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og Becomes a Buddhist

My Dog Becomes a Buddhist

Hua Zang Si is a temple in the United States that propagates the dharma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 have been a disciple at Hua Zang Si since I was in middle school. As a young adult, I gained valuable wisdom and experience attending temple with my family. The blessings I have received are innumerable and I am always grateful for everything I learn from the true Buddha dharma.

My Dog, Pansy

On Saturday, May 6, 2017, my dog was able to take refuge with Hua Zang Si temple in San Francisco under Qupei Rinpoche after attending a one hour fish release dharma assembly. I adopted Pansy, in October 2016 from the San Francisco SPCA Mission branch. Pansy is now two and a half years old, but still very boisterous and energetic like a puppy. She is very playful and likes to jump on people. She also barks and runs a lot when there are many people and dogs around her and she wants their attention on her. I was worried about Pansy taking refuge during the fish release because she is often very vocal and difficult to control in crowds.

As the fish release dharma assembly began, being near five other dogs in attendance should have driven her into a frenzy, yet she remained calm and simply paced around. Pansy only barked two times during the whole ceremony. It was a shock to me that she was not barking and crying nonstop the whole time. When the master came over to bless Pansy with holy water, she sat still and regarded everything with a calm disposition. She didn’t bark at Qupei Rinpoche or jump on her. She was very well behaved. As I went down to the dock to release fish, Pansy sat down next to my mom and waited patiently for me to return.

Pansy met the five other dogs and they were now Buddhist brothers and sisters.
Pansy met the five other dogs and they were now Buddhist brothers and sisters.

After the ceremony was complete, Pansy met the five other dogs and they were now Buddhist brothers and sisters. It was a beautiful day filled with a lot of happiness. All the monastics gave Pansy water to drink and pet her. I could tell Pansy was content and happy by the way her tail wagged and her trot around me. I want to give thanks to the sangha, the master, and the Buddha for allowing her to gui yi (taking refuge in Chinese). I hope in the future, Pansy can receive more blessings and have a chance to mee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the future, my wish is for Pansy to reincarnate to the human realm to cultivate and study Buddhism to get out of the cycle of birth and death.

 

Amitabha

Regina Chang

Link: http://dharma-hhdorjechangbuddhaiii.org/my-dog-becomes-a-buddhist/

#HHDorjeChangBuddhaIII #DorjeChangBuddha #Buddha #Pet #Refuge #Buddhism #Buddhist #Dharma

‬慚愧行者楊慧君發露懺悔文

近日有許多學習如來正法的師兄、師姐情真意切極為關心我是否公開懺悔,我很慚愧,一直在找自己八識田中的錯誤,感謝佛菩薩的加持,天天有正知正見的師兄姐為了讓我醒悟,指名寫給我很好的觀點的文論,極具教化的意義,我不但不會排斥,心中非常感謝。寫文給我的人,他們不是沒有說真實姓名,就是化名,因為我不認識他們,所以無法親自點名道謝。但是他們卻為了我花了很大的功夫,寫出那麼好,除了利益指名的慚愧的我之外,還利益了許多和我一樣,不明深層法義,還在迷罐中的眾生,功德無量,我相這是佛菩薩智慧利益眾生的方式,讓佛弟子們從一場事件的教化中反覆用不同方式辯證焠鍊佛弟子,讓佛弟子們能在正邪的辯證後,更加能深入法義,更加深入修行的精髓,能夠明了修行道上穿釘耙杵拐杖的真義,非常地感謝。

去年六月,佛陀應隨行弟子竟讓佛陀與佛母住進一間剛漆了油漆有毒的房間,與喜饒根登巴登洛德法王業報成熟的因緣而說了一場法,法音名為『修行不好,出了問題,並不是不能改了,同樣可以改好的』‭( ‬共長34分18秒‭)‬‭ ‬這一法是講懺悔的法,太精闢太圓滿了。希望和我同犯愚痴的眾生,都能好好地再多聞幾次這盤法音。

每當我對某些事不安,不知何所依從時,我總是祈求護法幫助我找到適合當前處境的法音聽聞,而我總能從已有的法音中找到答案,給我指引出一條明路。相信各位學習如來正法,聽聞羌佛法音的佛弟子也可以和我一樣得到法音的受用。

話說正題,我,楊慧君,法名攘瓊諾桑卓嘎,自認忠誠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未背離,何來回歸?只因知見偏了,將世法的原則與佛法的原則混為一談,我執、我見纏身,以致在陳寶生魔群惡意拆三世皈依境、謗佛、毀佛像、阻止弟子聽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妖魔行為剛開始時,在陳寶生魔帶領弟子走向地獄之門之初‭ ‬,未能正確理解與執行「無畏護法菩提心」的真義,竟然成了護法文章及時教化陳寶生魔徒眾的障礙,造成某些人知見未能及時導正,而走錯了路,‭ ‬開引起網上的諸多辯論,造成許多佛弟子的誤解、痛苦、不知所措,深感罪過,又由於網上攻擊我成陳魔幫兇,及諸多不實指控,我以不屈服於威脅之我執作祟,延宕公開懺悔之時日,造成更大的混亂,罪業深重,辜負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十多年的教誨與培植,辜負文殊菩薩打卦神諭與孔雀明王如來八風陣聖考授予的藍釦二段增德之身份,茲於此公開發露懺悔:

向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頂聖如來懺悔‭ ‬
向十方諸佛菩薩懺悔‭ ‬
向所有因我之知見偏邪造成他痛苦的佛弟子們懺悔所造諸罪業。

此後本人僅以俗名見於世,不配以法名被尊稱。除佛音群與佛音聯盟的平台外,不在其他微信群中,為人解答問題。等本人證量達到金釦標準,再光耀法名,利益眾生。誓願成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最優秀的弟子之一,擔挑度生重擔。

拉珍在“什麼是真慈悲”一文中提點到了:

‭ ‬‭——‬“諸佛菩薩教導我們,對一切眾生都要慈悲,妖魔也是眾生,因此對妖魔也要慈悲。此一知見貌似正確,其實概念上偏邪,因並未理解慈悲二字的含義而導致對妖魔態度的曖昧,於無明中犯下密宗大戒,密宗戒根本戒中規定,不與惡人同飲同處一室,他們雖未與惡人同飲同處,但意業相惜,更甚於同飲同處也。

‭——- ‬‘我們凡夫對妖魔的的懷柔,只能讓魔障侵入我們的內心,障蔽我們的心智,昏昏然就被魔力遷引走上邪途,我們只能存著今後成就後一定要度化他們的決心,但那是今後,眼下,因為我們本身的功德力不夠,智能不足,業力還很重,我們必須遠離一些魔障,並樹立堅定的正知正見。拒絕一切的雜染,維護正法,同時,維護我們自己能順利走在正路上修行。

‭——– ‬“‭ ‬心懷慈悲並不等於縱容妖魔的惡行,我們只是在對待妖魔的心態上要去除仇恨,去除那種恨不得生吞活剝的瞋恨心,需憐憫其不明因果而作惡。但心態上的憐憫不等於行動上的親近,不等於思想理念上的認同和遷就或曖昧含混,更不意味對妖魔的擾亂視而不見,聽之、任之,或者不能強有力地樹起正見之旗幡,唯唯諾諾以慈悲之名掩其懦弱。

