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杰洛桑法王法駕佛土金剛體燃燒六小時

《台灣日報》2004年9月27日劉一之紀實:多傑洛桑老法王是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編者註:即第三世多傑羌佛)座下弟子,貫顯神通,表露佛法,有《聖僧鐵記》一書記載。他多年跟隨仰諤大法王上師學佛修行,晝夜不眠不休,連床鋪都沒有,只有一個蒲團隨身。洛桑深得大法王上師傳承,感恩涕漣,發宏願要依師度眾生。但是,這位有著非凡因緣的洛桑卻多處顯露神通,不顧影響,由於因緣所至,障業現前自成阻隔,於二00一年四月被深圳公安局關押,無緣隨師修學,二00三年七月法庭開庭審理,無有定罪,當時接到四川羅萬寺,整日無事,信步遊走鄉間,時常兩眼凝視虛空,觀修行持,沒有言語。可惜的是,他與眾生法緣已盡,無法再為生說法。早在二00三年八月,蔣貢康欽仁波且就在他的記實中載明,洛桑曾明確告訴:他將於明年八月離開人間,要蔣貢康欽仁波且藏起來修法,今後有機會度眾生,要把至高無上的法王上師之大法傳給善士。不要忘了,仰諤大法王上師是在這個世界上掌有佛陀正法的最高法王!蔣貢康欽仁波且把全部過程作了記錄,此記錄在洛桑未圓寂前之二00四年陰曆六月即在美國僧尼、居士中宣讀,又於二00四年陰曆七月在基金會公眾宣讀。多傑洛桑法王最終於陰曆八月初二卯時圓寂,離開人世間。

 

洛桑住世後期,有王智英居士一直為他照料護關,智英居士非常直爽地告訴他:「法王,您千萬別在夏天離開,這麼熱的天氣,我收拾不了。」洛桑也很坦誠地承諾:「你放心,我不會在熱天圓寂,我要等八月秋涼了再走。」洛桑一輩子生活簡單,法務正見,不執著世法,走之前只對大家說:「我走了,多念點佛就好了。」陰曆八月初二,他便兌現承諾圓寂了。寶光寺的比丘趕到他的住處,接他到寶光寺。

火化洛桑的那天下午,所顯相境各式各樣,十分異別。圍著念佛的僧俗四眾各自對境都有著各自特別的感受,有人心裡嘀咕:這個法王生前那麼厲害,但現在完全不像大成就的樣子,現病態圓寂,這根本就算不上大成就者。有人則指他怕難、怕苦不度眾生,犯密宗十四根本戒。有人說他破戒顯神通,是佛教的大戒,也有人說他證量非凡,實乃大道之顯。終於,法持居士按捺不住站出來當眾懺悔:多傑洛桑法王並非普通人,他所顯的無常相是為教化我們,我們並沒有生起無限的恭敬心來面對,反起分別見。他提議大家都應藉此好好觀無常,生起無限的恭敬心為老法王送行,一個成就者一定有佛菩薩殊勝吉祥的顯法。此時,很多人也當眾作了懺悔,人生如夢,無常迅速,無論貧賤與高貴最終都同樣留下一具臭皮囊。大家生起無限的恭敬心念佛觀無常,並發願為眾生祈福,祈禱國泰民安、祈禱風調雨順、祈禱世界和平。萬萬沒有想到,此時大日如來的毫光佛境很快展現加持眾人,照相機、攝像機紛紛開啟,貴公居士一連拍下三張大放毫光的太陽,太陽中心都有一個圓形的翠綠色圖案,與仰諤大法王上師大師袍帽沿上那塊綠翠完全相似,看到這個顯境表法大家高興得沒法形容。

 

下午四點二十分點火了,大家圍著火焰升騰的洛桑,有的念誦「南無阿彌陀佛」,有的念誦「心經」,有的念誦蓮花生大師心咒,有的念誦觀世音菩薩心咒,有的持瑪哈嘎拉咒,大火像火龍一樣在爐中盤旋,火龕箱體燃成一個火球,但此時突然出現了洛桑老法王威嚴的頭像,大眾一下子興奮起來,不約而同一齊大聲轉念六字大明咒。負責火化的比丘寂心師先後往爐子裡添加了四推車柴,他說:從來沒有燒過這麼多柴。一陣熊熊烈火之後,估計他已化為灰燼,但這時突然顯露出老法王的頭和身體,一點也沒有著火燃燒,衣服早已燒光,但是頭和身體照常無法著火。這時不由得筆者想起密勒日巴祖師在凡火中不能燃燒的記載,今天竟然展現在眼面前,實在不愧是金剛多傑洛桑法王,眾人這才明了金剛之體不著凡火的妙義。洛桑法王盤坐火中顯大黑天境,眾人大聲持咒,請求著火焚體以取捨利,方聽到「啪」一聲,法王之身子骨終於著火了。轉咒荼毘結束之後,洛桑生前的一套僧衣被送進火爐,爐內頓時連連閃光,隨著大放光明,並且發出陣陣撲鼻的異香,大眾一片歡呼。

