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述同一等級的聖德差別和八風陣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8號)

 

略述同一等級的聖德差別和八風陣

 

再次提醒佛教徒們要弄清楚,同樣段位的聖德,持有同等級別的聖德證,實際上成就含量是完全不同的!!!主要在於單條性考取的聖德,是有別於綜合性考取的聖德。單條性考取的聖德,屬於“德條”的成就,綜合性考取的聖德屬於“德質”的成就,差別在於,一個是在某一條上修證的聖德行為,而另一個是整體本質上修證的聖德成份含量。注意,這並不是說在四大類中每一類裡都選一條或幾條合併一起來考就是綜合考,而是必須要加上報考自己的整個成就含量,乃至只考一類中的一條,只要加上自己整體的成就含量入考,就屬於綜合考取。比如,在報考文書寫上“我某某某的成就就是幾星幾段聖德”,或“我就是阿羅漢”,或“我就是幾地菩薩”,這就是本質成就的綜合考取聖德,換言之,所考上的就是這個人的身口意三業所成就的聖德含量成份。

也許有的人看到這裡,認為本質考是考不上的,單條考沒有價值,因此已經拿定主意,以爛就爛不去考了。這裡佛弟子們要觀察,平時只會自吹,或者藉他人、藉文章而抬捧虛吹是某某了不起的聖者轉世,現在又不敢報考,說明此師不是妖人充聖,至少也是凡夫騙子,若行人不脫離該師,必遭惡果。要明白,能單條考過的,比那些沒有考過關的和不敢入考的人,已經是具稀有難得之聖行成份了。

有人看了20150107號公告中關於金剛陣的簡述後,提出金剛陣不是世間法,他們已經清楚,但他們擔心這八風陣不會是世間機關暗器吧?為此,下面簡單說一下“生死流轉輪迴八風陣”,如果是世間人為的機關暗器,怎麼能定得出公平確切的成就段位呢?那入考者會口服心服嗎?八風陣與金剛陣的修法佈陣完全不同,僅次於金剛陣的威猛力,但也是沒有世間上的人為之機關暗器。而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所生發的相對毀力,純屬孔雀明王如來為本尊的佛教正法,是作為考人已經考過經教律論、行持德品、知見正邪、道行證量的定選考題之後的最終審定,這最後一部是確切無誤的聖考,是交由本尊護法定奪的結果,是不受人為左右的!!!

八風陣也分大陣和小陣,大陣約五英畝地大小,中間設有一成就生門,寬約半英畝地,為綠色,陣名為“福樂吉界”,圍繞四周即是“生死輪迴界”,面積約四英畝半地,為黑色。陣門有一很寬大的通道,寬約二十米,直接行走就進入“福樂吉界”,考人首先練習走進“福樂吉界”幾遍,熟練後便就地燒掉自己的報考文書,燒了文書後,就走向“福樂吉界”,凡夠考過格者,順利走進“福樂吉界”,不夠考過格走不進去,自己的眼睛清楚看到就在面前,但怎麼也走不進去,乃至越走越遠,會捲入輪迴八風陣中,只能在輪迴黑界中打轉,無法脫逃,任何世間機關暗器能有這種力量嗎?被困在輪迴界的考人最後只能由聖德救生出險。大陣的整體陣力為八分之八,由於考人無法承受,因此我們只設八分之三,小陣的陣力只設八分之一,經實地考證後證明,該陣力既能精確考出段位級別的夠格與不夠格,真與假一目了然,對考人也是安全無害的!現場十七人,七聖德十證師在陣前監考,凡考過進入福樂吉界之人,便進入印證,入考人本人自己密封後,在密封缽內自己打卦,自己本人和監考師們都不清楚密封缽內打出的是幾段卦,然後當著七聖德十證師,入考人自己揭開密封缽印證,若與八風陣中所考段位符合相同,均會發給由監考師們明誓擔保的不同級別的聖德證書。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5年6月29日

因果實例分享

轉發:
        
       三年前今日見閻王,所有親人一同哭,觀世音菩薩把我渡,改我生日於今日,回來人間把債還。
         這是2012年6月27日,發生在我身上,真實不虛的善惡因果現世報的真實故事。 2000年7月我大學畢業!找工作不容易,恰恰我爸爸又得了癌症,故我留在老家​​照顧我爸。 10月份我去鄰村買了一頭懷孕的大母羊,目的是擠羊奶給我爸爸喝,不久母羊生了兩隻白色的小羊羔。 2個多月後我媽說把羊羔殺了吧,這樣小羊羔不會和我爸搶奶喝,又可以吃小羊羔的肉。我也同意,但被選擇的接受了殺生的命令。
要知道我是殺雞都不敢,見血就怕的,更何況殺羊呢?
         不得已的情況下,我用大鐵鎚對著兩隻小羊羔的頭,就是左一錘右一錘的, 殘忍的砸了下去……
         雖然兩隻小羊羔並沒有死,但淒慘的哭叫啊,撕心裂肺的!
        要知道羊是很善良的動物,沒有任何攻擊能力的。
        我非常痛苦!糾結萬分!指著我媽說:“我下不了手了,你殺吧!”
        因為心情非常難受,只好獨自跑到山坡上去散心!
       在殺生後的十二年當中,我經常頭痛,但卻沒藥可治,去看醫生反而被罵一頓,說你這神經病,沒病也來看病,醫生找不到病因嘛。
       其實乃因果病也!
       十二年後惡果成熟,惡報來了......
12年6月27號下午,我走在人行道上,一部失控的小轎車飛起來,把我左邊的頭蓋骨撞碎了,由於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右邊的頭蓋骨也碎了,導致我的頭蓋骨碎了一大半,嚴重到瞳孔都已經放大了!除了頭受傷以外身體其他部位幾呼沒有皮外傷。         就這樣!一覺睡了二十多天,不省人事,在深度昏迷中!去閻王殿瀟灑地走了一回,死裡逃生的又回來了。有住院病歷和國家殘聯給我鑑定的三級的殘疾人證為證據!         現在早己康復,且沒有任何後遺證。         2013年底,我有機緣學到了佛法,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         學佛後的兩個多月中,我經常聞聽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的法音,讓我深深體悟到了佛法的偉大,因果就是科學、科學就是因果,因果不昧,無因不生果,無緣不種因。
我悟到了原來我的頭是自己砸碎的。災​​難來時為惡果報,種惡因結惡果,報應啊!真是現世因現世報啊!         
而那麼嚴重的車禍面前,我卻沒死!又如此健康的活著,乃結善果也!         
是觀世音菩薩老人家把我救起來的,何因呢?我又悟到了,原來是小時候八九歲時,種的一善念。         
我見到鄰居一個中年人撿到一個殘疾的乞討兒回來,卻把他關在豬圈裡,晚上,因為又餓又被蚊子咬,在不停的哭泣!         
我聽到心裡很悲痛!         
但沒過幾天那個殘疾乞討兒競不見了。聽說被賣掉了。那時我就在想,等我長大了就要開所學校,專門救助殘疾兒、乞討兒、流浪兒、被拐賣的兒童,讓他們可以正常上學,有溫暖的家!

這個願望陪伴著我20多年從未放棄。就憑這未實現的一善念,觀世音菩薩老人家把我留在人間!原來,我有使命未完死不得!
        學佛後有一次聞法時,觀世音菩薩表法給我看到一個相: 我躺在地上,觀世音菩薩老人家慈悲的把我抱起來了……
        所以我活著就是觀世音菩薩救渡的!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老人家沒有留給我一丁點的傷痛記憶啊!感恩觀世音菩薩。
        以上所說都是真實不虛的,如有打妄語我願墮地獄。
        我講這個故事就是想警醒世人: 不要以為不懂因果,不信因果,不信作惡有惡報,就不會得到報應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善因結善果,種惡因結惡果,善惡到頭終有報。我誓斷一切惡,無一惡不斷。誓修一切善,無一善不修。誓渡一切眾生,無一眾生不渡。利益眾生,以此來報答觀世音菩薩老人家的救命之恩!此身不為今生渡,便待何生渡此身?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如法修行,依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的法音而修,依《什麼叫修行》《藉心經說真諦》《解脫大手印》而行持,我們都能得解脫!     

