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幾十年未晤菩薩面,羌佛修護法當下即得見

 

佛史有這樣一個公案:古時一個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在山洞裡整整修了40 餘年,可是這40 年裡,他既沒有見過彌勒菩薩,連夢見彌勒都未曾有過。有一天,他下山路遇一頭多處糜爛的“癩皮狗”躺在樹下,見起痛苦而起大悲心時才得見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彌勒菩薩。

在現今社會,似乎只有在神話電影、小說裡才能看到,佛菩薩隨處現真身的描述。而凡學佛修行者不論初學抑或修行了幾十年,幾乎都有個願望,就是在自己有生之年,能眼睜睜的而不是在入定境界中看見佛菩薩站在自己面前,然,眾生因黑力所遮障或因緣不具,而無法得見。

相比之下,都已經90 多歲高齡的洛桑珍珠活佛和黃輝邦老居士兩位大德,他們的因緣是殊勝的,他們依仗三世多杰羌佛的威德法力而眼睜睜的見到了佛菩薩真身。這並非傳說,也不是神話,而是活生生的公案。有聽過發行於世界各地道場的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的信眾,大都可聽到,洛桑珍珠活佛當面向護法菩薩請旨,請佛陀上師幫助修改他所譯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和「三世多杰羌佛為黃輝邦修護法」的錄音。

已90 多歲高齡的洛桑珍珠格西是全球唯一在世的漢人藏密格西、美國密宗總會原主席,曾擔任過中國近代佛學泰斗太虛法師私人秘書。他九歲皈依佛門,少年時便接受了嚴格正規的佛學教育,從太虛大師、法尊法師學習,後入西藏修學求法十數年,翻譯有數部西藏文顯密經論。在老格西所翻譯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序言中也記載了他所見三世多杰羌佛聖量的經過。

2000 年2 月於三藏經樓,洛桑珍珠格西將自己所翻譯,詳細精校後的《菩提道次第略論》呈給三世多杰羌佛請求修訂。三世多杰羌佛說這不能隨便下筆的,如要揮毫,當請大護法菩薩問一下,看看是否恰當。說請就請,只聽三世多杰羌佛結手印、念真言,法台上所供之金剛薩埵頓放毫光,此時只聽三世多杰羌佛一聲呼出,果然護法菩薩應聲展現。洛桑珍珠格西當即恭敬禮問護法菩薩“可否,請求法王上師為我修改此論?”護法菩薩當下認可。

洛桑珍珠格西在《序》中這樣寫道: 如此威神道量示現,實乃全藏難覓也。……修請護法菩薩時,佛光亦展現天空,又圍繞月輪一周,大如山塊,歷久不散,各地均可看見,我亦觀瞻半個時辰之久。……我七十年來拜見過若干高僧大德、大法王、大活佛,目前世界上除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即現公諸與世的“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至高道量外,絕無第二人,如此鑑證於懷,豈敢戲言誑惑眾生?」

洛桑珍珠格西還在接受記者錄像採訪時說:「我是已經學佛六十年了,見過上百個所謂的藏傳佛教的大德,中國的佛教大德如太虛法師我也同他相處很久,法尊法師這些大法師,我也曾經受過上六百多種的灌頂,但是,灌了之後,對我的影響力、對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師(即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以下同──編者註)給我的開示、給我的灌頂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啦,我心裡想起來,我是六十年的學法不如一天,六十年過去了、空度了,不如今天一天。所以我向大師發願:我亦盡我今生的精力,努力學習,根據大師的意願,回到美國,普渡眾生,不辭辛勞,不求供養,以繼承大師的這種功德跟大師的感恩之念,這是我今天所說的真話。」(摘自錄像帶中格西講話原文──編者註)格西雖然如此發心,但他卻沒有認出雲高益西諾布竟然是至高怙主,多杰羌佛第三世。(圖注:上圖為洛桑珍珠格西在四川成都拜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及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國為弟子洛桑珍珠格西灌頂。

圖為洛桑珍珠格西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而黃輝邦老人是中國著名的大德,時任江西省佛教協會副主席,被稱為『江西活佛』。在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中有這樣一段由​​黃輝邦老人親​​口敘述的,三世多杰羌佛為他修護法的錄音內容,大意如下:

那一天,他親口服下了三世多杰羌佛為他請來的佛菩薩的飲食,同時三世多杰羌佛還告訴他:可以滿他的願,他想見佛陀是可以的,只有給他一次機會。在曼荼羅時輪壇城境中,三世多杰羌佛讓黃輝邦大居士看著,佛陀將馬上降臨,此時黃老居士突然說他不要看佛陀了,只要看護法,愈威猛的護法愈好,只見三世多杰羌佛隨口招呼一聲,剎那間,一個全身黑色盔甲的護法像一座鐵塔一般突然憑空出現在他的面前,吼聲如雷,他來不及反應就倒坐在地上,隨即合掌頂禮。

黃輝邦老人自從早年在日本留學時接觸佛法,便虔心向佛,七十多年來,不僅長齋長素,而且可以說手不離經書,一生追求佛法的虔誠與堅韌令人感動。在將近九十高齡之際,他仍孤身一人攜帶經書赴西藏求法,晉美彭措如意寶法王深為感動,告訴他:你的善根太深厚了,應該到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處學習更高深的佛法,並密語告訴他三世多杰羌的地方。

附:

黃輝邦老居士簡介

黃輝邦老居士,江西清江人氏,生於1905​​年農曆正月初一。

1930年,高等學校畢業後,考入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大學畢業後,繼續進東京帝大研究院研究生,同時在東京大正大學(佛教大學)研究院研究生,主要研究佛學。並在東密和台密寺院裡實際修學,得到了東密、台密二方面的灌頂傳承,。

1947年應聘到昆明師範大學。正遇貢嘎上師第二次在昆明傳法。在貢嘎上師領導下開始修加行,得貢嘎上師傳大圓滿,有大圓勝慧、大圓仰兌和噶瑪巴口訣。後到福建師範大學任教五年。

1956年全家返回南昌,在江西師範學院任教,擔任邏輯學、中文系課程。1957年帶母親及內人到雲居山皈依虛雲老和尚,受了三皈五戒。得虛雲老和尚賜法名“寬邦”。1962年退休。

1985年江西省佛教協會恢復後,黃輝邦老居士被重新選為江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

 

夫妻虔誠感動佛 召請菩薩現真身

在東南亞的一些國家,看似佛教十分興盛,但在當地許多佛教徒的心中,始終認為“阿羅漢”是佛教中最高的果位,大乘經典中時常提到的文殊菩薩、觀音菩薩等根本無法與阿羅漢相比,因此造成千百年來大乘佛法一直無法在這些地區宏開,這也是眾生因緣使然。話說有一對世居泰國分別姓鄧和汪的夫婦,由於勤勞樸實,克儉持家,在泰國早已是聲望卓著的企業名人,同時他們敬奉三寶,供僧布施,在地方上更是人人稱譽的大善施主。他們雖然善根深厚,但由於受到傳統小乘部分知見偏差的影響,因此始終無法提升修行層次深入大乘法義的精髓。直到二OO四年的某一天福報因緣成熟,經友人接引恭聞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音,這才恍然大悟真正的佛法原來是如此博大精深。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圓融無礙,廣演真如妙諦,讓鄧姓夫婦佩服得五體投地,也深深感覺到以前他們在泰國、緬甸參訪過的無數高僧大德在第三世多傑羌佛面前竟顯得渺小卑微、相形見絀。鄧姓居士雖然事業十分忙碌,但仍時常飛越太平洋向第三世多杰羌佛請示佛法,並且對如來正法事業的推展不遺餘力。然而,多年來在他們夫婦內心深處,始終有一個打不開的結,那就是:“真的有菩薩嗎?”