‭——–‬“‭ ‬不瞋恨不代表不要降魔,或軟化降魔,魔是一定要降服,而且要徹底降服,眾生知見本就偏邪,再加上魔力擾亂,成就更加困難,因此必須降魔,該喝叱的喝叱,該滅除的滅除,該降服的必須降服,哪麼多的憤怒金剛都是佛菩薩們的化身,為什麼化現憤怒金剛?為了降服妖魔。

‭——–‬佛菩薩化現憤怒金剛揮動法器,施展無邊法力催伏所有破壞佛法的妖魔,並不是因為瞋恨,不是為了泄私憤,不是為了打擊報復,其目的,ㄧ為維護眾生的解脫利益,掃除眾生行途中的魔障,保護眾生順利快速地解脫,是建立菩提悲心上的基礎上行之。

反省自己在這波護法的行動中,回顧微信記錄,正是犯在“意業相惜“、”對妖魔的懷柔“、“思想理念上的曖昧含混“而沒能維護眾生的解脫利益,掃除眾生行途中的魔障,保護眾生順利快速地解脫。

祈請各位支持我或是受我知見所誤而行於迷徒的佛弟子們,跟我一起懺悔。佛陀師父在法音中說了“消罪是要做真正內心的懺悔,一念成真,業力就會遠離你,千真萬確:懺悔能滅一切罪業“

佛陀師父法音中說此一懺罪之法,說到:哪個眾生不犯罪?修行的人犯知見的錯誤是難免的,如果修行人的知見都沒有錯,那就不需要分阿羅漢和菩薩了,直接就成佛了,事實上修行學法是循序漸進的,犯錯了,改了就好,最怕存著一種“已爛就爛,已壞就壞”的心態。只要行者能將不浄業的地方,作真實的懺悔,甚至已經昏沈數日,到了中陰身,也可以懺悔,只要真誠地懺悔,罪業都能緩解,懺罪都能成功的。‭ ‬

像2016年6月巴登洛德犯大妄語業,說觀世音菩薩天天到大福金座為他說法,當他受果報時,昏迷數日,因為聽聞佛陀為他說法的法音後,在關鍵時候,起了真誠的懺悔,原本來接的閻王離去,改由觀音菩薩來接,他懺罪成功了,只是進入中陰身,無法再留在這個世界了,但懺罪成功了,改變他往地獄受報的結果而過去做佛事大量接引人聞法的功德善果成熟,而改為往升淨土。(以上為本人聽聞法音的理解。一切真實法義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為依歸。)

羌佛師父說:真正的靈丹妙藥不是甘露丸,真正的靈丹妙藥是徹底改悔,自己的身上才有靈丹妙藥,自己若不肯改悔,再多的甘露丸也救不了你。
本人楊慧君謹在此發露懺悔,希望跟我一樣犯錯的師兄師姐們,也跟我一起明白法義,真心懺悔。佛菩薩都會原諒我們的,我們的業力才能遠離,才能救我們自己於黑業纏身。而陳寶生魔的弟子們,如果你們明白了這個法義,也請跟我一起發露懺悔,你也會業力遠離,改變惡報的。如來正法猶如陽光,你必須出門才能得到太陽的光明與能量,不肯走出門,陽光再好,終究與你無緣,你也得不到救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十方諸佛菩薩!

