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佛降世的背後-鐵證如山的材料

《古佛降世的背后》铁证如山的材料

2016-04-02

铁证如山的材料

证明之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馆长庄增述先生的证明

根据庄增述馆长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证明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当年工作的情况,是在1981 年,第三世多杰羌佛当时用的名字为义云高,以著名青年画家的身份参加了四川省政府的人才招聘考试,因成绩优异,加之国画作品参选全国、省、市二轻系统工艺美术展览多次获奖,省政府正式下达文件以特殊人才录取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国家工作人员,不是临时画工,当时分配到新都宝光寺工作,主要从事保护文物、古字画复制和书画创作。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一个大公无私、专门利人的人,将创作收入全部捐给宝光寺,而仅靠每月政府发的工资生活。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张黎群亲自在报上撰文赞叹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中国青少年最杰出奇才,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专门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拍摄了专题影片《潜心奋斗的人》,英文《中国日报》亦专文向全世界报道羌佛在宝光寺杰出的工作和卓越的创作成就。当时,由韩凌波任秘书长的中国教科文中心成立国画研究会,有谢稚柳、钱君匋、书法家李文清中将、石昌杰院长、中央委员张英才军长、秦登魁等一大批高官名人管理该会,却由青年艺术家第三世多杰羌佛担任该会会长。《人民日报》报道了这一消息。1983 年,宝光寺实行僧人治寺,驻寺的国家工作人员全部撤出寺庙,由县政府统一安排工作。第三世多杰羌佛属于撤离宝光寺的国家工作人员之一,被安排调到县文化馆,负责美术创作和教学辅导,一直属于事业单位正式工作人员。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工作期间是人们的表率,深为大家尊重,而且教授弟子卓有成效,成功创作大量作品,由当时的国防部长张爱萍、省委书记杨超题“艺坛奇才",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魏传统题“艺苑奇才",在自贡市和北京中国教科文总部举行画展。以上情况真实不虚,特此证明。如有不实,愿负法律责任(以上情况,因我时任文化馆馆长,熟悉每名员工身份,原老馆长朱奎鸿现仍健在,他本人也可证实)。

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 庄增述
2014 年3 月22 日

证明之二:刘娟女士的证明

根据前面刘娟女士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说明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居心叵测、没有道德之流,假借利用我的名义来攻击毁谤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我非常气愤,也很难过!其实你们完全不知道真实情况,只看到表面现象。事实上,从我拜佛陀师父十几年来,每次见到伟大的佛陀师父,祂老人家都是那样地慈悲、善良,那样地关心我们这些弟子的一切!从来不顾及别人对自己的毁谤而在为众生担孽!曾经我在拜见佛陀师父时,几次提出要写一份澄清书,来证明师父没有骗过我,但是都被祂拒绝了。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不道德之人,假借我的名义毁谤佛陀师父,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心要用事实来澄清: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一直以来最尊敬的师父!他从来就没有骗过我!特此说明澄清!

  刘娟
06/11/2014

证明之三:刘百行先生的证明

来信提问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香港诈骗刘百行先生的财产,其实根本不需要再提证证明了,因为当事人刘百行先生已经直接证明了,但为了让大家更在铁的事实面前一目了然,行骗的到底是谁,谁是伟大无私的巨圣,谁是低级无赖的骗子,误会辱谤羌佛的人是何等的不应该,大家再看几份证明。(说明:因为当时在香港建有“义云高大师馆",故当时人们都称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大师,下面九份证词当中的大师均指第三世多杰羌佛。)

证明之四:林辉久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五:邓黎珍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六:喜饶根登仁波切的证词


