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事因緣

所有的佛弟子們,我這一次離開中國到台灣,又在八月二十五日到了美國。為什麼我要及時離開台灣呢?是因為我要去趕一個大事因緣,我知道趙玉勝居士的圓寂時間到了,我必須快趕才能趕到。結果,等我趕到時他已經圓寂,剛剛送到殯儀館。他的成就是學到了至高的大佛法,生死自由!我有幸為他轉了一些咒,誦了一些經,他的成就境像非常殊勝。我希望所有的佛弟子也同沾法喜,為他做一點佛事,誦經持咒。哪怕能唸誦阿彌陀佛佛號108遍,或千遍萬遍,都是很好的。記住,要迴向給趙玉勝聖德,他現在已經成為聖德了。希望所有的佛弟子真真誠誠學佛,秉持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南無釋迦牟尼佛的教導,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做一個遵紀守法持戒嚴謹的佛弟子。阿彌陀佛!

 

佛弟子 釋證達阿旺德吉

2017年8月31日

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所有人都應該向佛陀學習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位虔誠的佛教徒,他的母親是在韓國忠州聖德寺皈依50年的信徒,父親的牌位也供奉在該寺,潘基文夫人更是經常到曹溪寺禮佛修行。潘基文說,母親這輩子每天都到寺院去祈禱。我也受到母親的影響,從小就接觸佛教,並學會行善積德的道理。潘基文表示,他兒時起就受到佛陀教誨的啟發。正念、慈悲與和平這些價值觀引導他度過早年時代,是激勵他步入公共部門職業生涯的重要力量,他默默地感謝佛陀的教誨。他曾在多個場合號召人們應該向佛陀學習慈悲與智慧。

佛陀的教言在騷亂時代極具意義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2008年在他的慶賀衛塞節的講話中說,佛陀關於所有眾生的和平、慈悲和關愛的永恆教言,激勵我們要努力應對當今世界所遭遇的內容更為廣泛的挑戰——在和平、安全、發展和環境保護等方面。“在這些方面,必須要超越狹隘的自我利益,把自己作為全球共同體的一員來思考和行動,這才是覺悟之路,也是構建適於所有眾生生存的、更加美好的世界之基礎。”他說。

佛陀的教言可以使世界變得更為和平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2009年為慶賀衛塞節在國際社會發表的講話中指出,佛陀的教言可以使世界變得更為和平。“我們所有的人都要學習佛陀的大悲精神,他的永恆教言可以幫助我們駕馭許多當今所面臨的全球性問題。”潘基文在他的報告中說。“全球團結的需要看起來似乎是一個現代的概念,但實際上卻不是。2500多年前佛陀教導我們,沒有一個事物可以孤立地存在,所有的現像都是相互依賴的,更深一層的,他還教導我們說,不要以他人的疾苦為樂。只有當我們伸出雙手幫助其他人時,才可以完善自我。”他補充說。在衛塞節的標誌性報告中,他也強烈要求每一個人,一定要幫助那些痛苦的人們,這樣使所有的人都能獲得一個更好的未來。


佛教教義有助於應對當今挑戰

潘基文秘書長在2013年5月24日“衛塞節”到來前夕發表的致詞中指出,衛塞節既是全世界佛教徒的節日,也讓國際社會全體成員都有機會獲益於各自豐富的宗教傳統。今年衛塞節之際,各地衝突四起,造成巨大痛苦,人們正可藉此機會思考如何在佛教教義指導下應對當前的種種挑戰。

他指出,佛陀本人年輕時是一位王子,卻離開安居的宮殿,發現世上存在生、病、老、死四種苦難,雖然這些現實中的痛苦無可避免,但佛教教會人們如何加以應對。在歷史上,佛教哲學每每以巨大的改造力令人嘆服。
潘基文以印度傳奇人物阿育王為例指出,阿育王是佛陀離世約三個世紀後對印度進行嚴酷統治的征服者,最終卻皈依佛門,放棄暴力,擁抱和平。他倡導的價值觀包括人權、民主治理、對生命尊嚴的尊重。這些價值觀是所有偉大宗教所共有的。阿育王在多年殘酷戰爭後能提倡這些價值觀,充分證明個人的善意可以結束普遍存在的苦難。
潘基文表示,當今時代空前需要以非暴力精神促進和平,平息衝突。他衷心希望人們都能本著崇高的理想,下定決心,讓世界變得更好。

