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60113號)

三車和尚

前言 : 「三車和尚」的故事,是描述玄奘大師度其愛徒(窺基大師)的因緣與經過,且更是流傳千古的中國佛教故事,甚至近來還拍攝成電視劇。

三車和尚在歷史上是真有其人,他是唐朝太宗時代的一個修行者,是唐玄奘法師的高足,中國佛教唯識法相宗的二祖,法號上窺下基,談到窺基大師,他可是頂頂有名,大概是中國佛教使上第一位代表皇帝出家的和尚。所以,要介紹窺基法師,得從玄奘法師談起。

想當年,玄奘法師少年出家,志求菩提,在西遊記的稗官野史上說玄奘法師是狀元之子,剛出世即遭大難,蒙金山寺老和尚收留,出家為沙彌僧,後來由觀世音菩薩選定為取經人,赴印度取經云雲,此姑且不論,留待以後再介紹。

實際上,玄奘法師當年是自己發下宏願,要光大佛的教法,但是因為當時印度東傳至中國的佛經只是少部分而已,因此法師立下大願,要為佛法盡一份心力。

他認為:既然佛法是從印度傳來,如果親自到印度去學習,一定可以了解真正的佛法是什麼,也可以將還未傳入中土的佛經拿回來,介紹給中土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立誓前往印度取經。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他的道友時,很多人勸他不要去,因為路途太遠,也太危險了。玄奘法師不為所動,當他要首途出發時,同寺道友問他何時回來,玄奘法師的回答是:寺前楊柳枝朝東時,我即歸矣!

(這是有如荊軻刺秦王 ”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 的味道。因為他們寺前的楊柳枝天生朝西。)

於是玄奘法師一行人就出發了。沿途餐風露宿,好不辛苦,中途同伴病的病,死的死,走不到半途,就剩下沒幾個人了,還有一些半途而廢的,只有少數幾個和玄奘法師一起堅持到底。

當玄奘法師越過蔥嶺(中印邊界),那是現在的克什米爾高原,群山高聳入天際,個個皆白頭。他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座小山,山頂是黑色的,這很奇怪吧?

玄奘法師就好奇的走過去,想探一探究竟。當他走到小山腳下時,發現黝黑黑的像繩子一樣的東西。他一看,更好奇了,因為那好像是人發,人的頭髮有那麼粗的嗎?他繼續向上走,到達山頂時,他發現黑色的部分還有微溫。於是,法師知道了:這是一個入定的修道者,但是,身軀怎麼這麼高大???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法師就開始挖掘,他小心翼翼的把這個 ” 大個兒 ” 頭部周圍的冰雪塵土清理乾淨,最後整理到肩部時,玄奘法師站在大個兒的肩膀上,身高剛好到大個兒的耳朵的一半。接著,他按照規矩,拿起引磬敲著:叮 ~~~ 叮 ~~~ 叮。

過了一會兒,大個兒終於出定了。當他張開眼睛,搖動身體時,身上的塵垢冰雪掉落的聲音,如同山崩一般,轟隆轟隆的,好不嚇人喔!

大個兒左右張望,說:誰叫我丫?

玄奘答:是我啦!

大個兒:你是誰?你在哪裡?

玄奘:我是東土大唐的人,現在要到身毒(印度古名)留學取經。我現在站在你左邊的肩膀上。你又是誰啊?怎麼這麼高大?你在這兒乾什麼啊?

大個兒說:我是前一個佛(迦葉佛)的末法時代的人,因為已經沒有佛法了,我自己修道證得阿羅漢果,但是沒有佛的印可,所以我在這裡入定,要等釋迦牟尼佛來幫我印證。

玄奘說:哎啊!釋迦牟尼佛來過了,又涅槃走了啊!

大個兒一聽非常失望的說:那我再入定等彌勒佛好了。

說完眼睛一閉,就要入定去也!

玄奘說:且慢,你在這裡入定,如果彌勒佛來了你又錯過,那怎麼辦?我看這樣好了,現在釋迦牟尼佛剛走一千多年,是像法時期,佛經佛法還在,我就是要去留學取經的。乾脆你到中國去投胎,等我留學取經回來的時候,我來教你。你覺得怎麼樣啊?

大個兒想了想,說:好啊!但是我不知道中國在哪裡啊?

玄奘說:你就向東邊太陽升起的方向一直走過去,就會看到長安城,你就到城裡最大的房子裡去投胎。

大個兒說:喔,那我知道了,再見!

