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假「活佛」的證人受死亡威脅

美國西部時間2017年7月17日14:30分,美國著名華人律師劉龍珠緊急召開新聞記者會,披露了關鍵證人、受害者之一的洪鐵生,在揭露了假「活佛」陳寶生涉嫌騙財、騙色、害人傾家蕩產案之後,受到死亡威脅。

7月17日凌晨 4:30AM – 5:00AM 左右,有陌生人敲洪家的住宅門,並在門外說:「Don’t you dare to sue Chen Paosheng or I’ll kill your whole family.」意思是,你敢告陳寶生,我就殺掉你全家。

據洪鐵生回憶,威脅人操著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語,沒有任何口音。說完後開車離去。事發後,洪鐵生立即打911報警,警察2分鐘內趕到並做了筆錄。

陳寶生,男,1965年生人,祖籍台灣。他打著「活佛」的幌子,壓榨信徒錢財,聯合黑社會勢力威脅信徒人身安全,強迫信徒供養其奢靡生活,私吞信徒所捐善款。甚至有受害者為了供養「活佛」而割下自己的血肉。據保守估計,受害者數目上萬人,涉案金額達數千萬美元。據介紹,陳寶生主要有四種作案手法1.非法行醫,致人死亡。2. 非法傳銷,打著宗教的幌子行騙。3.非法斂財,壓榨「信徒」。4.姦淫婦女,騙財騙色。
據悉,洪鐵生一家受死亡威脅一事,美國警方已立案。好萊塢中文衛視將關注這一事件發展。
本期新聞將於好萊塢中文衛視高清頻道26.3、DishNetwork衛星頻道、好萊塢中文衛視Youtube頻道以及24小時全球同步播出的好萊塢國際華語高清手機電視台播出,觀眾可掃描文章下方二維碼,下載HCTV APP手機客戶端,即可擁有好萊塢中文衛視國際華語高清手機電視台並可全球同步觀看。

釋迦牟尼佛早在2500年前就有預言古佛降世的大事因緣

一、《蓮花生大師本生傳》
——詳見 http://www.zhibeidy.com/book/show.php?id=558&chapnum=28

第二十八章向阿難陀問顯宗
古魯釋迦森格  向多聞的阿難陀問道  顯、密經典成文已有多少年  算起來共有多少函  這些經典現在在哪裡  請尊者為我細講述  釋迦牟尼佛祖涅槃到如今  佛語都已盡量寫成文  護地神像馱經文  一共馱了五百馱  藏經之地有多處  分在天、龍諸境界  龍宮藏有《波羅蜜多十萬頌》  《兩萬頌》藏在帝釋天宮  《一萬頌》藏在阿修羅處  《八千頌》伏藏毗沙門  《集匯》伏藏花慧城  《波羅蜜多經》在古姆德瓦處  《不了義十經》在拖伽爾  菩提伽耶伏藏居多數  法藏藏在那爛陀寺殿堂內  母子十七部在沙拉  《方廣大莊嚴經》在勃律  《賢劫經》藏在赤銅洲  《因緣心經》在拖伽爾  《楞伽經》在羅剎國  《金光經》在須彌山  《大方廣佛華嚴經》在漢地  《寶聚經》在毘舍離城  《白蓮花經》藏在持舟山  《蘇覺五部甘露經》在孟加拉  《常視法鏡》在白達  《光維空析經》在克什米爾  《生死經》藏在房屋洲  《涅槃經》在戒香寺  密宗大部分在烏仗亞那國  《佛語五續》在南嘉磐石下  尼連禪河伏藏兩種經  《五深經》及大小《寶瓶經》  《文殊本續》在嘎馬茹  《贊札瑪尼》在摩揭陀  《五咒》伏藏在寒林墳  《寶頂髻咒》在房屋洲  沙阿爾有四部附續藏  《傳授口訣》、《中心林》等等  為防佛教遭損失  天空、地下、石岩、河里和森林  山上、石洞、野外和墳地  佛堂、佛塔、那爛陀  食香、瓶腹、夜叉和龍宮  各處均有伏藏弘教義  世間的伏藏將來會損壞  國王、盜匪、火、水是大敵  如來佛的諸法藏  歷經多劫不糜費  預言伏藏今後將會得發掘  預言佛入滅後二十八年  傑苞札王將出現  佛說如來我涅槃以後  過了十八年  在那西方烏仗亞那國   有個達瓦桑君  會講三種瑜伽乘  我涅槃後四百年  出現名叫龍樹的比丘  信仰發展此宗教  再過三百三十年  出現名叫佛密的人  會講教理和功德  我涅槃後五百七十年  農夫五忍有一子  名叫西利宏嘎拉  我涅槃後八百零九年  斯煙達有兩兄弟  心地清淨一心弘法藏  我涅槃後第八年  注定要在僧伽羅國【1 】  摒胎化生神通廣大的蓮花生  這位學者調伏一切能注經  我涅槃後五百五十年  沙河爾的甘都地方  郭摩德西國王生一子  名叫菩提薩埵  在克會米爾地方  西方大象崗地方  比馬米札以其功德而著稱  在紅臉地方  佛涅槃後二千一百年  出現佛教且盛行  在善而佳的地方  北方雪山山脈裡過了二千五百年  也會出現佛教  我涅槃之後  像我一樣的一個偉人  會 釋教理  而我則以經典的形式  註解佛教教義  註釋:1. 疑為烏仗亞那國。

