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降甘露成寶柱大師法王再度逢

▲佛降甘露成寶柱大師法王再度逢

【洛杉磯特別報導】顯密總持仰諤益西諾布之法號,全世界的佛教徒可以說是如雷貫耳,尤其是大法王請佛降甘露之聖事,更是震驚全球,成為佛教徒崇拜之巨聖皈依之根本,而云高大師是在全世界佛教大會上,被評選為全世界唯一的正宗佛教顯密圓通大師,日前這兩位大德在位於洛杉磯阿凱迪亞杭廷頓大道的萬豪渡假別墅酒店(Marriott Residence Inn)相會,露出了傳承的秘底,傳出了聖因佳話。

原來,在繼去年修甘露法會並降下五彩舍利後,顯密總持大法王仰諤益西諾佈於今年四月初八佛誕日雲集高僧們現場觀禮,親自為加持國泰民安、眾生吉祥,再度主持修法,請佛陀降下真精甘露和兩百多顆五彩舍利。與以前所修請佛陀降下甘露不同的是,這次求甘露不是用法王的傳承法缽,而是用普通的響銅缽,並且是啟開缽蓋而修的,可見法王的道量實在太高深了。

法會開始後,只見高僧們面對法缽,口中持誦金剛經、心經、愣嚴咒、大悲咒等,眾僧們眼睛注視在銅缽上,也有偶而觀看虛空者,仰諤大法王坐在法台上修法。兩個小時過去了,什麽境像也沒有,缽中照常空空無一,大家的唸咒聲也小了下來,剛到兩小時廿一分鐘的時候,突然聽到空中一聲雷鳴,梵音天樂五彩祥雲頓起,從祥雲中出現了不同的光芒,如流星形狀一般,不斷降下,盤旋法缽四周,最終全部進入缽中。高僧們各自見到不同的現象,或為雪花狀或如毫光狀的物質,或五光狀的線條,從天空中降下在法缽中,很快堆積起來,不到二十秒鐘形成一個法柱下小上大,高約兩英遲左右,同時五彩舍利亦隨甘露在空中飛舞,降在甘露法柱上。最神奇的是缽外一點也沒有掉下甘露,只有兩顆舍利降在缽外,但法會結束後這兩顆舍利也神化飛走。有很多高僧都看到佛陀手持寶瓶於法缽中傾倒甘露和舍利,很多菩薩圍繞著佛陀轉動,個個身體非常高大,空中傳來梵音旋耳,在場個個得到很大加持,身體輕安無比,最後只聽大法王一聲咒出,法柱在十秒鐘內便化為液體,法王發願將此甘露加持人非人等一切眾生,突然液體放出萬道毫光,頃刻之間,甘露消失只剩下百分之一二,舍利也只留下九顆,法王把甘露添上糌粑麵加持在場僧眾,還將求下甘露的銅缽加持給在場一位法師。

法會後,仰諤大法王第一件事即率弟子大仁波且、大法師等十六人前往雲高大師下榻的酒店拜訪大師,兩位大德一見面便互相問安,仰諤大法王與雲高大師,相互謙讓坐位,十分客氣,最後共同入座。談話中仰諤大法王高度讚嘆雲高大師學貫三藏,德入聖蹟,開示的法音完全代表佛陀的正宗如來教法,豈只是法王證量?並請雲高大師幫他教化弟子,他說他實在敬佩大師,大法王還說,世界佛教大會評選大師為顯密圓通大師,確實是當之無愧的!而云高大師卻謙和的表示,這是世界佛教大會對我的鼓勵。

大法王說:我專門為那次正邪研討會修了一場甘露來證明它的正確性,這是佛菩薩的鑑定,而不單純是大會的評選,大師級的法王如此謙虛,令我受益良多。雲高大師說,佛教深如淵海,自己只不過是剛入門而已,只有平常境界、慚愧身心,不堪一提,他沒有能力幫大法王教授弟子,只可自習自審,他讚嘆仰諤大法王才是代表如來正法的證量大聖者,道德高峰的楷模。兩位巨德真兆災t的品德讓在場的佛弟子們敬佩得五體投地。也就在這一次的談話中,大家才弄清楚,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與雲高大師都受教於仰諤益西諾布尊勝大法王,他兩人同屬仰諤益西諾布尊勝大法王教派,仰諤益西諾布法王全稱法號名「仰諤益西諾布烏金赤巴」,而云高大師的全稱法號名「仰諤益西諾布雲高」,只是由於出生年月相差,當仰諤益西諾布雲高跟隨仰諤益西諾布尊勝法王學習時,仰諤益西諾布烏金赤巴早已學圓離開尊勝大法王,自行宏化了,後來世人簡稱仰諤益西諾布烏金赤巴為仰諤大法王,而仰諤益西諾布雲高則被習慣稱為雲高大師,亦有稱仰諤大法王的。

據有緣參加這次兩大巨德會面的大仁波切說,能同時參拜兩位佛教巨德,是他們畢生的緣起幸福,更高興的是他們在現場吃到仰諤大法王請佛降下的甘露,聽到法王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諸佛教的妙諦,實在是百千萬億劫的福報,甘露的美味實在是無法用人間的語言形容,甘露的加持力,實在是無法用心裡的話闡述。

轉載自二OO一年五月四日美國天天日報

原文網址新浪博客(後面3張圖片來自心地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292e2c50100x1db.html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令我扯拉佛陀的頭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令我扯拉佛陀的頭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令我扯拉佛陀的頭髮