有一天,夫妻兩人終於鼓起勇氣,跪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前懇求:“偉大的佛陀師父!真的有菩薩嗎?我們可以求見菩薩嗎?”
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表情說:“等因緣成熟時,我會滿你們心願的。”
時間一天天逝去,過了很久,他們以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已忘卻他們請求的事了,因此也不敢再提,更何況萬一請不來菩薩怎麼辦?
後來有一次,他們與幾位仁波切師兄閒談,才得知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居住的房子,竟然破爛不堪!連辦公的地方都是緊靠廁所窄梯旁的一個小空間,而辦公桌也僅是一張小木幾而己!他們聽完師兄的描述後,吃驚得簡直不敢相信!更讓他們無法想像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只依靠自己的雙手勞動創作,不僅要維持生計,還要幫助弟子們修行資糧,救災利民。
他們夫婦深受感動,當下發心拿出股份美金二百五十萬供養給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已說了只利益眾生,完全不收眾生的供養,所以我是不會收你們的供養的。”
他們雖然苦苦哀求,第三世多杰羌佛絲毫不為所動,堅決分文不取。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將全部股份轉給國際佛教總部。
第三世多杰羌佛擇決因緣,觀照他們多年來對師虔誠,精進修持,無私利眾,確實建立不可磨滅的菩提功德,於是決定完成他們多年來的心願。
在佛陀傳授內密灌頂之殊勝吉祥日,鄧姓居士夫婦也來到了聖地露天壇場。當天晴空萬里,芳草如茵,微風徐來,蜂鳥低鳴,百花爭艷,枝丫秀奇,滿庭錦色翠綠。
第三世多杰羌佛坐在金剛法座上,對曼荼羅中人非人等弟子說:“這次為鄧、汪二居士舉行修法召請菩薩,我是沒有把握的!如果僥倖成功,那也是鄧、汪的功德所感,但你們絕對要以最虔誠的心祈請。”
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後,隨即修法。不到二十分鐘,突然頭頂虛空中一道金光閃動,接著放出萬道毫光,只見一位身高一丈五尺的金剛菩薩耀然出現,菩薩真身寶珠瓔絡,莊嚴殊勝無比,足踏蓮花五彩祥雲,幾個大步就凌空降下壇場,含笑立於鄧、汪二夫婦面前。
正當他兩人目瞪口呆之際,菩薩手中取出加持的聖物,一彈指一道五彩毫光剎那間分別飛入他們口中,其味絕品無上,此時二人渾身舒暢,整個壇場聖地籠罩在一片祥瑞境界之中,隨之金剛菩薩才融入虛空光明,消失不見。
當大家仍然沉浸在方才的法樂輕安時,鄧姓夫婦激動地手舞足蹈敘述著剛發生的親身感受與體驗。他們兩人感動至極,對著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斷地頂禮跪拜。
他們見到菩薩了!真真實實的見到菩薩降在他們面前與他們見面了!這不是夢境,更不是幻像。雖然幾年過去了,然而真正讓我們覺悟的是:現在活生生在眼前親近依止學習的師父又是誰呢?我的天啊!你就忘了嗎?竟然是十方菩薩摩訶薩乃至所有佛陀們的至高導師!真正的法界頂聖古佛–多杰羌佛真身降世啊!
末法眾生何其有幸,得逢第三世多杰羌佛降此娑婆,這是眾生無始因緣福報成熟的殊勝大事,至心殷望三界六道有情皆能得聞第三世多傑羌佛說法,今生福慧圓滿,生死自在,解脫登聖,證大菩提!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弟子真常記實

【聖蹟佛格】真正具佛法的佛陀上師

下面是釋法海的紀實,我們三位慚愧的比丘尼予以見證。

當聽到要跟隆慧法師去洛杉磯時,心里便有一種無可言狀的喜悅,而在去往洛杉磯的沿途中,濛濛細雨的天空豁然亮出一道彩虹,放射出七彩的虹光,一隻白色的仙鶴從遠處飛來,停落在路旁,向我們行著注目禮,這種種的瑞兆都在表明出一種吉祥的祝福,我強烈地感覺到盼望已久的願就要實現了。

12月28日的下午接到通知,從隆慧法師有些緊張的神情中看出,這一定是要去見佛陀上師了。果然,當我們步入壇場時,我看到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端坐在法台上,是那麼地莊嚴和慈祥,我虔誠地向他老人家頂禮,只聽三世多杰羌佛親切地招呼大家往前面坐,我坐在隆慧法師身旁,隨同就座的還有覺慧法師和若慧法師。

先是隆慧法師向佛陀上師匯報華藏寺近兩個月來展開梵唄課誦的工作情況。隨後佛陀上師便叫著我的名字:「法海,你有什麼事情講吧。」不知為什麼,我的頭腦裡都呈現出一片空白,只覺得全身被一種清涼所浸透,整個人直直地跪在那裡,像入定一般。只聽到佛陀上師又說:「不要緊,你只管講吧!」但是,我仍然開不了口,靜默了足足有八、九分鐘,我能感覺到佛陀上師在耐心地等待著。終於一個聲音從我的口中飄了出來:「我和佛陀上師的因緣應該是在十年前,因為一直不能來到美國,無法親近到老人家,去年終於拿到了美國的身份,今年才有機會來華藏寺恭聞佛陀上師的法音。連續一個多月來,在聽聞法音時,我沒有一絲的疲倦,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受益無窮的,而這種受用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我是帶著身口意來見佛陀上師的,今天特別向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請一個大法,為了能求得這個大法,我可以赴湯蹈火,在所不惜,我可以接受任何的考驗,只要能求得這個大法,我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這話聽起來像是在說大話,但是我是真的能做到。」或許真是過於緊張和專注的緣故,我竟然不能把想要說的內容完完全全地表達出來,但是我的心在告訴我說,佛陀老人家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我所要求的究竟是個什麼法。我還記得為了求得這個大法,我曾經在菲律賓整整斷食二十一天,因為我清楚地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三世多杰羌佛能夠完成和將這個大法公佈於天下,以示現佛陀的光輝,使正法久住。