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慚愧佛弟子:拉珍

邪師陳寶恆生,叫囂“兩月見分曉”整垮佛教,會正式宣佈恆生派成立。於是在法國、台灣、香港、泰國召集佛弟子,進行诬蔑诽谤、灌輸洗腦,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邪教徒。陳寶恆生憑空編造散佈諸多誣蔑誹謗莫須有的罪名和謠言,破壞佛教。其妖孽行為惡劣到了把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維摩詰聖尊、第三世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取下侮辱,乃至絞碎,並公開違背釋迦牟尼佛經書規定,抗經辱佛,如佛經中關於五明、法報化三身等法義規定,陳寶恆生邪教方反其道而行之,強行違經抗教,不但不遵奉執行,反以極度侮辱強加的立場誹謗南無釋迦世尊所說法,他們已經造成闡提無間阿鼻地獄罪,誰與之相近,同擔共罪。短短兩個月,陳寶恆生已經徹底撕開了他的人面畫皮,現出了邪靈恐怖之猙獰!他原本還帶著聖者假面具以邪充正,迷惑著信徒們,只可惜他組織挑選了幾個文理經教不通的人,為他的邪教妖言行文,結果正是這些人把陳寶恆生暗藏著的邪靈面目挖了出來,曝了大光。陳寶恆生啊,陳寶恆生,是誰讓你到了今天逃竄跑路的下場?是你的邪教妖孽本質造成的,是你啟用了三藏白癡、盲筆愚聰的笨蛋們造成的!
陳寶恆生邪教派的弟子,趕快離開邪教,當下遵奉釋迦牟尼佛經教法義,若不按佛經執行,而依陳寶恆生的邪教對抗佛教,不但自己會遭惡報,且帶及全家不幸。
現在讓我們來粗粗回顧一下陳寶恆生的愚蠢盲筆弟子們為他說了哪些好話,寫了些什麼好文,助成了哪些自爆邪惡的大好成果,幫他快速挖掘好了墳墓。
1.陳寶恆生在其盲筆弟子的協助下,發表“關於世界佛教總部公告的說明”一文,把《楞嚴經》當作擋風墻,揚言要帶領弟子深入經律論三藏,回歸本源。
——結果,招來為了證明他是否夠格帶弟子深入三藏、是否懂三藏,陳寶恆生的經律論百題開卷考試成績被公佈,100分的考題,陳寶恆生共得18.5分,有47題空白,一句話都答不出來,對三藏一竅不通,連18種心識的相互關係都一無所知,根本不懂《楞嚴經》在講什麼,暴露出陳寶恆生極低的智商,且是誑惑眾生的邪惡妖人,自立邪教恆生派,門下弟子均自稱“恆生弟子”,不稱自己佛弟子。
2.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發表言論叫囂世界佛教總部陷害他,說他經律論考試18.5分的成績是假的,要求公開答卷。
——本來世界佛教 總部並未打算公開陳寶恆生的答卷,他還可以稍稍保住一點顏面,但經陳寶恆生及其盲筆弟子這麼一鬧,招來陳寶恆生的兩題親筆答案截圖被公開。這份親筆截圖中,陳寶恆生分不清普賢王如來和普賢菩薩,把普賢王如來說成是坐六牙大白象的普賢菩薩,實在荒謬無知!更完全不懂密宗灌頂是什麼,徹底就是一個三藏白癡、佛教外行。
3. 陳寶恆生以大聖者自居,他的愚蠢弟子們也不斷吹噓他不是凡夫。
——結果,招來印證,陳寶恆生根本不符合佛經中南無釋迦牟尼佛所說鐵規:聖者菩薩從五明中見。陳寶恆生一明都沒有,他和他的盲筆愚蠢妖徒說對了,陳寶恆生的確不是凡夫,而是一隻謗佛毀法的孽畜。
4.陳寶恆生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如他。
——自然就招來眾人深思,既然羌佛不如他,他為什麼要拜羌佛為師27年呢?並且在弟子們面前大肆恭贊羌佛全世界只有一個!是啊,羌佛確實符合佛經鐵規,五明達到最高境界,前無古人!!!羌佛慈悲無與倫比,是佛教史上唯一發願終生不收供養、只義務服務大眾不收任何報酬供養的巨聖。祂得到的認證書、附議文,是佛史上最多的一位,前無古聖,是鐵證如山的佛陀。相反,陳寶恆生,除了鑽營騙財騙色,邪惡害生以外,就是一個百無一能的佛教門外漢,換句話說,是一個明擺著的白癡邪靈!
5.陳寶恆生和他的愚蠢盲筆邪徒,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如果是佛,為什麼不把世界上這些人都渡了讓他們成就?
——這個說法給外行聽來好像有道理,是否認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陀,而第三世多杰羌佛將無以言對。其實,錯了。羌佛只會覺得汝等幼稚無知,不堪勝解。實際上他們的惡毒用意是直指釋迦牟尼佛,誹謗釋迦世尊!言下之意釋迦牟尼佛不是佛,如果是佛,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早就把人們渡化成就到佛國了,現在這世界上早就沒有人了!這批妖孽惡毒囂張到否決佛陀,對抗經藏,違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違背因果、違背修行原則,一派迷信邪教之說!連成就必須依自己的修行學佛方能解脫都不懂,完全是邪教神棍巫婆之說,沒有佛教正理,不沾佛教的邊際!
6.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發表文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要看買畫單據,才接見弟子。還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收供養,世界佛教總部、聖格講堂、文化藝術館等機構收供養等等。
——結果,招來薛梅等原陳寶恆生弟子揭露,陳寶恆生指使王美英、林燦利等親信強行規定他們,如果要買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必須先供養超過畫價一半的錢給陳寶恆生,說是供養上師第一。原來陳寶恆生鼓動弟子買畫的根由、目的,是藉買畫見佛的騙局,而強奪那些經濟較寬裕的弟子手中的錢!
同時,更招來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發誓證詞,證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未在接見佛弟子時要過任何買畫單據,也從未收受過供養;也招來世界佛教總部、聖格講堂、文化藝術館公開表態,坦蕩歡迎任何捐贈者隨時查賬。
陳寶恆生用的這些愚蠢邪教徒,把騙錢、造謠、誹謗三個罪名,一巴掌全扇到了自己臉上。
7.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誣蔑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返老回春是假的,說因海聖尊圓寂的聖跡是假的,說是陳寶恆生帶去美國的玻尿酸造成的。
——結果,招來醫學美容專家、醫學院士江嘉阿旺扎巴仁波切發下重誓證明,陳寶恆生帶到美國的四支玻尿酸,是陳寶恆生打算人工變帥哥為自己買的!但江嘉仁波切出於對陳寶恆生人品的不信任,一直沒敢為他做這個美容。仍然存放在診所冰箱里的四支玻尿酸的圖片也被公佈出來。
陳寶恆生這真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把自己的臉丟盡了。
8.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斷章取義借虛雲老法師說《楞嚴經》全經前後所說,著重在一個“淫”字。
——結果,招來王嘉蓉到香港警局報案,揭發陳寶恆生的色狼淫棍真相,在視頻中痛斥色狼淫棍陳寶恆生的殘忍,並發重誓證實。
9.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發文瘋狂攻擊王嘉蓉在香港警局控告陳寶恆生性侵是假話。
——結果,招來王嘉蓉拿出了更為詳盡的種種鐵證,爆出陳寶恆生令人作嘔的色魔面目,還公開視頻邀陳寶恆生與她一起發毒誓證明真假,並賭定陳寶恆生,如果沒有這件事,就去法庭提告她嘉蓉,但陳寶恆生至今不敢露面發誓,不敢去法院告狀,坐實了他的姦淫惡行,並且,還連帶扯出了陳寶恆生之妻饒真真出軌的錄音證據。這下,陳寶恆生應該很滿意他那些愚笨如豬的妖孽弟子了。
10. 洪鐵生的文章《想都不想提的恆生:無盡的壓榨和奴役》發表后,陳寶恆生的蠢徒們叫囂說,根本不是洪鐵生受不了離開,而是陳寶恆生早就把他開除了。
——結果,招來八十歲的洪鐵生教授悲憤難平,請洛杉磯劉龍珠律師代表他夫婦二人和另4位受害人,向陳寶恆生提起民事、刑事雙重起訴,並已向洛杉磯警署報案。
11. 陳寶恆生指使社會上的小混混深夜闖入洪鐵生夫婦家,威脅他們如果再告陳寶恆生就殺他們全家。
——結果,招來洪鐵生夫婦立刻報警,警察局正式立案追查,混混嚇得奪命逃跑,魂不附體。洛杉磯媒體爭相報導陳寶恆生對洪鐵生夫婦進行死亡威脅。陳寶恆生厲牙撕嘴顯露出他窮凶極惡的面目,現出邪靈真相,然其下場卻是自招惡報,暫時逃竄洞中,嚇得全身哆嗦發抖!一當露出尾巴,必被擒獲,繩之以法!
12.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在他們的邪文中,隨時提起因果,一直以明信因果自居,卻不通教理而說出了對他們上師的現狀無能為力,沒有能力保護他們上師等等。
——他們說的話,恰恰暴露出是一群不懂經教、不明因果的佛教外行。因為很簡單,既然明信因果,就該清楚,你們上師若是犯了某罪,自當受某惡報,若沒犯某罪,任何人也害不了,無論你們有能力沒能力、保護或是不保護,都不可能左右其善惡因果的自然成熟顯報。汝等邪徒,還好意思唸佛菩薩加持保佑!不錯,現在陳寶恆生遭到兩個月見分曉的發願惡報,就是你們唸佛菩薩得到的加持,因為佛菩薩必定助善滅惡,這才是如影隨形的因果之道!!
13. 陳寶恆生的那些愚蠢盲筆弟子,發表“恆生仁波切弟子要說的話”多篇。
——結果,僅這些邪文的標題,就清晰無比地公開證實了他們是自立門派的恆生弟子,而不是佛弟子了。
同時,招來王嘉蓉爆料陳寶恆生私下對他坦露的真實想法,世人方知,他對佛教造反,取下佛像金剛像絞碎、焚燒經書樹立邪教派的根本緣由,是因為他害怕世界佛教總部點名年審他,想造反獨立以避自己的凡夫邪惡、騙財騙色的真相曝光。王嘉蓉還爆料陳寶恆生私下對她說的心裡話:“如果所有弟子都變為佛弟子,那我算什麼?我這麼多年辛苦經營,算什麼?”
陳寶恆生這群愚蠢邪惡徒兒們一篇一篇“要說的話”,結果說出的是陳寶恆生害怕眾生成為佛弟子、害怕自己的波旬子孫殘害眾生的業務經營不下去,害怕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再次當眾說他是騙子!
14.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又搬出王敏的判決書,指出王敏已于2013年10月背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陳寶恆生和王敏一樣,是因為背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而遭到了陷害。
——結果,這一說法不僅公開了自己是與王敏同類性質的詐騙犯,更是招來王敏妻子潘靜安拿出一份提供給律師的證詞,證明2013年聖誕節她還親自開車帶王敏前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住所求法,2014年1月王敏還在建立美國的法音服務組,而王敏直到2015年5月被抓的前幾天還對潘靜安說這輩子都不離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謂2013年背離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是編造的謊話。
陳寶恆生和他的邪教愚蠢弟子們,又把一盆髒水潑到了自己身上。
15.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造謠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虛弱得連20斤重的箱子都拿不動,不是佛陀,他才是大聖者。
——結果,招來陳寶恆生邪靈自爆凡夫虛殘不堪相。南無羌佛以六字大明咒在百餘人面前上供金剛杵,單手舉起110斤杵過肩,一咒音一舉共舉七次。當場對比,從一千多人中挑出20歲以上,比羌佛年齡小的中西方壯男30多人,無有一人能勝羌佛之力!大家應該真正想一想,第三世多杰羌佛年長於眾,而力勝群男,僅憑這一點,是什麼概念?難道羌佛是常人嗎?常人做得到嗎?更何況羌佛符合經藏,五明高峰頂尖,佛史無雙,眾聖認證古佛真身,史無前例,大悲發願永遠利生,不收任何供養。相反,陳寶恆生不僅設多種名目花招收供養,而且大把騙財騙色,只會用幾句空洞禪語迷惑於人,故弄玄虛地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以前的一切就讓它過去了,從今天開始,重新做起”等等,乍一聽還誤認為高人再世。哪知道他是假的,裝出來的,他誹謗自己的師父羌佛時,什麼都能憑空亂編造誣蔑,這就是他說的從今天開始放下嗎?他用虛雲法師與他對比,虛雲法師六塵不染能放下一切,雖未達五明高峰,但至少可以幾個月不吃不喝,陳寶恆生七天不吃就得餓死,盤腿打坐都不行,三個時辰六小時都坐不了,不但意念散亂身體會動,六小時后還自己爬不起來站立,不信你們就讓他試試,他故弄玄虛的說辭,是裝樣子說假話騙你們的!!他放不下騙財騙色,放不下美女送餐吃生猛海鮮,他是破五戒的典型,戒戒慣犯!一個62歲的老人滿臉皺紋斑點,卻不倫不類強行穿年輕人時裝,戴超級名牌手錶、名牌皮帶,穿名牌尖頭皮鞋,燙一個土阿飛頭,滿身的惡濁流氣;他騙財騙色、編寫邪惡守則、控制弟子;他虛殘的身體,八十斤的杵都上不了肩,不合佛經規定,一明不具,是一個地道典型的三藏白癡!所以,你們看看,他到底是聖者還是凡夫邪靈呢?
