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十三:第十三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十三
第十三道答案: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內密壇場,目前美國沒有一所具兩大法規的內密壇場。據我們所知,第四世多竹欽土登成利華桑波大法王、旺扎上尊和另外四段金釦的巨聖德能作真正的內密灌頂,但目前在美國、中國還沒有建成內密壇場,我們沒有聽說過當今其他宗派的法王建成功過真正符合法規的內密壇場,因為現在沒有內密壇場了,所以灌不了真正的內密頂,總之不到三段金釦的任何大法王、尊者,沒有一個有本事做得到在符合兩大法規的內密壇場做真正內密灌頂有佛弟子說:「我才不笨呢!我是學佛,不是要內密灌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都說了的,學佛有很多法門都能成就,我學其它法門一樣成就。」這位弟子說的正確,可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它任何佛法都能成就,這是正確的,可是你卻忘了釋迦佛陀的說法,要成就解脫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而且還必須要廣修六度萬行才能成就,唯一只有得到內密灌頂,才能學到七世成就或三世成就,或者今生成就,乃至當下親見佛菩薩本尊得成就的大法,除了內密灌頂學法,其它任何佛法修持都辦不到,其它法門都要經三大阿僧祇劫,廣修六度萬行,要三十八億四千萬年才能成就,如果在這三十八億四千萬年中,六度萬行修的不如法,還成就不了,你們懂了嗎?你還覺得不笨嗎?明確告訴你們,除了內密灌頂能即修見境證聖,別無它門,至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祂那裡是一切宗派平等,因為祂是佛陀佛教,不是宗派教,一碗水在佛陀手中不端平嗎?能說哪一宗派高、哪一宗派低?哪一宗派快、哪一宗派慢嗎?如果旺扎上尊不受到羌佛的內密境行灌頂,還證不到三段多金釦咧!旺扎上尊去年已經公布,要在美國公開建一個符合兩大法規的內密壇場,但在「送菩薩一表」上還沒有百分之百把握,可是祂確保萬一是遇到這種情況,將恭請四段金釦玉尊出面協助建壇「送菩薩一表」。你們說得對,旺扎上尊每次接待高僧大德,大家所見到祂的形象,都完全不同,而且上尊曾經用一根手指施拙火定,為金剛寶座寺的寺主扎西卓瑪仁波且除障,手指的火溫把扎西卓瑪仁波且燒叫了;用手掌摸瑪倉寺的寺主松杰活佛的頭頂,松杰活佛當下燒垮架,頭出功德蜜。莫知教尊與上尊比拙火功,也被上尊燒敗陣,上尊的道行非常深厚,建成內密壇場,是毫無問題的。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8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十二:第十二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十二
第十二道答案:

         能做傳承借灌內密頂的上師,必須具備三大條件,一:該師接受過內密灌頂,必須有一丈五尺至三丈長的信物「度量金剛繩」,二:必須是金釦聖德,三:該師確實沒有失掉傳承;三條缺一條都不具借灌密頂的道行。能作單人真正內密灌頂之師,必須是三段金釦聖德,但三段金釦聖德灌不了「本尊法緣灌頂」,至於一至二段金釦聖德,只能借內密壇場作借灌內密,而蓮花釦尊者能借灌內密,可是沒有絕對把握為弟子灌成真正的內密灌頂,凡是牽涉到內密的灌頂,必須要在符合法規的內密壇場作灌,才能如法,否則灌了頂對受灌弟子也是絲毫修不起受用的。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7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十一:第十一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十一
第十一道答案:

          示範「上金剛三杵」的那位,是世界著名的大活佛,他為什麼背對著上杵?他說他慚愧,他不願意公眾亮相,因此我們無權對你的要求告訴你他的法號?現在這一把明代的普巴金剛杵,上供在世界佛教總部寺廟中。蓮花釦尊者甘丹莫知瑪凱聖德說,什麼毫不沾邊的問題都來諮詢,今天就例外告知你們,上「天杵」的大活佛不是泰國的殷剛(又名阿剛),關於殷剛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們沒有見過也不了解,諮詢得到的準確訊息,不錯,他的師父陳寶生帶阿剛和一批他們的師兄弟,在深圳拜見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團體公眾接見,只有那麼一次,至今二十年了,羌佛與阿剛從來沒有任何來往,從開始到現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次也沒有收阿剛做過弟子,從何談起還教過他什麼,也不知道他幫陳寶生收過錢這件事,他們泰國有個什麼樣子的佛堂,在什麼地方,是誰出錢修的,不知道,對他們兩人的關係不了解。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6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十:第十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初十
第十道答案:

     「內密壇場」是有時間性的,只要建壇的大聖德圓寂三年三個月,「內密壇場」就會成為普通壇場,不再有內密加持力了。但是受過內密建堂灌頂的建堂師所建的法規「正法佛堂」只要佛堂的種子還保留,哪怕換供了佛菩薩的相,照常是「正法佛堂」,但供了外道神像,則會被污染失效。注意:開光裝臟佛堂,不屬於「正法佛堂」。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5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九:第九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初九
第九道答案:

         「上金剛三杵」即是1、「地杵」,2、「天杵」,3、「法杵」,上這三杵是建立內密壇場必須用的程序,除非能直接「送菩薩一表」,「上金剛三杵」也是為了驗證一個上師是否具內證量,身體是否衰竭,是否具有健康體力和內力,是否是噓吹的道行對一個真正的男性大活佛,年齡在30歲左右(左右即是指四入五捨,就是以30歲為中線,25-34歲納入30歲,35-44歲都歸40歲),體重在200磅左右(也按四入五捨計算),必須把260磅的「地杵」提起上供到初供台上,40歲左右,提放240磅上供台,50歲左右,提放220磅上供台,60歲左右,提放200磅上供台,70歲左右,提放180磅上供台。如果上供「天杵」,必須超過肩,則根據年齡體重相應減去「地杵」的重量,所有上供都是單手(一隻手) 提杵上供台。上供「法杵」是比較難的,「法杵」雖然很小,但只是強大的外力是上不了的,還必須要憑聖證量內力,才能上得了供。凡是能「上金剛三杵」的仁波切,就證明確實是具備健康身體、內證功夫的真正大活佛了。送菩薩一表」更比「上金剛三杵」重要,因為是必須報給本尊菩薩的陳述表,大家見到「收表化虹」才能作為批准內密壇場的證據,這是絕對的大聖德師,才能做得到的。灌頂師在一丈五尺以外請金剛丸神變或變高變矮變大變小、起舞、出相或者突然飛空不見,「金剛丸神變」和「送菩薩一表」是嚴格防止了邪師騙子用魔術邪法矇騙佛教徒,魔術大師可以玩弄各種邪法魔術,但冒稱不了把他人寫好的一張紙看守在他人自己的面前,讓灌頂師站在遠處,把他人看守的這張紙,當眾請菩薩收走,化虹飛向虛空不見,只要做不到,就證明此師不具建立真正內密壇場的佛法道行,此人不是大聖者!!!相反,凡是冒充聖者的上師所給信眾展示的其他神奇都是魔術,他是凡夫,而且是虛殘身體的凡夫。你們想一想,如果是菩薩大聖者,連一張紙都化不了虹嗎?這點本事都沒有,還能是超凡的大聖人嗎?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4

給所有大修行人的警告

一位大禪師臨終前的告言懺悔!

那個禪者,是我多年的好友,得了不治之症,在禪坐中面對死亡,參悟死亡。作為好友,臨終前我經常去看他,聆聽他的教誨。我每去,他總在端坐,消瘦的臉上帶著微笑。

我們坐下聊天,他說:“我一生被虛名所誤。雖然外面看著風光,出了書,有人跟著我學佛,可我知道,自己並沒有真正開悟,也沒有明心見性,現在想來,聰明反被聰明誤。”他說得很誠懇。

我說:“古來宗師,不是也有臨終開悟得道的麼?”

他說:“那是大修行,放下萬緣,一靈炯炯,不是我這種聰慧的小根器,我一生太聰明,太有才,太有情,因此有太多的放不下。”

我又問:“那你最近如何用功?我每次來,你都在禪坐,我不忍心打擾你,在外面念佛,為你祈禱。”

禪者淡然一笑,說:“謝謝。生死大事,何時死,乃至來生何處投胎,我還是知道的。”

我說:“這就是大修行啊,你都知道你何時死,投胎何處,你還沒開悟?”