‭ ‬真誠懺罪人‭ ‬楊慧君‭ ‬合十
‭ ‬於‭ ‬2017年‭ ‬6月‭ ‬29日‭ ‬

【聞法功德】恭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百千萬億倍

           珍 惜

—–拉珍
為至高無上的法界尊師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寫下「稀有難得」四個字,寫下了又覺得它們輕飄飄的,完全不足以表達佛陀法音的珍貴,但搜腸刮肚又一時找不出有相應份量的人間詞彙。本來「百千萬劫難遭遇」很恰當,可惜被用得太多,用成了口頭禪,它內含的份量已經不被掂量,變成一種形式化的套路術語了。我聞聽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時常聽得心潮澎湃,甚至淚濕眸眶,好像是期待得太久太久,盼望了千年萬年的甘露洗滌,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被一種法喜充盈著,激勵著,延展著,很難形容。我也常常聽到一些聞法者的讚嘆感慨,其中「百千萬劫難遭遇」這句話聽得最多,但我不認為說這句話的所有人都已經從內心裡明白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麼稀有難得。大多數人對法音是恭敬的,但並不一定是從心底里珍惜的,否則就不會讚歎完畢又繼續貪嗔癡愛,繼續在世間八法中苦樂嬉笑了。珍惜是因懂得珍貴而生,曾有個人,把一隻價值連城的古董拿給家貓當飯碗,後來十塊錢賣給了一個狡猾的古董商,痛悔不已。這種故事很多,從中得以了解一個道理,人們不珍惜寶貝的原因常在於不懂得它是寶貝,不懂得它到底有多寶貴。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寶貴呢?今恭敬淺頌羌佛法音之四大稀有:佛陀親說之稀有、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而要說「佛陀親說之稀有」,則必先說「佛陀降世之稀有」,故實則為五大稀有。
一、佛陀親說之稀有1.佛陀降世之稀有佛陀本來稀有,太久遠的不說,經曰,駐劫中第八劫出迦葉佛,第九劫出釋迦牟尼佛,第十劫出彌勒佛。從迦葉佛駐世到釋迦牟尼佛駐世,歷經了一劫之久。一劫是多久?有說一劫相當於人間四十多億年的,有說相當於十幾億年的,劫分大中小,各說不一,《纓絡經》中佛陀打了一個比方來告知劫的概念:「四十里城。滿置芥子。百年去一。去芥子盡。名為一劫。」意思是有一座方圓四十里的城市,裡面全部裝滿芝麻粒大小的芥子,一百年拿走一粒芥子,等到城裡的芥子全部拿走完,就是一劫的時間。《大智度論》中也道,有長寬高各四十里的巨石,用天界重量僅三銖的天衣,每隔三年輕輕擦磨一次,直到這塊巨石被擦得完全消失了,就是一劫的時間。無論具體精確的數據是什麼,總之,一劫,那是極漫長極漫長的歲月,是極久遠極久遠的時間概念,久遠到我們的意識幾乎抓不住它了。前面提到的三佛,每一佛的出世都要相隔一劫,而每一佛之佛法駐世的時間卻相對很短,比如釋迦世尊說法四十九年,五百年正法,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爾後佛法於此世界滅盡。那麼也就是說,假如一劫是四十三億年,差不多就有四十二億九千九百九十八萬八千五百年的漫長歲月,娑婆眾生沒有佛陀可以依止,沒有佛法可學,那是多麼可怕的無盡黑暗!而實際上末法時期的一萬年,眾生就已經很難學到佛法了,比如當今。在世尊滅度至今的九十多萬個日日夜夜,雖偶有古佛化身而來,但這些古佛,一則罕有真身降世,未能展顯佛陀之圓滿德境,二則即便真身所降,也是應局部特殊因緣而施法度,不曾廣泛說法渡生。由此,我們可知三世多羌羌佛以大悲願力降臨在這無盡的黑暗中,展顯唯圓滿佛陀方能具足的完美無缺量境,廣說無量甚深法義,是多麼稀有,多麼難得!正是《妙法蓮華經》中文殊師利菩薩偈頌:「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2.佛陀親說法音之稀有迦葉佛或更久遠佛陀所傳的法義,今天的我們是學不到了,而釋迦世尊說法雖是無上圓滿,但我們現在所學的三藏,基本可以說不全是世尊當年親說的原意。因為世尊在世時,所說之法沒有及時記錄,所有經卷都是世尊滅度以後,由五百羅漢集結,羅漢們儘管了生脫死且神通廣大,但限於自身的修證層次距離佛陀的圓滿覺境還有非常大的差距,因而對世尊的某些法義並不能完全理解透徹,在集結當時就存在著某些法義的錯解或疏漏。後來佛經再由印度文翻譯到中文,文化語言的差異再次造成義理的偏差,爾後佛教在印度滅絕,再經由兩千多年的輾轉,到了白話文的今天,佛經的面目已被後人弄得瘡痍斑斑。也就是說,流傳於世的三藏,即便是古本,都有可能其中好些內容已經不是釋迦世尊當時親說之法了,更不要說現代翻譯,脫離世尊教義的地方隨處可見。這也就是末世,佛法接近了末尾。而要等彌勒佛出現在娑婆世界,至少還要等到輕紗再磨滅一塊四十里長寬高的巨石。至於菩薩們的教法,一則菩薩們本身就是以弘揚佛陀教法為己任,二則菩薩之見地相比於圓滿佛陀,都存在著程度不同的差距,簡單地說,菩薩的境智有量,而佛陀的境智無量。我常常提到龍樹菩薩的例子,龍樹菩薩那麼偉大,所創中觀見道,一時主導了幾乎整個大乘佛法,但龍樹菩薩在學到世尊的水府部佛法時,大為震驚自感慚愧萬分。如此偉大的菩薩在佛陀面前都只能羞愧難當,更不要說末法時期眾多無識之輩。因此,學佛,是以佛為學習楷模,以佛陀的法義為根本行持標準,菩薩們的弘法利生之行,也必須是在這個不變的前提下進行,才能算得上菩提正行。無論什麼地位的菩薩,他們的渡生事業無論有多宏偉,畢竟也不是佛陀親自說法渡生,不可與佛同日而語。更何況,現今這個世界上,真正有聖證量的聖德大菩薩少之又少,因而,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實證修持上,眾生找到一個大體正確的指導都已經非常困難,更不要說依止佛陀親說的正法了,邪見胡說充斥著整個世界,導致學佛修行成就基本上成了一句空話。這就是末法眾生的宿命,在種種污染魔境中沉淪。然而,至尊第三世多羌羌佛駕無量悲願而臨末世娑婆,以無上智慧之力實際展顯佛陀圓證量境,親說廣說佛陀圓滿真諦,從初基行持到甚深密法,成就了道之精髓,宇宙萬法之實相,佛陀直說直錄,無有外緣摻雜,且憑現代科技之優越,佛陀圓音可及時響遍娑婆各地,這在世尊當時也是沒有的,似第二個正法時期已在娑婆世界展開!這原本並不是末世眾生所應有的福報,而是藉助了這位原始古佛的無量功德之力、大悲菩提力而增益了眾生的福德資糧,讓佛陀的法音響徹在這個黑業極其沉重的年代,何其稀有,何其難得!二、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鑑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它,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麼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麼?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麼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著,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舍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麼,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羌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麼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而今三世多羌羌佛降世,也該是眾生享受圓滿法義的因緣成熟,故而羌佛為我等行人開示了這個偉大圓滿的因果真諦。那麼,《百業經》的這個公案,它原本完整的法義應該如下:“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爾際因果所數,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而一當三藏法師發大懺悔心真修行心並落實於三業,相應了釋迦佛陀的大悲加持之力而功德積聚,那便如扳動了因果鏈上的扳道閘,善業開始築壁,惡業即被擋開,他便向成就光明的路上驅動了。經過兩千五百年,世尊的圓滿法義才經由三世多羌羌佛展顯於娑婆,實在是萬般珍貴稀有,而放眼今日的娑婆世界,能講出如此精深透徹而圓滿無漏佛法真諦的還能有誰?現在的世界,受眾生業力感召,妖魔邪師遍地,講法講得烏七八糟,背離佛陀經教的說法層出不窮,就連一些正宗佛法傳承的宗師大德高僧,也受末世濁流的染污,偏知邪見叢生。譬如有位名震世界的密乘大法 ,竟然公開贊同「西方人此生富足但來生貧窮;東方人此生貧窮,來生卻會富有」這樣荒謬違背因果的說法。無論是西方人還是東方人,無論此生還是來生,眾生的貧賤與富貴均受其各自不同的因果業力牽制,其往昔因果業力加之此生所種善惡業因積聚,自身因果致其來生富則富,自身因果致其來生窮則窮,更何況其中還有來生不再做人的,或許修行成聖,或許墮落惡道,人間貧富已經與其無關,豈可一概而論之?如果西方人來生一定變窮人,那若有西方人今生虔誠修行學佛,積累了巨大善業功德,利益了無量眾生,學到了無上密法,足夠解脫成就位登菩薩,他也不能成就而必須輪迴變人,而且是窮人嗎?同理,若有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嗜血成性,刺佛身出血,殺父殺母,毀踏寺廟經書謗佛謗法的東方闡提子,他也能不顯惡報反而變成富人,享受榮華富貴嗎?這種道理能成立嗎?七歲學童都不會認可,一代法王竟然說出這等拔無因果的謬論!然這類邪說流布全世界,在未聽聞三世多羌羌佛法音時,我們聽的幾乎都是這類邪說,還將它們視作真理信奉受持,結果學得黑業纏身。有位大居士,在依止三世多羌羌佛之前,跟隨一非常著名的大法師虔誠學法,大法師著述很多,幾百萬弟子遍及全世界,這位居士跟他修學近十年卻毫無進益,更可憐的是,大法師臨終不但沒有絲毫成就聖境顯現,連圓寂、坐化甚至往生這幾個字都不能沾邊,病魔纏身,全身變黑,淒慘呻吟,比許多凡夫都死得痛苦。