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Accomplishment Is Attained Only Through Selflessness

第三世多杰羌佛.jpg

 

Artist: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This work of calligraphy is in the steel brush-tip technique.  There is a striking steely, powerful calligraphic style to this work entitled  “Great Accomplishment Is Attained Only Through Selflessness.  ” It conveys a sense of utmost firmness, like that of iron or steel.

 

There  is profound meaning to the sentence “Great accomplishment is attained only through selflessness. ”  As human beings living in this world, we must first let go of  “self.”  Day and night we should stay far away from selfishness and should derive our happiness from benefiting others.  When attachment to the concept of self is absent in our thoughts, we becom free of selfishness and greed.  Our minds becom bright, clear and free of impediments.  We then consider the interests of others and are naturally respected by others.  Consequently, we are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at ease and are happy.  Through this natural process, one can successfully refine one’s state of mind to be broad, elevated, and pure until one eventually attains the complete elimination of all defilements.

 

 

出處:INTERATIONAL ART MUSEUM OF AMERICA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十一)

Print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十一)

 

欲速則不達,行慢而失獲,事理如是觀,正住中道參,琴弦之懈弗出和雅之音,反之過緊則易于折。
不管你做什麼事,如果不切合實際,過於太急、太快,往往不能成功,因為它不符合客觀事物的邏輯、法度。如果速度太慢,往往又錯失良機,達不到自己的目的。所以行慢而失獲。凡是世間上的一切事理,都應該注意這兩個正反不同的關鍵。那麼,怎樣做才對呢?這就要認真研究分析,取其適中,找到最佳的方法。正如琴弦一樣,繃得過緊往往把琴弦繃斷,那麼,繃得過鬆就更不能出和雅之音,要不鬆不緊,恰到好處,才能奏出美妙的音樂。世間上的萬事萬物,都要順乎邏輯的事理,不偏不倚,然後去進取,這樣就會很圓滿地達到目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七)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七)

立之于福應憶于難,取之勝者莫忘兵家常事,暴雨之下方憶其傘者必水淋其身也。

一個人處於幸福之中,事事稱心如意的時侯,不應該忘記考慮遇到困難時的處境,並同時想到出現困難時應如何去解決。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人的禍福,隨時隨地都在不斷地轉變,沒有常規可言,你現在看起來一帆風順,處處都很順意,但說不定會在某一天,由於某個環節上的微小失誤,或某一方面的細小因緣,或別人對你的誤解,就會給你帶來極大的困難,甚至陡然之間使你身陷絕境。正如兵法所云,取之勝者莫忘兵家常事,這就是說,得到勝利的時候,千萬不要忘了勝敗及兵家常事,今天勝,也許明天就會敗。在曰常生活中也一樣,沒有下雨的時候,就要先看好天色,注意到即將來臨的暴雨,提前準備好傘,否則,等暴雨來臨時再想到拿傘就已經太晚了,那個時候,你只能全身淋濕。所以,任何事都應未雨綢繆,才能穩操勝券。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雪山上的茅篷石屋

當你第一眼觸碰到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超自然抽象色彩」,那鮮明耀眼的紅黃藍白黑,跳躍飛舞,潑辣如千里江濤瀉過,收藏於微細毫端之妙趣,灑然超脫於塵俗,柔和而剛毅,各種妙麗色彩相互滋養昇華,可以說是巧奪天工,色達空靈的境界,和雅、舒服之享受真是難以言狀。「超自然抽象色彩」是一個由色彩構造起來的完美世界,它沒有十分具體的世間形態,它就是色彩,以色造形,以色寫意,色即是其形,色便是其意,色入感人神韻。這些色彩,一經三世多杰羌佛之手,驀然匯成無比奇妙驚豔的幻色,氣韻生動,景如華滋,潑辣如滄海咆哮,而反之微觀如毫端顯意,粗中顯微,神韻天成。其實現在談三世多杰羌佛的西畫高超之處,實在是低論佛陀。我們可以想到,就連空中的祥霧三世多杰羌佛都能一手拿之入雕刻,如如而不動,對於書畫,那不是小菜一碟嗎?所以這些畫美得醉人。這些作品,融入了宇宙自然的精華、地骨山川之心源,毫不誇張地說,用「格調」、「意境」、「韻味」、「技巧」之類的詞彙來標貼三世多杰羌佛的「超自然抽象色彩」藝術,實嫌拘謹世俗,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早已脫出此塵世樊籬的束縛,其形其意其色均似金龍脫於地殼,翱翔翻飛在碧海藍天,恣意自在,無拘無束,撣盡塵埃,變化萬千而美妙絕倫!在這些激盪心魄的藝術奇珍面前,景仰著頂聖如來雲高益西諾布從無盡博大之妙心流瀉出來的超人技藝,領受著三世多杰羌佛用變化無窮之色彩,為人類的享受幻化出來的超越一切現實禁錮的美麗,我們除了發自內心的激動歡欣之外,滿腔讚嘆的語言似乎都顯得蒼白無力了。三世多杰羌佛從其無上圓滿的智慧中流出來的工巧神髓,讓我們再次見識到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高超的西畫技法和造詣,如他所畫的油畫「釋迦牟尼法王子」,其莊嚴無以倫比,即可見其修養學識之高深乃是佛陀展顯。