16. 陳寶恆生放初醒金剛力錄像,來冒充內密灌頂。
——結果,招來印證,要陳寶恆生這個闡提,把金剛丸放在離他一丈五尺遠的弟子手中,無論陳寶恆生修什麼法,金剛丸必定一動不動,成為死丸!陳寶恆生若是不服就當眾試一下!他當然只能找藉口說辭,就是沒膽試!因為他已經失掉了佛教的傳承,餘下的,只有魔術騙人,騙外行愚人!
17. 陳寶恆生弟子發表落款“恆生仁波切開示,紅蕾記錄”的文章,題為“當我說我是佛弟子時”。
——結果,招來網友們當即拆穿,那是抄襲的一段網路流傳的別人的詩,根本不是什麼陳寶恆生開示。剽竊的低級醜陋又被這個愚笨的紅蕾抹到了陳寶恆生臉上。
18. 陳寶恆生令其弟子楊紅蕾(宏雷),發表聲明單方面終止《古佛降世的背後》一書的所有發行授權。
——結果,招來不久前才勝訴讓蘋果公司賠款一億美元的張澤平律師,代表禾年出版社,向楊紅蕾追討一千萬美元的損失,並曝光楊紅蕾在書中發誓賭咒的擔保,讓人再次翻書,終究看清她在說什麼。
19.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發邪文說喜饒傑布、喜饒根登、丹增洛日相繼出問題,現在又是陳寶恆生,這麼多弟子有問題,師父也好不到哪裡去。
——結果,暴露出了陳寶恆生等妖孽謗辱釋迦牟尼佛的罪行!因為他們的意思,無疑是指釋迦佛陀座下,提婆達多、善星、滿宿、馬師等及其他五百比丘謗佛,如此眾多的弟子變壞,釋迦佛陀也好不到哪裡去!
20. 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在邪文中,洋洋自得一位弟子割肉供給陳寶恆生,還說,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那麼多弟子,怎麼不見有誰割肉供養呢?
——結果,陳寶恆生的愚蠢邪靈弟子們,就用這一條,撕下了他們偽裝成佛教徒的假面具,露出了殘忍猙獰的妖孽真面目!羌佛堅決反對傷害眾生,而陳寶恆生則以割他人身上肉為榮,與商紂王、蘇妲己同出一穴,是以啖食人肉為樂的惡靈兇妖!
21.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提出一堆問題,問哪部经有说莲花生大师有回春法?哪部经又说了维摩诘圣尊是多杰羌佛第二世?哪部经典又讲弥勒佛和释迦佛陀曾经是师兄弟关系?多杰羌佛真身是什么身等等。所有提問中去掉了對佛菩薩的尊稱直呼其名,还引出几段《楞严经》原文要求为其说义。
——結果,陳寶恆生的邪教弟子,這群愚蠢盲筆妖孽,又以實例證明了他們辱佛慢法的闡提重罪,招來佛弟子宗正以《原則的奉告》一文,列舉米勒日巴祖師向瑪爾巴大師求法、禪宗二祖慧可大師向達摩祖師求法、虛雲法師拜五台山見文殊菩薩等等公案,徹底證實了他們沒有恭敬心,是沒有資格得到佛法勝解的妖孽。
22. 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搞“一日一問”,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
——結果,招來佛弟子宗正要陳寶恆生先正名,要他拿出聖量,證明自己有評說法音的資格和身份。要他證明他的體質、證明他的智慧、證明他的道量。只要陳寶恆生單手能上75斤的金剛杵供佛,只要陳寶恆生能拿出五明中的兩明,或者只要能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韻雕“一石橫驕”的1%的部分做出來,便認可陳寶恆生是候補聖者,認可陳寶恆生有評說法音的一點資格,並將破格把陳寶恆生及其愚癡弟子提出的問題一條不落全部引經據典答出,如果宗正拿不出经藏密典伏藏之据,就断臂谢罪拜陳寶恆生為師。時至今日如何?陳寶恆生的烏龜腦袋,縮進殼中,還閉上了眼,完全不敢正視宗正提出的降低到最低限度的三條,可想這陳寶恆生凡夫無能到了什麼程度!
23. 陳寶恆生的邪教愚癡弟子,在邪文中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陀,因為沒有三十二大丈夫相。
——結果,招來釋證達上人引經據典的文論,將陳寶恆生及其盲筆蠢弟子駁得體無完膚,讓人徹底看清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是經教外行,連佛教基礎知識都不具備,只能在背地裡如豬狗一般嚎叫破口大罵三寶,罪上加罪!按佛說《佛藏經》鐵規,這些人已屬夠格的滅擯對象!
24. 釋證達上人發表《略說佛陀三十二大丈夫相和羌佛然何於相》一文,引用釋迦佛陀經文詳解佛陀報化二身的區別,及凡夫眾生為什麼看不到佛陀報身三十二相、看不到佛陀的八大自在身,講解釋迦佛陀為什麼規定佛菩薩必須具備五明。但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仍然叫囂此文是妄語,叫囂佛陀三十二相及八大自在身就是為凡夫眾生而顯,並辱罵金釦一段聖德釋證達法師。
——至此,陳寶恆生及其邪教派弟子,撕掉了他們披在身上的佛教外衣,扯下了“回歸三藏”這塊遮羞布,坐實了他們的邪教本質!因為他們明明清醒地看到了證達上人引用的是佛經,他們已經了解了法報化三身的法義是來源於釋迦佛陀說法的佛經,但是,他們依然反對侮辱,直接誹謗經文,直指釋迦佛陀妄語,辱罵佛陀和僧寶。此時他們已經不是愚癡的性質,而是魔子魔孫的猙獰兇相原形畢露!終於,他們的邪教本質,由他們自己揭開宣告,公諸於世人,大曝于天下!
把這兩個月概略回顧下來,的的確確如陳寶恆生所說兩個月見了分曉,陳寶恆生得到了現世惡報應,讓世人明確知曉了陳寶恆生及其邪惡詐騙集團斂財騙色、禍國殃民的真相,明確分清了陳寶恆生及其妖孽弟子反佛教的魔子魔孫本性。經云:“破戒比丘不樂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語。”而陳寶恆生等妖人,邪惡慢心,謗佛法僧,大逆佛語,不按經行,而依妖說。因此,大批的原陳寶恆生弟子紛紛遠離這邪師,回歸了佛教,而邪靈陳寶恆生自己也已經畏罪潛藏,不見蹤影了。陳寶恆生與佛教分道揚鑣後建立的邪教“恆生派”,是由陳寶恆生等極少一小撮辱佛謗法、違經抗教、絞毀佛像金剛像的闡提恆生弟子組成。陳寶恆生及其愚蠢的妖孽弟子,用他們自己的意念、行為、語言三業付諸於文,在短短兩個月的文論中,不自覺地徹底暴露出他們是異別於佛教的魔子魔孫,他們是謗佛辱法害眾生的邪靈妖孽。陳寶恆生啊,我實在可憐你,你繼續用這些禮法低賤、心地邪惡的經教外行,繼續用這些文筆拙劣、思路混亂、愚蠢到極點的邪徒為你寫下去,他們只會更全面、更徹底地幫你暴露出你不通三藏、招搖撞騙、色心成性、對抗佛教、違經慢法、欺師滅祖、誹謗正法的惡棍邪師本質,他們只會更快速地挖掘墳墓埋葬你陳寶恆生!說實在的,這不能怪你那些邪徒,他們只有那麼低劣的程度,你就是再讓他們把身上的肉割下來供養你吞哼下酒,或者打死他們也沒有用的,這是你這個邪師的問題,更是因果的使然!
儘管陳寶恆生及其邪惡弟子已經壞到無法想象的地步,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盡其一切誹謗侮辱,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不計較。到今天,拉珍跪拜羌佛請益時求問:“可否將邪師陳寶恆生等謗佛法僧的非釋種子妖孽們,按釋迦牟尼佛經書鐵定法旨進行滅擯?”羌佛說:“我十分慚愧,只能祈請南無佛教教主釋迦世尊,望能再施大悲釋罪於陳寶恆生及其造罪同夥。”羌佛接著说:“屬诸非善人等,恶业因果使然,若違國法,自招國政法律處置,佛弟子們無權施行制裁,善益公民為是。我佛世尊大悲無量,只要他們還願意改惡向善,不再傷及眾生利益,按佛經教、戒律行持,請世尊念及當初答應波旬魔王之請,對他們魔子魔孫再度施以教化,可否仍舊接納他們為釋種子,暫不滅擯,望給機會強加教化成其善類,可好?”
你們看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到現在還是什麼態度對待你等非善類孽畜之言行。而汝等妖物,是如何“違逆佛語,但生嗔恨驕慢狠戾,惡邪慢心謗佛法僧”,又是如何污衊造謠羌佛迫害你們。汝等可知,如果真是羌佛動言,豈是你等可堪承受!實在不知好歹!邪教徒為什麼就生不起一點點敬重佛經、按經教執行的心呢?為什麼就不願意改惡向善呢?如果不是考慮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向世尊求情請諒汝等,我們現在就會按照南無釋迦佛陀經書規定滅擯你們這些非釋種子之闡提妖孽!
這並非本人虛構,更不是扣帽子、打棒子,而是釋迦世尊有說法,正是對陳寶恆生等妖孽邪類的活生生寫照!在《佛藏經》中,南無釋迦世尊有嚴厲鐵規,世尊說:『舍利弗,如是上妙無比之法,破戒比丘乃生嗔恨,於說法者心多不信。得聞如是佛所說經,違逆不受,而作是言:「此非佛說,教語餘人。」何以故?破戒比丘不樂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語。此皆破戒愚癡惡法,謂心不信違逆佛語。如是比丘自知有過,但生嗔恨驕慢狠戾,惡邪慢心謗佛法僧。舍利弗!隨此比丘聞是諸經違逆不信,心不通達無上菩提,教語諸人:「非佛所說」。舍利弗!佛說是人則為謗法。以謗法故為非沙門、非釋種子、應當滅擯』。
滅擯之滅,即滅除、消滅之意;擯,為棄絕、令之消失無踪。也就是徹底消滅之意。在《佛藏經》中,“謗佛法僧”、“佛所說經,違逆不受”者,南無釋迦世尊定為非釋種子,應當滅擯。那麼,憑什麼說陳寶恆生及其門人是非釋種子呢?其他罪大惡極暫放一邊不說,就僅憑他們所造的十分之一罪孽,指使弟子絞碎諸佛之師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及十大金剛像,和違背佛所說五明,公開抗斗佛說法報化三身法義,破壞《金光明最勝王經》《菩薩地持經》,破壞《瑜伽師地論》《瑜伽論》《莊嚴經論》《因明入正理論》,破壞《合部金光明經》等等,並“教語餘人,非佛所說”,誹謗佛法僧,就已經成為非釋種子了,何況他們的其他諸多闡提罪業,他們已經不是被呵斥責罵的份,而是早該滅擯!
現在,我們面臨的難題是:我們要不要即刻按照釋迦佛陀的決定,將陳寶恆生及其邪徒滅擯?陳寶恆生及其妖孽邪徒,公開誹謗佛弟子們不慈悲,因為罵了他們、檢舉揭發了他們。不知好歹的東西!我們不是不慈悲,而是對你們太慈悲,我們做得太不夠了,我們沒有按釋迦世尊法旨實行。我們早就應該依世尊經中規定,對你們實行滅除擯絕,才是真正釋迦佛陀的教戒奉行弟子!是的,佛弟子當遵奉釋迦世尊《佛藏經》中的鐵規,將你們這群謗佛法僧的非釋種子滅擯!然怎奈,我們遇上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過度大悲,已向世尊請求釋罪於汝等。如遵奉世尊之教實行,那必須现在就將陳寶恆生等妖孽滅除擯絕,如果按羌佛的意圖,就該暫放你們一馬,給予機會讓爾等非釋種子謗佛法僧之孽畜們改惡向善,暫不滅擯。到底該如何做,這讓我們實在兩難!
我之淺見認為,陳寶恆生及其同類,雖然你們常時違逆佛語、惡邪慢心謗佛法僧,屬非釋種子,應當滅擯,但同時也要告訴你們,佛陀不會捨棄任何一個真心懺悔改過的眾生。你們雖然是波旬魔王的子孫或盲同妖類,但只要徹底發自真心地懺悔改惡向善,也是有救的。這就是為什麼釋迦佛陀不拒絕波旬魔王請答,願纳其子孫入於佛教,施以教化。
同時,拉珍建議學佛修行的佛教徒們,注意一個原則大事,如果陳寶恆生等妖孽,繼續為惡不善,我們是佛弟子,應當馬上遵奉南無釋迦牟尼佛的法旨,按《佛藏經》中世尊的規定,對繼續抗經害生、欺師滅祖、謗佛法僧的陳寶恆生妖孽們,實施“非釋種子,應當滅擯”,否則我們就成了違背釋迦世尊法旨,成了抗經罪人,不但不能福慧圓滿,不能成就,且無疑必定墮入三惡道中。為什麼?因為明知《佛藏經》規定,而陳寶恆生等又不改惡向善,這種情況下我們還不按釋迦世尊的做,當然就是公開違背釋迦世尊的經教,必墮三惡道。當然,我們也要尊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佛弟子們只能遵奉善益公民的本份,無權對任何人施行制裁。羌佛如是大悲,我們雖無權制裁他們,但是,佛弟子們可以把他們恐嚇你們、奴役你們、騙財騙色的犯罪事實交給警察公安法庭,由法律來滅擯他們!!這也是一個善益公民應盡的義務和職責。
我們還要引起注意的是,那些被陳寶恆生邪師詐騙集團騙了錢的人們,應該讓他們把你們被骗的財產退還給你們,否則你們的錢財就成為支持妖魔邪靈,這罪業就太大,永遠都洗不清了!
當然,陳寶恆生等人若公開真誠懺悔,改過欺師滅祖、謗佛法僧、絞碎佛像等罪,願意徹底改惡行善,那是可以諒解的,這正是羌佛求情於釋迦世尊望再給機會教化成其善類的道理。
陳寶恆生及其同夥,你們的命運隨你們的因果自己掌握,誰也改變不了,旦勸你們好自珍惜,改惡向善,遠離邪教,步行正道,為國泰民安、世界昌隆做一點善益之事吧!