慚愧佛弟子: 林卓                                          2015年6月27日

公告字第20150107號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7號)

 

自從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今年發出聖德考試的公告以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看到了我們的公告內容,羌佛讚歎了我們無私無求地為修行人把關,幫他們鑑別上師的資格和正邪,這是真正行菩提道的行為。但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也非常嚴厲地批評指責我們說:“你們所考取的那些聖德們,基本上很多連不修行的好人都不如,這些人竟然還得意洋洋,自己明明就是一個黃毛丘雀,還真把自己當成雲中大鵬,這都是你們把關不嚴、大量降低標準而造成的後果。你們列出的段位聖德身份含混不清,沒有一個定位名稱。講問題也不說清楚,只講一半,這樣容易誤導眾生方向。比如,修行學佛,重在於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無私為利眾生,以四無量心,行菩薩道,你們卻支持去搞什麼鬥法打擂顯神通,導致行人誤把神奇神通當成佛教。如果人人都如此,佛教的教法就全偏了,這世界將會正神邪神混亂,好勇鬥狠成風,到那時釋迦牟尼佛的大慈大悲、利益眾生的如來正道還存在嗎?當然,你們會說,我們這是什麼降魔法、金剛法,是施用的如來正法,與邪惡法毫無關係,可是你們卻不講傳承流源,不說清楚是什麼如來正法,你們更是忘了一點,你們所錄取的那些大多數所謂聖德,其中一些人即使施用正法也會成為傷害眾生的邪惡,因為他們根本不懂經律論三藏,根本就是脫離《解脫大手印》的行持德品,根本就是落入一百二十八條知見很多條的假修行人,就相當於一個窮凶極惡的慣匪,你給他一把快刀,他會拿去為大家切菜做飯服務於人呢?還是拿去搶人當凶器呢?你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這些法師、仁波且們為什麼連這個方向的指南都沒有注意到正標取向?如果都去行邊執之法,那善良大悲、菩提心的吉祥佛菩薩境界還有嗎?不要忘了,我們是慚愧的修行人,沒有本事可言,沒有功夫可言,沒有驕傲可言,只有反省自己:自己差、自己無能、自己為眾生服務不夠,要如何利益眾生、如何幫助他人、如何忍辱負重、如何不落入128條知見,走菩提正道而成就。如果個個修行人都如此,這世界才會吉祥充滿,才會法界昌隆,佛日增輝,這才是佛教的正宗法門途徑。當然,這些事情你們一時沒有想好,也不怪你們,其實,釋迦牟尼佛在經藏中經常提到不可思議的神通事蹟,祖師們也遺留了不少神奇公案,但是,要清清楚楚地知道,這是鼓勵眾生所用,那不是解脫要獵取的途徑,而是有礙於成就的我執體。何以故?對於凡夫行人,執著、貪得、享受、增長我見、數他人珍寶故!當然,我自己沒有那些神奇本事,但是,我必須要說,我的法音所談到的修行法理,那是必須要學的,《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什麼叫修行》也是學佛之人首要深入實行的,至於《了義經》,那不是一般的人看得懂的,就正如《金剛經》一個道理,很多所謂精通者只會口說玄詞,實則無悟無證。

鑑於佛陀的說法,本會聖德們在此向十方諸佛懺悔,而且必須承認,我們確實如羌佛所批評指責的那樣,比如我們把關不嚴,降低考試標準,為了利益眾生沒有辦法的行舉,這一難題至今沒有方案解決,但我們分析過,至少考上聖德的,比起那些沒有考上的或沒有參加考試的,絕對要貨真價實一點,這也算為行人們盡了一點力、把了一下關,但是行人們要檢查他們考的是什麼,才能清楚他哪一條成就高一點,這是非常重要的。

考試錄取的聖德分須彌輪(藍釦)和日月輪(金釦),為了改正我們的不明確行為,我們現將不同段位的須彌輪聖德定了名稱:須彌輪藍釦一段正式定名為“行德”,就是已經開始實行聖德行為的修煉;須彌輪藍釦二段正式定名為“增德”,就是在實行的基礎上,增量自己的聖德行為;須彌輪藍釦三段正式定名為“潤德”,就是在增量的基礎上,不執著功德而盡其圓潤。這三個段位的聖德,只要四大類中任其一類中的其中一條做到了,就能取得。如果四大類中有多條做到了,也就容易考取一星日月輪金釦聖德了。

同時,大家要清楚,同樣等級段位的聖德,其成就的大小差別是很大的,就拿“行德”來說,要看是用什麼考試取到的聖德證書,比如三個活佛都考上了“行德”,一個是考行持德品,以其無私幫助救難,把自己省吃儉用積累的資金都用完了,他見到他人被救而感到自己快樂。第二個人也是考行持德品,而以救眾生的苦難,施予乞討的人衣食錢物。第三個人則是考道行證量,以自己的證量功夫去與對方鬥法,擊倒對方,而自感高人一籌。這三位聖德應該是第一個比第二個和第三個高一些,但是這並不是百分之百確切的判定,因為這三條中的成份是深淺廣義不等的,憑人為根本不可能準確判定,所以要最終對考人實行“聖考”,交由本尊、護法來確切量定這三條考取的成份是幾斤幾兩幾段。也許你認為就憑考這三條就能持聖德證嗎?反問你:難道這三條不是聖者的行為嗎?你能做得到“行德”的三條之中一條嗎?現在末法時期,談何容易有考得過四大類的巨聖德呵!那是佛陀和等妙覺菩薩的覺聖之量呵!為鼓勵修行進益,我們將此“行德”行為稱為聖德行為,尊稱聖德。

金釦三段聖德的旺扎大尊者說:“讓我去考四大類,對證量功夫,五分之一我都考不過,行持德品最多考過一半多一點,經教論學浩如淵海,最多考個十分之二,正邪知見百分之九十九我相信不會落入,知見是墮落與成就的樞紐,不敢懈怠。”因此,總部考試所錄取而發的聖德證書是每一類中獨立的每一條所考出的最高段級,也就是以所考的某一條的聖德成分而發的聖德證書(比如上面所說的救眾生苦難、給乞討的人經常施食施錢就是行持德品類的一條),而不是多條綜合的成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曾多次說過祂不認同我們的聖德,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2014年6月所發的第四十二號公告中,就引用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全世界在社會上很多高等地位的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著書立說一大堆的,其中很多都是邪師騙子,包括聖德稱號中的人有百分之二、三是真正合格的就不錯了。”當然,要考上日月輪金釦聖德,必須要有高深的行持、功德、證量,除非是阿羅漢、菩薩的大聖德,所以,今告知佛弟子,必須清楚知道,應考人是依哪一類中的哪一條考上的“行德”、“增德”、“潤德”,這實在太重要。就拿巴登洛德·喜饒根登來舉例說吧,他當時考的是道行證量中的金剛換體禪開頂,金剛換體禪是一部大法,只要達到生起次第神識外用,就會取得三星須彌輪聖德,如果他當時報考行持德品和經教論學,可以說最多百分之二三而已,如果考正邪知見,他至少會落入三十條以上,而只要落入三條就會退道成凡,因此,臨命終時若不是觀音菩薩救度,差一點被抓進地獄,但實在幸運的是,在最後一刻,他聞聽到羌佛的法音而醒悟,生起了徹底的懺悔,改惡向善(這是他親口對松杰仁波且說的),此時被觀音菩薩親救,往昇西方極樂世界。所以,由這個例子,大家就應該明白,有不同種類道行而級別段位相同的聖德。

有人很關心說,金剛陣的威力呈現是不是類似雷木滾石、刀槍箭弩、奔岩流沙、鏢針彈藥、毒氣腐水、水火煙硝、陷阱坑杈等暗器機關佈造的陣?現在要告訴將要考的行人,我們不是用人為的暗器機關,不是外道的法術,是使用佛門中正規的陣法,是旺扎大尊者接承的文殊菩薩和蓮花生大師的心印傳承,八風陣的本尊是孔雀明王如來,而金剛陣的本尊為釋迦牟尼佛所化現,無論是八風陣或金剛陣的威猛無比,都是如來正法,是來自看不見的無影無形的虛空,我們不會用世間法上的恐怖、殺傷力的惡作劇來對待眾生,那是壞人妖孽的行為。就拿金剛陣來說,我們嚴格把關,只會佈設只有本具的千分之二的威力,只要被考人站在陣門口燒了自己的報考文書,陣力馬上自然啟動,但是你站在陣門口,看到、感到都是一切平常自然,當你跨前一步,走進陣門,剎那就受到四大分解的強盛力量,在無影無形的虛空分解你四大之軀。或者,你可以站在陣門外同樣毫無感覺,只要將手伸進陣門,同樣頓時受到四大分解之力強盛侵襲。其陣佈在平地上,是看不到陣壁和陣門的,沒有肉眼可見的界限,就是一塊祥和的平地。金剛陣有大陣、小陣,大陣以幾英畝地寬的面積作為陣內,中央設一水晶台,台上放供一金鋼印,若遇妖人騙子或凡夫冒充羅漢菩薩者,此印將會騰空飛起,發放地水火風四大超凡威猛之力,追逐緊跟肉體之軀,緊緊不放,直至鎮壓之,此時,唯獨主壇師可以解開陣力。我們向十方諸佛擔保,我們不會有絲毫傷害眾生的心態和行為,我們不會佈設千分之二十的陣力,那就會傷害眾生了。旺扎大尊者特別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保證:他不會失掉菩提心,他不會有一分邪惡之心,他所主持的考試是為眾生辨別正邪真假上師,是為眾生做一點事、把把關,敬請佛陀恩師放心,他知道他擔不起因果,所以不敢有絲毫錯因果。

