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二)

——從修行人的“種”與“品”談起

昨天在新浪網上看到一句話,讓我啞然失笑,同時想到很多。這是一個匿名網友的回應,是回應一篇質疑某知名藏密高僧是否是凡夫的文章,當中有這麼一句:“我最看不慣有些沒種沒品的所謂高僧大德……”乍一看有點粗陋,而且用“沒種沒品”來抨擊所有高僧大德那是錯誤的,古往今來,多少德品超然的聖僧巨德度生弘法,功德威威,豈堪一個凡夫隨意詆毀?不過,他用了一個“有些”加以簡別,那就無可厚非了。現在確實有那麼一些所謂的高僧大德是混進“珠”列的“魚目”,用沒種沒品來標誌他們,並不過分,而這個“種”與“品”的概念,也頗耐人尋味。
“種”與“品”,可以有兩個層面的理解,一個層面是世俗含義,一個層面是佛法上的含義。
世俗語言中說誰沒“種”,是說他缺勇氣,乏堅定,少毅力,經不起考驗或衝擊;說誰沒“品”,則指他人品不高,沒有,至少是缺少了人性中好的、光明的德行,如仁愛善良、誠信、正義、倫理禮儀、聰明智慧等等,古人總結為“仁、義、禮、智、信”。其實,這些德行同樣是佛門修行人所必備的,只不過實施的對象、方向以及運用的深度、廣度有所不同而已,這就說到佛法的層面了。修行人的品,具體指的什麼?最基礎的,當然是信願行戒定慧,五戒、十善、四無量心、六度萬行、三聚戒、菩提心,更高層面的,還有徹底斷除我法二執,真正建立在真如體性上的勝義菩提心之聖品聖德等等等等,佛說三藏十二部,處處都在講修行人應有的“品”。這種品的養成不易,不易在眾生業力的蓋障,很難真正如法實施佛陀的教戒,但它不是最不易,最為不易的是“種”的養成。當我們說某個佛門弟子沒“種”,那是指他不具備與佛菩薩相應的種性,不堪為法器。而堪為法器者,所應具備的種性則是:一、寧舍生命不捨正法的堅定;二、為了眾生的慧命,敢於直面魔妖,承擔危險痛苦的勇氣;三、百折不摧,無論天長日久,經得起任何考驗和打擊的毅力及永遠依止正法不變的決心。那麼這樣的種性要從哪裡驗證出來呢?那就一定要到那個要命過關的時刻,要到那個妖魔和危險痛苦相逼在前或加諸於身的關頭,要到那個被折磨打擊得幾乎無法呼吸的時候,才驗得出你是不是真鋼。到那種時候,你若依然將佛法和眾生的慧命擺在一切之上不變,你就成功了。而這種種性的結成,是建立在修行之“品”的深入修養基礎上的,所謂深入修養,就是指對佛陀一切教言教戒的實施,不但一絲不苟的如法,而且要使這些法義深入八識心田,不斷地深刻自我熏習,使自己對身心世界的理解認識由世俗的認知,終究完全轉化為以佛菩薩的標準來認知。其中最重要的是需生起強大的菩提心願並付諸實踐。在這樣的修持中,世相的波濤掀得再大,也很難障弊你的擇法眼,很難波動你的正道之心了。
寫到這裡我想到一個公案,很久以前,有一個德高望重的漢地老法師,聲名遠揚,僧俗弟子數以萬計,他的德品非普通人可以比及,曾經有個年輕人指著老法師鼻子罵了他兩個小時,老法師依然面帶微笑,平靜淡然,一言不發。由於他的德行感召,終於依止在一位藏密大聖德座下學到了甚深密法。老法師對聖德感激涕零,恭敬得五體投地,常跟弟子們讚歎聖德是偉大的佛菩薩。老法師修法十分精進,受用非常顯著,在一次法會上,許多弟子親眼見到他自身化顯出佛菩薩的形象,弟子們因此對聖德生起很大的信心。可惜,老法師經不住考驗。那時,有個朝廷重臣幾次三番想拉攏那位藏密聖德為自己謀私利,都被聖德斷然拒絕,這朝廷重臣惱羞成怒,利用手中權力想方設法陷害聖德,其中就企圖利用老法師在信眾中的威望,威逼老 ​​法師詆毀聖德,不然就把老法師抓起來,而老法師的幾個親近弟子也被朝廷重臣收買了,幫著一起逼迫老法師,老法師害怕了,他想起自己年輕時曾經被衙門誤抓過一次,在牢里呆了七八個月才放出來,那牢獄的滋味實在不能再體嚐了啊,又想到一旦自己被抓,那麼多弟子怎麼辦?