 

2014年某月的一天(由於時間隔得有點久了,準確的時間我已經記不太清了),我有幸在美國洛杉磯聖格講堂三聖殿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我忽然想起一個大家普遍在猜測、多人問過我的一個問題,便不假思索的直接問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下文中所提到的佛陀即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有很多人都說佛陀頭上戴的是假髮,這些人說的對嗎?”佛陀聽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對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亂髮問的弟子給予了無限的包容和憐憫,邊笑邊說:“來來來,今天就讓你親自來扯拉一下我的頭髮吧,來證實一下到底是真是假!”佛陀話音一落,我嚇的馬上連連磕頭懺悔說:“弟子愚癡。我一個凡夫俗子,今天能有機會讓我拜倒在佛陀腳下已是我最大的福報了,哪裡還敢逆天去扯拉佛陀的頭髮呀!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請佛陀原諒弟子的無明愚癡。”

 

佛陀見我不敢動身,慈悲和藹微笑著對我說:“弟子啊不用懺悔,別內疚,前不久我去理髮,理髮店裡有個挺有名的專業髮型設計師看到我說,我幫您做一個假髮,我做的假髮是美國最最模擬、最好的,不會比您現在這個差。我說我的是真發。’啊?’他張大嘴巴,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的頭髮。當時給我剪頭髮的理髮師馬上對他說,頭髮是真的!他這才相信。連專業技術人士都懷疑我頭髮是假的,很多人要懷疑也不奇怪,你別自責,不掛礙啊。但是你今天一定要親自拉扯我的頭髮看看到底是真是假,你才會消除疑慮。”我連連道歉懺悔,不敢上前。這時佛陀便以命令的口氣對我說:“今天必須過來拉,不拉你解除不了疑慮,這樣對你不好!”都說我樓秀青膽大,但再大膽也不敢逆天在佛陀頭上去拉扯頭髮呀!即便是佛陀親自叫我拉的!我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不敢造這不恭敬之業。

 

佛陀見我始終不肯向前,又想解開我以及諸多眾生的這個疑慮,佛陀便說:“好好好,你一定不肯拉扯的話,那你上前來,我自己拉扯給你看,要走的近一點才看的清楚哦。”我便大膽的走近佛陀,第一次面對面近距離的瞻仰佛陀,圓滿莊嚴的尊容,烏黑濃密的頭髮,細嫩光滑的皮膚。佛陀親自用手不斷使勁地扯拉自己前後左右每個方位的頭髮,要讓我看清楚,雖然我最終沒有親自去拉扯佛陀的頭髮,但是我親眼目睹了佛陀拉扯自己頭髮的全部過程,並清晰的看到在拉扯過程中,發根連同頭皮一起隨著拉扯的力度被拉扯凸起。如果佛陀頭髮是假髮,不要說用力拉扯,稍用點力整個頭髮造型就錯位了,更別說頭皮的毛囊還隨著頭髮一起被拉扯起來,還越拉越高。

 

以上實事充分說明:佛陀的頭髮確確實實是真的,真實不虛。那些說佛陀的頭髮是假髮的人,要麼就是憑自己的有限認知想當然猜測,要麼就是被別有用心的人誤導而以訛傳訛,要麼就是惡意誹謗,故意製造是非,卻不知這極度的愚癡已造下“謗佛”的地獄重罪!

 

當時我想,在聖格講堂五方五佛殿的同學,由於有的同學以前也有著同樣的疑問而問過我這個問題,我便請示佛陀,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是否可以到五方五佛殿去和另外的同學分享,我得到了佛陀的允許,可以現在就去分享。

 

以上所說皆是事實,如有妄語,我將墮入地獄,不得超生。

 

簽名:樓秀青 2017

2017 年  7 月  29日

(見簽名原件,附後)

 

 

【嚴莉潔證詞】我嚴莉潔在美國洛杉磯聖格講堂三聖殿親耳聽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講述上述情況並親眼見到拉扯了自己的頭髮,讓我們看到了鐵一般的事實——佛陀的頭髮是真的!

嚴莉潔   2017年8月5日

(見簽名原件,附後)

 

 

【孫珺漳證詞】

我孫珺漳在美國洛杉磯聖格講堂三聖殿親自見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頭髮是真的!

孫珺漳 2017年8月5日

(見簽名原件)

 

 

【吳格珍】

我吳格珍親自聽見樓秀青師姐分享了上文所描述的內容,真實不虛!

吳格珍  2017年8月5日

(見簽名原件,附後)

 

 

【梁越男證詞】

我梁越男親自聽到了樓秀青師姐分享了上文所描述的內容,真實不虛!

梁越男  2017年8月5日

(見簽名原件)

 

 

【毛連英證詞】

本人毛連英在美國洛杉磯聖格講堂三聖殿親眼見佛陀師父又黑又密的頭髮絕對是真的!

