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80101號) 不要忽略看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80101號) 不要忽略看高僧們的重要答覆.jpg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80101號)

不要忽略看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請大家注意,近日將轉發高僧們的重要答覆,這份答覆是牽涉到你們修行學佛是否能得受用、是否能今生福慧圓滿,這是生死攸關解脫成就的大事,希望研讀看懂,若你沒有搞清楚內容,就會有誤入邪途的危險,那就不可能有成就解脫的希望了。

 

很多人都想得到內密灌頂,到底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才能得到內密灌頂?又什麼樣的師資才能具備為弟子灌內密頂?內密灌頂的作用是什麼?受了內密灌頂的弟子擁有什樣的信物、法器?

 

接受了境行灌頂的人都會有聖像出顯,境行灌頂有不同的性質差別,一類是真正種下了境行聖因種子,本尊已經接受了弟子;另一類是境行加持表法的顯象,本尊並沒有接受這位弟子。這兩類怎樣分辨呢?

 

哪裡才有內密壇場?

 

為什麼有上師稱號的人會反對建立內密壇場的兩大法規?

 

真正的正法佛堂和普通開光佛堂是完全不同的,要怎樣建立?

 

佛教徒們都有不同程度的虔誠信仰度,都願意做佛事,而往往大部份的人所做出的佛事不但毫無功德,反而種下罪業纏身;怎樣才能不入歧途做佛事、才具有做正確佛事獲得百分之百的功德,達得到內密灌頂,最後獲得大成就?

 

世界佛教總部

2018年1月20日

 

含淚記錄父母臨終往事, 解密喪事中民俗迷信與佛門孝道的迥異

解密喪事中民俗迷信與佛門孝道的迥異
“弟弟,妹妹,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香味。” 我正專心為剛斷氣的媽媽助念佛號時,突然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弟弟妹妹都說也聞到香味了。媽媽臨終前臀部的褥瘡已腐爛好久,本應該是散發出臭味的,為何卻飄出香味呢?當時我們姐弟三人都在專注於助念佛號,不可能去點香,而且是冬天的子夜時分,房門窗戶都關的緊緊的。

這股香味來的很蹊蹺,很神秘,至今不解。

2013年6月,媽媽被確診為肺癌晚期,沒多久病情就惡化到只能靠吸氧維持呼吸。看著媽媽被病痛折磨,我們姐弟心如刀絞,寢食難安。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媽媽病榻前為她播放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祈請佛菩薩加持減輕她的痛苦。

媽媽臨死前一天,師兄來到我家,他告訴媽媽對人的生老病死要看開,要無懼死亡。提醒媽媽要記住人死後可能產生的境象,不要牽掛兒女,要一心念佛。

第二天,12月20日,媽媽突然奄奄一息已到了彌留之際。按老家“落葉歸根”習俗,她要回到老家過世。我們趕緊聯繫車子送媽媽回農村老家。可是,回家的路有240多公里,而且有一段是異常顛簸的山路。一個奄奄一息的病人是能堅持那麼久回到家嗎?

我們一路念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號,祈請佛菩薩加持媽媽能挺到老家。經過近4個小時的顛簸,我們到家時已是深夜10點多。我們立即扶媽媽坐到床上,想讓她倚靠坐在床頭休息一下再躺下。我輕聲告訴媽媽“我們到老家了”。

此時,只聽見媽媽深深嘆了口氣,就這樣安祥的走了。我們姐弟眼睜睜看著媽媽撒手西去。

那時我真想撲到媽媽懷裡搖醒媽媽,真想大聲叫出來“媽媽,你不要走啊,不要走啊媽媽”。真想嚎啕大哭,但我們沒敢那麼做。

因為,學佛後的我們明白:父母或親人臨終時,兒女或親眷最好不要大聲的哭泣,哭泣聲只會增加亡者的悲傷和對兒女親眷的牽掛而使其迷茫,以致難以提起念誦佛號的正念而錯失被佛菩薩接引的機緣。因此,我們只能念誦“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來掩蓋內心無盡的悲傷,沒敢哭出聲。實在忍不住想哭時,就跑到屋外盡情流淚後再回來繼續念佛。