佛教教義給聯合國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靈感和啟示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2012年4月26日為在香港開幕的第三屆世界佛教論壇發來賀信。
潘基文在賀信中對本屆論壇提出的感恩、奉獻、惜緣、包容、尊重、分享“六行”倡議表示歡迎。賀信說,佛教的深厚教義給聯合國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靈感和啟示。佛陀主張“若想改變世界,必須改變人心”,這給我們就如何改善人類共有的家園和全人類福祉提供了重要藉鑑。當今世界面臨著所有重大全球性挑戰,諸如致命武器的擴散和包容與和平的缺失,這些都要求我們改變諸多成見,解放思想,接受新的理念和行為。要知道人類的錯誤和短視甚至還加劇了自然災害的發生。
賀信說,我們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是可持續發展。為此建立一種新的模式十分重要。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國際社會將齊聚里約熱內盧召開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這是幫助世界實現更加公正和可持續發展目標千載難逢的機會。在這一方面佛教可以大有可為,我希望世界能夠聽到你們的聲音。
第三屆世界佛教論壇於2012年4月26日至27日在香港舉辦,來自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的近千名佛教界人士、專家學者和社會知名人士出席。本屆論壇主題為“和諧世界,同願同行”,與會者圍繞佛教弘法現代化、佛教教育發展、慈善理念踐行、佛教文化弘揚等專題展開深入探討。

陳寶生驚曝醜聞 爵位遭到摘除

陳寶生驚曝醜聞 爵位遭到摘除
借用假活佛身份騙財騙色 喬治亞皇室決議取消其本人及妻陳饒真真榮譽地位 
嘎君/寫於維加斯

新聞日期: 2017/08/18
    繼7月中旬多名華裔民眾在洛杉磯和律師召開記者會,控訴被陳寶生藉由宗教信仰騙財、騙色、害人的慘痛經歷後,拉斯維加斯民眾也在律師陪同下公開了陳寶生的種種惡行。
2016年7月底,被喬治亞皇室最高領袖The Crown Prince Davit Bagrationi Mukhran 冊封為華人中世襲子爵爵位的陳寶生,一時成了世界風雲人物,人見人敬,嘆為上流,哪知福薄命淺、好景不長,在詐騙行為東窗事發後,被廢除爵位,取消一切榮譽,包括其妻子陳饒真真的一切榮譽地位,全部取消,皇室並已公開在媒體發佈了奪爵令,這項奪爵的決定是鑒於港台商人陳寶生借用假活佛的身份進行騙色、騙財所做出的頒佈。
據悉,陳男東窗事發後,持香港護照循往泰國,受到殷剛、謝天鴻等大力協助下進行活動;於6月11日又從泰國坐長榮212號班機潛回台灣;復於7月12日從台灣起飛遁逃到法國巴黎市內自己的住家和巴黎城郊蘇瓦松他擁有的大仲馬古堡中,交錯藏匿。陳寶生和陳饒真真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豪華別墅,在法國巴黎就有兩所高級居處,平時有十幾個人照看,有一個王姓小姐負責打理,僅單就陳寶生的私人財產大仲馬古堡,其城堡面積就有三萬多呎,佔地十七英畝,有護城河、風景庭園等,十分優雅豪侈;其8月7日又潛回台灣,深居隱藏。
據了解,他的動產和不動產許多是不擇手段詐騙所得,經調查,他身邊有成群結隊協助陳寶生做事的人,其中協助違法之人不下於10人,因陳男犯罪事實十分嚴重,於香港已達數百人告發,所騙款項過億,涉重大案件,目前正式升級到香港警署總局、中環重案組立專案特辦,警方正追補中,陳男十分狡猾,化裝多端,善於躲藏,但是香港警方已法網張佈,陳寶生及其同伙將難再作惡,遲早將歸案。
據悉,皇室經過詳細調查,陳寶生騙色騙財、邪教擾亂宗教,犯罪證據屬實,特此施發奪爵決定,從2017年8月1日廢除陳寶生及陳饒真真的一切爵位榮譽、貴族地位,退為庶民,從此陳寶生與喬治亞皇室沒有任何關係。
陪同揭發該事件的律師說,陳寶生是一個福薄命淺的人,放著子爵貴族不幹,專幹坑矇拐騙的事,只享受了一年的貴族,就成了光桿逃犯。美國法院也已經正式立案,警局正在逮他。廢除爵位的事在全世界皇家貴族中都是非常嚴肅重大的事件,幾十年難見一例,這是極其丟人的醜事。(嘎君/寫於維加斯)
陳寶生驚曝醜聞 爵位遭到摘除
藍色部份為喬治亞皇室廢除陳寶生和陳饒真真的所有一切爵位榮譽和配套標誌的公佈
陳寶生驚曝醜聞 爵位遭到摘除
陳寶生擁有的大仲馬古堡建築及環繞四週的護城河
陳寶生驚曝醜聞 爵位遭到摘除
大仲馬古堡庭園中的西洋棋盤,棋子與人齊高