再翻開這大法師的書,只要是他的開示,邪見、錯誤、罪過,完全背離經教的講法三五行就會出現,甚至還有法界雖大,但他比法界還大這種荒唐愚癡至極的說法。這樣的法師,不單自己墮落,還會連累到弟子們難以成就。但這樣的人如今俯拾即是,輕而易舉就會把大批眾生送上邪途。所幸這位居士依止了三世多羌羌佛,如今的他已非昔比,數年前就已證入了生脫死之聖境。看看我們這個娑婆世界,近百多年來到底有多少解脫生死的聖者?嘎陀寺曾經有十萬僧眾化虹光成就,可現在的藏密,能化虹光者寥寥可數,除了這些年接連不斷從三世多羌羌佛座下報出解脫坐化、生死自由甚至金剛不壞虹化成就的喜訊,從東方到西方,從顯教到密乘,從西密到東密,整個娑婆世界,到處都有稱佛菩薩再來的大德高僧,但成就解脫之音卻寂寞稀疏。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等機構設立的「藍台」就讓我們清醒看到了這個身處末法的現實,兩千多萬美元懸在那裡好些年,這麼大個地球,就是沒有一個人能把這筆獎金領走。藍台上的兩個韻雕作品,只要證到十地菩薩境量就能複製成功。藝術作品,為人類帶來美的享受,複製它是好事一樁,既顯本事攝受眾生,又是創造美好的善行,而且原作品所屬單位還高高興興給你送上兩千多萬美金,既不犯戒又不犯法,善舉勞動所得,可以安心享用,可以拿去修道場,做慈善,可以幫助很多人,如果真有十地菩薩的證量,一定會去爭取,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了獎金依舊原封未動呢?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這說明世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其它聖德能有三世多羌羌佛一樣偉大的證量,甚至連個十地以上的菩薩都還沒出現。儘管有聖證量的菩薩聖德確實存在於世,但所證實際量境到底有多高,這真是個需要思量的問題。這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這個「藍台」,讓我們徹底看清末世眾生的法緣正日漸微薄,真正擁有聖證量的大德越來越少了,若不是三世多羌羌佛乘強大悲願之力降世,娑婆眾生想要學到正法,難,難,難!眾生的輪迴前景,苦,苦,苦!因而,在這魔見邪見流布的險惡末世,能聽聞到佛陀圓音,學到佛陀親說廣說的無上圓滿精純之宇宙真諦,因果實相,成就妙法,更其稀有,更其難得!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偉大的原始佛陀多羌羌佛真身降臨娑婆世界,我們所知道的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兩千五百年前世尊駐世時的維摩詰聖尊,第二次便是當今的第三世多羌羌佛。而維摩詰聖尊那時主要是協助世尊教化弟子,並未廣說法義,因此,說三世多羌羌佛之大量如來妙諦法音開示「百千萬劫難遭遇」,這不是空洞的溢美之詞,是實在、真實的時間計算。我們眾生,百千萬劫的時光中,一直是眾生,否則今天我們不會這個樣子在這裡。百千萬劫的歲月都被我們的無明業障磋砣了,百千萬劫的生、死,千百萬劫的殺戮、被殺,百千萬劫的喜怒哀樂,利衰毀譽,百千萬劫的稱譏榮辱,悲歡離合,百千萬劫的生老病死,痛苦逼迫,我們被輪迴折磨得遍體鱗傷卻始終不曾覺醒到,也一直沒有機緣遇到那麼一種珍貴的方法,可以將我們從這永無止盡的因果苦結中徹底解脫出去,因此,輕紗已經磨滅了百千萬塊巨石,我們竟然還是個生生死死的眾生!《什麼叫修行》中有一個比方,三藏中也有,茫茫無際的大海上,漂浮著一個木軛,就是古時套在拉車的牲口頭上的曲木,這木軛上有一個像牛鼻孔那麼大一點的小洞,大海的波濤將木軛衝到這邊、那邊,無有定數軌蹟的在海上漂動著。海底有一隻烏龜,這烏龜瞎了,什麼都看不見,而且牠一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那麼,按概率來計算,這只瞎眼烏龜如果要在牠一百年一次浮出海面的時候,恰恰剛剛好將頭撞進那個還在不在不定,漂浮位置不定,只有牛鼻孔大小而且搖晃不定的木軛洞,這種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眾生遇到正法有多難?就如盲龜穿項入木軛洞那麼難!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地獄哀號,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馬棚裡嘶叫,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沉湎於世俗興衰,於正法置之不理甚或不曾聽聞,而我懵懂中希求一點真理時,佛陀已滅度,真理已不再,我便如盲龜未遇木軛,隨波逐流又不知被輪迴的波濤推向黑沉沉的海底何方。錯過啊,錯過啊,眾生有緣遇到佛陀正法,難,有緣遇到佛陀親說正法,更難!每當我研習三藏,看到世尊講說眾生的宿世因緣,某眾生於迦葉佛駐世時做了什麼,到如今他依然是眾生還在償還什麼果報,或某眾生在多少多少劫以前種了什麼因,多劫後的現在依然是眾生又在結什麼果等等,這種事總是刺痛我,那麼多劫了啊,無數眾生與佛法擦肩而過,被因果牽引著無止盡的沉淪墮落,一個眾生能具備學習如來正法的因緣怎麼那麼難啊!因此,我想對我的同修們深深的說一句:要珍惜。正法難逢今卻逢,羌佛難遇今已遇,瞎眼龜竟把腦袋鑽進了木軛洞,這是稀有的奇蹟,值得我們自豪慶幸。但,一切都在無常,釋迦世尊不也滅度了嗎?正法、像法,現在不也到了末法嗎?因緣在變遷,眾生的福報在增減,我們的生命在壞滅,一切都在不定的無常之中,而至尊的三世多羌羌佛也不會永遠駐在這裡,雖然我們常時祈請正法常駐,但這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眾生法緣盡時,佛陀就會離開。你會說,拉珍今日怎麼如此殘忍,給幸福的行人潑這麼冷的冰水?不是殘忍,是警醒。我想讓包括自己在內的每一個人警醒!抓緊!真修行!百千萬劫都沒遇到的稀有珍寶我們正捧在手中,也正因為它稀有,一旦錯過,便很難再有機會重獲,所以要萬般珍惜。而所謂珍惜佛法,不是成日焚香頂禮,恭敬供養就叫珍惜,不是僅僅一些美好的讚嘆就叫珍惜,也不僅是恭敬聆听就叫珍惜,真的珍惜是如法照做,依教,奉行,是竭盡全力,將我們自己與如來正法融為一體,讓自己被佛陀的法義浸潤、改變直至成就解脫,這才沒有枉費佛法,才算是珍惜。輪迴似一條寬闊無比又湍急洶湧的大河,百千萬劫以來,其實是無始以來,我們就被這條大河衝擊捲帶不由自主,被它摔打得痛苦不堪。而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如一支有力的長桿從岸上的佛陀手中伸向我們。緊握它,順杆用力,很快就能上岸站到佛陀身邊,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卻不是每個握住長桿的眾生正在做的事情。大多數人做的,是手裡輕輕握著長桿,身子還在河水里悠哉晃蕩,上岸的事嘛,不急。一邊聽著法音,一邊在俗世悲歡中沉溺。我們就這樣無知的晃著,而一切,包括我們自己正在無常,萬法因緣和合而生,因緣盡沒則散,或強勁的激流湧來,或手上乏力再握不穩長桿,或死亡來臨,或佛陀滅度,等等等等,緣盡時,我們若還是個眾生,恐怕再也沒有機會登岸!下一個百千萬劫的顛沛又要撲面而來!我們把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了輪迴俗事上,算算看,如果每天聞法兩個小時,這兩小時裡我們身心清靜,那餘下的二十二個小時呢?吃喝嬉笑,喜怒嗔怨,全是世俗境界。因此我們的大半個身子還是浸泡在輪迴的江河,我們沒有向岸邊用力,我們並沒有珍惜得來不易的如來法義。比如有人聽聞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什麼叫修行》,聽聞《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七八遍甚至十幾二十遍了,聽得很認真很感慨,八基正見、雙七支菩提心法和五十心魔的條款琅琅上口,可常常是錄音機停下不用多久就算計吵架怨恨哭泣,計執得一塌糊塗,這樣的聞法,法音是法音,自己是自己,法音內容不能與自己的三業相結合,聞法的意義在哪裡?也不是說把時間用度做個顛倒,每天用二十二個小時聞法,只留兩小時世俗境就代表了珍惜,因為這兩小時的世俗境就很有可能顛覆一切功德,成為行持的葬身之地。聽聞羌佛法音時間再長,不將法義深入三業在日常中生起作用,一樣是將法義當戲論,將長桿當玩具,是輕慢,不是珍惜。對如來法義的真實珍惜,表現有二。其一是將法音聽懂,認真理解透徹落入八識心田。在聞法之時,當生起「希求心、專注心、傾聽心、調伏心、由一切心,從心諦聽。」更當如宗喀巴大師於《菩提道次第論》中所說,於聞法時當依止六想:一、想自己是身患重病的病人;二、想說法者是治病的大夫;三、想佛法是治病的聖藥;四、想此刻我正在治病而殷重受持此法;五、想薄伽梵是勝義大夫;六、想常時安住於正法道軌。生如此之心,如此之想,方能對法義生起正解,方能明悟真理,調伏不相應邪心妄心,生起正念。這是珍惜法音之一。珍惜法音之二,也是更重要的,是要將所聞所解之法義如法行持,依教奉行,將聽聞到的佛陀教義實施到日常生活的吃時、喝時、行時、動時、接人待物時、思維言語時,用如來的法義作為雕刀,全方位塑造、改變自己,盡力將我們的心,我們的生活,全部浸泡於如來的法義中。這時,我們才說得上正將整個身子從輪迴激流中拔出來,準備徹底上岸了,這時,我們才對得起這百千萬劫恰逢一次的聖因緣,才算珍惜了經無數輪迴痛苦才換來的,與佛陀相逢的稀有機遇!而唯有在三業誠懇相應於法音義理、迴光反照,真誠洗刷自己的時候,才能領受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之第四大稀有:四、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無論何處,只要三世多羌羌佛法音響起,諸天護法空行環繞,嚴密護持法音悉地。凡是虔心恭聞,於法音中尋求解脫真理並用之於自身行持實踐的真行者,能直接相應於多羌羌佛及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受諸天護法庇佑,為其遮止黑業,助其增益福慧資糧,助其速證解脫聖境。     