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辯越爛的辯解!

越辯越爛的辯解!

 

近來隨著陳寶生謗佛叛教、矇騙眾生、詐騙錢財、凌辱弟子的惡行被一再揭露出來後,廣大正信佛弟子憤起聲討撻伐,蔚成大勢,令人欣喜讚歎,證明正法深入人心,護法弟子眾志成城,邪師妖魔宵小之輩無以遁形。

 

然而因果所致,總有些愚癡頑劣之輩,堅持錯謬負隅頑抗,一再跳出來,不遺餘力的為妖魔邪師陳寶生辯解,那怕顛倒黑白,滿口胡言,甚至自打嘴巴,也在所不惜。

 

最近就又跑出來了那麼一個,為陳寶生謗佛叛教的卑劣行徑叫屈,裝得滿腹經論,引經據典摘章擇句,惡毒的把 釋迦世尊所說《妙法蓮華經》拿來狂加歪曲,蠻橫為陳寶生辯解。他故意把提婆達多在 釋迦世尊住世期間謗佛害佛而必墮阿鼻地獄的罪行事實抹去不說,倒把提婆達多謗佛害佛離經叛教的“一切言行”,說成是“善知識”的“度生方便!”這樣的蓄意篡改和惡意混淆也真是奇葩的可以了!我們不禁要問:這難道就是他們跟隨邪魔陳寶生所謂“專心修學三藏教理”的成果嗎?事實再一次證明,他們哪裡是在“修學三藏教理”,他們是三藏白癡,只會對三藏教理採用妖魔式實用主義的斷章取義為我所用,惡意篡改 釋迦世尊說法的妙義,蓄意破壞三藏教理的法義真諦,妄圖藉此繼續矇騙毒害眾生。

 

為了替他們的邪師騙子陳寶生辯解,他一會兒說:“恆生陳寶生)上師對釋迦世尊、觀世音菩薩、蓮花生大師都恭敬有加,對他曾經的師父恭敬有加,這和提婆達多我慢、害佛哪裡像了?”一會兒又說:“你們知道提婆達多是誰嗎?……提婆達多是善知識,修無量功德,授記成佛!妄加評判恆生上師和提婆達多的人,你們有沒有好好讀讀經書?”為了替他們的邪師騙子陳寶生塗脂抹粉,他竟又說:“原來善知識提婆達多的一切言行都是度生方便!”他甚至自以為得意的說:“不過也得謝謝稱恆生(陳寶生)上師為提婆達多的諸位。”好像妖魔陳寶生也真是“善知識”了,也真能授記成“未來佛”了!魔見迷心愚癡到這等地步,實在是太可笑、太可悲了!

 

要把陳寶生跟提婆達多一比,倒是有得一比。他們都恰如《大藏經》所說“惡心亦深”。他們的共同性在於,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忘恩負義、謗經誹佛、殘害眾生的妖魔行舉。他們都是隨佛所學多年,卻又都是心術不正,貪心熾盛,追求名聞利養而起顛倒想,造種種諸逆,忌恨佛陀,毀經謗法,殘害眾生,遂致不可拔救,墮入萬劫不復之境。《增一阿含經》中,釋迦世尊說:“提婆達兜(即提婆達多)為惡深重,受罪經劫不可療治;於我法中,不見毫釐之善可稱記者,以是之故,我今說提婆達兜(即提婆達多)諸罪之原首不可療治!”提婆達多終墮阿鼻地獄。那麼,陳寶生又將能陷於何處?可想而知!

 

要把陳寶生跟提婆達多一比,又是沒得一比。《妙法蓮華經》述有提婆達多助 釋迦世尊的前世善因緣。《大藏經》也說,提婆達多“其根亦利”。《鼻奈耶》中說,提婆達多“初有十二年誦經學道,稟受教授,無有休懈。”《出曜經》亦讚歎他“聰明廣學。十二年中,坐禪入定,心不移易。”而陳寶生又如何呢?陳寶生既無此種善因緣,也完全沒有此種“其根亦利”的善根。他隨學 羌佛27年,卻因其自身劣根之質之故,經教不通,證德不具,證量全無,更無緣學得甚深如來大法,終不能證聖果,始終凡夫一個,而且至今不思悔改,困獸猶鬥,心多惡念,孤注一擲。這同提婆達多的所緣所終相差何其之遠。《增一阿含經》中說,提婆達多生生世世與佛常相怨隙,此生又事事害佛,執迷不悔,以致墮阿鼻獄中受大極苦。但以臨終前一念善心向佛,又復歸依,佛陀因此為提婆達多授記,將來轉生人天,六十劫後成辟支佛。這正是佛法之奧妙。故《妙法蓮華經》讚歎“世尊甚奇特,所為稀有。”提婆達多以過去善因緣種下未來成佛之種子。這是陳寶生堪與相比的嗎?陳寶生妖魔本質,罪大惡極,不知悔改,負隅頑抗,繼續為惡。他哪裡有資格與提婆達多的善因緣得授記相提並論!