通常情況下火化的全過程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可是洛桑法王一共燃燒了六個多小時,實在世所罕見。可想而知他本該是何等的金剛之身,怎奈他過多張揚神通失之慎覺,遇到因果成熟,不得已提前告知蔣貢康欽仁波且他要離開了。火化後拾得舍利子一百四十一粒。其金剛不壞火化六小時之表法及拾得舍利堅固子法物,徹底證明洛桑確實學到了仰諤大法王的如來正法,可惜的是,他不應該離開人間,而應住世宏法度生。

 

多杰洛桑法王荼毘火化後拾得的141枚舍利子

多杰洛桑法王荼毘火化後拾得的141枚舍利子。

 

寫到這裡,想到在火化過程中有人說多傑洛桑不是法王,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多傑洛桑是一普通凡夫,為什麼他能提前預告圓寂時間?為什麼他能金剛不壞,竟燃燒了六個小時,破歷史紀錄?為什麼火化後還拾得一百四十一顆舍利子?

 

凡夫怎麼有此聖物呢?而在我們台灣,幾十年來,只有一個廣欽老和尚火化後有捨利子,而且才火化一個多小時就燒盡了。所以,這足以證明多傑洛桑不是世俗空頭理論的佛法,只有真正的佛法才有​​這樣聖蹟的展現。由此,我們不由再想一想,平時,我們大家都在說「佛法難求,正法難遇」,而現在,仰諤大法王的如來正法展現了,他座下的弟子一個個都得到大成就,難道不應該想一想我們的了生脫死該如何面對嗎?

台灣媒體對多杰洛桑老法王圓寂的報導

台灣媒體對多杰洛桑老法王圓寂的報導

老和尚在菩提精舍的開示_2003_繁體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偈曰:

「斷絕凡情二十法,方可入聖無礙境,
我執因地輪迴根,不染諸法妙有生,
恆常持行菩提事,遊戲三昧任運行。」

凡情二十法:                               

名、利、興、衰、

福、樂、增、損、

瞋、怨、氣、恨、

謀、謗、奪、害、

病、苦、別、亡。

(詳細內容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音——東行說法第八卷)

卻吉降養清真法王騰空而來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我一生參訪過很多大仁波且、大法師,接受過若干灌頂,但能如《藏密真踪》一書中所談到的,當今佛教界似乎已絕其人跡。因從小學習顯教及藏密,修持「四部瑜伽」,加之常與世界各地顯密高僧、大德、大活佛、大法師過從交往使然,因緣和合,方能得遇我在四川的上師,國際巨匠、法界泰斗,傳授甚深法義。

當初與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諾布佛陀上師有緣在北京國際飯店相會時,佛陀上師十分客氣,平易近人,一派親和大德之風,當時我還不了解佛陀上師的身份,只知道他是一個道德高尚、學識淵博的大師。

一天,我在毗次金剛堡與一些大德、大仁波且們相聚,因為薩迦法王卻吉降養清真百歲老仁波且將要到來,所以大家都準備好哈達和供養,恭候薩迦降養法王光臨。大約半夜12點半左右,突然天空出現一團虹光,盤旋圍繞,隨著雅奏音昌之聲,不一會兒那團虹光愈來愈大,冉冉降下,飄然之間落在我們壇場的七樓頂上,緊接著從頂樓降下一人,降養清真大法王駕到了!當時在場的高僧、大德、仁波且、法師全部倒地跪接,有的泣不成聲,祈求薩迦法王悲憫攝受,收為弟子。降養清真法王高登法位,只見法王鶴髮童顏,銀鬚過肚,尤其是身體呈半透明狀,隱見三脈五輪,實乃與天同壽之身。

我們頂禮上供,三業五體投地,感動得不知所以然,尤其是百歲老人騰空而飛,這在西藏的經書中經常記載,但是從來沒有機緣親眼目睹,今天能夠親眼得見,真是無始的福報,怎能不感激涕零?有位仁波且懷疑說:「天空出現的虹光是熱氣球燈掉到我們七樓上,老法王不是從天而降的,他是在熱氣球降在我們七樓頂的瞬間,從七樓頂跳到我們水泥地上的。」他看到老法王跳下來時,兩手張開,腳微微彎曲,落地的聲音非常小,就像一隻鵰降在我們面前,其實當時大家都看到,因為我們就在七樓下面天井中的水泥地上。我看到老法王確實繞到七樓頂上,大家被屋頂擋住視線,但不到二秒鍾老法王從七樓頂,落到七樓下的水泥地上,當時就在我們面前,我認為就算不是從天而降,一位百歲老人能從七樓跳到地面上,已經不是凡人所能為。