曾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觀世音菩薩於虛空出現達半小時之久,微笑贊其聞法功德;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多羌羌佛報身莊嚴;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本尊出現虛空;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諸佛菩薩駕臨,金剛護法空行圍繞;又有佛弟子,聞聽羌佛法音時,見枯梅開花,見地湧金蓮,見秋海棠於盛夏綻放,見鮮花點頭,無情之物頌歌,見樹降甘露,見日月變化乃至大地震顫;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見飛禽走獸人非人等歡喜踴躍,悉來皈依聞法,龍魚直立水面向羌佛緻禮;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福報增長,甚至護法送供;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或煩惱盡除,或頑疾消失,或病痛全無,癲狂者得以清醒安寧,目盲者得重見光明,聾啞者能發出妙音,乃至有 弟子於生命危難之際聽聞羌佛法音無藥而愈;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悟徹真諦,立時進入三昧正定;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飛身空中;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明見真如自性,四大皆空,本性湛然;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親入極樂世界聖境;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神通爆發,前生後事了然於胸,隱沒出入變化自如……聞聽羌佛法音之聖境受用多不勝數,真實不虛。尤其是《什麼叫修行》和《了義經》二統攝三藏精髓之無上大法,有行者聽聞後如法觀照行持,或道力迅速提升,或證悟法性本然,或智慧驀然開膚等等,修持道境成幾何倍數增益,直趨解脫成就!  曾經,三世多羌羌佛於東方行途講說法音之後,主持了一場慶法會,可惜那時我不在當地未得勝緣參加,後聽聞參與者細述這稀有的法界盛會,不禁法喜盈懷,感慨萬千。在一個十分開闊的露天法壇中央,眾弟子將一法缽放置地上,用高壓水將法缽沖洗乾淨,再用一個全透明玻璃盒罩住法缽以便大眾觀瞻,從頭至尾羌佛距離法缽數丈遠。羌佛修法,告請十方諸佛,如果此次途中所說之法音確能利益無量眾生之慧命,確為佛陀所說,確為圓滿佛陀之真諦,則請十方諸佛降甘露於缽中表法。幾分鐘後,三世多羌羌佛還在離法缽幾丈遠的法台上開示佛法,弟子們忽見白色霧狀物放出耀眼光芒從朗朗虛空盤旋而下穿透玻璃盒進入法缽,一團跳動著的非人間物體結構的銀白色甘露突然出現在缽內,正對著三世多羌羌佛的方向!在場弟子各得殊勝大加持!這甘露,是十方諸佛對三世多羌羌佛法音的禮讚!曾經以為大量殊勝的成就聖境只會在釋迦世尊駐世時呈顯,那時動輒就有人聽聞世尊說法而證得這樣聖果那樣聖果,那時世尊幾乎每講一經皆有大神通力顯現,羨煞後輩行人,其中記得最清的,是世尊講說《大般若菠蘿密多經》時,發大神通,於全身各處放出無量光芒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情遇斯光者。必得無上正等菩提。」同時「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變動」,並令「盲者能視。聾者能聽。啞者能言。狂者得念。亂者得定。貧者得富。露者得衣。飢者得食。渴者得飲。病者得除愈……」「時此三千大千世界無量無數淨居諸天。下至欲界。四大王眾天。及餘一切人非人等。皆見如來處獅子座。威光顯曜如大金山。歡喜踴躍。嘆未曾有。各持種種無量天花……持詣佛所。奉散佛上。」不僅如此,十方諸佛世界的上首菩薩們,見此大光大地變動 佛身相,紛紛前往詢問他們各自世界的佛陀,是何因何緣宇宙中呈顯如此祥瑞?佛陀們相告,是娑婆世界的釋迦牟尼佛,將為菩薩說大般若波羅蜜多,是這位佛陀的大神通力所呈顯的瑞相。上首菩薩們聽了,便歡喜各各請往娑婆世界觀禮供養佛及菩薩。佛陀們非常讚歎,並「各以金色千寶蓮花而告之言。汝可持此至彼佛所。具陳我詞。致問無量。」很多年前我每次讀到這裡,便滿懷欣羨,不由發出生不逢時的感嘆,而今這些感嘆羨慕已經不再,轉而為自豪欣慰法喜所替代,正法時代的成就盛況種種,我已於至高無上法界尊師第三世多羌羌佛駐世時得遇得見!我見天降甘露,我見天地動容,我見諸天獻花,我見六道歸悉,我見眾生解脫,我見法沐大千,而十方諸佛,不僅以金色蓮花致問無量,更以至寶甘露天降禮讚!各位同修,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之無上圓滿功德,真不是我們用凡夫心識所能全然體會得到的啊!就連正法明如來觀世音菩薩也曾親展聖音於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之中,眾多佛弟子親耳聽見!舍利弗說:「佛音甚稀有,能除眾生惱」,真實不虛也!以三世多羌羌佛法音沐浴我心,將三世多羌羌佛法音義理如法施用於三業行持,如同以佛土八功德之水清洗我身,可驅無始障業,可增無量福慧,稀有難得,稀有難得!然,種種不可思議之悉地加持聖力,必得行者相應於法音義理時才可領受,必得是真想修行成就,真心希求法音醫治自身輪迴疾病的行者才能相應。有句大家都喜歡的套話:「此身不向今生渡,便向何身渡此身?」說它套話是後人將它用俗了,而此話的原創者卻是發自肺腑的。不是這個道理嗎?當我們這與佛相遇的稀有一生結束的時候,如果仍是凡夫,仍未掙脫因果鏈,等我們到輪迴裡受報幾千幾萬年或更長時間轉回來,那時的娑婆,三世多羌羌佛還在嗎?佛陀的法音還在嗎?佛法的名字還在嗎?我們要到哪裡尋求解脫的途徑?說到這裡,不由得想對有些辛勞渡生的仁波且法師們說幾句,至尊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不單你們自己珍惜,更請為你們的弟子珍惜。渡生的目的是為了渡生,是要竭盡一切所能將弟子們渡到成就,這是渡生者惟一應該有的目的。如果我們自我掂量後發現,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將弟子度脫,或者即便有能力度脫,但三世多羌羌佛的如來之法能將弟子渡到更高等次,那麼,請用純淨的菩提心將我執面子化去,將世俗的門戶偏見化去,別因為你而將他們繼續留在輪迴,請將弟子們徹底浸潤於圓滿佛陀的法義,那才是他們解脫苦厄的最佳途徑,請為他們珍惜這百千萬劫難得的一個機遇!而所謂弘法,弘什麼法,誰的法?弘的是佛法,佛陀的法,不是任何人自己的法,無論多大的菩薩,他所弘揚的,也是佛的法,宇宙中沒有哪一個菩薩會說他弘揚的是他私家的法,不是佛的法,除非他是外道或邪魔。那麼,現成擺著的,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即是佛陀的法,圓滿的如來正法,宇宙真諦,你不弘揚這個,你是來做什麼的呢?所以,弘揚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讓更多的眾生聽到羌佛的法音,聽懂羌佛的法音,才是所有渡生者最應該做的正事。我曾聽一位居士不經意的感慨:「現在的仁波且法師們渡生應該比以前那些菩薩們輕鬆多了吧,以前的菩薩們要自己先弄懂那麼難學的經藏,學都要學幾十年,有把握了才出來說法。可是現在的人只要傳播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就好了,讓弟子聽佛陀直接講的,多好啊。他只需要帶領大家聽法音,以身作則監督弟子照著做,然後再想辦法讓弟子受到內密灌頂,學到三世多羌羌佛傳的密法,就基本上大功告成,功德無量了。」這種說法雖不盡然,卻頗有道理,大方向的確應該是這樣。羌佛法音,這是渡生者能為眾生作的最大法布施,讓人聽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這才是渡生者於一切法務中應該著重的主幹。而現在有一些渡生者,雖也在做,但概念上並不十分明確,有人主次不明,分不清法務重心,更有人為一己面子威信藏匿或篡改羌佛法音,還有人將羌佛法音當作為自己謀取利益的招牌,有的明目張膽,有的嘴上未說,心中卻有此概念,行為上也有此黑業,這是多大的罪孽啊!既然讓人聽聞羌佛法音之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那麼相反的,以邪心對待羌佛法音,以任何形式阻礙破毀羌佛法音的傳播,其罪業的計算又將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數據?我們可以設想,若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會怎樣?會歡喜雀躍,不僅自己踴躍前往聽聞,更會懷著一顆純淨的利他心,急切說服弟子們親人好友們前去,因為這種機遇太難得,太難得,錯過了太可惜。那麼再假設,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很差或失去威信或失去利益,阻止弟子前往聽聞佛陀說法,非讓弟子信奉自己的偏知邪見,或乾脆篡改佛陀真實義理,自己組織一套說法狂惑眾生,或者在世尊法壇外搭個棚子,欲往佛陀處,先留買路財,沒錢的至少也要給我抬塊匾額,讚我個美名,總之是藉佛陀之名為自己狠撈一把肥家養業,佛史會怎樣記錄我們這種行徑?會重重落下兩個字:魔行。經由這個推想,我們應該可以清楚地了解,面對圓滿佛陀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身為一個渡生者,應該生起一種什麼樣的心境,落實一種什麼行持才叫純淨,才叫珍惜。而珍惜如來的法音,也就是珍惜自己。沒時間荒廢了,想想,再想想,如果今生不能成就,其結局……

