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信基督女兒信佛,母女互較勁,當家庭發生信仰矛盾時怎麼辦?

編者按:

《佛教新視野》頭條號發布了《基督教徒唱誦佛教《心經》時淚流滿面,原來聖母是觀音菩薩化身》一文後引起讀者較為強烈的反響。文章以真實事例闡明一個觀點:“眾生只因其無始劫以來的善根因緣福報不同而顯現宗教信仰的不同。一切善教都應該和諧相處、互相包容,而不應該排斥。因為真正的善教都期望眾生遠離痛苦,得到快樂。”。

然而,社會生活中總是出現“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尷尬。就宗教信仰而言,父母與子女信仰不同,丈夫妻子,兄弟姐妹信仰不同司空見慣。而因信仰不同善教(比如基督教與佛教)所引發的家庭矛盾和衝突也是屢見不鮮。

那麼,當家庭成員之間發生宗教信仰矛盾時,怎麼辦?該如何處理能保證家庭的美滿和諧與健康快樂呢?下面是不識字的王亞香女士請人代筆寫的親身經歷,真實感人,值得一讀。

母親信基督女兒信佛,母女互較勁,當家庭發生信仰矛盾時怎麼辦?

正文:

我曾經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信主大概20年有餘。那時我的腿經常風濕痛,吃了很多藥就是不好。後來村里有信主的,天天來叫我,說信主可以讓我的腿不痛,我想只要腿不痛信啥都可以。於是我走進了信主的大門。

我每天對主禱告,把自己一天所有做的事都交給主。每周有個傳教士到村里給大家講夏娃亞當的故事。

當時覺得天地都是主創造的,也是主造就了人類!只要不吃血,殺雞殺貓殺狗都可以。村里有信佛的,我們就排斥。覺得信佛的是外道,見到信佛的要躲著走。

我沒有上過學不認識字,許多教理都是聽那些傳教的,他們怎麼說,我就怎麼聽!我每天對主虔誠禱告。可是春夏秋冬禱告了十幾年,腿卻越來越不聽使喚,走路越來越痛。但我不敢懷疑禱告的力量,也不敢懷疑傳教士所教的。

母親信基督女兒信佛,母女互較勁,當家庭發生信仰矛盾時怎麼辦?

大約2013年冬天,我徹底癱在床上無法走路了。那種痛苦就如拿個電鋸一點一點的磨我的骨頭。有時候痛的渾身發抖,吃了大把大把的止痛藥都無濟於事。特別是上廁所,那是別人無法體會的難堪和痛苦。

我去醫院檢查,被確診是股骨頭壞死。由於年齡大,病使太長,無法治療,只能再開些止痛藥回來!我感覺自己好像在等死,想自殺卻連自殺的力氣也沒有了!

為了照顧我,大女兒放下工作,從海南跑回東北。她找了一個專治療股骨頭,在我們當地很有名氣的老中醫。老中醫說放棄吧,沒有多大希望。但大女兒不放棄我。她竟然要跟老中醫學習捏骨幫我治療。我們在老中醫那里呆了兩個月,還算有點效果,可以側身睡覺了。

母親信基督女兒信佛,母女互較勁,當家庭發生信仰矛盾時怎麼辦?

大女兒信佛多年,借照顧我的機會,她天天跟我講佛教,讓我多念南無觀音菩薩,腿就不會痛了!我才不信她的話呢?

她一邊給我捏骨,一邊唸南無觀世音菩薩。我就想用腳踹她,可是腳踹不動,病還得需要她治療呀!腳踹不動,我可以用意念啊,於是她念觀音菩薩,我就念耶穌來救我。我就是要跟她對著念。

大女兒在老中醫那裡學會了捏骨療法後,我隨女兒到海南。女兒每天幫我按摩一小時,本來讓我很感動,可她這一小時不是念佛號就是念咒語,又把我氣的哭笑不得。

但腿慢慢好多了。一段時間後可以去公園鍛煉了。我的心情為此大好。女兒看我心情好,又趁機勸我學佛。

一聽她說佛理我就煩。我說:“再勸我,我就回東北老家!”