此文章鏈接:https://goo.gl/YkC3jN

韻雕在OAS展覽(2003年7月)

韻雕在OAS展覽(2003年7月)

(華盛頓新聞報導)由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等三十四個國家組成的美洲國家組織於2003年7月28日在美國首府華盛頓主辦一場針對各國大使及美國參、眾議員為主觀賞的《義雲高大師韻雕藝術作品展》。由前哥倫比亞總統現任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凱薩。蓋維瑞雅親自主持。參觀者均留下震驚性的評價,高度讚賞義雲高大師為人類首次帶來精美絕倫的韻雕藝術,超越自然,實為「佛斧神工」,是人類首次出現複製不了的藝術。。。
(詳文請見附件)

“Master Wan Ko Ye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s Made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Art” by Asion Journal. – The 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 Which is Composed of 34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Invited Ambassador from Various Countries, as Well as United States Senators and Congresspersons, to Attend the Exhibition of Yun Sculptures ……(Please read article for more details)

150dpi-2003-07-31-a12-%e8%8f%af%e7%9b%9b%e9%a0%93%e6%96%b0%e8%81%9e

150dpi-2003-08-01-%e6%98%9f%e5%b3%b6%e6%97%a5%e5%a0%b1

150dpi-2003-08-03-%e5%9c%8b%e9%9a%9b%e6%97%a5%e5%a0%b1

150dpi-2003-08-14-asian-journal

 

https://goo.gl/hO5Um5

《藝術賞析》龍鯉鬧蓮池 世界極品珍寶

%e3%80%8a%e8%97%9d%e8%a1%93%e8%b3%9e%e6%9e%90%e3%80%8b%e9%be%8d%e9%af%89%e9%ac%a7%e8%93%ae%e6%b1%a0-%e4%b8%96%e7%95%8c%e6%a5%b5%e5%93%81%e7%8f%8d%e5%af%b6

http://www.taiwantimes.com.tw/ncon.php?num=8385page=ncon.php

2016-12-05[關官豪]

走遍世界各大美術館後,終於在洛杉磯「名畫家魚廳」,看到了一幅真正舉世無雙的藝術鉅作「龍鯉鬧蓮池」。當我站在畫前,剎那整個人都迷醉了,頓感心神入迷。整個畫面神奇飄逸,氣韻飛旋無定,當下震撼了我的靈魂和心魄,陶醉的享受無法自控。自然到極致的龍鯉錯落地潛游在蓮池中,而不是在紙卷上,蓮葉上抹了一層溫潤而奪目的水色,蓮蓬斗上又散發出童心的天趣,花朵自然舒服醉人,青澀的池水似乎在風聲激蕩中飄出了絲絲荷香,微風中的浮波和淡淡的墨色幻化了虛實神幻的世界。把整幅畫說得更鮮活,這究竟是一個什麼的境界?這幅畫究竟是中國水墨畫抑或是另外世界遷流本土的神畫呢?我實在無法分辨。雅媚的旋樂讓我入迷,我作為一個畫家,怎麼竟然無法解開這魅力的擒拿呢?真神,直到現在我還可以聽見畫中的風聲水聲,看到縹緲湖面氣韻在不停地浮動,它無有定止,真的,就是沒有止息的動。H.H.第三世多杰羌佛把世間種種無形無相的,都一一表喻在紙上。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聖境。就像我初次見到偉大的羌佛把天空中的雲霧放進韻雕一樣,不是常人能做的,這是一種表法 。這的蓮葉、蓮蓬、龍鯉、水波,風聲、動韻,等等都只是借喻。H.H.第三世多杰羌佛利用了它們來表現了另一個聖境,所以這幅畫,人們中的藝術家,是用筆墨的畫技無法複製的!因為它已超越了歷代名家藝術美的高度。

 