证明之七:唐登华先生的证词


根据前面唐登华先生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让真相说明一切

有关黄晓穗的犯罪事实及在法庭上的胡说八道,我想在这里谈一点个人的意见,并作严肃的批判。黄晓穗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地伤害了佛法及污辱了世界教科文组织的尊严,更也侮辱了义云高大师的声誉,也伤害了全体寻学佛法的弟子。
这件事最清楚不过的,就是黄晓穗及其弟弟,因其公司走私犯法,货物被大陆公安没收数额达几千万,引致破产,姐弟俩在无出路的情况下,垂涎着大师馆巨大的资产,便千方百计的假造文件,假造董事的签名,将大师馆抵按给银行,套取陆仟多万的资金,由于这样犯滔天大罪之后便散布谣言中伤大师。本来这件事情跟大师毫无关系,但由于她的造谣攻击大师,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弟子也感莫明其妙,加上原先几个董事也没有真正的正知正见者,导致大师馆关门。这样一来,几乎全体弟子都心痛欲绝,每个人都像失了灵魂一样,黄晓穗一手造成广大弟子的向善心意,断了群众的善,真是罪大恶极,她今日的坐牢也是一种因果报应,现眼报应,罪有应得。

最可恶的是在法庭百般抵赖,攻击污辱大师,说有弟子被强奸,甚至第一次与大师见面已被强奸,其精灵面目就是企图以这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大师,企图为她的罪恶脱身,这种胡说八道的真面目是连三岁小孩也看得出来的。大师教我们佛法,教我们正知正见,何罪之有?难道世界教科文组织的智慧都不及你黄晓穗吗?
还记得老师最后在大师馆的会议上对我们说,最近出现有同学利用大师的名义在同学之间捐钱,以及种种不正确的行为,所以最好是在同学之间选出一个监督委员会,结果是选举了,结果也宣布了,但过两天就宣布大师馆关闭,确实莫明其妙。

  唐登华28-1-2003
证明之八:罗维东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九:叶红汉先生的证词

根据前面叶红汉先生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事实说明
本人叶红汉,是义云高大师的弟子。关于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关闭的情况,我提供一些我在现场所见闻的事实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我被通知到香港大师馆听课,这次听课是临时通知的,并非每星期的固定听课时间。到了大师馆后,同学们才知道义云高大师将亲临大师馆给同学们作开示,大家非常兴奋,马上准备鲜花、水果、哈达等供养,以最隆重的礼节迎接大师。

大师来到大师馆,众弟子顶礼,并献上哈达及供养,大师像以往一样将供养退回给大家,然后给大家作了开示。

  大师在开示中讲到,大师是从来不收弟子们的供养,也没有指示任何人代大师收取供养,更不允许任何人以大师或大师馆的名义骗取钱财。大师建议让大家自己成立监督检举小组,把有欺诈行为的人揭发出来,大师还表示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包括对大师馆的董事,甚至对大师本人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写好放在意见箱中,多几个人管意见箱,只有大家一齐到场才能开箱,保证同学们的意见能真实反映出来,能反映到大师那里。

另外有同学反映见大师特别困难,有时有人为的障碍,对此,大师说:我是个很普通的人,是弟子们的服务员,任何弟子都可以见我,为了方便联系,你们大家可以组成几个小组,比较熟悉的可以组成一个组,每个小组选出一个组长,由组长直接给我打电话联络,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人为的障碍。听了大师的开示后,同学们都非常高兴。要说明的是,当天大师的开示,现场是全程录音的,由冯伟棠先生录音的。

大师开示后,就离开了大师馆,同学们留下来选出了十一人的监督小组,本人还被选为监督小组成员,转天我回到大陆。

过了几天,我从大陆回到香港,听说大师馆关闭了,这样监督小组也就没有运作。

最近,我从报章得知,香港廉政公署控告黄晓穗及其弟黄辉栋伪造文件,利用大师馆物业向银行诈骗贷款4800 万元,高等法院正式判决黄晓穗有期徒刑十一年,黄辉栋有期徒刑七年半。现真相大白于天下,黄晓穗为隐瞒个人的诈骗事实,所以散布谣言,诬蔑大师,将大师馆关闭,令监督检举小组名存实亡,不能揭发她的罪行,关闭大师馆就是她的阴谋手段。

