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念佛真實義理

多傑洛桑老法王

我在這個娑婆世界九十三個年頭了,我下面要講的話,全都是真實誠意之言,只有最愚癡的人才會說假話犯戒,把多生累劫艱辛萬苦的修證功德讓一把妄言之火全燒光了,我再愚癡也不可能用妄語犯戒把我多年的修證功德給燒成灰燼。所以,我說的話只有幾個字,那就是真實不虛,另外還有幾個字送給大家:信者得福,不信可憐。除了正法寺,這個菩提精舍也是我直接管理的道場之一,你們不要以為它很小,但法義是和宇宙同體的,大峽谷的地方雖然大,但那裡只是修行地我不傳法,小中求大得真道,有緣的弟子們只要來到這裡,緣法成熟我就會為他們傳法灌頂。其實這個精舍已經很大了,你們知道“一毫端現寶王剎”的道理嗎?好了,講深了你們也不知道,現在說說主題吧!

 

我們在修行的道路上,幾乎佛教徒都知道有這樣一條法理,要經三大阿僧祇劫,廣修六度萬行,才能圓滿佛道。既然是鐵定的法諦,不能改變,那麼又有什麼法今生即能解脫的?當然有的,那就是無上微妙甚深之法了!我們不要三大阿僧祇劫,要今生成就,我今天就是為大家說這個法。在佛法,佛教,佛學,尤其是在佛門宗派的區分上,目前在整個世界,特別是華人所居的地方,佛弟子們大多發生了非常非常嚴重的錯誤偏見,特別是對待宗派問題,互相誹謗、詆毀,甚至於把其譏諷成外道,尤其是顯宗對密宗誹謗性很大,而密宗看不起顯宗,也成了在佛法界的一大問題。因此今天呢,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最近有很多人都說: “老和尚啊!我們經常到您那個地方,您都為大家傳授一些常規的很普通的佛法,比如念什麼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啊!念什麼觀音菩薩啊!這完全是淨土宗的,我們是來學密宗的,為什麼要把淨土宗的法傳給我們,不傳我們密法,而您老法王恰恰又是密宗的領袖,想必是集密法之大成於一體的,為什麼不傳我們密法,而傳顯宗,乃至於淨土,或者是開示大家參禪的道理,或者告訴大家唯識的關係,所以說我們感到失掉了真實意義、密法的本具。”為此呢,在這裡我要告訴諸位,其實大家的觀點都是非常大的錯誤的。什麼叫做密宗?什麼叫做顯宗?我們偉大的上師啊!法王上師啊!阿王諾布帕母也好,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也好,他們的觀點就是佛陀的觀點,我不夠佛陀的資格,但是我也是跟著他們的觀點辦事的。對於淨土,對於顯教,對於禪宗等等,它本來就是佛陀的法,變成宗派之分是後輩祖師們把它劃開來的。正如我所談到的,宗派是一個文化程度的級別問題,是文化程度的思惟關係,是文化程度的領域差距問題,但它畢竟就是屬於一種文化;就等於是佛教裡面的佛法一樣,不管你怎麼說,它畢竟就是佛法,就是正宗的佛法。我剛才聽到有人對我談,以前也聽到有人對我講,好像以我做為密宗的法王來說,學密就不應該談淨土,不應該說顯教,是一個道理。這個想法大家就錯了,其實我的身上並不只是密法的問題,淨土是我的法的一部分,顯教裡面的法也是我的法的一部分,當然,禪定參悟等等也是我的法的一部分,這個道理你們不懂,但你們想一下釋迦佛陀是那一派宗呢?只有一個宗派啊!我為什麼知道呢?因為我一直就是學顯教、學密宗,學密宗、學顯教的,我從來沒有把它們分開過,因為它們本身就是佛法。佛陀說的法只能說是一個課程的科目問題,需要獨立處理,但是在我們整個修學的完美法系當中,它是一體性的關係。