水和魚
山川、人物、博古、鳥獸、草木、池榭、樓臺風韻、光和色塊等這些題材,在歷朝的中國畫裡面都可以輕易找到。但畫魚的名家古今很多,當中應以宋代劉窠和明代繆輔為代表。畫譜中用上"美姿嬌態,惟妙惟肖"和"用筆工細,設色絢麗"來形容兩人之作品。後來之朱耷亦不過"逸筆草草"而矣。近年熱起的清代郎世寧,西彩中用,徒具顔色,神情顯真,倒有寫實之賞。現代和當代也出了一些高手,但也缺乏畫外靈魂、筆情墨趣,起筆收峰,一目可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中,我們可以看到深淺墨色的不定變化,龍鯉處於不同角度,在池水裡上下出沒的各種姿態,神態自若,活鮮過真,這並不重要,而神妙的是墨色水氣變化莫測。相比起之前所提及到的各代名家,雖然他們風格各異,但是所畫之鯉魚就是畫在紙上的畫,畫出了鯉魚的美感,沒有顯示到脫紙造化的神奇境界,簡單說就是欠缺神韻靈魂,其中的原因是他們都沒有這個表達能力的超凡境界。

 

在中國水墨畫中,水的形態一般會用留白和線條去表現。在中國特有的文人書畫哲學精神中,留白處表現了水的靜態,線條勾線表達出水的動態,如此虛實靜動。互為表裡。亦正因這種特有的文人精神重於神形兼備,缺一者非謂能格之品,尤其文人畫達到登峰絕頂之時,有寫心露神,具形於實,活顯於真,開卷脫魂之說,達之表境,所謂心境合一為天人造化,似水非水,虛虛實實,堪稱妙筆。

 

在中國畫頂峯的宋朝四大名家劉,李,馬,夏中。馬遠有名的十二幅水圖卷鈎寫了不同浪頭的排烈和水波的動蕩,其中"雲舒浪卷""細浪漂漂"濃淡不同,各展舒姿。儘管是馬遠的神品真蹟,佈局取相,雖然表顯了心形一體,亦沒有能表現出與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造詣水情的百分之二十,水的剎那變異不定狀態是舉世無人,即使我們今天利用高科技的攝影都不容易捕捉到畫中那種不穩定和半透明的折射狀態。在"龍鯉鬧蓮池"中,我們不單看見池水的起伏、變化不定的神韻,靜觀下我們更能看到光線進入池水中折射,而反影出的不同深度的各種光波和水面、水中、水底的動態,蓮根在泥土中翻動的實況,這種不穩定的半透明光波和龍鯉呼應為一體,濃淡變化神乎妙蕩,面面分明而不明,不明而明之於韻,明之於情,明之於美媚,明之於絕,明之於醉,活生生展示了神與情合,魚水合一,"如魚得水"的意義。

 

風覺、蓮香
揚州八怪李鱓在其瀟湘風竹圖上,提上了這首詩:“畫史從來不畫風  我於難處奪天工  請看尺幅瀟湘竹  滿耳叮東萬玉空。”其實在畫面裡要表顯風的聲響,那未免太誇張,因此我把風聲換成風覺,的確,要在畫中表現風覺實在難於登天,歷史上亦沒有誰真的能做到。而李鱓在這裡做到的正是打破前人,立足於另一個新的高點,但那也是佈局和走向造成的感觀,並沒有靈和神的飛躍而蕩動的實相,是形象的取獲,也就是在用筆的方向、變化、佈局的表面結構上造成的假像,最重要的是毫無水性的質地,這才是靈和情的要害。儘管如此,他足以名留青史。但是相比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妙化的境界,李鱓就如滄海一粟。羌佛筆下的魚、蓮、水、花、草,都在質地上見神,比如魚身上的鱗甲,看似平滑,實際上並不平滑,魚在水中,水包著魚,水和魚都能同時看到,魚不礙水,水不礙魚,相互並成為一體,這就是質地上的成就,而質地不是一句空話,質地的靈性,又全在微觀上的功夫,也就是細如毫毛的筆跡、色氣、水分、薄幕青紗等的相互關聯所表現出的微觀動韻,這就太難了,就是用油畫來表現,也是達不到的。"龍鯉閙蓮池"中所表現出之神韻靈魂,令人難以忘懷,元氣淋灕出神入化的筆墨,牽引出雷霆萬鈞之勢有如泰山壓頂。動韻、風覺、蓮香、水氣、霧波激蕩拋射出乾坤蘇和之暖,恰是那久旱甘霖,其畫面所帶出之張力,不期然令我想起蘇軾詠荷名句:霞苞電荷碧。

 