話說那個阿羅漢聽從玄奘法師的建議,真的就直奔東土而去投胎轉世了,至於投胎到哪裡,且待老漢慢慢說來。

實際上,三藏法師是要他投胎成為唐太宗的兒子,等他學成歸國,再度他出家,想要效法印度悉達多太子的因緣,塑造一個再世佛陀。至於能否如願,且待下面分曉。

當下,玄奘法師繼續前行,經過千辛萬苦,終於進入印度國境。當時印度佛法自世尊滅度後,基本上分為性相二宗。其中法相宗初為彌勒菩薩所造之論(瑜伽師地論)立宗,後有無著世親二菩薩廣傳此宗,再次為護法菩薩,後有戒賢論師。此五者合稱天竺五大論師。(何謂法相宗待以後有機緣再介紹)

當玄奘到達印度之前,戒賢論師在 90 幾歲時本來要入滅,但文殊菩薩現身阻止,要他留形住世等中土的有緣人到來,傳法後才准他離開。玄奘法師去見戒賢論師時,戒賢已經將近一百二十歲了。他高興得流下眼淚,說:我等你好久,你終於來了!於是玄奘法師就從戒賢論師學唯識法相,並且深得意趣,後來回歸中土,廣傳此宗,是為中土唯識法相宗初祖。

玄奘法師在印度前後約停留了十八九年,當他回歸中土那一年,其道友發現寺前楊柳枝朝東,因此大家盛傳玄奘法師即將回來了。於是大家都翹首期盼著。當他接近長安城那真是轟動,連唐太宗都知道了,並且以帝王之尊,親自郊迎,由此可見唐太宗禮賢下士之心,他之所以能成就那麼大的功業是其來有自啊。

當玄奘回國後,太宗經常召見,有一次玄奘記起了叫阿羅漢投胎之事,他就問:皇上,您在 19 年前某月某日有否得一皇子?

太宗說:怎麼問這個?玄奘當下把阿羅漢投胎之事說了。

唐太宗說:我回去查查看。

又隔了幾天,玄奘又蒙召見,他立刻問皇上查詢的結果如何。

唐太宗回答說:沒有耶!

玄奘法師覺得很奇怪,難道投錯地方了嗎?於是他請唐太宗幫忙尋找,而唐太宗也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他下令長安城人口普查,凡是 19 歲的青年一律造冊呈報。並且召集供玄奘法師認人。而玄奘法師一下子就在許多 19 歲的青年中認出了那個大個子。一查之下,這個青年竟是大臣尉遲敬德(恭)胞兄之子。

玄奘法師就向唐太宗報告此事。當然,玄奘法師就要求這個尉遲公子出家,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要!因為他投胎為人,雖然前世修得阿羅漢果,經入胎,處胎,出胎三個階段也已經迷失,忘了前生的志業。(所以民間流傳投胎前要喝孟婆湯,讓你忘記前生之事。)

玄奘法師向唐太宗報告這個狀況,於是唐太宗就下詔給尉遲公,大意是他對學佛修行非常有心,但是因為貴為皇上,必須以天下蒼生為重,因為聽說尉遲公的侄子英敏絕倫,故要求其代表皇帝出家云雲。這下子尉遲公子就推辭不得也。

然而,他還是要故意刁難抗拒。於是他就要求說:從小早已熟讀諸子百家,如果要他出家,不得禁止他閱讀的權利。(教內規定出家眾只能閱讀佛教經典,此乃為使修行人專心致志。)

唐太宗問玄奘說:可以嗎?玄奘說:方便行事,可也!這下子慰遲公子沒輒啦!

但是,他還是不放棄抗拒,就說:我自出生以來,就已經習慣於有奴婢侍候,如果要我出家,這種待遇不得廢除。

唐太宗又問玄奘說:可以嗎?

玄奘法師說:既然代表皇上出家,可以從權。

尉遲公子這下無可推辭,但是,他仍然繼續刁難,他再要求說:我自出生以來,已經習慣吃大魚大肉,而且酒量也不錯,如果要我出家,不能禁止我吃肉喝酒。

這下子,連唐太宗也覺得為難,他疑惑的問玄奘法師說:這個可以嗎?