毛連英 2017年8月1日

(見簽名原件,附後)

 

BuddhamademepulltheBuddhashair1BuddhamademepulltheBuddhashair2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非人間所見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韻雕展 撼動國會人士心靈

 

美國國會議事廳史無前例 展出人類首現神秘藝術 義雲高藝術非人間所見 參眾議員無不揮毫讚嘆 (2003年11月1日刊載於華盛頓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2003年11月1日
記者蘇靜蓉/華盛頓報導
美國國會史無前例地在國會辦公大樓舉辦藝術展,國際藝術大師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以人類有史以來獨創的韻雕藝術,榮獲邀請,獨家在政治的殿堂議事廳展出超越大自然的藝術瑰寶,以參眾議員和國會工作人員為主體的參觀人潮,絡繹不絕,參觀者人人讚嘆,韻雕所表現出獨一無二、不可思議的美感與智慧,是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帶來的最好的禮物。
韻雕展是在10月28至29日兩天在美國國會辦公大樓(Rayburn Building)的議事廳金廳舉行,此次展出的作品是「朗嘎羅布」、「黃黃」、「神秘石霧」三件韻雕作品及十數張韻雕畫。「朗嘎羅布」氣韻流暢,色彩異變莫測,神幻天趣,超越大自然之靈犀,實為人間首現奇物,古怪新奇秀,麗媚至極而美不勝收;「黃黃」則珠光誘人勝於美玉,其色堂皇貴雅,潔淨華滋,層次變異難測,幻景天成。更神奇的是「神秘石霧」,竟然一邊是祥霧彌漫,一邊卻一點霧氣也沒有,兩個一樣的鵝卵石,從洞口看進去,雖然結構一樣,色彩相同,但一個大霧濛濛,一個清楚見景,兩相對照,不能不驚嘆氣體是如何被雕刻出來的,更顯義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出神入化之五明工夫,為世界人類所作的巨大貢獻。
第一天展覽即有三百多人前來參觀,在參觀者參觀後口耳相傳,第二天會場人潮爆滿,展廳無法安排,參觀者必須列隊等候,展出作品使人震驚。國會參眾議員前往參觀者對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韻雕均高度讚嘆,他們表示能有這麼登峰造極的藝術作品在國會出現確是人類的幸福。
國會議員喬‧威爾森參觀後表示,他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作品,以「黃黃」這件作品而言,單一的色彩竟能顯出如此尊貴的韻味及色彩層次的變化,所有的雕刻竟看不出刀痕,「神秘石霧」所產生的霧氣及洞中天地的多層變化,的確是唯一首見,充滿神秘感的藝術作品,他很榮幸能看到這麼傑出的作品。
國會喬瑟琳‧強生,對韻雕以藝術的形式表達出超越人類另外一個世界的美,至為感動,她認為這麼美而不可思議的藝術創作,應該讓世界上所有大型博物館珍藏。她說,這種作品絕對是藝術家受到某種聖靈的啟發才能把這種不是這個世界有的美景透過藝術創作帶給世人欣賞。她接著又說,作者應該就是聖人本身,否則怎有如此不可思議的能力作出這樣不可思議的超世絕俗的作品?
許多參觀者看過作品,當他們知道四個團體懸賞一千兩百萬美元徵求複製韻雕作品時,他們無不斬釘截鐵地反應,韻雕這種獨特的藝術,是不可能被複製得出來的。觀賞者超越種族背景對「韻雕」均是讚嘆不絕,說這是來自外世界,給人類帶來的禮物,他們寫下的觀感都是感謝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他們帶來如此美好的藝術享受,對韻雕作品他們都是以「驚異」、「獨特」、「唯一僅見」、「神奇」、「不可思議」、「太美了」、「太神秘了」、「超越自然」、「人間找不到的美物」等字眼來形容。 一位自稱對佛教的認識,「西方人懂的他都懂」的白人紳士偕同他的藝術家夫人來到會場,看完韻雕作品後告訴在場的工作人員說,「韻雕作品的作者絕不是普通人,一定是禪宗大師或大聖人所作的。否則像神秘石霧作品小小的洞口手如何伸入雕刻出鵝卵石內層巒迭障處處如羊脂白玉的奇景,又如何於網狀的白玉間罩上氤氳薄霧!」當他拿起手電筒往洞中照射,更令他震驚,氤氳薄霧竟然就此散去,白玉之美躍然而出,手電筒一關,薄霧立即覆上,氤氳繚繞一復如故。他震驚的說「這韻雕作品一定不是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的,應該是如來佛或上帝透過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把這韻雕的美,帶到人間,啟發世人聖法的存在,並帶給人們最高的藝術享受。創作韻雕是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領受如來佛賦與他的天命而作的。」
一位在會場服務兩天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展覽即將結束前赫然發現,朗嘎羅布不僅近看遠看皆不同,不同時間欣賞,位於燈箱中與外界隔離,如此色彩富麗堂黃、層次變化萬千的雕刻,竟像有生命般地,出現色彩變換流轉,氣韻如流水宣然流暢於層層變異超越自然美景的迭巒裡,這下才明白「韻雕」之所以命名為韻雕,就是取其氣韻有動態流暢之意。
另一位名為仙蒂的白人對韻雕極為鍾情,連續兩天到會場長時間專注地看著「黃黃」這作品,她告訴記者,這個單一黃色的作品,在明亮度不同的燈光照射下,產生各種不同色澤亮度深淺高貴典雅的黃色,她發現這黃色也會流轉變換。
當記者問到創作韻雕需要運用甚麼工具?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任何工具都可用。記者問展出的韻雕作品想要表達何種境界?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回答說:每個人的境界不同,看到的境界就不同。記者問燒製韻雕,所需的溫度有多高,大師說:甚麼溫度都可以。記者再問,韻雕所用的材料是甚麼?大師說:任何材料都可以。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境界的確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實在是世外人法無定法。
當有人出價五百萬美金及一千兩百萬美金欲購買韻雕作品,義雲高(第三世多杰羌佛)淡淡地說,再高的價錢,他也不會同意賣,因為創作韻雕是要給世人帶來最美的藝術享受,是無價的,屬於世人的財產,他沒有資格將韻雕出售。
今年七月由美國、加拿大等34個國家組成的美洲國家組織為了表彰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人類作出的巨大藝術貢獻,特地在華府舉辦了大師的韻雕藝術展覽。展出的作品是「堂皇塊石兮」、「神秘石中霧」、「高士圖」三件作品。這次在美國國會舉辦的大師韻雕展,是再一次對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成就和對人類文明貢獻的確認。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以超越人類藝術史的韻雕在美國國會成功展出,不僅開創美國國會藝術活動的新篇,更是國際藝術家以藝術無種族、國界、政治藩籬的特性,進入主流社會,展露藝術家為世界人類所作的巨大貢獻。