第二天,薩迦法王為我們灌頂傳法,慈悲攝受,一尺長的金剛杵,在我們手中威力無窮,無人能左右得了它,壇城境界無比殊勝。就在這個灌頂法會完畢的時候,突然一陣鈴聲響後,侍者報導:「大師駕到!」此時即見降養清真法王從法位上跳將下來,倒地便拜,我們也不知是何種因緣,大家轉身跟著頂禮,以為蓮花生大師駕到,法王才會如是急忙頂禮。拜完後,當我們抬起頭看時,見到的不是蓮師,而是義雲高大師,我們心裡正在猶疑的時候,降養清真法王說:「你們不要猜疑,義大師才是我們最偉大的金剛總持大法王,他就是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降養清真法王說:「你要真正得到最高的佛法,還得要請你的佛陀上師云高益西諾布為你灌頂,那才是頂聖之法。」

於是我心願就一直盼望有這一天,但一天天過去,可以說沒有任何希望,突然有一天,佛陀上師要為我取發灌頂。這一次佛陀上師給我灌頂特別殊勝。當佛陀上師為準備給我灌頂而在關房外山坡地給我取發時,照出來的相片上竟然有一尊多杰羌佛的佛像,佛像還有明顯的帶色的頂髻。但是,當我們走近看,此佛像則又是實實在在的關房,怎麼看也不是佛像。此一聖境令所有在場人員大為驚嘆,此殊勝緣起也預示著我將會學到甚深的大法。

其實,對於心中心、光明大手印、恒河大手印、大圓滿及金剛部的法,我已經在其它聖德處學了的,但是這一次才是驚天動地的一個大法,佛陀上師老人家為我舉行了首先擇緣的灌頂,當場書下十顆同樣的種子字,我將其拿到陽光中曬乾,我在無人之處做上了極密的、唯我所知的記號,然後將十顆種子字打成紙團,放入法桶中,從密室帶出露天壇城,放在法台中央,此時,一直在露天壇城修法的佛陀上師搖鈴打杵,很快十大金剛的境界悉地力都來到了壇城。

佛陀上師說:「今天應該傳給你這個世界上龍欽寧體的大圓滿精髓。」

我說:「我能學遍智現量大圓滿嗎?」

佛陀上師老人家說:「都讓諸佛、金剛們定吧!」

我用手從法桶中拿起一顆紙團,小心翼翼地將其打開,一查密記果然是十張種子字中唯一的一張龍欽寧體精髓大圓滿,我將紙丸照常捏成團,放進法桶,經搖動混合後,佛陀上師老人家說:「還是龍欽寧體大圓滿。」然後親自從法桶中取出一粒,放在我手中,我將其打開,果然還是我剛才那一張龍欽寧體大圓滿法當受灌。

說灌就灌,只聽到我的耳中似乎有個人站在我耳朵裡面,開始傳授了,此時,一邊傳我一邊修,突然大圓滿的境界現前了,整個法界真如呈現了空有不二,而報身的金剛境同時展現壇城開始盤旋,我終於明白,什麼才是佛陀傳的聖法,佛陀上師老人家說:「龍欽寧體是這個世界上最高的法,但是今後你還是有機會得到遍智現量大圓滿的!」

此後,我在回憶學法的過程中,跟隨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佛陀上師,經過許多考驗,最後學了法。我的佛陀上師是一位大公無私、德入聖境,以菩提聖心施予三界眾生的大仁慈聖者佛陀法王。此生不親近佛陀法王上師你不能明白什麼是「五明妙諳」,不跟隨佛陀法王上師就不能親見什麼是「菩提」,明了「菩薩道」。他老人家圓滿世間萬法與世外法而能法法任運無礙,又能持世出世法處處利益天下蒼生慧命。

記得在泰國佛教城,由於因緣成熟,我作為仁波且,為利眾生,祈禱佛陀法王上師開示佛與眾生的關係。就在佛陀上師剛開示時,來了狗、鳥、魚無數,更竟然烏龍化為魚作禮拜獨立在水面上,這實在是人間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可見佛陀法王上師是何等的偉大!當時報章都有記載這一聖況。

佛陀法王上師是法界的泰斗,他無私純淨之境界無與倫比,包括給我們傳授一切佛法功夫和法義後,也不讓我們透露他的名姓。他門下的弟子,大多是大活佛、大法師,還有大菩薩。從無始他就是佛陀們的上師,其至高偉大,豈是文章可寫得出來的?

恆生誠言記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