本人作为义云高大师的弟子,跟随大师多年,深受大师的教诲,感受大师高尚品德及非凡智慧,受益非常之大。大师的无私奉献,一切为了众生的精神,令我十分敬佩。

  以上我讲的全是事实,无半点虚假。
               叶红汉
二〇〇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证明之十:魏佳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十一:唐管嫔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十二:陈克民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十三: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宁玛派教主顶果钦哲大法王认证并主持坐床的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手中拿着他自己亲自签名、按手印的证明,证明萨迦天津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他转交的。
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证明之十四: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
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

根据前面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恒性嘉措仁波且的发誓证明
关于萨迦天津不承认他自己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一事,萨迦天津完全是在说假话。萨迦天津来台湾的时候,我亲自去见了他,问他有没有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他回答说:二〇〇六年整年他一直都在印度,没有出过国,没有写过。我当时感到奇怪,写认证书跟他有没有出国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我才了解到萨迦天津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二〇〇六年在尼泊尔写的,我又没有问他是否出过国,真是不打自招。
当时我为这个事很苦恼,我的一位朋友是蒙藏委员会的高官,我把此事告诉了他,他说萨迦天津法王是他的多年好友,他去帮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几天后,这位朋友告诉我说,萨迦天津对他讲:“我是写了这个认证书,但是×× 喇嘛喊我不要承认。我跟×× 喇嘛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我如果承认了,就撕破脸了。请你转告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边,他们就不要宣传这个事了,我这边也不说了,我们双方采取冷处理。"
我是一个仁波且,为学佛成就,了生脱死,五十九岁那年发心环台湾全岛一千多公里,一步一大礼拜拜佛拜度母,我深知不能说半点假话而把我一生的功德付诸流水造罪业,所以我现在对诸佛菩萨、对天发誓:以上我所写的全都是事实,如果有一点假的,不仅我今生不得成就,遭无穷痛苦恶报,而且堕无间地狱永远不得超生。

恒性嘉措
2015年2月12日
证明之十五:隆慧法师的证明

隆慧法师的发誓证明

根据前面释隆慧法师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我的发誓证明

萨迦天津给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他本人在尼泊尔的达拉亲自交给协庆寺大活佛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托人送到美国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交给我的。由于萨迦天津不承认是他写的,但俊麦白玛多杰还写了证明说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他转交的,为了证实事实的真相,在台湾,我们几次公开发信给萨迦天津,最后一封信是通过法院写存证信函给萨迦天津,让萨迦天津和我们到寺庙平等公开发誓赌咒以及在法院用科技仪器鉴定。想不到的是,萨迦天津不敢到寺庙发誓,也不敢通过法院鉴定,竟然跑掉了。

为了表明我的心迹、我的话是真的,证明谁在说假话、谁在骗人,萨迦天津虽然跑了,但我单方还是在旧金山华藏寺大雄宝殿,正式修法作了庄严的发誓,华语电视第三十八台向社会作了实况报导。请见附件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写信和报上声明的情況。

以上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有一句妄语,我自然会承受恶报,堕金刚地狱,受尽无量痛苦,永不得解脱!

