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的受益-當家中長者面臨無常來臨的那一刻

         慚愧弟子有幸歸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至今已有十幾年了,修行的腳步卻因世俗或身體業力的牽絆考驗而時緩時速,在此虔誠懺悔!但是慈悲的佛陀在我每逢人生大難關時,總還是不離不棄的加持﹑援助我,學佛修行的受益良多,難以數語道盡,現在僅就我的兩位至親過世之經歴來和大家分享:

         2008年家婆因為大腸癌後加中風,以至癱瘓臥床,我先生雖是家中老么,但照顧的責任幾乎大部分落在我們身上,從病發到癱瘓將近四年,先生的壓力很大,體力也已衰竭殆盡,經常陷於六神無主﹑瀕臨崩潰的狀態!一天,我鼓勵他説:“求見佛陀,好嗎?”他立刻點頭了!可是,我和先生是多麽渺小的人物,況且 佛陀師父為了眾生每天從早忙到晚,常常要到晚上才能吃午餐!我倆何德何能想拜見就能拜見得到呢?我趕緊拜託接引我的師姐協助安排,但心中不敢存太大希望,因為先生之前只是偶爾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共修或法會從不曾參加!怎麼可能獲得特殊因緣? 結果出乎意料地師兄竟然如願了!真是非常感恩佛陀的慈悲!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自從接受了加持之後,師兄靈智頓開,能夠頭腦清晰有條不紊的處理兄弟姐妹之間的矛盾爭執,而婆婆在往後一個月也不再痛苦哀嚎,平靜安詳的辭世!

         2010年八月,我隨著師兄搬回離開近30年的家鄉台北,和母親有了最後五年歡樂相聚的機緣,期間只要有機會便譲她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雖然因為腔調的阻礙,慣說台語的媽媽很多聽不清楚,但她仍很專心的聽聞)。

         2015年,母親也因年老(88歳)久病而日漸衰弱,進出醫院無數回,六月中再度入院後,醫師已放棄任何治療。雖然我心中有深深的牽掛,但仍抱著祈求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加持母親的心願,隨著團隊如期赴美參加佛事活動。傳法當天,和與會的上千位信眾們淨心盤坐等待之時,我ㄧ直默唸佛號祈求加持在台的母親;忽然之間,頭頂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氣流灌注下來,這是佛力加被,我當下感動得痛哭失聲,心裡明白佛陀已接收到我的祈求!

         因為前一晚已收到母親病危的訊息,會後將祈請加持名字﹑地點託請淑旦珠瑪仁波切呈交後,當晚我即先行返台。看了母親的情況,最後遵從母親的願望,在她還有氣息的時候送回到老家,於彌留三天期間,又譲她恭聞了數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法音後,母親終於安詳逝世。在全家人持續不斷的唸佛聲中,看到殊勝的彩色光環繞著母親的大體,而後彩光從她的頭部緩緩而升!連初識來助念的團長都讚嘆母親四週的磁場很不一樣喔!

         多麽慶幸能夠歸依在羌佛座下學佛修行!譲我和同修能夠有智慧而沉著不亂的處理長輩們的無常後事,且隨時懷著菩提悲心看待一切眾生和事物,譲我們的生活過得更加幸福美滿了!

         誠摯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慚愧行人解道 陳洪慧真稽首頂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