依民間習俗,人死後要馬上給亡者換壽衣,否則身體僵硬後就換不來了。其實這種習俗的做法是非常錯誤的。

因為,人剛斷氣時,地、火、水、風四大開始分離,痛苦萬分。死者的靈知心識(俗稱:“靈魂”)開始慢慢離開肉體。這時只要有人稍微觸碰一下亡者的肉體,亡者敏感的神識立即會感覺到刺心的觸痛。亡者會因為疼痛而生埋怨以致嗔恨,因為埋怨嗔恨而意生惡境致其墮入惡道。

因此,當媽媽坐在床上,倚靠著床頭斷氣時,我們沒有敢動她身體,而是讓她保持原姿勢。我們只專心念佛,祈請阿彌陀佛接引她往生極樂。

天亮後親戚陸續趕來。當叔叔看到媽媽坐在床上,非常生氣,吼著要求我們立即讓媽媽躺平,馬上換壽衣。不論叔叔怎麼吼,怎麼罵我們不孝,我們姐弟依然堅持要念誦佛號。就這樣一直輪流念了18個小時後才停止。

事實證明,叔叔的擔心是多餘的,當我們在給媽媽穿壽衣時,她的身體顯得非常的柔軟,而且遺容也比斷氣前更好。這讓我們姐弟在悲痛之餘略感欣慰。

我們不想按老家習俗大操大辦媽媽的喪事。習俗是要殺雞宰鴨宴請親朋,又是請來戲班,敲鑼唱戲的,好像熱熱鬧鬧才是盡孝道,其實這樣對母親並無利益。辦喪事,宴請親朋好友吃飯也是人之常情,但很多人不明白因果道理,錯誤的以為請吃飯就要殺雞宰鴨,就要有鮮活海鮮,讓親眷感覺有面子。殊不知,這是一種錯因果,添業障,對亡者大不利、大不敬的行為。

因為,所有在喪事中被殺的生命,這些命債會算在殺生者及亡者的身上,從而增加了亡者的罪業。這不是迷信而是因果的道理。同時請來戲班,敲鑼唱戲的聲音也會使亡者的中陰身感到不安,無法清靜的聞聽周邊助念佛號的聲音,而影響被佛菩薩接引的時機。

因此,真正希望亡者善逝走的祥瑞,就不能違背因果增添其業障,喪事應越節簡越好。

親人去世後,要盡量祈請高僧為其超度,或請來持戒清淨有德行的出家師、正信佛弟子們為亡者念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的《極聖解脫大手印》、《了義經》,或念誦傳統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金剛經》《佛說無量壽經》等佛經,持續念誦佛號,那才是真正對亡者最有益的幫助行為,才是做子女對已故父母應盡的佛門孝道。而不是為了世俗面子而做違背因果的事。

直到媽媽被送進火化爐,我們姐弟才敢把壓抑已久的情緒徹底宣洩出來,抱在一起嚎啕大哭。火化後連殯儀館的工人都說,很少見癌症晚期死人能燒出這樣漂亮的骨頭。姑姑也頗有感慨的說“你奶奶和爸爸走的時候沒有你媽媽安祥,他們走的時候都是大出血,非常的痛苦。”

記憶中,爸爸是由肝炎惡化為肝癌的。2001年端午節前一天,爸爸永遠離開了我們。他走的時候非常痛苦,一聲一聲的大喘氣還大出血。

我能感受到他的無奈與不捨。畢竟那時他才40多歲,奶奶還在世,白髮人送黑髮人。小弟弟才10歲,我才念高三。而這一離開我們就是陰陽兩隔,他將永遠離開他最親最愛的人。他的這場人生之夢結束了,他再也回不到這個夢裡的世界了。

爸爸的死讓我們失去了頂樑柱,很長一段時間全家都籠罩在濃濃的哀愁中。我日日以淚洗面,身體開始變得更糟。那真的是久久無法忘懷的傷痛啊。

同是患癌症離世,爸爸媽媽的臨終體徵卻迥然不同。爸爸臨終異常的恐怖和痛苦,而媽媽則很安祥。這是為什麼?那是因為,媽媽重病期間聞聽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獲得了無上殊勝的佛力加持,而讓她放下了心中的執念,臨終又有我們學佛子女陪伴在身邊持續念佛號,按佛教儀式給她送終,並有許多師兄姐做功課迴向給她。

