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道指南

今說證道指南。為利生證道。如何實證般若而說。此指證道即指證般若。指南者指明方向的準則義。如何證般若捷徑。一提到《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很多佛弟子都知道。也有專門受持者。也有聽講者。亦有專修者。更有盡其一生奮力修持。可是大部份人還是般若了般若。自我了自我。無有所獲。更無所證。臨命終時卻不能作主。更何況在世解脫。妙用無礙。說到底來是何因緣。唯有二句。在聖因果不昧。在凡因果所縛。故當明瞭修行二字之真義。

修行即是轉換因之先後成熟。一切依因正果。因此佛才特別立有出離心、四無量心、菩提心、諸般戒律。即六度萬行等專修方法。這些行法、都是專起種因結果作用的。離開了它們任你把金剛經、六百卷般若、心經背誦翻爛。也不會證到般若的。如果只是讀明經理即能證道。佛也就不會說那麼多具體的行持法了。

佛說諸行皆是為了行者自修。轉換因果。契合經理諦相。雙運圓融般若自顯。故我說前者般若於文字已明。但明不一定能代表實證。何以故。因眾生無始以來。長處輪迴。受生死煩惱諸苦之縛。五蘊不空故隨行造業。而因果報應。由於屬隨業報果。故心隨業轉。不能心轉業力。加之業力障蓋又出自無明。故爾想證般若。想即成障。欲坐禪定。煩惱、妄心、分別、昏沉、掉舉、無明由因感現成障。欲修徹卻多落空鑒之執。欲修“妥噶”又以光感而作幻心。欲念咒語。口念意散。不去天南海北。就行以妄鑒妄。正欲萬念歸一。忽又昏昏睡覺。意識夢然、業力現前不由自主。

故爾無明業力絕非想斷則斷。想滅則滅。因此文字般若亦非想懂則懂。觀照般若亦非想觀則觀。實相般若亦非想證則證。何以故。由無始無明蓋障、浮覆圓妙圓明真心之故。是故般若特為具大智者舍利弗而說。說一渡眾。菩薩悲意卻非普通眾生能證悟的。或略有領悟。也只能根據各位業力輕重。分段深淺、而受相對之益。

故爾今特告知一切有情。欲證菩提。必證般若。欲證般若。必滅無始無明業力。欲滅無始業力。必從因入果。善因善果。惡因惡果。行優果善。去障方能明生。

因果依何而證。當以佛說修行而證。故一切勝義之證。不離修行。修者修正。行者行為。即將己之凡夫行為修正而符合佛菩薩所立之中正行條。唯獨如此方能轉換因果。善因先熟占其報位黑業自然無位顯報、推之於後。故出障明生。照見般若。以智圓明。若證般若。不離修行。無論何宗何派、何種法要。亦復如是。

修行法門頗多。今不一一舉之。只例一說即可圓滿。轉換因果之先熟善因。種大解脫之諸因。消無始之業障。業障遠離、智光才能顯現。方能照見般若妙明。此說並非不念《心經》不解經意。而必須三業相應一心持經。深解經意。悟其妙理。方為雙運之修。

若欲求解脫者。首先必須具備真出離心、真信、願、行、真戒、定、慧。具此決心。方能真正按佛所說實行。今立加行法部份而說:無論為上師的和當弟子的。或以禪為食的。具神通幻妄覺受的。或聰明超群的。或氣功出奇的。乃至智慧通妙的。學佛法不應以神奇古怪為立意。一切神奇古怪說穿了無非萬法由心生。一切幻化奇妙之用都脫離不了自我意識幻化。不是第六識感觀就是第七識末那意顯現。或心識之王第八識阿賴耶出湧。穿牆入壁不足為奇。況復氣功之類無稽之幻化小焉者也。《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如是之理也。又有以禪理高談空鑒脫離實際說玄虛。開口一個大圓滿。閉口一個無相法。啟齒不談無上步。就求金剛法、不求妥噶化虹光。妄貪金剛喻定決。乃至念阿彌陀佛。口稱善。實際行為做壞事。說實話吧、如果世間法的基本行為都不正。還算不上一個稱道好人。狂言妄求之心是沒有用的。

