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坐化安详往升净土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1416252131.jpg

  各位在座的法師、師兄、師姐,阿彌陀佛!

  今天我說什麼呢,我只有感恩、感動跟激動,我怕我的激動會說不出我心裡的話,為了對因果負責,我寫了一張稿子。

  首先我要再三再次的感謝我們偉大的佛陀上師老人家(即是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編者註,下同),安排我內人劉惠秀師姐今年八月六日坐化圓寂往升淨土之大恩大德,真是粉身碎骨難以報答。今年七月七日我由西雅圖飛來洛杉磯,代我的內人劉惠秀師姐向老人家求法,承蒙老人家慈悲,清清楚楚並鄭重的告訴我:劉惠秀同學在修了這個法、套上種子字,保證一定坐化圓寂往升西方極樂世界,並且絕對的不會有疼痛。果不出佛陀上師所言,劉惠秀往升前連嗎啡都沒有用,並且毫無痛苦。劉惠秀師姐在八月六日上午五時許,由睡床坐起說她要走了,並且很從容的將她心愛的一隻小玩具布狗,擺到與劉惠秀師姐同一方向,而後盤上腿結上佛陀上師所傳的手印套上種子字,一直到當天上午九時五十五分往升。請問各位法師、師兄們,當今世界上或近代史上,有哪一位大師敢預先保證自己的弟子在修了自己所傳的法後,將如期的坐化圓寂呢?請問各位師兄這是什麼樣的概念呢?假若佛法是不實在的,假若佛陀上師老人家的證量不能代表佛陀的話,那麼在癌症末期並且淋巴已經擴散到全身的劉惠秀,有可能從從容容地盤上腿結上手印,並告訴我們她要走了嗎?而後也就真如老人家預先的保證坐化圓寂嗎?這不正明明白白地告訴了我們:老人家預先的保證,劉惠秀師姐將坐化圓寂往升淨土是真實不虛的嗎?不也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偉大的佛陀上師是代表著偉大佛法的真正的佛陀嗎?(眾人:阿彌陀佛!)八月五日劉惠秀師姐情況危急,當時的情形在我及家人看起來確實很危急,但是佛陀上師老人家在電話上卻很果斷地告訴我說,劉惠秀同學今天晚上不會走,要走是明天的事了,你就放心的讓她睡。請問各位法師、師兄們,假若佛陀上師不是早已洞悉劉惠秀師姐往升的時辰,老人家豈會輕易的告訴我劉惠秀師姐今天晚上不會走了,讓她睡吧,這又是什麼概念呢?這不清清楚楚地擺明老人家是代表著偉大佛法的真正的佛陀嗎?八月五日,佛陀上師在電話中要我不要急,放心的讓劉惠秀師姐睡覺,當時我將手機擺到劉惠秀師姐的耳邊,讓她直接聽佛陀上師老人家在電話中的開示,隨後她就睡了。第二天,也就是八月六日往升當天的清晨三點多,醒過來告訴我們說,她去了一趟西方極樂世界,隨後,就再小睡到五時許,醒過來,丟下一句話說,她要走了,我們全家大小頓時焦急萬分,我試著打了佛陀上師的手機二、三十次,無奈老人家手機一直關機,在求助無門的情形下,只能打給老人家的侍者Kuan師兄,煩Kuan師兄轉告佛陀上師,劉惠秀師姐可能很快的就會走了,後來Kuan師兄向老人家報告,西雅圖劉惠秀師姐已經往升了,當時的時間大約在八月六日上午五點多,老人家當時訓了Kuan師兄:“胡說八道!跟佛菩薩約的時間還沒到,劉惠秀同學怎麼往升,不可能的!”,而Kuan師兄報告佛陀上師說,是我告訴他的,他當然相信在劉惠秀師姐身邊的我,但是遠在西雅圖兩千英哩外的佛陀上師卻訓了Kuan 師兄胡說八道,與佛菩薩約定來接劉惠秀同學的時間未到,劉惠秀同學不可能走的。各位法師、師兄們,遠在西雅圖兩千英哩外的佛陀上師,為什麼會如此有把握地告訴Kuan師兄:劉惠秀同學不可能走的,各位法師、師兄們,這又是什麼一個概念呢?這不再度說明並清清楚楚的擺明:我們的佛陀上師,是什麼樣的聖德了嗎?!(眾人:阿彌陀佛!)老人家的把握是百分之百的,是絕對的,更擺明著老人家跟阿彌陀佛是相通的,要不然如何安排西方三聖來接引劉惠秀師姐往升淨土呢?往升的時間早就安排好了,不然,佛陀上師又如何敢如此肯定地說:時間沒到,劉惠秀同學不可能走的。各位師兄們,萬一老人家說錯了怎麼辦?八月六日上午七點多,佛陀上師電告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法師,即刻來到廟子正式向廟子的眾出家法師宣布:“即刻啟程西雅圖,因為西雅圖劉惠秀同學今天將往升”,並鄭重的宣布:“但是現在尚未往升”請問世人,我們無論是多麼的愚癡,頭腦有多麼的笨,多麼的簡單,我們也該明白既然Kuan師兄在八月六日上午五點多,就已向佛陀上師匯報劉惠秀已經往升,而佛陀上師卻照常讓隆慧法師到廟上公開宣布說:“劉惠秀同學現在還沒有往升,但今天會往升。”,並且派法師們立刻啟程去西雅圖主持往升儀式。請問各位法師、師兄們,當今世界上有哪一位大師,敢在弟子尚未往升就敢公眾地正式宣布,宣告某某弟子今天就會往升呢?這不清清楚楚地告訴世人:我們的佛陀上師是代表著佛陀的最高正法嗎?(眾人:是啊!是啊!) 我內人劉惠秀師姐在七月七日由我代向老人家求法的那一刻開始,到八月六日往升這三十天內,發生的點點滴滴,若不用佛陀上師他代表著佛陀的最高正法來解釋,來說明所發生的一切,那麼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有哪位大師,可以解答我心中許多認為不可能的疑惑。