  证明人:释隆慧
  2015年2月25日

当时公开在报上的声明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将以下三封信登于报上的说明

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什么要将写给萨迦天津法王这三封信以广告的形式公诸于众呢?原因是:我会是真实的、光明的、无私的,为利益众生而求实,我会给萨迦天津法王寄去了这三封信,其中第三封信是正式通过法院以存证信函的方式寄给了萨迦天津法王。但是直到今天,对我会的三封信,法王本人一封都没有回答我会,而他的弟子却又在社会上造谣,违背释迦牟尼佛的教诫,打妄语、说假话,他们宣称:萨迦天津法王说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做过认证。其实这件事法王到今天也没有亲自讲过没有认证过的事,包括我们通过存证信函寄给法王求证,法王也不回答。我们写信的目的只有一个:是无私地确保众生的利益,为求一个答案,法王写信的真与假,让大众知道萨迦天津法王是写过认证书还是没有写过。但是,萨迦天津法王已经于二〇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收到法院寄出的存证信函,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封信函,可是法王照常不回函。
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光明磊落,毫无私心杂念,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如果萨迦天津法王说没有写过,就请法王留在台湾,只要半天的时间,我们与法王到寺庙共同对等发誓,法王可不要不敢发誓而自己就离开了,是真是假以公正圣洁来面对诸佛菩萨,如果发生不承认写过而又离开台湾的状况,就说明了事实:法王是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因此不敢面对事实在佛菩萨面前来发誓。发誓的过程将全程录相,公布于全世界,让世人来鉴别评判,谁说真话,谁说假话!这发誓是一个原则问题,不是是非问题,一切皆是为利众生!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一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今天,我们作为一个国际性的佛教机构,目前有一万多个寺庙、协会、闻法中心等机构,我们的所有人员都是佛弟子,所以,我们知道法王的时间是宝贵的,法王的时间是用于讲经说法。但是,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的慧命都系于此,因此,我们希望,同时也相信,为了众生的缘故,法王能给予及时的回复。

法王在二〇〇六年十二月给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写的认证书,是经白多仁波且(即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编者注,下同)转给更桑仁卓仁波且,由更桑仁卓仁波且转交给我会,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参与此事。后来,这份认证书由我会提供出来登载在《多杰羌佛第三世》一书上。这本是一件利益众生的善举,但是,随着却风波不断,开始是法王的个别弟子否认法王写了此认证书,接着则是一个叫楚称曲培的堪布在网络上发消息说是他自己写的这份认证书,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我们都不认识楚称曲培堪布此人。而到目前为止,则是由于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恶意诽谤,台湾的很多团体已经将该基金会分别告上了刑事和民事法庭。当然,目前原告认为法王您写了这份认证书,并没有见到您亲自打妄语否认,所以没有告您。

这份认证书到底是不是法王本人亲自做的认证并签署,是否是您亲自交给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的,法王自己比谁都清楚,因为鉴于认证书交接的当天不是一个人,而是若干人在场,我们也有铁的证据,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早在二〇〇八年就已经公开声明整个事情的经过,而法王没有表态。而今天,我们在此所要请求法王的就是,请法王正式给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给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答复:法王认证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不是法王亲自签署、盖印并亲自交给白多仁波且的?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很简单,一切非议便烟消云散,法庭会很快得出结论。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还是很简单,一切要回归到佛法和法律这两个途径,必须鉴定法王留在认证书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证以及其它等,以科学化验,如果是法王签署的而不承认,这就比凡夫都不如,萨迦派的领袖和佛法将在法王手中染污。

第一,其实要认定这份认证书是真是假,这件事很容易办到。我们明信因果,把善报和恶报交给诸佛菩萨、一切护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规矩,由僧众们修法后,当场发誓,统一发誓内容,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如果说假话、发的誓是假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恶报堕无间地狱,不得超生;如果说的是真话、发的誓是真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报、大解脱。所有发誓内容和发誓过程,全程录像并在国际媒体公开,让所有人都成为这个因果的见证者。如果有人不敢发誓,则充分说明那个不敢发誓的人就是在说假话、是骗子。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公开发了誓,登在报上了,但祂说任何时候祂可以再发誓。

第二,我会保存有法王所签字盖章的认证书原文以及当时的信封,现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够鉴定出这份认证书是出自谁的笔迹,是法王亲自写、签字,还是他人代笔,还有,是哪里的纸张、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纹及哪些人的指纹等等,那个时候就会真相大白,法庭会告诉世人,这份认证书是法王所做的认证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今天给法王写信的目的,不是跟谁争高低输赢,更不是威胁哪一个人,而是法庭必须给法律诉讼的当事人以及社会公众一个公道,所以,无论事情如何发展,最终当事的各方都必须面对法庭、面对事实,真相必须大白,必须接受法律的审判。而更重要的,在这个末法时代,佛教僧团内部鱼龙混杂、一些人丧失道德伦理的时候,我们必须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世,让众生的慧命不致因少数混进佛教的妖人的行为而遭到摧残,让人们的善根不致因少数人的不净言行、弄虚作假而遭到毁坏,因此,敬请法王站在释迦牟尼佛教诫、不打妄语的立场,给我会一个正确的回答。于百忙之中打扰,再次表示感谢。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 释隆慧(签字)

