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觀音加持法會紀實——林啟生

2016年九月底,很幸運的我參加了華藏寺在北加州所舉辦的一場大悲觀音加持法會及後續的放生法會。

 

法會開始之前,主法的若慧法師指示要我們全身放輕鬆,雙手向前方伸出,雙眼閉上。開始之後,我便依照法師的指示,雙眼合上雙手向前伸出。本以為一場法會下來雙手一定會很酸,沒想到一開始沒多久雙手就好像被固定在胸前絲毫沒有費任何力量的感覺,然而接下來,似乎不到30秒鐘,兩支手臂就開始不自主地前後輕輕的擺動了起來,這時我已意識到,加持的力量已経開始降臨在我身上了!遠在2001年我也曾経參加過恆生仁波切所主持的大悲觀音加持法會,雖受到加持,卻因為當時的我,我執甚重,整場法會只聽到會場上上下下十分熱鬧,我自身卻沒有任何的感覺;如今好不容易有些感覺,確實讓我感到非常驚訝,我告訴我自己,今日無論如何也不要違抗佛菩隆的任何旨意、該動就動吧!

 

起初雙手的擺動就像甩手運動一般前後擺動,非常舒服,沒想到在不到一分鐘時間內,雙手的前後擺動卻很快的轉變成了非常複雜的快速舞動,就如同小樹的枝葉被強風吹的到處亂擺,但卻似乎有某些規律在其中,只因複雜性過高,我根本就無法記住我的手是如何舞動的。又過不到一二分鐘,我的頭部似乎不甘寂寞,也開始不自主的左右擺動了起來,在沒有暖身的情況下頭部很快的進入如暴雨一般的180度左右來回快速搖動⋯⋯我心想:「天呀!這就是佛菩薩的加持力嗎?實在太震撼了!!自己平常運動頸部,也不曾那麼劇烈過!」這樣頭與手快速的擺動持續了約30秒吧,就在我覺得快吃不消時,我的身體就突然倒在地上,而且翻了一兩圈,之後仰臥在地上。倒下過程中沒有受傷,也沒有任何疼痛感。

 

「終於停了!」我喘着氣,閉眼仰視天空,心中無限的感動,心想着:「觀世音菩蕯呀!感恩對我的加持,我已經被加持得夠了,快點去加持其它的人吧!」沒想到休息不到30秒左右,加持的力量又來了!躺在地上的身軀,又開始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了。動的厲害程度不亞於之前站立時的擺動,只是運動的方式就像是以地板操的形式進行着。整場法會,我感覺大約有40~50分鐘吧,我的身體就這樣子,被佛菩薩不停的加持着,做着各種不同的動作。有體操動作丶或是蛙人操丶也有瑜珈動作。很多動作是我不曾做過,或是不熟悉的動作。也有對我而言難度甚高的姿勢,比如身體垂直坐在地上,不知如何的身體就在地面上旋轉了一圈。各種動作有時劇烈,有時稍緩讓我得以休息。而我的整個肢體活動範圍也相當大,在閉着眼睛的情況下不停的到處滾動,有幾次拉筋動作也是閉著眼睛被精確的導引到會場邊牆面上完成的。在三四米平方的空間中,感覺只有在剛開始曾輕輕的碰過前面的人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碰觸到任何人了。就這樣加持力量如海浪一般,一波接著一波席捲而來,一直持續到法師喊停為止⋯⋯。 整個法會下來,汗衫已全然濕透。

 

會後有人問我説,這是不是氣功?我心想,天呀!氣功怎麽能夠跟佛法的力量相提並論呢?氣功根本就是小兒科嘛!再怎麼厲害的氣功大師也無法精確的控制你的動作的!以我的現場經歷,我只能告訴你這是非人為意識控制的一種超自然現象;更具體的說,就是真實諸佛菩蕯佛法力量的展現!

 

在整個法會過程中,雖然身體是無法自主的被加持着,我的思緒並非催眠狀態而是非常清淅的;現場的鋼琴聲,有人在唱誦著觀世音菩蕯聖號聲,我的同修在會場另外一邊傳來的梵唄聲,以及一位師姊用廣東話在演講佛法要大家學佛修行的聲音⋯我都聽得一清二楚。而在我身體運動被加持過程中佛菩薩也要我複誦了兩次:「諸悪莫作,眾善奉行。」這句話讓我印象最深刻,它讓我明白了佛法的力量可以加持你,但還是要靠自我修行才能真正改變因果,因為加持是暫時性的,如果不真正修行,無始的業力還是會回復到自己身上的。如今已經過了四五天了,這一句話還経常不斷的,不由自主的在我腦中迴盪,提醒我修行學佛的重要。

 

法會結束後這幾天,我的身心異常的輕鬆,長期電腦工作造成的頸部疼痛早已好了一大半,腰椎的酸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我自己覺得這也難怪,被如此"大力"的加持下,毛病不好才怪!雖然是身心暢快丶法喜充滿,卻也讓我內心中充滿無限的慚愧一一想到自己學佛那麼久卻還是滿身罪障,難道只能靠佛菩蕯的加持才能改變自己嗎?!我深知因果不昧,如果自己還不好好警醒,不去好好的修正自己一切言行,再不去努力的也讓其它人也來修學佛法,我想等在我面前的,一定只有悲慘不幸與輪迴痛苦了。我無限感恩佛菩薩用「諸悪莫作,眾善奉行。」這句話來告誡我丶提醒我,在修行過程中不再犯錯。這才是最終這場法會下來對我最大的加持吧!!

 

 

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感恩   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

感恩   一切十方諸佛與菩薩!!

 

 

佛弟子  啟生至誠頂禮

 

9/28/201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