諸多利益權衡之後,老法師終於向他們低頭,否認了傳給自己無上大法的聖者上師。他的否認,在信眾中造成不小的影響,為妖魔提供了攻擊聖德的彈藥。但聖德畢竟是佛菩薩再來,光明磊落,菩提勝心,朝廷重臣的陰謀終究沒能得逞。聖德對老法師的行為沒有絲毫計較,但佛菩薩雖然不計較,因果定律卻不會改變,老法師犯密宗根本戒,種下欺師滅祖,誹謗佛法的大惡因,很快結果了,數年後,老法師重病纏身,臨終時竟被衙門將他抬到荒郊野外的一所房子裡團團圍住,說是要保護大法師,不讓任何人靠近,包括出家人,老法師臨走時身邊連個助念的人都沒有,只有凶神惡煞的捕快,最終在痛苦呻吟中掙扎離世。幾日後,老法師的一位師兄急匆匆從外地趕來,說是在禪定中觀照到老法師被拉到金剛地獄受刑了,師兄很驚訝,修證甚好的師弟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特地趕來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聽說老法師詆毀聖德的事,師兄長嘆一聲,當眾吟道:“ 眼前得失障道心,寶珠扔向濁污淋,不識正法何其珍,怎堪佛門真法器!師弟啊師弟,你糊塗啊!不是你在度眾生,是法在度眾生,真法在哪裡,就該把眾生送到哪裡啊——我若是你,我就把弟子們都交給聖德度,我寧可自己蹲那勞什子監獄去!”說罷,來到聖德廟前,長頭禮拜三千為師弟懺罪。
這個公案我講給很多人聽過,每次我都會問:“一代宗師為什麼也會犯下這麼顯而易見的密宗重罪?”有人說是老法師老糊塗了,有人說是朝廷重臣的伎倆太厲害了,有人說老法師是為弟子們的前途擔心才這麼做的,有人說他還沒能真正了解那位聖德有多偉大……如果說是因為老糊塗了,那就證明老法師根本就是凡夫境界,老弱昏聵,怎堪引導眾生成就,這個宗師就名不符實。若說是因為朝廷重臣的手段太厲害讓老法師害怕了,那就證明老法師我執未斷,執法執實。佛門宗師至少應該悟徹諸法如幻的道理,身不過業力凝聚的影,心不過無明執染的夢,世界不過眾生的一期業報幻境。就算老法師尚未親證此境,還是凡夫之軀,但一代宗師,最起碼思想境界不該是凡夫境界,“諸法如幻”這個佛說真諦若已牢牢植根在他心中無可動搖,什麼牢獄鐵窗,聲名榮譽,根本就不會是他的憂慮。若說老法師是擔心弟子們的前途,那就正應了他師兄的那句話:“不是你在度眾生,是法在度眾生,真法在哪裡,就該把眾生送到哪裡!”他明明知道聖德那裡就有成就大法,明明知道聖德就是佛菩薩再來,證德證境都在自己之上十萬八千倍,還有什麼必要擔心弟子沒地方學佛法得成就?這不是真的為弟子們的成就著想,而不可否認地看出他心中摻雜著諸多我執和愚癡。若以“種”和“品”的標準來衡量老法師,他不具真正的金剛乘種性“不堪佛門真法器”這一點暫且不說,只說“品”,世俗之品上,他欺師滅祖倫理喪失;修行之品,無論他平日里如何慈悲喜捨,如何忍辱精進,利害關頭他將自我及其小圈子利益置於拯救整個三界六道眾生的如來正法大義之上,這便毫無餘地的將他打入了下下等品。
其實,在我看來,老法師犯下這樣的重罪,其中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原因是多數人忽略不明的,他之所以不能了解聖德有多偉大,那是因為他並不真正認得佛法,對佛法的認識不夠深入未入正道。暫且不論聖德是他的傳法上師這一點,只說這一點就好像不是傳法上師的聖德就可以詆毀一樣,所以我們暫且不拿出密宗十四戒,而是要看到他觸犯戒律的深層原因,是因為對佛法的認識有問題。如果老法師對佛法的認識是沒有問題入了正道的,無論聖德是不是他的傳法上師,只要接觸到聖德所展示的佛法法義,他就應該認得清那是出自如來本家,就不會有任何詆毀犯戒的事情發生。