期盼著儘早能消除業障和病苦,讓我從病苦中解脫出來。一次,有位出家師來念佛堂講經,據說很有道行,我的遠房親戚特意安排我親近這位出家師,我帶著深深的迷惘問,我的病什麼時候才能康復,這位出家師沉思片刻說,得等到4年以後吧。我再一次深深地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悲傷之中……

 

有次放生,一位王師姐看到我的身體狀況,很同情,她告訴我,在我們這個世界上,有真正的佛菩薩住世,並告訴我,她家裡有珍貴的巨聖德的法音。當時也許是我的所知障和業力的阻隔,她的話我根本聽不進去,事後王師姐不斷地打電話邀請我到她家聞法,從電話中也能聽得出她的話語是情真意切的,最後我終於被她的真誠感動了。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聞受佛陀法音那種強烈的感受:偉大的佛陀師父那雷鳴般的無量慈悲的法語的震撼力先不說,這裡我要重點敘述的是我肢體方面的真實感覺:聞法時我左邊的臉連著肩膀有強烈的發熱、發麻、發脹的感覺,有像熨斗熨過的舒服感,這是我十六年來從未有過的感覺。此時,我才後悔自己沒有聽王師姐的話,儘早來聞法。我再也抑制不住奔湧的淚水……從那以後,我頻繁地去王師姐家聞法,每一次聞法,我的身體都有不同的變化,隨著聞法次數的增多,我學佛修行的正知正見也慢慢樹立起來了,同時對如來正法的信心也越來越足了。三個月下來,我左眼周圍的肌肉基本上停止了痙攣跳動,我整體的身體狀況也發生了質的變化。由於我身上發生的奇蹟般的變化,我的家人也對佛法產生了信心,他們在工作之餘也同我一起聞法了。就這樣,我逐漸走上了學佛修行的道路。

 

持續聞法十個月的時候,折磨了我十六年的頑疾徹底消除了。病情康復後,我在乘坐回家的班車上,碰到了當地醫院曾給我治病多年未果的女醫生,她看到我的健康狀態,十分吃驚,問我是怎麼治好的,當我告訴了她治好我的病的是偉大的佛陀師父的法音時,她當時就覺得十分神奇,後來也跟著我聞法了。

 

如來正法的真實不虛、實事勝於雄辯的證明:偉大的佛陀師父所說之法音,具有慈悲救拔眾生的無以倫比的偉大力量,佛陀師父的說法才是真正能讓眾生離苦得樂的妙寶!今天,我把自己的這段親身經歷寫出來,是為了讓世人知道:真正的佛法偉大,真實不虛!願一切有緣的有情眾生,能早日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而修行學佛,早一天走上了生脫死的成就解脫之路。

——作者:天籟鳴

(本文僅代表作者目前的理解程度和感受,要獲得正知正見須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說法音,原著經書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文論為法理真諦和修行指南。)

歡迎轉載本文,文章版權屬信願行BVC網站,轉載請複制此文章的鏈接

http://www.bvc201110.com/detail.php?id=703

祝愿有緣眾生福慧圓滿,早日成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