禪者有點赧然,說:“這只是功夫,與開悟沒關係,更與明心見性沒關係。我出生到三歲,就能記憶投胎的因緣,長大後學佛來求證這因緣。我此生很早就知道自己’生從何來’,一生的修行只為完成’死向何去’,現在能知道死期,不過是預知時至而已,’死向何去’,我也知道了,不過還是那句老話:’再入輪迴做眾生’,我的內心已經沒有對死亡的恐怖,這點粗淺修行離得道或開悟或見性還遠著呢。”

“那你最近如何用功?”

禪者說:“一心懺悔那些業障,從內心淨化。我是一個將死之人,要在臨死前,把內心清理乾淨,這幾月我一直在懺悔。懺悔我造的業,懺悔我做過的錯事,懺悔自己沒能真正盡孝,懺悔自己曾經傷害過朋友、親人,懺悔曾經說了很多妄語,在修行上,未得言得,未正言證,自負輕狂;懺悔自己曾經口是心非,說了不少是非,惹了不少麻煩,給他人帶來了不少傷害;懺悔我對愛過我的女人帶來的心靈上的傷害;懺悔自己的無知對同修帶來的誤導…… ”

禪者說了那麼多可懺悔的事情,說時還會流淚。他對我說,“一個人,在臨終前的大懺悔,就是放下包袱,輕裝上路。”說到這句,他笑了。誰都知道“上路”意味著什麼。

他要我找來一個農村人洗衣服用的大鐵盆,要我幫他把平生的文稿搬來,足足有一米高,要我當著他的面燒了。

幫他燒?我不忍心,說:“這可是你一生的心血啊,多少出版社找你要書稿,為何要燒?不是很好嗎?”

我不干。他說:“你不燒,那我自己燒。這些沒有價值的東西,不燒何用?我沒有得道,那些知解宗徒的文字,到頭來都是魔障,我自己是清楚的。

燒了書稿,以免貽誤後學,以免增我罪過。沒有真正明心見性,所談所說盡是野狐禪啊,你想讓我墮落地獄嗎?”

他沉靜地說:“我一生說法講經,辯論是非,因為沒有得道,沒有見性,說了妄語和見地不正的話,報應在身,得病在口腔、食道、胃。”他的臉越來越消瘦,因為坐禪,精神尚好。

我和他一本一本地燒他的作品,包括他的日記,不少還是用毛筆寫的,字跡工整。大冬天,我們以書稿取暖。看著他的淡定與超然,我很感動,也想,我死前,要像他一樣,燒儘自己所有的日記、文稿,不留那些雜碎,幹乾淨淨,毫無牽掛地離開。我的念頭一動,他笑了,說:“別學我,學我沒出息。”

我來過多次,禪師都說在懺悔業障,懺悔過惡,他對我說:“口業最難懺悔,這一生中,我講經說法,口出妄語,說人是非,口業大如山岳。”

他嘆口氣說,“儘管口業深重,我還是要懺悔清淨了再死。看來,我比預期的日子要晚死一月,這一個月專門懺悔口業。

修道學佛的人,口頭禪也造業啊,何況我口業不淨,說是非,爭曲直,談邪見,不知這一個月能否懺悔清淨。等我懺悔清淨了,就是我要走的日子。”作為多年亦師亦友的人,我還是難過,問他:“你要走了,有什麼話作為對我最後的忠告?”

禪者說:“我知道你的未來之路,但不能說破,說破就是害你。未來的路在你心中,你如果能在夜裡靜坐內觀,也會知道的。

我這一生的經驗,能告訴你的,就是:沒有得道、沒有開悟見性前決不為師,為師就害人,誤人子弟即誤人性命,果報嚴重,我的報應就在你眼前,所以,決不好為人師;

其二,你開悟見性,還要保任修行,修出更大的本領後再出來弘揚佛法,即便你有了弟子,記住,不要接受他人供養,決不剝削弟子,江湖上的事情我見多了,很多老師把弟子當僕人馬仔使喚,那個罪過很重;

其三,不要輕視任何不懂佛道的人,哪怕他們見解幼稚、錯謬,都不能笑人,我這一生笑了很多見解錯謬的人,結果自己遭到報應,每一個沒有開悟的人都是未來佛,一旦開悟就是大師,你怎能嘲笑大師?這道理我懂,但習氣、傲氣使然,給自己招了不少禍端,最近一月所懺悔的,就是我曾經輕視過他人;