他若真的認得佛法,就該懂得如來正法對眾生來說是多麼稀有珍貴,就該懂得擁有如來正法的聖德是眾生從輪迴痛苦中解脫的通道,就該清楚,詆毀這樣的聖者,就等於堵死了眾生解脫的一個出口,他若真的認得佛法,就必定是深明因果的人,就絕對應該知道堵死眾生解脫輪迴的出口就等於堵死了自己的一切光明前程,等於讓自己萬劫不復,且不說是為了眾生,就算為了自己的成就前程,他也不會那麼做。所以,歸根結蒂,他並不真的懂得佛法,就像一個水平不高的古董商,雖然在一行混跡多年,術語名詞一大籮,各種寶貝見過不少,但由於並未能真正掌握古董鑑別的關鍵導致自身鑑別能力弱,即便偶爾揀到珍寶,也經不起旁人別有用心的搗亂而錯判,因此,錯失良機,將寶物當廢品,將廢品當寶物的事時有發生,最終導致自己破產潦倒。
上品的修行人具有如金剛石一般堅韌不變的種性,而且,他的不變,不是無知混沌的愚忠,而是清醒的擇法,清醒而深刻地了解眾生的苦難和眾生對佛法的急迫需要,能清醒地辨識何為真能解脫眾生的佛法何為戲論空洞之法,清醒地認識這個世界一切現象的本質而不為任何外相所惑,捨棄幻化自我的短暫優越或享樂去維護讓眾生從輪迴苦境中解縛的如來法義,對他來說本該本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由於共業的感召,不利於佛教弘揚的形勢在藏地出現。第四世多智欽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在危險來臨前夕,選自留下來並將自己置身於中國青海的一個勞改農場,那里關押著來自藏區各地的一千多位活佛高僧,仁波且穿梭在各個牢房給活佛喇嘛們悄悄傳授大圓滿龍欽寧提精髓法,其中有一名漢族僧人得到仁波且傳法後修了不到兩個月就虹化飛遷佛土,在眾目睽睽之下,化作白色的光團飛升,消融於虛空。大家可以想一想,掌握大圓滿龍欽寧提精髓大法的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是幾根牢房的鐵欄就能圍困得住的嗎?豈不是無稽之談?仁波且是為了將佛法傳播下來才主動身入牢獄苦境。1961年,仁波且決定不再繼續住世,他對傷心欲絕的弟子說:“我並不是因為往昔的業力才被迫入獄的,我來這裡是有意圖的,如果我想要的話,我可以毫不費力地去任何淨土,不用為我擔憂!”不久後,仁波且示現虹身成就圓寂。
有人會說,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是蓮花生大師的化身,那怎麼能比?這話就可笑了,你是來做什麼的?不是來學佛的嗎?蓮花生大師難道不正是你學習的對象嗎?哦,因為是佛菩薩的行為,所以我們凡夫可以不照辦,那你還學佛做什麼?既然學佛,那麼佛菩薩這種不懼危難只為眾生成就解脫的大悲大無畏的菩提心行就是我們必須學習的內容,否則就成了假修行。
當然,話又說回來,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是佛菩薩化現,弘法利生的行為自然光明無量圓滿無漏,而對於正在進取中的許多行人來說,也許一下子還做不到那麼徹底。這沒有關係,一天沒有到佛陀的覺位一​​天都有可能出現缺失,修行的內容也就是更改這些缺失使之最終完全符合佛陀的標準。但關鍵的問題是這個修行人有沒有走在成就為佛菩薩的正道上,有沒有這個在正道上進取的心,是以佛法為重還是以自我面子利益為重。一時的缺失並不是什麼大事,只要無我無私,為眾生為正法勇於修正自己,那就依然是可歌可讚的法器。