玄奘法師為了接引這個阿羅漢(他不知道前生之事),覺得還是先答應了,讓他出家,出家學佛後,前生因緣一續,就好辦事,所以玄奘就咬牙答應了這個要求。

因此之故,尉遲公子就不能夠再抗拒出家之事,他出家皈依後,法號上窺下基。從玄奘法師學因明,紹傳唯識法相,是為中土法相宗二祖。而由於出家時的因緣,人稱三車法師。三車者,書籍一車,奴婢一車,酒肉一車也。

上文提到窺基法師的出家因緣,因為他代表皇帝出家,所以在唐代是非常著名的一個法師,可謂動見觀瞻。而因此之故,被稱為三車和尚。

在當時的社會,只有第一流的人才,才出家學佛,要出家還要有官方的度牒。當時由於印刷尚不發達,經書都是手抄本,數量很少,能夠接觸到經書的除了王公貴族,就是高級知識分子,而這些人在唐太宗的科舉制度下,也大部分是朝廷的官員。不像目前,好像學佛的都是逃避挫折,或者經商失敗,或者情場失意,不一而足。當然這種現象近年已大有改善了。這是題外話,暫且放到一邊。

由於窺基法師名氣太大,又是代表皇帝出家,當然人人尊敬。但是,卻有一個法師看不起他,這個法師是誰?就是道宣律師。道宣是法號,律師並不是現代的律師。此律師非彼律師也。唐朝時候佛教盛行,修行的法門也很多,有禪宗,淨土,律宗等等。淨土法門主張念佛,死後往生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禪宗主張明心見性,開悟成佛。而律宗主張以戒律為師,嚴格遵守佛陀的教誡,依次第而修。

道宣法師就是主張以戒為師的。而且他守戒清淨,自我要求甚為嚴格,自己搭茅棚在終南山上苦修。其精進之心,連天人都感動,甚至為他送食。可謂已修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地步了。

由於道宣法師嚴格遵守戒律,在唐代也是一個非常出名的大法師,也非常受人尊崇。他打骨子裡就瞧不起窺基法師,總想找個機會羞辱羞辱他。

於是他就寫了一封信給窺基法師,大意是說久仰盛名無緣一見,本擬親自上門請教,無奈目前在山上苦修,不方便下山云云。

窺基法師收到信以後,就很客氣的回信,並且說不敢承當道宣法師親自上門,最近剛好有空,謹定於某月某日親上終南山拜訪云云。

到了約定的日子,窺基法師一如往常,三車五從,浩浩蕩蕩的出發上終南山。但到了中南山腳下,道路不方便車行,他就叫隨從在山腳下等他,自己一個人上山去也!等他上了山,道宣法師早在茅棚前恭迎,免不了的相互客套一番。賓主坐定,喝茶聊天也。

這時已近中午,道宣心想: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天人送來的外膾耶!讓你嚐嚐滋味,知道真正修行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左等右等,中餐竟然沒有送到,眼看時間已經超過午時,他只好跟窺基法師連聲抱歉,只好大家一起餓肚子囉。(道宣厲遵佛制,日中一餐,過午不食。)而窺基法師也不以為意。於是兩人聊天喝茶,不覺日之將暮。於是道宣大力留客,請窺基法師留宿一晚,(他要窺基享受一下苦行的樂趣,睡一睡茅棚看滋味如何)窺基法師也在盛情難卻之下留了下來。

當晚,道宣法師一如往昔整晚打坐,不倒單,脅不至席。而窺基法師呢?卻是翻來覆去,而且酣聲如雷。道宣被他吵了一整晚,他心想:這還像出家人嗎?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數落他一頓。

依照出家人的禮儀,行住坐臥都有規矩的。常言道: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像窺基大師這樣睡姿的出家人大概很少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道宣就開始數落窺基的不是,說他睡沒有睡相,不守規矩,而且酣聲如雷,害他整晚不得休息。

窺基法師說:昨晚吵得人家不得安眠的,不知道是誰哩!昨天晚上有一個人在打坐,半夜有隻蝨子咬了他一口,這個人很生氣的抓起蝨子,想要捏死牠,但是一想 — 不能殺生,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蝨子往地上一丟,那隻蝨子不幸摔斷了一條腿,整晚哀哀叫,害我不得安眠。

道宣法師一聽,臉都綠了,因為昨天晚上真的有一隻蝨子咬他,被他丟到地上。。。。,他不是在睡覺嗎?而且睡得打鼾,怎麼知道的?

