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你看我是誰

你看我是誰

作者: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大概是某種誤會,現在海外及西方稱我為“東方巨德”、“大哲人”、“大師”等等,一時聲譽蕩漾娑婆,迷得那些未見過我的人東倒西歪,以為我是一個三頭六臂,來無踪去無影的天神。其實他們哪裡知道,我與常人完全一樣,兩雙手一雙足,一對眼睛二鼻孔,外表俗見仍是凡夫,透視內部也五臟俱全。要說思想呢,真可謂量宇宙於微塵,平淡無奇,意不出新,更無解人鑑術。或許有一點差別之處,那就是我喜愛各種學問,什麼事都要問一個為什麼。沒想到,社會就憑這一點老愛捉弄人。從我降生人間以來,一系列的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真是翻江倒海啊!這可是一言難盡,罷了,罷了。我是歷來就喜歡善知識的教導的,加之鑽研學習,以誠待友,以鑑 ​​為專,以德為照,不知是怎麼回事,或許是愛好助人為樂的主要緣故,人們總願意和我交往,對我的尊敬也就出之自然了。其中包括八、九十幾的學者、專家、教授、黨派領袖,也看得起我,甚至不遠萬里,越洋重舉,前來親近於我,拜我為師。想來慚愧,我有何德何能受人敬仰啊?更奇怪的是這個捉弄人的大千因業,隨時當我在人生的睡夢中,不知不覺的時侯,突如其來地飛出一頂頂彩色的桂冠,重重地壓在我頭上,這怎麼叫人喘得過氣來呢?實在使人心煩意亂。對人們的讚譽,那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反倒使我顯出凡夫俗子氣來了,受到稱讚就無法穩住,受到打擊就感到惱火,這不是平平一般人的境界又是什麼?這就太不叫話了嘛!儘管如此,人們還是仍然要把我推到高山頂上去作展覽,造文稱我為“東方巨德”,“佛法界大哲學人”,“國際大師”,還由43 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家組成的世界文化大會評判我的什麼學術藝術,頒發大師勳章。這些情況 ​​的發生,可能是我的運氣太好換來的吧?
但要說好運氣,可是又受到過很多莫名其妙的打擊。難道命運也是捉摸不定的嗎?深長思之,何來何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也許是我參加過美國中華文化藝術研究院的考核,獲得了世界第一名,被美國舊金山官方看上了我的皮毛彈甲之理,發給了教授職稱證書;也許是我寫了一些論文,立下一點著述而感致的反應吧!世界文化大會代表在授勳大會上宣布:“義雲高恢復了五千年的文化。”真是赫煞人也!用一句七十年代中國大陸的土話說,我算老幾啊!這些天,更有一些海外報刊載文說我是“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東方巨德。我明確而誠懇地告訴大家,我是不接受這些崇高聖冠的,說簡單一點就是我差得遠,還沒有資格,只有一顆慚愧之心。但我必須要說,由於某些人的輕浮,已低化了各行學問的本來檔次。至於“超人”之說,我認為不但我不是“超人”,可能世界上也沒有超人,“超人”,這是不科學的名詞。譬如世界上的知識,縱橫八面,無量萬千,有人懂某一樣學問,但對另一門學科恰恰是短處,甚至可以說前所未聞,就憑這一點就不能說誰超過誰的本領,超不過本領又怎麼能說超得過人呢?但是,為了不打妄語,我必須認可我寫的《船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義》一書,蘊含了佛法界的正知正見,決非外道旁門之說。這一點高僧大德們也是一目了然的。我自信,這不低於前輩古德的心經講義水平,並能代表般若之心印。另外,其他方面的一些論文,也許會給諸君帶來一點益處。不管怎樣說,也不管社會怎樣紛紜評價,對我都是無關緊要的。我只有這樣的心願,也就是將自己所學到的本領和知識,所悟到的見解和事理,所證到的有為萬法和無為幻像之真諦,能無私地貢獻給人類,能給大家帶來幸福和利益。只要努力踐行,做到這點我就心滿意足了。
在這裡,我對“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評價感到慚愧之馀,我想多談幾句。我是個不安分守己的人,對那些破壞佛教的行為看不慣。這看不慣的思想,正說明六根還被六塵染著,怎麼談得上聖者呢?凡夫也罷,聖者也罷,還是讓我繼續說下去好了。對於評判一人的智慧高度,人們運用的讚譽之詞實在太多。一般人愛用“聰明絕頂”、“精靈透骨”之類;有文化的某些人喜用最簡單的“超人”二字來概括;社會和某些宗教則以流行的“謀士高手”、“智人隱者”、“靈通術士”、“天才”、“地才”、“鬼才”等諸種讚語而為表像。在佛教界,有比較確切的詞語來表明智慧的發展標準,即以“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而為般若智,其表像意義主表巨德大師之讚譽,以善解經意度生圓融者,定之為“高僧大德”。但現在,我們常常在很多佛教論評,文學作品,刊物雜誌上見到,讚譽某一行者或僧侶,都用上了“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詞句。實際上,這些過馀尊師頌讚的虔誠作者,顯然明確地矮化了佛教巨德的形像,將普德稱譽為大德,大德拔高為巨德,真是“普慧”與“般若”不分,“淨慧”與“聰明”混淆,顛倒層次,德格不明。尤其是當今開放時代。各行各業頗得自由,因此出了一些“超人”、“氣功大師”,堆砌諸種讚譽之詞更是言過其實了,似乎“天地之間唯有使君”。在這裡,我又要多說幾句。關於氣功現像,禪學家和愛好清靜定坐的練士們都知道,那是練功過程中的附產品而已。對佛法有研究的人更知道,那無非是第六識無住而所升出的七識末那意,其功用應於聲像、形體等牽引變化,均屬於虛妄呈現。這對佛學家來說實在是皮毛之舉,無非萬法由心生。不說這些皮毛,即或能“穿牆入室”,也是無稽之談。真正的正道應以德、品、智的進修為根本,方能進入諦像。懂般若、唯識法的學者或行者,氣功現像在他們的學識功用中不過為“滄海一粟”。如果哪一位氣功家對我的話有疑惑,那就最好去深研一下經藏,或者向這方面的大德求教一下,要不上一年的功夫,你就會對氣功有反感。但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在學習期間,一定要誠心、認真、努力,不帶偏見地多問幾個為什麼,你一定會醒悟過來的。我說以上的那些話,不是沒有根據的。因為我曾在氣功方面下過深功夫,所得到的收益不比當今所謂的氣功大師們差。記得我在十多歲時,氣功就能控制身體的溫度,即使零下5 ℃,我照常穿一件單衣過冬,自然沒有病。我說的這事沒有半點虛吹誇大,可以說我們當地人都知道,要說為人發功治病,我在昏沉無知時期也認為氣功為至高學識,那時就賣力的教過一批學生,其中有的已成為今天的“氣功大師”。儘管他們的功力能左右聽眾、信徒,在作帶功報告或單獨發功時能使對方狂笑暴哭作出種種動作,以至解決一些病痛,但現在已逐步知道那實在是使自己白白浪費了光陰。也許有人會懷疑我在胡說八道,自吹自擂,你沒有和我深交過,最好不要產生這種想法,否則會犯“所知障”的。我的氣功故事太多了,為了讓大家不至於詛咒我,我在這裡舉一個例子送給諸君見笑。1988 年2 月,我有幸在北京參加袁曉園主持的中外氣功功夫會,當時我是以中國教科文國畫研究會會長的身份出席的觀看者,結果中國一位氣功大師的表演功夫時,被日本和美國的氣功師抗擊失手,頗為尷尬。隨同我赴京的樂山長征製藥廠天樂分廠工程師易乃清同志見勢不妙,便於現場推薦點我的戲,隨即一位法國小姐和袁老也再三推我上場,無奈之際,我只好以瑜伽××功為國外的氣功師治療一下“病”,沒想到使得全場驚惶,兩位所謂的王牌氣功大師也要拜我為師,並口口聲聲稱我什麼氣功大師。說實在一點,懂點氣功的人有什麼資格當大師,氣功不外乎能為人體和心靈解決些小毛病而已。有人也認識到了,氣功不是什麼高深學識,便就冒充什麼密宗弟子來了,還說是“以氣功宏揚密法”。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們真地知道什麼叫密法嗎?他們的師承從何而來?那顯密又是指的什麼?最基本的《五部論》怎麼講?即使懂得了《五部論》,三業密通也不過是基礎,奧義還多著呢!對這些人,我看最好以一致公認的“顯密俱通,妙諳五明”的條律和標準衡量他們。因為這條律、標準是用來表述高僧大德證德證境深淺程度的,是條款性的定義,而不是概括性的讚譽之詞。任何有說客本領的高手,都不能在這樣的衡量中混過關的。
在當前,還有一些佛教界的四眾弟子為尊贊某位大德或自己的上師,為其塑德造品,往往忘記了釋迦世尊的教導,不加思索,隨意論定為“顯密俱通,五明俱足”,以致造文立贊,以表大哲之超凡入聖,也一概而論。我要說,讚譽高僧大德是好事,但決不應該違背世尊的教導而打妄語,應該實事求是。這是佛教徒的基本道德問題,否則會越益返障的,會玷污佛教,給高僧大德臉上抹黑。這還會給社會造成誤會,以為佛教徒是打妄語就叫修行,說謊言就是行道;世人還會認為佛教界人士搞吹捧舔貼,像十字街頭賣打藥的人。嚴重者還會換來一頂“騙子”的帽子。實際上,在佛教界,早已出現了這類現象。這是對三寶的最大不恭,是把佛教事業推向深淵的初因舉動,實在危險啊!佛教是人生與宇宙的哲學,是至高無上的真諦,是科學的至高實踐論證。佛教不含虛假,不含妄詞,不含污濁,是光明正定,無瑕純淨的事理諦論。因此,我們佛弟子應該處事嚴肅,要把自己樹立成表率,為眾生學習的楷模,真正得到自覺覺他。我們自己如果連假話都杜絕不了,只知道誇張浮造,開口“我的上師顯密俱通”,閉口“某某大德五明俱足”,一口一個不實之詞,這怎麼能談得上“覺悟”二字啊!當然,這其中包括有另一種人,即人云亦云的淺智未開膚者,他們隨波逐流乃屬無明造業。他們的正確態度應及時考證真偽而為論定。只要知道世間的高僧大德,真正堪列“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者的確是鳳毛麟角,屈指一數即能察見真偽。說到這裡,我還要特別說明,那些被人讚譽為“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者,在未經擇定之前是不能列數的。關於擇決此類巨德,佛教經典有嚴格的明文規定,條款定位,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故不難於鑑定。就通顯者來說,也分深淺,通密者亦復如是。通顯不通密者,稱顯通;通密不能顯者,稱密通。顯密二者全通者,方稱顯密俱通。又,五明之規定五條,通一明不能稱通二明,通二明不能稱通三明,必須五明齊備,方稱五明俱通。若五明未達人類同科別的高分極度,不能稱“妙諳五明”,為了能說明白一點,我將在下面分門別論,依經之論而為簡註。