現在已開始自願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報名參加聖德考試,有意報名者請直接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聯絡。

注意,報名時盡量簡單,寫上入考者本人的法名和俗名,要求考藍釦聖德還是考金釦聖德,或者直接要求選考阿羅漢、菩薩。在考試的當時,根據自己的成就份量,自己掂量,可以要求取消高段位的入考,也可以要求更上一級的高段位入考,報名時請留下電話、Email、聯絡地址。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5年6月24日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50106號)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6號)

 

有人反映提出要求,關於松杰仁波且於六月十九日所寫的“夢境記實”一文,他們認為這是在說假話,請求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能查核事實。

他們的理由是,巴登洛德違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說假話、冒充菩薩、欺騙眾生,更可惡的是,還編造假話來陷害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他在台灣的靈骨塔是佛陀的,經了解,他這是為了騙人而編造的鬼把戲,他完全就是一個藉用佛菩薩名義來做壞事、騙眾生的惡人!對於這樣一個罪惡滔天的惡業之徒:第一,他會沒有退道成凡、還照常是三星須彌輪的聖德嗎?這樣還有因果存在嗎?第二,他是遭到惡報死的,在他死之前,羌佛的法音早已斷言了的,這一信息傳遍世界佛教徒,他還會被觀世音菩薩親自接到極樂世界嗎?第三,對於這樣的壞人,不僅沒有墮三惡道,反而編造說他竟然坐了蓮花來宣布成了阿羅漢,相當於一星日月輪聖德?!他們說,松杰仁波且能公開寫出他父親的罪業,這是很不容易的行為,但又藉此來說假話,無疑就會步其父親說假話遭惡報的後塵。

基於這種情況,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了松杰仁波且,下面是松杰仁波且的回答:“我父親說假話遭了果報的教訓非常深刻,就在面前,除了恐怖,都已經心驚肉顫,我怎麼還敢說假話呢?哪怕我再愚鈍,這一點我都不明白嗎?還會說假話走我父親的老路嗎?我今天的回答那就是:我的夢境是真的,沒有講假話,不是編出來說的 。他們對我所寫的有懷疑是正常的,為了證明我說的是真話,我想跟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請求,我代我父親擇證,檢查我說的是假話還是真話,可以嗎?在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第20150103號公告中,不就說了嗎:‘如果把釋迦牟尼佛的相拿去擇決報寫文書為佛陀,一定法幔加冠顯佛,原在於世尊是真佛陀,如果把濟公活佛的相拿去說擇決佛陀,一定不予爾相,無冠可加,因為濟公是假佛陀,故本尊會視為謗佛孽行。濟公若要法幔加冠,必須把他報成轉世活佛。’如果我代我父親擇證,查出我父親沒有給我說過那些,我是在說假話,那我無話可說。就請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舉行擇證吧。”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認為,松杰仁波且說得有道理,本會願意為他敘述的事情和他父親講的話進行擇證,但是必須告知,金剛法曼灌頂至少也得金釦三段的旺扎大尊者才具備主持的道行,本會聖德們目前不具修金剛法曼灌頂擇證的證量道行,只能以八風陣進行擇證。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5年6月20日

段位一樣,差距很大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5)

段位一樣,差距很大

關於段位相同,道行功德是否都同等大小?這個問題有很多人來諮詢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認為二段就是比一段高,三段就是比二段高。其實,這裡面有一個模糊地帶,如果認為有功夫外用力的人就是大聖者,其實說不定此人是一個佛教外行。常規來說,要到證量功夫三段才有外力的起用,但也有例外的,那必須是前世善根級位比今世目前的級位證量高,由於今世修持把三段退成了二段,此類性質也有外力起用的可能性存在。如果是經教考上的三段或行持德品所考取的三段,由於不屬於功夫所考上的三段,因此也不會外力起用,但是行持德品和經教論學、知見正邪比證量功夫所考上的三段更具功德善根資質。

有一種人證量功夫、行持德品、經教論學、知見正邪都很差,可以說根本不懂,就是一個外行,但他竟然會考上藍釦二段甚至藍釦三段,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因為他領受了一種大法的灌頂,此法不需經過修到圓滿次第,而受境行灌頂,當時學法就會進入生起次第,由於該大法本具的強大加持力,當下即具備藍釦二段或藍釦三段之位,這是所學的這部儀軌法起到的作用,與他本人其它方面的薄弱修持或不懂的地方沒有任何關係。正因為如此,必須要看段位聖德是以什麼資質考上的段位。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我們的一段說法很有含義,佛陀說:・你們現有的一些持聖德證的人,給古代的高僧大德提鞋都不配,說透了,有的所謂聖德比社會上那些不學佛的好人都差得遠!

・佛陀一語道破,所以這次我們考試錄取聖德,要把所考條、項分開來考,否則一出現段位,就覆蓋了穿段位裝的聖德本人的一切不足之處,甚至把邪知惡見也蓋沒了,如果我們只看藍釦段位就定高低大小聖德,這就有可能把一個外行誤認成了不起的聖德。當然,通過法曼灌頂擇決或金剛陣法取拿身份的日月輪金釦大聖德,是真正貨真價實的,至今為止,世界上大量收徒、公開在弘法的還沒有人能拿到金釦,如果沒有實在的前世根性和今生的如法修行,要拿到金釦聖德,比登天還難!雖然金釦聖德極其稀有,但也要如法修行,因為除了金釦三段大聖德,都屬於未證不退地。

本公告發出後,大家要小心觀察,我們相信有個別持聖德證之師,見到這份公告的前段部分甚是開心,認為給了他一個開脫的機會,會對弟子們說:考聖德不重要,他不想去考了。其實此人就是一歪貨或退道成凡了的,他的目的是不用聖德身份才便於冒充菩薩或大菩薩來騙行人們。今天明確告訴佛教徒們,這種人就是徹頭徹尾的騙子妖人無疑!!!因為他(她)修行不好,退聖成凡了,已經沒有道行去應對考試,不敢把廢銅放進煉金爐,他(她)嚇死了!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5615

聖德施軌概況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4)

聖德施軌概況

本次佛教聖德考試,可以說是佛教考試中最嚴格、最完整、最高層次,也是最高規格、最高準確性的考法。比起考格西、佛學博士規格高得太多,甚至拉然巴格西,乃至俄然巴格西的錄取,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因為即便是頂級俄然巴格西考試,也沒有證量功夫的考核,考五明也不是廣中廣考核,而是定相傳統的五明。而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舉行的佛教聖德考試,除了考經律論和正邪知見外,還必須考修行德品、聖德的言行作為,更重要的,要考道行、功夫,而且除了人考以外,還必須過聖考這一關,是按照考取聖德專用的・聖考祈請律章施軌・來作的考核。

・聖考祈請律章施軌・與・無上心要大圓滿精髓・ 為同一法脈相承,是正規傳承的如來大法,源於法身佛普賢王如來,報身佛多杰羌佛傳給五方五佛,由五方五佛傳金剛薩埵,此上為印度傳承之心印傳承。金剛薩埵傳給勝喜金剛,再傳文殊親覲,再傳第七代為吉祥獅子,吉祥獅子傳給第八代蓮花生大士。旺扎尊者接承多杰羌佛、文殊親覲、蓮花生大士的心印傳承,將此伏藏聖考修法拿出應證考試聖德上師,護利群生,尊者為了弘揚佛教教法而不分宗派,以示平等弘揚,更為鎮魔除妖、排除邪教巫師竄擾壇城,特於修法時持頌・心經・、・金剛經・、・楞嚴咒・、・大悲咒・、・瑪哈嘎拉咒・、・熱呼拉咒・、・獨髮母咒・、・時輪金剛咒・、・普巴金剛咒・、・大威德金剛咒・、・蓋天金剛咒・等。