我的宗旨是一句話。那就是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因為佛法是建立在世間六大緣起和合之因的悟諦。所以世間上的一切處事接物、為人、生活、工作、思想、行為等。乃至世間上的起心動念。所有相對事物及意識。都是對自己行為的洗刷。因果的印證。學佛為修行。修行就是以世間上的一切來磨煉自己的修養。更正自己的行為。以自己的行為去應照世間上的諸法。這種應照是科學性的、數學性的。比如:要達到一種聖者的境界。規定為一百斤善因名為聖者。那麼只具備一斤是不算數的。乃至九十九斤也是不行的。九十九斤只能算九十九斤。畢竟不是一百斤。故不圓滿的。要圓滿那必須要一百斤。差一克一毫也不能稱聖者。因為一百斤又名聖者。所以行者之行是沒有半毫虛假可走的。故爾需當三業實際應照。所以應有實際對塵標準。那就是最基本的也要以六度萬行、十善、四無量、佛說諸戒為尺度。在這之前。首先得一步一個足印走正世法初基。然後再進一步深入諸行。以做到大公無私、捨己利人、愛國愛民、愛世界、熱愛和平。做到一社會敬愛的善知識。以此為初因之基本德行。然後方可進修以下加行、如此較易相應。

有人問佛教之修行如此善業。不但不殺生。而且惡念也不准動一下。那麼對於那些惡貫滿盈的壞人、魔妖之輩。不就提供了做壞事、害人民、壞佛法的條件了嗎?這裏我必須告之大家。佛教固以大悲普渡為本。但又具大雄無畏之志。對於那些破壞眾生利益、毒害大眾生命、以邪說玷污正法、正教、製造社會混亂的壞蛋、惡魔。是毫不鬆手去抗擊的。是沒有半分毫畏懼的。因為佛法修行是為自覺覺他。故爾為大眾和國家即世界的利益。對個別的壞人是不會原諒的。故對壞人、壞事、惡貫之行。要向有關正義部門反映的。總之。修行者一切皆是為了利益眾生。凡是菩薩之舉正是如是行持。故爾菩薩戒之建立魔天震之大駭。以下為證取般若之具體法要“加行”。

加 行
凡修行者首先得皈依而後隨之發心。並必當了明修行學佛。一為自了生死。二為度脫眾生。故當解行以下四句法義三業相應而行。直至生起實相。四句皈依發心即是:
諸佛正法眾中尊     直至菩提我皈依
我以所修諸資糧     為利眾生願成佛

于此進入觀無常。如初修行人未生出離心者。不依觀修無常之法。即不能產生真修行心。更不能依法行持。或遇難急退。故當首具真欲求得解脫之道。急求出離輪迴之法。若欲出離輪迴。必悟世間幻化假合皆無常性。故當觀無常。觀無常者。即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我體四大合。亦復如是義。應於靜處前思後想。親友離別已步黃泉。事時推歲。幼年步入青年。青年轉入壯年。壯年歸近老年。將入其土我體正如是理。于無人處靜心下來觀一切聲響。觀流水。一去不回頭。觀當下念頭言語已成無常。而吾將接近亡故。死無定期。一氣不來。當下兩手空空而入中陰。世間諸有無從帶去我之當下肉體亦復如是。如意念觀成實相。則會生起怖畏。此時出離心進入生起次第。于此才明瞭人生時間短暫。隨時可死。方可進入怖畏之苦。此時自然精進用功而不懈怠。不易產生煩法心。修密者於此四部瑜珈自然相應。諸有法門亦復如是。具備出離心後。還必須嚴守戒律。方可播種善因。轉換惡果推後續生。此以三聚淨戒為主即是。

三聚淨戒者:
一、攝律儀戒。誓斷一切惡無一惡不斷。
二、攝善法戒。誓修一切善無一善不修。
三、攝眾生戒。誓度一切眾生無一眾生不度。

于此當靜觀我既發心學佛。欲脫離輪迴諸苦。故當嚴守三聚淨戒不可有犯。在戒之基礎上。還必需以十善作為基因。十善之修。應于實踐中靜觀深思十善。自己是否時時事事均依之三業無異。如佛所云。修法得用無疑。若行持有異當下修正。若不如佛所說而行持當然修法是沒有受用的。故必行於三業實踐。其具體十善即是不殺生而行放生。不偷盜而行施捨。不邪淫而修梵行。不妄語而說實言。不綺語而說質直語。不兩舌而說調解語。不惡口而說柔和語。不貪而修不淨觀。不嗔而修慈悲觀。不癡而修因緣觀。在十善的基礎上。進一步嚴格實施四無量心。建立德行。修四無量心。首先得起動果與因的實施。故爾四條即是:

願諸眾生   永具安樂及安樂因。
願諸眾生   永離眾苦及眾苦因。
願諸眾生   永具無苦之樂我心怡悅。
願諸眾生   遠離貪嗔之心住平等捨。

隨意即觀慈悲喜捨四無量。對諸眾生於實際行動中發起此四種無量之心。施於實踐。爾時當依次第而入。先由生身父母。妻室、夫君、兒女、岳父、岳母、諸親眷屬。常處身邊親近友人。次第而進。隨之散于六道眾生及法界一切有情。對諸有情。觀如往昔互為父母。互為妻室兒女。因緣理信實則如是。故當三業相應於慈悲喜舍。落實於三業。爾時自觀次第而進。若于生身父母、妻室、兒女均未相應。口言己行于眾生相應。則為假相。未種相應之因。四無量心分三個次第。即是第一、生起次第。第二、圓滿次第。第三、生圓不二次第。如是成就其四種無量心者。至少要達到圓滿次第。若要解脫受用。先證生圓不二次第。四無量心進入生起次第。便可自知。如見到他人的生死、痛苦災難、幸褔、富貴、快樂。從內心生得起慈悲喜捨的覺受並付之實施。即為生起次第也。圓滿次第是建立在生起次第的基礎上的完美境界。四無量心是否真生。可以從事例中自見。例如于行道中見一車禍傷一青年。廢一肢體而殘。慘狀不堪。圍觀悲欲多淚下。汝亦如是悲心起動。過一時回家則無車禍之覺。早忘九霄雲外。餐食如狼似虎。此境界為普悲感。並非四無量之悲心。假如該車禍所傷者為汝之親人。其悲傷之心境。卻非平平。第一餐絕難進食。何來虎狼食舉。何以故。爾時多於思之己親前途。心生悲妄。乃至夜不能眠。奔走求醫。勞其筋骨。而不顧諸苦。若真發四無量心者。則應對他人之一切。如自己之一切。此乃菩薩行道必備之德。如證到圓滿次第之四無量境。則能眾生平等。以三業相應施之四無量實施之用。圓滿次第區別於生起次第者。主要在於出之自然行業。不加半分毫釐強求之舉。則備四種無量之心。在圓滿次第的基礎上。進一步則產生生圓不二次第境。此為勝義之諦。即為不染無著之四無量境。與般若有密切相關。此不作多解。在圓滿次第、四無量境的基礎上。恒持修學。久之自然得證生圓不二之境。行者于此靜思。汝可生起、汝可圓滿。如未生起、則應當下發心。行於三業。使之四無量心生起實相。而後勤修六度萬行。念念不忘自覺覺他。故當發大乘菩提心。度眾生脫離輪迴。眾生有苦即我苦。眾生不盡我長度。發此菩提心。由行者于佛菩薩前自立願心。條例方案。言出必行終身照辦。不可三業有異。若口言度生。而返照四無量心。未能三業相應。度生則無實相。若未三業相應。縱能終日持咒、修觀、誦經打坐、念佛。終歸竹籃打水無從收益。故當日審。依照佛義上師之教。查己為任。凡與教違當下正之。(文誦至此靜而思之)。行者于此當前思後想、你可做到。透關之法。立而除根。以上是為修行之要。建立加行生起次第。方入六度齊修之法、六度者:佈施度慳貪。持戒度毀犯。忍辱度嗔恚。精進度懈怠。禪定度散亂。般若度愚癡。

修《心經講義》。成觀音境(成就於觀音)。故當行持於六度。自行化他。行菩提道。行于利樂有情。大行大悲六度法是不可分割偏廢而修的。假使持戒而不佈施則不能攝化有情。佈施而不持戒則難以進修定慧。忍辱而不精進則道業難成。精進而不忍辱則魔障難消。禪定而無智慧則愚癡固執。智慧而無禪定。則狂慧凡情。因此我們要大發菩提心。學菩薩行願。廣修六度萬行。直至圓成佛果。諸佛菩薩均依六度即諸法而證般若達成正覺。故我等若成觀音正覺。必依行入法方可與佛同處法性合一。自證般若。於此行者靜思自己三業於今晝之日可否與上述法義相應。而後可向大德求修正行。即可自證般若。得大解脫。或三業相應諸法行境而誦《心經》。亦復可證般若解脫無礙。凡修行者當注意自迷于真假修別之法。即是修法有假修與真修之別。任何佛法亦復如是。假修容易。真修難。真修又必建立於持恒上。何為假修。不將加行實用於處事接物、日常生活、有為法相、無為見中。是為假修。于正行持咒修觀即是攝心。上坐時身坐而心不坐。持咒時口持而心不持。修觀時聲誦而意不觀。亦名假修。有行無功步不前。有功無行如無腳。只修加行不修正行。如人無腳不能行走一步。只修正行不修加行。不能走到目的地。故單修一亦名假修。假修不得收益。何為真修。真修者建於決心學佛。永恆不生退悔。於世間法中出世法見。三業應照加行付之實踐。在座上時身心俱坐。持咒時心口同持。修觀時意隨文入。念佛時觀不離像。三業打成一遍。始終如一。乃為真修。真修者即能相應。轉換因果、領悟《心經》自證般若真如。祝一切見示此講義眾生。得大利益、悉皆解脫無礙。

解經一切功德    普獻次第回向
法界諸所有情    應器得大受用
依法三業證果            終歸般若圓明

 
摘錄自:多杰羌佛三世所著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