KTSF 26 台「與濼漫談」-聖僧高人為什麼拜年輕人為師?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系列報導」

聖僧高人為什麼禮拜年輕人?

2017年6月8日【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近日佛教各界廣為傳播著一批珍貴錄影帶。視頻的出現不僅刮起一陣旋風,更點燃廣泛討論。討論點有三:其一、個中人物皆是佛門泰斗,在顯乘、在密乘,他們可說為近代中國佛教史上留下了重要的扉頁。其二、他們皈依的都是同一人。其三、他們的年紀都遠大於所皈依的對象。

錄影帶中,這些有著尊貴銜頭的人物,對於近代中國佛教史上佔有舉足輕重地位,包括:

1.蓮花生大師的親承弟子、觀音法大成就者、密乘四大派教主、西藏歷史上的醫藥之父,橋樑之父、戲劇之父——唐東嘉波大菩薩。

2.峨眉山金頂第十三代祖師、實證肉身不壞——普觀長老。

3.阿彌陀佛道場,「霧中之叢林,禪教之總持」之接王亭寺住持、能調伏走獸、能傾聽天人講話、曾於死後復活——果章長老。

4.曾提前三個月跟玉皇大帝協商天氣,工地總工程師將其每日之預報均寫在食堂,與眾觀鑑,果然,三個月內的陰晴雨雪,分秒不差。更曾在一公里之外,隨手一舉將兩人合抱的大樹樹幹劈開——永定法師。

5.江西馬祖道場龍居寺的方丈,曾將乾枯三十餘年的的大銀杏樹,灑上菩提聖水,銀杏樹枯木重生,依然復活。1992年到緬甸去迎請佛像,到達的前一晚,緬甸全國上下人等突然夜夢通慧大和尚即是金身羅漢即將駕臨緬甸,翌日全國上下人山人海地來供養大和尚,在小乘中,他們稱羅漢猶如稱妙覺菩薩——通慧法師。

6.趙樸初口中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能海法師嫡傳弟子,格魯派第二十九代衣缽傳人、門下弟子超過百萬——清定法師。

7.一生弘揚觀音法門,號稱觀音老人、世界佛教僧伽會永久榮譽會長、觀音成道日圓寂後至今肉身不壞——悟明長老。

8.噶舉西巴派法王,主持修復西巴寺,攝受漢藏兩地眾多弟子、證量顯赫,修法時的聖境瑞相甚多,獲虹身大成就——大西拉法王。

9.持虛雲法師衣缽、香港竹林禪院住持、有「稀有難得的戒行開悟高僧」美譽——意昭法師。

10.銜太虛法師之命入藏學佛、漢人格西第一名、一生著譯等身:《漢藏佛教之異同》、《恒河大手印》、《菩提道次第略論》、曾拜達賴喇嘛的上師為師,跟仲薩欽哲法王參學,學法逾七十年,受過灌頂上六百個,卻直言:這些經歷不如跟HH第三世多杰羌佛學一天法— —洛桑珍珠大格西。

11.中國象棋一代宗師、佛教大學者、西藏佛教協會秘書長、四川省佛教協會副會長——賈題韜居士。

▲ 清定法師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 意昭老和尚、悟明長老、通慧大和尚、果章法師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 普觀大和尚、永定法師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 大西拉法王

將這些聖僧高人一字擺開,可以說佛門龍象,一時俱足。現實生活中,他們都是佛教叢林中的魁首人物,萬人禮敬的對象,在錄影帶中,卻顛倒過來,清楚地看到HH 第三世多杰羌佛高坐法台,接受弟子拜師之禮,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成為他們禮拜的對象,是這些高僧大德們今生成就的唯一怙主。

當一代高僧,叢林法匠,巍巍之尊,佛弟子景仰的一代宗師們,一個個出現在錄像中,用著至敬之禮,兢兢之姿,緩緩走向一個俊朗少年面前,向其俯首時,這個不尋常的舉動,為廣大的學佛弟子拋下了震撼彈,引起了好奇!為什麼高僧們完全無視於年齡的差距?為什麼他們完全不惜各自宗匠之尊的面子呢?

原因很簡單,他們殷殷求法,乘願再來,只為了一個成就解脫的心願。

試想,以上簡述裡的高僧大德們,哪一位不是神通廣大,解行能人呢?哪一位不是在顯密二乘中,各自具有法脈傳承的資格或地位呢?又哪一位沒有展顯佛法成就聖量呢?經教滿腹、能伏走獸、肉身不壞、瑞相聖境、神異變化……,徹徹底底地實證功夫就展現在高僧大德的身上不是嗎?也正因如此,他們不才是真正具有證量本事,定境觀照力,能夠在茫茫業海中照見解脫明燈之所在的聖僧高人嗎?換言之,若不是真正的巨聖再來,佛菩薩降世,試問這些聖僧高人又如何委身屈就於一年輕人,願意拋下一切世間榮譽,依隨當時年輕的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修學,緊守佛陀的教誡行持呢?原來這些聖僧們早就具備了大智慧、大神通,他們都知道這位年輕人雖然歲數不大,卻是佛陀真身!

