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 ——殊勝無比 現場感應追記

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

——殊勝無比 現場感應追記

 

二〇一六年九月一日下午三點,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大雄寶殿,大家終於迎來盼望了十幾年的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由現任住持上若下慧大法師主修法。

 

法會會場裡有僧眾和善信居士參加和護法。敞亮明淨的大殿此時此刻素淨平和,每個參加者分立在藍色標識的寬鬆區域裡。跟隨主法師禮佛三拜持心行咒後,若慧法師簡要介紹並提出對大眾修法要求,隨著一聲指令出,大家閉目、寬肩站立並平舉雙手,進入狀態。

 

無比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加持! 感恩主修法上若下慧法師! 讓所有來到加持法會現場的僧眾和居士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感應和殊勝的佛力加持。

 

加持法會開始不到一分鐘,僧眾釋正定第一個不自主地開始擺動上肢體進入被加持狀態;緊隨其後的,是站在第一排的老僧眾釋正見也進入被加持態勢,疏朗、法喜充滿的笑聲響徹大殿的每個角落。站立在在最後一排的兩位老居士,幾分鐘後開始彎腰或輕鬆搖擺或有韻律地拍打著雙膝腿部,她們是故意這樣做嗎?從法會後介紹心得感應了解到,她們各自都得到了觀音菩薩和佛力的殊勝加持,原來長久不能過力抬舉的雙臂現在能舉了,原來勞損的雙膝沉重僵痛現在被佛菩薩加持治好了。還有一個居士描述說她得到觀音菩薩楊柳枝灑下的甘露,肩膀痛頃刻間消失了。

 

我的法名是釋正心,也是參加這次加持法會的僧眾之一。我站的位置在第三排兩圓柱中間,空間寬敞無比而我卻自始至終地立在那裡,紋絲不動。按一位僧長話說“像根木頭處在那裡!”確實,錄像裡的我外在看來,是整場法會沒有移動絲毫沒有姿勢轉換沒有睜眼沒有被外境干擾的一個。現在,我就來分享一些自己內在所得到相應與感應,以及被佛力殊勝加持的體會:

 

住持師父一聲指令“開始!”我當時就感到了一股清涼貫穿灑遍全身。

 

初始幾分鐘還知道自己站在大雄寶殿裡。前面僧長的笑聲貫入耳際並迴響不絕,接著身邊的同僚倒地嚎啕大哭跺地板,這些都沒有干擾到我清淨的內心。 “心外無境,念自不生。”這是開始反復出現於腦海的移動字幕。不知多長時間後,這些字幕消失得無跡可尋,身體只感覺清淨、空掉了,接著左手沒了,左手臂沒了;右手沒了,右手臂沒了;接著左腳、左腿,右腳、右腿,眼眸、鼻子、耳朵都依次消失了。倏然間,身體化作一團白光騰空而上。上升中,感覺到身上的中褂(僧服)後擺飄起來,接著就穿行在藍空與白雲之間,先是看到了太陽,接著向前平飛行又迎來了月亮;從月亮下掠身而過的瞬間,眼前被披滿的白光照徹,接著,瀰漫虛空的紫色巨輪光由遠而近地向我面前推來。我的眼睛被白色覆蓋,抬頭仰觀,波浪似的白色是巨大無比的裙擺,再往上看有披到腰際的黑色長發,接著看到膚如凝脂的左手和臉頰,……啊,觀音菩薩來了!是的,是觀音菩薩,身帶清風,在我眼前從右向左飄忽而過,用她溫軟合力的巨大手輕柔地撫摸了我舉起的雙手。我的臉展開美好的笑容。不知為什麼,這時候的我從空中俯視參會的人員不在大雄寶殿了,而是在一個殊勝莊嚴的宮殿裡,有美妙的梵樂迴響。想要仔細辨認每一個人,卻又不是她們。那些人和她們的聲音離我越來越遠。

 

隨後,我的雙手緩緩下墜到腰部,接著匯聚合掌於胸前結了一個我從沒有打過的手印。法會結束時,時間剛好停留在三點五十二分五十三秒。身心感到從未有過的輕愉和充盈。

 

志心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至心頂禮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令與會大眾都得到相應受用,也感恩上若下慧法師的慈心利眾。

 

goo.gl/t8Unbh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