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生死劫方識人間苦,痛改前非時發願要修行

作為一名醫生,如果沒有自己親身經歷這次生死考驗, 估計我永遠無法認知病人是如何與病魔死神做鬥爭的。

在醫院工作三十多年的日日夜夜裡,我看多了無數家庭、病人的生死離別,心腸因此被淬煉的堅強抑或麻木?忍耐抑或涼薄?

醫院就是這樣殘忍的一個地方,一邊“呱呱”落地的新生命,一邊是“嗚嗚”送走的靈魂。任你又百千的柔腸,也只能遺憾的無能為力的看著病人生命一點點逝去。因此,從醫院裡出來的只有兩個人,一個人是康復健康的人,另個人就是死人。

佛說世間無常,生命脆弱的只不過是無常的一個玩偶。生、老、病、死是所有生命都必須去面對的定律。於是,隨著時間推移,我逐漸不再為生死而大喜大悲。面對生死離別,我的內心似乎很淡定,其實那是一種連自己無法覺察到的冷漠和麻木。直到我弟媳出現在我面前,直到我自己面對生死考驗時,我才深刻感知,每個人都活的不容易。

我的弟媳患紅斑狼瘡十年了,病情一度非常嚴重。弟弟為了弟媳的病,舟車勞頓,日夜奔波,日漸蒼老。

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好歹十年的付出有了回報,弟媳的病情終於得了控制,各項指標也趨於正常。就在感慨弟弟的日子終於看到了盼頭,苦盡甘來的時候,弟媳竟然又查出了宮頸癌!

我的天!還有完沒完了!當我知道這個消息後一股怒火湧上心頭,憤怒心情久久難以平靜!竟沒有一絲憐憫之心,內心埋怨弟媳要拖累弟弟到什麼時候!不僅沒安慰弟妹,反而說了一些惡毒的語言:要死就死,要活就活,不死不活,就這樣拖個死人。

大概真有現世報啊。

就在我說了這些惡毒的話後,那幾天上廁所的,就發現了黑便。當時我以為吃蜂膠吃多了,並沒有在意。這樣過了三四天,在單位值班中,突然,一陣撕心裂肺的腹痛如洪水猛獸一般向我襲來,隨之而來的是下體排了大量的血。頓時一陣眩暈,我兩腿發軟癱倒在地。我血壓急速下降,血色素也一下子跌下來。我虛汗直淌,渾身無力。是十二指腸潰瘍引起的大出血!

幸好病發在醫院,同事們緊急搶救。

左手在輸血,右手在輸液體,還有監護和自動血壓機。我就像在案板上的死魚,完全沒有任何掙扎的能力。一天下來輸液十幾個小時,躺在病床上那是難受異常,怎麼躺都不舒服。這時候我想到的是弟媳,住院幾天親身體會到了弟媳的痛苦,弟媳在遇到逆境、困難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堅強讓我感到慚愧!這麼多年的病魔纏身她是怎麼挺過來的?我怎麼就沒有從她的角度去想一想呢?我多會變得如此無情和猙獰?

這樣我在醫院住了一周,這時候學佛的妹妹送來了一本佛書《第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修行》,雖然平時受妹妹的影響,拖拖拉拉的學佛幾年,但總是不上道。現在,我自覺以為是自己惡口遭現世報,才讓我嚐到大病的苦果,所以也真想向佛菩薩懺悔一番。

我翻開了這本至高無上的寶典,當讀到“自他交換菩提心:一切眾生的痛苦,願我一人來承擔,我的一切快樂吉祥都給予他,讓他離苦得樂。”這一段深深觸動了我,這是什麼樣的境界?修行真是不簡單,我跟修行二字一點也不沾邊,我真是太差勁了,連世間上的一個好人都算不上!我要懺悔,我要為我的心念懺悔,有懺悔就要有行動,先從轉心念開始,我以後要好好對待弟媳,對待我的病人,要發自內心的願他們安樂。

感恩上蒼眷顧我,假如是在家裡發病呢,或許我早終結生命了,細思極恐,想想頭皮發麻,心有餘悸!親身經歷過生死後,才會切身體會出生活是多麼地美好,活著是多麼地幸福:才能感受到生命在死亡面前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和渺小,能切身的感受到病人的可憐和無助和恐慌。

心念變了,行也就變了,回到工作崗位上後,我發善心做實實在在的好事,為社會儘自己的一點微薄之力。

夜深人靜,剛從鬼門關里走了一趟的我,蒼白而虛弱,我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寫此人生感悟,思緒無盡,有悔恨也有感恩,熱熱的淚水潸然而下…… .

文/木子

注:圖片來源於網絡

好文共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