弘一法師,早期對密法不甚了解,多有疑議甚至公開反對,有一次弘一法師讀到《大日經疏》,“乃知密宗教義之高深,因痛自懺悔”,即刻轉變認識,勸導其他行者以自己為戒,要深入教義,對密法生起絕對的恭敬。多年以前,寶光寺前任方丈辛寂法師讀到當時年紀尚輕的三世多杰羌佛所造的《僧俗辯語》,法師一時犯所知障,只看了開篇頭四個字“如是我明”便自認其不如法,置之一旁不理,後遇寺中特殊因緣法師反省忽有所悟,找出《僧俗辯語》仔細恭讀,讀完才恍然大悟慚愧萬分,這是三世多杰羌佛親證的法性真如之無上覺境,當然應該是“ 如是我明 ”,而不是“我聞”,大修行者畢竟不同,無執無私,即刻找到三世多杰羌佛當面懺悔並誠請幫助教化寺眾弟子。辛寂法師後來成就很高,預先通知大眾自己的圓寂時日,生死自由。這就是認得佛法的真行者,他辨認佛法的標準不是任何外在形式,而是法義。一當他深入其法義,發現這是真正的如來正法佛陀聖教,任何外相都無法再動搖他依止不變的決心。這樣的行者才是可堪擔當如來家業的法種,才可成長為參天大樹庇佑眾生。這樣的行者之品,是聖品。而當我們真正圓滿了修行人所應具備的德品,說到底其實就是將三世多杰羌佛的《什麼叫修行》這個法學透並實修了,成熟了修行人所應結成的種性,自然而然,智慧的開膚就如囊中之物,大成就、大解脫也就不在話下,因為這時,你絕對是佛菩薩隊伍的一員了。
今天寫這一篇,主要是想寫給那些在是非利害現實問題面前迷失清淨擇法眼的行人。因為自從《多杰羌佛第三世 —— 正法寶典》現世以來,妖魔一直在嘶吼,這一點都不奇怪,妖魔本來就是乾這個工作的,他們就是為毀壞正法而存在的,但讓我痛心的是那些本來已經捧到如來法寶的行者,我不知道他們是因為沒有好好認真讀這本寶書,還是對佛法真諦的認識還有很多偏差,竟然成了妖魔攻擊佛寶的彈藥還不自知。但無論如何我不願把他們想成是妖魔的同事,也不願把他們認定為劣品的“魚目”,只但願他們是一時愚迷,能很快清醒。前幾天夜裡,因想到珍貴無比的如來法寶被肆意踐踏而痛心,想到原本在佛菩薩隊伍裡的這些修行人愚迷無知地成了妖魔的幫兇,想到他們的未來,和他們帶領的眾生的未來,更加痛心,持咒誦經為他們迴向願他們盡快離暗入明,一直持誦到天亮……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50102號)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50102號)

正確答覆諮詢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我會說法:“當今佛教界邪師、騙子冒充正法,這些人對於經教佛法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外行,此類人在世界各地隨處可見,尤其竟然有世界著名一代宗師之稱謂也是外行佔領宗教地位,每一個騙子都會說他了不起,與佛菩薩常來常往,每日可見,打著傳承宗師、宗教領袖的旗號,冒稱自己是大菩薩,憑什麼?憑錯亂的理論、假話,把外行騙得雲裡霧裡,信以為真,讓佛弟子上當受騙,貽害終生,慘不忍睹。其實,對於一個上師所證有的道行高低程度,作為普通修行人是無法看出其真假深淺的,往往包裝、抬捧的表象障住了佛弟子的眼睛,導致眾多的正信助邪為惡,使然同擔黑業,終得隨因果惡報,苦不堪言,十方諸佛菩薩為之悲憫,但依然多者無救。遙想釋迦牟尼佛當年的佛法聖量,在經書中頗多記載,到當代的活佛法師中竟成了一席空談,乃至胡說邪論的騙人謊言。你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為鑑聖德設置段位法裝,使那些邪師騙子空有假名,卻無從遁形,所謂的大菩薩,連考場的邊也不敢走近,這時的他們變得那麼猥瑣難堪,告訴了人們,凡夫、偽假的聖者、天王老子,穿不上你們的段位法裝,就是假聖者、假佛子。你會之舉是利益眾生,是為佛教徒護駕的行為,屬於行持正業。”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道破佛教末法時期的亂象,我會將儘快實行改制利生之舉。

現僅就近日收到的幾封來信諮詢一併答覆如下:

