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佛教故事連載:霧中山奇緣錄(三)再續前緣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霧中山奇緣錄(三)再續前緣

文/風雲

(三)再續前緣

命運真是令人捉摸不定,明生一到川中地區上任後,就遇上了大旱,嚴格說已是連續幾年大旱了,上一任官員沒到任期結束,就辭官不做了。由於旱情民不聊生,盜匪四起,賣兒賣女,易子而食,明生悲痛得流下了眼淚。他一上任,就貼出告示:他將在衙門口跪地向蒼天求雨,如若無雨,絕不起身。百姓們一片嘩然,有人讚嘆,有人懷疑,有人嘲諷……他們相信新上任的知府很快也會走的,沒人管苦命的百姓。可是,第二天明生就身著官服,點燃三支香,供上簡陋的供品,開始祈求老天開恩,降下“甘霖”。頭一天,老百姓在跟著看熱鬧,嘰嘰喳喳,議論一片,但沒有雨;第二天,還是沒有雨,但有的百姓開始陪跪著,而很多人在旁邊說風涼話;第三天,第四天,很多的百姓跪下了,他們含著熱淚,陪著跪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明生大人。就在這時,突然狂風四起,天上烏雲滾滾,伴隨著雷電之聲,一場“甘霖”從天而降,全城的百姓跪倒痛哭,明生卻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川中的百姓“久旱逢甘霖”,喜笑顏開,可以種莊稼啦!大家對明生大人視若青天老爺。

好景不長。第二年,突然川中地區發生了瘟疫,大量百姓死去,明生急的是頭髮都白了,百姓們的流言四起,說知府大人無德,招致瘟疫,言官也參明生治理無能,導致瘟疫四起,致使災民亂逃,請皇上治罪。看著逝去的生命,明生感到了人生無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時陪在他身邊的只有貴生和年邁的母親。他突然記起了十多年前,一位出家人給他的一封信,並告訴他到人生最困難時打開它,明生想現在是時候了,他打開信一看是一首詩,上面寫道:

霧中山,南山南;

晨風夕雨松樹下;

枯藤寂寥無常幛;

白髮聊做少年狂;

曉風浙浙夜深語;

青山白云有是無。

如歸如不歸。

明生看著信,仔細琢磨,落款者應該是如歸,是個出家人,應該稱如歸法師,霧中山,顯然他在那裡,看著信上前面幾句話,他明白了,馬上安排好衙門的事情,第二天一大早換上便服,立即動身前往霧中山,雖然川中地區離霧中山只有幾十里路,但因不熟,因此明生費了很長時間才到,在霧中山的南邊,果然找到了一顆松樹,樹下面的枯藤早已枯萎多年,盤踞在石頭上,有一年輕人坐在那裡,此時已是傍晚酉時時分,天上下起​​了小雨,明生趕忙過去躲雨,那年輕人開口問他:先生此來何意?明生趕忙回答:在下尋求拜見如歸法師,不知您知否?年輕人突然伸出手,手裡攥著一隻麻雀,就說:你回答我這只麻雀是死是活?如果答對了,我馬上告訴你;如果答錯了,你給我磕三頭,我才能告訴你。明生想了一下,說:麻雀是死的;結果年輕人張開手,麻雀飛走了,明生答錯了,於是趕忙跪地磕頭,等到他磕完抬起頭時,年輕人突然都不見了,只有一個老僧如如不動的坐在那裡,他一看,這不就是十幾年前給我信和我一起放生的那位出家人嗎?明生異常激動跪著喊了一聲:如歸師父!如歸法師說:你來了?明生點著頭,把自己經歷的一切告訴如歸法師,也把現在川中地區的瘟疫告訴瞭如歸法師,如歸法師看著明生,想到自己的童年,趕考,拜見恩師,恍然隔世,好像明生就是曾經的自己。於是二人促膝長談,整整一個晚上,如歸法師針對他的經歷,也給他開解了“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談著談著,已是東方魚肚白,明生突然望著遠遠的青山和天上的白雲,剎那渾然一體,已沒了青山,也沒了白雲,他在哪裡?

他馬上給如歸法師頂禮,跪求學法,並且請如歸法師除去瘟疫,救百姓於水火之中。如歸法師說瘟疫好治,我給你藥方,你回去抓藥熬湯讓百姓喝了,自然瘟疫可除;但你要學法,可得你每天從你住的地方走過來,每天學一句,然後回去,你願意嗎?明生說願意,但得等我把瘟疫治好,並安排好公事,就來求見。如歸法師就點了點頭說,到時你到霧中山行園寺來找我吧!