佛陀上師開始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為我們做了甚深重要的開示,後來才知道,其實這開示就是回答我問題的開始,特別指出當今末法時代佛教中所出現的種種混亂和錯誤,一些佛經中存有的嚴重錯誤,更有甚者,所謂的一些高僧大德,由於知見不正,在開示中存在著嚴重誤導,更可悲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信徒們,仍在狂熱地追隨其後,頂禮膜拜。三世多杰羌佛竭盡全力想糾正這些魔說邪見,但由於眾生業力所限,也深有舉步艱難、力不從心之感。在佛陀上師列舉的部份密教和顯教中的事例中,聽起來即讓人啼笑皆非,也使人深感憂慮。佛陀上師結束了開示後,便把話頭直接轉向我說:「法海呀,你剛才沒有把所要說的求大法說出來,我現在給你說吧。你要求的法是拍佛陀的電影,這件事除了我還真是沒有別人能夠做的了,因為我完全了解佛陀的教義,我能寫出這個劇本,這部電影是一定要拍的,只是今年的機緣還不夠成熟,因為要寫腳本、找演員,特別是演員總得找一個像樣子的,錢的問題,只要腳本有了,就會有人讚助投資,拍佛陀的電影不止是拍一集,要拍100集,也許這真是一種途徑呢,因為寫一本書的影響畢竟有限,看的人少,而電影就不一樣了,會有國際影響,而我們這樣一做,很多問題都可能解決了,說不定我們還能多蓋它好幾座廟子呢!」這時我才明白,原來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開示當今佛教的亂象,說明是無法寫佛陀真實義理的。

我聽到這裡,心裡真是驚壞了,我曾拜見過很多高僧大德提出求大法,他們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心中要求的大法是什麼,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太偉大了,我一點也沒有露出我求什麼大法,但是老人家說的完全就是我的心中要求的大法,接著老人家又說到:「法海呀,等你從大陸回來,我要按照正式的藏密儀軌給你傳法,你現在身上還有一些黑業,到時候要給你灌頂,把業障消除,你會看到的。」我完全沉浸在一片法喜中,佛陀上師又說:「在來的路上,你所看到的彩虹和仙鶴,那是預示著你將來的前途事業是燦爛的,但是光明的背後也有黑暗,道路也有曲折,我們很快又要面臨一些衝擊和誹謗,但最後誹謗者都要以失敗而告終,當《正法寶典》一經問世,那個時候,什麼力量也阻擋不住,也破壞不了,因為這是事實。」佛陀上師最後又說:「佛陀電影一定要拍的,法海呀,你看你的願望都滿足了,你多幸福啊!」實際上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的幸福和快樂。

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對三世多杰羌佛的感恩之情。

只想用我最美的心靈、最美的旋律、最美的歌聲、把我最美好的祝愿,敬獻給三世多杰羌佛,並讓所有能夠聽到這美妙旋律和歌聲的人都得到幸福和吉祥。

我將特別感謝在十年前一位匿名者寄給我的一件特快專遞裡面用一條黃色的哈達包裹著一本《虔誠的獲得》和印有三世多杰羌佛法像的CD封面,正是這件禮物使得十年後的我種子生髮,能拜在佛陀上師的足下,見到偉大的佛法。

我以上所述是真實不虛,我是一位比丘尼,說話要對因果負責,若是妄言,我將墮入金剛地獄;若是真實不虛,將以此功德迴向給法界一切眾生,早證菩提。

 

弟子釋法海敬書

2006年12月30日

 

遇到了一件奇特的事
基本上每當有人想求見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都會把握短暫的會面時間把準備的問題提出請示,或是求法;有些是團體到來,更是要抓緊時間,請求對產生的問題能得到釋疑解惑。但是就有這麼一次,在2006年12月28日的午後時間,一位菲律賓的法師法海從萬里之遙來到壇場,第一次覲見三世多杰羌佛,當三世多杰羌佛問到她有什麼問題時,或許是緊張,或者其它的因素,只見這位比丘尼深吸一口氣,竟然一言不發,雙目圓睜的看著佛陀上師,時而又低著頭,此時佛陀上師也不說話,時間就在靜悄中分分秒秒的過去。然後這個法師又嘆了一口氣,挺挺身子,還是看著三世多杰羌佛不吭聲;說也奇怪,佛陀上師同樣也不講話。又過了一會兒她又作了第三次的提氣動作,仍然無言以對;這段靜默的時間總計持續了有八分鐘以上之久,這種現像是從未發生過的。