控假「活佛」的證人受死亡威脅

美國西部時間2017年7月17日14:30分,美國著名華人律師劉龍珠緊急召開新聞記者會,披露了關鍵證人、受害者之一的洪鐵生,在揭露了假「活佛」陳寶生涉嫌騙財、騙色、害人傾家蕩產案之後,受到死亡威脅。

7月17日凌晨 4:30AM – 5:00AM 左右,有陌生人敲洪家的住宅門,並在門外說:「Don’t you dare to sue Chen Paosheng or I’ll kill your whole family.」意思是,你敢告陳寶生,我就殺掉你全家。

據洪鐵生回憶,威脅人操著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語,沒有任何口音。說完後開車離去。事發後,洪鐵生立即打911報警,警察2分鐘內趕到並做了筆錄。

陳寶生,男,1965年生人,祖籍台灣。他打著「活佛」的幌子,壓榨信徒錢財,聯合黑社會勢力威脅信徒人身安全,強迫信徒供養其奢靡生活,私吞信徒所捐善款。甚至有受害者為了供養「活佛」而割下自己的血肉。據保守估計,受害者數目上萬人,涉案金額達數千萬美元。據介紹,陳寶生主要有四種作案手法1.非法行醫,致人死亡。2. 非法傳銷,打著宗教的幌子行騙。3.非法斂財,壓榨「信徒」。4.姦淫婦女,騙財騙色。
據悉,洪鐵生一家受死亡威脅一事,美國警方已立案。好萊塢中文衛視將關注這一事件發展。
本期新聞將於好萊塢中文衛視高清頻道26.3、DishNetwork衛星頻道、好萊塢中文衛視Youtube頻道以及24小時全球同步播出的好萊塢國際華語高清手機電視台播出,觀眾可掃描文章下方二維碼,下載HCTV APP手機客戶端,即可擁有好萊塢中文衛視國際華語高清手機電視台並可全球同步觀看。

Buddha arrives in the Mission (Hua Zang Si- temple that propagates Dharma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AN FRANCISCO / Buddha arrives in the Mission / German Lutheran church now serves growing Asian community

(December 31, 2004,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Inside an old German Lutheran church in San Francisco, Chinese nuns sit on the glossy wooden floors, wearing headphones, listening to Buddhist mantras on portable CD players.

 

Gone are the pews and the church piano, but the organ pipes and stained glass windows remain — a backdrop to giant Buddha statues at the Hua Zang Si temple, which opened its doors this week in the Mission District.

 

The Buddhist temple reflects the changing demographics of this working- class Latino neighborhood, and of the Bay Area.

 

“As the Asian immigrant population becomes more diverse and complex and comes into money, they want to do things that acknowledge and empower their heritage,” said John Nelson, an associate professor of religious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 “Temples are community centers, where people go to affirm their identity.”

