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學習分享 讓我們在將來的清靜剎土相會吧

X

站在洛杉磯機場人來人往的大廳裡,我被一種超乎尋常的孤獨、寂寞壓抑得透不過氣來,望著走向安檢通道的趙玉勝師兄,眼淚再也止不住地奪眶而出,這是痛苦的淚,為即將失去一位老大哥;這是高興的淚,為即將被南無阿彌陀佛接到西方極樂世界的成就者。
世人常講“生離死別”,而我們這是一場“生別”,我不能去見證玉勝師兄往生的重要時刻了,此刻我的心中久久迴盪著瑪爾巴祖師告訴米拉日巴大師的一句話:“讓我們在將來的清靜剎土相會吧!”玉勝師兄啊!今日一別,讓我們也在“將來的清靜剎土”相會吧!
六月二十八日早上六點多,我收到了玉勝師兄的微信,告訴我已經到洛杉磯了要見我,我匆匆吃了早餐後,就去了他住的旅館。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過面了,知道他的病治療得不是很順利,天天為他擔心,之前通電話時,他講話吐字很不清楚,也不好多問些什麼,心裡想這次來洛杉磯肯定有大的事情。果不其然,一見面他、他的女兒、還有一位同行的師姐,就把前一天晚上,玉勝師兄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非常榮幸地得到大法灌頂,親自見到南無阿彌陀佛為他摸頂,告訴他到時候會安排南無觀世音菩薩來接他到西方極樂世界,中品中生的好消息告訴了我。我太高興了!為玉勝師兄高興!為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的眾生高興!為我們這些跟隨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的同學們高興!在我們現在生活的地球上,應該有幾個億所謂的學佛之人,可是到最後能有幾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我相信南無釋迦牟尼佛弘法時期肯定非常多,蓮花生大師時代也會非常多,可是現在末法時期呢?除了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座下的弟子不斷有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其他的人有幾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呢?
玉勝師兄興奮得不得了,一口一個感恩佛陀恩師,一口一個佛陀師父加持他的,事實確實如此!除了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還有誰能夠請得到南無阿彌陀佛親臨?
接下來的幾天,我盡可能地安排時間來陪他吃飯、聊天,從二十多年前認識到現在,這幾天他最高興的事,就是看到他寫的紀實的同學們發 給他的微信,這個說把陳寶生的照片撤下來了,那個說堅定信心地去恭聞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了,每到這個時候他總是高興得不得了,說:“我總算最後還能利益到同學們!”
這幾天,玉勝師兄的事對我來說觸動相當大。候欲善師兄是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傳法後,先到西方極樂世界參觀,同南無阿彌陀佛確定好往生的時間,再按時往生,但這畢竟是幾年前的事了。而玉勝師兄是在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傳法後,當場見到南無阿彌陀佛,並告訴他安排南無觀世音菩薩來接他中品中生,就發生在幾天前。我和玉勝是二十幾年的朋友,我百分之百地相信他莊重地誓言、簽下的字、按下的手印!這再次的證明了:真正了生脫死的如來正法,只有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這裡才有!
玉勝師兄跟著陳寶生修行了八年,對陳寶生忠心耿耿,可得到了什麼?得到了黑業滿身!得到了不治之癌症!那些還在維護陳寶生的同學們啊,相信你們大多都認識玉勝師兄,看看玉勝師兄跟著陳寶生得到的惡報,這惡報說不定明天或者後天就要上你的身了,但你們的明天或者後天,有福報得到親見南無阿彌陀佛的大法嗎?你們的結果是西方極樂世界,還是無間地獄?你們自己還看不明白嗎?
陳寶生是被認證為達楚恆生二世,但是他有沒有把第一世學的法、學的經律論接續回憶起來呢?他沒有!他根本不可能有!那就是說他手裡根本就沒有一點覺域派的佛法,那他準備拿什麼來傳授給他的鐵桿追隨者呢?
我們要想學佛成就解脫,僅僅靠我們自己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更多的是靠佛菩薩的傳承加持力,陳寶生跟著南無第三世多羌羌佛學佛二十七年,如今叛徒出門,也就是說他的傳承加持力已經斷了,他再繼續教同學們這些法,根本不會有任何力量的,而他根本就不會其他的,拿什麼來教同學?只靠滿嘴騙人的謊話?同學們,你們跟著陳寶生是要學佛修行,解脫成就的。他現在是一個罪惡闡提之人,你們繼續跟著他,是想學他怎麼下地獄嗎?
現在的陳寶生真的徹徹底底地瘋掉了,很多他的追隨者更是瘋狂地入魔了,跟著他向著地獄的大門狂奔。你們把幾千人參加的聖考說成做假,你們有多少人參加了?你們佔所有參加者的百分之一有嗎?那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怎麼說的?我親自見證了幾百人的聖考,普通的孔雀尾被修法賦予了法力後,準確無誤的按你自身的水平,或平安吉界,或生死輪迴界,誰可以做得了假?你們更沒有見過八風陣大陣,平坦的草地上放著一根直徑兩毫米的線繩,一邊是平安吉界,另一邊是生死輪迴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