陳寶恆生,你用你的黑社會試試,警察公安馬上把你丟進監牢!

陳寶恆生,你聽著!你弄的什麼黑社會什麼烏七八糟的,無非就是一兩個不入流的地痞,出來矇騙恐嚇老實人罷了,實則是見不得正氣的無能混混,聽到警察公安就嚇得屁滾尿流夾起尾巴逃竄躲藏,大氣都不敢出!是你把他們變成了為你送葬的幫兇!拉珍只覺得你太幼稚可笑,不屑對爾等一顧!他們敢傷害誰?不信你試試,只要你敢指使他們傷害一個人,你陳寶生馬上就會被抓進監牢變成死囚犯!什麼破爛,到墳山亂葬崗騙鬼去吧!大家要了解,事實的真相是:香港警方、美國警方、中國警方都已立案追捕陳寶恆生和他的幫兇嘍啰們,現在不是揭發者怕他們,而是他們怕揭發者,是壞人怕好人!大家一當發現哪些是陳寶恒生詐騙集團的爪牙,就馬上把他們公開在網上,提供給公安和警察局!
陳寶恒生就是個邪靈雜碎,正規的佛教弟子,應該按照佛陀的教戒對之聲討揭露,不必有任何擔心,龍天護法會保護一切佛弟子。所有發露陳寶恒生妖邪惡行的佛弟子,不僅不會有任何問題,反而會平安大吉,幸福安康,請相信拉珍!陳寶恒生弄的那些跳出來搞威脅的小丑,在正義、在警察、在公安面前,無非是老鼠見到貓,只會嚇得魂不附體!邪惡在正義的面前,骯髒弱小得很,會迅速銷聲匿跡。大家大膽發露陳寶恒生等妖孽,將會吉祥,將會積累無量的功德!
拉珍本來不准備在此時說話,見到陳寶恒生讓潑皮威脅洪鐵生教授,幼稚可笑至極,你嚇唬誰?!反而激起我不可原諒此等妖孽,即刻撰文,揭穿陳寶恒生邪靈之流的無能可憐,標題為《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惡之人幫陳寶恒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慚愧佛弟子:拉珍​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四)