我現在回憶,在幾十年以前,我是一個方丈,人們都稱我是顯宗的高僧,我有很多照片,是黑白照片,很陳舊了,那個時候就是當顯宗僧人的時候照的。想來甚為慚愧,過午不食,所以身體非常之差,那麼身體呢,一天天地消瘦,唉!還是行沒有修好啊!但是那個時候所學的,都是淨土如何念佛,念佛法門的經道,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包括等等講義著述,我都抱著它不放,為眾生也宣講,我自己也修學,禪堂裡的蒲團也是參破了好多個的,那是我經歷了的嘛!唯識法相我們也要學的嘛!當然,這是過去的事了。有人又說,“老法王啊!那麼您現在很了不起了,您看您道貌岸然,九十多歲了,比當年青年時候似乎還煥發青春,這到底是什麼奧妙,什麼法?”我這樣告訴你們吧!什麼法?就叫做如來正法!有人說密宗,不對,有人說顯宗,不對,有人說淨土,不對,都不是。那麼我這個是什麼法呢?就叫如來正法即可!我是什麼僧呢?就叫慚愧僧!因為密宗裡面就包含著顯宗,包含著淨土,包含著一切宗派,所以你們說其他的東西我都不想听的,我都不想看的,因此上,我現在要講的就是,佛法就是佛遺留下來的解脫理體,不要把它分開,八萬四千法門,法法都是法,只要適合他們修學就是好佛法。你們非得要問我,為什麼淨土我老法王不每天修學,為什麼鑽出一個密宗我一天老盡去學,唉,不好意思啊,乾脆我告訴你吧!淨土宗確實很好,是我們密宗阿彌陀佛老人家,密宗的部主,是他老人家看到有的眾生適合修淨土才傳授的,佛陀老人家的大悲之心,無處不愛惜著眾生,我們又怎能不隨著老人家的步伐走呢?所以我當然要宣傳淨土、宣傳顯宗啊!但是,淨土可不是每個人都懂得到淨土的哦,不是念幾句阿彌陀佛就叫淨土的嘛,不是看幾本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就可以把淨土弄懂的,要真正懂得到淨土,要懂得到淨土的宗旨和精髓。阿彌陀佛老人家說了,每日十念佛,臨命終時一心不亂,都要把念佛的人接到極樂世界去。阿彌陀佛老人家的話從來沒有妄語過,因為他是佛陀,妄語了就不是佛陀。有很多眾生就認為: “哎呀!那我就念佛多簡單啦!一念就往生了,什麼法都不用學了。”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那實在是偏見,太邪知邪解,太錯誤!你們要知道,念佛,是念佛一心不亂才能往生,這是真話,但是你們做不到的!佛陀講的是“一心不亂”,“一心不亂”這幾個字聽起來很簡單,你解釋得了嗎?你明白這裡面的含義嗎?什麼叫做“一心不亂”?簡單的說就是,“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念一句就是一個佛的形象,念兩句還是一個佛的形象,念三句也是一個佛的形象,而不是念一句一個佛,念兩句兩個佛,念三句三個佛,這就心亂了。簡而言之告訴你,就是念佛的時候,佛的形像如如不動,光明燦爛於你心中,這個時候佛就會接引你了,所謂一心不亂,而不是念一聲有幾種心念,難啊,難於上青天了!很多人體會不到。並且要做到臨命終時一心不亂,你們知道臨命終時將是什麼滋味嗎?臨命終時是地水火風四大分解,六根神識散亂,八苦交加難忍,多少人在臨命終時痛苦萬狀,掙扎呻吟,世間上說難聽點就叫扳命,當然他的心念就會亂的。我見到過很多臨命終時心念亂了,不能往生的人非常之痛苦啊!一生念佛,到最後要斷氣的時後,他“唉唷!救命啊!”或者是掙扎啦!你說,“快念佛啊!提起正念啊!”同樣聽到的是他呻吟悲慘的淒叫之聲,黯然失神之聲,其實他早都心亂了,這個亂,不是你說提起正念它就能定住的,這要功夫啊!要我們平常的定力啊,定力又來於修行,來於戒律,如果失去了日常的修行,就沒有定力可言了。七眾弟子們啊,你們聽著吧!如果僅僅是念阿彌陀佛一心不亂,佛就不說八萬四千法門了,佛陀就不會告訴你們六度萬行了!佛陀不會折磨眾生的,教你們六度萬行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等等修持,然後才能成就,意思就是說,你的業力來了,你沒有修行的功糧,就沒有定力的時間,你做不到一心不亂的,你做不到一心不亂,你總不能怪阿彌陀佛不來接你。人家佛陀說過,要臨命終時一心不亂,念十聲都來接的,如果你念到第九聲,而你第十聲亂了,阿彌陀佛也沒有辦法的。不是沒有責任,是他接引不了你的,你登不上蓮台的!好比電線一樣道理,差一段就通不了電。所以,臨命終時八苦交加的那個滋味 兒你們不知道的,但是你也可以馬上嘗試的,就在我講這個話的時間,你們就可以體會。怎麼體會?比如說風大消散,或者風大停止,你可以自己馬上做個示範,你用你的手把你的口、你的鼻子全部堵起來,不要多吧,只要兩分鐘,試一試吧!你看到最後掙扎的時後,你能一心不亂嗎?那個滋味兒告訴你吧!只有全部痛苦的百分之三到四十的滋味,還有百分之六十的甚苦滋味還沒加進去,你只嚐嚐這個兩分鐘,百分之三到四十的不出氣的滋味,簡單的說,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痛苦,還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還沒加進來,恐怕你都不能一心不亂哦!你都會心慌意亂的!因此,修行全在於平常心是道,平常要多修多定,才能往生的,才能生到極樂世界的。這裡我不是嚇大家的,我講的是真實話,真實語,我說的是真話、假話,你們一下子就听懂了,如果我說的不是真話,只要念佛就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話,佛陀不會說要修六度萬行的,佛陀不會制那麼多戒律來戒大家的,因為簡單得很嘛,念十聲不就往生了嗎?何必要那些經藏幹什麼?三藏都可以燒掉了嘛,就留一本彌陀經就夠了嘛,無量壽經也可不用了,你們慢慢想我說的話,告訴你們,意味深長啊!慢慢思考吧!來戒大家的,因為簡單得很嘛,念十聲不就往生了嗎?何必要那些經藏幹什麼?三藏都可以燒掉了嘛,就留一本彌陀經就夠了嘛,無量壽經也可不用了,你們慢慢想我說的話,告訴你們,意味深長啊!慢慢思考吧!來戒大家的,因為簡單得很嘛,念十聲不就往生了嗎?何必要那些經藏幹什麼?三藏都可以燒掉了嘛,就留一本彌陀經就夠了嘛,無量壽經也可不用了,你們慢慢想我說的話,告訴你們,意味深長啊!慢慢思考吧!