佛教的段位法裝是在聖德穿的服裝上面清楚地標明聖德的等級,須彌輪用藍釦標識,而日月輪則用金釦標識,一顆釦子代表一個段位,段位也就是星輪,如一顆藍色的釦子就是“藍釦一段”,就等於一星須彌輪,兩顆藍色的釦子就是“藍釦二段”,就等於二星須彌輪,三顆藍色的釦子就是“藍釦三段”,就等於三星須彌輪。在三顆藍色的釦子之上再加一顆金色的釦子就是“金釦一段”,就等於一星日月輪,在三顆藍色的釦子之上再加兩顆金色的釦子就是“金釦二段”,就等於二星日月輪。

聖德考證錄取為幾釦幾段,是憑“道境證量”、“修持德品”、“經教論學”三個方面獲取的結果,不屬於確定性,是模糊性的差別概念,但也可以說是確定性差別。修任何一個本尊法,都同樣能成就,同樣能證到不同級別的星輪段位,只是考核道行的不同,比如泥丸道果最低為“藍釦一段”起標,而金剛換體禪最低為“藍釦二段”起標,今拿金剛換體禪來比喻說,單就道境證量已證“藍釦三段”(即三星須彌輪),但在“修持德品”、“經教論學”沒有證到三段,乃至只有二段,或一段多一點或更少,所以不屬於百分之百定性的金剛換體禪三個方面的三段,因此只是模糊概念,只要是“道境證量”、“修持德品”、“經教論學”其中一個方面已證到三段,我總部聖德考核組都會給予“藍釦二段”(即二星須彌輪)。如果兩個方面都獲證須彌輪三段了,那就一定進入“藍釦三段”(三星須彌輪)聖德了。如果三個方面都證到了須彌輪三段了,那就必然是“金釦一段”(一星日月輪)了,但是要知道這只是針對金剛換體禪須彌輪程度設立的標準,就比如十歲的小孩能舉起五十斤就算大力士了,但二十歲的成年人舉起一百斤也都是虛力之夫,因此日月輪程度三個方面的證量境,猶如壯年成人的標準,所以日月輪三個方面的證量境標準更高。如果圓滿了一星日月輪一個方面的證量境,而另外二個方面得到了一半的證量,就授予“金釦二段”聖德(二星日月輪)。如果一星日月輪程度證量境三個方面都獲證圓滿了,即是“金釦三段”聖德(三星日月輪),也就是說是大菩薩成就境了,所以說非三星日月輪聖德講說開示一定會錯誤,進入三星日月輪以後,就不只是修持金剛換體禪了,而會修持進取大摩訶薩的法了,到這時便要覺行灌頂,準備成為等覺菩薩,進取成佛。說實在明白的,“藍釦三段”聖德(三星須彌輪)已經是很稀有了,目前在全世界最高只有持“藍釦三段”聖德(三星須彌輪)證書的聖德在公開弘法收徒,還沒有一位持日月輪聖德證書者公開弘法,所以我們行人們不但要努力爭取修證到“藍釦三段”聖德(三星須彌輪),更要爭取修證到更高的金釦(日月輪)聖德。

既然說明不確定性,那為什麼又說是確定性呢?原因在於考核的法規有四類不同,三師七證即是人為考核查證,畢竟是人為的調查核實,因此難免有誤,所以不確切。七師十證是自展道境證量證明,雖然道境證量是實在的,但由於只有“道境證量”證明,沒有“修持德品”和“經教論學”這兩種的考核,屬於模糊概念,所以是不確定性,故出現有的人功夫上還不錯,行持道德和經教論學上差的現象,唯獨只有本尊認定和護法“正道應證”的考試是確定性的,本尊確定是屬於佛菩薩對聖德的定性,而且行人可以自選測證三個方面的全面認定,也可以自選單測一個方面或兩個方面的認定。本尊認定有三個法來定,當眾作“先知預言”或“金剛法曼灌頂”或“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測證,這是確定性的萬無一失,原在於是佛菩薩作為本尊當著若干大眾作的認定,不是人為能做得了的。另外“正道應證”考試是確定性的,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原因是非人為作的,而虛空護法不會騙人。但凡自願報考聖德的行人,請不要報考“先知預言”和“百法明門黑關擇決”,因為我會沒有恭請到佛陀、大摩訶薩來主持,我會聖德們親自去禮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只有慚愧行持,沒有這個本事主持,尤其是很多接受考核的人是我的學生,我把他們交給菩薩護法和你們會來嚴格考核,因此我不能參與你們的考試工作。”但是,我會已請到大法王中的大法王、大尊者旺扎仁波且作“金剛法曼灌頂”的聖德考試擇決,另外,“正道應證”本會已有大聖德主持。