先說“顯通”。稱得上顯通者,是在精通經、律、論三藏教義的前提下,必須對佛之至高無上真諦(般若)有所了悟,至少要覺悟般若之諦相,深淺不論,但證悟空性之道必具。對於“顯密俱通”者,必須要深厚了解因明、中觀、般若、戒律、俱舍等論著,並受得“金剛阿阇黎”灌以顯密頂和內密頂;能了解瑜伽部的層次,乃至無上瑜伽部的法儀;三業齊修,證得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生圓不第二次第實相受用,得證般若,以至於在雄辯大會上登場辯論,經、律、論、教義,圓融無礙;在教化弟子時,隨機說法,百問百答,無礙圓通,不離經句之道融匯菩提之理,其證境證德,清純無瑕,乃至三洲感應,方能稱“顯密俱通”。於此捫心自問,按上述之規定,有幾個能立“顯密俱通”之位?有的行者只能戒律、“因明”或“俱舍”,研究透徹,有正德正境,只可稱為高僧大德、善知識,決不能稱之為“顯密俱通之巨德大師” 。至於“五明大德”更不易混淆視聽了,因為有五條明確而嚴格的規定。這五條規定,哪一明都必須超乎常人同行者達到的造詣。譬如醫方明,絕對要超過世間名醫的本事。工巧明必須超過世間懂工藝的高手水平,假使與世間的畫家、雕塑家,高級工程師等的技藝水平平等無二,只能說是你在這一行中俱備了技巧,但絕不能安上“妙諳”二字。真正的“妙諳五明”,應該是對五條以般若妙明而所開膚的智慧,達到圓融無礙的造詣。這五條是:〈一〉聲明。要求文字語言無所不精,其表現是博古通今,著書立說,詩詞歌賦,文章演說,辯才無礙,不假思索即出口成章,並且字字珠璣,段段妙理,周全圓潤。如果某高僧大德、善知識的文章語言辯才未達到上述標準,不能稱為聲明。〈二〉、工巧明。即是人的智慧能得圓融,能操縱世間有為法之邏輯結構,表相宣色,種種精道技巧工藝無不全備,包括工、農、商、書、算、計度、數、印、營造一切工藝之美學技巧,尤為抓神定位,毫釐不差為至高。譬如雕塑,見人或物,即能以泥等物,外塑造其形像,內凝發於神彩,又如書畫,除能造其形像外,更能寥寥數筆或萬千筆著,而能使其物其形即人鳥走獸,山河大地,水草魚虫,花木土石無一不信手揮來。若此項工藝未能圓融,或與世間同行高手平等無二,只能通達工巧明,不能稱為“妙諳五明”。凡按“妙諳工巧明”標準而論者,必須超過世間同行專家之工藝技巧。如果是某高僧大德、善知識,在這些方面造就平平,決不能稱“工巧明”的。〈三〉、醫方明。醫方明者是中、西、針、艾、內、外、兒、婦等科無所不通,必須超過世間名醫,方能稱之妙諳醫方明者。若與世間醫生平等醫術,只能稱之通達醫方,不能戴上“妙諳”之帽。若某大德高僧、善知識,不俱備以上條例和層次規定,當然就不是此列之類了。甚至連藥性都不懂,病也不能治,怎麼能談得到是“醫方明”呢?〈四〉、因明。善解世間,出世間一切因果,對有為法和無為之困果關係洞察入微,識解諦相,因緣生法,三世真理為因明。若某某高僧大德對此平平,不能稱通達因明,更不能稱“妙諳”!〈五〉、內明。主要指佛教修學的內證功夫,如顯宗論諦之道的內六根,所對六塵境,識隨中起,十八界故,了其因緣和合生法,事相本空,以般若智照,悟澈色受想行識,聲香味觸法,悉皆無自性,本原無生滅,人天宇宙,理體一諦。又內明者,於瑜伽行者中,可謂身中之大千世界與身外之大千世界無二無別。心風明點之故,能洞察其生老病死因緣生法。本體實有,當體是空,空亦非空,即顯妙有。妙有非有,幻化成空,如是之道,於有實證,並能運用周轉,是為通達內明。如在此道上,一竅不通,或寥寥膚識,即稱具有內明者,實為“未證言證,未得言得”,實乃罪過無窮。是“妙諳五明”者必須圓融以上五條規定,缺一不可。缺一即為四明,缺二即為三明。如此類推,即可察見真偽。
以上是筆者依經論而所淺談,其目的主要是想幫助急於擇師的同修者,提供一面鏡子,加強識別,以免在佛教界與氣功外道等一片混亂濁世、魚龍混雜的當今社會裡,誤聽邪說,誤定邪師,拜錯廟門,貽誤終身。這裡也要特別說明一下,不一定非得要“顯密俱通,五明俱足”的大師才能渡生,只要於顯密之道確有正知正見,或俱足二三明的高僧大德,戒行清淨,也可作為依怙。但是,我仍要囉嗦幾句,對佛弟子來說,確實不應該將未具五明稱之五明,未得妙諳言其已得,未通顯密稱為顯密俱通。佛弟子只能說誠實話,不妄語,不如語,不狂語,並為世法眾生起表率作用,生慚愧心,孜孜不倦勤修己行,自覺覺他,才是正道。為菩提心故,正法渡生,述及看法,願眾生和聞者均有所益,悉皆早證菩提。