文/風雲

張知恩到雅州上任時,就帶了一名書僮,背幾雙草鞋走著到雅州。書僮問:大人為何如此寒酸?張知恩說眾生如此痛苦不堪,我們當珍惜福報以報親恩。到了雅州後,當地官員趕快安排他在後花園休息,並告訴他說:今天有一個案子在審理,希望明天轉交官印文書,今天就暫請張大人於後花園休息。張知恩便與書僮在後花園喝茶,突然他看到前面那名官員如何接受地痞流氓的賄賂,那個流氓如何欺負王氏寡婦,他們怎麼設計陷害王寡婦等,看的清清楚楚。而此時只見那名黑心官員拿起驚堂木,大喝一聲:王氏寡婦不守婦道,誣陷別人,實為喪失人倫,按照律令當秋後問斬,以儆效尤。張知恩看到這裡,怒不可遏,用力拍了一下石桌,大喊一聲放肆!結果隨著一聲炸雷,衙門的大廳上的柱頭當場落下,把官老爺的桌子打成粉碎。大家都嚇得躲起來了。張知恩立即走到前廳,要求官員馬上轉交官印文書,他自己重新審案子。最後經過認真審理,王寡婦無罪,而地痞無賴實屬壞人名節,惡人先告狀,判秋後問斬。那名官員包庇罪犯,接受賄賂,上報朝廷等待皇上的命令。民眾都跪下大喊青天老爺。

由於雅州離霧中山不遠,張知恩得以有時間拜見果圓大師,大師也帶他一起參禪,突然有一天,他在定中看到他的母親在地獄受苦難熬,那隻狗也陪著他母親一起。他非常難過,想救他的母親,就向果圓大師請求幫助,果圓大師就跟他講;當年,地藏王菩薩得知他的母親在地獄受苦,而無法救助,就向釋迦世尊請求開示,釋迦世尊以大悲菩提的智慧告訴地藏王菩薩:你母親的業力是多生帶來的,是無法免掉的。你要想救她脫離痛苦,你就應發無上菩提之心,三天三夜要一心不亂的念,並以你最大的願力來供養出家人,請出家人幫你一起念佛,利用大家共業的力量來解救你的母親,果然他三天三夜一心不亂的念佛,加上所有出家人幫他共同念誦,這個時候,宇宙間都在顫動,空中響起了明亮的聲音,那個時候是十方諸佛匯集成多杰羌佛的聲音說:你的母親的業力就要消掉了,你不能產生悲哀的心,你不能產生傷心的心,你要一心不亂的念。你不僅要救你的母親,而且要想到所有和你母親關押一起的眾生,包括十方的眾生一起脫離這個苦難。這時地藏王菩薩的心發真了,只聽到一聲響雷,轟隆一聲地獄鐵圍城那個部分爆炸了,所有跟他母親關押在一起的眾生都得度了。而那一天就是陰曆七月十五,因此這一天也成為佛喜日和了生日,了眾生生死的日子。聽到這裡張知恩馬上給師父跪下說:弟子沒有地藏王菩薩的功德,但為了解救我的母親,我願意燃身供佛,並用我的血寫經書。

張知恩當下就沐浴更衣,染香供佛,並在自己的身上挖了三個洞,插上草捻,燃燒起來,當火燒到皮肉時,那種徹骨痛心的痛無法形容,他差點昏死過去,果圓大師在旁邊為他念誦佛號加持他,他終於挺過了難關。並用自己的鮮血書寫《心經》一部。兩滴淚水從果圓師父的臉上流下。晚上,果圓師父特意安排他睡在離自己最近的禪房,半夜時分,張知恩突然聞到異香撲鼻,屋子一片明亮,並出現蓮花,甘露。這時空中出現了一位莊嚴無比女人,勝過世間美女數百倍。身邊有一隻金黃色的獅子搖著尾巴陪護著她。這位女人喊:孩子,感謝你救了母親!張知恩一下驚醒說:娘是你嗎?那位女人說是的孩子,是為娘我,我想你想的好辛苦啊,感恩佛菩薩,我們終於見面了!你知道這只獅子是誰嗎?它是你的兄弟啊!張知恩聽到這里馬上跪在地上,痛哭起來。他母親說孩子你應該高興才對啊,也多虧了果圓法師,他的恩德,我們幾輩子都不能忘啊!我要走了!孩子你要記住一句話:世上萬般風雲,終歸隨風化煙。行到水窮處,不如歸去也。

“不如歸去也”,張知恩一晚未睡反復重复著母親的這句話,也是師父留給自己的話,想一想,當年呆傻的母親那麼含辛茹苦,自己經歷種種的磨難,先生如何嚴厲對待自己,皇上如何厚愛自己,而母親如何在地獄裡受苦等等等等。他明白了“不如歸去也”,又到了卯時之初,他走到了大殿,果圓師父已經把剃刀等全部準備好了,就像第一次,先生在私塾裡等著他當書僮那樣。

不久,皇上下旨昭告天下:張知恩忠誠體國,為國為民操勞過度,暴病身亡,特加封禮部尚書銜,封太子少保。欽此!從此世上再也沒有張知恩了,只知道在霧中山行園寺裡,有一位默不作聲的如歸法師,跟在果圓師父身邊,勞作,生活,念佛,參禪。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了,突然某個凌晨,果圓師父把如歸法師叫到跟前說:今天是觀世音菩薩的聖誕,我就離開了。我一生貧寒,唯有一“無為心印”賦之於你。你切記百年之後當有佛陀來此娑婆度脫眾生,那時將是維摩詰聖尊二下云霄,當以顯密俱通,妙諳五明,能當眾請佛陀於空中降下甘露,以表佛陀正法之所在,所傳的現量大圓滿,現量即證,灌頂傳法的當下即進入佛土世界。此法以前到現在根本沒有傳在娑婆世界,但願你到時乘願再來,學此無上大法利益無量有情!如歸法師聽著師父最後的話,頓時感到時空在那一刻停止了,他深深的凝視著虛空,空中出現了一道彩虹與師父、傻娘、狗兄弟融為了一體……

(全文完)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一)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二)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三)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三)

  文/風雲

再過些時日,先生突然找到了傻娘,就問狗娃姓啥?傻娘用筆寫下娟秀的字:張。先生說就叫狗娃“張知恩”吧,讓她知道母親的養育之恩!看到先生為兒子賜名,傻娘連忙跪下磕頭謝禮,很快先生安排知恩考取了秀才。但還是跟在自己身邊學習。轉眼很快十年就要過去了,先生找到了傻娘,並跟他們說我明天要走了,再也不回來了,我手頭有些銀兩做盤纏,讓知恩去京城趕考吧!千萬別錯過了!傻娘和知恩一聽大聲痛哭,拼命的在地上磕頭求先生留下來,但先生說緣分已至此,必須要走!知恩一聽,當晚就跪在先生的房前,不肯起來,先生也不管他。

結果當天晚上,天上下起了白雪,多少年都沒有過這麼大的雪,但知恩還是跪在那裡,想見先生。先生就是不開門,第二天,大雪掩蓋了知恩,他凍昏死在門前,先生先用冷水把他泡起來,等他有了知覺,又安排人給他服了藥。先生留下了一封信,從此就消失了。信上寫道:霧中一衲子,步外無佛法;白雲仙鶴遊,不如歸去也!張知恩讀著:霧中一衲子,步外無佛法。一頭霧水,什麼是“步外無佛法”?他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由於必須謹尊師命,張知恩便請關係最好的鄰居,一個孤寡的跟母親差不多年紀的女人照顧母親。自己便去京城趕考。一到京城,盤纏也用的差不多了,但離考試還有一段時間,怎麼辦呢?還好他認識了一個同樣來趕考的秀才,兩個人一商量,白天就出去為別人寫狀紙,寫字賺些盤纏吧。張知恩由於文采出眾,字寫的異常好,所以很多人都找他寫狀紙,京城的官員看了狀紙上寫的字,大生歡喜,便去私訪,看一看到底是誰寫的?到街頭一看,原來是不到20歲的年輕人,雖然身上穿的很土氣,但器宇軒昂,兩目有神,寫起字來一絲不苟,全神貫注。官員就上去盤問,一了解是今年參加會試的,名字是張知恩,於是官員就記下了。果然經過考試,張知恩獲得頭名三甲,皇上要當面殿試,這時那位官員便奏請推薦張知恩。皇上一看若有所思。在宮殿裡,張知恩引經據典,針砭時弊,關心民生,立志為民忠君,皇上一看心中大悅,但卻點了他為探花。皇上問他意下如何?張知恩趕忙叩頭謝恩,說小民自幼家貧,如同狗尾草,今日得皇上恩寵,點為探花,雖死不足以報皇恩!事後,官員請奏皇上,為何獨點他為探花。皇上說:張知恩身負奇才,如果點為狀元,怕他以此而驕。如果他被點為探花仍然有感恩之心,此人必是我朝之棟樑!

