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大師的最後一天:身份暴露後隱沒山崖

不論別人順他逆他,對他好或不好,他都亳不在意。

寒山子,唐朝人,但不知道他究竟是哪個地方的人,只知道他隱居在浙江天台縣西邊靈江上游的始豐縣西境七十里,有一個名為“寒巖”的地方,認識他的人都稱他“貧子”,他也喜歡裝瘋賣傻,常常語出驚人。

寒山常到天台境內的國清寺,和寺裡食堂知事拾得和尚交情很緊密。拾得常常收拾一些僧眾吃剩的菜飯放在巨竹截成的竹筒裡面,等寒山來了就讓他帶回寒巖食用。

寒山來到國清寺時,有時會在廊下獨自躑躅,有時叫嚷著開別人玩笑,有時又自個兒望空漫罵,寺裡僧眾看到他都覺得很不耐煩,就拿杖棒趕他出去,他總是翻著身子、拍著手、哈哈大笑一番,這才慢步離去。

寒山外表看起來就像一個叫化子:頭上戴著樺樹皮做成的帽子,身上僅以破衣遮體,腳下踩著一雙木屐,面容枯瘦憔瘁,但他神韻超脫,出語奇特,說出的話每每深含至理,只可惜人們都不肯用心體會。

寒山的行為實在太豪放,時常在林間村野和放牛的孩子們狂歌大笑,不論別人順他逆他,對他好或不好,他都悠然自得、亳不在意,如果不是同樣至情至性的人,誰又能認識他的真面目?

當時有一位官員閭丘胤,出任台州刺史,赴任之前得到豐幹禪師指點,說寒山、拾得就是文殊、普賢兩位菩薩的化身。因此到任之後,閭丘胤就往國清寺拜訪寒山、拾得,寒山、拾得二人因為豐幹饒舌(遂有成語“豐幹饒舌”),兩人就一起離開國清寺,再也不曾回來。此後,閭丘胤又親自前往寒巖參叩,並送衣裳藥物供養寒山。寒山看到他們過來,高聲唱道:“賊我!賊退!”來人看到寒山縮身進入寒巖的石縫中,又從縫中傳出聲音:“敬告你們諸位,各自努力!修行之事全在自己!”石縫從此密合,人們再也沒見到寒山的踪跡。閭丘胤於是請國清寺的住持道翹法師幫忙,派人去尋找寒山身前的遺物,但只在林間找到他寫在樹葉上的詩偈,還有很多寫在村中人家的屋壁上,共得二百多首,閭丘胤將這些詩偈彙編成集,傳誦於世,裨益人心,《寒山詩集》至今尚存。閭丘胤當時還寫下讚頌,稱道:

菩薩遁跡,示同貧士,

獨居寒山,自樂其志,

貌悴形枯,布裘弊止,

出言成章,諦實至理,

凡人不測,謂為狂子。

時來天台,入國清寺,

徐步長廊,呵呵撫掌,

或走或立,喃喃獨語,

食所廚中,殘飯菜滓;

吟偈悲哀,僧俗咄捶,

都不動搖,時入自恥,

作用自在,凡愚難值,

即出一言,頓袪塵累。

是故國清,圖寫儀軌,

永劫供養,長為弟子。

昔居寒山,時來茲地。

稽首文殊,寒山之士。

南無普賢,拾得定是。

聊申讚歎,願超生死。

寒山拾得忍耐歌

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之乎?”

拾得答曰:“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寒山又問:“還有甚訣可以躲得?”

拾得答曰:“我曾看過彌勒菩薩偈,你且聽我念偈曰:

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隨它自乾了,

我也省氣力,他也無煩惱。

這樣波羅密,便是妙中寶。

若知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貧道不貧,

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辦。

世人爱荣華,我不爭場面;

名利總成空,貪心無足厭。

金銀積如山,難買無常限;

古今多少人,那個活幾千?