後來法海師說話了,她說她是帶著心願來求大法的,只要能滿足她求到大法,她就能為佛法為眾生,哪怕獻出生命。說到這她又停下來,不說求什麼法。此時三世多杰羌佛就說話了:「你不要講了,我來給你開示吧。」佛陀上師點出了這位比丘尼所想的事。在這次的開示中,不僅讓在場的弟子們再一次見證了三世多杰羌佛神通的展現,也了解了珍貴的法義。

由於此次法海師拜見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是我帶她去的,我親自在場經歷一切。以上所敘述的是真實不虛,若有妄言,我永遠不得成就;若是真實不虛,願一切眾生皆能早聞正法,能早日解脫成就。

佛弟子釋隆慧

當時本人也在場,我在此證明以上所述是真實不虛,若是虛假,我願墮地獄遭惡報;若一切屬實,願所有眾生早日得聞正法,早證菩提。

佛弟子釋覺慧


以上所說全屬真實不虛,若有妄語,我不得成就,窮苦潦倒;若屬真實,願將功德迴向所有眾生,常得見佛,成就解脫。

佛弟子釋若慧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華藏寺聖寶之法帳現無常

―― 本文轉自今日新聞網

圖為未修法前,蔥綠鮮然的藤蘿法帳頂

公元2005年元月,在華藏寺開寺之後,仁波且和法師們施展藤蘿雕工巧明,造了一架法帳,前去請大法王開光。庫嚅仁波且說:“這一架蓮師法帳,是除眾生黑業的金剛不壞之寶。”大法王一笑言道:“一切有為法,皆是幻有,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全屬無常性。”有位法師說:“現在看來很殊勝,這法帳一點也沒有無常。”大法王說:“剎那都在生老死無常,你凡眼不得見之。幾百年後,你們再看,這盤藤就會枯竭幹老。其實,時間空間無有過去未來,今天因緣正好成熟,你們現在就看吧。”

大法王此時將手掌壓向法帳頂部盤藤中央,並半旋動地擂了一下,就听到咯咯嘎嘎的響聲,幾分鐘時間,這藤蘿看著看著變色萎縮乾枯,一會兒工夫,竟然成了千年文物古董,徹底幹老萎縮。等到大法王把手拿起時,大家看到,手掌將藤蘿壓平出現的掌印,不但沒有萎縮,而且色澤無變,無有皺紋無有乾老現象,未見無常。

圖為藤蘿瞬間呈顯數百年的枯竭幹老的「無常」相,圖中央為大法王手印覆蓋下的藤蘿,不僅沒有乾枯,手印濕苔仍活鮮如新。(隆智攝)

眾人大驚失色!

這一聖蹟妙寶的展顯,正是佛法證量的體現,一位證德量境的高僧為了幫助大家更清醒地思考一些問題,說了一個喻意很深的公案:“一個乞丐在河邊洗砂鍋,砂鍋在他手裡就像個布口袋,被他從裡翻到外,從外翻到裡這樣洗來洗去。有一個人看見了,很驚訝,覺得很不可思議,看了老半天,怎麼想都想不通是怎麼一回事,帶著滿腦子的困惑走掉了。又一個人看見了,很好奇,覺得這翻砂鍋的本事很好,若學到手,日後可在人前炫耀或以此賺錢,於是對乞丐說:’師傅,您收我做徒弟吧,您這個翻砂鍋的本事太了不起了!’乞丐聽了完全不予理會,這人折騰半天沒有結果,也離開了。一個年輕人來了,在一旁默默觀看良久,等乞丐走回岸上,他撲通跪倒在地,說:’師父,請您收我做徒弟!’乞丐問:’怎麼?你也想學翻砂鍋嗎?’年輕人說:’師父,我沒 有看見翻砂鍋。’乞丐說:’我是個乞丐,除了翻砂鍋就是要飯,別的都不會,你還能跟我學什麼呢?’年輕人堅決地說:’我要跟您學如何成就。’年輕人學道之心甚誠,經過許多考驗終於從師父那裡得到真傳。這年輕人就是後來的八仙之一呂洞賓,乞丐便是鐵拐李所化。當年的呂洞賓能透過現像看到本質,我們呢?”