而爸爸臨終時我們家沒有人學佛,在他飽受癌症病痛和內心煎熬的折磨時,他沒有得到佛教方面的任何幫助。從這層概念來說,我們對媽媽盡孝了,而更大的佛門孝道是我們通過修行修法,由凡轉聖、了生脫死後救渡父母、列祖列宗乃至多生累劫的父母親人。

父母雙亡讓我真切感受到了人生的無常真相。我想起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頂聖佛法《極聖解脫大手印》中也告誡我們,人生就是一場夢,一生勞苦奔波,擔憂,煩惱,一當斷氣死了,什麼也沒有了,這就是鐵定的結局,死後就再也回不到這場夢中了。

事實就是如此呀。爸爸媽媽走後,還有什麼是他們能夠帶走的呢?榮譽?地位?財產?兒女?他們帶不走任何一個東西。正是佛家所說“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也正如媽媽臨終前幾天說了一句話:“我這輩子辛辛苦苦,省吃儉用,可是現在呢,這些都算什麼?。”

多麼痛徹的醒悟啊,只可惜醒悟的太晚了……。

(文:月兒靜;編輯:左波)

佛說吉祥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祗陀園給孤獨精舍。時已夜深,有一天神,殊勝光明,遍照園中,來至佛所。恭敬禮拜,站立一旁,以偈白佛言:「眾天神與人,渴望得利益,思慮求幸福,請示最吉祥?」

 

世尊如是答言:「

遠離眾愚迷,親近諸智者,尊敬有德者,是為最吉祥。

居住適宜處,往昔有德行,置身於正道,是為最吉祥。

多聞工藝精,嚴持諸禁戒,言談悅人心,是為最吉祥。

奉養父母親,愛護妻與子,從業要無害,是為最吉祥。

如法行布施,幫助眾親眷,行為無瑕疵,是為最吉祥。

邪行須禁止,克己不飲酒,美德堅不移,是為最吉祥。

恭敬與謙讓,知足並感恩,及時聞教法,是為最吉祥。

忍耐與柔和,得見眾沙門,適時論信仰,是為最吉祥。

自制淨生活,領悟於聖諦,實證涅磐法,是為最吉祥。

雖觸諸世間,齊心不動搖,寧靜無煩惱,是為最吉祥。

依此行持者,無往而不勝,一切處得福,是為最吉祥。」

金如塵

久遠以前,波羅奈國有一個很喜愛黃金的人。每天天色微亮,他就勤奮地到各處去工作賺錢,不敢稍有歇息,所有辛苦賺來的錢,都用來買他最喜愛的黃金。錢賺得愈來愈多,黃金也日益增多,一塊塊小黃金並不能滿足愛金人,因此他將所有的黃金製成一個金瓶,每天賞玩造型又美又大的金瓶,愛不釋手!

因為每天花很多時間在賞玩金瓶上,愛金人對金瓶的貪愛愈來愈深。對金瓶的愛執,慢慢讓他的心從欣賞歡喜轉為擔心害怕──金瓶可能會被偷走!於是,他悄悄地在家中挖了一個秘密地窖,將金瓶藏在地窖中,不讓任何人知道。愛金人有了一個金瓶後,還想要有更多的金瓶,於是更加賣力地投入工作,不敢稍有停歇,於是省吃儉用、慳吝不拔,把賺到的錢都拿去換黃金,再製成金瓶。這樣廢寢忘食地工作,金瓶逐漸增加到七個,但他的身體也因為日夜操勞而變得愈來愈糟;日漸衰弱的身體因為不堪這樣的勞動,最後終於在一場大病中死去。

由於對金瓶的掛念與貪愛,愛金人死後不久,便投胎轉生為一條毒蛇,徘徊在藏金瓶的秘密地窖中,每天以蛇身纏繫著七個金瓶。因為對金瓶的貪執甚深,讓毒蛇命終之後,又再度轉生為毒蛇,如此一世又一世地輪迴受生為毒蛇,守護著地窖中的金瓶,而不得超生善道。