長期以來,有人對我產生迷惑;其迷惑的原因就是不知道我的世界觀到底是什麼。當然,我本人很明白,我的學生也明白,在這裡我願意無遺坦露。為了說明問題,我還是要從最近一些人對我的一個評價進行量體。有人說:“義大師的學問和道德已超越因果的羅網。”這句話很成問題,不但我不能承擔,比我水平高的人還脫離不了因果羅網呢!誰也脫離不了因果羅網,只要有情者起心動念,就必然落入因果網中。可見當下我正在寫文章,也就是在打大妄想,在編織果的新羅網,發起寫文章行動是因,寫的文章是結果。世間因果不昧,這是不可否認的真理。萬事萬物都受制於因果關係。說全面一點,就是在宇宙之間,物質和精神等方面的一切都存在著一個相互的因果律,並由因果的自然律關係組成了一個科學因果網律。此網不但將整個人類網羅起來,而且包括一切其他的生命和無生命的、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都一個不剩地網罩起來。有人說,我才不想信你這個封建迷信的因果報應呢!我勸你這句話千萬不要說出口來,否則就太無知識了。“因果報應”是一個科學的名詞,與封建迷信完全是兩回事,凡是違背科學規律的才是封建迷信。因果報應律是科學規律,是破除封建迷信的強大武器。為了弄清因果報應這一道理,我先以最簡單的解釋讓大家鑑定,以求指教。“因果報應”四個字,每個字有每個字的含義:“因”即是所做每一件事之前的行動業,“果”即是依止於行動產生的後果,“報”即是依止於果的顯現,“應”則是依止於顯現果實的具體享受。“因果報應”四字連起來講,就是有因必果,有果必顯報,有顯報必應受。

我說因果律是網律,還有一層道理,即任何人只要“起心動念”,就落入因果羅網中去了。為了說明這一道理,還是以“我不相信因果報應”這句話來作為靶子,闡發因果律的科學關係吧!不管你信不信因果,實際上說上述話的這位先生已種因結果並感受報應。在此我僅從兩個簡單的角度談談。其一,有知識的人聽了這位先生“封建迷信,不相信”之類的話,就感覺這位先生幼稚無知,因為他說出的話正好表明自己文學修養的差度和知識的貧乏。因果報應是科學的規律觀,他反而認為是“封建迷信”,可見其學識之膚淺,結果由於他的話一出口,種因隨之結下壞果,而所報應的是被有智者看穿,從此受人鄙視,於是,因果律理上有分歧,有智者不與你合作。當然這是說錯話者種因結下的果,那是不能怪有智者無情的,觀點不同不為謀,這是人之常情嘛!其二,如果那位先生說上述話被同見平識者聞之,會感到說得有道理,以為先生有知識,不受封建迷信的因果報應感染,因此大加稱讚,以為尋到觀點一致的知音,並攜手前進。這就是你的話因而對對方不同而種下好因,隨因感來好果,由果招致稱讚和相助。這也算是因果報應的另一種科學關係。在這裡,有人會說,我不說那位先生的話,我就說我“最相信因果報應”。即使你這樣說,也同樣會產生縱橫、上下、左右若干因果報應關係的,不同見解,不同觀點和知識修養有差異的人們,也會同時產生不同的看法和處理行動,也就招來不同的果顯和感報。有人又說,若上述那正反兩句話均無人聽見,難道也會有因果報應?我正然回答:同樣種因結果感報。因果報應是無量條的規律關係。無人聽見你說的話,只要發出聲音,平靜的空氣就會波動,乃至會讓旁邊的飛鳥、蚊蟲、蒼蠅急走它方。如以打開的錄音機為新因,語音就會留在磁帶上。在這裡,語言為因,產生的作用即為果,得到的實效就是報應。反過來再一想就更明白,如果你沒有說話,當時怎麼會讓空氣波動?怎麼會讓鳥兒、蚊蠅奔逃?結果都是一句話才產生了不同的若干因果報應。總之一句話,我們凡起心動念,一舉一動皆生因結果感報應。在我們生活周圍,許多人沒有掌握住因果報應律,正因為缺乏這方面的科學認識,反而走向迷信的歧途,去信什麼風水、相理、陰陽八卦、氣功、命運,甚至“走火入魔”,這才是地地道道的封建迷信。我有一個學生,以前不受教益,他在二十二歲那年對我說:“老師,我家祖墳有一顆彎彎樹,我請了幾位算命子和相理先生給我觀察過,都一致說我滿了四十歲就要當地委書記,中途沒有任何刑克”。我當時聽了很好笑,雖然我批評了他的愚昧無知和封建迷信,他仍無開化。隨即我告訴他,要樹立因果報應科學觀的道理。我對他說,你要想當官,可以的嘛,但從現在起必須努力學習知識,全心全意為人民辦事,用此先種好初因,其他方面以後再談給你去踐行。至於不犯刑克,那不是墳地和命運能支配的,如果你認為命運和墳地在保佑你不坐牢,反而放鬆克己,甚至胡作非為,那樣就落入惡業因果網去了。做了違法之事就得受法律制裁。不相信的話,你去街上搶一個人試試,那誰也保不住你,因為因果的法則會讓你報應。但這個學生聽不進我的話,仍然去做他當地委書記的好夢,後來迷信什麼氣功,抓表皮的第七識末那幻覺顯境以為功夫,八方吹噓,還搞什麼帶功報告詐騙賣門票,違法亂紀,終於因果不昧,三十九歲時被判了五年刑,四十歲不但沒作成地委書記,卻被人稱之為詐騙犯。