其四,你以後去參訪他人,哪怕外道宗師,也不要帶著成見去參訪,不要比較誰高誰低,人間有無數菩薩化身教誨,外道中何嘗沒有菩薩教化?不要帶分別心和成見,你一心聆聽,內觀,內智自生,生而不住。

我過去好辯論,好爭鬥,口誅筆伐,結果自己得了咽喉癌、食道癌,罪孽深重啊。”他說著眼淚流下來了,是懺悔的淚,是悟達的淚,也是教誨的淚。

他用淚眼看我,“記住了?”我說,“記住了。”我這十餘年來也有一點點虛名,來拜師的人偶爾有,我深記禪者之戒,從來沒有收過“徒弟”。有人給我磕頭,我就趕快跪下給他磕頭。這都是禪者的教誨。

一個月後,他說:“我要走了,還是投生西北吧,西北窮一點,但人厚道,佛道的根源甚深,不像江南人,拿佛道賺錢,也不像東北人,骨子裡並不敬佛。我就投生西北,咱哥倆有緣,三十年後,還能再見,那時你是大哥,我是小弟,你可要幫我。”

我們都笑了。我說:“我向你學禪時不上進,你踢過我,那時該我踢你囉。”他說:“踢恨點,爭取在你一踢之下,我當場開悟。”

他真的在認定的那天坐化,肉體火化。我分取了他一點骨灰,來京時還帶著,有一年,我發現窗外長的竟然是海棠,秋海棠,這才想起他的那首臨終詩:
海棠風過蟬魂香,寥廓青天是故鄉。
再來求道道安在?康寧福壽非吾望。
我恍然大悟,就把他的那點骨灰撒在窗外的海棠樹下。窗前原先有棵松樹,看了兩年,小區的物業把松樹移走,種了海棠,大概有五年了,夏天,海棠葉茂,無數鳴蟬在海棠葉下歌唱。

海棠花紅的深秋,蟬聲已息,夜是那麼安寧,安寧得讓人猛然間不太習慣沒有“蟬嘈”的夜晚,“禪嘈林愈靜,鳥鳴山更幽”。蟬鳴聲不斷,顯出深林般的寂靜。我家住在一個叫“康寧居”的小區。《尚書》把“福、壽、康、寧、善終”當成人生的五福,那個禪者不求人間的五福,只求大道。

他最後一次顯露神異,預言了我未來的居處,他的骨灰會滲進海棠樹枝。他說這些都是無常的,離大道、離見性還很遠。就他這樣的修行還是沒有了脫生死,沒有開悟,沒有見性。

寫這篇文章時,禪者已經坐化十多年了,想想自己的修為,慚愧啊。那個禪者是誰?我不願意說出他的名字,他把一生的文稿焚毀,不希望有人記住他。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在茫茫人海遇見他的,不論是否認出他,我們總會有緣遇見,盡未來際,會遇見他,在那個了無分別的本地風光裡會回遇見他。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八:第八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初八
第八道答案:

        特別注意內密灌頂的要點,只是金剛丸跳動,要看是上師為弟子修的那是屬於加持弟子,而你的上師接受更高大聖德的加持,那就是他在接受他的大聖上師加持他,不是他能灌內密頂了真正具有內密灌頂的大聖上師,必須受灌弟子要有一丈五尺到三丈長的「度量金剛繩」和一粒金剛丸,而且灌頂師必須由受灌弟子指定離開金剛丸站在遠處,金剛丸必須在弟子手中,由弟子掌管著,看著神變。凡沒有一丈五尺到三丈長的「度量金剛繩」,上師只是站在遠處修法,均不屬於內密灌頂,只是內密加持,只要是受過真正的內密灌頂的弟子,必須有一條「度量金剛繩」,最短為一丈五尺,但內密灌頂的「度量金剛繩」,與「境行聖因種子灌頂」和「本尊法緣一品灌頂」的,長短是不一樣的,「境行聖因種子灌頂」的「度量金剛繩」最短為二丈四尺(八米)長。哪一位上師有灌內密頂的道行,可諮詢世界佛教總部,凡是能灌內密頂的都有註冊立名的。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3

轉發文章—最高急速成就的佛法,必須用純正的心行才能獲得

轉發文章–最高急速成就的佛法,必須用純正的心行才能獲得

轉發文章—最高急速成就的佛法,必須用純正的心行才能獲得.jpg

真正的如來正法,把我震驚了, 把大家驚醒了!