數萬年過去了,愛金人依舊因貪著金瓶而受生為毒蛇;日復一日,只是守著藏金瓶的地窖。一日,牠終於對這一成不變的日子和蛇身感到極度地厭倦,不禁思惟著:「難道我要這樣生生世世,守著金瓶過日子嗎?」終於牠下定決心:「不,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都是因為貪愛這七個金瓶,才會生生世世投生為毒蛇。我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了!我必須改變這樣的生活!」

於是,毒蛇離開牠守了數萬年的地窖,來到一條道路旁,躲在一旁的草叢中,牠發現有人走近草叢,便發出聲音吸引路人的注意。路人聽到聲音,立即停下腳步尋找聲音的來源,但因看不到任何蹤影,便舉步要離開。毒蛇見狀,急著從草叢中爬了出來,對著路人說:「請你靠近我一點,我有事要請你幫忙!」路人看到說話的毒蛇,嚇了一大跳說:「你要我靠近你,是要傷害我嗎?」毒蛇說:「如果我真的想傷害你,還需要你靠近,才能傷到你嗎?麻煩你過來一下。」聽完毒蛇這麼一說,路人只好恐懼地走向毒蛇。毒蛇向他說出自己的計畫──牠想要將自己的一個金瓶,用來供養僧眾,希望路人協助牠成就這件功德。聽了毒蛇的心願,路人很讚歎牠的發心,便歡喜地允諾。

路人依約來到毒蛇的住處,並擔著毒蛇和金瓶前往寺院。途中,有人對於路人擔蛇的畫面感到好奇,頻問路人擔蛇欲往何處?但路人卻傲慢的不予理會。毒蛇看到路人傲慢的表現,非常不高興,不由起了瞋心。被瞋火所燒的毒蛇,本想一口咬死傲慢的路人,繼而又想:「他雖有慢心,但有恩於我,自己不可因瞋心而恩將仇報。」於是就暫時忍住瞋火,等走到無人之處,毒蛇即嚴厲地告誡路人剛才的慢心有違慈悲之道。路人聽了以後,非常懺悔,立即發願捨離慢心,慈悲謙遜待人。

到達寺院後,路人將蛇的願心告知寺內的法師,慈悲的僧眾非常讚歎牠的發心,不但接受供養,還為毒蛇開示佛法。毒蛇看到清淨的僧眾,又得聞佛法甘露,心開意解,心中非常清涼歡喜,立即起了精進布施的心,決定完全捨下所有的金瓶,於是請一僧人跟牠到地窖中取出其餘的六個金瓶,供養僧眾。因為供養僧眾的殊勝清淨功德,讓毒蛇往生後,得生忉利天。當時的路人即是佛陀的前生,他因毒蛇的提醒,斷除慢心,世世以慈悲心愍念眾生;毒蛇則是舍利弗的前生,因供養的功德,不但脫離蛇身超生忉利天,後世又得生人間,值遇佛世,聞佛說法,證到阿羅漢果。

典故摘自:《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卷15——釋計請篇》

為了利益大眾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我轉發這篇我願負因果責任的文章 我們見到了佛陀真容發誓為證

