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往升極樂身體大放光明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93年9月,父親突然病倒,是胃癌晚期,看到父親那麼痛苦,唯一想到的是佛陀上師的法水可以救命,我還有半瓶法水,是佛陀上師專門為我消災免難而修的,我服用時,異香撲鼻,全身浸沁的感覺,無法用語言形容。平時根本捨不得服用,今天看見父親痛苦不堪,情急之下,我違背佛陀上師法旨,將佛陀上師專門為我修法加持消災免難的法水,悄悄讓我父親服用一點,誰知我父親服下即全身清涼無比,頓然病痛消除,從此只要不舒服,他馬上就要吃佛陀上師的法水,只要一吃,馬上就好,直到圓寂都沒有痛過!
臘月十八日,佛陀上師召見我,拜見佛陀上師後,佛陀上師說:“你趕快回去給你爸爸傳法。”我非常吃驚地說:“我怎麼有資格傳法?”佛陀上師說:“我說行就行,你去代我傳法嘛!你去傳,還是我的佛法!”佛陀上師當即登上法台,心傳口授大圓滿精髓秘密法的儀軌、手印、法像、法器,並叫慧漢達師兄去護壇,當晚我恭領法旨,回家為父傳法,聽說我代師傳法,父親充滿法喜,擺案焚香頂禮,我按佛陀上師傳授的儀軌,開始清壇,剛一啟動咒語,突然“哇!”的一聲慘叫,一隻綠眼睛的大花貓,從櫃子下一躍而出,原來是護法菩薩降臨壇場,嚇到了大花貓,我在傳法過程中,壇場出現種種聖境,十分殊勝。我父親馬上就精進修法。臨走時我交代我妹夫,告訴他父親往升時不要動他,如果動了他,猶如鈍刀割肉,他會很痛苦的,他們都記住了。一連兩天,除了吃飯,父親一直不下床地念佛修法。臘月二十日晚上,慧漢達師兄打電話告訴我,爸爸往升了,現象非常好,頂聖如來佛陀上師的佛法太不可思議了!從傳法到化虹往升,只有兩天時間!
臘月二十日晚上九點鐘,我爸像前兩天一樣,睡著念佛修法,突然他翻身坐起,口中念佛,眼睛朝上看著,雙手合十,準備結手印,誰知我那殺豬匠妹夫不懂法義,為了往升後不動爸爸,硬把他壓倒在床上,他再次爬起來,妹夫再把他按倒,反覆三次,最後,我爸爸側臥,以右手枕著頭托住右耳,右腳伸、左腳微曲,面帶微笑,安然圓寂,突然,我妹妹全家人看見爸爸的身體“唰”地放出雪亮的白光,整個屋子透亮,當時還以為有人照電筒,一查看,根本無人,白光是從爸爸的遺體上放出來的,持續一分多鐘,第二天下午三點鐘,停放父親遺體的房間裡,突然放出紅光,遍屋通紅,外面的人以為失火了,但又不見有煙,進去一看,屋子裡全是紅光罩著,幾十個人都看見。
當晚七點左右(天剛黑),我父親的遺體上又放出白光,形成一條很寬的白帶,圍繞著他的遺體繞了好幾圈,大圓勝慧,大圓滿的道果,終於虹化大成就了,當時在場的幾十個人都驚呆了!直呼太不可思議了!太偉大了!但是太可惜的是妹夫不應該把父親壓倒在床上,如父親坐著合法身印、手印,他老人家就會肉身化虹, 只留下指甲和頭髮了。
由於我忙於其他佛事,直到父親圓寂後的第二天晚上11點鐘過,才開始往家裡趕,當時天下著鵝毛大雪,我的汽車雨刷壞了,大雪堆得來看不見路,我只好下車推開擋風玻璃上的積雪,一邊唸咒,一邊祈求大法王上師加持,再一上車,奇蹟發生了,快要落到前窗擋風玻璃前一尺遠的時候,鵝毛大雪突然消失地無影無踪,我眼前的玻璃清澈如明鏡,而聖凡師兄坐的那邊的玻璃,都被白雪堆得嚴嚴實實,如此情境內心萬分感恩佛陀上師、諸佛菩薩加持弟子平安回家!
爸爸學甚深大圓精髓法修法兩天即虹化往升,示現很多殊勝境界,感化了很多親朋好友,特別是我妹夫,原來是殺豬的屠夫,自從親眼得見這麼偉大的佛法,感動萬分,發誓從此不再殺生,並帶著一大批人去皈依佛法了。
我們寧捨一切,決不捨棄三世多杰羌佛,如若錯過機會,百千萬劫再也找不到真正的金剛總持法王了!真實佛法又從何而來呢?我一定要修好行,把我不正確的一切壞行,全部改好,成為真正利益眾生的佛弟子!

佛弟子赤烈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