張知恩點為探花後,便先安排在翰林院。但他上奏皇上自己願到偏遠地區為官,以考察民情。於是皇上下旨到雲貴地區上任知府。臨行前,他決定回到家,拜見自己的親娘。結果一到村子,都沒有人了,全是破壁殘垣了,等趕到自己的“狗窩”時,也早已破敗,但院子里長出了一顆杏樹苗,他大聲喊娘,沒人答應,過了一會出來一個老人,一看原來是那位好心的鄰居還留守在那裡。他趕忙問他娘哪裡去了,老人抹著眼淚說,自從你趕考後,村里大旱,顆粒無收,又不知哪裡來的一場火燒光了村子,大家都逃難了!我走不動了,就留在這裡,等你回來!那我娘呢?她也跟著逃難了!老人抹著眼淚回答,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裡了?張知恩痛哭一場,就說你先跟我一起上任吧,我來照顧你,然後慢慢找我娘。於是這位老人就跟著張知恩到了外地,知恩視她為自己的母親,儘自己的孝道。

由於以前那位和尚和道士的戲弄,使得張知恩對他們很反感,認為他們整天不事勞作,個別人還騙吃騙喝。於是在衙門口上寫下了“道不同,僧無緣”,任何和尚,道士的官司堅決不打,只要有和尚道士與普通百姓的官司,先打和尚道士二十大板,再判和尚道士輸。由於他是皇上派來的大員,大家對他敢怒不敢言。結果有一天,他正在花園內讀書,突然來了一個瘋和尚一下闖進了衙門,那些差官根本攔不住,張知恩一看,是一和尚闖進來了,大聲喝道:大膽,是誰放和尚進來的?誰知那個和尚幾步就到了他的桌前,跟他說:師兄,這是你的書,今天還給你了。說完後,一陣風就到了院子中央,那些差官想上來捉拿,結果和尚袖子一掃,差官紛紛倒地。一眨眼和尚不見了。張知恩好奇得很,什麼人有如此本事啊?他拿起書,突然發現這些書就是他的,就好像是他昨天才讀過的,恍然如隔夢一般。就在這時,有丫鬟說:老爺,老太太請您進去,她快不行了。張知恩趕忙放下書,跑到老太太床前,老太太握著張知恩的手說:我不行了,馬上就要走了,感謝你照顧我的晚年。我有件事一直沒告訴你,你娘沒有去逃難。她在你去趕考之後,天天到村口等著你回來,突然有一天做了一個夢,夢見你八抬大轎的回來了!她高興極了,說你要回來,你喜歡吃杏子,她要去為你採摘。結果那天下雨,一不小心路滑,你娘跌下來懸崖。最後是狗找到了你娘,我們把你娘搬回來了,她手裡還握著一顆杏子,我們把她埋在院子裡了。那隻狗當天也死了。我把它埋在一起,院子長得那顆杏樹苗就是你娘手裡的那顆杏子長出來的!張知恩聽到之後頓然昏厥,經過搶救醒過來了。

  醒來後,他望著和尚給他的書,忽然記起來先生寫的信:霧中一衲子,步外無佛法……霧中一衲子,難道先生到了“霧中”這個地方出家了?他就問身邊的人,一些商賈有沒有一個叫霧中的地方。有人就說:大人,我聽說在四川有一個地方叫霧中山,離成都不遠,那裡有一座開化寺,是佛教南傳的的第一站,香火甚旺。並且那裡寺廟甚多,聽說有一行園寺,它的住持果圓大師德高望重,水平甚高。張知恩決定去霧中山找行園寺。於是,他便換成便服,帶一書僮,前去,終於到了行園寺的山門,突然一位出家法師就向前說:施主您好!來者可是張大人?張知恩突然一愣,心想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法師對他說:我們方丈正在帶領大家打禪七,今早突然停下來,告訴我們一位姓張的大人來了!讓我們停下來,並派我來迎接你。聽到此話,張知恩撲通跪在了山門,喊了一聲恩師!便淚如雨下。當晚果圓大師就著他母親的因緣為他開示了人生無常的道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並告訴他:你明天馬上回去,但無論出現任何情況,永遠記住“步外無佛法”。

剛回到衙門,聖旨就下來了,有言官參他擅離職守,因此先被關起來接受審查。他在關押他的地方寫下了申訴狀,說明了他如何跟著先生學習,他娘的命運,他為什麼去見先生(方丈),匯報上去,坐等皇上的批示!在等待的期間,他默默地想起方丈的話“步外無佛法”,關押他的地方很小很小,幾乎無可過多的移動。他想這就是步內,真是一步之內。那麼什麼是步外無佛法呢?想著想著,突然之間一片光明呈現了,關押他的牆突然變成了影子,他一伸手那牆都被穿過了,他直接穿過門,沒想到那門就如同空氣一樣對他毫無障礙,他把差官的鑰匙拿在手裡,他們根本發覺不了,他又還了回去。他此時頓然明白什麼是“如夢幻泡影”了。第二天,峰迴路轉,皇上的聖旨下來了:先批評他擅離職守,而後根據他上奏的情況進行了落實,封他母親為誥命夫人。念其尊師孝母,調任他到雅州為官。

未完,待續..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一)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二)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四)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二)

結果,狗娃到了先生那裡非常守規矩,很有禮貌,先生交代的事他都很圓滿的完成,於是狗娃就留下來當了書僮。
得知兒子成了書僮,傻娘高興的割掉自己的頭髮換了幾文錢,買了點心送給先生,並跪在先生面前久久不肯起來。先生收到點心,扶起傻娘,沒有說話就走開了。誰知以後先生對狗娃更嚴厲了。嚴厲的有些不近人情了,只要有一個學生把課文讀錯或者寫錯字,那麼除了這個學生受罰外,狗娃必須跟著受罰,一起抄寫,背誦,如果背不過,先生就用戒尺打狗娃的掌心,來代替同學的懲罰。並對他的抄寫要求的異常嚴格,必須按照自己的字體寫,要寫的非常像,如果寫不像,或不會寫,先教一遍然後再打手掌心。等他學會了之後,突然先生有要求他用歐體來罰寫,要求他必須嚴格按照歐體風格寫【自古無歐不點元,即所有狀元的字體必須是歐體字】,寫不好,背不好,又要挨罰。傻娘有時偷偷的躲在窗外看著自己的兒子又受罰了,便流下了眼淚,幾次想衝進去想替兒子受罰,但是最後放棄了。

傻娘知道兒子愛吃水果,便偷偷的跟在那個放羊的身後,最後那個放羊的到了一處懸崖處,那里長滿了野生杏樹和桃子樹,現在是桃子開始成熟的季節了。放羊的把羊群放到旁邊,自己就去摘桃子。傻娘看了之後,就用石頭朝羊群一扔,結果那羊群受了驚嚇,放羊娃趕快去追羊,這時傻娘便快速摘了一些野桃,在河裡洗好後,跑回到私塾送給先生和兒子,先生看著她那被樹枝劃傷的臉以及胳膊,沒有說話,收下了桃子,給了傻娘一些飯菜,就趕她走了!誰知以後,先生對狗娃更嚴厲,只要有一個學生出錯,在大熱天裡,他必須站在太陽地下曬半個時辰,剩下半個時辰砍柴,幹完活後立即背誦同學學錯的課文,如果背不過,又要受罰,同學看著他受罰的樣子,都開心的笑了,紛紛嘲笑他是個傻瓜,但他沒有任何怨言,因為是先生收留了他。

夏天,先生帶學生到河裡游泳,命令狗娃只要有一個同學遊不好,他就受罰,就得背著同學在河裡游兩圈,天天如此。

到了冬天,同學們出錯,先生就罰他在雪地里站著或者跑步,甚至要求他穿著單衣在跑步。同學看到有一個笨蛋活寶替他們受罰,都開心的笑了。有時,如果同學們從家裡帶來的飯如果沒吃乾淨,他也得受罰,罰他吃乾淨剩飯,吃不完晚上帶回家吃,第二天還要報告情況。有的同學惡作劇,故意帶一些餿飯吃不完,於是他也必須把這些吃完。

就這樣日復一日,幾年過去了,他健壯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讀的四書五經都倒背如流了,字寫的越來越好了,甚至有點超過先生了。但是他好像是個啞巴,不怎麼說話,默默地承受著先生的體罰和同學的嘲笑。

有天下午回家的路上,他突然看到了河裡有三個小孩子因為在橋上調皮,不慎都掉到河裡了,他二話沒說,跳進河裡,一個一個救這些孩子們,等救完最後一個,他也累倒了,回到家裡呼呼昏睡,並且發高燒說胡話,腿上還長出來一個膿包!傻娘一看著急了,趕緊請來先生,先生開了一副藥方,但很奇怪,需要用人肉做藥引。傻娘一聽,拿起菜刀就朝自己肚子割去,劃了一塊肉下來做藥引子,等狗娃吃到藥,發現有什麼東西,再看一下傻娘,他一下子抱著傻娘痛哭起來。很快他的病好了,可以回私塾了,但他想照顧傻娘,因為傻娘的肚皮的傷口在流膿,傻娘拼命的搖頭,趕他去私塾,最後實在沒法,傻娘就揭自己的傷口,告訴狗娃你如果不去,我就揭開傷口,此時鮮血頓時流出,狗娃趕快跪在地上磕了一個頭含著淚跑回了私塾。沒想到先生留他暫時住在私塾,但對他的懲罰似乎又嚴厲了,先生命令他明天一入卯時,狗娃必須拿著今天同學們的剩飯送給在村子東頭第一遇到的人,必須讓那個人吃完些剩飯,否則就要挨罰;結果未到卯時,狗娃就出去了,一下子遇到自己的傻娘在那裡撿拾牛糞,狗娃二話不說,按照先生的要求讓傻娘把剩飯吃了,傻娘一聽是先生的命令,如果不吃,兒子又要受罰,就趕緊吃了。

先生問他:你把飯給那個人吃了嗎?他說是的。先生問那個人是誰呢?狗娃說我娘,先生問他:你當時怎麼想的?狗娃說:我當時只想到先生讓我把飯給我第一個見到的人,根本沒有想這個人是我母親,或者不是我母親,我只知道先生讓我這樣做的,我就這樣做了。先生沒有說話,就安排他讀書去了。這樣過了幾天,傻娘的傷口很快見好!狗娃也放心了,他更加努力了!先生對他也越來越放心了!