On Dec. 26, Hua Zang Si began three days of ceremony to celebrate its opening and the birthday of Amitabha Buddha, one of the many Buddhas, who is believed to reside in the land of ultimate bliss. This Sunday, the temple will hold a ceremony starting at 10 a.m. to bless those who died as a result of the quake-caused tsunami in southern Asia.

 

Built in the 1900s, the structure originally housed St. John’s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Many in the immigrant German congregation likely worked at the nearby tanneries and breweries along Precita Creek, historians say. Located on 22nd Street, the church was just out of reach of the fire that razed much of the city following the 1906 earthquake.

After World War II, German, Italian and Irish families began moving from the Mission to the west side of San Francisco and out of the city.

 

In 1992, the congregation voted to serve the neighborhood’s growing Latino population, moving to a new church around the corner and renaming itself St. Mary and St. Martha Lutheran.

 

The old church became a private residence and was to be divided into condominiums, until the United International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purchased it and the adjoining parish residence for $2.5 million in 2002, according to public records.

 

And so the temple was born, with a new set of red doors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lion-headed knockers, Chinese signs and a Buddha in the lobby.

 

About two dozen nuns live at the temple compound. Each day, they rise around 5 a.m., and do not go to bed until midnight — meditating, praying and studying Buddhist teachings. The nuns watch television to get a better sense of what Americans are like, they say.

 

The nuns, in yellow and grey robes, venture out in the bustling neighborhood to buy groceries and supplies. The temple is down the street from Castillo Express, Elon’s Beauty Salon and Panchita’s, which serves South American food.

 

“We’re like other people. We have to eat, too,” Cheng Hsueh Shih said in Mandarin. The rosy-cheeked nun with a shaved head had hip rimless glasses and wooden prayer beads on her wrist. A vegetarian, she has tried the Mission’s famous burritos, but says she prefers Chinese food.

 

On a recent weekday, passers-by stopped and pointed at the temple, marveling at the Maitreya bodhisattva, or godlike being, visible behind the lobby’s glass doors. Chubby and smiling, he is a future Buddha, and is believed to currently reside in heaven.

 

“It’s great that it’s still being used for spiritual worship,” said Max Kirkeberg, a professor of geography at 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 who has chronicled changes to the city’s landscape for decades.

 

The temple bases its teachings on those of Sakyamuni Buddha, who lived about 2,500 years ago in what is now Nepal. It has not adopted the viewpoint of any particular sect and wants to attract a broad range of followers. Smaller branches of the temple are in San Jose and Sanger (Fresno County). Hua Zang Si joins more than a dozen Buddhist institutions in San Francisco, including the Sokoji-Soto Zen temple in Japantown and the Rigpa Center in the South of Market.

 

On the first floor of the temple, in the Precious Hall of the Great Heroes, a statute of Sakyamuni Buddha dominates. Skanda bodhisattva, a general clad in armor with a sword, stands to his right, protecting the temple from evil.

 

The temple’s giant Buddhas were constructed in Taiwan, divided into pieces and reassembled inside by artisans.

 

Before the Buddhas sit offerings of coffee, grapefruit, apples, boxes of raisins, cans of Coca-Cola, incense and artwork.

 

Dong Ai-Yuan, a disciple visiting from Fresno, said she became a Buddhist about 15 years ago. The religion helps bring her peace and good luck, and keeps her family safe, she said, adding that she has no fear of the future because she knows what her fate holds.

 

On the second floor, a 21-foot-tall Amitabha Buddha, draped in a red robe, fills one end of the room.

 

Before him, a thousand cups of water, changed daily, serve as an offering to Buddha. Nearby is a ceremonial wooden drum shaped like a fish. To learn as much as they can, the devoted must never rest and never close their eyes — like a fish.

 

The backyard — a city oasis in the shadow of surrounding Victorians —

is home to a magnolia tree, which the faithful say rained nectar for three days, along with a miraculous lotus tub used in the bathing of the Buddha dharma, or teachings.

 

In front, the building’s cornerstone carries an inscription in German referring to a New Testament text about the house of God, built upon the foundation of apostles, prophets and Jesus Christ.

 

Now, beside the cornerstone, in gold Chinese characters on black background, a sign reads: This temple will teach you how to become a better person.

