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人生有三大悲:幼年喪母、中年喪妻、老年喪子。但我更苦——中年喪子!正當我沉浸在撕心裂肺的悲傷無以慰藉、度日如年時,在一群素不相識熱心人的幫助下,我頓悟到人生無常、生命脆弱與苦痛的真相,很快就衝破痛霾實現人生反轉,雖痛喪幼子卻獲得新生!

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我是慈梅,44歲。獨子李星成,2008年出生,2013年去世,僅僅五年的人生美好匆匆夭折。從他突然體溫異常、高燒不退、醫生錯診、血管因頻繁打針幾乎乾癟、直至流食難進、差點被喉嚨、后腰切開,……我先生辭職工作臨床照顧,一系列的巨大病苦折磨著孩子也撕裂了父母。

這樣的折磨痛苦,萬般無奈之下,我去了寺廟祈福,求佛保佑孩子醒來,要我做什麼都行,甚至終生吃素。說也奇怪,佛法無邊、有​​求必應!從大佛寺回家,當天接到電話,朋友說要帶我去佛堂禮佛恭聞法音。去後一些師兄師姐們聽我闡述經過,立刻恭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到我家,為我們夫妻母子播放、還共修《極聖解脫大手印》迴向給我兒自李星成。大部分人與我素不相識,但他們毫無掛礙如待親人般熱忱、無私,讓我深感溫暖。

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當羌佛的法音響起,我兒李星成開始面部安詳、無痛苦狀。看到這種明顯變化,之後連續兩個多月,我們堅持播放法音,祈求佛佑我兒,不再受苦。

2013年5月3日下午,我給兒子洗了澡,晚上在他耳邊輕輕訴說:“李星成,你得這個病很苦,媽媽救不了你,你跟阿彌陀佛走,跟紅紅的光走,不用擔心爸媽,媽媽會照顧好爸爸,你放心離開……”說完這些,我已泣不成聲。

次日早上6點多,兒子“啊”了一聲,我一探鼻子,呼吸停止。當天,家裡依然播放羌佛法音。八個多小時後,我為孩子換衣服,他如入睡一般,身體柔軟、毫無僵硬、面色正常。眾所周知,人死後機能停止、肌肉鬆弛、關節僵硬,所有器官逐漸腐敗壞滅,甚至流出屍水、惡臭,尤其孩子已經久病多日早就該身體異味。但是,我兒子沒有放入殯儀館冰櫃,從去世到火化歷經兩天兩夜,身體沒有任何異味腐爛、反而身體柔軟面相安詳。

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李星成火化出來的黃、白兩色蜂窩狀的物體

4日下午,孩子被送到殯儀館。師兄師姐們趕來念誦佛經助念2天。6日遺體火化,與普通人只是骨灰不同,孩子燒出了黃、白兩色蜂窩狀骨花。天空出現了特殊景象,一道藍光從空中而降,確實在孩子火化的當天呈現殊勝境象且一切吉祥。

當天,我們買魚放生為子祈福。在他離世的49天內,逢七我們夫妻都去放生。再往後,每隔半個月或一個月放生一次,堅持很久。至今整整4年,我們堅持聞法、誦經、持咒、放生以及吃素,也常常勸導接引一些朋友一起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

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生命如白駒過隙、一呼一吸,一個意外、一場病痛可能瞬間無常。這個世界每天都在不斷上演著無數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慘劇,這種苦痛只有白髮人自己明白,任何世間的語言都難以安慰、抹平這般傷痛。面對如此重擊,有人從此一蹶不振、抑鬱寡歡,有人選擇了不歸路,世人常說唯有時間才是最好的療傷藥,抑或一年,抑或十年,抑或一輩子……而我是幸運的,很快走出了痛苦的漩渦,但那不是我的力量所能為,而是一群佛弟子無私奉獻的力量,是佛陀慈悲的力量。

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從大悲催到真大愛,中年母親痛喪幼子的頓悟

隨著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懂得了人生無常、悲歡離合、萬有不離因果的定律。即便將王帝相、平民布衣他方唱罷我登場。宇宙萬事萬物都有因果科學既定邏輯,各類眾生有著牽扯不斷的因緣關係。因果網中,我的孩子跟我們只有短短五年因緣,不能強求。如果我自己陷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顛倒輪迴,對孩子依然是愛莫能助還一起受罪。因此,我決定把自己修行善業、做好人好事的功德迴向給他,祈求他能去一個幸福安樂、不用受苦的幸福之地。我若能依照佛陀教言,好好修行,視天下孺子皆為己出,幫助他人,利益他人,那才是真正的大愛。從此,我將開啟一段嶄新的人生旅程,而獲得奔向解脫的新生命。

口述/慈梅; 撰寫/華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