魔弟子害怕的重大福音

我親耳聽到一個讓眾生聞之雀躍的重大福音,真的太令人振奮了!今晚,有幸陪同香格瓊哇尊者上師到聖格講堂辦事,意外聽聞了趙玉勝師兄前一刻才剛經歷的偉大真實不虛佛法,實在太興奮了,我迫不及待將我親自見聞的好消息和大家分享!

趙玉勝師兄是一位癌症末期的虔誠佛教徒,當時他使出虛弱卻又激動、感恩的聲音,訴說佛陀師父剛剛為他修了一個大法,他親自見到阿彌陀佛全身放金光,來到他的面前,慈悲的為他加持摩頂,並告訴他:「觀世音菩薩將會親自來接他到極樂世界。」

他說,他念佛念了34年,他的母親也念佛念了十幾年,都是想著死後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這從來都只能想想而無法保證兌現?而今天因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實不虛的佛法,讓他得以親見彌陀,保證他可以往升到西方淨土中品中升!

言語中,趙師兄不斷不斷地感恩佛陀師父,感恩南無釋迦牟尼佛,感恩南無阿彌陀佛,感恩十方諸佛!他的敘述,感動了現場的所有人,連他身旁的二位親人,也不禁流出激動的淚水。

我有幸見證了這重大福音,內心除了由衷的為趙玉勝師兄高興外,也為眾生和自己能活在佛陀住世的時代感到慶幸。眼前這一活生生的鐵證事實徹底說明了問題,粉碎了陳寶生的邪魔妖說,陳寶生斷眾生慧命毀謗「佛陀是假的」之謠言不攻自破。

正因為是佛陀,才能修法阿彌陀佛現身為弟子摩頂加持,正因為是佛陀,才能掌握真正的佛法保證弟子往升西方極樂淨土,難道不是嗎?有人念了一輩子的佛號,誦了一輩子的佛經,但是由於未能得到真正的佛法,結果只能繼續隨業流轉,輪迴痛苦,殊是可惜。

真正的佛陀就在人間,真實不虛的佛法真心可得,這是眾生幸福喜樂的大福音!我多生累劫可憐的親人們,你們不要再被陳寶生集團所欺騙,他們這些妖孽千方百計散發的邪言假話,目的就是對自己所幹過的惡行模糊回應,混淆視聽,繼續控制一些可憐的弟子一同墮落,還大言不慚地說帶弟子「回歸本源」,事實上是連篇鬼話,他帶給你們的回歸就是無盡的黑業和惡道痛苦。