明生回到川中,馬上按照藥方熬藥分發給百姓服下,很快瘟疫被制服了,於是百姓對明生的感恩已是再造父母之情。由於瘟疫被制止,皇帝大悅,派戶部撥發銀兩救災,興修水利,明生就安排姚貴生去負責管理救災銀兩的發放和水利的興修。自己則於子時出發,趕到霧中山已是寅時,學完一句法後,立即趕回川中,此時剛進卯時,因此並不影響他的公務。就這樣經過了三個多月,學法已全部結束,最後一天,如歸法師跟明生講:你母親很快就要過世了,你不要悲哀,我會超度她到極樂世界的;人生無常,今生是暇滿人身,千萬不要浪費了,可喜的是你善根深厚,自幼親近佛法,加之德品善良,必為我佛門氣象;到時你要丁憂,致仕,到行園寺接我衣缽。明生立即跪地磕頭白言:吾母及吾自幼得光明寺方丈救護幫助,吾亦曾持誦經書,今得恩師傳法、指點,正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吾必謹遵師命,做一佛門慚愧修行者。

回到衙門時,突然看到很多人集在門口,上去一打聽,原來是興修水利的民工,他們到衙門抱怨現在的伙食越來越差,短斤少兩,根本不夠吃的,明生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就對民工講:諸位暫且回到工地繼續上工,興修水利,這是關係我們子孫後代的百年大計,這個不能耽誤,至於伙食問題,一定解決。明生就派衙役去找貴生,這時貴生正跟幾位當地的地痞流氓在喝酒,賭博,明生嚴厲呵斥了他,回到衙門後,立即查賬,發現救災款被貴生貪污,興修水利專款被挪用虧空,明生十分生氣,貴生見狀趕緊跪下求饒,並請明生的母親求情。母親告訴明生:貴生這孩子不容易,遭遇了家破人亡,念在他初犯,不懂事,就饒了他這一回吧!明生責令貴生把所有的錢補上,不夠的最後明生拿自己的俸祿幫助貴生補上,總算把這件圓過去了!明生馬上向皇帝寫了罪折,請求皇帝降罪,就在這時,明生的母親積勞成疾,很快去世了,明生又連忙寫了奏摺,禀告了自己母親已去世,按規制應立即丁憂,並請求致仕,皇上看了兩份折子,就下旨令明生丁憂、致仕。

貴生沒處可去,於是就跟著明生一起到了霧中山行園寺,一起拜見了方丈如歸法師。明生請求出家,貴生在一旁勸止,說人生富貴乃大丈夫所求,豈可忽視?明生絲毫不管,請求如歸法師剃度。於是如歸法師按照佛門儀軌給明生剃度出家,法號還是明生。當天,如歸法師超度了明生的母親,中午時分,就把明生法師叫到自己的房內,跟他講:我給你剃度了,並超度了你母親,這是我最後的因緣了,馬上我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我把我的師父果圓法師傳給我的衣缽傳給你,但願你繼承佛門“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教誡,嚴持戒律,做一個真正代表三寶的出家人。你現在有什麼要問的嗎?明生法師趕緊跪地請求師父給予開示,如歸法師嚴厲呵斥了他說:豎子,汝當曉悟,我本慚愧行人,哪裡有資格開示講法,那必為八地以上菩薩的度生事業,我乃凡夫一個,豈敢如此,如果今後有人未證言證,凡夫膽敢冒充菩薩,揚言為眾生開示,此必為邪見之徒,汝當以此教授你之弟子。吾所能做者只是略為你開解而已,一定要“依法不依人”。明生法師立即跪地請求懺悔,並跟如歸法師說:我第一次持誦《金剛經》時,就曾想如果能跟著佛陀釋迦世尊學法那該多好啊!今生一定要好好修行,做一個慚愧的修行者,今生的大成就解脫,利益眾生。願到時我乘願再來娑婆,跟隨師父學佛,永遠做師父的一名慚愧弟子!沒想到,如歸法師更是大為生氣,嚴厲批評明生法師:你記住,佛陀住世,以佛為師,亙古不變。自古以來佛弟子皆稱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雖然你拜我為師,慚愧的我教授你佛法,但你我皆是佛弟子也。如果你遇到更好的因緣,有比我水平更高的師父,一定要向他們求學佛法,須知佛法博大精深,浩瀚如宇宙,切切不可所知成障,讓自己閉門造車,最後成井底之蛙,憐哉惜哉。如同歷史上,許多佛弟子拜很多真正佛菩薩再來的祖師為師,學到了真正的佛法,而得大成就。但祖師們也一直告誡:大家都是佛弟子,故從來沒有師弟子,只有佛弟子,凡有人敢稱有師弟子者,必是邪師。汝當切記,並告知後人此一真諦。。明生法師頓悟,合十頂禮!如歸法師告訴明生法師:你把師兄弟們全部集中在大殿裡,大家默默誦經持咒,等到有三聲鐘聲,你們就可以進門。於是大家就集中起來誦經持咒,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突然屋里傳來了三聲鐘聲,大家趕忙跑進如歸法師的屋子,只見如歸法師全身放光已慢慢散開,突然一陣天鼓雷鳴,如歸法師的身光頓然融入虛空,此時只留下了頭髮和指甲。大家一看跪地讚歎如此聖者實在偉大,當即把頭髮指甲供奉起來,供世人禮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