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幾十年未晤菩薩面,羌佛修護法當下即得見

 

佛史有這樣一個公案:古時一個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在山洞裡整整修了40 餘年,可是這40 年裡,他既沒有見過彌勒菩薩,連夢見彌勒都未曾有過。有一天,他下山路遇一頭多處糜爛的“癩皮狗”躺在樹下,見起痛苦而起大悲心時才得見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彌勒菩薩。

在現今社會,似乎只有在神話電影、小說裡才能看到,佛菩薩隨處現真身的描述。而凡學佛修行者不論初學抑或修行了幾十年,幾乎都有個願望,就是在自己有生之年,能眼睜睜的而不是在入定境界中看見佛菩薩站在自己面前,然,眾生因黑力所遮障或因緣不具,而無法得見。

相比之下,都已經90 多歲高齡的洛桑珍珠活佛和黃輝邦老居士兩位大德,他們的因緣是殊勝的,他們依仗三世多杰羌佛的威德法力而眼睜睜的見到了佛菩薩真身。這並非傳說,也不是神話,而是活生生的公案。有聽過發行於世界各地道場的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的信眾,大都可聽到,洛桑珍珠活佛當面向護法菩薩請旨,請佛陀上師幫助修改他所譯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和「三世多杰羌佛為黃輝邦修護法」的錄音。

已90 多歲高齡的洛桑珍珠格西是全球唯一在世的漢人藏密格西、美國密宗總會原主席,曾擔任過中國近代佛學泰斗太虛法師私人秘書。他九歲皈依佛門,少年時便接受了嚴格正規的佛學教育,從太虛大師、法尊法師學習,後入西藏修學求法十數年,翻譯有數部西藏文顯密經論。在老格西所翻譯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序言中也記載了他所見三世多杰羌佛聖量的經過。

2000 年2 月於三藏經樓,洛桑珍珠格西將自己所翻譯,詳細精校後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呈給三世多杰羌佛請求修訂。三世多杰羌佛說這不能隨便下筆的,如要揮毫,當請大護法菩薩問一下,看看是否恰當。說請就請,只聽三世多杰羌佛結手印、念真言,法台上所供之金剛薩埵頓放毫光,此時只聽三世多杰羌佛一聲呼出,果然護法菩薩應聲展現。洛桑珍珠格西當即恭敬禮問護法菩薩“可否,請求法王上師為我修改此論?”護法菩薩當下認可。

洛桑珍珠格西在《序》中這樣寫道: 如此威神道量示現,實乃全藏難覓也。……修請護法菩薩時,佛光亦展現天空,又圍繞月輪一周,大如山塊,歷久不散,各地均可看見,我亦觀瞻半個時辰之久。……我七十年來拜見過若干高僧大德、大法王、大活佛,目前世界上除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即現公諸與世的“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至高道量外,絕無第二人,如此鑑證於懷,豈敢戲言誑惑眾生?」

洛桑珍珠格西還在接受記者錄像採訪時說:「我是已經學佛六十年了,見過上百個所謂的藏傳佛教的大德,中國的佛教大德如太虛法師我也同他相處很久,法尊法師這些大法師,我也曾經受過上六百多種的灌頂,但是,灌了之後,對我的影響力、對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師(即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以下同──編者註)給我的開示、給我的灌頂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啦,我心裡想起來,我是六十年的學法不如一天,六十年過去了、空度了,不如今天一天。所以我向大師發願:我亦盡我今生的精力,努力學習,根據大師的意願,回到美國,普渡眾生,不辭辛勞,不求供養,以繼承大師的這種功德跟大師的感恩之念,這是我今天所說的真話。」(摘自錄像帶中格西講話原文──編者註)格西雖然如此發心,但他卻沒有認出雲高益西諾布竟然是至高怙主,多杰羌佛第三世。(圖注:上圖為洛桑珍珠格西在四川成都拜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及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國為弟子洛桑珍珠格西灌頂。

圖為洛桑珍珠格西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而黃輝邦老人是中國著名的大德,時任江西省佛教協會副主席,被稱為『江西活佛』。在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中有這樣一段由​​黃輝邦老人親​​口敘述的,三世多杰羌佛為他修護法的錄音內容,大意如下:

那一天,他親口服下了三世多杰羌佛為他請來的佛菩薩的飲食,同時三世多杰羌佛還告訴他:可以滿他的願,他想見佛陀是可以的,只有給他一次機會。在曼荼羅時輪壇城境中,三世多杰羌佛讓黃輝邦大居士看著,佛陀將馬上降臨,此時黃老居士突然說他不要看佛陀了,只要看護法,愈威猛的護法愈好,只見三世多杰羌佛隨口招呼一聲,剎那間,一個全身黑色盔甲的護法像一座鐵塔一般突然憑空出現在他的面前,吼聲如雷,他來不及反應就倒坐在地上,隨即合掌頂禮。

黃輝邦老人自從早年在日本留學時接觸佛法,便虔心向佛,七十多年來,不僅長齋長素,而且可以說手不離經書,一生追求佛法的虔誠與堅韌令人感動。在將近九十高齡之際,他仍孤身一人攜帶經書赴西藏求法,晉美彭措如意寶法王深為感動,告訴他:你的善根太深厚了,應該到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處學習更高深的佛法,並密語告訴他三世多杰羌的地方。

附:

黃輝邦老居士簡介

黃輝邦老居士,江西清江人氏,生於1905​​年農曆正月初一。

1930年,高等學校畢業後,考入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大學畢業後,繼續進東京帝大研究院研究生,同時在東京大正大學(佛教大學)研究院研究生,主要研究佛學。並在東密和台密寺院裡實際修學,得到了東密、台密二方面的灌頂傳承,。

1947年應聘到昆明師範大學。正遇貢嘎上師第二次在昆明傳法。在貢嘎上師領導下開始修加行,得貢嘎上師傳大圓滿,有大圓勝慧、大圓仰兌和噶瑪巴口訣。後到福建師範大學任教五年。

1956年全家返回南昌,在江西師範學院任教,擔任邏輯學、中文系課程。1957年帶母親及內人到雲居山皈依虛雲老和尚,受了三皈五戒。得虛雲老和尚賜法名“寬邦”。1962年退休。

1985年江西省佛教協會恢復後,黃輝邦老居士被重新選為江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