那麼,也有人認為,只要是念佛以最大的誠心去爭取它,即能見到阿彌陀佛,尤其是苦行般舟三昧,可以見彌陀,往生無誤。但是,我今天明確的告訴你們,確實修般舟三昧功德甚大,但也並不是說不睡覺、不打坐,站步觀念,三月見彌陀。其實有很多古德修行者,他們修般舟三昧不只修一輪、二輪,乃至有修八次九次的,結果其中有的,腿也成了殘廢,身體也出了病,彌陀還是沒有見到,乃至於自身不能生死自由,七眾弟子不能得到佛法的加持,在歷史上有的甚至於連無情的廟產也保不了,都毀壞消失得無影無踪。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主要出在於沒有真正掌握淨土的奧妙。什麼叫奧妙呢?有人說,“依經教念佛就叫奧妙。”我看你這個人啊,大概頭腦有些昏聵吧!你說得太簡單了!奧妙這兩個字,懂的人就懂了,不懂的人,把經書翻爛了,也還是不懂,我相信會有緣法那一天,我會告訴你們這個奧妙無窮的淨土法門道理。目前沒有告訴你們之前,首先做到的是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心念佛。阿彌陀佛他老人家是非常偉大的,我們應該無限的尊重、敬仰他老人家。那麼關於密宗呢,當然,阿彌陀佛是我們密乘的部主,他在密乘中也傳淨土之高明的法了,只能說密宗這個法呢,往生極樂世界方法不太相同顯淨之法,它跟平常念佛,有異曲同工之處。但是,它最主要得於咒力和傳承力的加持,簡單來說就是保障性強一些吧,這就是我要說的,不需要三大阿僧祇劫即能解脫的法門之一了,雖然今生能成就但也得要好生修行。我在這裡不是說只念佛不好的,念佛非常的好,只要你平常定力好,能做到一心不亂,那就太好了啊!你們都是我的好弟子們!所以說淨土是一門好的佛法,精華要做到一心不亂。而密法之淨土呢,它的差距是在於有咒力和傳承力的加持,其實都是好佛法。關於禪宗明悟自心徹見本性這個問題,參話頭,或者參水,或者參光,或者參廟宇,參一個菩薩,參一個我是誰,或者參我從何處來我由何處去,或者參此時是否為我,參一個亭前的柏樹籽,參一片樹葉,追根究源參到山窮水盡,無念,亦非無念,念念俱空,此時,本來面目迴光返照,剎那明見自心,徹見本性,這是禪宗的道理,我跟你們說不清楚的,參過禪、打過坐的,有一定功夫的人,他們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這是個好法,歷代成就多少祖師的,但是往往都是大德們、高僧們,普通人要參悟,唉,我不想說好與不好,你們要記住,要不然佛陀就不會說出三大阿僧祇劫啊!我想台灣很多人參吧,大陸也很多人參吧,加拿大也很多人參,參了好多年,你問問他悟了沒有?怎麼悟法?悟個什麼來的?好壞普通我不想去說了,確實祖師們悟了很多,但是那是祖師們,普通人悟在哪裡?就是一貫以禪自居的那個宣化,臨命終時也痛苦而不能作主。因此佛陀在密法裡面呢,傳有光明大手印、有恒河大手印、有心中心、有大圓滿等等,以中觀見而起解,直接提出本性自心,特別是光明手印裡面,也是類似於參話頭一個道理,但是,它是靠一種加持之特殊力量而使你明悟自心、徹見本性,說穿了就是一個加持力,兩種法都好,禪宗也好密宗也好,都是好佛法。有人說:“法王啊!您老似乎是有一些偏向於密宗啊?”我告訴你們吧!我剛才說兩種法都好,你怎能認為我偏向。你說: “我聽您說有加持力,又有什麼力,禪宗就沒有。”對,我回答你吧!你總不能喊我說假話吧?我要講的是真心話,我要講的是事實,佛陀不妄語,我總得要學佛陀不妄語啊!法都好,但是我說的是不是事實你們一听就知道。所以對禪宗我是讚嘆的,他證悟了最高的道理以後,跟密法是一個道理,沒有差距的。但是他們施用的方法,就是類似現代人稱為的工作啊,是有差距的。工作的方法有差距的,取境的位置有差距的,但他都是佛陀的法,應其契機就是好法,所以有頓超直入如來諦自成。總的一句,淨土也好,禪宗也好,唯識法相研究心識也好,律宗修戒也好,都是好佛法。但是有人說誦戒就最好,誦了戒就等於見了佛陀。誦戒空背沒有用的,要守戒、依戒才是對的,守戒依戒去做那才是對的,守戒依戒去做那才是真正的修行人。誦戒過了就完,沒有什麼好啊,背了要用的!總的一句,不管那一個宗派都是佛陀說的法,都是好的佛法,這些法我修過的,但裡面妙用無窮啊!千萬不要把佛學當成佛法,把佛教看成法諦了。