・聖考祈請律章施軌・的修法,對於考取聖德,具有百分之百的準確性(但並不決定所錄取的聖德在今後修學過程中的道行增益或損減,只有三段金釦以上的不退地摩訶薩例外)。

此聖考首先由高僧聖德對問應考人,最終交由佛菩薩應證,這是為了防止人為徇私。人為監考或許會有問題,而佛菩薩則是絕無徇私的。考聖德主要分四個部分,經教、論學、律規,為開考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是考行持德品是否符合佛菩薩的行為,必須拿出實例來,由七聖十證調查。第三部分是考正邪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一百二十八條知見應證。第四部分考道行證量,這是前三部分的終審考核,要由佛菩薩觀照審查是真是假、何德何能。應考人要具有真功行、真道量,必須以真功夫過關。考試當時,有七聖德、十證師在現場嚴格監看,除了打卦神諭之外,最難過關的是護法正道——輪迴八風陣。應考者首先要上報文書,文書上寫明自己具體要考的是哪類哪條,報考內容必須是自己真實懂得的,此文書要在考場宣讀燒供,若以虛假謊報文書入考,比如只是知道一些名詞而內容一無所知,為了騙行人而弄虛作假、以假充真填寫報考,那就必然被捲入生死流轉輪迴八風陣中,不僅一段也考不上,而且陣法會當場升級,應考者將慘不忍睹這是考聖德。若是考阿羅漢、菩薩身份,則另設有金剛陣。金剛陣表面看似風平浪靜,一派祥和神秀,春風舒展,萬象安吉,實際上陣中的整個虛空,充滿分解四大的威力,凶險無比,更比輪迴八風陣怖畏百倍,這是專門用來印證羅漢、菩薩身份的。

旺扎尊者把聖考律章呈報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羌佛見到・聖考祈請律章施軌・後說:・旺扎是一個好佛弟子,為利眾生而行菩薩事業,作為考場執考師,為眾生把關選擇善德良師是好事,末法時期需要有你這樣真誠為利眾生的聖德仁者,你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菩提之心,鑒邪扶正的利生行為,實可讚之,但何以非要設一個輪迴八風陣來考取錄選聖德?我行持膚淺,雖不懂你們的輪迴八風陣,但看了聖考施軌為之擔心,這是否對入考人有過難之傷害行舉。考試的重點應該放在經律論和行持德品、知見正邪三個部分,做好了這三項,對社會、對人類、對眾生都是增益的,而行持者自然成為德人,就能獲得成就。你們要我為你們考試加持,作總定性把關,我很慚愧,不能參加你們這個功德無量的佛事,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我不具這個道行能力幫你們。第二看到你們施軌章中說的陣法太厲害,我是個普通、慚愧者,學識膚淺,不懂八風陣,更不解金剛陣,沒有資格問津。你們的考試陣法不會是封神榜中的陣法吧?金剛印不會是翻天印吧?那是寫的道家神話故事,是假的,你們是佛教徒,不要忘了佛教的宗旨,要以大悲菩提心為根本,怎麼能用陣法嚇唬人呢?對我這個只知道以菩提心為要務而行持的慚愧者而言,不要說總把關了,就是讓我考,我也考不上,我除了教大家修行,你們講述的陣法,我就不參與了。但必須說,當今世界的邪師騙子太多,凡夫充聖也遍地都是,而且都打著光鮮亮麗、強而正統的大旗號,對於學佛修行人,想懷疑的念頭都不敢產生,只有上當受騙的份。你們考試為眾生選擇良師聖德,十方諸佛菩薩都會讚歎你們的菩提之行的,我,也祝愿你們考選出良師益德。再次提醒你們,要告知大家,重要的是認真學好《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如果脫離了這兩大部行持大法,就算是聖德也會退道成凡的。旺扎應該知道,你現有的成就是何理法所獲。・金釦三段旺扎大尊者說:・你們看,我的佛陀師父,是什麼樣的清純無上境界,一心為利大眾,辛苦勞累,不收任何供養,無私利他,超越了五星日月輪的無上頂聖,當今無聖可望其項背,卻竟然把自己放在一般再4 一般、再普通不過的低下位置上,而相反的,再看我們有的活佛,只有 一個一星或擁有二星須彌輪(藍釦一、二段),就竟然不知羞恥二字, 把自己吹噓成大菩薩,實在幼稚無知啊!此類小巫只配可憐二字戴冠。 佛陀師父說法讓我旺扎這個慚愧比丘汗顏垂首,一位至高無上的佛陀、 法界巨聖,都是如此言行,我這個擁有虛名的小可比丘,還有什麼資格 來作聖考的主場執考師啊!還是敬請幾位日月輪聖德來幫我一同工作吧! 不錯,佛陀師父說到我想要講的話了,我前些年在西藏閉關修持,都是 學藏密宗的法,近幾年修學的是羌佛恩師的教法,也就是佛教不分宗派 的行持教法,成就之快捷無法想像,一座之功勝之百千座,這是心裡話, 真實不虛的!!!《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實在 是微妙至寶!要多聽聞羌佛師父的法音。至於我修的什麼佛法,那當然 至高無上,因為涉及到戒律,我就不講佛陀師父傳給我什麼法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我們的說法,我們絕對會照辦,我們決不會忘記佛陀師父的教導,・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以大悲菩提心為根本,利益眾生。・行人們請相信我們,我們如果不是這樣修的行,怎麼會以考聖德來幫眾生把關呢?我們最擔心的就是佛教徒被邪師騙子所騙,所以才來幫行人們鑑別分辨正邪偽假之師。佛陀提到我們學佛的人不能去搞道家的陣法,在此我們真誠表態,我們考試所用的陣法,是佛教的陣法,跟道家沒有關係,與任何外道沒有關係,如前所述,起法是以・心經・・金剛經・・大悲咒・・楞嚴咒・・瑪哈嘎拉咒・・時輪金剛咒・等佛法聖咒起修佈的陣,不沾半點外道習氣,絕不是封神榜中所描述的神話故事,而是真實呈現的佛教陣法,其實佛教每一部金剛法都有一部陣法,乃至楞嚴咒就有楞嚴空色伏魔陣,大悲咒有大悲降拿地府陣,包括藏密火供、息誅懷增和顯教的水陸大法會也是一種渡生降魔的陣法,只能說力量薄弱不具當場呈現實相而已,加之很多後代高僧大德由於學法不全,未能繼承完整。佛教的陣法是用來幫助眾生、利益眾生、渡生除魔降妖用的,只有具能量等級的真正的阿羅漢和菩薩才能破得了這個陣,特別是金剛陣雖然無比厲害,但它決不會傷害羅漢、菩薩,除非該阿羅漢或菩薩提高偽冒等級,就會受到陣法的懲處。我們為了慎重,叫了一位三星須彌輪聖德進陣體驗,我們與他一起剛剛走進陣門,突然一股分解四大的力量憑空而來,傳遍我們每個人的身體,直取體內,讓他無法承受!在我們的協助下,他才倉皇逃出陣去,他拼命搖頭說:・這個陣可進不得,太可怕了!陣中整個虛空都充滿了一種巨大的力量,太神奇了!眼睛看去什麼都沒有,力量不在地上,而在虛空中,好像要把我化掉!・他把這個情況報告給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非常嚴厲地指責我們到底在搞什麼名堂!我們向佛陀解釋這個陣絕對不會傷害眾生。於是我們陪同佛陀進到陣中,想不到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剛剛跨進陣門第一步,已經啟動的金剛陣的所有力量,剎那消失得毫無踪影,包括我們前面帶路的聖德身上正在分解四大的強大力量,瞬間泯滅!讓我們一頭霧水的是,佛陀並沒有來破陣,佛陀還在給我們講,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不能錯因果,不能犯戒,現在有一位大活佛因為知見不正,自身果報難以推移,病苦死亡現前,佛陀正在跟我們講這些事,金剛陣的力量就突然消失了,我們一看,佛陀才剛剛跨進陣門,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奇怪事情!這個陣雖然厲害無比,但在佛陀面前,卻化成了一個蒼白無力的空架子!!!我們非常驚駭,跪請佛陀說法,為什麼這個已經啟動的陣一見到佛陀進來,就什麼都沒有了?佛陀說:・你們不要故弄玄虛好不好?我沒有看到這裡面有什麼東西,當然我知道我是一個慚愧者,連開眼界的資格都不具備吧,看不到就算了,我也不稀奇,我還是那句話,我要的是修行。・但我們必須說,我們的陣法是真實存在的,它對考聖德、考真假阿羅漢、菩薩,確實是精確無比。為了達到既安全又確切地考試的結果,我們只藉用陣法的少許力量來檢驗聖德的真假、等級。我們很清楚,眾生就是我們的親人,我們沒有一絲毫嚇唬傷害人的心,只有幫行人們防騙、防邪的行為,而對邪師、騙子師6 自然產生怖畏的作用,他們會嚇到,不敢進入考場,行人正好看穿他們 不敢考試的醜惡本質。金剛陣中的金剛印,哪裡是那區區彈丸的神話虛無的翻天印能站其膝下的,從金剛印的表面看,是釋迦牟尼佛化現的穢 跡金剛的根本印,而實際上在印上,附有八大金剛杵,因此此印又名金 剛無敵印,具無上安樂白金剛、時輪金剛、普巴金剛、大威德金剛、大 赫魯嘎金剛、無能勝金剛、蓋天金剛、馬頭金剛合力之威,稱冠法界, 無與匹敵!

