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雨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

【記者蘇靜蓉╱現場目擊報導】美國某地發現一棵木棉樹,下了幾場雨,第一天從早上八點一直下到晚上八點持續十二小時不停,圍觀群眾甚多,當日天氣晴朗,烈日當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沒有下過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樹枝是乾的,但奇怪的是,樹枝密布但雨卻不落在樹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撲鼻,形狀細長如松針,還會斜著下,可稱為世界奇蹟。

圖說: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在仍在降甘露水的木棉樹下仰望觀察甘露如何降下,同時臉上、身上均沐浴在從木棉樹枝幹空間無中生有所噴出的芳香無比的甘露水。

這場不平常的雨是從方圓大約一丈寬沒有半片樹葉的木棉樹密布的枝幹間落下來的,緊捱著木棉樹旁的樹,不論是有葉子的,還是枯枝,竟然都沒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來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卻沒有一滴滴在木棉樹幹上,也沒有一滴是從木棉樹的枝幹上滴下來,而是從木棉樹的枝幹與花朵之間突然出現,閃爍著白光,且異香撲鼻,在場圍觀的人仰望著下降的雨滴,有的捧著雨放在口裡,有的拿來擦傷口,有的抹在頭頂上,口中不約而同的說,「好香!」不一會兒,眾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這些圍觀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師、法師及一般民眾。
據在場看這場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說,這木棉樹坐落的大別院住著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幾位大仁波切、大法師,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大師那天早上八點與女法王帶領大活佛、及法師們到大別院的廣義草坪上檢查工巧明的技藝,一位弟子抬來一張藤椅放在木棉樹下,​​這位大師就在藤椅上打坐。在旁檢查工巧明技藝的活佛法師突看到天上出現祥雲籠罩木棉樹,眾人大驚,馬上趕到木棉樹下,​​發現大師正在打坐,他們同時發現木棉樹枝幹交錯之空間開始降著密集的雨點,而其時此樹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沒有半點雨點。
法師們說這是聖蹟的展現,趕快拿攝像機來拍吧!過了半刻鐘,攝像機取來了,大師從座上站起來說:「這是甘露水,是會停的。」,話音甫落,雨就停了,接著他又說:「甘露水將繼續降到晚上八點。」話剛說完,雨又開始從此木棉樹上方降下,大師又說:「你們想不想看別的樹也會降甘露水?」眾人移到二十餘米外,葉子也已掉光的楓樹下,香雨也立刻從此樹降下。

此時女法王高聲讚歎:「弟子們啊!大師在此樹下坐一會兒就降此甘露,大師是何等聖德可想而知了!」大師就說:「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聖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為何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地方下此甘露呢!」

當日僧眾、活佛就從早上八點守到晚上八點,直到甘露下降結束,此時大師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點再來觀禮,將會有續降甘露的現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隨著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觀禮的,果然如前所,神奇無比,我親臨樹下仰頭登望,臉上、身上、口中都沾著甘露水,確實異香撲鼻,不是普通香水能與之並論,就在萬里晴空,甘露水續降的情況下,我和眾人摸樹幹、樹枝、花苞竟都是乾的。到訪者之中一位台灣人和一位美國人對此情形產生看法,他們爬到樹干高峰去詳細探查,結果發現,樹枝全是乾的,也沒有任何蟲子,雨點是由樹枝交錯空間憑空出現,或噴或灑,且繞幹枝乾而過,他們實在無法解釋這現像是怎麼發生的。

尤為奇蹟的是,我正準備拿出照相機捕捉此一歷史鏡頭時,一位法師說:「妳不必拿相機,這是拍不下來的!」我站在媒體工作的立場,並不放棄捕捉此一歷史鏡頭的機會,可是確實如法師所說,相機失靈快門按不下,我換了新電池也無法施展功能。此時一位法師說,趕快拿去請女法王或大聖者加持一下吧,我們昨天拍下的鏡頭就是通過加持,機子才能開動啟用的。此時一位徐小姐說:「我的機子已加持過,妳拿去用吧!」實在太奇怪了,這機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

攝影機當場拍下甘露水穿過樹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師及女法王在樹下及草地上對大活佛、大法師、法師及在家居士開示的鏡頭。

這位女法王和大師極為自謙,不願意法號被拿去公佈宣傳,當然也不願私宅變觀光點妨礙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現如此大的超能力,但這位聖德大師卻極度謙虛地說:「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資格揚名於世?」

翌日,仍舊是烈日當空,為了比較一般下雨與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又到木棉樹下,​​一看枝幹仍是乾的,就在眾人圍觀下,一人拿蓮篷頭接水管噴此樹,噴了好一會兒;結果才噴水,沒有葉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樹和樹乾就開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鐘水就滴完了,怎可能連滴十余小時不斷?樹幹樹枝都是濕的,仍有一些水滴掛在枝上下不來,用竿子彈打,一部份水滴被彈下,一部份水滴仍彈不下來,這現像說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噴的,不消十多分鐘水就會滴幹,而且樹枝樹幹都會打濕,怎可能連滴十余小時不斷而連一點水氣潤度都沒有?

從拍下的錄像帶作比較,水滴與甘露水的形狀,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則如松針,頭尾一般粗細,且帶著光芒,從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著下的,好似自動避開樹枝降下來,難怪枝幹在甘露水降了十多個小時後連一點水氣潤度也沒有,這現象完全不合科學常理,只能說是,世界奇聞、歷史奇蹟!

(內文轉載自東森新聞報91.01.29唐人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