這個逞英雄,那個做好漢,

看看兩發白,年年容顏變,

日月像拋梭,光陰如射箭,

不久病來侵,低頭暗嗟嘆,

自想年少時,不把修行辦,

得病想回頭,閻王無轉限。

馬上放下手,回頭未為晚;

也不論是非,也不把家辦,

也不爭人我,也不做好漢,

罵著也不覺,問著如啞漢,

打著也不理,推著混身轉,

也不怕人笑,也不做臉面,

幾年兒女債,拋開不再見。

好個爭名利,轉眼荒郊伴。

我看世上人,都是精扯淡。

勸君即回頭,單把修行幹。

做個大丈夫,一刀截兩段;

跳出紅火坑,做個清涼漢。

悟得真常理,日月為鄰伴。”

憨山大師醒世歌
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處隨緣延歲月,終身安分度時光。
休將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過失揚。
謹慎應酬無懊惱,耐煩作事好商量。
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鋼刀口易傷。
惹禍只因閒口舌,招愆多為狠心腸。
是非不必爭人我,彼此何須論短長。
世事由來多缺陷,幻軀焉得免無常。
吃些虧處原無礙,退讓三分也不妨。
春日才看楊柳綠,秋風又見菊花黃。
榮華終是三更夢,富貴還同九月霜。
老病死生誰替得,酸甜苦辣自承當。
人從巧計誇伶俐,天自從容定主張。
諂曲貪嗔墮地獄,公平正直即天堂。
麝因香重身先死,蠶為絲多命早亡。
一劑養神平胃散,兩鐘和氣二陳湯。
生前枉費心千萬,死後空留手一雙。
悲歡離合朝朝鬧,壽夭窮通日日忙。
休得爭強來鬥勝,百年渾是戲文場。
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

順治皇帝出家偈
天下叢林飯似山,缽盂到處任君餐。
黃金白玉非足貴,唯有袈裟披最難。
朕為山河大地主,憂國憂民事轉煩。
百年三萬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閒。
來時糊塗去時迷,空在人間走一回。
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
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朧又是誰?
不如不來亦不去,也無歡喜也無悲。
悲歡離合多勞意,何日清閒誰得知。
世間難比出家人,無牽無掛得安宜。
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披百衲衣。
五湖四海為上客,逍遙佛殿任君嘻。
莫道僧家容易做,皆因累世種菩提。
雖然不是真羅漢,也搭如來三頂衣。
兔走鳥飛東復西,為人切莫用心機。
百年世事三更夢,萬里江山一局棋。
禹尊九州湯罰夏,秦吞六國漢登基,
古來多少英雄漢,南北山頭臥土泥。
黃袍換卻紫袈裟,只為當初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緣何落在帝皇家。
十八年來不自由,南征北戰幾時休?
朕今撒手歸西去,管你萬代與千秋。
羅狀元醒世歌
得失萬事總由天,機關用盡枉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事到頭來螂捕蟬。
無藥可延卿相壽,有錢難買子孫賢。
得過一日過一日,一日清閒一日仙。
急急忙忙苦追求,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營家計,昧昧昏昏白了頭. 
是是非非何日了,煩煩惱惱幾時休. 
明明白白一條路,萬萬千千不肯修.
人情相見不如初,多少賢良在困途. 
錦上添花天下有,雪中送炭世間無. 
時來易得金千兩,運去難賒酒一壺. 
堪嘆眼前親族有,誰人肯濟急時無.
看破紅塵待若何,猶如新燕補舊巢. 
辛苦到頭還辛苦,奔波一世枉奔波. 
積金千兩空白首,爭名奪利盡虛浮. 
算起萬般渾是夢,不如及早念彌陀.

末法時節,至誠祈禱,六道眾生,早聞正法!諸佛始祖,多杰羌佛,今住娑婆,為正法義,依教奉行,如理入修!三聚凈戒,五戒十善,四無量心,六度萬行。遷意行持,發菩提心,行菩薩道。凡界俗子,了生脫死!解脫自在,福慧圓滿!

好文共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