我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與旺扎大尊者共同商議,經再三考究,擔心如果不採用最後一部,沒有佛菩薩來證法入考,那與考格西、考佛學博士後,有什麼差別呢?恐怕照常會出現一些空洞的佛學研究者經教子、禪和子,乃至無道的騙子假聖德亂世害人,那就失去聖考選德的意義了。因為考試前三部分的考核畢竟是人為在掌持,如果不能最終歸納在聖考中鑒別真假,不交給佛菩薩應證定奪,必然不能確切。萬一人為徇私放關升級,考出來的就是假聖德,就失掉保護眾生、利益行人的目的了。因為只有第四部的考試是沒有辦法人為作假徇私的,這一部的現場主考師只是負責施軌宣義,不負責監考施法,監考施法的是虛空本尊佛菩薩和執掌護法,一切因果責任都由本尊和護法擔當,在・聖考祈請律章施軌・中,明文規定主考師要在考場當眾宣佈:・……虛空執考護法對此若有徇私,一切因果由執掌護法您們自負,本主持考師道行淺薄,故只是施軌宣義,不負因果。・由此可知,此聖考是絕無半分人為徇私可能,一切依因顯果,均在本尊佛菩薩和執掌護法的嚴明執持之中。這第四部的聖考是最確切的最終定性,但也不能保證該考上的聖德在今後的修持中會否退道成凡。歷史證明,很有一些聖德,由於知見不正破戒,也退道成凡。

至於聖考所設的輪迴八風陣和金剛陣,雖然厲害無比,但我們會開一道生門,以讓被捲入困陣的應考者脫逃。八風陣共分八級,我們決

定只設一級陣法。考羅漢菩薩轉世身份的金剛陣,威力無與倫比,對進入陣中填報虛假文書的應考人,有一金剛印會騰空飛起,它會鎮壓下來,並剎那發放分解四大威力,妖邪魔怪會當下被壓為屍粉!但對填寫真實文書而又是身份合格的阿羅漢、菩薩,就像移泰山如同端盤子一般輕鬆。為了安全考核,金剛陣我們只會設千分之一的陣力,以鑒其威猛無比之聖力並由此定出真假即可。金剛陣中的金剛印,絕不是封神榜中翻天印那樣的虛無神話故事,而是真真實實、毫無虛假。若有藍釦三段聖德想要探索自己是否已屬於金釦阿羅漢果位,也可以進陣試考,領教金剛陣千分之一的體驗。

這兩大佛門陣法,既達到了準確考取聖德的目的,又能讓入考者親身經歷實相正法威猛,同時也做到了令入考者安全地得到教訓以利其成長,讓自以為是的個別以假充真的入考狂師改邪歸正,徹底去掉冒稱菩薩的邪惡言行,讓他們從內心自願改正,真正發心利樂大眾,就算做不到如羌佛一般只義務利益眾生、不收任何供養,但至少不會刻意去騙人,只有這樣才能擔挑大悲為本利益眾生的佛行事業。

有一點要特別告知應考者們,雖然考試共分為四大類,但每一類又有很多條,應考者可以只選考四類中的一類,也可以選某一類中的某一條,可以四類同時一起考,也可以每一類分別考,或者每一類中的每一條獨立分開考。每考一類或一條,都各自分別記分,因此各類各項所考得的段位會有高低不同,甚或有得零分的。但為了佛事宏開利樂大眾,我們將在原則範圍內以最寬鬆的條件錄取聖德身份,以考得的分數最高那一條的段位作為該應考者的聖德級別發給證書,而不是把所考的每一條加在一起算平均段位。其它考得段位級別較差的條項,只作為參考,以便應考者自己認知而得到教訓,了知自己哪一類哪一條還差,還需要精進努力修持。

另外,佛弟子們想要了解某師段位的高低級別,不能只看其所穿的法衣段釦,在看段釦的同時,還一定要看該聖德師所應考的是哪一項哪一條。因為當今世界絕大多數的佛教上師,不通經教論學,行持品德也差,但其中有的也能考上聖德之位,主要原因在於有的法很大,比如境行灌頂所傳的獅吼觀音、時輪金剛換體禪、現量大圓滿,只要達到了生起次第,最低都會考上藍釦二段;再比如蓋天金剛,只要境行灌頂所學的法開頂了,最低都會考上藍釦二段聖德。所以我們必須要了解該師考了哪一部類、哪一條,要弄清楚他是依什麼法或什麼行考上的,他的不足之處是什麼?要從他所上的報考文書去查看。上報考文書的時候,應考師本人是不敢寫錯的,否則最低一段也考不上,他必須寫清楚要報考哪一類哪一條,這是非常重要的,不敢亂寫,無論多麼狂妄胡來的上師,平時可以胡吹亂扯,但他清楚在考場上不能未證言證,未得言得,因為說了假話欺騙本尊孔雀明王如來和執考大聖護法,就必然考不過關,應考人一定會被捲入輪迴八風陣中,所以騙子邪師連考場都不敢進。

報考的條項很重要,因為同樣的釦裝法衣,成就的大小會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同樣考上二星藍釦二段的聖德,有的是用道行功夫考上的,有的是用行持德品考上的,有的是用經教論學考上的,有的是用知見純正考上的,有的是用恭敬禮佛、建造佛寺、抄經印刷、宣傳正法等考上的,而且其中還有很多細列的條項,是完全不同的藍釦二段功用。

行人們不要擔心,沒有面子掛不住的問題。大家要非常清楚,除了佛陀和等妙覺菩薩,無論是什麼大聖德,都沒有半分可能性考得過完整無缺的四大類。如果四類全部考過得滿分,就一定是五星日月輪的等妙覺菩薩!但這是不可能出現的事。

考試時,應考者也可以不選考四類,而直接在文書上寫:我是某某活佛轉世真身。這是一種真實擇抉身份的認證,但前提是這位轉世者

本身要具備聖德級別。另外也可以填寫・我是阿羅漢・,或・我是菩薩・,但這是十分冒險的,因為凡是考羅漢或菩薩的真身再來人,要先破金剛陣,再破八風陣就如小菜一碟了。考常規聖德的,在八風陣中,如果所報文書不是實在的,應考者必然被捲入輪迴八風陣,打現凡夫本相。更嚴重的是,破金剛陣者必須親身進入陣中,如果應考者不是羅漢、菩薩的真實身份而冒充入陣應考,金剛印會鎮壓下來,應考者將當場敗露本質,顏面盡失,以慘態終結!如果是真的羅漢或菩薩,就能輕鬆破陣,必然進入(一星日月輪)一段金釦聖德。阿羅漢和菩薩轉世者也可以不經金剛陣,直接用金剛法曼灌頂擇抉來確認真實身份。

當今世界有非常多的活佛、法王、尊者、法師、阿闍黎、居士等,都是打著傳承招牌,裝出一副冠冕堂皇的聖德樣子,實際是凡夫騙子,以凡充聖,八方行騙,騙財騙色,令眾生悲慘,不要說聖證量,這些人連經教都看不懂、講不通。為了幫助佛弟子們不上這類人的當,免受其害,再次提醒大家:切記,無論該師的手下或他本人講得怎樣飛天玄黃,乃至顯示神奇古怪來武裝自己是大聖人,你們都不要相信,而要以他穿的段位法裝為基礎,如果他沒有法裝,而平日裡又以聖者自居,就說明此人是假貨色,是騙子,根本不敢去考場見真鋼。在觀察法裝之外,行人們更重在查清他所考的是什麼條款,他的強項、弱項,這樣你就能清楚分辨出此人具何德具何能,是假的還是真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存有每位應考者在考場上報文書時的現場錄影,行人可以申請調閱,了解該師所應考的項目類別,以抉擇依止。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看到邪師猖狂,眾生被騙,非常難過,只好行如來正法考核真假之師、真假聖德、證量道行高低地位,來為大家鑑別,來為行人們義務服務把關,幫助修行人避免上當受騙。大家注意,經・聖考祈請律章施軌・考出合格的聖德,才是真聖德,才是可於依止之師!