正如洛桑珍珠格西所說的:「當今世上誰能具有請佛降甘露,召請護法神隨到的功德呢?決無第二人。」高僧大德們不願人生空過,人身難得,佛法難追,解脫道難成,佛法之於這些高僧大德來說不是簡單空洞的佛學理論而已,不是虛有其表的傳承封號而已,他們深深明白:誰能夠真正展現無上的證量、三洲感應、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的實證功夫,誰就代表如來正法之所在,所以他們願意俯首,俯首皈依於原始佛金剛總持多杰羌佛真身降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資料來源:http://act.chinatimes.com/market/content.aspx?AdID=4134

本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07/%E9%A0%82%E7%A6%AE%E7%AC%AC%E4%B8%89%E4%B8%96%E5%A4 %9A%E6%9D%B0%E7%BE%8C%E4%BD%9B-%E8%81%96%E5%83%A7%E9%AB%98%E4%BA%BA%E7%82% BA%E4%BB%80%E9%BA%BC%E6%8B%9C%E5%B9%B4%E8%BC%95%E4%BA%BA%E7%82%BA%E5%B8%AB/

#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 普觀長老 # 永定法師# 悟明長老# 清定法師

聖蹟記 (The Account of a Holy Incident)

 

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

關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這說明了美國國會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尊敬。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

我要說的是,雲高大師(即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編者註,下同)──我的佛陀法王上師,他的韻雕『一柱擎天』這一聖品藝術已在一年九個月前完成定了型,過了一年九個月我們幾個人決定把『一柱擎天』作品安放在展櫃中,首先要在底板上緊貼著作品劃上地腳線,是為了確定作品的中央位置,我親自用黑線很細心的沿著作品畫了一圈,這時大家發現當時展櫃的尺寸計算小了,作品的上半部超出了底板,由於它的體過大,已無法裝進展櫃中,此時雲高大師很嚴格地批評說:『你們幾個為什麼當初不量好尺寸,這幾千元錢的展櫃不就報廢了嗎?』大師對著『一柱擎天』不經意地自言自語說:『你小一點就好了嘛!……』說完,我們六個人把『一柱擎天』抬下來放在地上,由於它太珍貴,所以幾個人都在現場看護著。時間大概過了五個小時,大家將它抬上底板,準備拍照,當『一柱擎天』搬上我畫過線的底板,這時一個同學突然大叫一聲說:『嘿,它成了孫悟空的金箍棒了!』眾人一看,『一柱擎天』竟然縮小了,佛陀法王就那麼一句話『讓它小一點』,它果然縮小,裝進了展櫃。我當下再度用紅線在原有劃黑線的底板上,沿著作品畫了紅色的地腳線,兩條線一對比,寬面的部分竟然縮小了兩寸多,上半部全部縮進了展櫃內的區域,這個沒有生命、已定型的作品實在是太偉大不可思議了。我是佛弟子,我不會編造假話去錯因果,這兩條線是我當天根據實際的作品地腳線畫下來的,而作品也是當天大師一句話,它就縮小的。如果我以上的文字是虛假編造的,我應該打入三惡道變畜牲,如果我立的文句是真的,將福慧宏生,迴向大家幸福。

在這裡,我送給大家兩句知心話,大家應該想一想這是何等偉大真實的佛法才能有如此道力的展現,我們不應該抓住這個機會皈依、學習真正的法門嗎?

佛弟子戚朋直立記

公元二○○四年八月十八日

髮舍利之一 Hair Sariras(1)

 

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

關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這說明了美國國會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尊敬。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

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頭髮,一般都是他老人家自己修剪,但有幾次由我恭送三世多杰羌佛到理髮店,每次都會先將理髮店地上的頭髮掃去,地乾淨了,才開始理髮。然後每次都恭敬地將佛陀上師的頭髮收起來,小心地用紙包好,回家供在佛桌上,慢慢地收集保存了一些。

還記得是在2003年6月1日這一天,我將一些尚未打開的紙包拿出來整理,想將頭髮洗一洗,因為頭髮很細,我特別用過濾網裝起,浸在水裏,就看到有三顆圓潤的紅色小珠子在其間,因所有過程是我自己經手,沒有碰觸過任何其他物件,我深感奇怪,哪裡跑來的紅珠子?想用手指按按看,這小珠子是軟的還是硬的?還拿了一個放大鏡仔細來瞧瞧,忽然腦中一念,這會不會是捨利?我這樣做就太不恭敬了!趕緊將那三顆小珠子,裝在一個白色的小盒子內,拿去請示三世多杰羌佛:「請問這是什麼東西?」佛陀上師說:「妳從哪裡得來的?這個是捨利啊!」然後修法持咒,確定這是真正的捨利,我稟告佛陀上師,這是包在紙內,佛陀上師剪下的頭髮中出現的,之後,佛陀上師特別開示:「這應該說是眾生的福報和因緣,無論是怎麼來的,或是佛菩薩加持的也好,同學們怎麼想其實都不重要,它會無中生有來,就會無中生有去,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自我的修行問題,要依教合法。」當晚,我小心翼翼地將這三顆紅色的捨利,裝在一個蓋的很緊密的西藏小盒內,上面墊了一些白棉花。第二天,有位同學想請去看看,我想把舍利換裝在一個新買的水晶瓶內,當我打開小盒子一看,怎麼只有兩顆呢?我沒有再觸碰過任何其他物件啊!棉花被我一絲絲地撕開、撕爛,就是只看到兩顆,真令人懊惱!它印證了三世多杰羌佛先前所言:「它會無中生有而來,無中生有而去!」我也曾聽過一位師姐親見過佛陀上師的身上掉下舍利,這次自己能夠親眼見到,真是無限殊勝祥瑞。以上所說,如有任何假話,願遭一切惡報,確是真實不虛,願眾生得聞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法義,了脫生死,福慧增長。