這僅是一頂藤蘿法帳的幻變嗎?

佛陀身邊見到的事實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每次一提到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聖蹟,大家都說不完,因為事實就是如此,每當三世多杰羌佛所到之處,總有一些不期而至的神奇現像出現,好像沒有聖蹟就是不正常似的。

 

甘露丸1

甘露丸2

  

   比如有一次三世多杰羌佛修’食子’,上供下施,在上供的食物中,有一道最殊勝、最珍貴的是用三世多杰羌佛請來的佛降真精甘露與麵粉 ​​、酥油混合,在頭天晚上由仁波且、法師們等用手工做成的甘露丸。而在這法會上供的過程中,產生了諸多聖蹟。

  第一,當天壇城中央供奉著釋迦牟尼佛陀,佛陀上方供有原始報身佛多杰羌佛,佛陀右方是佛舍利,左方為蓮花生大師。並供有鮮花、奇珍異果、各類型的西藏糌粑食品、香味四溢的奶酪等供品琳瑯滿目、鮮豔無比,供滿三個案頭,甘露則供在案頭的正中央。上供之前將甘露丸裝在玉缽裡面的時候,甘露丸剛好與玉缽的較低的一邊齊平,成為平滿的一缽甘露丸,後來佛陀上師加持給參加上供法會的59人每人一些甘露丸之後,剩下的甘露丸比玉缽較低的一邊還要要低1.5厘米左右。但是,自七點三分修法開始,到八點十分左右三業上供圓滿時,看到在這一小時甘露沒有減少也沒有增長,就在這個時候,從來沒有想到過的聖蹟,突然發生了,甘露丸剎那暴漲,不但超過1.5厘米,漲平成了滿缽堆成了弧形,而且已經冒超很高,聖蹟展顯,大家都驚喜若狂。

  並且,甘露丸剛做好的時候是濕軟的,為了讓甘露丸盡快變乾、變硬,因此大家便想用微波爐把甘露丸烘乾。為確定合適的微波時間,幾位法師先用四顆甘露丸放入微波爐試驗,結果哪知道,剛放入不久,微波爐裡面立刻冒煙,發出焦糊味,大家趕快拿出一看,兩顆正在燃燒變成黑炭,但另外兩顆則依然鮮紅如故,毫無燒的影子。後來佛陀上師決定將此兩焦黑兩鮮紅共四顆甘露丸混合在盛甘露的玉缽 ​​裡面,作食子上供,幾分鐘後,這兩顆焦黑的甘露丸竟然憑空不見了,大家只好將甘露丸倒在大盤子裡面仔細地尋找,但再怎麼努力,這兩顆焦黑的甘露丸還是不見踪影。此時喜饒傑布尊者說:佛陀上師老人家的佛法真如何來分別?你們永遠也找不到,真精甘露真如佛性,哪有燃焦與不燒之理?哪有色相之分?

  第二,上供法會結束的時候,諸佛菩薩、諸天護法等告別三世多杰羌佛,萬里星空無雲的天,突然響起隆隆的滾雷聲,而且連續四次滾雷在太空翻動,所有在場的人都聽到了。這當然是天龍護法的笑聲了,大家都知道,盛夏的洛杉磯,幾個月不下雨,當時滿天星空,怎麼會打雷呢?

  我這裡所說的只是三世多杰羌佛行事業中的一個例子而已,其實,經常的,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都會接到一些緊急的電話,內容大多是求三世多杰羌佛救命,當然,無一例外的,經過三世多杰羌佛的加持,生命垂危的都能轉危為安,然後我們又會接到感激三世多杰羌佛的電話。所以,在我們的眼裡,三世多杰羌佛實在是一切眾生苦難的急救中心。

  三世多杰羌佛也往往在這個時候,及時開示大家關於因果不昧、眾生必須通過修行來轉換推移因果的道理。三世多杰羌佛告訴我們,光靠加持是沒有用的,儘管加持能夠起到臨時的遮止業障的作用,但如果不修行,終究還是要償還果報的。

  有一天,一位嚴姓居士得鼻咽癌,七天七夜只有吃了幾湯匙的米湯,已是晚期到了最後一刻,眼看只有幾小時的壽命,萬般無奈之下求救於三世多杰羌佛。三世多杰羌佛告訴他:這是因果的呈現,沒有辦法。但是,抵不過嚴居士家屬的苦苦哀求,三世多杰羌佛到現場給了他一顆甘露丸。令人想不到的是,這位本來就要氣絕身亡的人在吃了甘露丸之後,當晚神智清醒了,竟然不出半個月,癌症的病況消失,整個人完全好了,甚至還教人習武術,他們全家感激三世多杰羌佛不盡。而三世多杰羌佛卻說:不修行是沒有用的,他還是要死的。果不其然,五年後,雖然癌症已完全消失,但之前因癌症晚期,他口腔潰爛而講話不清楚,有一天他突發奇想,想用他身上的肉來補口腔內的因潰爛而有缺口的部份,這個嚴姓居士竟然死在醫院的這個手術上。