Temple facts:

Hua Zang Si is located at 3134 22nd St. in San Francisco. Hours are from 11 a.m. to 5 p.m and is open to the public. For more information, call (415) 920-9836.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70110號)

世界佛教總部接到有人詢問,在建平的文章“问问陈宝生”中說到,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護法是獨髮母金剛、熱乎啦護法, 嘛哈嘎啦總護法。為此我們專門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個佛弟子不了解情況,嘛哈嘎啦護法、 熱乎啦護法、獨髮母護法這三位是藏傳佛教最強盛的護法, 我不是藏傳佛教,我也不是哪一個宗派,就是佛教, 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十方諸佛的佛教,我的護法是不落入128條邪 惡見和錯誤知見,我的行持是《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和《 什麼叫修行》,我的真諦是《藉心經說真諦》, 我的願力是終生不收任何供養, 義務為眾生的幸福和解脫成就說十方諸佛不二共理的如來正法。 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眾生,包括陳寶生和陳饒真真。昨天, 我發了一個誓,也不是我所願意的,是江嘉仁波且要發誓, 我阻擋他不聽,他已經發誓出口了,把我逼來沒辦法, 我才要發這個誓來向十方諸佛和因果擔保,讓江嘉仁波且心無餘悸。 還是那些話,一切眾生,包括攻擊、污衊、破壞我的那些人, 他們的幸福、解脫成就,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但是, 佛教徒絕不可以誹謗十方諸佛菩薩和釋迦牟尼佛經藏, 絕不可以行邪道誤害大眾。關於師資的考試, 我自始至終從來都只讚同三藏經律論的考試, 對什麼聖考我從一開始就不贊同, 所以自始至終我沒有主持過一次聖考。

                             世界佛教總部

                                                         2017626

H.H.第三世多杰羌佛韻雕作品-「一石橫嬌」(韻雕中的皇帝 人類世界首創不可複製的藝術珍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韻雕作品-「一石橫嬌」

(韻雕中的皇帝 人類世界首創不可複製的藝術珍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韻雕作品-「一石橫嬌」

「一石橫嬌」這件雕塑,是玄妙彩寶雕(Yun Sculpture)的精華之作,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人類創造的超越自然美的藝術精魂,它來源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造的超過大自然美的藝術,達到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人工超自然境界,使得世界上有了任何能工巧匠、包括高科技都複製不了的藝術。其實在十幾年前,我們就聽到有人說,有一件雕塑品被稱為「絕世珍寶」,說心裡話,這樣的稱譽,我們無法接受。「絕世」二字,談何容易?只有世界上找不到比擬的,才能堪稱絕世。「絕世珍寶」,那必須是珍貴到了登峰造極無以匹敵的程度,方能堪稱絕世珍寶。從古至今,真正的絕世珍寶,有幾件雕塑品能堪此譽呢?可以說,找不到一件,就算歷史上被稱為價值連城的和氏璧,也不配「絕世珍寶」的頭銜,因為完全可以仿製,能仿製就不是獨一無二,不是獨一無二,就不是絕世,其實任何大師的雕塑之寶都可複製再現,僅憑這一點,就不配堪為「絕世珍寶」四個字的稱號!

我們對「絕世珍寶」的命名作了深入的探訪,是在2017年我們第一次見到雕塑「一石橫嬌」,當時一下就把我們驚呆了,當下我們只有激動而發自內心要讚歎它,但無法找出恰如其分最好的桂冠戴在它的頭上,只能說「絕世珍寶」這頂桂冠非它莫屬!因此本館把展覽「一石橫嬌」的這間展室命名為「絕世珍寶」。這件雕塑品到底有多了不起?我們必須說:它絕頂超凡的神韻美妙意境超越了人類雕塑的最高境界,是真正體顯了:

變化無端靈和情,出神入化妙無窮。此品唯在天上有,絕非人間藝匠同。

這件聖雕排名第一,為皇帝,是首次與眾見面,而排名第二皇后的「色韻玄黃」在美國國際藝術館的寶貝室中陳列著,排名第四的小公主「黃黃」曾在國會辦公大樓金廳展出時,被參觀者題詞說是「上帝送給人類的禮物」,這幾件玄妙彩寶雕是無論什麼能工巧匠、專家、高科技都複製不了的藝術珍寶。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上第一次創始了複製不了的藝術,只能說當韻雕出現時,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美艷的珠寶,猶如天上的群星在朗月的四周,黯然失色無華,它美到了攝人靈魂的程度。

資料來源:http://www.hhdcb3cam.org/htmlpages/exhibits/arohcc/

世界佛教總部 (第20170102號) 回覆重要諮詢

世界佛教總部今天收到了李雲峰等三位佛弟子的來信,原文如下:

其實你們提出的問題不需要解釋就能清楚的。總部在公告中說明了辦聞法點有功德的原因,是讓很多人聽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而從善去惡,這功德自然大,無論哪一個人辦聞法點都有功德,辦點聞法音的人越多,從善去惡的人相應就多,這功德自然大。但是,一切都是隨因結果,停止聞法音,就只有之前的功德,聞法功德就不會再上漲了,因為沒有繼續聞法,從善去惡的人沒有因聞法而增加了。如果不讓大家聽聞法音,這就不是功德大,而是罪孽大了。如果是你們提到的那樣把三世皈依境壇城搬下法臺,換成自己的像片,更不用解釋就能明白,拆除壇城,只有生了病頭腦不清楚、思緒混亂的人才敢這樣。你們既然提出,又是大事中的大事,總部今予答覆咨詢:

除了南無阿達爾瑪佛(普賢王如來)、南無多杰羌佛取下祂們自己的像,其他任何佛陀大菩薩等巨聖德都不敢取下三世皈依境法像,換上自己的像。要知道,皈依境中最高處為普賢王如來無相體法界表法,和報身佛多杰羌佛,此至高無上法報二佛乃是十方諸佛之師。還有十大金剛,獅子金剛乃普賢王如來化顯,時輪金剛乃釋迦牟尼佛本源體顯香巴拉國度的最高圓滿聖境,馬頭金剛是觀音菩薩的化身。此壇城圖就是十方諸佛菩薩也只能合掌恭敬,無論什麼等級的聖人都不敢取下三世皈依境。凡取下三世皈依境就是侮辱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都是罪大惡極!取下皈依境就是謗辱十方諸佛,簡單說,比指著觀音菩薩臉罵的罪還大,罪大惡極到什麼程度,你們自己想吧。就是要加供釋迦牟尼佛像,也不能取下原有的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而且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必須在釋迦牟尼佛像之頂上,因為一切諸佛都是由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所出,故多杰羌佛又稱本初佛,為諸佛之父,任何人膽敢玷辱諸佛之師,必招無間地獄永恆之惡報!

但是,還要看是故意謗辱還是無明所造,或善意收藏,或其人身體神經系統病症所致,或所設佛堂是他人財產,屋主需要收回,或設供之壇場需修整,或換更好的佛堂壇城。另外,由於牽涉到皈依境中是頂勝佛陀和至高金剛,在設壇上供三世皈依境時是否開光,在取下時是否舉行了送聖手續程序,取下後是否禮敬高放,這也是有罪無罪界分的感報標尺。犯下這樣的無間重罪,除非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親自為之免除,否則不能開解,因為皈依境是主尊二佛自己的法像。