在場,有位過去曾是陳寶生弟子的肖師姐,也見證了此事。她說,從2015年來美國就想求見佛陀師父,卻被陳寶生控管在美的行程,並欺騙她說因緣不成熟,所以見不到佛陀師父,連續幾年都是如此。她又說,前個月陳寶生的人要她們拆下降世皈依境,但她憑日常聞受佛陀師父法音的正知見,認為該拆下來的不是皈依境,而應該是陳寶生的照片才對!因此,她毅然決定離開陳寶生集團,自己聞法音修學如來正法。她這次來美恰巧遇到了同鄉師姐,幾經介紹連絡到了廟子的出家人,想不到今日不但親見佛陀,還見證了這麼殊勝的大福音,令她興奮不已!她說,她要把自己在美國親身見聞的真相趕快告訴家鄉的師兄姊們,不要再被邪魔蠱惑了!令人感嘆的是,也曾是陳寶生弟子的趙玉勝師兄中品中升,陳寶生卻下了地獄,唉!

佛弟子 釋智光

6/27/2017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70110號)

世界佛教總部接到有人詢問,在建平的文章“问问陈宝生”中說到,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護法是獨髮母金剛、熱乎啦護法, 嘛哈嘎啦總護法。為此我們專門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個佛弟子不了解情況,嘛哈嘎啦護法、 熱乎啦護法、獨髮母護法這三位是藏傳佛教最強盛的護法, 我不是藏傳佛教,我也不是哪一個宗派,就是佛教, 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十方諸佛的佛教,我的護法是不落入128條邪 惡見和錯誤知見,我的行持是《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和《 什麼叫修行》,我的真諦是《藉心經說真諦》, 我的願力是終生不收任何供養, 義務為眾生的幸福和解脫成就說十方諸佛不二共理的如來正法。 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眾生,包括陳寶生和陳饒真真。昨天, 我發了一個誓,也不是我所願意的,是江嘉仁波且要發誓, 我阻擋他不聽,他已經發誓出口了,把我逼來沒辦法, 我才要發這個誓來向十方諸佛和因果擔保,讓江嘉仁波且心無餘悸。 還是那些話,一切眾生,包括攻擊、污衊、破壞我的那些人, 他們的幸福、解脫成就,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但是, 佛教徒絕不可以誹謗十方諸佛菩薩和釋迦牟尼佛經藏, 絕不可以行邪道誤害大眾。關於師資的考試, 我自始至終從來都只讚同三藏經律論的考試, 對什麼聖考我從一開始就不贊同, 所以自始至終我沒有主持過一次聖考。

                             世界佛教總部

                                                         2017626

【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1. 以外緣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2. 以內念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3. 以對方不快而分別,產生罣礙煩惱,即是我執魔。
  4. 以對方惡語而煩惱,即是我執魔。
  5. 以分別對方語不解而煩惱,即是我執魔。
  6. 以分別對方語誤解而煩惱,即是我執魔。
  7. 以觀對方臉不快而生罣礙,即是我執魔。
  8. 以聞對方聲不純而生罣礙,即是我執魔。
  9. 以對對方口不語,疑對己有失,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0. 以見對方喜,疑對己有失,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1. 以聞對方語差,而自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2. 以見對方行分別,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3. 以見對方色欠對比,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4. 以見對方色麗對比,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5. 以敗業缺福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6. 以增福報而生狂喜,由狂喜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7. 以受對方辱,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18. 以受對方害而煩惱,即是我執魔。
  19. 以受對方是非心隨轉而煩惱,即是我執魔。
  20. 以友人之間,他者矛盾,執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21. 以見物喜不得,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2. 以見物不喜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3. 以失戀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4. 以親亡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5. 以聞人聲,獸聲,鳥蟲聲,風聲,雷聲,雨聲,物件聲,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6. 以內弊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7. 以自色不佳麗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8. 以自語不暢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29. 以自胃口不開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0. 以少食亦肥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1. 以身材不展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2. 以五官有缺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3. 以皮膚長斑點,疤口,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4. 以五臟破壞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5. 以四肢不全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36. 以子女不爭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37. 以獨身孑處而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38. 以夫妻抗言而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39. 以夫妻逆情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40. 以鄰里刁擾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41. 以官差行施而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42. 以公堂不正而生罣礙煩惱,即是我執魔。
  43. 以親人病苦為煩惱,即是我執魔。
  44. 以老寂無寄而罣礙煩惱,即是我執魔。
  45. 以前程無著為罣礙,即是我執魔。
  46. 以見他情為己憂,而生罣礙,即是我執魔。
  47. 以見他情為自賞,形成罣礙,即是我執魔。
  48. 以見他願未圓己而為罣礙,生煩惱,即是我執魔。
  49. 以內外緣起而分別,形成罣礙,即是我執魔。
  50. 以心隨境遷,即是魔。

(詳細內容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音 – 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

他未來的妻子比現在如花似玉的嬌妻還要漂亮!——男女之情迷戀否?

他生在達官貴人之家,從小享受榮華富貴。他已經娶了一房如花似玉的妻子,夫婦恩愛異常。當他看到很多有為的青年,都已出家,自然他也躍躍欲試。

然而因為嬌妻在室,口裡雖然沒有向任何人提及,但是心中經常存著一種夫妻難捨難分的矛盾,不知如何是好。

有時他單獨一個人,坐在寧靜的花園裡,當他的妻子發現時,他竟會生起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有一天,他把心中的矛盾,一五一十的都向佛陀傾訴。佛陀當即對他進行了開示,這些開示他基本聽懂了,就是“難捨能捨”這句話,他實在難以做到。

233801.jpg


正在他深感困擾難做決斷的時候,佛陀帶著他在花園裡散步閒聊。不知不覺中,到了一處人間沒有的樂園,他定眼一看,幽美極了,一切景物,處處脫俗,自己感覺舒暢無比,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受。便問佛陀:“這是什麼地方?”

佛陀說:“這是忉利天。”他恍然大悟,知道是佛陀帶他到了天上。

那天上的光明和大自然的優美,微妙幻化,實非言語筆墨可以形容。

他跟著佛陀,慢慢的在那幽香撲鼻,看去眼花繚亂的花圃道上行走著。不一會兒,又是一處清靜美妙的境界出現在眼前。

他第一眼瞧見的,竟是幾位光耀殊勝,美妙無比,莊嚴可愛的少女,在那裡游戲,見了佛陀,都來作禮,鞠躬問訊。

 

timg00.jpg


佛陀乃問其中一位天女說:“你已經婚配了沒有?”

天女含羞的回答說:“還沒有哩!”

佛陀又問:“為什麼還不婚配呢?”

天女說:“我的婚緣還沒有成熟,我未來的丈夫,現在還在娑婆世界的人間,名字叫難陀,要等他的人間報盡,生到天上來的時候,我就要和他婚配,我現在還要等著哩! ”

他在旁邊聽得忍耐不住了,竟向佛陀耳語道:“世尊!這位天女既然與我有緣,我倒不想回到人間去了,我人間的妻子,哪裡比得上天女的美麗的千萬分之一呢!”