我感恩佛菩薩讓我開了聖法眼界,對得起我這一生出家為尼了!

2018年農曆新年前夕,我們喜氣洋洋地等待格蘭德謙釋勒玉尊、 旺札上尊、莫知尊者三位大聖德來與我們共賀新年。沒想到,當時因緣突變, 本來是與聖德共慶年會, 竟然冒出一個巨大宏深的法緣,讓我們在場的佛弟子開了無上殊勝的眼界, 真的是那句話:“ 百千萬劫難遭遇”啊!

當天,現場有近百位善根深厚的佛弟子, 突然, 其中一位師姐舉手發言, 她的聲音不大, 但卻飽含真誠。 她說:“現在是過年, 我必須要供養巨聖德, 我要把我所有的財產, 包括銀行所有的存款, 一分不留全部供養!”巨聖德說:“你全部供養了, 你吃什麼呢?拿什麼生活呢?”她楞了一下, 反應過來, 說“那我留下兩萬塊錢生活費就行了。” 巨聖德說:“這是絕對不行的,你要有足夠的福資糧修行。”她說:“我的業務還會有錢進來, 請不要為我擔心。 如果在過年期間, 我連這點供養的心都沒有的話, 我就不是佛弟子,連豬狗都不如了, 怎麼成就呢?” 她說得非常坚定。 巨聖德說:“我是不會收你一分一厘供養的。”但她很執拗,非供不可,激動得全身顫抖不停。 我的心,也被她的虔誠真摯感染得起伏不定。 無奈之下, 巨聖德只好勸她說, 可以供養古佛寺,功德一樣很大,但她說不行:“我發的心和行為就是供養巨聖德。” 巨聖德怎麼都說服不了她, 便說:“如果你再這樣坚持, 我就不教你了。 一句話,我絕不會收你分文供養。” 她沒有辦法了, 才終於同意供養修建古佛寺。

巨聖德說:“我來到這個世界, 這一生中還沒有遇到哪個弟子這樣真誠地對待我。你是第一個這樣無私虔誠,盡其財產分文不留地供養我,那麼純淨,你讓我太感動了。 既然你這麼看得起我, 有這份厚禮給我, 我雖然不收你分文,但我和十方諸佛菩薩都收下了你虔誠的心意和行為。 依照法規, 我必須要回贈你一份聖禮。 我的聖禮就是,今天下半夜一點到五點之間, 會有菩薩本尊來跟你見面!” 人群一陣激動的驚嘆。

隨後, 當眾寫好了一份文表, 擺在弟子面前的桌上讓現場所有人排隊瞻仰。 巨聖德說:“等大家看過以後, 就要把這份文表燒掉了。 今天晚上, 菩薩會把它復原送回給你, 你明天把它帶來讓大家看是不是這份文表。 這文表是寶貝, 有了它你什麼大法都能學到。” 聽完這話我簡直無法理解, 大家也有同感,已經燒掉的文表, 菩薩又會把它還魂復體, 原樣送回來, 怎麼可能?! 因此大家看得特別仔細, 注意觀察文表的字跡特征, 看復原後還是不是它。 待大家仔細瞻仰過以後, 巨聖德從桌上拿起文表, 在大家眼前燒掉了。巨聖德從弟子群中回到法座,說:“今天晚上菩薩本尊會親自到你面前, 把這份已經燒掉的文表再送還給你。”

第二天, 我們原班人馬到場, 那位師姐也早早來到佛殿。 我想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很想知道她收到文表沒有, 但又怕造成輕慢, 不敢問。 直到約半個時辰之後, 巨聖德推開了佛殿的大門, 大家起身頂禮, 巨聖德問她: “你收到了嗎?” 她說:“收到了。” 然後, 巨聖德讓她拿出來放在桌上昨天放文表的位置, 讓大家排隊禮敬瞻仰。 這還有什麼話說呢? 這份昨天在我們眼前燒掉了的文表, 今天又活生生擺在我們的眼前, 除了驚歎敬佩、 玄妙不可思議之外, 就是難以控制內心的激動!