關於“因果報應”律,我曾寫有論文《因果報應》給予了詳解,在此我也就不準備多談了。但我要坦誠地大家,我這一世界觀早在兒時就形成了的,並已在人生的實踐中證明,我沒有走錯路。也許有人認為,這位義者是個愚癡不學或學路不廣的盲才之輩。如果有人也認為這是事實的話,我倒要正經地告訴他切勿犯所知障。所謂所知障,即是所學到手的知識成了未學到手的知識的障礙。犯所知障的人往往將以前學到的知識本領作為終生觀點所用,凡後來的一切道理與自己從前掌握的知識不符合,就統統打為左道旁門,聞都不想聞,更不想看它一眼。如果是一個聰明人就會明白,天上地下,太空宇宙縱橫無邊,有生命和無生命的一切都存在於真理邏輯結構之中而顯現,他們之間的每一物都有一番真諦之相和廣大無邊若干諦結,這哪裡是人們一生短暫可憐而瞬息萬變的無常體識能學得到的啊!其他一概不論,就拿書本知識來說吧,一個人一生能學到幾分之幾呢?沒有學到的東西多得很,何況人一生學的本領優劣不等,什麼東西還要經過探索、比較才知道成色的高低。因此,我們切不可把最先的一切觀點作為障礙新知識的武器,否則就會成為一個毫無發展的人。我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就有個優點,對什麼事物都愛刨根究底,問他個為什麼,不看見本來面目不罷休。為此,這次世界文化代表大會稱我為大師,事實上我連小師都算不上。這不是扭捏姿態,故作謙虛,原因太簡單不過了,宇宙人生萬物乃無邊無量,理諦同樣隨之諸有而成立,我的知識又怎能量宇宙於分毫之間呢?

有人說,義者雖為愧者,雄心倒還有些大呢!我也承認我的雄心是還有些大。因此我主張作為一個人,首先不能犯所知障的錯誤,方能學到許多知識和多方面的本領;其次,要做到人道。我指的人道即是人類的基本道德行程,也就是依於道德走完人的一生光明的路程。最基本的都應該互相愛護互​​相幫助,再要求高些的層次那就得愛國愛民,逐漸將境開放到全世界去熱愛。至於捨己利人,大公無私之心應盡最大努力去錘煉、踐行。踐行二字可不是一句空話啊,在“人道學”中有具體實施的方法。這里以佛教而論,佛教有十善諸戒六度萬行,四無量心等等法要印照實施,在此就不一一而言了。但為了讓大家體證實施境界的事理,在此就以佛教的“四無量心”給讀者作一簡略膚談以支量體。四無量心即是“慈、悲、喜、捨”四種心境。所要具體實施,必須將這四種心落實在他人的身上。慈心的落實即是要如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子女一樣去慈愛他人。悲心的落實即是要如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子女一樣去悲愍他人。喜心的落實即是要如對待自己的親生父母子女一樣對待他人之喜。也就是見他人幸福,即如我之幸福。捨心的落實即是見他人於困難中必需之能力或財物等方能救急,而必需將自己收藏之所求財物等或以能力施助他人。此四無量心,並分世俗境和勝義境,又有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生圓不二次第之分。並又以親疏遠近之次第發起實相。生起次第是基礎。只要進入生起次第時,自己就能知道是否堅固。若見到他人的生死、痛若、災難、幸福、富貴、快樂,從內心能產生四種無量之心(慈悲喜捨)的覺受。並能從行動(身)語言(口)思想(意)“三業”付之於對方,實踐於事例之中,此可稱為生起次第了。在生起次第的基礎上,然後方能建立圓滿次第。因為園滿次第是建立在生起次第的基礎上的完美境界。在佛教中所要求的是四無量心必須真正生起實相,也就是真正付之實踐。從事例中可自省。比如你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次車禍,現場有一青年人的腳初廢極其痛苦悲慘不堪,因此圍觀群眾個個悲欲流淚。你在現場也許會悲傷難忍,但過一時回家則忘之九霄雲外,吃起飯來如狼似虎,如是這種境界,在佛教中稱為普悲感。並非四無量之真悲境界。何為真悲境呢?假如所見到的車禍所傷者是自己親人,其悲傷之心情可以想像,頭一兩天吃飯決不可能狼吞虎咽,因為親人之情感是與心相聯的,此聯即是我執所至。所以將造成思其所傷親人的前途,以及難堪之一切後果。傷心過度,乃至夜不能眠,不思食飲,唯奔走求醫,勞其筋骨而不顧諸苦磨難。如對他人亦能從身口意三業實相,相印於自己親人一樣無二,此為圓滿次第之生起,上述所講為“悲”境。其它慈、喜、捨三學同樣一個道理,至於如何名為生圓不二次第,此為建立在圓滿次第基礎上的更高一層次,為勝義解,該文不作解釋。若有意欲求了解深刻,可在我所寫的“證道指南”中得見就裏;如更深了解當向三藏問宗。總之一句,佛教所要求的​​是證境,也就是必需從實質上達到,同時要求證德,也就是圓滿光明無污垢雜染的品行德相。所以四種無量之心,當合符證境、證德的實證才能算數的。我個人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只能說是選定了如是之道而已,不管怎樣要下決心做下去,這就是我要告訴大家的路子,也是我的行程中的一部份體會,有了上述實施性的道德境界,我們就會把學到的一切知識和多方面的本領奉獻於人類,授益於有生命者和無生命者。我的這些主張我是要努力踐行下去的,至於做到的程度如何,那還得靠萬有和他人的幫助及時時自我內省。我想,這就是我的路。如果全社會人們都如此行道,那是可以想像這地球上氣氛多麼吉祥啊!有些人說,為什麼你這樣主張?那多不划算啊!這一課題我在這裡不准備與諸君商榷,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牽涉到若干人生宇宙學術著作問題。如果讀者願意從人生之間尋求一些答案的話,我相信莊子公先生為我寫的傳記裡有專門論著略述和事相途歸,也許會為大家帶來一點福音。