蓮花,香遠益清,在中國傳統上是莊嚴、清雅的象徵。歷朝歷代造就了不少善畫蓮花的名仕。單在明朝一代就有徐渭,陳老蓮,石濤等名家,他們風格各異,各有懷抱。有的運筆如風,墨跡班班,跌宕起伏。也有色彩艷麗,雅潔明靜,風姿綽約。更有墨分五彩,師之造化,了證心源。儘管每人都為蓮花加添了自己的顔色,各領風騷。但正如之前所說,世間的一切藝術,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跟前,同樣都會立刻顯得板死、呆匠,蒼白而無力,原因在於羌佛的蓮花是“水異飛旋無止處,筆自靈兮天籟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七彩斑斕的蓮葉、蓮蓬,蒼勁變化的水草,在墨色縈繞下意態氣象萬千,生動的氣韻廣闊無邊,香氣溢出紙外。蓮花與蓮葉、蓮蓬、蓮斗,金石味,靈潤韻,虛實交錯,華麗超凡脫俗。貌似東歪西倒的蓮枝如小兒遊戲童心般盤錯筆意,鏗鏘響亮,其蒼茫壯碩之聲,有如黃鐘大呂。
偉大的羌佛正帶領著我們凡眼進入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目不暇給,超出象外,而其中有更多無形之音,無色之境,是我有限的思維和文字不能道盡的,就拿魚身上的幾片鱗甲,來用藝術家的筆墨一試畫,當下就會報顯低劣,你的筆墨一當上紙,毫不搭調,俗筆墨跡,難堪入目,諸君大可一試,雖然我境不如。但是只要我們能以靜相對,相信不難會感受到元朝董其昌在畫旨中說的"畫中欲收鐘磬不可得,但眾山之響,在定境時有耳圓通,正自覓解人不易"。只要能在靜心觀照下,進入心一境性。那麼動韻、風覺、水情、蓮香、霧氣、溫度,都不難浮現面前。“龍鯉鬧蓮池”到底有多好,我只能以我的感受說:歷史上找不到的高度,就拿世界名畫達芬奇的“蒙娜麗莎”也不接其藝術靈魂的腰骨,“蒙娜麗莎”我們完全可以照著臨摹下來,至少得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效果,但是,“龍鯉鬧蓮池”,就根本無法臨摹,別想得到一點類似,所以,我認為“龍鯉鬧蓮池”才是世界極品珍寶。

 

當然,這個只是我膚淺的知見而察覺到的境象。根據各人境界不同,感受各異,我相信只要用心取境,從中體會,在相應之時,會受益良多。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介紹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們這個世界唯一被認證的佛陀,也是歷史上第一位真正按照佛教的最高標準「顯密圓通,妙諳五明」展顯了實際的五明成就的巨聖!也是除了釋迦牟尼佛之外,在全世界唯一擁有政府行文頒布「佛陀日」的佛陀。由於是整個法界教主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整個佛教的最高領袖。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這個世界有史以來真正體現了無私聖品的巨聖,是第一位只義務利益一切眾生、不接受任何供養的巨聖。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的獎勵和榮譽多不勝數,例如美國首都華盛頓市市長行文宣布2011 年1 月19 日為「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並號召人們向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致敬;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與正義基金會發表公開信,推崇廣受尊敬的佛教領袖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對世界人類的傑出貢獻,並支持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為提升人類的道德文明、增進美國的繁榮富強、促進世界和平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2011 年2 月,美國國會全體參眾議員和主持祈禱的美國基督教最高主席發邀請函,請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為宗教領袖參加由歐巴馬總統親自帶領美國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的最高首長們和宗教領袖舉行的祈禱早餐會。不僅如此,HH 第三世多杰羌佛還獲得了由美國白宮總統亞太裔顧問委員會主席代表布希總統頒發「總統金質獎章」、由An International Salute To The Life And Legacy Of Dr. Martin Luther King , Jr. 頒發的「國際服務及領袖獎」(King Legacy Award for International Service & Leadership )以及參議員、眾議員、州長、各級政府等頒發的56 個大獎。

更為顯著難得的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榮獲2010 年世界和平獎最高獎,並於2011 年6 月14 日在美國國會接受了世界和平獎最高等級獎的頒獎。而美國國會參議院在2012 年12 月12 日用無記名投票,全票一致通過第614 號決議,正式用“ HH ”加冠於第三世多杰羌佛,確定性質並表彰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和對人類的貢獻,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依法成為合法的世界最高佛教領袖HH 冠名身份。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詩詞歌賦 欣賞

