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聽羌佛法音和服務藝寶磚治好了我的眼睛

我出生於1973年,第一次聽聞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那時尚未公佈佛陀的聖號,僅僅知曉雲高大師聖號),是在97年,因為是北方人那時我對四川話還有些聽力障礙,但是佛陀雄厚磁性的聖(聲)音深深打動了我。我家有近視眼+散光的遺傳(父親和姑媽們幾乎都有深度近視),所以從中學時代我就帶著眼鏡,一直到大學畢業工作,基本除了睡覺、沐浴,眼鏡從不離身,更不要說看電腦寫文章。

2010年,上海藝寶公司臨時邀請我從歐洲回到中國,參與藝寶磚宣傳冊編寫與當年的“上海國際陶瓷衛浴展”部分工作,藝寶磚是佛陀師父親自設計的偉大藝術裝飾瓷磚,也是佛陀師父加持給娑婆世界眾生的無量福報與美輪美奐的藝術享受,感恩總經理周師兄給我創造了白天工作、晚上聞聽佛陀法音的機會,很久沒有聽到佛陀師父的法音,所以異常的欣喜與感動。第一天聞聽的是《東行說法》,當聽到第一課《發願求加持》侯老師兄不求病癒、只求盡快成就利益眾生時,我悲欣交集流下感動與慚愧的熱淚,當晚就一直聽聞法音到凌晨4點左右,此後在藝寶公司服務期間,我基本天天下班後堅持聽聞2-3小時法音。那時我剛從國外來到上海剛下飛機,不慎將眼鏡打碎。由於當時藝寶公司的工作繁忙,我只好裸視面對電腦和各種資料,奇怪的是我竟然也能清晰的看清資料、自如的編纂文字。即便如此,我還是帶著幾分掛礙在周末到上海著名的“紅星眼鏡店”去配置眼鏡。在經過人工檢查+激光驗光的反反复復一個多小時的檢查後,醫生奇怪的問我,到底想配置哪一類的眼鏡?我說近視+散光,可醫生回复:你的眼鏡裸視1.5,既不近視也不散光,視力很好。

聽完醫生的話,我感動與震驚的無以言狀,差不多20年的帶眼鏡史,就在這短短半個月痊癒了?我內心深知這是偉大的佛陀師父加持治癒了我的眼睛,而平日並不精進的我,除了聽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偶爾在寺廟向燃燈古佛(多杰羌佛化現)供酥油燈,並沒有建立什麼實相功德,反而是貪嗔癡毒罪業累累,而且我也沒有使用任何治療眼睛的措施和藥物,僅僅因為短期聞法、和參與藝寶磚一點點的宣傳工作。佛陀師父就加持我的視力恢復到1.5, 想到這,不禁熱淚盈眶。

佛陀的無量慈悲與佛法偉大的真實不虛,一次次的展示在我和師兄姐面前,佛陀師父總是給每一個建立點滴功德的弟子無量的加持與福報。我們今生若不懂感恩不懂珍惜這無上殊勝法緣,努力的弘法利生,讓更多的眾生能夠聞修偉大的如來正法,真的太對不起慈悲偉大的佛陀師父與自己千百億劫難遇的殊勝法緣。所以,我一定會百般珍惜,精進修行,弘法利生幫助更多的眾生聞修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師父的如來正法,自覺覺他。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十方諸佛菩薩!

慚愧弟子:松拉昂瓦

2016 9 16 成都  

文章转载自http://www.szjxwx.com/2016/09/25/zhihaolewodeyanji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