好了,說了半天,好像在滔滔不絕地東拉西扯,又沒切入正題,耽誤了諸君的時間,不好意思,但埋在心裡的知心話不讓萌芽頭足,肚子裡老是癢癢的。在這裡,也許有人會說,這位空有虛名的東方大哲人說話如放風,純屬無稽之談,小孩都知道他說的理,大人也無法做他說的事,我們還要上下班,做生意,吃飯穿衣​​才是人道。這話講得不錯,全是正業,但要明白,你們所指的日常生活絕不影響人的行德立品,而行為的優劣正是附從於日常工作和衣食住行中得以發展的呢!生活的里程正是印照自己的一面無垢光明之鏡子。這面鏡子純淨無污染,但人的軀體往往蓬頭垢面,臭味熏鼻,並由行為的挑發,赤裸裸地展現在生活面前。如果,我們在社會生活中不讓無垢光明鏡照得歪巴斜嘴,那該多好啊!

算了吧,越說越多,還是回頭來說說我自己。一提到自己,應是不言而喻了,我的基本思想已經告訴了大家,這裡只有總結幾句,那就是:我是慚愧之身,平淡之心,欲與太空同體,奈又微塵復因。罷了,還是忘我忘法悲喜群生。

旺扎上尊金剛法曼擇決法會擇出佛陀真身 (台灣時報) 1-27-2016

新聞請見以下連結和附件:

http://www.twtimes.com.tw/?page=news&nid=545275

臺灣時報-旺扎上尊金剛法曼擇決法會擇出佛陀真身

首頁 > 綜合要聞

〔本報訊〕西元二○一五年九月五日,在美國一場「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的法會史無前例地在數十位藏密尊者、法王、仁波 切與法師參與下舉行,由西藏大活佛,曾在西藏閉關四十六年,佛法證量為金釦三段,三星日月輪的旺扎大尊者主法,金剛法曼擇決出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第 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六祖大師慧能不是佛陀,是一位大菩薩轉世。

金剛法曼擇決法是怎樣等級的法會呢?根據召開兩場擇決佛陀真身法會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金剛法曼擇決法是用來擇定一切聖者的真假、屬於勝義性的 無上大法之一,在此世界中,祂與先知預言品列為擇決法之魁首,其次是勝義內密的「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法,再次為內密的打卦神諭,再其次才是外密的金瓶掣 籤、轉糌粑丸、觀湖認物等。該金剛法曼擇決和先知預言是「他」、「自」擇決法之頂首,此法至少必須大摩訶薩方能掌持,故決無巨聖之外的任何大法王、尊者們 持有,包括能作內密灌頂的教尊級大法王、大尊者也無資格掌持。莫知教尊說:「我雖然剛剛步入掌持內密灌頂之門,但是金剛法曼擇決法連邊都還沒有摸到,必須 是已經掌持到勝義內密灌頂并接近境行灌頂的道行才可以舉行金剛法曼擇決,否則是做夢也不可能的。」

為什麼要舉行這場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真身的法會呢?根據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記實文字,其緣起是建立在世界上非常多 的佛教徒,想恭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三年前返老回春的對比照片,但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同意,祂認為這是一個普通照片,大家拿去沒有任何意義,一直堅持到了三 年後的二○一五年,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好不容易做通了工作,第三世多杰羌佛才同意把祂的兩張照片不收分文捐贈給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但提出聯合國際世 界佛教總部只能低價給想要的人,不能以此照片盈利。二○一五年十月底,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向全世界發行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還老回春的對比照片,吉祥殊 勝,法喜充滿。

可惜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照片底端注上了文說,要求必須附在照片的下面,主題是說,祂是一個跟大家一樣的普通 人,不是聖人,沒有過人之處,祂不懂返老回春法,是一位長老給祂的一劑藥起的臨時現象。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說,事實上,我們很多人親眼見到,大法王中的 泰斗旺扎上尊就曾經當眾修法加持,僅僅十幾分鐘,就讓六十餘歲的老人回春到了三十歲左右,旺扎上尊以此來證明佛法裡就是有返老回春法的事實,上尊說:「佛 陀師父是宇宙,我只是一塊小石粒子,我都能加持行人臨時的返老回春,羌佛高過我百千萬倍的道行,你們能相信佛陀師父是普通人嗎?」旺扎上尊儘管證明了,但 是鑒於佛陀說出祂是與大家一樣的普通人這種話以後,造成世界上非常多的善根聰慧差一點的佛弟子們感到彷徨不知所措,無法決意,十分壓力,大家一致認為,從 科學和因果的角度來看,在這世界上哪裡有十幾分鐘的時間就突然五官全部更新返老回春的神藥呢?而且三年已經過去了,羌佛的臉上照常沒有一條皺紋,潔嫩肌膚 白裡透紅,美艷英俊莊嚴,這除了佛陀,哪裡是菩薩能有此極美殊勝呢?藥物又焉能為之?更況僅憑羌佛顯密圓通、五明登峰的成就,在佛史上就找不到哪一位聖者 能與之品評的,查史、上網,詳找之後確實一個也找不出來!羌佛怎麼沒有過人之處?普通人更是連羌佛的邊際都不著,羌佛怎麼會是普通人呢?但另一方面,因為 是佛陀講的話,難道不聽嗎?為此,愚迷者一頭霧水,不知該如何辦?造成行人們這種壓力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經研究決定,為了給佛教徒們一個正確的答 復,為了利益眾生,只能對佛陀行之不恭了。由金釦三段以上巨聖德旺扎上尊主持金剛法曼,修法擇決真假佛陀的本源。很多行人為此想了解金剛法曼擇決佛陀的法 會狀況。現報導如下:

二○一五年九月五日,歷史上神聖莊嚴的以「金剛法曼法擇決」佛陀大法會再次拉開了序幕,旺扎上尊聖駕親臨壇城,與在 場迎接,禮敬現觀作證的大聖德莫知教尊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法王、總部秘書長開初孺尊、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總住持證達上人、阿寇拉摩大活佛等幾 十名高僧、仁波且、大德相互合掌道安後升座法臺。

為了公正面對,首先擇決印證的是南無釋迦牟尼佛,法章上寫道:「敬祈擇決印證  釋迦牟尼佛如果是真正佛陀,依法髮曼加冠,若不是真正佛陀,不予加冠」。先將釋迦牟尼佛像放在一普通的四條腳的棕黑色平板桌子上,再捻一撮恆河砂,其色澤 為淡駝絨色,放在釋迦牟尼佛佛像頭頂髮處。經旺扎上尊在約四米遠的法臺上開始作法,敲響木魚、搖鈴、打杵、手印、頌咒,燒了十二道黃文書後,大家就在眼面 前看到,果然放在佛頂髮處的恆河砂開始散開來,神變莫測,而每一粒砂此時都有了生命,各自行動神變成立體的髮絲狀髮冠,非常自然美妙地直立在釋迦牟尼佛的 頭頂上,現出佛陀頂髻髮曼加冠,當場印證了南無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緊接著在同一張桌臺上,擇決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章上寫著「敬祈擇決印證  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果是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應世,依法髮曼加冠,如果不是真正佛陀,不予加冠」,果然在旺扎上尊如前無二修法,最後燒完了十二道文書後,原本 平捻在第三世多杰羌佛頭頂髮上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突然神變長高,每粒細砂相互連接成線條絲狀的頭髮絲在空中立起不倒,很快自動打成了髮曼,第三世多杰羌佛 像戴上了立體的佛陀頂髻髮冠,印證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應世!最後擇決的是印證禪宗六祖慧能大師是否為佛陀化身,法章上寫到「敬祈擇決印證  六祖慧能如果是佛陀化身  依法髮曼加冠,如果不是佛陀化身,不予加冠」,結果旺扎上尊如前修法後,最後燒了十二道文書,大家看到捻在慧能祖師頭頂上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紋絲不動,沒有 任何變化,終結印證出了慧能祖師不是佛陀化身。然後只得降級,再接著擇決慧能祖師是不是大菩薩轉世,法章上寫道:「敬祈擇決印證  六祖慧能如果是大菩薩轉世者,依法髮曼加冠,若不夠菩薩資格,不予加冠」,經旺扎上尊修法後,果然慧能大師的頭上戴上了法冠,石砂變成了髮冠,但是因為慧 能祖師並不是佛陀或等妙覺菩薩,所以依法規其恆河砂化顯的髮冠不是立向空中的,而是平面的,但是非常自然天成結構,絕非人力可為。

兩場法會歷時五個多小時。為明瞭金剛法曼擇決加冠的殊勝和真實無比性,每一位參加法會會的尊者、法王、仁波切、大法師,法師、大居士等人,每一人都參加一 項用恆河砂加冠法像的測驗,結果,不論是金釦二段、金扣一段、藍釦三段的聖德,在現場都沒有一個有能力讓恆河砂加冠佛像,毫無神變佛力,證明這金剛法曼擇 決大法,除了金扣三段,三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修,餘下的皆不具修成的道行。

旺扎上尊對此場修法非常自責,他說他修為膚淺,無功無德,是自身業力所造成,沒有把擇決法修圓滿。其實是在法會過程中,觀禮中的有極少數幾個人,業力浮 現,亂律殿堂,見境之下興奮難控,大吼大叫,你推我拉,造成輕慢聖法,未能達到徹底殊勝,因此旺扎上尊下決心修第二場法會。第二場法會由祿東贊法王代旺扎 上尊作了紀律規定,宣佈在場諸人可以近前觀看,但不准與會者高聲喧嘩、推拉他人,只能一心恭敬,近前展觀。果然一經旺扎上尊作法,第二場的法會圓滿成功, 殊勝無比,再次印證了釋迦牟尼佛是真正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始祖佛多杰羌佛應世,捻在頭頂的淡駝絨色恆河砂神變莫測,從散髮冠到披頭髮冠,從粗毛冠變成 細毛冠,砂與砂之間空白空間之間或疏或密,該留空間的地方,砂絕不站在那裡,也絕不會大家擁擠在一堆,每一粒砂都有獨立的生命,有的行走其快無比,剎那到 位,有的漫步行走,有的轉彎道而行,有的走過頭又反折回來,有的從下爬到頂上,一顆接一顆,變成一條一條的髮絲,直立上空而不倒,神奇到了極點,最終打髻 成為圓滿的佛陀報身冠。當旺扎上尊一彈手印,突然髮絲倒下成了砂堆,髮絲蹤影全無,上尊法旨把此恆河沙(作法後成了金剛砂)分發給在場諸人,每位參加法會 者都當場分到了呈現真身佛陀聖冠的金剛砂。

當時的狀況是,在同一桌子上、同一位子、同一樣修法、同樣的恆河砂,結果顯聖的三駕髮曼造型完全不同,一駕菩薩的平面冠,兩駕立體直向空中的佛陀髮冠,其形狀結構也完全不一樣。

當天參加法會的人都在以上引述的記實文中簽名發誓作了證的:「我們都參加了旺扎上尊主持的金剛法曼擇決佛陀法會,我們明信因果,以上所說真實不虛,沒有任 何妄語。如果說假話欺騙大家,不僅不得成就,應該墮入三惡道,悲慘痛苦無比;如果以上所述都是實在的,祈願所有眾生都能學習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南無釋 迦牟尼佛的如來正法,福慧圓滿,成就解脫,利益無量眾生。」

 

