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佛法改變我們的生活?

如何讓佛法改變我們的生活?

如何讓佛法改變生活?一個胃癌患者訴說心路歷程

記得小時候我就對神秘的事物感興趣,始終相信有佛菩薩存在,也夢幻自己能有一日掌握某種特殊力量。隨著時光推移,我長大了,步入社會,儘管歷經滄桑,但每每看到出家人,都會去仔細觀察,甚至設法與之交談,至於道家人士,也接觸了很多。

日子就這樣一天接一天, 生活跌宕起伏,持續多年。終於有一天,我感到日子過得很累,努力到無能為力,就想找到一種辦法,來解決生活中的種種問題,以改變現狀。當時,佛教界的一些法師經常講經說法,尤其以舉辦網絡講座為主。我一看比自己看書還便捷,就狂追講座,興趣轉化為執著。講座裡說某部經能帶來什麼好處,我就去找某部經讀,講座裡說什麼咒能去除障礙,我馬上去找來背下,卻不知佛法乃無上珍寶,不知“法在恭敬中求”,就這樣輕慢佛法。結果顯而易見,那些法師的教導沒有給我帶來受益,我的生活沒有得到改善。

到2011年1月1日,辭舊迎新之日,我人生的“風箏”反而直線下墜。當晚8時,我被確診為胃癌,需盡快手術。彼時,我39歲。1月12日,手術成功,但21天后,我進入六個化療階段。化療的痛苦,無以言說。

如何讓佛法改變我們的生活?

這場病讓我體會到人面對生老病死時的無助,以及無常的迅速,也使我生起出離輪迴的決心。我向法界十方諸佛菩薩虔誠祈求,讓我能在今生能遇到明師,學到真佛法,讓我解脫成就。

2014年,在身體仍然虛弱的情況下,我去大連參加了一場法會。我在做義工時,總能遇到一位來自北京的李師姐,她給我印像極好。大家都忙著參加法會,忙著皈依,但她一直在廚房幫忙。法會結束後,在回程路上我們又相遇了。我問她為什麼不皈依拜師。她告訴我,她已經拜了真正的聖德為師。我聽到“聖德”這個詞感覺很新奇,但不知是什麼意思。李師姐略致講了聖僧師父的證德證量,並且給我分享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極聖解脫大手印》裡的樸實卻又高妙的真諦,通俗易懂一下子就吸引了我。“遷意修” “四無量心”等我都是第一次聽到。隨後,李師姐邀請我去參加聖僧師父在瀋陽華聖寺舉行的法會。當時我身體特別差,胃部切除手術後,吃飯都成了大問題,但最後家人總算同意我出門,如願成行。

那次法會參與信眾有幾千人,每人都喜氣洋洋,相互交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若干聖蹟。法會前夕,我見到了聖僧師父,她面相莊嚴,舉止威儀,與眾弟子說話親切隨和,笑容慈祥,和藹可親。眾弟子見到聖僧師父都伏身叩拜,不論任何場地。但聖僧師父總是做著手勢,告訴大家:“不要拜,起來,起來。”這個畫面真的讓我震撼了,我第一次見如此多的人這麼自然地去禮敬一個人,我感到之前向諸佛菩薩祈求得遇明師的願望就要實現了。

如何讓佛法改變我們的生活?

接下來幾天,在李師姐的照顧下,全程參加大悲懺法會,長時間的跪拜與站立,加上行走都沒讓我感到任何不適,這真是佛菩薩的加持呀!而我最大的收穫是如願地拜師了,我跪在聖僧師父腳下激動萬分。我和聖僧師父講了我的身體狀況,她笑容滿面地對我說: “不要緊,沒事的,多念觀世音菩薩名號,會沒事的。”然後,聖僧師父給我慈悲摸頂,並加持我一顆寶丸。隨後,我在領取皈依證時,發證的師姐說:“按有師父指模的皈依證沒有了,只能發無指模的。”這時本來己經去休息的聖僧師父忽然走了過來,笑盈盈地給我的皈依證按了指模。師姐們都說我有福報。

參加法會回來後,我恭讀了《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極聖解脫大手印》《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等寶書。這些寶書打破了我過去對佛教的認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三十大類的聖蹟展顯向世人宣示:娑婆世界真的有古佛降世了!

對於學佛多年為什麼沒有受用,禪坐為什么生不起境界,我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和《極聖解脫大手印》中找到了答案。我以前覺得自己心地善良,但是對照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對照128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我根本就沒有慈悲心、菩提心,是一個自私、我執充滿的愚癡之人。一個無大悲菩提心的人怎可能超凡入聖呢?癡人說夢而已!同時,我明白了學佛修行的重要性。不建立起崇高無私的人格,怎能順利進入聖格,踏入淨土呢?

到目前為止,我在家設立的壇城已有幾年。我每天堅持做功課及遵醫囑,身體也慢慢康復了,在父母的經濟支助下,愛人的悉心照顧下,我的身體逐漸強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場病使我重生,不僅僅指身體恢復健康,更重要的是心靈得以成長。多年來,我一直尋尋覓覓,探索“回家的路”。現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開示,以及聖僧師父的教導為我點燃了明燈,指引我踏上了“回家的路”——我要去向光明解脫大道,不願在六道輾轉輪迴!

 

慈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