佛弟子宣慧

出處:

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

HHDorje Chang Buddha III-A ​​TREASURY OF TRUE BUDDHA-DHARMA

南無第三世多傑羌佛

文章來源:http://blog.udn.com/holydharma/97426143

正宗聖法.聖法正宗臉書:https://goo.gl/EAgjW8

正宗聖法.聖法正宗粉絲專頁:https://goo.gl/ataHJk

感召聖蹟 第三世多杰羌佛證明了如來正法

新聞日期: 2014/06/03

(洛杉磯訊)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是世界上專以展現佛陀覺量五明圓滿成就為宗旨,第一座以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名的文化藝術館。將於2014年 6 月7日開館。開館前第三世多杰羌佛發生了一段極為聖密的事蹟,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行旅中,出現了鳥群飛到羌佛視線百米遠處潑水彈跳獻舞夥同暴雨伴舞的場面。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公元2014年 5月 19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當時到墨西哥訪問,隨行人員二十多人,這天下午五點多,墨西哥裔的導遊,在帶領祂們一行人參觀了墨西哥市梅里達市(MERIDA)東邊的一個瑪雅古蹟後,返程帶祂們順路參觀Temozon Sur 度假酒店,這是一個由農場莊園改成的高級度假酒店。當第三世多杰羌佛與兩位頂級的聖德坐在二樓的咖啡廳窗子旁的圓桌,窗外正前方約一百米處有一個長方形的游泳池。第三世多杰羌佛召集隨行人員宣布說:今天你們隨我出來旅行,開了很多風光眼界,但今天要給大家看一幕你們沒有看過的神奇之舞,等一會,將會有很多鳥飛到游泳池來跳“蜻蜓點水”舞,這些鳥會俯衝下來,在水面點水穿梭,將腳踏在水面上,然後凌空而上,這也是神鳥點水舞。雨停以後牠們照常會表演。

感召聖蹟 第三世多杰羌佛證明了如來正法 screen 1

當時眾人往窗外一看,一隻鳥也沒看到。但是想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專門把大家叫過來,說這將馬上發生驚世奇蹟,那就一定會發生。都瞪大了眼睛往窗外看,不過還是有人有疑問提出“可是那鳥沾水後還能飛得起來嗎?牠不就栽在裡頭了,栽進去不就淹死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此時問隨行人員:「現在你們看有沒有鳥?」眾人回答:「一隻都沒有,連影子也沒有。」羌佛就說:「如果你們要懷疑牠們不來,或者要栽進去淹死的話,你們等到看,乾脆這樣跟你們說吧,如果這些鳥不在游泳池上面跳舞,我的說法就是邪知邪見,如果牠們來了,我就是真代表十方諸佛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相反,那些誹謗我的法王、活佛、尊者、大法師,不是妖人就是騙子。只要牠們來了,就可以說明了,大家等到觀看。並且,會突然頃刻之間,天神降暴雨,一兩秒鐘降下來,夥到一起伴舞,但這些鳥不會被雨打跑停下來,馬上你們看,來證明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正法,還是邪法,誹謗誣衊的人,是不是妖人邪師騙子。」
大概僅僅過了一分鐘,果然就有很多鳥飛來到了遠處的游泳池上空,其他地方都沒有。很快在游泳池的上空盤旋翻飛,有的開始在往下衝,不一會兒,這些鳥就如同羌佛幾分鐘前預告的,從空中俯衝下來,腳踏在水面上,突然又飛快衝上空中,如此循環反覆跳舞,羌佛說:「馬上下暴雨。」大家心理默數一、二,果然不到兩秒鐘,突然暴雨降下,這些鳥果然不停場,繼續配合暴雨起舞,沒有被雨打走。羌佛提前預告完全兌現,證實真身佛陀再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是如來正法,而一切誹謗佛陀者均是妖人邪師騙子。
為了見證這真實不虛的聖境,親眼得見此一殊勝無比聖蹟的隨行人員與佛弟子們,將當時的情形集體簽發了證明,發下重誓,擔保所寫為鐵證的事實。如果所寫的是偽造虛假的故事,而不屬於真實的事實經歷,他們今生不但不成就,必墮無間地獄,受盡諸苦。所言屬實,今生必然超凡入聖解脫成就,願所有眾生都能學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正如來正法。當時全程都錄了影。
這個錄影實況包括了一幕幕真實畫面,印證了佛陀的覺量,該實況錄影做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的獻禮, 將於開館典禮播放此一無比殊勝的錄像,該錄像將發放各界人士 。
出具證明的人有宣慧、文利、白瑪多吉措母、恆生、隆智、款、佳維典巴、次德吉、赤絨卓瑪、格桑曲珍、仁欽卻贊、頓珠、通常等十三位發下重誓簽署的證明書中說 :
「這個事實看起來很平淡,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想想,就不難發現:第一,這個地方十分偏僻,除了墨西哥導遊,我們沒有人來過這個地方,不知到這個地方的位置,不知道這裡的佈置,不知道這裡的一切,也不知道這裡的一切,也不知這個地方有什麼鳥:第二,在羌佛宣布這件事的時候,大家清楚地看到池子上面和上空沒有一隻鳥; 第三,鳥並不是人,沒有辦法跟我們說話溝通,人也沒有本事通知鳥、指揮鳥,鳥根本沒有本事通知鳥、指揮鳥,鳥根本沒有本事在水上點水跳舞,更何況隔我們一百多米遠。既然如此,那麼為什麼羌佛能在兩三分鐘前提前告訴大家說,將會有很多鳥要在幾分鐘來到游泳池上空,而且必須表演驚世奇觀的點水舞呢?更威震的是,宣布天神將在一兩秒鐘,突然下暴雨來與鳥伴舞,鳥照常不會被雨打走,繼續起舞。果然出現了這確切的一幕驚世畫面,印證佛陀的公佈屬實。這不僅僅是一個預言能代表的問題,而是超過預言百千萬倍的真諦佛法!!!充分證明佛陀的世界與我們眾生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說明佛陀所告訴眾生的佛法真理是真實不虛的,說明眾生必須按照佛陀的教導修行、才能真正進入佛法的世界,因為佛陀是唯一最至高無上的巨聖德,第三世多杰羌佛了解的一切真理事實,我們根本無法知道,我們必須按照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法修行,才能轉凡夫的境界為聖人的境界,才能進入佛菩薩的世界!