  因此,我在這裡也就是要敬告各位,我們大家不能因為三世多杰羌佛在世,我們就指望三世多杰羌佛把我們的業力全部消除,首先你能有因緣拜見到嗎?而後,佛陀上師能收你為徒嗎?並且你的德行能學到佛法嗎?學到佛陀傳的法,你又能三業相應修持嗎?因此我們要趁佛陀在的時候,沿著三世多杰羌佛指引的正確的修行方向和傳授的至高佛法,功行並舉,才能夠真正的福慧雙收,成就解脫!

釋覺慧

釋覺慧

 

 

  覺慧法師在文章中所說的由三世多杰羌佛設宴的’食子’法會,我們親自參加了的。法會中,甘露丸開始沒有漲,而在法會開始一個小時左右的時候突然暴漲;兩顆焦黑的甘露丸埋在其它的甘露丸裡面,幾分鐘以後就再也找不到了;法會結束的時候護法在空中發出四聲隆隆的分段滾動式雷聲。這些都是真實不虛的偉大佛法展現。

  由於上述嚴姓等公案,有的人親身經歷,有的人沒有經歷,因此我們簽字只針對三世多杰羌佛設宴食子上供的情況簽字。我們是佛弟子,不會打妄語欺騙眾生遭惡報。

食子法會

淹死的蜜蜂長起翅膀飛走了

——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淹死的蜜蜂長起翅膀飛走了

  一個下午我經過了泳池邊,發現了一隻淹死的蜜蜂,打撈起來放在地板上,它身體已僵硬死掉了,佛陀上師(三世多杰羌佛)走過來慈悲地持誦幾句咒語,加持它,大概兩分鐘蜜蜂竟然從腳開始動起來,但是卻發現大概蜜蜂是被別的動物咬斷了一隻翅膀而掉進泳池淹死的,只留下了一隻翅膀,當時廣慧師姐聽到了也趕過來看。三世多杰羌佛自言自語地說:「唉!既然活過來了,少了一隻翅膀,那就太可憐了!怎麼辦呢?太慘!太慘!再長一翅膀就好了!」佛陀上師法語剛落下,突然看到,天啊!蜜蜂的另一隻翅膀長出來了!我與廣慧師姐簡直是驚呆了,當時看著蜜蜂展動了幾下翅膀,用嘴巴清理足和翩動雙翅,大概半分鐘,就像直升機一般飛走了,我們感動得就地向佛陀上師頂禮,佛陀上師卻說:「這與我無關,我哪裡有這功德,是你們的成就,是你們,是你們!」這是我們再一次親眼見到真正佛陀的證量威德展現。

 

  我是一位出家人,以上所說一切真實不虛,若有虛假,願墮無間地獄,永不超生,若真實不虛,功德迴向法界一切眾生。

佛弟子釋定慧

釋定慧

  定慧師姐以上所寫蜜蜂的情況和我所看到的一切全屬實,若有虛假,願墮金剛地獄,永不成就;如果我說的話是真實的,今生我一定成就,了脫生死渡眾生。


佛弟子釋廣慧

釋廣慧

|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雨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

【記者蘇靜蓉╱現場目擊報導】美國某地發現一棵木棉樹,下了幾場雨,第一天從早上八點一直下到晚上八點持續十二小時不停,圍觀群眾甚多,當日天氣晴朗,烈日當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沒有下過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樹枝是乾的,但奇怪的是,樹枝密布但雨卻不落在樹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撲鼻,形狀細長如松針,還會斜著下,可稱為世界奇蹟。

圖說: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在仍在降甘露水的木棉樹下仰望觀察甘露如何降下,同時臉上、身上均沐浴在從木棉樹枝幹空間無中生有所噴出的芳香無比的甘露水。