二〇一二年五月一日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二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法王写过一封信了,分别用Email 发到dolmaphodrang@paldensakya.org.insakyacentrekpg@rediffmail.comshrisakya@yahoo.co.in,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信件正本用Fedex 寄到Sakya Dolma Phodrang at 192 Rajpur Road,P.O. Rajpur 248009, Dehradun, U.K. INDIA。但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没有收到法王的任何回信。正如在上封信里我们所说过的,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的慧命都系于此,因此,我们希望,法王再忙,但为了众生,法王从菩提心出发,都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回复。

如果法王实在没有时间回复我们的信,那我们将于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在台北等待法王的到来,我们的律师会通过法律程序采证后交给法庭,如果法王说假话,后果就只有法王承担了。因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恶意诬蔑和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已被我会成员告上法庭,目前已经有二百六十件刑事和民事案件,法王是这些案件的重要证人,因为法王是直接写认证书的人。同时,我们也会与法王在台湾的寺庙里举行平等发誓,寺庙可以由法王选定,但是发誓内容必须如上一封信的内容,必须公开、平等、真实,全过程录像并公诸于世,不敢发誓者就是骗子 !并且,如果我们没有在六月十二日前收到法王的回复答案,我们会将这两封信公开上网。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予法王足够的尊敬,但是,为了无数众生的根本利益,我们必须要将法王给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一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法庭、社会大众和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法王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否由法王所为,这里没有任何退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因果的审判,这也是我们今天再次给法王写信的原因所在。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 释隆慧(签字)
  二〇一二年六月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三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法王写过两封信了, 信件副本分别用Email 发到d o l m a p h o d r a n g @ p a l d e n s a k y a . o r g .i n 处、s a k y a c e n t r e k p g @ r e d i f f m a i l .com 处、shrisakya@yahoo.co.in 处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 处,而信件正本则用Fedex 寄到Sakya DolmaPhodrang,其地址为192 Rajpur Road, P.O.Rajpur 248009, Dehradun,U.K.INDIA。六月十二日法王赴台时,我会驻台的两百多个机构、两千多主要负责人员还赴机场欢迎法王。所有这些的目的,只有两点:一点是真诚欢迎法王;二点是为大众的利益,藉此接机,求得法王讲出真话、实话,免除人们正在痛苦烦恼中的不安。如果法王是圣 者,就不会打妄语说假话,若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就会在看到这些感谢的大幅横标时,一定公众说没有写过。若写过,虽然达赖命令法王不要承认,但至少不会公开反对,会默认。我们所做的都是希望法王为了不让众生烦恼而说一句实话:法王到底有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
但遗憾的是,法王默认了,您的弟子却照常诽谤。为此,我们不得不请律师寄上存证信函,因为正如在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的两封信里我们所说过的,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正为此烦恼不已,为了让众生不再烦恼,法王从菩提心出发,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之所以一次、两次、三次给法王写信,并不是要求法王说写过这封认证书,而是要求法王公开说一句实话:写过认证书或没有写过认证书,说实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无数众生解除烦恼 !因为是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的认证书,也收到了从法王手中亲自拿到认证书的当事人的证据和录像带,他是从法王手里接过认证书的人,他证明是法王作的认证。法王就是亲自把认证书交给他的,而不是交给楚称曲培的,并且有旁证在现场看到,他们在证明上发了重誓的,因此,这份认证书并不是楚称曲培伪造的。到底这份认证书是法王作的,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这个事情必须要弄清楚,这是真正地对众生负责、真正地不让众生烦恼 !在这个问题上,不能错因果 !