在此,恭引・聖考祈請律章施軌・原文中一段鑑別真假的偈語,供你們引以為鑑,以利正道修行:

行人依止自小心,

莫看狂師冒大聖。

弄清真假要核對,

報考段位分四類。

每類列出很多條,

要看德人考哪類?

日常自居大羅仙,

看他考過哪幾關。

為師平時愛吹噓,

現形謹防虛假堆。

真金不怕火來煉,

入得考場現真源。

今日所見才是真,

平日抬捧是騙人。

幾星幾段已亮相,

法裝標明等級量。

怪力亂神不可沾,

騙子巫婆邪惡班。

行人切記要謹慎,

封建迷信不可認。

為師重行菩提關,

無私利他首在先。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5610

古佛降世的背後-鐵證如山的材料

《古佛降世的背后》铁证如山的材料

2016-04-02

铁证如山的材料

证明之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馆长庄增述先生的证明

根据庄增述馆长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证明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当年工作的情况,是在1981 年,第三世多杰羌佛当时用的名字为义云高,以著名青年画家的身份参加了四川省政府的人才招聘考试,因成绩优异,加之国画作品参选全国、省、市二轻系统工艺美术展览多次获奖,省政府正式下达文件以特殊人才录取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国家工作人员,不是临时画工,当时分配到新都宝光寺工作,主要从事保护文物、古字画复制和书画创作。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一个大公无私、专门利人的人,将创作收入全部捐给宝光寺,而仅靠每月政府发的工资生活。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张黎群亲自在报上撰文赞叹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中国青少年最杰出奇才,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专门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拍摄了专题影片《潜心奋斗的人》,英文《中国日报》亦专文向全世界报道羌佛在宝光寺杰出的工作和卓越的创作成就。当时,由韩凌波任秘书长的中国教科文中心成立国画研究会,有谢稚柳、钱君匋、书法家李文清中将、石昌杰院长、中央委员张英才军长、秦登魁等一大批高官名人管理该会,却由青年艺术家第三世多杰羌佛担任该会会长。《人民日报》报道了这一消息。1983 年,宝光寺实行僧人治寺,驻寺的国家工作人员全部撤出寺庙,由县政府统一安排工作。第三世多杰羌佛属于撤离宝光寺的国家工作人员之一,被安排调到县文化馆,负责美术创作和教学辅导,一直属于事业单位正式工作人员。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工作期间是人们的表率,深为大家尊重,而且教授弟子卓有成效,成功创作大量作品,由当时的国防部长张爱萍、省委书记杨超题“艺坛奇才",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魏传统题“艺苑奇才",在自贡市和北京中国教科文总部举行画展。以上情况真实不虚,特此证明。如有不实,愿负法律责任(以上情况,因我时任文化馆馆长,熟悉每名员工身份,原老馆长朱奎鸿现仍健在,他本人也可证实)。

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 庄增述
2014 年3 月22 日

证明之二:刘娟女士的证明

根据前面刘娟女士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说明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居心叵测、没有道德之流,假借利用我的名义来攻击毁谤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我非常气愤,也很难过!其实你们完全不知道真实情况,只看到表面现象。事实上,从我拜佛陀师父十几年来,每次见到伟大的佛陀师父,祂老人家都是那样地慈悲、善良,那样地关心我们这些弟子的一切!从来不顾及别人对自己的毁谤而在为众生担孽!曾经我在拜见佛陀师父时,几次提出要写一份澄清书,来证明师父没有骗过我,但是都被祂拒绝了。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不道德之人,假借我的名义毁谤佛陀师父,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心要用事实来澄清: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一直以来最尊敬的师父!他从来就没有骗过我!特此说明澄清!

  刘娟
06/11/2014

证明之三:刘百行先生的证明

来信提问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香港诈骗刘百行先生的财产,其实根本不需要再提证证明了,因为当事人刘百行先生已经直接证明了,但为了让大家更在铁的事实面前一目了然,行骗的到底是谁,谁是伟大无私的巨圣,谁是低级无赖的骗子,误会辱谤羌佛的人是何等的不应该,大家再看几份证明。(说明:因为当时在香港建有“义云高大师馆",故当时人们都称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大师,下面九份证词当中的大师均指第三世多杰羌佛。)

证明之四:林辉久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五:邓黎珍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六:喜饶根登仁波切的证词


证明之七:唐登华先生的证词


根据前面唐登华先生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让真相说明一切

有关黄晓穗的犯罪事实及在法庭上的胡说八道,我想在这里谈一点个人的意见,并作严肃的批判。黄晓穗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地伤害了佛法及污辱了世界教科文组织的尊严,更也侮辱了义云高大师的声誉,也伤害了全体寻学佛法的弟子。
这件事最清楚不过的,就是黄晓穗及其弟弟,因其公司走私犯法,货物被大陆公安没收数额达几千万,引致破产,姐弟俩在无出路的情况下,垂涎着大师馆巨大的资产,便千方百计的假造文件,假造董事的签名,将大师馆抵按给银行,套取陆仟多万的资金,由于这样犯滔天大罪之后便散布谣言中伤大师。本来这件事情跟大师毫无关系,但由于她的造谣攻击大师,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弟子也感莫明其妙,加上原先几个董事也没有真正的正知正见者,导致大师馆关门。这样一来,几乎全体弟子都心痛欲绝,每个人都像失了灵魂一样,黄晓穗一手造成广大弟子的向善心意,断了群众的善,真是罪大恶极,她今日的坐牢也是一种因果报应,现眼报应,罪有应得。

最可恶的是在法庭百般抵赖,攻击污辱大师,说有弟子被强奸,甚至第一次与大师见面已被强奸,其精灵面目就是企图以这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大师,企图为她的罪恶脱身,这种胡说八道的真面目是连三岁小孩也看得出来的。大师教我们佛法,教我们正知正见,何罪之有?难道世界教科文组织的智慧都不及你黄晓穗吗?
还记得老师最后在大师馆的会议上对我们说,最近出现有同学利用大师的名义在同学之间捐钱,以及种种不正确的行为,所以最好是在同学之间选出一个监督委员会,结果是选举了,结果也宣布了,但过两天就宣布大师馆关闭,确实莫明其妙。

  唐登华28-1-2003
证明之八:罗维东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九:叶红汉先生的证词

根据前面叶红汉先生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事实说明
本人叶红汉,是义云高大师的弟子。关于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关闭的情况,我提供一些我在现场所见闻的事实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我被通知到香港大师馆听课,这次听课是临时通知的,并非每星期的固定听课时间。到了大师馆后,同学们才知道义云高大师将亲临大师馆给同学们作开示,大家非常兴奋,马上准备鲜花、水果、哈达等供养,以最隆重的礼节迎接大师。

大师来到大师馆,众弟子顶礼,并献上哈达及供养,大师像以往一样将供养退回给大家,然后给大家作了开示。

  大师在开示中讲到,大师是从来不收弟子们的供养,也没有指示任何人代大师收取供养,更不允许任何人以大师或大师馆的名义骗取钱财。大师建议让大家自己成立监督检举小组,把有欺诈行为的人揭发出来,大师还表示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包括对大师馆的董事,甚至对大师本人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写好放在意见箱中,多几个人管意见箱,只有大家一齐到场才能开箱,保证同学们的意见能真实反映出来,能反映到大师那里。