終於,窺基法師告辭下山,而這時午時又至,送外膾的天女也來了。道宣法師一看到天女,很生氣的說:妳是故意拆我的台嗎?昨天我有客人你為什麼沒送來啊?

天女一臉無辜的回答說:我昨天也有送來啊!但是到了這裡,你這個終南山整個被五彩祥雲籠罩,而且四方有四大天王守護著,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天女,進不來啊!到底昨天在這裡的是什麼客人啊?

道宣法師一聽,啞口無言也!

為何有的惡人沒得惡報,卻反而榮華富貴?

太上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其有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胡不勉而行之。 

清順治年間,順義縣有一富戶姓貢,家中財產頗豐,中年時有了兒子貢慶有,貢家一傭人也生了個兒子叫李福。在傭人的請求下,貢家允許李福陪同貢慶有跟隨同一位老先生讀書。

兩個孩子十四歲時,李福在一天夜裡夢中看見天門大開,有兩位神人降臨院落中,一神人指著貢慶有說:“他怎麼樣?”另一神人說:“他是全福之人,十七歲中秀才,十九歲中舉人,官位二品,一世榮華富貴。”又指著問李福一生將怎樣,神人說:“他是苦命人,一生功名無份。”說完兩位神人就升天而去,天門關閉。李福醒來後很納悶,將此夢告訴了父母朋友。

李福始終留心著貢慶有的境遇,在十七歲那年,貢慶有果真中了秀才,而李福這時已經不讀書了,開始在家種地。貢慶有為人既刻薄又暴戾,可謂作惡多端,可他自中秀才後,仕途順暢,後來真的官至二品,做官後更是貪贓枉法,殘害百姓。

李福認為貢慶有這樣一個惡人必得惡報,但貢慶有一直活到七十多歲,財勢俱全,人丁興旺,而且還預知了自己的死期。很多人以為做惡後沒立時遭報應,從而對因果報應之理產生疑惑。李福就是這樣,他心中也頗為不平,想到陰間看個究竟。就在貢慶有去世的當天,李福也死了來到地府。

李福發現貢慶有在陰間居然還受到了禮遇,於是更加憤憤不平,隨即將自己的疑惑訴於冥王,冥王命判官打開一簿子看,只見上面記錄著貢慶有的生死善惡。冥王說:“他前世做了很多大善事,這世做惡將以前積的德損耗了不少,但還有很多,下一世還將享福,不過沒這一世大了。至於他作惡的事,那是還沒到要報應的時候。”並告訴李福,說李福前世因為沒行善積德,所以這世本應該受苦,但因為這世一心行善積德了,所以衣食無缺,已經不錯了,等到再轉生就享福了。

冥王特意允許李福跟隨貢慶有轉生,只見貢慶有轉生到了一富貴之家中,李福自己則轉生到了一中等人家。貢慶有長大後當了縣令,仍舊殘害百姓,貪贓枉法,陷害良善,他曾酷刑迫供挖去了人的雙眼,在另一案子中還剁去了人的雙腿。七十歲時暴病而亡。

李福這一世依舊行善積德,而且開始努力修行,在貢慶有死後,他已經可以元神出竅去陰間一看究竟了。只見貢慶有在陰間受到了審判,簿子記錄著貢慶有的福德已經全部享受殆盡,他在當官時挖人雙目,剁人雙腳這些事已經沒有什麼福德可以抵償,必須以身還債,於是被罰轉生到一貧苦人家,雙目失明,雙腳殘廢,整日在大街上乞討,苦不堪言。

李福看見了貢慶有這三世果報,更加發奮的修行,希望自己可以早日超脫輪迴之苦。

古訓雲:“積善餘慶,積惡餘殃”、“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古人深信因果,對於天地神明都是心存敬畏,認為行善去惡是本份內的事。然而有的人不善於觀察,卻說那個人行善卻沒見到好的際遇,那個人做惡卻也沒見其得禍,因此心生疑義,懷疑善惡報應。這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報應有早有遲,比喻形與影是說報應是必然的,一般說來,早報較輕,遲報從重,一切都在天理的安排之中。

人如果能明了因果事理,把報應二字反复思考,擇善而從,自然就會避免惡報,得到善報。

行善不見善,前世有缺欠。做惡不見惡,前世有余德。勸君莫作惡,業報唯自受,勸君多行善,消業增福德。(事據《太上感應篇》)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60112號)

 

只有聖考才能得出真相

 