有一年,村子裡來了一位道士和一位和尚來化緣,他們走到私塾請求化緣,那些學生又搞惡作劇,就說如果你能讓狗娃他娘和他從我的褲襠裡穿過,他娘喊我三聲爹,狗娃喊我爺爺,我們就給你們一些錢財,結果道士和尚趕快向狗娃求情,請他幫忙,並告訴他我們好幾天沒吃飯了,可憐的很,你幫幫我們吧!狗娃他娘和狗娃看到餓的實在可憐,於是立即鑽到那個同學褲襠,並喊了三聲爹!同學們都哈哈大笑,和尚道士拿到一些零錢後,便說;咱們好幾天沒開葷了,趕快去過過癮吧!謝都沒謝狗娃他們,就揚長而去。狗娃突然呆住了,但還是沒說話。這時只有先生在旁邊看到了微微含笑。

未完,待續..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一)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三)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四)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一)

文/風雲

“關關之鳩,在河之洲。。。。。。”的朗讀聲從福慧私塾傳了出來,狗娃緊緊的趴在窗外,仔細聽著私塾先生的朗誦。這位先生是剛來的,聽說特別嚴厲。以前的先生因為孩子們實在太調皮,甚至大搞惡作劇把那些先生給逼走了。當地族人頭目,士紳們又不能讓自己的孩子無人可教而輟學,所以費盡了心思去禮聘教書先生,然而周圍百里沒人願意,因為那幫孩子太調皮了,簡直是混世魔王下凡。誰知正當他們愁眉不展時,從遠方來了一位秀才願意教他們,但立下了規矩那就是:一,我管孩子家長不能干涉;二,必須配備我想要的,只要我想要的,一定要做到。看到這苛刻的規矩,家長們都有點退卻,準備反悔,但一看到這位先生的寫的毛筆字,似顏近柳,合聚了顏筋柳骨之風,功力之遒勁,又頗有二王之勢。於是二話沒說,立即答應下來。

狗娃已過七歲,但因家裡實在太窮,僅與一個半瘋半呆,說話磕絆異常的傻娘,還有一條年紀很大的狗為伴。他也不知道姓啥,只知道自從出生記事起,便認了這條狗為兄弟,傻娘和鄰居就叫他狗娃了!由於家裡根本吃不上飯,所以他長得比別人小很多,穿著的草鞋也是他娘從垃圾堆裡撿來的拼湊成一雙,結果一隻大一隻小,而狗娃卻覺得很幸福,因為很多年他就沒有一雙像樣的鞋子。由於窮受欺負,在村子裡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餘地,所以他成了一個沉默、不爭辯的人,因此村里的人都似是而非地認為他跟啞巴差不多!但他很渴望讀書,也很尊重那些先生,每次看到那些先生離開私塾,他都偷偷的流著淚,目送著他們離開。聽說來了新先生,他興奮的都睡不著覺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私塾窗外,踩在一塊石頭上,聚精會神的聽學生們上課。

傻娘一早起來發現他不見了,知道他又去私塾那裡了,所以也沒有理他。中午時分,快到吃飯的時間,該去叫他了。傻娘便急匆匆的向私塾走去,這時一個放羊娃趕著羊回來了,肩上扛著一顆長有杏子的樹枝,那杏子黃彤彤的,非常的誘人,她看著那杏子有些發呆,想自己的狗娃能吃到杏子該多好呢!放羊娃看著她那癡呆樣子,很生氣,隨手摘下一顆半青半黃的杏朝她打過去,並喊著:窮傻鬼,看什麼?!傻娘趕緊撿起來,用手擦了擦,攥在手裡,向狗娃走去。她看到狗娃那麼認真,沒敢說話,只是輕輕的走到他身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狗娃回頭一看是自己的娘,他剛想叫,傻娘便拿出那顆青杏給了他,他接過來想掰開分一半給她娘,但他娘搖搖頭,指指嘴似乎告訴他已吃過了,讓他吃。狗娃便咬了一口杏子,杏子還沒熟有點酸,酸的他直發抖,傻娘看著他那可愛的樣子,咧開嘴笑了,狗娃也笑來了,結果一下子從石頭上摔下來了。由於聲音太大,私塾的學生都聽到了,於是都從屋裡跑出來了,看到是傻娘和狗娃娘倆,都破口大罵,有的拿石頭扔他們,並喊著這是我們家請的先生,你們窮鬼為什麼來偷聽?打他!結果那些學生紛紛撲上來把狗娃按倒在地,拳打腳踢,這時傻娘一下子緊緊抱住狗娃,把自己瘦弱的身體讓那些學生打,旁邊看熱鬧的人沒有人敢出來制止,唯有他們家的狗在旁邊狂叫,似乎表達著自己強烈的憤怒。就在這時,一聲住手!那些學生立刻鬆開了手。先生從屋子裡走出來,扶起了傻娘和狗娃。那些學生嚇得趕緊逃了。先生扶著傻娘,把她們送回了家。

先生便向鄰居們問傻娘和狗娃的事情,有人告訴先生:傻娘是外鄉人,在老家也是有些身份的人,自己是大戶人家的女兒,從小也讀書識字,後來嫁與一個秀才,本來家裡很美滿,但有一幫匪徒看上他們家的家產,就暗地裡迫害,她與自己的丈夫一起逃跑,當時她懷著身孕,丈夫為保護她被匪徒砍死。而她拼命的逃跑,逃到了這個鎮子上,最後終於體力不支昏倒在村外。這時一隻野狗拼命的舔她的臉,她才慢慢醒來,村里人收留了她,把她安排在一個廢置的倉庫裡,那條野狗也順便跟著她,村里的好心人有時給她送點吃喝。沒過多久,她就生下了這個男孩,由於跟那條野狗共同患難,因此便讓男孩認狗為兄弟,名字就叫狗娃。不久也傳來了他丈夫被害的消息,一夜之間,她變了,變得似瘋似呆,喃喃自語……

聽完這些,先生回到私塾便病倒了,家長都來看望他,盼望他早日好起來,因為孩子們好不容易開始認真學習了。先生說我太累了,需要一個小書僮幫我打理。你們幫我找一個吧。消息一傳開,一些窮人家的孩子都來應聘,但先生實在太嚴厲了,規矩太嚴格了,根本吃不消,不到兩天都跑了。最後實在沒法,有人就推薦狗娃試一試。先生開始還有些勉強,最後說試一試吧,實在沒法就是他了!

未完, 明天繼續..

來源:金剛菩提放生會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二)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三)

民間佛教故事連載:傻娘與如歸法師的前世今生(四)

給宏雷的一封信—釋隆慧

宏雷:

提起筆不知如何稱呼你才好,心中無限感慨、遺憾,現在只能讓我歎氣搖頭,我是審查你經律論百題考試閱卷的十七位師資之一,對你經律論知識有所了解,雖然你的成績不及格,但還是可以努力造就的。

翻開《古佛降世的背後》一書,看到你自己在書中寫上「查核鐵證事實真相,擔當因果行筆」,我認為你作者是一位修行人,能擔當因果在寫書,雖然你的百題考試不是很好,但是根據《古佛降世的背後》一書你敢考核事實,提當因果為你的書保證紀實,因此我們審核的考師們認為你是真修行人,為了利益眾生講出你的心裡話,這是值得尊敬的。

再翻到書中第9頁你說,「為了寫出真實不虛的結果,筆者確實下了一番苦功,深入調查了解,研解各方面言論,找到鐵證事實……」

同書第9頁又說:「筆者明白,萬劫千生得此身為人,若說假話編造行文,一切完蛋,因此,我非常清楚!!!寫這本書,自己撿了一個因果的擔子挑在肩上,在事理行文上必須慎重嚴肅,如實理鑒,不能言語虛妄,誑惑眾生,否則萬劫千生之罪業因果歸於何處,我明白得很,那當然在我的身上!!!為此筆者十分小心和認真。」那就你日前所說的,所寫的,所聲明的,否認你在書上鐵證的保證,這不是正說明你一直都是拿查核鐵證事實擔當因果行筆讓眾生信任得到欺騙眾生的目的嗎!?更完全違背因果!又如何把自己重申又重申,強調又強調,小心又小心,認真又鑒析,絕無虛構之言,推翻否認自己發下的鐵的誓言,為什麼我要這樣說,因為你以前的誓言是鐵的事實,現在否認的言行才是誑惑眾生。試舉一例,佛陀的五明展現等,得到前無古人的高度,符合釋迦牟尼佛經上的規定,所以證明了你以前寫在書上的誓言是真的,而現在說的話是假話,才開始欺騙眾生!