    為了利益大眾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我轉發這篇我願負因果責任的文章

    我們見到了佛陀真容發誓為證

    我叫百哲拉母,很多人都知道我這個人,因為我曾經跟蔣貢康欽仁波且上過擂台比試過,鬥過法,我輸給了他,很慚愧修持欠佳,法不如人,我是一個真心誠意的修行者,我今天以擔負因果責任的言行要寫一篇不具任何誇張的紀實文章。2017年12月29日下午於美國洛杉磯彌陀殿,弟子百哲有幸聽聞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當時在場有僧眾等四眾弟子,大家皆席地而坐,待聽佛陀說法,大家禮拜後,獻上供養,我的兒子家華供上自己所有的積蓄,佛陀一如既往,照常分文不收,義務為大家說法,我一直以來看到佛陀師父紅光滿面,精神充沛,常人差之天遠,但想到近期,聽到很多妖孽之人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想到這惡劣行為非常難過,當下禮請佛陀說法:「為什麼佛陀師父如此圓滿莊嚴之相卻被妖孽造謠誹謗呢?說佛陀師父本來是:黑臉青面,滿臉烏障之氣,平時所見的粉紅年輕臉色,都是故意靠化妝、塗脂抹粉偽裝提精氣神,冒稱聖者氣色,蒙騙眾生的。弟子聽到這些惡意誹謗的言語心如刀割,真是難過之極!」羌佛師父非常悲憫眾生說:「釋迦牟尼佛在將報化時,波旬魔王請教佛陀說:佛陀,您離開後同不同意我的魔子魔孫來學習您的教法?佛陀當下同意了魔王的請求,魔王說:這下好了,我會派我的魔子魔孫進入你的佛教,曲解你的經教,破壞你的教法,以此達到我用武力解決不到的目的,說完波旬魔王哈哈大笑離去。」羌佛接著說:「不錯,我的臉色確實是被遮蓋起來了,既然有人這樣可憐造業,今天這裡面正好有妖孽之人,我就讓大家看看盧山真面目,看看烏黑到什麼樣子吧!目的讓你們其中一些人看了以後,免遭罪業惡報墮到三惡道之中。」羌佛師父拿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儀軌法》,讓旁邊一位居士把其中一段唸出給大家聽,原文載:「觀自身頭頂上方,高空天際中,有八隻獅子,腳踩祥雲,背上乘一寬廣寶座,座上有各色蓮花,花上有月亮平鋪於輪上,花中央有五彩色吽字,放五彩光,頓然出現第三世多杰羌佛,面似紅珊瑚,身如象白玉,放紅光變為金剛大總持佛,一頭二臂。」當時我認為佛陀會顯神通即刻就會變,結果完全不是,而是南無羌佛當場讓法師們打來大桶純淨水,用盆子清洗毛巾,佛陀當眾多弟子的面,開始用毛巾擦洗自己的面頰、手膀、反覆擦洗的數次,在洗淨臉上的覆蓋後,就出現本來的肉色。臉上徹底洗淨後,全場的人都震驚了,有人激動地哭了起來, 竟然有這麼莊嚴無比紅美的臉色,比高級的紅珊瑚還要紅美亮麗。有人疑心這紅色太紅亮過度了,可能底色上了紅,沒想到佛陀竟用白色的溼紙巾反覆擦拭紅珊瑚的臉頰,看看上面是不是有紅,擦完後,把濕紙巾丟給了大家,大家看後,一點紅色也沒有,紙巾照常是潔白無瑕,我的妹妹秀紅,看到佛陀臉頰像兩個紅太陽,光芒耀眼,照得眼睛都不太撐得開。而且弟子還看到佛陀三十二大丈夫相之一的白毫相光在臉上上下飄動,只有一根長兩吋多非常細的白毫,突然這一根白毫變成兩眉之間一大撮白毫,散化為無數白毫帶放射狀,放光加持眾人,突然又變成蓮花螺旋狀,在眉間顫動放光,又突然消失得一根都不見了,這實在用我們人為的想法無法理解,太神奇了,有了就有,為什麼眼睜睜看到一根白毫變成數不清的白毫,數不清的白毫又會當下消失的無影無蹤,每個人看到的現象和所在部位都不同,在同場同時,有人能看到,有人一根也看不到,白毫是神變性的。如香格瓊哇仁波且見到佛陀的三十二相白毫相光,即其細微的白毫約一公分圍成團球狀,在眉間放光旋轉;又如北京的鄒唯居士看到在羌佛眉心處,白毫相光顯現,猶如微細白針放射形,就像太陽放射白光一樣;而正祥法師說大家都看到了羌佛的三十二相白毫相光,但她看不到,心裡很著急又難過,可就在幾秒鐘的時間,突然很清楚地出現了,看到在羌佛師父的兩眉間,捲曲狀的很多白毫在放光;妙觀法師看到羌佛兩眉間光中有千葉白蓮的白毫相光,形如蓮花,神奇地在伸縮大小變化,當她走到側面時,已經變成直線放射狀,遠近放射,長短變化;釋智開法師看到羌佛師父眉間,從一根白毫都沒有的肉中突然生出許多白毫,輕飄舞動,狀似白蓮;唐麗瓊看到羌佛兩眉間偏上一點的位置,大約有十幾根白毫,有長有短,會動,白毫的部位周邊,像似一團火燄形狀,很長時間一直都在放光;若可法師看到羌佛的兩眉間,突然現出一束白毫,很短,看著看著就開始長長;另外有幾個人同時看到白毫,白毫在羌佛兩眉間,突然鑽進肉中,最後一根也找不到了,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佛陀的三十二相是隨眾生的因緣善根福報深淺而看得到或看不到。有人還看到白毫相光在兩眉間的位置,一個小時後就上升了近一英吋高,白毫出現的時候,都放光加持大家,大家感到身心快活,沈浸在法喜極樂之中,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三十二大丈夫相之一的白毫相光出現,我們有幸等到這因緣,見到了佛陀的真容,除了驚嘆讚許還有什麼呢?這種佛陀真身三十二相,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看到。羌佛臉上不是黑氣的問題,反而是把超凡美色遮掩起來,要不是佛陀師父大慈大悲,讓妖孽們少遭罪業,我們也沒有機會見到羌佛師父的佛陀真容,由此帶給我們無上的加持,我們無法表達內心的激動,只有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對我們的悲憫,今生才有殊勝因緣聞受正法,佛弟子我發心必須藉佛陀在世,得大成就,了生脫死,擔挑如來荷擔。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出了佛陀真相,大眾所見鐵證如山,見到的人都為此作證簽了名,那些誹謗三寶、誤導行人的人,必定是波旬魔王的子孫,最可憐的是我沒有辦法擋住他們進地獄之門,我很難過,救不了他們,他們哪有資格見到佛陀真身喔!要不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本覺大悲,發下不傷害他們的心願,他們這些人早已現世報了。我以上所寫的真實不虛,若我有編造假話,我會痛苦悲慘墮入地獄,不得超生,若我今所說是真我必定福慧圓滿,了生脫死。

