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 我的轉折

2016-09-19 潘楊  福慧行智

我是八旬老人,皈依三寶、修學念佛法門二十餘年,後十年一直在助念團,為亡者念佛,幫助他(她)們往生極樂世界。我親眼所見,幾乎每個被助念者,都重病昏迷,失去意識,不能念佛。有的甚至大小便失禁,糞水不停地往外流,現場臭氣熏天,助念人員邊唸佛邊躲開,而我和有些同修還不斷地作嘔。見到如此異常,我獨自尋思,為何一個學佛行人又是老修行,臨終是這般表現呢?我們的助念有用嗎?以我十多年的助念所見,沒有一個亡者自在往生極樂。雖然通過廿四小時的助念,亡者全身柔軟、面色如生是有的,但頭頂微溫很不明顯,也未聞到異香,他(她)們是否到了極樂世界呢?是個大問號!無量壽經云:“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臨終者昏迷,不說十念佛號,一念也做不到啊,怎麼可能去極樂呢? 

我常去護法的湖南省的一個大寺院,有位比丘尼,長年讀誦《地藏菩薩本願經》,精進念佛,每天幾萬聲,四眾弟子都誇老尼修得好,方丈和尚也表揚,是僧尼中的姣姣者。我同老尼常接近,覺得她老人家確實精進,身體又好,故對她很是敬仰。2015年下半年,老尼突然大病住院,高燒、腦栓、心梗,搶救無效,接回寺院。我去探望,她毫無反應,深度昏迷,半天后嗚呼了。經過助念,面色不理想,看樣子沒去極樂。

我目睹那麼多亡者,為何都沒有成就呢?我想不應歸咎於佛法。我們學釋迦法寶,沒有傳承,全是自學,盲修瞎練,更沒有師父指導,有的話就是邪師誤導。同時也不知道到那裡修學除障法,消除往昔所造諸惡業,以致重病昏迷,失去意識;沒有向所害眾生懺悔,取得他們的寬容和諒解,以致臨終時,冤親債主來阻礙,哪還能談什麼成就、什麼往生極樂呢?

老尼的往生,對我震動最大,怎麼得了啊!精進修行念佛的出家人,臨終也未去極樂,更不用說我了。我雖說授了菩薩戒,淨素二十餘年,平時誦經念佛,懺悔發願,求生極樂,但比老尼差了,臨終時我的結果必定不會在老尼之上。不生極樂,便墮輪迴,多慘啊!八旬的我,死亡迫在眉睫,萬分焦急啊!怎麼辦?有什麼好辦法使我臨終時能自在往生極樂?菩薩戒中多處有“常應發願”四字,我常發願找到好上師,然而,茫茫大海,何處有“仙山”。迷茫中、焦急中,忽然今年六月下旬,我的老同事叫我到某處聞法,我未加思考,馬上跟隨她去。原來所聞之法是我兩年前曾經讀過幾遍的《揭開真相》一書中所說的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真正妙法。我本應早兩三年聞得佛陀法音,卻由於我業障重,老伴大病,陪伴左右不能離開。首聞舉世無雙偉大神妙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我高興得熱淚盈眶,終於在佛陀這裡找到了出輪迴,了生死的捷徑。我一心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至誠敬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一心祈求佛陀師父給我傳授自在往生極樂的真法,我今生一定要往生極樂,永擺脫輪迴苦海,並發願再來度脫苦難眾生。由於求法心切,我不顧年高酷暑,於今年七月中旬去香港福慧行接法,因緣關係,我只接了『百字明咒』。時隔一周,我又冒著高溫趕到上海接法。上海連續幾天高溫,高到4041度,然而我上海的女兒大力支持我,在傳法處,整整陪我三天,我終於接到了我所祈求之法。我首先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感恩尊者,也感恩支持我的女兒。

我回家後,抓緊聞法修持。我已求到法,決心專心修、精進修,誓要得受用。我是苦水中泡出來的,所受的苦難,幾天也說不完,我深厭娑婆,極盼得生極樂。三界火宅,五濁惡世,我一刻也不想待了,因此我一定珍惜此身及現有的福報,多多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樹立正知正見,精進修行修法,趕得及在生命盡頭時,自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脫輪迴苦海。

                                                                                                                          筆者:潘楊

『聲明:以上內容為筆者個人理解及感想分享,僅供參考,一切法義最終以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親說法音為準。』

版權聲明:

上文是「福慧行」的原創文章,版權為「福慧慈善基金」所有,會於「福慧行」的官網、微博、此「福慧行智」微信訂閱號或其他「福慧慈善基金」授權之平台發布。歡迎大家轉載或引用,與更多人分享及結緣;但同時請大家尊重版權,無論是全文轉載、部份引用,請務必註明版權所屬及文章來源(如下段所示),避免盜用等侵犯版權的行為。

轉載者,請註明文章來源、版權的及鏈接如下:

以上文章是轉載/引用自「福慧行」官網原創文庫,版權為「福慧慈善基金」所有。請按鏈接閱讀更多好文章:

官網 : http://www.hkfhh.com

微博 : http://weibo.com/u/6008971168

微信 : 福慧行智 (WeChat ID:Cultivation88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