唉,這一生來從小就乾這個東西的,今年都九十三歲了,所以說一直都疲倦,累啊!但是疲倦也好,累也好,過了就忘了,只不過時間都是無常的,目前金剛毛長了一尺多長了,鬍子今後也要長得跟人一樣長,到底這是什麼東西?就證明佛菩薩的偉大力量太真實太強大了,得到了密宗的真傳承加持力。但是傳承加持也是一種表法,也就是說法如筏喻者,以後成就了,這個金剛毛也不要了,哪個要,就拿做腰帶拴吧!這個鬍鬚也沒有用了,這些都叫無常的!所以說,佛陀教導我們法尚應舍,何況非法!淨土、禪宗、顯教是我以前一直學習的,現在我沒有忘它們的,我也隨時隨地到裡面去走它一圈,因為它是我的法的一個部分,當然,密宗的法也是我的法的一個部分,總的一句,我學的什麼?到底學了什麼?告訴你們吧!我學的是佛法!什麼佛法?如來正法!我要講的話就是這些。有人說,“長金剛毛有什麼稀奇,那是神通。” 好了,就算你說的是,那你是高僧大德,也表一下法,長幾枝金剛毛給大家看好嗎?可惜你沒有真佛法,表不了法的。當然,你有一些想法是允許你的,但是不正確的想法會帶來障礙,失掉正知正見,乃至於護法也不願意跟隨你了。我曾經也經歷過一段時間這樣不好的過程。我的法王上師在為我作灌頂加持的時候,他說:“我會重新給你一個非常莊嚴的大德形象。”當時我心裡已經暗暗想到,我這個形如猿猴的醜陋相,再莊嚴也是有限度的。時間一天天過去,隨著年齡的老化無常形象越來越醜劣。有一天,法王上師叫我到身邊,指著我說:“你修行怎麼樣?”我說:“一切都如法。”他老人家說:“拿如法來。”我說:“如法不見了。”他老人家又說:“拿不見來。”我說:“不見在此。”他老人家說:“此作何物?”我說:“物也非物。”他老人家說:“是故為物,物法亦然。非物非法,色空不二。”我說:“阿彌陀佛。”他老人家說:“形像變好了嗎?”我說:“愈來愈醜。”他老人家說:“好,你跪上前來。”我低著頭爬到了法王上師的法座前,他老人家讓我抬起頭來,我剛剛抬起了頭,只聽“啪!啪!”兩耳光打在我臉上,隨著法掌之聲,他老人家嚴厲地說道: “你當年的一念疑心使你不能得到加持,初地不知二地事,一代法王的種子真是可憐,下去悟吧!”其實我當時已經明白,對上師說的話不能產生疑心的,我作了實相懺悔。實在是佛法的神奇超越世間無常的萬有,就那麼短短的一個月,我的形象突然來了一個大幅度的莊嚴轉變,由世間法說,是威嚴啊!端莊啊!一句話就是,“好看得很!”幾月前不見我的弟子來到我的身邊,他們幾乎認不到我了,有的人甚至亂說什麼:“我們師父身化登天,脫胎換骨了,實乃凡間首創!”其實,哪裡是這麼回事喔,形象的轉變,莊嚴的受力全來於法王上師的加持,三業的相應啊!這是什麼呢?這就叫真正的如來正法嘛!

 

本文選自《聖僧鐵記》

注:

以上文字,圖片、視頻來自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涉及版權或異議,請聯繫我們刪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