     

    佛弟子  百哲拉母

     

    以下為親眼看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展現紅珊瑚色無比莊嚴的佛陀真容,看到佛陀具有的三十二大丈夫相之一的白毫相光的人士親筆簽名作證。

    朗博翟芒、香格瓊哇、龍舟、嘎堵、仁欽卻讚

    釋隆慧、曲吉云旦、洪鐵生、釋妙言、尚耶

    高麗華、釋正淨、釋正誠、釋央宗、珮翎

    李麗珠、康布美朵、百哲拉母、珍珠、陳蔓梨

    惠珠、次德吉、釋正學、釋了正、釋正因

    釋若可、釋了慧、永登貢布、款、釋覺慧

    格龍洛珠、釋智光、釋智開、耶喜洛嘎、哲仁阿旺

    洛桑尼瑪、釋慧善、頓珠、了善、然乎、俞曉健

    袁金鳳、戴瑞華、沈慧君、王水芳、唐麗瓊、李小霞

    樓秀紅、俞秋蘭、朱星清、朗卡亞塔、釋妙觀

    釋正祥、釋正睿、張基光、任雪、嚴莉潔

    李巧云、沈建初、鄒唯、譚琳、Kion Yap、法慧

    薛鳳、伍文建、釋法祐、釋正心、釋正捷、釋正航

    釋正定、釋正念、釋正勤、釋正信、樓家華、牟月琴

    田小玲、樓波含、樓桂花、Joanna Zheng

    本文連結:

    為了利益大眾請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為我轉發這篇我願負因果責任的文章

    我們見到了佛陀真容發誓為證

    做善事就是學佛嗎?

    做善事就是學佛嗎?