 

  以上我所說的一切並包括今天未提到的一切,都是事實,都是真實不虛的,不但是我悟道本人身歷其境,加上我三個小孩,林以倩,林以佩,林業善,及女婿Chris他們也都在場,我前面所說的一切,若有半點虛假不實,我願暨三個小孩及女婿全家五口,墮金剛地獄,永不得超生。(眾人: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弟子悟道,中文俗名林永茂,英文俗名Mark Lin,誠心摯誠起誓。2003年9月3日。

 

1416252129.jpg

佛弟子林永茂

1416252130.jpg

(以上為全球佛教出版社暨世界法音出版社摘自林永茂居士本人2003年9月3日之實況錄音)

死而復生至極樂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死而復生至極樂

 

  2003年3月中的某一天,母親疑似急性中風,突然右半身不能動彈,不能言語,送急診室,未料檢查出來結果是腦癌末期,腫瘤有拳頭般大小,醫生說不能開刀,不能化療,化療治愈機會幾乎零,醫院勸說家屬將母親領回家做人生最後日子的安寧看護,當時全家聽了陷入一片恐慌的悲哀,那是一種母親等死的恐懼。

  當時我不斷地祈求母親能得見至尊的佛陀上師──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一面,佛陀上師非常慈悲,不但答應了,還馬上安排接見。那天在壇場的情況我記得非常清楚,母親一進入壇場,由於不能說話,急得哭出來,只聽佛陀上師說:“不說了!不說了!我都明白了!”那天佛陀上師當場收母親為弟子,還傳了法,由於母親右半身癱瘓,又說不出話,還無法結手印,我記得佛陀上師慈悲地從法台上走下來,親自握著母親未癱瘓的左手,將修法種子字套在母親的左手心上,那一幕深印在我八識田裡,那是一位佛陀對一個受苦的眾生髮大悲心的加持,我真的深受感動,更感恩我的佛陀上師,儘管他老人家不准弟子喊他老人家為佛陀,但是他老人家是真正的古佛降世。

  那天在壇場的種種情景,母親用眼神跟佛陀上師溝通,當時在場的還有父親與四姐,那時他們都還未皈依,回去之後,母親每天望著左手掌心精進用功,連漆黑未開燈的夜晚都盯著手心不放。(母親從發病到往死而復生至極樂升的這六個多月中,沒服過一顆止痛藥,生命也超過醫師預期的三個月)