 

世間諸事皆不離因緣果報,因果相生,其來有自。佛法之精華殊勝處在於「緣起」,有因有緣諸法生,提婆達多的種種亦不離緣起。他因過去宿因而破佛亂佛,因此業力因緣牽絆,自食其果,受大苦惱;也因過去善根因緣而得授記,當來之世必定成佛。如此大起大落,前後迥異之因果,更顯佛法之殊勝與不可思議。然而,這其中的佛法之深奧妙義,又哪裡是陳寶生那樣的妖魔邪師及其愚癡劣徒所能理解的!

 

我們要義正辭嚴的大聲質問:

 

你們稱其為“大寶金剛上師”、“大活佛”、“菩薩再來”的陳寶生,他的聖證量究竟表現在哪裡呢?釋迦世尊說,菩薩在五明中求。陳寶生為什麼一明都拿不出來呢?他究竟是什麼樣的“活佛”?是哪一尊“菩薩”?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要“回歸世尊本源”嗎?那麼,為什麼不聽 釋迦世尊的所教,為什麼對陳寶生一明不明的假聖本質不生任何疑問呢?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你們本來就是大魔小魔的一丘之貉!

 

你們稱陳寶生要帶領弟子“深入經藏,回歸本源”,為什麼他百題經論考試47題交白卷,僅得18.5分呢?他通經教了嗎?他就是這樣深入經藏的嗎?他這樣糟糕透頂的一個三藏白癡真能帶領你們“深入經藏”嗎?他能帶領你們回歸到什麼“本源”呢?結論很清楚,就是回歸魔源!

 

你們痛恨把陳寶生比作提婆達多一樣謗佛害佛離經叛道,惡毒歪曲《妙法蓮華經》的真義,斷章取義抹殺提婆達多謗佛叛教的佛史真相,只說其一不說其二,只說授記不說惡果,根本不信因果不昧,完全不明佛法奧義,這就是你們所說的跟隨陳寶生“專心修學釋迦世尊三藏教理”嗎?正告你們,不要給 釋迦世尊抹黑了!你們是妖魔,是佛教正法的死敵,只會行破壞佛法的勾當。不管你們如何玩弄拙計,只有自取滅亡的下場!

 

你們誹謗說對陳寶生的揭露和批判是污衊造謠,“到香港告假狀,滿世界散佈虛假醜聞”。可是你們明明知道,那些揭發真相的正義人士都是陳寶生曾經的弟子,都是事件的當事人。事實已都公諸於世,是真是假上法庭不就真相大白了嗎?為什麼不敢露面呢?為什麼要躲起來了呢?為什麼還要硬著頭皮說假話負隅頑抗呢?為什麼還要用死亡恐嚇揭發者呢?這不正說明你們已恐懼慌張到不知所措,狗急跳墻孤注一擲了。你們就是一群邪惡見不得光的惡靈兇妖!

 

嚴正警告陳寶生及其劣徒,不要再喪心病狂的抵命辯解了,不要再罪大惡極的拿佛經摘章擇句搬弄是非了。不懂就是不懂,說出話來牛頭不對馬嘴,混亂邪惡得一塌糊塗,越辯越爛,越辯黑業越重。這樣下去,後果必定慘不忍睹!

 

提婆達多雖是惡人成佛的範例。誠如《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一所言:由此事證,雖然是極惡之人,即使墮於三途,只要有一念之善,至誠歸依三寶,即可藉由不思議佛力法力,而得救濟。然而,請千萬注意,這裡有一個不可違逆的前提。這個前提就是,必須發大懺悔心,真心悔過而生善念,至誠皈依三寶。可是,我們也不得不說,無絲毫善根善緣的邪魔惡妖,本質惡劣兇殘,難得教化,欲得此果,只能是癡人說夢話!

 

慚愧佛弟子 仁欽桑波

2017年7月19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