出具證明的人有宣慧、文利、白瑪多吉措母、恆生、隆智、款、佳維典巴、次德吉、赤絨卓瑪、格桑曲珍、仁欽卻贊、頓珠

你不要認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祂是一個慚愧者,沒有本事道行喊飛鳥水上跳舞、喊天神下暴雨與鳥伴舞,這一聖蹟現象是大家的因緣巧合,祂沒有這個功夫。其實,這才是真正佛陀的至高無上之無我佛德!你仔細地想一想,哪一個法王、活佛、法師、聖者能在沒有飛鳥的情況下,提前公佈飛鳥們會馬上來水上跳點水舞,只用三分鐘內很多飛鳥真的就到水面上獻舞、濺起團團水花?我們可以認為這不稀奇,但是在一隻鳥都沒有的狀況下,打開錄像機嚴肅宣布會有很多鳥馬上來水上跳點水舞,這句話可不能由佛陀的身份隨便說出口的,如果沒有很多鳥來,怎麼下台?而且宣布說兩秒鐘內天神下暴雨伴舞,話音一落,馬上暴雨兩秒鐘降下,伴同飛鳥起舞,這就不是稀奇不稀奇的概念了,而是超越了稀奇確切的佛陀聖蹟,這除了佛陀,無論什麼聖者都辦不到,也沒有這個至高的佛法道量,因為歷史上沒有任何高僧法王活佛做到過,現實中無論什麼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也沒有人做得到!幾千年來唯一只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如來正法佛德感召,更況在十幾分鐘時間就返老回春,這又哪裡是什麼大祖師、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能沾邊的呢?真正的佛陀降世了,你怎麼不趕快抓住這一機會,找佛陀去修行學法了生脫死呢?而你是必須很快就要死了,這一天你躲不過的!!!很快就到了,一口氣不來死了,你的陰魂,也就是你現在的本人靈魂中,世間曾擁有的一切都沒有了,再多的錢分文也沒有了,食物沒有,房子沒有,一切都沒有了,在陰界你能看到你在世的親人,但你叫他們,他們聽不到,這時你只有孤獨痛苦萬狀,飢餓、恐慌,是黃泉無旅店,今夜宿誰家?這不是在嚇你,馬上這一天就到!是給你明擺著的事實,你必須經歷死後的孤獨恐怖、極大聚集的痛苦,無有了期,唯一只有趁現在學到如來正法,才能成就,脫離死這一關的恐怖,趕快找佛陀學法,你錯過這一世,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等到的就是陰魂孤獨痛苦無救!!!!

感召聖蹟 第三世多杰羌佛證明了如來正法 – 06032014- 新聞報

Video: 佛陀們認證了第三世多杰羌佛 看似平淡聖蹟 唯有佛陀能行

修行幾十年未晤菩薩面,羌佛修護法當下即得見

 

佛史有這樣一個公案:古時一個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在山洞裡整整修了40 餘年,可是這40 年裡,他既沒有見過彌勒菩薩,連夢見彌勒都未曾有過。有一天,他下山路遇一頭多處糜爛的“癩皮狗”躺在樹下,見起痛苦而起大悲心時才得見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彌勒菩薩。

在現今社會,似乎只有在神話電影、小說裡才能看到,佛菩薩隨處現真身的描述。而凡學佛修行者不論初學抑或修行了幾十年,幾乎都有個願望,就是在自己有生之年,能眼睜睜的而不是在入定境界中看見佛菩薩站在自己面前,然,眾生因黑力所遮障或因緣不具,而無法得見。