遍虛空盡法界存在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力加持見證系列 三

‘’隐形医生‘’治好我的病

王俊霞

我叫王俊霞,是一名医务工作人员,拜木雅炯扎法王为上师学习如来正法。十分惭愧,自从皈依正法以来,闻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很少,修行很懈怠,时而相信,时而又会产生怀疑,实在是业障现前看不清真相!直到最近发生在我身上一件真实不虚的事情,让我彻底消除疑心,完全相信如来正法!
我在2015年11月份突然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属于比较严重的,有2个椎间盘有病变,腰胯偏向左边十几公分,一走路腰胯往左歪斜更明显。看医生后,医生给我复位后给我开了活血化瘀的药,告诉我静卧休息,腰胯需要三个月左右时间能回正,一开始我以为我没那么严重,就天天躺在床上休息!躺到八九天上实在是躺不住了,下床帮妈妈做中午饭,就忙活了那么五六分钟,我的腰疼得受不住了,赶紧扎上护腰带,缓解了一些,依然感觉到腰很累,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腰病的严重性,我上班都是连续工作八九个小时,几分钟的劳动我的腰都受不了,我怎么上班?!我的心情一下陷入绝望,瞬间想到我表姐也是得了腰椎间盘突出,上次见到她哭诉大小医院都看遍了,没有好方法治,我们穿单衣的时候她穿着厚棉裤,因为腰病没有出去工作,丈夫婆婆对她态度不太好。想到她又想到我,我的各种不幸,现在又得了这种疑难杂症,不能工作我以后如何生活,我的三岁的小孩怎么养?我心情极度压抑躺床上哭了……当时我请了两周的假,单位请假很严格,还有四五天就上班了,怎么能在短时间内快速康复,我想到了佛法。一开始我主要念的大家都知道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六字大明咒,祈求能治好我的病,上午一遍下午一遍,每次念约一小时,偶尔也信心不足心怀疑虑的念了很少数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念了三四天我能感觉到有所好转,但是腰上没有劲,不撑力,并没有真正康复,上班的话可能会复发,因为当时所在的科室需要定时给不能自理的病人翻身,需要搬抬病人,我的腰还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劳动强度!离上班还有一天,我的腰还没有恢复好,带着惆怅我打开正法宝殿的网页,我看到一篇一位师姐因为听从上师的安排玩了一个高空蹦极的游戏,上师给她加持,游戏结束,惊奇发现折磨她20多年的椎间盘突出病好了,这个大家可以从正法宝殿网站上查看,因这篇文章里说的跟我同样的病,我产生了巨大的信心。时间紧迫我不可能马上见到我的上师,我还是亲自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爷吧!佛陀师爷法力无量无边,那个师姐能好,我一定更能好!我想现在只有佛陀师爷能救我了!抱着这股信心在病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我诚心念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陀师爷佛号约二十分钟左右,然后想象佛陀师爷的形象在虚空中,磕头礼拜祈求说了我的困境,求治好我的腰病!我想我的病也就无声无息的好了。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过了一会我坐在沙发上,我突然受一种神秘力量控制,本来直立的腰,突然弯了起来,一股法力实实在在的打在我腰部病患处。我想佛陀师爷加持我了,心里万分高兴,因为第二天要上班我就休息睡觉,躺在床上后出现了让我更惊奇的事情!我的腰受到了一股大幅度s型波浪式的变形力量推拿,时而又环形按摩,时而病患处发热,时而脊椎与脊椎之间一开一合,我歪斜的腰胯也在变形,回整,仿佛我身边来了一位隐形的医生,一会给我抖抖腿,一会整整腰,一会给我回整腰胯,我知道这是佛陀师爷在给我治病,整个晚上一直在给我治,我睡着了就不治了,我醒了又开始治了。早晨起床后腰,腿,胳膊都给我适当的活动,主要加持的是腰。当时快要上班了,也没有要停住的意思,我在想如果上班了我的腿,腰被加持活动度这么大,让同事们看见了,别人会怎么想我!但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上了班后除了腰部有小幅度的加持外,根本不会有别的大动作,特别是我在搬抬病人时,腰部会有特别的力量辅助我,第一天上班就是个很忙的日子,连续工作9个小时左右,像正常人一样搬抬病人,一点都不累!接下来连续给我治了三四天,之后我的腰彻底好了!佛陀师爷治好了我的疑难杂症!当时医生说三个月左右腰胯能回正过来,可是佛陀师爷加持只用了三四天就完全康复!那几天回家后我妈妈看到我莫名其妙的大幅度的活动,还做一些常人做不了的动作,以为我是又怎么了,心里吓了一跳,我跟妈说我念佛求治病了,这是佛给我治病呢!我妈以前不相信佛法,也反对我信佛,但这次她亲眼所见,她再也不反对了,她心里感激的说,幸亏信佛了,要不然像你表姐那样上不了班,咱的家庭可就过不下去了!我的妈妈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词语表达感激之情!这是她最朴素的真话!从这件事上我明白了:佛是大医王!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陀师爷是真正的佛陀!同样情况下真诚念诵佛号咒语,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爷佛号感应更迅速法力更大!这些年念过多种的佛号,只有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爷佛号让我亲眼看到佛法真实法力的展现,再一次印证了如来正法的伟大!我感到万分荣幸能够皈依如来正法,一个没有福报的人是遇不到正法的,一个不真信的人,是得不到佛力加持的!请那些皈依如来正法却还心存疑虑不好好修行的师兄姐们,我向你们发誓我的事情是真实的!如有不实愿堕地狱!圣僧铁记中老法王开示,只有百分百相信,才是真信啊!也请身边还没有学习如来正法正在患病的朋友们,请你们恭敬诚心念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也请多多闻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顶礼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顶礼十方诸佛菩萨!

佛弟子 王俊霞  2016年1月6日

佛音廣播聯盟編輯

遍虛空盡法界存在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力加持見證系列(二)

72歲老人修《解脫大手印》心髓獲新生


江蘇酆縣72歲的邱慎雲,08年因心髒病,幾已不治,因家貧,憑著對佛的信念,放棄醫院治療,返家念佛,雖然沒死,但病情起色緩,直到遇見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傳世的《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獲寶心喜,日日勤修,不但病情快速恢復,且體能強健,現在比同年齡的老人,行動敏捷一倍,日日可以長頭禮拜120下。在獲得《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前,曾各花三個月,唸“阿彌陀佛”佛號,蓮師心咒,六字大明咒各一百萬遍,雖然佛力加持,讓她不死,病情稍有好轉,但不若後來修學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傳世的《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加持力量的快速猛捷。本影片是她本人現身說明情況,並盟誓表真實。在錄影之時她還沒見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已經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大加持了。

遍虚空尽法界存在的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力加持见证系列(一)

佛力加持見證系列(一)

兒媳臨急難稱誦三世羌佛佛號

90歲農民誤飲劇毒死而復生

江蘇酆縣的農民史有德一天誤飲劇毒農藥果樂,他的兒媳婦王玉俠發現後立即用農村用的三輪機動腳踏車將他送到縣醫院去救治,沿途道路崎嶇不平,王玉俠的三輪車不像汽車平穩,病人在車上巔著,她頻回頭看老爸,中了劇毒的史有德,頭頸部都變成青紫色,眼看就要不行了,學了十多年淨土法門的王玉俠,此時心裡想到的不是念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沿途不斷唸’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號,大約騎了一小時到了醫院,醫院立刻進行急救程序,洗胃、眼看患者就要停止呼吸了,於是進行人工呼吸。看到親人就要斷氣,此時的王玉俠心急如焚,一心想救治她的老爸,她著急地跑到醫院樓下院子,向虛空大聲祈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救她老爸!