至於《楞嚴經》,是不能與《心經》相提并论的。《心經》是佛說所有經書中的精要,被列為頂首三經之一,但是一般人是很難悟到真諦。當然最好是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因為是白話講述心經義理,法性真如、修行、體法、戒律、防魔,完整無缺,易於理解,至高妙寶。但《楞嚴經》的好處主要在於明了和對治五十種陰魔。可是也有相應的嚴重弊端,往往让一知半解的人墮入罪恶。很多專一修學《楞嚴經》的人,由於不精熟義理,一知半解造下三惡道之罪。問題出在沒有明白心王心所心識幻化於浮表惑、無明惑、塵沙惑現比二量的斷析取捨,也沒有真正明白《楞嚴經》的精神妙義諦相。一般所謂的楞嚴高手,都只是站在萬法無自性、一切不執不取、若著勝境、則受群邪的單邊,故大部份的專業專家犯罪而墮落,原因在將此妙義體會錯了,就變成了一切現象都看成假的,這就落入了斷見。一當落入斷見,就一切實有都視為虛幻、一概認定是心王所生的幻妄只要不著就是真正的勝境了。殊不知已被楞嚴魔所控,故視寺廟的佛菩薩都是泥塑木雕銅鑄的無用假相,佛像可以毀掉,寺廟可以打塌,經書可以焚燒,嚴重者認為吃飯穿衣都可以不用,都是塵境虛幻,什麼修行功德都不存在了,地藏王菩薩神通第一也視為魔境,乃至釋迦牟尼佛說的一切經藏法義修行都否決了,只要相信阿羅漢的三明六通就受群邪,甚至把釋迦牟尼佛於經中說到的一切聖境表法都視為違背楞嚴經,著勝境受群邪了,此即徹底住於斷見中,該人必然墮入無間地獄,受無窮苦報。所以,一千多年來才一直有人認為《楞嚴經》不是佛說的經,這在網上有很多資料可以查詢。

總部認為,學《楞嚴經》可以,但一知半解學《楞嚴經》是很危險的。如果要脫離危險,前提是學《楞嚴經》必須要弄懂心王、心所、心識於染凈二業在十八種心識之間的能所斷滅關係,於此掌握判析,查斷知見,這樣把持見地而學《楞嚴經》,才不會落於空有二邊怖畏,正如永嘉禪師在證道歌中說:“修行恐落斷常坑”,也才不會落入斷見而否認現實因果,才不會假虛即實,以實歸幻,才不會把阿彌陀佛來接引當成心魔而拒登饒缽,造成謗法誹經的罪,掉沉在空亡、現實善惡平等如幻中致使墮罪。因為你還是凡夫,沒有住入性體真如,有餘依之體不吃不喝還得餓死,有病不治療就得加重病症,你把善惡都看成一樣,結果做惡事還得惡報。凡落入斷見,必墮無間地獄,這就是危險的弊端!

  1. 釋迦牟尼佛為什麼要說八萬四千法門、三藏浩瀚經書、修行修法要義?為什麼不以楞嚴一經而解眾生異惑?相反,佛陀展示大量經藏法義,明確規定要深入經藏,才能智慧如海,原因就是佛陀擔心眾生不明正理落入斷常二坑見中。所以,不是《楞嚴經》,也不是一句入於明心見性的定中防止心魔就能解決成就大事的,不但成就不了,反而會成斷見狂慧魔境,終墮無間地獄。要成就還得要明法理、修行、學法、持戒,缺一不可。否則對《楞嚴經》似懂非懂、一知半解,不明能所空色斷析取捨,最終不但不能解脫,反而心生造罪,落入惡報。

Continue Reading →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系列報導」過去被誣陷詐騙 如今假案真相大白更加彰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唯有利益眾生

【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2010世界和平獎公佈得主名單公佈後,一些壞人故意造謠最高榮譽獎得主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個詐騙通緝犯,這導因於由大陸公安故意誣陷而製造出的一個連原告都沒有的假案,國際刑警組織確實發出過《紅色通緝令》給“義雲高”(這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認證前的名字),但經過為期三年多的詳細調查,國際刑警確認這是迫害誣陷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假案。同時,中國有關部門也查核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並無犯罪事實,遂於二○○八年六月十一日主動請求國際刑警撤銷通緝,第七十二屆「國際刑警組織文件控制委員會」大會於二○○八年十月召開,通過無罪結論,正式宣佈撤除《通緝令》及整個案件,並正式函文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全世界各成員國,使真相大白[註1]!