佛教界中有很多好事者,喜歡吹噓某某上師是聖德,而相反又喜歡舉例講說另外的上師不是好人。從古至今,是與非在眾生世界一秒鐘也沒有消停過,無論是好人、壞人都會遭致兩種議論,有說好,有說壞,聖人和騙子也同樣遭到這樣的評說,再壞的騙子也有人宣傳他好得很,再好的聖人也有人污衊他壞得很,也有人讚嘆他是聖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難辨真假,這些是是非非,主要是各自的派系觀點造成的。到底誰好誰壞,凡夫是絕對看不準的,所以才會有成王敗寇,誰是聖誰是凡,鑒於此,為了幫助行人們找到真正的好上師,本會才實行了百分之百準確無誤的文考和聖考。按照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為師者必須經過經律論的考試。」本會設立了經律論百題的考試,要測定一個為師之人的成就大小,是邪是正,只有虛空的佛菩薩才能確定,由旺扎上尊主持聖考,莫知教尊、祿東贊法王、開初孺尊擔任副聖考,文殊菩薩的聖諭卦由七師十證修法後,是交給入考人在暗地裡自己打的,入考人進入八風陣展顯修為、道行,打破吉界走進平安地,取得幾段幾釦,每位考人自己破陣考到的段位級別,是百分之百與自己打卦的段位完全相符合的。現在已經入聖考二百多人了,還沒有出現過一個人所破陣的段位級別與自己的打卦不符合的,個個都是聖考段位與卦顯段位的應證完全絲毫不差,考人全部都口服心服,因此本會說是聖是凡,是正是邪,是好人是壞人,唯一只有佛菩薩才能百分之百定性,而普通人的好壞言論是非曲直,是不能作為標準的,常人是無法正確辨別真假的,比如說三十年前的台灣人說蔣介石好,讓人們生活幸福美滿,說大陸不好,讓人們窮困到極點,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大陸卻說台灣人無吃無穿,還用飛機投食物到金門作救濟,到底哪一個說的是真的?又如窺基法師、馬爾巴大師、密勒日巴大師,他們的行舉曾遭到不好的評價,後來如何呢?竟然都是大聖德!!因此觀察一個為師者的成就大小,正邪好壞,必須看他(她)經過聖考取得穿著的段位裝,並拿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128條知見應證他,除此,世人之傳說不可取信,因為凡夫沒有能力觀照內在的本質。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6年10月18日

我參加菩提金剛種子灌頂法會

菩提金剛種子法是金剛部裡非常高的法,是登地菩薩才能執持的一種法,這個法絕對是大阿闍黎才能舉行,普通阿闍黎法王們是舉行不了的。菩提金剛種子灌頂重在於聖因預言,主法的大阿闍黎要把緣法擇出來,這種擇決一般可以擇上千人、百人或者幾十個人。

法義上有規定,凡是修這個法,於灌頂的當天三洲一定要感應,在護法一入壇的時間,就會大地震動,此天搖地動以表魔宮被震垮了。假使參加灌頂是一百個人的話,就有一百顆如綠豆大的紅色丸,丸上有點,其點大小如針尖,其中五十顆點有白點的是菩提丸、五十顆點有藍點的是金剛丸,這些大小完全一樣的丸,全部混在一起成為一百顆,念咒修法後放在一處暗帳中的法桌上。