相比之下,都已經90 多歲高齡的洛桑珍珠活佛和黃輝邦老居士兩位大德,他們的因緣是殊勝的,他們依仗三世多杰羌佛的威德法力而眼睜睜的見到了佛菩薩真身。這並非傳說,也不是神話,而是活生生的公案。有聽過發行於世界各地道場的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的信眾,大都可聽到,洛桑珍珠活佛當面向護法菩薩請旨,請佛陀上師幫助修改他所譯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和「三世多杰羌佛為黃輝邦修護法」的錄音。

已90 多歲高齡的洛桑珍珠格西是全球唯一在世的漢人藏密格西、美國密宗總會原主席,曾擔任過中國近代佛學泰斗太虛法師私人秘書。他九歲皈依佛門,少年時便接受了嚴格正規的佛學教育,從太虛大師、法尊法師學習,後入西藏修學求法十數年,翻譯有數部西藏文顯密經論。在老格西所翻譯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序言中也記載了他所見三世多杰羌佛聖量的經過。

2000 年2 月於三藏經樓,洛桑珍珠格西將自己所翻譯,詳細精校後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呈給三世多杰羌佛請求修訂。三世多杰羌佛說這不能隨便下筆的,如要揮毫,當請大護法菩薩問一下,看看是否恰當。說請就請,只聽三世多杰羌佛結手印、念真言,法台上所供之金剛薩埵頓放毫光,此時只聽三世多杰羌佛一聲呼出,果然護法菩薩應聲展現。洛桑珍珠格西當即恭敬禮問護法菩薩“可否,請求法王上師為我修改此論?”護法菩薩當下認可。

洛桑珍珠格西在《序》中這樣寫道: 如此威神道量示現,實乃全藏難覓也。……修請護法菩薩時,佛光亦展現天空,又圍繞月輪一周,大如山塊,歷久不散,各地均可看見,我亦觀瞻半個時辰之久。……我七十年來拜見過若干高僧大德、大法王、大活佛,目前世界上除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即現公諸與世的“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至高道量外,絕無第二人,如此鑑證於懷,豈敢戲言誑惑眾生?」

洛桑珍珠格西還在接受記者錄像採訪時說:「我是已經學佛六十年了,見過上百個所謂的藏傳佛教的大德,中國的佛教大德如太虛法師我也同他相處很久,法尊法師這些大法師,我也曾經受過上六百多種的灌頂,但是,灌了之後,對我的影響力、對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師(即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以下同──編者註)給我的開示、給我的灌頂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啦,我心裡想起來,我是六十年的學法不如一天,六十年過去了、空度了,不如今天一天。所以我向大師發願:我亦盡我今生的精力,努力學習,根據大師的意願,回到美國,普渡眾生,不辭辛勞,不求供養,以繼承大師的這種功德跟大師的感恩之念,這是我今天所說的真話。」(摘自錄像帶中格西講話原文──編者註)格西雖然如此發心,但他卻沒有認出雲高益西諾布竟然是至高怙主,多杰羌佛第三世。(圖注:上圖為洛桑珍珠格西在四川成都拜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及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國為弟子洛桑珍珠格西灌頂。

圖為洛桑珍珠格西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而黃輝邦老人是中國著名的大德,時任江西省佛教協會副主席,被稱為『江西活佛』。在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中有這樣一段由​​黃輝邦老人親​​口敘述的,三世多杰羌佛為他修護法的錄音內容,大意如下:

那一天,他親口服下了三世多杰羌佛為他請來的佛菩薩的飲食,同時三世多杰羌佛還告訴他:可以滿他的願,他想見佛陀是可以的,只有給他一次機會。在曼荼羅時輪壇城境中,三世多杰羌佛讓黃輝邦大居士看著,佛陀將馬上降臨,此時黃老居士突然說他不要看佛陀了,只要看護法,愈威猛的護法愈好,只見三世多杰羌佛隨口招呼一聲,剎那間,一個全身黑色盔甲的護法像一座鐵塔一般突然憑空出現在他的面前,吼聲如雷,他來不及反應就倒坐在地上,隨即合掌頂禮。

黃輝邦老人自從早年在日本留學時接觸佛法,便虔心向佛,七十多年來,不僅長齋長素,而且可以說手不離經書,一生追求佛法的虔誠與堅韌令人感動。在將近九十高齡之際,他仍孤身一人攜帶經書赴西藏求法,晉美彭措如意寶法王深為感動,告訴他:你的善根太深厚了,應該到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處學習更高深的佛法,並密語告訴他三世多杰羌的地方。

附:

黃輝邦老居士簡介

黃輝邦老居士,江西清江人氏,生於1905​​年農曆正月初一。

1930年,高等學校畢業後,考入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大學畢業後,繼續進東京帝大研究院研究生,同時在東京大正大學(佛教大學)研究院研究生,主要研究佛學。並在東密和台密寺院裡實際修學,得到了東密、台密二方面的灌頂傳承,。

1947年應聘到昆明師範大學。正遇貢嘎上師第二次在昆明傳法。在貢嘎上師領導下開始修加行,得貢嘎上師傳大圓滿,有大圓勝慧、大圓仰兌和噶瑪巴口訣。後到福建師範大學任教五年。

1956年全家返回南昌,在江西師範學院任教,擔任邏輯學、中文系課程。1957年帶母親及內人到雲居山皈依虛雲老和尚,受了三皈五戒。得虛雲老和尚賜法名“寬邦”。1962年退休。

1985年江西省佛教協會恢復後,黃輝邦老居士被重新選為江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