另外有同学反映见大师特别困难,有时有人为的障碍,对此,大师说:我是个很普通的人,是弟子们的服务员,任何弟子都可以见我,为了方便联系,你们大家可以组成几个小组,比较熟悉的可以组成一个组,每个小组选出一个组长,由组长直接给我打电话联络,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人为的障碍。听了大师的开示后,同学们都非常高兴。要说明的是,当天大师的开示,现场是全程录音的,由冯伟棠先生录音的。

大师开示后,就离开了大师馆,同学们留下来选出了十一人的监督小组,本人还被选为监督小组成员,转天我回到大陆。

过了几天,我从大陆回到香港,听说大师馆关闭了,这样监督小组也就没有运作。

最近,我从报章得知,香港廉政公署控告黄晓穗及其弟黄辉栋伪造文件,利用大师馆物业向银行诈骗贷款4800 万元,高等法院正式判决黄晓穗有期徒刑十一年,黄辉栋有期徒刑七年半。现真相大白于天下,黄晓穗为隐瞒个人的诈骗事实,所以散布谣言,诬蔑大师,将大师馆关闭,令监督检举小组名存实亡,不能揭发她的罪行,关闭大师馆就是她的阴谋手段。

本人作为义云高大师的弟子,跟随大师多年,深受大师的教诲,感受大师高尚品德及非凡智慧,受益非常之大。大师的无私奉献,一切为了众生的精神,令我十分敬佩。

  以上我讲的全是事实,无半点虚假。
               叶红汉
二〇〇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证明之十:魏佳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十一:唐管嫔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十二:陈克民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十三: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宁玛派教主顶果钦哲大法王认证并主持坐床的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手中拿着他自己亲自签名、按手印的证明,证明萨迦天津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他转交的。
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证明之十四: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
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

根据前面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恒性嘉措仁波且的发誓证明
关于萨迦天津不承认他自己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一事,萨迦天津完全是在说假话。萨迦天津来台湾的时候,我亲自去见了他,问他有没有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他回答说:二〇〇六年整年他一直都在印度,没有出过国,没有写过。我当时感到奇怪,写认证书跟他有没有出国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我才了解到萨迦天津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二〇〇六年在尼泊尔写的,我又没有问他是否出过国,真是不打自招。
当时我为这个事很苦恼,我的一位朋友是蒙藏委员会的高官,我把此事告诉了他,他说萨迦天津法王是他的多年好友,他去帮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几天后,这位朋友告诉我说,萨迦天津对他讲:“我是写了这个认证书,但是×× 喇嘛喊我不要承认。我跟×× 喇嘛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我如果承认了,就撕破脸了。请你转告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边,他们就不要宣传这个事了,我这边也不说了,我们双方采取冷处理。"
我是一个仁波且,为学佛成就,了生脱死,五十九岁那年发心环台湾全岛一千多公里,一步一大礼拜拜佛拜度母,我深知不能说半点假话而把我一生的功德付诸流水造罪业,所以我现在对诸佛菩萨、对天发誓:以上我所写的全都是事实,如果有一点假的,不仅我今生不得成就,遭无穷痛苦恶报,而且堕无间地狱永远不得超生。

恒性嘉措
2015年2月12日
证明之十五:隆慧法师的证明

隆慧法师的发誓证明

根据前面释隆慧法师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我的发誓证明

萨迦天津给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他本人在尼泊尔的达拉亲自交给协庆寺大活佛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托人送到美国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交给我的。由于萨迦天津不承认是他写的,但俊麦白玛多杰还写了证明说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他转交的,为了证实事实的真相,在台湾,我们几次公开发信给萨迦天津,最后一封信是通过法院写存证信函给萨迦天津,让萨迦天津和我们到寺庙平等公开发誓赌咒以及在法院用科技仪器鉴定。想不到的是,萨迦天津不敢到寺庙发誓,也不敢通过法院鉴定,竟然跑掉了。

为了表明我的心迹、我的话是真的,证明谁在说假话、谁在骗人,萨迦天津虽然跑了,但我单方还是在旧金山华藏寺大雄宝殿,正式修法作了庄严的发誓,华语电视第三十八台向社会作了实况报导。请见附件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写信和报上声明的情況。

以上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有一句妄语,我自然会承受恶报,堕金刚地狱,受尽无量痛苦,永不得解脱!

  证明人:释隆慧
  2015年2月25日

当时公开在报上的声明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将以下三封信登于报上的说明

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什么要将写给萨迦天津法王这三封信以广告的形式公诸于众呢?原因是:我会是真实的、光明的、无私的,为利益众生而求实,我会给萨迦天津法王寄去了这三封信,其中第三封信是正式通过法院以存证信函的方式寄给了萨迦天津法王。但是直到今天,对我会的三封信,法王本人一封都没有回答我会,而他的弟子却又在社会上造谣,违背释迦牟尼佛的教诫,打妄语、说假话,他们宣称:萨迦天津法王说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做过认证。其实这件事法王到今天也没有亲自讲过没有认证过的事,包括我们通过存证信函寄给法王求证,法王也不回答。我们写信的目的只有一个:是无私地确保众生的利益,为求一个答案,法王写信的真与假,让大众知道萨迦天津法王是写过认证书还是没有写过。但是,萨迦天津法王已经于二〇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收到法院寄出的存证信函,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封信函,可是法王照常不回函。
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光明磊落,毫无私心杂念,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如果萨迦天津法王说没有写过,就请法王留在台湾,只要半天的时间,我们与法王到寺庙共同对等发誓,法王可不要不敢发誓而自己就离开了,是真是假以公正圣洁来面对诸佛菩萨,如果发生不承认写过而又离开台湾的状况,就说明了事实:法王是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因此不敢面对事实在佛菩萨面前来发誓。发誓的过程将全程录相,公布于全世界,让世人来鉴别评判,谁说真话,谁说假话!这发誓是一个原则问题,不是是非问题,一切皆是为利众生!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一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今天,我们作为一个国际性的佛教机构,目前有一万多个寺庙、协会、闻法中心等机构,我们的所有人员都是佛弟子,所以,我们知道法王的时间是宝贵的,法王的时间是用于讲经说法。但是,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的慧命都系于此,因此,我们希望,同时也相信,为了众生的缘故,法王能给予及时的回复。

法王在二〇〇六年十二月给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写的认证书,是经白多仁波且(即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编者注,下同)转给更桑仁卓仁波且,由更桑仁卓仁波且转交给我会,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参与此事。后来,这份认证书由我会提供出来登载在《多杰羌佛第三世》一书上。这本是一件利益众生的善举,但是,随着却风波不断,开始是法王的个别弟子否认法王写了此认证书,接着则是一个叫楚称曲培的堪布在网络上发消息说是他自己写的这份认证书,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我们都不认识楚称曲培堪布此人。而到目前为止,则是由于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恶意诽谤,台湾的很多团体已经将该基金会分别告上了刑事和民事法庭。当然,目前原告认为法王您写了这份认证书,并没有见到您亲自打妄语否认,所以没有告您。

这份认证书到底是不是法王本人亲自做的认证并签署,是否是您亲自交给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的,法王自己比谁都清楚,因为鉴于认证书交接的当天不是一个人,而是若干人在场,我们也有铁的证据,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早在二〇〇八年就已经公开声明整个事情的经过,而法王没有表态。而今天,我们在此所要请求法王的就是,请法王正式给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给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答复:法王认证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不是法王亲自签署、盖印并亲自交给白多仁波且的?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很简单,一切非议便烟消云散,法庭会很快得出结论。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还是很简单,一切要回归到佛法和法律这两个途径,必须鉴定法王留在认证书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证以及其它等,以科学化验,如果是法王签署的而不承认,这就比凡夫都不如,萨迦派的领袖和佛法将在法王手中染污。

第一,其实要认定这份认证书是真是假,这件事很容易办到。我们明信因果,把善报和恶报交给诸佛菩萨、一切护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规矩,由僧众们修法后,当场发誓,统一发誓内容,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如果说假话、发的誓是假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恶报堕无间地狱,不得超生;如果说的是真话、发的誓是真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报、大解脱。所有发誓内容和发誓过程,全程录像并在国际媒体公开,让所有人都成为这个因果的见证者。如果有人不敢发誓,则充分说明那个不敢发誓的人就是在说假话、是骗子。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公开发了誓,登在报上了,但祂说任何时候祂可以再发誓。

