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永遠皈向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讓我和師兄得到了大加持

2017-05-10 紹蘭

我是1994年10月在成都昭覺寺拜了清定法師,舉行了皈依儀式。當時對佛門的一切基礎知識都不懂,由於我丈夫提前兩三年就已拜師學佛了,他又經常去親近一些大德,比我懂得多些,經常給我講一些佛門的知識和規矩。他去親近大德時,如我有空,他也叫上我一起去,又請了一些佛門的書給我看。有空我也去附近的廟子燒香、拜佛菩薩。由於一位高僧大德給他助緣,清定法師就給他介紹了佛陀師父的偉大佛法,他們廟裡沒有這些能了生死的佛法(當時我們都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上師)。“上師才了不起,人品又高尚,懂得很多了生脫死的佛法,很多大德高僧都要拜見他向他求法,你去向上師學佛法嘛。”

就這樣我家師兄就拜見了佛陀師父,因他想好好修行學佛法,早日了生脫死,他就提前病退了,抓緊時間親近佛陀師父。他每次去了新華西路壇場,回家來都興高采烈,法喜充滿,紅光滿面的。然後會給我講佛陀師父如何如何偉大,法力無邊,有不可思議的、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的,但又不能說的一些聖境界,如何得到加持了。我聽到以後好羨慕他。因為他以前上班的時候,身體較差,有心髒病、胃病,經常吃藥,休病假。自從他拜見了佛陀師父,又給他傳瞭如來正法,每天不間斷的修法,禮佛和親近佛陀,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冠心病、胃病一天天就沒有了,從來都不吃藥了,臉色紅潤。

我親眼看到他的變化那麼大,我很高興。他說是得到佛陀老人家的加持了。我就求他幫我和佛陀老人家請求,我能不能去拜見佛陀。他幫我請求了,由於當時佛陀師父在成都沒有大量收弟子,再加上佛陀法務工作很忙,遲遲沒有機會見到。因緣沒有成熟,但師兄都鼓勵我不要灰心,等因緣成熟了會見到的,叫我堅持修加行,頂大禮。我當時有很大顧慮,因我有腰桿疼的毛病,經常疼來蹲下去就起不來,站著坐著都疼,要睡著就好些,成都好多醫院都去檢查了,看了病,又沒有什麼大毛病,開些吃、擦的藥酒和貼類藥,效果卻不佳,師兄就要我給佛菩薩頂大禮,能消業。我說我腰疼怎麼頂嘛。他說慢慢跪下去再慢慢起來,每天少頂一點。他說你頂大禮,佛陀老人家會加持你,腰病會慢慢好的。我說那我試一下。

從九五年正月初八就開始在佛陀師父法照前,還供著觀世音菩薩像前頂大禮,才開始一天才頂最多五十個,都要分兩三次,後來堅持一天一天的增加一點。因當時還在上班,只靠早上和晚上有時間做,就這樣堅持,腰桿就不怎麼疼了,身體又覺得輕鬆了,就越頂越想頂,越頂越有勁,就這樣頂了十多二十天以後,就能一天頂兩三百個大禮。一個月以後,我每天都是頂五六百個,後來腰桿一點都不疼了,冬天、夏天照常都不間斷,一年多一點我的大禮十萬就圓滿了。

一九九六年九月,佛陀師父通知師兄叫我去壇場跪拜佛陀師父,當時的喜悅和興奮就不用提了,見到了佛陀的親切和慈悲、親切,終身難忘。後來就經常可以去壇場,求得了灌頂傳法,開始學習如來正法。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遇今已遇。這一生不管有什麼波折,我的心永遠皈向羌佛老人家。每天堅持自己的功課,修好行,早日脫離六道輪迴的苦海,眾生太苦了,六道輪迴太苦了。但願能早日成就度眾生出苦海。

 

慚愧佛弟子

紹蘭

2016 年10月於成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