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知時辰,結印坐化

預知時辰結印坐化

上圖為趙賢雲居士雙手結印,坐化圓寂三天后所照。法體面帶微笑,紅光滿面,猶如生前,似乎還在念佛,右為其丈夫闕祥壽居士。闕祥壽居士亦於1993年學法成就,圓寂後其肉身放出三次強光。

 

    我叫赤烈爾,是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弟子,我慎重發誓,若我在下文所述的一切是為了矇騙眾生,誤導眾生走邪道,我墮金剛地獄!若是真實不虛,我解脫大成就,眾生享福。

    我母親趙賢雲,1991年5月病危入住成都市八醫院。主治醫生邱仁祺教授檢查後,確診心、肝、脾、肺、腎均已衰竭。幾天后,母親呈半昏迷狀態,邱教授通知我們準備後事,不可耽誤。我和慧漢達師兄急忙趕到佛陀上師的下榻處,請求佛陀上師留住我母親,學法後再往升。起初佛陀上師不答應,說:「我沒有這個本事把要死的人留下預知時辰,結印坐化來。」我們堅信只有佛陀上師能辦到,就長跪不起,苦苦哀求。慧漢達師兄說:「現在天氣炎熱,遺體腐爛得快,不利於做佛事,求佛陀上師留到秋涼十月間吧!」我痛哭流涕,苦求佛陀上師,佛陀上師才說:「我試一試吧!盡量吧!」

    謝了佛陀恩師,我們急忙趕回醫院,奇蹟出現了,母親清醒了,一醒來就喊餓,竟然吃了一大碗肉圓湯。邱教授一檢查,心肝脾肺腎的功能都恢復正常了,教授驚奇萬分,說這簡直是奇蹟!由於母親已沒有病了,三天后,母親出院了。佛陀上師把我塵緣已盡的母親留了下來,並傳給了她密法。

    轉眼到了9月30日,佛陀上師突然通知我:「你媽媽10月5日要圓寂了。」我大吃一驚,又求佛陀上師多留母親一段時間,佛陀上師訶斥我:「你們當初要求就是留到秋涼,大概是你母親練了靜坐佛法病好了,我哪裡留得了她?上一次你媽媽是到閻王那里報到,但這一次是去極樂世界,是去好地方嘛!」我趕快回家再多陪母親幾天。

    10月2日下午三點過,成都的周師兄陪同佛陀上師來我家,佛陀上師為我母親開示:「我們學佛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成為最善良的人,幫助他人幸福,了生脫死,脫離輪迴。去極樂世界就脫離輪迴了,極樂世界好得很,思衣得衣,思食得食,還要聽聞阿彌陀佛講佛法。」

     母親問佛陀上師:「佛陀上師啊!極樂世界的風景好不好呢?」佛陀上師說:「你看過成都青羊宮的燈會沒有?極樂世界的風景比燈會好百千萬倍都不止……」佛陀上師開示了很多有關極樂世界的妙境,我母親越聽越高興,恨不得馬上就去極樂世界,母親還對我說:「我還沒有老鞋(專給過世的人穿的平口步鞋)呢!」大家都笑了。周師兄在當場問:「佛陀上師啊!您今天怎麼給老媽媽全都開示這些事情呢?」佛陀上師說:「她大後天就要往升極樂世界了,不但要走,還要坐化!」當天傍晚,我們送母親回新繁老家與親人團聚告別。親戚朋友來了好幾十人,媽媽陪客人玩紙牌玩到晚上12點過才休息。親人們見母親身體那麼好,滿面紅光談笑風生,誰都不相信她三天后要圓寂。第二天我們請來照相師照了一張全家福後,回到了成都。

    10月4日下午,慧漢達師兄請示佛陀上師:「我媽媽是不是今天晚上圓寂?在哪裡圓寂好呢?」佛陀上師說:「要等到明天,最好到珠寶街,那裡有天井(院子),好做佛事。」慧漢達師兄請求佛陀上師留下來幫媽媽修法,可是佛陀上師不同意留下來,並說:「她臨走的一分鐘,我會來的。」傍晚,我們陪母親走到了珠寶街33號。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來了,圍在母親床前,準備與母親送行,一家人很高興地聊到天亮。