佛陀以手示意,要天女們仍舊去玩樂,一面走著,一面對他說:“你不是聽到天女說過,你們的姻緣還沒有成熟嘛!不必著急,我再帶你到一個地方去參觀。”

說著,走著,好像有一陣涼風,從前後吹來,他覺得身上忽然有些發冷,不覺已到達一處冥冥幽暗的地方。

他問佛陀:“這是什麼地方?”

佛陀說:“這是地獄!”

他聽說“地獄”,心中不禁害怕起來,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跟隨佛陀走著。

一路上只覺坎坷不平,似乎聽到遠遠近近都是神嚎鬼哭,慘叫之聲,不忍耳聞目睹。忽然到了一處,好像一片廣大的山岩石洞,陰氣森森,一處處爐火通紅,灶上的油鍋,霧氣騰騰的,熱油滾沸,所有鬼卒,面目難看,青面獠牙,兇惡恐怖。只見有個鬼卒用大鐵叉叉著犯人,往油鍋送,一聲慘叫,皮肉破裂,面目全非,但又不將犯人治死,慘受苦毒。

他所見之處,處處驚駭萬狀,令他魂飛魄散,不敢再目睹,更不願再前行了。

佛陀指著眼前一個坐在冷灶旁邊打瞌睡的老鬼問道:“你這鬼卒,為何在此偷懶?”

老鬼打了一個呵欠,回答說:“閻羅王派遣我來此等候,有一位宿世曾造惡業的人,他現在娑婆世界叫難陀,等他在人間和天上的艷福享盡的時候,從天上墜下來,我就要忙著生火燒油了!”

他一聽,竟嚇得魂不附體,只催促世尊趕快離開。

說著,兩腿乏力,跪在地上,雙手緊緊的抱著佛陀的兩腿。佛陀以手按著難陀的頭,佛力加持,頃刻醒來,仍然是在自己花園中的庭院裡。

佛陀扶著他的肩膀,安慰著說:“別怕!別怕!我們坐下來談談。”說著,指著蓮花池邊的石椅就在石椅上坐了下來。

佛陀問他說:“六道輪迴,三界火宅,你已看過了,都不是我們久居的地方;天堂地獄,你已知道了,因果業報,實在可怕!你應該醒悟了吧!”

他點點頭,毅然決然的說道:“我自現在起,要跟世尊出家了,我的妻子和天上的天女,我都不再留戀她們了!懇求世尊即刻答應,允許我出家吧!”

祂回到了精舍。他把家裡的事,稍作安排,得到妻子的同意,就跟隨佛陀出家去了。

他就是釋迦牟尼佛同父異母的弟弟——難陀。

世上的人都認為最幸福的莫過於與相愛的人長廂廝守。孰不知這個廝守如果幸運的話也不過短短幾十年。世事本無常,談何得永恆?

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看得清、看得遠,能捨去眼前的快樂?美好的愛情固然浪漫、幸福,但請不要把這個情感當作是人生的主體吧,因為這終究是黃梁一夢,夢醒時分依然逃不過飽受六道輪迴之苦!所以趁此難得的人身抓緊學佛修行吧!舍小愛丶樹博愛,慈愛一切眾生如父母!勝義菩提心升起之時便是走向永恆快樂之日!

【學佛修行】自已問自已

自已問自已

自己問自己:

1.你是佛教徒嗎?

2.你學佛嗎?

3.我問你你學佛的什麼?

4.我問你你學佛的行為了嗎?

5.學佛的思想了嗎?

6.學佛的語言了嗎?

7.我問你你修行了嗎?

8.我問你你聞聽法音了嗎?

9.你每天都在聞聽嗎?

10.法王、活佛、法師們我問你們每天都在聞聽法音嗎?

11.我問你你按照法音裡面說的法去實行了嗎?

12.我問你你對佛菩薩說過假話嗎?

13.我問你你騙過眾生嗎?

14.我問你你為了騙色騙財你編造過什麼樣的假話做過嗎?

15.我問你你冒充過聖德嗎?冒充過聖者嗎?

16.我問你就算你是聖德,但是你是不是冒充更大的大聖德,甚至於阿羅漢,甚至於菩薩,甚至於把自己形容成好像除了佛陀你就是第一了,你幹過這個事嗎?

17.我問你你在所謂學佛修行過程中搞過出神弄鬼怪力亂神去騙人嗎?

18.我問你你是不是每天都在修行,還是吃喝玩樂?

19.我問你你對眾生是不是關心像親人一樣?因為你在學佛陀,佛陀就是把眾生關心如親人你做了嗎?就算做不到,你做到了多少?

 

第三世多杰羌佛原法音

放生能改變命運增長福報

601110432.jpg

宋朝時,哥哥宋郊、弟弟宋祁曾經與一僧人相處過。那位僧人觀兄弟面相,說道:“小宋當大魁天下,大宋亦不失功名。”後來,兩兄弟一同前往京師參加科舉考試。途中再遇到那位僧人,僧人看到宋郊滿面陰騭紋,驚愕的說道:“先生是否曾經救活過十多萬條生命?”宋郊說:“我只不過是個尚未登科的書生而已,那有什麼財力、能力,能救這麼多人呢?”僧人說:“只要是能行走的,那怕是天上飛的、地上走的,都算是生命,你再仔細想一下吧!”宋郊想了好久,最後笑著說:“我想起來了,書房邊有一個螞蟻窩,有一回下大雨,水即將淹至蟻穴,我乃編了一個竹橋讓螞蟻們渡過去,你說的救活十多萬生命,莫非是指這件事?”僧人說:“正是此事。因為你救了十多萬條生命,今年可獨占鰲頭,大魁天下,貧僧為君祝賀。”僧人又說:“凡有生者皆有命也,螞蟻也有生命,你的弟弟當大魁天下,而你又不出弟弟之下。”與僧告別之後,宋郊攜弟弟宋祁一同進京城參加科考。結果雙雙金榜題名,只是弟弟宋祁高中狀元,哥哥宋郊卻只考取了第十名。但是,當時輔政的章獻太后覺得弟弟比哥哥名次高不合禮法,所以改判宋郊為第一,宋祁第十。兄弟倆同時舉仕,印證了僧人所言真實不虛!此時,宋郊想到高僧言而必中,因此於返鄉途中,專程往訪,侍僧甚恭,一時傳為佳話。天生萬物皆有靈,昆蟲草木皆不可任意的傷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法音〈第三世多杰羌佛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中開示道:“第八十五條,認小眾生不如大生命。認為救眾生的時候,先救大的眾生,比如那個牛先救,大象更應該先救,這個小鳥不忙救,這個螞蟻放在最後救,這是錯誤的。一定要眾生平等。”—這是嚴重的錯誤知見!因此,我們要多多施救放生大小眾生,比如看到一隻蝴蝶折翅了,我們不可看都不看轉身就走;又比如看到一隻蚯蚓受到烈日的曝曬,我們應當趕快帶它到陰涼處。總之,苦難的眾生需要我們伸出援手,哪怕你幫一個也行!

慚愧佛弟子芥子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