    瑪倉原創文章

    文:野竹

    有一天ㄧ位師兄來家裡泡茶話家常,提到有人問他「做善事就是學佛嗎?」這是一個好問題,身為一個佛教徒的我們應該要弄清楚的,其實社會上太多人把做善事就當作自己在學佛了,問他皈依三寶了嗎?沒有,為什麼呢?因為皈依太麻煩了,要受到諸多教誡的限制,還要供養等等,太麻煩了,反正佛教徒不是在提倡做善事嗎?譬如做環保救地球,吃素救地球等等,其實他們沒有明白做善事與學佛是兩種不同的概念,會產生不同的因果。

    做善事是值得讚嘆的,是一種善良、大悲的表現,記得小時候讀書,老師都要我們日行一善、做好事,因為助人為快樂之本。老師說舉頭三尺有神明,每天都在紀錄著善惡諸事,要我們將來都要成為好人,不要成為惡人,養成行善的好習慣,這些都是從小教我們行善的觀念和行為,其實做善事是人人都會做,其他宗教也都在做,做善事是累積人天福報。

    但是如果做善事的同時,也在無明造業,因為沒有學佛,所以不明因果的道理,不明信因果,所以就會覺得我都做了那麼多好事,幫助了那麼多人,做這一點點小惡無傷大雅吧。生猛海鮮太鮮美太好了,只吃這一頓沒關係的,生活周遭的蟑螂螞蟻蚊蟲太討厭太可惡了,影響我的家居生活品質,隨手拿殺蟲劑撲殺之,不覺得什麼。這樣的人往昔的福報享盡,惡報會很快降臨的。

    即使一個人只做善事,一點小惡都沒做,沒有學佛修行,沒有明信因果,不相信輪迴,臨命終時最多升天人道,還是在六道輪迴之中,福報享盡天人壽命將盡之時,還是要下墮,在輪迴中,受生老病死諸苦永無止境。網路上、報章雜誌上,我們經常看到國內外的億萬富翁,家財萬貫,富可敵國,生活優渥令人稱羨,也很懂得捐錢行善,但是無常還是會降臨在他身上,還是在六道輪迴中,輾轉不息。

    所以,學佛與做善事是有差別的,但必須強調的是學佛必須做善事,為什麼呢?

    釋迦佛陀戒律的「三聚淨戒」:

    (ㄧ)攝律儀戒:誓斷一切惡,無一惡不斷,大惡小惡是必須要斷除的。

    (二)攝善法戒:誓修一切善,無一善不修,大善小善都必須要修。

    (三)攝眾生戒:誓度一切眾生,無一眾生不度,眾生平等皆具佛性,都要度脫。

    行善是學佛的基礎,必須要從基礎上去扎實,如同建造一棟大樓,必需要打好地基,所以學佛從修善開始,行十善,四無量心,六度起修,佛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根據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修行經:「什麼叫修行?」說法開示:

    (ㄧ)學佛的實質是要落實在修行上,然而修行即是修善惡二所緣業的增益與離避,也就是要增益善緣和善因,結善果,得善業功德。

    (二)離避惡所緣,離惡因、避惡果。惡所緣業只能用遠離,不可說滅除,因為佛諦中因果不昧,因果滅除不了的,只能用善業築壁,猶如築一道擋土牆起到隔離的作用。(三)學佛修行要有所依對緣,無所依緣易成外道的修行,佛教修行就修成佛行,所依緣的對象是佛陀,依照佛陀的完美覺位作為我們修行的相應楷模,我們的身口意學佛的一切,使一切不淨惑業緣起惡行遠離不得沾邊,只令其時時離避遠惡,不使其有所近沾三業增加惡因。而一切緣起善業都要行持,哪怕就是一善念,只能增益,不可損減。日日增加善緣、善因、善業,簡言之即是時時離惡積善。由於學佛,修佛的行,最終成佛方可徹底解脫輪迴的因果束縛。

    總之要成就解脫,就必須學佛修行和修學佛法,要學佛就必須行善,處處心存善念,明信因果,隨時無私的去利益眾生,大悲為本,累積善業的因,結善業的果,行為像佛菩薩了,才能求得大法。有了扎實的行與法,才能解脫成就,才能不受生老病死苦生生世世輪迴的痛苦,成為佛國淨土的聖人。阿彌陀佛。

    以上是個人學佛心得淺見,一切仍以南無第三世多杰佛法音為準。

    南無第三世多杰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瑪倉派慚愧佛弟子

    野竹 合十

    2017.12.16

    以上文章為個人修行學佛、恭聞法音受用心得感想,不為正見法理依據,欲得一切正知正見佛法,請親自恭聞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開示之法音。

    心得受用原創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Vajraways 正法金剛行 http://blog.udn.com/vajratre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