為什麼聖德要每年年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你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要為佛教徒把好安全關,要每年年審,以防邪師退道、邪見騙人。”因為聖德在修持中會有進有退,所以從2015年開始,我會取消以三師七證來調查核實決定聖德的項目,一律更為當眾考試,今後無論是本尊認定的或以“護法正道”測決,以及七師十證考定的,都必須每年年審,以見增益或損減,這是為了保障眾生的學法知見安全,福慧圓滿受益,防止退道成凡或邪惡之師騙人。但凡已證“金釦三段”三星日月輪的大聖德,不在年審之列,因為三星日月輪程度已是不退地大菩薩。要特別注意,凡是聖德身份,無論段位高低,都有權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申請本尊認定的“金剛法曼”擇定準確身份,但本會不強行、不主動要求聖德當事人考此項,建議報考“正道應證”測決等級身份。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決定從今年起,聖德登法台可以掛證也可以不掛證,鑑於實踐已經證明作上師的掛了證,弟子不敢去觀看驗證。但凡是在渡生弘法的聖德上師,於日常生活中必須穿段位法裝,若不穿段位法裝的任何上師,一律不是好人,必然是心懷有陰謀矇騙弟子的企圖,此人一定是心術不正、不敢光明磊落面對弟子,是絕對的騙子妖人!!!如果有佛弟子與不穿法裝之聖德師繼續鬼混往來,將視為同夥陰謀騙子妖人。另外也藉此通告大家,一定要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要看《古佛降世的背後》一書,以便了解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覺量和正知正見的教法行持。

泥丸道果和另外的佛教正法修持,所獲得的成就,經過考核都有星輪段位法裝,都配有聖德證書,都必須要每年年審聖德證書。段位是用來標幟修行人的證道級別,作用是以便行人識別,防止騙子邪師冒稱聖德,這猶如武術段位和國際象棋的段位,又猶如軍人的軍銜星級,可以從段位上看出所具有的成就地位。大家注意一點,雖然聖德登台不掛證,但我會提供給佛弟子們直接打電話或發email到“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聖德證書諮詢中心”,諮詢求證某某著裝的上師星輪的段位級別是真是假、是否年審通過。

證達法師阿旺德吉聖德是需要年審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三星日月輪大聖德旺扎大尊者對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席說:“證達法師口頭要求另外的認定,鑑於我去年在關房服務教授,不能為之主持,為此證達法師2014年的年審將安排在2015年合併年審,證達法師沒有退道!”本會主席祿東贊法王說:“我會是按照旺扎大尊者的法旨執行的,巴登洛德法王和隆慧法師免考是由於本會法務過忙,我會決定安排他們在2015年年審。用什麼年審,屆時由他們兩位自行申請。”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5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