然後,這一百個受灌者,每個人自己伸手入暗帳中去摸取一顆丸,直接就在暗帳中將丸裝進法管密封,再把法管從暗帳中拿出。每個人自己摸的到底是菩提丸,還是金剛丸,他們自己是不知道的,因為有法帳遮蓋住,而且丸上的藍、白點非常小,比頭髮尖大不了多少,不容易看清,更何況根本不准看。 每個人都裝丸後,此時就開始修法進行加持,執持這個法的大阿闍黎要把菩提金剛種子給每個人種上,這個因緣種上後就永遠不壞了,即便受灌人今後造諸惡業,墮落地獄,地獄惡報滿了一樣能返回接上這個法緣。那怎麼知道菩提金剛種子種上沒有呢?這不是大阿闍黎口說種上就能相信的,他要把緣法擇出來。  這個時候,大阿闍黎會說:「弟子們,現在我要給你們印緣起了,看緣起種上沒有?我會把你們一百個人分成兩隊,分在這一邊的是菩提丸,分在另一邊的是金剛丸,但是你們現在不要打開法管看。」 因為裝入菩提丸或金剛丸的法管是封住的,是弟子們自己摸取一顆丸裝進以後密封,不是大阿闍黎發給他們的。裝丸之時,大阿闍黎距離裝丸處至少三十米甚至上百米遠。大阿闍黎坐在法台上,必須要觀察得清清楚楚,他鐵定要具備一種道力,這種道力不是天眼通能解決的,至少要能有特殊化現的力量深入境界去看弟子的因緣。除此以外,是沒有辦法查到弟子的身份是什麼?該學什麼法?該拿到什麼丸?是以這個因緣的關係,而不是去看那個丸子,也不是遠近的概念,更不是用猜測、估計的,只要用猜測就算猜對了十個,那還有幾十個人,甚至幾百人,怎麼猜?而且猜錯一人,法義都不成立,因為性質變了,這是要有證量確定看到,能了解眾生的因緣種子,去種下那個種子,所以菩提金剛種子灌頂法就成了考證是否是大聖德、是否具真正大阿闍黎師資最根本的一個法。  接著,大阿闍黎就點名說:「某人坐左邊,某人坐右邊,某人坐右邊,某人坐右邊,某人坐左邊……」  他把所有的人分成南北兩座排開,每一邊五十個人,然後宣布某一邊拿到的是菩提丸,某一邊拿到的是金剛丸。  這時,一聲令下:「打開法管看!」  所有人馬上打開一看,全是大小一樣無差別的紅色丹丸,再非常仔細地查看,果然正如大阿闍黎所預言,南北兩座其中某一邊的人全部手中拿到的都是有白點的菩提丸,另一邊的人全部手中拿到的都是有藍點的金剛丸,而且一個都不錯,這就叫聖因預言。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我有緣參加了巨聖阿闍黎師父在美國洛杉磯開壇舉行的一場至高無上菩提金剛種子大法的灌頂。


  當天,在以天為帳、以地為壇的壇城聖地中,巨聖阿闍黎師父坐在三十多米外的法台上修法,敲動木魚之聲,把參加法會的三十位弟子們無明的業障全部擊成粉碎。十五顆菩提丸與十五顆金剛丸混合之後,所有的弟子們依法規人人在暗帳中摸取一顆丸裝進法管,再把自己的發願文書塞進法管將它密封,並結上手印扣住。

每一個人在取丸時,連自己都不知道拿到的是什麼丸?到底是菩提丸?還是金剛丸?因為它們大小一樣,唯一的分辨就是一個非常小的點,菩提丸是一個白點,金剛丸是一個藍點,只有這兩個點不同而已,但那是怎麼也感覺不到的。
依法義規定,這個時候要請大德、尊者、仁波且或者大居士們來擇緣法,哪個願意擇都可以上來擇。那天,有許多仁波且和法師先後都進行了判斷:哪個人拿的是金剛丸?哪個人拿的是菩提丸?他們有的是個人測決,也有數人一起測決,但都只拿八個人來擇。

他們將擇的名單寫下後,巨聖阿闍黎師父開始聖因預言,把所有的弟子分成兩邊,然後宣布一邊拿到的是菩提丸,另一邊拿到的是金剛丸。結果,所有在場的弟子們把自己拿在手上的法管打開一看,全部測準無誤,一邊拿到的全都是有白點的菩提丸,另一邊拿到的全都是有藍點的金剛丸,三十個人沒有一個是不准的,展顯了正知正見的微妙佛法。再把那些仁波且、法師們擇的名單拿來一比對,他們才只擇了八個人而已,但竟然沒有一位是完全擇準確的。


  聖因預言緣法擇準,巨聖阿闍黎師父給在場每一個弟子種上了菩提金剛種子,這個因緣種上後就永遠不壞了。

令人驚奇難忘的是,在修法的那一天確實大地震動了,就在上午剛開始布壇防魔的時候,護法一入壇,馬上大地動了。據媒體報導:當天洛杉磯發生了5.4級大地震,奇怪的是發生那麼大的地震,居然沒有造成任何的傷亡損失。因為這是法義規定的表法,是祥瑞之兆,不是共惡業所致的災難,而那天遭到震擊之中心地,正是邪知邪見邪法的區域,這種現象豈不令人深思!