正如我们在第一封信里所说的,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那很简单,一切非议便烟消云散。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还是很简单,一切要回归到佛法和法律这两个途径,必须鉴定法王留在认证书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证以及其它等,以科学化验,如果是法王所为的而不承认,这就比凡夫都不如,萨迦派的领袖和佛法将在法王手中染污。如果事实证明不是法王写的,而是楚称曲培或写证据的那几位伪造的,人们也就弄清了真假,查出真正的骗子是谁,以免众生上当受骗。

第一,其实要认定这份认证书是真是假,这件事很容易办到。我们明信因果,把善报和恶报交给诸佛菩萨、一切护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规矩,由僧众们修法后,当场发誓,统一发誓内容,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如果说假话、发的誓是假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恶报堕无间地狱,不得超生;如果说的是真话、发的誓是真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报、大解脱。所有发誓内容和发誓过程,全程录像并在国际媒体公开,让所有人都成为这个因果的见证者。如果哪一个人不敢发誓,则充分说明那个不敢发誓的人就是在说假话、是骗子。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公开发了誓,登在报上了,但祂说任何时候祂可以再发誓。

第二,我会保存有法王所签字盖章的认证书原文以及当时的其它证据和证人的证明,现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够鉴定出这份认证书是出自谁的笔迹,是法王亲自写、签字,还是他人代笔,还有,是哪里的纸张、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纹及哪些人的指纹等等,那个时候就会真相大白,法庭会告诉世人,这份认证书是法王所做的认证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或是从法王手中接下认证书的人是在骗人。

我们再次重申: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了无数众生的根本利益,已经给予法王足够的尊敬,但是,我们必须要将法王给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一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法庭、社会大众和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法王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否由法王所为,是谁在作假?这里没有任何退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因果的审判,这也是我们今天第三次给法王写信的原因,目的在于给大众一个交待,谁是凡夫骗子,是法王你、还是楚称曲培、或是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大家平等来接受事实的检验。可是,法王不敢回我们的信来答复是与不是,也不敢通过法庭查证审判,更不敢到寺庙举行共同发誓,只是默认来面对。可是最近法王的弟子大肆在网上造谣说假话,迷惑人们,这真相不大白,大家就会痛苦烦恼,请法王谅解,为了众生不要烦恼、痛苦,讲一句实话吧 !法王一定要明白,这一事实早迟都会真相大白的。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二〇一二年七月一日
证明之十六:青海塔尔寺丹增活佛的证明

这是青海塔尔寺管委会的丹增• 才让活佛手拿着他本人写的证明,上面贴自己按了五个手印,说明唐让嘉瓦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贺函的经过。
青海塔尔寺丹增活佛的证明:

根据前面青海塔尔寺管委会丹增• 才让活佛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我是青海塔尔寺寺院管理委员会的丹增•才让,关于本寺活佛唐让嘉瓦在2009 年7 月16 日自己主动亲笔写了一份贺函给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事,出于一个修行人要对因果的负责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今天特此证明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9 年7 月的某天, 在塔尔寺做导游的小李又去西宁市水井巷大门口摆地摊卖饰品,顺便拉些去塔尔寺的游客。小李在这里遇到的了却吉尼玛,两个人聊的很投缘。却吉尼玛手中有本书叫《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于是小李就把却吉尼玛带到我这,让我看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这本书,并给我看了宗康法王、和孟嘉活佛给这本书《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书写的贺函,我看到了两位大活佛给这本书写的贺函很感动、很赞叹,后来不知道怎么给唐让嘉瓦知道了,他得知两位大活佛写了贺函,也主动要求要写贺函,我推脱不过,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书上写的都是大活佛们,怕却吉尼玛不肯要,但耐不住唐让嘉瓦一直求我,于是我就把唐让嘉瓦主动要求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贺函给了却吉尼玛。这本书的贺函,是我亲眼看到唐让嘉瓦写的,唐让嘉瓦手持贺函的照片,也是我本人照的,特此证明。
丹增• 才让2014、7、1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