第二,我会保存有法王所签字盖章的认证书原文以及当时的信封,现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够鉴定出这份认证书是出自谁的笔迹,是法王亲自写、签字,还是他人代笔,还有,是哪里的纸张、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纹及哪些人的指纹等等,那个时候就会真相大白,法庭会告诉世人,这份认证书是法王所做的认证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今天给法王写信的目的,不是跟谁争高低输赢,更不是威胁哪一个人,而是法庭必须给法律诉讼的当事人以及社会公众一个公道,所以,无论事情如何发展,最终当事的各方都必须面对法庭、面对事实,真相必须大白,必须接受法律的审判。而更重要的,在这个末法时代,佛教僧团内部鱼龙混杂、一些人丧失道德伦理的时候,我们必须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世,让众生的慧命不致因少数混进佛教的妖人的行为而遭到摧残,让人们的善根不致因少数人的不净言行、弄虚作假而遭到毁坏,因此,敬请法王站在释迦牟尼佛教诫、不打妄语的立场,给我会一个正确的回答。于百忙之中打扰,再次表示感谢。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 释隆慧(签字)

二〇一二年五月一日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二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法王写过一封信了,分别用Email 发到dolmaphodrang@paldensakya.org.insakyacentrekpg@rediffmail.comshrisakya@yahoo.co.in,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信件正本用Fedex 寄到Sakya Dolma Phodrang at 192 Rajpur Road,P.O. Rajpur 248009, Dehradun, U.K. INDIA。但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没有收到法王的任何回信。正如在上封信里我们所说过的,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的慧命都系于此,因此,我们希望,法王再忙,但为了众生,法王从菩提心出发,都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回复。

如果法王实在没有时间回复我们的信,那我们将于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在台北等待法王的到来,我们的律师会通过法律程序采证后交给法庭,如果法王说假话,后果就只有法王承担了。因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恶意诬蔑和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已被我会成员告上法庭,目前已经有二百六十件刑事和民事案件,法王是这些案件的重要证人,因为法王是直接写认证书的人。同时,我们也会与法王在台湾的寺庙里举行平等发誓,寺庙可以由法王选定,但是发誓内容必须如上一封信的内容,必须公开、平等、真实,全过程录像并公诸于世,不敢发誓者就是骗子 !并且,如果我们没有在六月十二日前收到法王的回复答案,我们会将这两封信公开上网。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予法王足够的尊敬,但是,为了无数众生的根本利益,我们必须要将法王给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一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法庭、社会大众和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法王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否由法王所为,这里没有任何退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因果的审判,这也是我们今天再次给法王写信的原因所在。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 释隆慧(签字)
  二〇一二年六月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三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法王写过两封信了, 信件副本分别用Email 发到d o l m a p h o d r a n g @ p a l d e n s a k y a . o r g .i n 处、s a k y a c e n t r e k p g @ r e d i f f m a i l .com 处、shrisakya@yahoo.co.in 处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 处,而信件正本则用Fedex 寄到Sakya DolmaPhodrang,其地址为192 Rajpur Road, P.O.Rajpur 248009, Dehradun,U.K.INDIA。六月十二日法王赴台时,我会驻台的两百多个机构、两千多主要负责人员还赴机场欢迎法王。所有这些的目的,只有两点:一点是真诚欢迎法王;二点是为大众的利益,藉此接机,求得法王讲出真话、实话,免除人们正在痛苦烦恼中的不安。如果法王是圣 者,就不会打妄语说假话,若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就会在看到这些感谢的大幅横标时,一定公众说没有写过。若写过,虽然达赖命令法王不要承认,但至少不会公开反对,会默认。我们所做的都是希望法王为了不让众生烦恼而说一句实话:法王到底有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
但遗憾的是,法王默认了,您的弟子却照常诽谤。为此,我们不得不请律师寄上存证信函,因为正如在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的两封信里我们所说过的,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正为此烦恼不已,为了让众生不再烦恼,法王从菩提心出发,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之所以一次、两次、三次给法王写信,并不是要求法王说写过这封认证书,而是要求法王公开说一句实话:写过认证书或没有写过认证书,说实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无数众生解除烦恼 !因为是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的认证书,也收到了从法王手中亲自拿到认证书的当事人的证据和录像带,他是从法王手里接过认证书的人,他证明是法王作的认证。法王就是亲自把认证书交给他的,而不是交给楚称曲培的,并且有旁证在现场看到,他们在证明上发了重誓的,因此,这份认证书并不是楚称曲培伪造的。到底这份认证书是法王作的,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这个事情必须要弄清楚,这是真正地对众生负责、真正地不让众生烦恼 !在这个问题上,不能错因果 !

正如我们在第一封信里所说的,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那很简单,一切非议便烟消云散。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还是很简单,一切要回归到佛法和法律这两个途径,必须鉴定法王留在认证书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证以及其它等,以科学化验,如果是法王所为的而不承认,这就比凡夫都不如,萨迦派的领袖和佛法将在法王手中染污。如果事实证明不是法王写的,而是楚称曲培或写证据的那几位伪造的,人们也就弄清了真假,查出真正的骗子是谁,以免众生上当受骗。

第一,其实要认定这份认证书是真是假,这件事很容易办到。我们明信因果,把善报和恶报交给诸佛菩萨、一切护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规矩,由僧众们修法后,当场发誓,统一发誓内容,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如果说假话、发的誓是假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恶报堕无间地狱,不得超生;如果说的是真话、发的誓是真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报、大解脱。所有发誓内容和发誓过程,全程录像并在国际媒体公开,让所有人都成为这个因果的见证者。如果哪一个人不敢发誓,则充分说明那个不敢发誓的人就是在说假话、是骗子。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公开发了誓,登在报上了,但祂说任何时候祂可以再发誓。

第二,我会保存有法王所签字盖章的认证书原文以及当时的其它证据和证人的证明,现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够鉴定出这份认证书是出自谁的笔迹,是法王亲自写、签字,还是他人代笔,还有,是哪里的纸张、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纹及哪些人的指纹等等,那个时候就会真相大白,法庭会告诉世人,这份认证书是法王所做的认证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或是从法王手中接下认证书的人是在骗人。

我们再次重申: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了无数众生的根本利益,已经给予法王足够的尊敬,但是,我们必须要将法王给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一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法庭、社会大众和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法王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否由法王所为,是谁在作假?这里没有任何退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因果的审判,这也是我们今天第三次给法王写信的原因,目的在于给大众一个交待,谁是凡夫骗子,是法王你、还是楚称曲培、或是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大家平等来接受事实的检验。可是,法王不敢回我们的信来答复是与不是,也不敢通过法庭查证审判,更不敢到寺庙举行共同发誓,只是默认来面对。可是最近法王的弟子大肆在网上造谣说假话,迷惑人们,这真相不大白,大家就会痛苦烦恼,请法王谅解,为了众生不要烦恼、痛苦,讲一句实话吧 !法王一定要明白,这一事实早迟都会真相大白的。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二〇一二年七月一日
证明之十六:青海塔尔寺丹增活佛的证明

这是青海塔尔寺管委会的丹增• 才让活佛手拿着他本人写的证明,上面贴自己按了五个手印,说明唐让嘉瓦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贺函的经过。
青海塔尔寺丹增活佛的证明:

根据前面青海塔尔寺管委会丹增• 才让活佛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我是青海塔尔寺寺院管理委员会的丹增•才让,关于本寺活佛唐让嘉瓦在2009 年7 月16 日自己主动亲笔写了一份贺函给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事,出于一个修行人要对因果的负责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今天特此证明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9 年7 月的某天, 在塔尔寺做导游的小李又去西宁市水井巷大门口摆地摊卖饰品,顺便拉些去塔尔寺的游客。小李在这里遇到的了却吉尼玛,两个人聊的很投缘。却吉尼玛手中有本书叫《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于是小李就把却吉尼玛带到我这,让我看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这本书,并给我看了宗康法王、和孟嘉活佛给这本书《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书写的贺函,我看到了两位大活佛给这本书写的贺函很感动、很赞叹,后来不知道怎么给唐让嘉瓦知道了,他得知两位大活佛写了贺函,也主动要求要写贺函,我推脱不过,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书上写的都是大活佛们,怕却吉尼玛不肯要,但耐不住唐让嘉瓦一直求我,于是我就把唐让嘉瓦主动要求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贺函给了却吉尼玛。这本书的贺函,是我亲眼看到唐让嘉瓦写的,唐让嘉瓦手持贺函的照片,也是我本人照的,特此证明。
丹增• 才让2014、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