菩提金剛種子灌頂法義規定:當日三洲必感應,護法入壇大地動。許多新聞報導:修法當天洛杉磯發生5.4級強震, 天搖地動,但無傷亡。
菩提金剛種子灌頂法會結束後,我取得瞭如天空蔚藍色的菩提金剛丸,這殊勝的菩提金剛丸有三種功德力,三種表法。

三種功德力就是:第一、以菩提金剛丸施予任何眾生,該眾生於今生或來世將與施者有緣,必得聞正法;第二、凡服食過菩提金剛丸的人,連閻王見之都畏懼;第三、受過菩提金剛種子灌頂種下種子的人,只要不犯戒,今生自然成就,即使墮落,惡報受盡一樣能續接法緣。

三種表法就是:第一、當持念菩提金剛種子心咒相應時,菩提金剛丸會動;第二、供奉菩提金剛丸,菩提金剛丸會增長;第三、修持較好的人將菩提金剛丸置於法管內(或曼達盤內),以米埋至管口平,持咒修法後,把法管內的米倒出來,菩提金剛丸憑空不見了。

如天空蔚藍色的菩提金剛丸
我以菩提金剛丸施與有緣的眾生,很多人都得到受用乃至菩提金剛丸增大增多,出現了神奇現象。如今我看到這菩提金剛丸,就想到這是那一天我在現場見了真剛,親身經歷、親自見教、親受領種菩提金剛種子取得的真金貨色,是真實不虛擇緣測準、親見佛力妙有得到的如意之寶。
我感恩我的佛陀師父--至高無上第三世多杰羌佛,我要以一顆真誠的心學佛修行,絕對永恆堅固不變,一切修行都是為了自覺而覺他,我要以所證到的覺悟境界去利益一切眾生,這是我的根本、我的本願、我的事業!
佛陀的弟子 慧海

 

重要提醒: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學佛知見和個人受用感悟,只有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學《極聖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和《什麼叫修行》,才是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

 

本文轉載自佛教正法中心

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355512527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60111號)

重要提示

 

《學佛》一書,是解脫成就的至寶,出版後,很多真正學佛無私善良的人、行正法的上師們都紛紛訂購,但有部分為師者,卻裝作不知道,沒有訂購這本至寶佛書。這是為什麼?要弄懂個中端倪,首先就要了解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此佛書中所說的法是什麼目的。該佛書是教大家學做好人、善良人,由善良無私的人進而做真正的佛教徒、做合格的行人,由行人成就為聖人!但是,對壞人來說,這本寶書就如同一面照妖鏡,邪惡妖師們看到,則魂不附體,他怕佛弟子們從寶書上鑒別出他隱藏的醜惡面目,所以,佛書出版後,他裝作不知道。而好上師看到此寶書,心生大喜,馬上訂購宣傳,乃至與人結緣。可是,騙子師、妖人師,雖然狡猾,卻忽略了自己是一隻狐狸,尾巴總是藏不了的,至寶的佛書必定會傳揚世界,怎麼瞞得了哦?佛弟子們,如果你的上師不積極宣傳這本寶書、沒有大力弘揚,沒有符合該寶書的言行,當你們看到這本佛書後,自然會對比出某某上師為什麼不訂購此佛書,就知道該師是騙子、是妖人,還是正法之師了。在這本佛書的第一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你們記住,我今天為你們說的《學佛》這個法音,會出成書,今後凡是要來接受我為他傳法灌頂的人,必須把這本書帶在身上,沒有學這本書的人,我不會為他灌頂傳法。來見我,會有人首先與你面談,看你身上帶了這本書沒有,如果沒有帶這本書,沒有認真學習,我不會見他(她)。我的弟子們,如果是一個為師者,身邊凡沒有這本書,那他就是不學好的騙子,任何皈依他的弟子馬上離開!!!否則必受罪業污染,這是為什麼?說明這個為師者對眾生不負責任,不行正道,只想做騙子坑害佛弟子,我斷言該師給追隨他的人規定的條條框框,一定是斷章取義、篡改經教內容、錯綜百出、違背教戒、邪惡充盈的!!這種上師百分之百的不是妖人就是騙子!!!無論他(她)打的是什麼人轉世、地位有多高,哪怕他的身份是尊者、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他都只是一個披著上師外衣的壞人。請注意,無論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事拜見羌佛,如果你不讀這本書,第一步面談就會被拒之門外,哪裡還有資格受到佛陀的接見呢?不要說羌佛為你灌頂傳法了,門都入不了!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6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