這時巨聖德說:“你講一講你怎麼收到的吧。” 她說,昨天回到家,晚上十一點多就進屋關燈打坐, 靜待菩薩駕臨。 等到一點多,沒來, 兩點, 沒來, 三點沒來, 她感到有些擔心:“怎麼還不來?菩薩是不是不送了?” 到凌晨四點多, 她實在撐不住了, 昏昏欲睡。 她說那時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睡著了還是沒睡著, 反正就是那麼一種現像, 突然聽到一聲喊:“ XXX,我給你送文表來了!”

她有些遲鈍, 不知該作何反應, 這時又聽到一聲喊:“ XXX, 我給你送文表來了!” 她抬眼一看, 滿屋子金光閃耀! 金色莊嚴的本尊就在虛空,站在她的前面! 她歡喜地聽聞菩薩跟她說話, 一陣以後, 她一個激靈,從睡夢中醒來, 睜開眼時金光仍在屋子里顫動, 她按開燈, 一看手中, 正拿著那份已經燒掉了的文表!!! 她捧著文表好激動, 不知該如何是好, 左放右放都覺得不安全, 她說她怕這文表飛掉了!她用另一張白紙仔細將文表包起來揣進懷裡,

一直到晚上來到佛殿見到巨聖德才敢當著大家取出來。

這是多麼偉大殊勝的佛法啊! 她深厚善根, 她對佛法的虔誠純淨,換來她受到“本尊法緣灌頂”的最高一品灌頂, 先是將寫好的文表當眾燒送本尊, 再由本尊將文表復原親自送回給受灌弟子, 就是師姐現在接受的這一步,這是本尊法緣灌頂一品灌的第一步, 下一步送菩薩一表, 還要將這份文表當眾化虹菩薩取走, 那時, 至寶甘露降臨授其灌頂,本尊隨祈隨現, 她當下成聖!!! 只要能嚴持戒律,她就不會退道了!

這是我出家以來見過的最厲害的佛法, 我真是感慨萬千, 甚深的、急速成就的無上佛法, 確實為巨聖德、大聖德們掌握, 誰都能夠獲得, 但關鍵在於,我們自己的虔誠到底有幾分? 世上再珍貴的物品, 都能用錢財買來, 但真正的佛法是買不到的, 只能用徹底純淨的心行來換啊!

 

佛弟子—釋了證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七:第七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初七

第七道答案:

現在說明境行灌頂,該項灌頂歸納為超於內密的最高傳法,實際上也就是內密的最高頂端傳法,分為「境行聖因種子灌」境行加持表法相」這兩類是完全不同的性質,「加持表法相」是灌頂師為弟子作的境行加持表法所顯的現象,本尊只作加持而不接收這位弟子。「境行聖因種子灌」是本尊要通過看該弟子在今後的虔誠是否堅固永恆?是否大悲為本?是否真正利生行道,還是詐騙行人?經本尊看過此人的過去未來的變故後,才會通過擇決或者不通過擇決,接受「境行聖因種子灌頂」的人,有不同的聖相顯出,有當下得他心通,有騰空飛行、有能進入虹光佛土世界、有能頭頂開大洞、能神識出沒顯相等,而且接受「境行聖因種子灌頂」者,必須有一條超過兩丈四尺(八米)長的「度量金剛繩」作為信物,這是「境行聖因種子灌頂」必不可缺的!!!也是灌頂之後,接受灌頂之人,要用此度量金剛繩」為他座下的弟子傳法加持的法器,沒有這一條「度量金剛繩」,就絕對不是「境行聖因種子灌頂」,只是「境行加持表法相」而已,接受「聖因種子灌頂」的人,已經種下了聖種子,繼續精進修持就會成為大聖者,凡受過「境行聖因種子灌頂」的人,已經能對他人加持聖力了,但受「境行加持表法相」的人,則對他人施加不了聖力,接受境行加持的人,同樣頭頂開大洞表顯現象,可是沒有他心通,不能騰空飛行,不能當下神識出體,而且沒有兩丈四尺(八米)長的「度量金剛繩」,並不能代表已經了生脫死成聖了此等人雖然能顯頭頂開洞的現象,但是沒有對他人的加持力,因為照常是凡夫,在進取成聖階段,他顯出的現象是他的上師為他作的加持出顯的現象,而不是他得到的「境行聖因種子灌」的道行(到底某些人接受的是哪一類,世界佛教總部有註冊記錄,可向總部去電諮詢分清類別。)如果要當下轉凡成聖,唯一只有接受了「覺行」灌頂的人,才是當下證聖的大成就者,或者接受了「本尊法緣一品灌頂」的人,才能得到頓超直入轉凡成聖,只要接受過「覺行」灌頂的人,就能百分之百作內密灌頂了,也才能作境行灌頂,因為接受過「覺行灌頂的人,已經是大聖者。小心注意聖與凡的鑑別,接受境行灌頂出現的聖相,不一定是聖者,必須具「送菩薩一表」的聖量、能「隔石建壇」、「能先知預言」、「能站在六米之外的遠處請本尊進入金剛丸,在弟子掌管處的金剛丸會神變,會跳冰姿體操舞給弟子看,堅硬的金剛丸會變大變小變高變矮」,只要具有以上四聖境之一,就是已經證聖的大聖者了,但要特別小心觀察,你的上師是讓你站在六米之外,為你修的金剛丸在你面前顯聖呢?還是你的上師在接受他的上師更高聖德在加持他顯法呢?要分得非常清楚。另外可以通過考「金剛陣」或者「八風大陣」,鑑別聖者果位,或直取尊者稱號掛一枚蓮花釦,除此任何神奇表顯,都還在凡夫階段,還不是聖人,但有的已經進入高僧大德,在歷史上能排上高僧大德的位置,都是少之又少的,是不簡單的了。特別小心分辨,不要混為一談,你要清楚你的上師能不能灌內密頂,請向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查閱他的註冊記錄。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年2月22日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六:第六道答案)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正月初六
第六道答案: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這一生到現在,都是發願實行不收任何供養來義務為大家服務,也從來沒有設過一次功德箱,這是大家都看到的、眾所周知的事實。有可憐之人說:「羌佛的佛法那麼好,既然那麼好,為什麼跟祂學的有上師級別的人叛變了,反對羌佛呢?出了好幾個叛徒。」其實有這種想法的人實在太無知!!太可憐了!!!今天提醒你一下吧,如果如來正法門中不出現欺師滅祖,沒有謗佛謗法謗師的叛徒冒出來,說明這法門絕對不是如來正法,而是邪師騙子集團!!!因為如來正法的教戒、法義,都是規定當上師的人,必須依教奉行守戒,做絕對利益眾生的事,但是壞人騙子學佛的目的是恰恰相反的,凡是壞人騙子師是絕對不可能接受正法約束的!!!原因很簡單,他們的目的是藉佛教而集中人員,方便行騙佛弟子而為生活,一當他們發現正法門中的某種制度規定,涉及到他們將會暴露騙行妖孽的真面目時,就會背叛,比如考試,尤其是規定第二年要年審,一當犯戒必然考成退步,座下的弟子一定另行選師,他們非常擔心害怕,這時唯一的選擇是馬上採取叛變,以謗佛謗法謗師來掩蓋自己的騙行,這是脫離年審最好的辦法,所以選擇脫離正法門當叛徒,是騙子邪師唯一的路,南無多杰羌佛的叛變弟子都是如此,南無釋迦佛陀的叛徒弟子比南無多杰羌佛的還要多,如善星、馬丘等等比丘,而相反的,只有非如來正法之處,騙行邪惡集團的利益捆在一起,才不會出現叛徒,因為利益共同,相互間睜隻眼閉隻眼,絕不考慮行人受不受騙,該騙行集團絕不會有公告提示弟子如何識別邪師、騙子師,這樣就不存在揭穿偽假師的騙行底細——不是如來正法,才符合邪師騙子的詐騙目的,目的相同當然絕不會有叛徒。你們看看,只有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和世界佛教總部等正法機構,才會處處發公告,幫助佛弟子修行人識別假師、邪師、騙子師,更是只有南無羌佛才會說128條知見,來幫助行人防止誤入歧途,這對邪惡騙子之師來說,是何等的仇視,難道不是這樣嗎?邪惡們若為了保護自己的騙行利益而不採取當叛徒,那就不正常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代大聖德們執筆回答提問
2018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