簡介
早在1991年,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就被授與「東方藝術大師」的桂冠,在頒獎盛典上,頒獎代表高度評價三世多杰羌佛恢復了五千年的中國固有文化。而在1994年,世界詩人文化大會的48個國家和地區,共5612位專家學者代表,更一致推定三世多杰羌佛為「特級國際大師」,但三世多杰羌不願領受,而自己則為人類默默無私地作出更多的奉獻。
古佛三世多杰羌的詩,無論是七絕、七律,不失古風,都達到與古代詩人並駕齊驅的境界,而在哲理上,更勝古風一籌,超越前德。不言而喻,頂聖如來雲高益西諾布實乃古往今來大詩家。
不僅如此,當你被三世多杰羌佛的詩驚歎醉迷之後,再度領賞詞風,你會覺得無論是豪放派和婉約派,三世多杰羌佛都是登峰造極的至高境界。如《念奴嬌》,此詞豪寰盪宇,無論是氣勢之廣博雄壯,還是意境之高遠超凡,都堪稱絕世佳品。而《夜半
樂》,更別有瀟湘醉月,楊柳琵琶樓台臥影之情懷,詞風宛然欲醉,又是何等的優雅含媚!其實,我們評價三世多杰羌佛的詩詞,這完全是低論缺解,三世多杰羌佛猶如汪洋大海、宇宙蒼穹,詩詞對於如來古佛可謂小菜一碟而已,猶如大海中的一滴水都不如。

詩詞欣賞1

詩詞欣賞2回春

望日娥容影最明,江畔柳行風助聲。
寄語波光休笑我,三昧意下可回春。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詩詞歌賦欣賞-念奴嬌

念奴嬌

頓入乾坤,大千界、萬壘坎坷雄立。百種風流縱輝煌,終歸一笑了結。金紅報曉,晨鐘催月,一展娑婆迹。群生奔涯,恍然如煙化雪!

曾憶雲高昔歲,文武空門好,獅子震裂。三千患疾訪俺門,晝夜岐黃施絕。百萬思頭,悠悠般若道,三界蕩擊。願平生事,盡為有情銷益。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金石

金石

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金石,借傳統的神韻造型,融新意之雅趣舒展,無論是陰刀陽刻、漢碑古韻、鐘鼎 行文皆達到金石的最高峰,砸釵還古的境界,視若金玉環垂,墜地有聲,玉墜殘缺,自然到了爐火純青之度,如「虛懷若谷」一 印,及「江山入畫圖」,見其筆力之脆勁,力道蒼古得以殘鋒破皮,有的佈局舒展,有的蒼花雕爛,有的抒心大方,有的莞爾唾 涎,美不勝收,實乃奪古人之精華,舉現世之奇刀,不愧一代金石巨匠。而實質上,哪裡是金石大家能與之相品,猶如大海與滴 水之量,但可惜的是因緣變換、萬法無常,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金石是三世多杰羌佛小時的刀功,這些金石原件早已流落他人之 手,被不法之徒假冒為真跡書畫,故大家要特別小心,唯有蓋有三世多杰羌佛的總持法王章和指印章的才是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品。

The stone seals inscrib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n Ko Yeshe Norbu Holiest Tathagata merge the charm of traditional inscriptions with fascinating novel elegance. His Holiness has reached the pinnacle of mastery in the creation of concave and convex inscriptions, inscriptions in the Han Dynasty style seen on ancient stone monuments, and inscriptions in the style engraved on ancient three-legged bronze cauldrons. His Holiness possesses the skill to make the edges of the inscribed Chinese characters beautifully and naturally uneven, sometimes even jagged, like broken jade. Inscriptions like 虛懷若谷 (Xu Huai Ruo Gu) and 江山入畫圖 (Jiang Shan Ru Hua Tu) convey crispness, vigor, and simple ancient grace. Some of His Holiness’s inscriptions can stretch out wondrously before our eyes. They can be classically splendid or pleasantly expressive. Their beauty is inexhaustible. Capturing the essence of the ancient inscribers through wielding a modern knife in an amazing fashion, His Holiness deserves to be called a great master of stone inscriptions in our current age. Actually, to compare other masters of stone inscriptions with His Holiness would be like comparing drops of water with a vast ocean.
However, karmic conditions have unfortunately changed, as all phenomena are impermanent. The stone inscriptions made into seals as seen in this book were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His youth. The originals of those seals have long ago fallen into the hands of others. They have been used by those who violate the law to make counterfeit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s, passing them off as the works of His Holiness. Everyone should be very careful. Only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s that come with the Buddha Vajradhara Dharma King seal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the fingerprint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re genuine work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