醫院搶救三天,宣告讓家人將病人帶回家準備後事,於是家人準備好棺材,親友也來了,還帶著呼吸器回家的史有德,家人把他的呼吸器拔下來,念佛機裡放著六字大明咒,王玉俠一人獨自在亡者床前不斷重複念’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就這樣念了三個小時,奇蹟出現了,史有德突然醒了,爭開眼睛跟著念一聲’ 第三世多杰羌佛 ‘還問王玉俠"我現在哪裡?顯示他的神智很清醒。第二 ​​天,肺部應早已壞死,洗過胃的九十歲老人史有德已能喝碗麵湯,醫生說是迴光返照,不可能活,但是天大的奇蹟顯現了,老人醒了,活過來了!王玉俠打電話問了當地的僧巴查布仁波切,(當地人稱方老師),僧巴查布仁波切說不管醫生如何說,繼續念三世多傑羌佛佛號,第三天,當方老師夫妻前去探望史有德時,看到老人正在後院餵鴨子,行動已經自如,完全復原了。老人真正死裡逃死,死而復生,迄今已六年。之前史有德沒聞過羌佛法音,沒見過羌佛的相片,更不要說是見過第三世多傑羌佛本人了,就憑兒媳婦的信心與虔誠,和他本人的善根,虛空中的第三世多傑羌佛應求就救了老人的命。

如今史有德老先生已經96歲了,身體還很硬朗,天天早晚,唸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佛號與六字大明咒等佛法功課各兩個小時,每天聞羌佛法音不輟,並且勤於接引人學習第三世多傑羌佛的如來正法。當他93歲時在攝氏37度高溫的夏天還腳蹬腳踏車到五里外去宏揚如來正法。

當被問到當時搶救她的老爸時,為何會想要唸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佛號?王玉俠說出另一段殊勝的緣起。她說,在她老爸誤服毒藥三天,她剛從成都聽聞第三世多傑羌佛東行說法的法音。那天她坐十一截 ​​火車回家途中,聽到廣播要找會醫術的人到隔璧車廂,有一人倒在走道上,她走過去看他,就在他身邊唸了三次”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然後走回同行佛友的車廂,要他們一起助唸。當她走去隔壁車廂看那將死之人時,走道已空,那人坐在門口抽煙,車上服務員要他下一站下車去看醫生,他還回嘴說“我沒病,看什麼醫生!”這人倒地眼看要死了,不過是三、四分鐘的事,王玉俠幫他唸了第三世多傑羌佛佛號,竟就好端端坐在車門口,真是神奇,於是當王玉俠面對她老爸的險境,想起這事,自然非常有信心,立即反應向虛空的第三世多傑羌佛祈請加持,果然出現奇跡,她說:我老爸死而復生! 證實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遍虛空盡法界存在的!

行筆至此,筆者想起證空性者喝毒藥如飲甘露,史老先生未證空性,在虛空的三世多杰羌佛加持下,竟也有那麼一點喝毒藥與飲甘露平等的意味。都已經九十高齡,一般人早就一隻腳踩進棺木,他竟從兩隻腳已進棺木,從棺木中走出來,雖然他的物質生活不富裕,但是精神生活是這樣富足,超乎豪商巨賈所能追求的長壽與精神力量,當輪迴的平地電梯不斷前進把我們拖向火葬場之際,佛陀住世救度眾生的事實,我們該怎麼做,難道還不值得深思嗎? 請點擊上方的專訪視頻!

社團法人中華西密佛教正心國際文化協會致贈「寰宇瑰寶」與東吳大學暨國內各大專院校圖書館

佛教正心會執行長陳和慧女士將「藉心經說真諦」送給東吳大學,由東吳大學潘維大校長代表接受
佛教正心會執行長陳和慧女士將「藉心經說真諦」送給東吳大學,由東吳大學潘維大校長代表接受

社團法人中華西密佛教正心國際文化協會致贈「寰宇瑰寶」 與東吳大學暨國內各大專院校圖書館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60106 17:05:56)105年開春,社團法人中華西密佛教正心國際文化協會假東吳大學2123室致贈「寰宇瑰寶」給東吳大學,當天由佛教正心會執行長陳和慧女士將書送給東吳大學,由東吳大學潘維大校長代表接受。

執行長陳和慧女士是東吳大學校友,今天能夠在母校及與眾多貴賓,包括東吳大學校長潘維大先生、法學院洪家殷院長、王煦棋副院長、林誠二教授、程明修教授、財團法人樹河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洪碩伯先生、前東帝士台北晶華酒店企業顧問黃昭夫先生、宏毅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卓志揚會計師及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辜文彥教授等。陳女士認為,現今台灣社會大多數的人,都以自己主觀的意識形態來看待事情,而非從客觀的因果關係做公正的評斷,才會形成訟爭不斷,法院烏龍的混亂。由此因緣,佛教正心會決定贈送180套「寰宇瑰寶」給東吳大學及國內各大專院校圖書館,「藉心經說真諦」為精裝限量首發版,不僅是數量稀少,內容精闢,是一本珍貴的經典。

佛法是很科學的,是從因果關係來說明宇宙萬有和合的真諦,觀世音菩薩以260字宣說「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將佛所說經藏的全部內涵都收攝進去,是一部值得我們尊重和修學的經典。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的文句、法理,用平實的、口語清談式的語言,把宇宙人生的真諦,生死輪迴的真相,把佛與眾生、佛陀與我們的關係,把解脫的方法和盤托出,法音出版社將其編輯出版為「藉心經說真諦」。

正心會同時又贈送「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及「貞觀拍賣」,前者是介紹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三十類成就,是佛教智慧開敷五明的真實不虛事蹟。後者是紐約貞觀國際拍賣公司名家書畫精選,將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墨荷」以1650萬美元賣出之紀錄登錄於書中,並在「序」裡說明: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現代超級藝術大師。

正心會將此三本書贈給東吳大學及國內各大專學校圖書館,希望能讓國內各大學的學生,能有機會瞭解宇宙人生的真諦,從而認識自我的價值與意義,淨化人心、行善去惡,進而為我們的社會做出正面、有益的貢獻。

訊息來源:社團法人中華西密佛教正心國際文化協會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四十七號公告)

 

今天早上收到來自台灣的網絡消息,內容說:

 

image1image2

針對網絡上所出現的署名為“劉先先”的言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慎重聲明如下:

上文所說的有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作法”的消息純屬造謠!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一切平等對待眾生,無論台灣的國民黨、民進黨或親民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跟他們有來往。發出了以上無知的謠言,說明是完全不懂因果的道理,萬事萬法都是由因結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不要說我這樣一個慚愧的普通人,不懂什麼叫作法,左右不了任何黨派的命運,就是娑婆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也不昧因果的,也無法改變因果,所以才教人修行,自覺而轉換因果。退到一萬步說,就是有一點左右的希望,你們編造的是非也不是我要做的事,更何況我根本不具這樣的能力,我要做的事是勸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望一切眾生修行以達幸福美滿。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2016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