  就在將要過母親農曆七十歲生日前三天清早,母親狀況突然轉壞,陷入昏迷,全身不斷抽動,癱瘓的右半邊完全僵直不能彎曲,呼吸非常急速,心跳加快,血壓下降,醫生護士通知我們該準備後事了,且壽衣要先給她穿上。八十歲的父親難過悲傷的樣子,實在叫人不忍心,全家人慌成一團,我第一個念頭只有懇請佛陀上師慈悲,能超渡母親去一個好地方。那天佛陀上師在百忙之中抽空接見了父親和我,見到了的時候都已經深夜十一點了,父親懇求佛陀上師,希望能讓母親過完七十大壽再離開我們,並且讓兩個在東部的女兒能趕回來見母親最後一面,只聽到佛陀上師非常斬釘截鐵地說:“沒問題!讓她過完七十歲生日再走!我想觀世音菩薩會看在這位老年人的面子上,讓她多留幾天再接她去西方極樂世界!可惜我很慚愧,沒有道力留她,只有求菩薩幫助了。”隨即加持了一道咒輪與一道法令,並吩咐咒輪迴去戴在母親頭頂,以震攝她的靈知心識,另一道法令要在母親往升時戴上,藉上面種子字的力量去到西方極樂世界。

  回去之後,母親早已瞳孔放大,體溫下降,死亡了,我們趕緊照著佛陀上師的指示,將咒輪給母親戴上,心裡非常害怕,母親早已走了,現在再戴這個咒輪會不會太遲了?沒想到,奇蹟出現了,短短不到兩個小時,母親清醒過來,瞳孔、體溫、呼吸都恢復正常,我們問母親一些問題,她還能用點頭、搖頭、眼睛轉動、眨眼等來回應,意識完全清楚正常,不但等到遠在東部的兩個姐姐回來歡渡七十歲生日,往後的日子裡,母親還坐著輪椅用未癱的左手給佛菩薩上香,在座的許多出家僧眾也都看到母親這死而復生的過程,讓在旁照顧母親的看護阿姨都深受震撼體認到真實佛法之威力是如此偉大,更改變了五十年來信奉基督教的父親,皈依佛門,成為佛陀上師的弟子。

  一直到母親久臥病床喉嚨開始積痰,父親實在心疼母親抽痰時母親會受苦,他便跪到家裡佛堂佛陀上師法相前,默默懇求著佛陀上師,請觀世音菩薩還是將母親早點接去西方極樂世界享福吧!

  果然,第二天清晨六點五十分,母親張著嘴有如沉睡中的嬰兒般安詳離開,當天早上便接到佛陀上師侍者Kuan師兄的轉達,佛陀上師將會用甚深精妙的淨土超渡法來超渡母親,並恭請觀世音菩薩或觀世音菩薩的侍者在七天內接走余林​​彩春居士去西方極樂世界。弟子無限感恩佛陀上師加持超渡母親,母親的遺體不但臉色紅潤,嘴唇也紅潤,手腳柔軟可配合更衣穿褲等等瑞相都不在話下,更殊勝的是,當天我跪在母親的遺體前說:“媽!如果您看到觀世音菩薩或她老人家派遣侍者通知到您,要來接您,就請您將嘴巴合攏,微笑讓我們放心。”說完了我就叩了三個頭以答謝母親多年的養育之恩,跪在床前默念著觀世音菩薩聖號,也不知過多久,母親原來張嘴如睡著的嬰兒,此時嘴竟合起來了並帶著微笑,哎呀!天啊!我當時真的是驚呆了,我以為是我眼睛看花、看錯,趕忙找家人來瞧,每個人跟我看到都是一樣,她將會跟著觀世音菩薩或她老人家的侍者去西方極樂世界。那時窗外還有小鳥唱歌非常好聽,就像佛經上所述般,平時家裡附近是沒什麼鳥的。當天突然錄音機自動無人操控播放起觀世音菩薩聖號。這種種殊勝瑞相,讓家裡另兩位也學佛的看護阿姨激動地掉淚,她們說:“學佛多年,現在才看到什麼叫做真正的佛法”, 就由於母親往升,她們再三懇求我們帶她們到佛陀上師那裡去皈依。

  想想是什麼樣證境的再來聖者,能與佛菩薩溝通,能請佛菩薩將我母親余林彩春居士死了又喊回來,多留幾日便多留幾日,想接走就安排接走!那一定是佛陀才能辦得到的事,今天我母親余林彩春居士死而復生,過完七十歲生日才往升西方極樂世界,只不過是在佛陀上師眾多弟子中,稀鬆平常的一個小case ,其他的師兄弟,坐化往升,自己修法圓滿生死自由往升淨土,多的不勝枚舉,許多師兄弟只見佛陀上師一面,傳法受用,如侯欲善師兄,自己修到可以去西方極樂世界周遊一趟再回來,告訴大家七天再去,後果然七日坐蓮往升。

佛弟子余瑞琪

余瑞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