你是學法律的,應知法律前是依法不依人,事事講求事實證據,換了時空,難道你腦子也換了嗎?佛法上更是依法不依人。

正如你書中第31頁寫到,「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唯一圓滿世間萬法之人。羌佛在世間,醫方明、聲明、工巧明、因明、內明,五明妙諳,歸納萬法,無人可比。」言猶在耳,白紙黑字,不依止佛陀恩師如來正法,反依止妖邪之人行其邪說,欺師滅祖,你又如何能證明自己現在說的不是假話?

在書中第46、47頁中,對魔、妖邪之師的惡行惡狀,你的敘說淋漓盡致:「魔第一個就是以佛菩薩為敵,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謗佛誹經,讓眾生迷惑,誤導眾生,不讓眾生知道佛陀,或者讓眾生懷疑佛陀而不跟隨求學,或者陷害佛陀讓眾生誤以為佛陀是魔……」

書中第48頁告誡行人,「邪師騙子又是怎樣來對付座下的弟子的?控制弟子,還是上師嗎?連好人都算不上!邪騙之師的種種伎倆,都是為了讓眾生不見佛陀,不學正法,不得出離,繼續在六道輪轉,為魔和邪師的利益剝奪所用和方便。」

宏雷,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正是你自己所說的魔的行為啊!自己今生的解脫成就慧命就此斷送,永遠不得翻身超脫之日。

你書中第55頁又說到,「每每聽到有愚癡的佛弟子跟著誹謗者一起懷疑佛法的真實,筆者都會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你們這些雖然善良但卻愚笨的傢伙,應該清楚了……」

宏雷,此時正是你該看清楚一切,清醒的時候了,回頭是岸,改邪歸正,棄暗投明利益廣大眾生吧!佛陀恩師時常說,不怕犯錯,錯了改了就好,佛陀不捨任何一個眾生,包括闡提之罪,攻擊毀謗污衊、破壞佛陀的那些人,他們的幸福解脫成就,就是佛陀最大的幸福,只有佛陀恩師這麼大慈大悲,無私奉獻,護佑眾生!

你在第189頁更是說到:「佛陀的恩情累世難報,佛陀的心願只是眾生解脫成就。羌佛所示現的佛陀本質值得一切眾生禮敬,而凡對佛陀一念成真誠心恭敬的眾生也必將得到佛力加持,與佛結緣,直至解脫成就。羌佛的慈悲不可思議,羌佛的覺量不可思議,羌佛的成就不可思議,羌佛的圓滿不可思議,羌佛的無礙不可思議,羌佛與眾生的因緣也不可思議,無論用什麼樣的言語讚歎都是不能滿意的。」

宏雷,你這麼禮敬佛陀,讚歎佛陀,難道不是出自你內心真的?還是寫書時候就安了心來欺騙眾生的假讚歎?你真的這麼壞嗎?這麼骯髒邪惡嗎?宏雷,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不敢相信你有這麼壞,我只能給我自己一個答復,宏雷是受到某種威脅或利益挾持下,為了顧及眼前的安全利益才不顧墮無間阿鼻地獄之罪!拿著顫抖的筆寫下了現在欺騙眾生的假話!!快在佛前虔誠淨心懺悔吧!為了幫助廣大眾生,做一個不錯因果的正人君子,求得今生解脫成就!隆慧我十分慚愧,自我修行普通,現在我願為你誦經祈禱!

阿彌陀佛!

釋隆慧 合十

Buddha arrives in the Mission (Hua Zang Si- temple that propagates Dharma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AN FRANCISCO / Buddha arrives in the Mission / German Lutheran church now serves growing Asian community

(December 31, 2004,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Inside an old German Lutheran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Chinese nuns sit on the glossy wooden floors, wearing headphones, listening to Buddhist mantras on portable CD players.

 

Gone are the pews and the church piano, but the organ pipes and stained glass windows remain — a backdrop to giant Buddha statues at the Hua Zang Si temple, which opened its doors this week in the Mission District.

 

The Buddhist temple reflects the changing demographics of this working- class Latino neighborhood, and of the Bay Area.

 

“As the Asian immigrant population becomes more diverse and complex and comes into money, they want to do things that acknowledge and empower their heritage,” said John Nelson, an associate professor of religious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 “Temples are community centers, where people go to affirm their identity.”

On Dec. 26, Hua Zang Si began three days of ceremony to celebrate its opening and the birthday of Amitabha Buddha, one of the many Buddhas, who is believed to reside in the land of ultimate bliss. This Sunday, the temple will hold a ceremony starting at 10 a.m. to bless those who died as a result of the quake-caused tsunami in southern Asia.

 

Built in the 1900s, the structure originally housed St. John’s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Many in the immigrant German congregation likely worked at the nearby tanneries and breweries along Precita Creek, historians say. Located on 22nd Street, the church was just out of reach of the fire that razed much of the city following the 1906 earthquake.

After World War II, German, Italian and Irish families began moving from the Mission to the west side of San Francisco and out of the city.

 

In 1992, the congregation voted to serve the neighborhood’s growing Latino population, moving to a new church around the corner and renaming itself St. Mary and St. Martha Lutheran.

 

The old church became a private residence and was to be divided into condominiums, until the United International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purchased it and the adjoining parish residence for $2.5 million in 2002, according to public records.

 

And so the temple was born, with a new set of red doors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lion-headed knockers, Chinese signs and a Buddha in the lobby.

 

About two dozen nuns live at the temple compound. Each day, they rise around 5 a.m., and do not go to bed until midnight — meditating, praying and studying Buddhist teachings. The nuns watch television to get a better sense of what Americans are like, they say.

 

The nuns, in yellow and grey robes, venture out in the bustling neighborhood to buy groceries and supplies. The temple is down the street from Castillo Express, Elon’s Beauty Salon and Panchita’s, which serves South American food.

 

“We’re like other people. We have to eat, too,” Cheng Hsueh Shih said in Mandarin. The rosy-cheeked nun with a shaved head had hip rimless glasses and wooden prayer beads on her wrist. A vegetarian, she has tried the Mission’s famous burritos, but says she prefers Chinese food.

 

On a recent weekday, passers-by stopped and pointed at the temple, marveling at the Maitreya bodhisattva, or godlike being, visible behind the lobby’s glass doors. Chubby and smiling, he is a future Buddha, and is believed to currently reside in heaven.

 

“It’s great that it’s still being used for spiritual worship,” said Max Kirkeberg, a professor of geography at 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 who has chronicled changes to the city’s landscape for decades.

 

The temple bases its teachings on those of Sakyamuni Buddha, who lived about 2,500 years ago in what is now Nepal. It has not adopted the viewpoint of any particular sect and wants to attract a broad range of followers. Smaller branches of the temple are in San Jose and Sanger (Fresno County). Hua Zang Si joins more than a dozen Buddhist institutions in San Francisco, including the Sokoji-Soto Zen temple in Japantown and the Rigpa Center in the South of Market.

 

On the first floor of the temple, in the Precious Hall of the Great Heroes, a statute of Sakyamuni Buddha dominates. Skanda bodhisattva, a general clad in armor with a sword, stands to his right, protecting the temple from evil.

 

The temple’s giant Buddhas were constructed in Taiwan, divided into pieces and reassembled inside by artisans.

 

Before the Buddhas sit offerings of coffee, grapefruit, apples, boxes of raisins, cans of Coca-Cola, incense and artwork.

 

Dong Ai-Yuan, a disciple visiting from Fresno, said she became a Buddhist about 15 years ago. The religion helps bring her peace and good luck, and keeps her family safe, she said, adding that she has no fear of the future because she knows what her fate holds.

 

On the second floor, a 21-foot-tall Amitabha Buddha, draped in a red robe, fills one end of the room.

 

Before him, a thousand cups of water, changed daily, serve as an offering to Buddha. Nearby is a ceremonial wooden drum shaped like a fish. To learn as much as they can, the devoted must never rest and never close their eyes — like a fish.

 

The backyard — a city oasis in the shadow of surrounding Victorians —

is home to a magnolia tree, which the faithful say rained nectar for three days, along with a miraculous lotus tub used in the bathing of the Buddha dharma, or teachings.

 

In front, the building’s cornerstone carries an inscription in German referring to a New Testament text about the house of God, built upon the foundation of apostles, prophets and Jesus Christ.

 

Now, beside the cornerstone, in gold Chinese characters on black background, a sign reads: This temple will teach you how to become a better person.

Temple facts:

Hua Zang Si is located at 3134 22nd St. in San Francisco. Hours are from 11 a.m. to 5 p.m and is open to the public. For more information, call (415) 920-9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