這場不平常的雨是從方圓大約一丈寬沒有半片樹葉的木棉樹密布的枝幹間落下來的,緊捱著木棉樹旁的樹,不論是有葉子的,還是枯枝,竟然都沒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來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卻沒有一滴滴在木棉樹幹上,也沒有一滴是從木棉樹的枝幹上滴下來,而是從木棉樹的枝幹與花朵之間突然出現,閃爍著白光,且異香撲鼻,在場圍觀的人仰望著下降的雨滴,有的捧著雨放在口裡,有的拿來擦傷口,有的抹在頭頂上,口中不約而同的說,「好香!」不一會兒,眾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這些圍觀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師、法師及一般民眾。
據在場看這場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說,這木棉樹坐落的大別院住著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幾位大仁波切、大法師,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大師那天早上八點與女法王帶領大活佛、及法師們到大別院的廣義草坪上檢查工巧明的技藝,一位弟子抬來一張藤椅放在木棉樹下,​​這位大師就在藤椅上打坐。在旁檢查工巧明技藝的活佛法師突看到天上出現祥雲籠罩木棉樹,眾人大驚,馬上趕到木棉樹下,​​發現大師正在打坐,他們同時發現木棉樹枝幹交錯之空間開始降著密集的雨點,而其時此樹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沒有半點雨點。
法師們說這是聖蹟的展現,趕快拿攝像機來拍吧!過了半刻鐘,攝像機取來了,大師從座上站起來說:「這是甘露水,是會停的。」,話音甫落,雨就停了,接著他又說:「甘露水將繼續降到晚上八點。」話剛說完,雨又開始從此木棉樹上方降下,大師又說:「你們想不想看別的樹也會降甘露水?」眾人移到二十餘米外,葉子也已掉光的楓樹下,香雨也立刻從此樹降下。

此時女法王高聲讚歎:「弟子們啊!大師在此樹下坐一會兒就降此甘露,大師是何等聖德可想而知了!」大師就說:「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聖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為何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地方下此甘露呢!」

當日僧眾、活佛就從早上八點守到晚上八點,直到甘露下降結束,此時大師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點再來觀禮,將會有續降甘露的現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隨著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觀禮的,果然如前所,神奇無比,我親臨樹下仰頭登望,臉上、身上、口中都沾著甘露水,確實異香撲鼻,不是普通香水能與之並論,就在萬里晴空,甘露水續降的情況下,我和眾人摸樹幹、樹枝、花苞竟都是乾的。到訪者之中一位台灣人和一位美國人對此情形產生看法,他們爬到樹干高峰去詳細探查,結果發現,樹枝全是乾的,也沒有任何蟲子,雨點是由樹枝交錯空間憑空出現,或噴或灑,且繞幹枝乾而過,他們實在無法解釋這現像是怎麼發生的。

尤為奇蹟的是,我正準備拿出照相機捕捉此一歷史鏡頭時,一位法師說:「妳不必拿相機,這是拍不下來的!」我站在媒體工作的立場,並不放棄捕捉此一歷史鏡頭的機會,可是確實如法師所說,相機失靈快門按不下,我換了新電池也無法施展功能。此時一位法師說,趕快拿去請女法王或大聖者加持一下吧,我們昨天拍下的鏡頭就是通過加持,機子才能開動啟用的。此時一位徐小姐說:「我的機子已加持過,妳拿去用吧!」實在太奇怪了,這機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

攝影機當場拍下甘露水穿過樹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師及女法王在樹下及草地上對大活佛、大法師、法師及在家居士開示的鏡頭。

這位女法王和大師極為自謙,不願意法號被拿去公佈宣傳,當然也不願私宅變觀光點妨礙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現如此大的超能力,但這位聖德大師卻極度謙虛地說:「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資格揚名於世?」

翌日,仍舊是烈日當空,為了比較一般下雨與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又到木棉樹下,​​一看枝幹仍是乾的,就在眾人圍觀下,一人拿蓮篷頭接水管噴此樹,噴了好一會兒;結果才噴水,沒有葉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樹和樹乾就開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鐘水就滴完了,怎可能連滴十余小時不斷?樹幹樹枝都是濕的,仍有一些水滴掛在枝上下不來,用竿子彈打,一部份水滴被彈下,一部份水滴仍彈不下來,這現像說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噴的,不消十多分鐘水就會滴幹,而且樹枝樹幹都會打濕,怎可能連滴十余小時不斷而連一點水氣潤度都沒有?

從拍下的錄像帶作比較,水滴與甘露水的形狀,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則如松針,頭尾一般粗細,且帶著光芒,從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著下的,好似自動避開樹枝降下來,難怪枝幹在甘露水降了十多個小時後連一點水氣潤度也沒有,這現象完全不合科學常理,只能說是,世界奇聞、歷史奇蹟!

(內文轉載自東森新聞報91.01.29唐人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