    5日上午9點過,佛陀上師來珠寶街處理其它佛事,慧漢達師兄請示:「我岳母現在精神還很好,剛剛吃了早飯,紅光滿面的,是不是迴光返照要走了?」佛陀上師說:「什麼迴光返照哦!是還沒到時間,到了時間佛菩薩會來接她的,我答應過你媽媽,在最後一分鐘我會親自來送她的。」

    10點過,母親突然從床上坐起,叫大家趕快念佛,自己則打上了盤腿,結起了佛陀上師傳給她的秘密手印開始修法,很快就快沒有氣了,我們叫她,她也無法應聲了,糟了!媽媽死了!全家人慌成一團,就在這時11點過,佛陀上師來了。佛陀上師開始修法,我坐在門口護壇,才過了十分鐘,突然,天空出現五光十色的祥雲,圍繞著觀世音菩薩降臨!這時,我家的房頂上忽然升起一團蓮花般的白光霧,白霧中放出雪白的光芒,我媽媽盤腿結印坐在白光中,有時看得到,有時又不見,慢慢升到觀世音菩薩的方向,觀世音菩薩駕著白雲帶著我母親漸漸升空遠去了。我被眼前的聖境感動著,望著天空,呆若木雞,突然耳邊響起佛陀上師的聲音:「你媽媽已經往升了!」我這才回過神來,房間裡,母親依舊紅光滿面,面帶微笑,盤腿結著手印坐在床上。我們伸手到離母親頭頂一寸高的地方,哎呀!簡直像蒸氣一樣,熱氣直往上沖,這是往升極樂世界的人才有的現象!全家都非常高興,與媽媽照相留念。去相館沖洗時,相館師傅說:「這位婆婆在念佛啊!」他根本不知道那是已經圓寂的法體。

    鄰居朱婆婆,跟我家素無往來。朱婆婆告訴李孝蓮師姐,她5號上午看見觀世音菩薩出現在天空,接走了一位老婆婆,李師姐便帶她來到我家,朱婆婆一見我母親的法體便激動地說:「對!對!對!就是這個婆婆,我看見觀世音菩薩接走的就是這個婆婆!」消息傳開,附近的居士們成群結隊地來瞻仰我母親,我家被擠得水洩不通,人來人往。鄰居蒲先生說:「這家人哪裡像在辦喪事,我看他們比嫁女兒、娶媳婦辦喜事還熱鬧,還高興!」

    10月11日,我們請來寶光寺的普成大法師為母親裝靈龕,他一進門一看見我母親,念了一聲「阿彌陀佛!」說:「老姐子,你是遇到了真正的佛菩薩渡了妳!又是義大師(即三世多杰羌佛——編者註)的弟子吧!看妳,走的時候還盤腿打坐結三寶大印,真是了不得!我在寶光寺幾十年,負責入龕荼毘往生的人,大法師、大和尚我裝得不少,除了王大居士,沒有一個像這位居士婆婆這樣殊勝的﹗」送母親去寶光寺荼毘的路上,天樂天鼓之聲一直隨著車隊從成都到寶光寺,歷時約有40多分鐘,且越來越大聲,大家都合掌謝恩不已。神奇的是汽車上沒有放任何電器聲!

    第二天一早荼毘時,我們五、六十位親戚和師兄弟們,親眼看見母親的法體旁邊全是金色的火蓮花圍繞,額頭、喉部、心輪處燒出了白紅藍三種顏色的種子字,在場的人無不歡欣鼓舞,信心倍增,更是感念佛陀上師的恩德,將我母親送到極樂世界!當今世上,有哪一個大活佛、大法師能提前預知別人的圓寂時辰分秒不差?誰能把壽緣已盡的人想留多久就留多久?誰能說請哪位佛菩薩來接引就是哪位佛菩薩來接引?這一切,都只有在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下才會出現啊!

佛弟子赤烈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