有一天,家裡來了很多郵件,我偷偷打開大箱小箱想看看是什麼。不看還好,這一看可嚇了我一大跳。

“我的媽啊,竟然全是佛具!”。猶如看到可怕的魔法道具,我第一反應就是用腳踢,邊踢邊禱告:“主呀,快救救我女兒吧,他們著魔了!”

晚上女兒回家,她跟我說:“媽,我要建佛堂,你一起來聞聽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你的腿會越來越好的。”。這可惹惱了我,我幾乎用吼的聲音對女兒說:“你要是建佛堂我就回家!”。女兒差點哭了,她沒說一句話……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突然感覺腿就不能動了,怎麼抬也抬不起來,後來費了好久的力氣下了地,可是沒走幾步,差點摔了。

女兒突然站在我旁邊,莫名其妙的說:“媽,你踢我佛具了是吧?難怪腿痛,你要是不懺悔還會嚴重。”

女兒又說:“要不咱們倆約定一個事吧,你今天睡覺前懺悔,懺悔自己對父母的不孝還有其他的過錯,明天如果腿不疼了,可以走路,你就跟我信佛。我們馬上建佛堂,如果明天腿還疼我聽你的,送你去教堂……”。”

晚上我躺在床上,這麼多年信基督和禱告的生活歷歷在目。心想信基督這麼多年了,也沒有啥感覺。父母去世連墳地也沒去,別說燒紙就連一束花都不曾送過。父母活的時候沒做到孝,死的時候我也沒為他們做什麼。我又想,也許我的腿真如女兒說的是“因果業報”……

母親信基督女兒信佛,母女互較勁,當家庭發生信仰矛盾時怎麼辦?

想到這些我心裡難過極了。一邊流淚一邊想,這一晚真是痛苦萬分,內心生起了深深的悔意。

不知不覺天亮了,我也忘記腿的事了,直接下了床,去了公園,又去了菜市場,回來時女兒他們剛起床。

女兒見到我,興奮的說:“媽,你腿不疼了?可以走路了?!”

我也奇怪腿怎麼不疼了,可以走路了,我第一次感覺到什麼是喜悅。這個腿疼了20多年了,突然不疼還覺得不踏實了呢。

在女兒的軟磨硬泡下,我不犟了,終於同意女兒建佛堂,還請來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我勉強跟著她進了佛堂開始聞法。當我聽到有關因果的法音時受到了很大的觸動。我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因果。我曾經殺了好多魚呀,雞呀,殺太多了,信主的時候以為禱告一下,主就可以承擔了。現在才明白這完全是錯誤的。

主如果能夠承擔,主把所有人的罪全免了,都去天堂好了。跟信佛一個道理,佛如果能夠承擔因果,釋迦摩尼佛直接把我們都渡了,還修什麼行呀!

隨著聞聽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深入,我越發明白做錯了許多。佛教道理講的這麼透徹圓融,女兒學佛這麼孝順,我竟然還排斥佛教,真是愚癡呀!為自己的愚癡後悔難過。我越來越願意聽法音。雖然有些記不住,但能聽懂。

母親信基督女兒信佛,母女互較勁,當家庭發生信仰矛盾時怎麼辦?

2016年我跟女兒去香港參加觀音加持大法會。我看見佛菩薩竟然拍打我的腿,激動的眼淚止不住流呀。我這個年紀有機會參加這樣殊勝的法會,真是我的福報呀!參加法會回來,腿走路更輕鬆了。

不知不覺間信佛學佛已經三年了,我現在不僅可以腿盤,還可以大禮拜,這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我每天堅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法喜呀!

最近我還認識好多字,可以把觀音菩薩普門品自己讀下來,這都是佛菩薩的加持。一輩子不認識字,學佛治好了我的腿還認識字。這輩子我沒有白活。我更要好好學佛,也勸我那些信主的老姐妹信佛!

(王亞香口述,默兒代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