美國首都華盛頓市葛瑞市長宣布2011年1月19日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2012年12月12日美國參議院全數通過用HH(His Holiness)這樣的冠名尊稱第三世多杰羌佛[註2],第三世多杰羌佛成為政府法定的名字。擁有無比尊榮,大慈大悲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於任何陷害及誹謗,從不計較,也從不申訴,始終不予理會,「世界和平獎評審委員會」派員了解真相後問祂,為何不把國際刑警發出的撤除函拿出來駁斥謠言時,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要做的事是:眾生的一切造業罪過由我承擔,我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你們。拿出來清白了我,誹謗我的人就不清白了,他們的罪業誰承擔?」。

▲美國首都華盛頓DC市葛瑞市長宣布2011年1月19日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不收供養,高風亮節,毫不辯解自己清白,誣陷者卻認為有機可趁,持續四處散播假詐騙案,一則陳年假案,從一開始到現在都被存心陷害者惡意運用炒作,一九九九年七月底HH第三世多杰羌佛應邀到美國訪問,正大光明的持護照與美簽到美國,爾後定居美國,二〇〇二年,深圳公安為了誣陷迫害HH第三世多杰羌佛,故意製造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詐騙案件,並在他們控制的媒體上惡意毀謗汙衊HH第三世多杰羌佛“畏罪潛逃”,十幾年來,迫害者運用自身的權力,從報紙到網站、社群媒體等無一倖免,透過媒體關係四處散播刻意放大,意圖誤導各界認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個詐騙壞人,隨著起舞的媒體或是被誤導的媒體接續渲染,相關錯誤訊息流轉,長期以來,成為有心人士、魔子魔孫持續不間斷毀謗,造了惡業,眾生慧命更是受 到耽誤,實有必要正本清源!

探究該誣陷事件要追溯到一九九九年,當時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學生們在香港成立“雲慈慧海功德會”,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並不是這個功德會的成員,更沒有在裡面擔任任何職務,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學生劉百行先生將他自己在九龍塘的一個產業捐出給了“雲慈慧海功德會”,“雲慈慧海功德會”就利用此地設立了香港義雲高大師館。但是,大師館的負責人黃曉穗藉藉由大師館公然對會員詐財,並將大師館私下非法抵押給銀行騙取貸款供其個人使用,在香港同學林輝久舉報後,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於是當天趕赴香港,在會上,羌佛讓香港的同學們自己成立監督檢舉小組,設立舉報箱,檢舉揭發進行詐騙的壞人,當時香港電台第五台台長李再唐和錄音師馮偉棠在現場錄了音。

黃曉穗知道自己的詐騙罪行即將暴露,便在第二天早上跑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住的酒店,要求HH第三世多杰羌佛撤銷檢舉小組,被羌佛嚴辭拒絕。於是,黃曉穗便私下找到“雲慈慧海功德會”董事成員吳文投,吳文投曾公開對媒體說明,黃曉穗要他站在她那邊對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她的乾爹安全部的副部長牛平就會給他辦一個特別的通行證,他將可在中國做生意通行無阻,她的公司有乾弟牛東的股份,吳如果不跟她同一陣線,他將會跟著倒霉。吳拒絕了黃,第三天,黃曉穗以大師館負責人的身份,用欺騙的手法,強行關閉了香港大師館,使得檢舉小組不撤自散。

自此,黃曉穗開始對外散播誣蔑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壞人,當時香港個別媒體隨著起舞進行了負面報導,但事實上根本沒有看到有任何錄像帶,而是黃曉穗故意造謠誣蔑HH第三世多杰羌佛,企圖用這樣的誣蔑來遮蓋他詐財的事實。黃曉穗乾爹牛平係四川省公安廳廳長出身,1997年升任中國國家安全部副部長,1999年至2002年時值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黃曉穗詐騙惡行敗露後,牛平便利用自己任國安部副部長的權力,夥同周永康,運用其政治資源進行誣陷迫害,一連串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迫害行動從深圳到四川,從地方到中央,從中國到跨國,從平面到網絡媒體排山倒海展開。

二○○二年六月二十日,深圳公安在時任廣東省公安廳廳長的陳紹基(後任廣東省政法委書記和廣東省政協主席,因貪污腐化於二○一○年被判死緩)的指使下,以莫須有的「合同詐騙」為由出具「刑事案件立案報告表」,說二○○○年四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劉娟簽了合同,將已售出的深圳市吉祥樓盤售賣給劉娟,劉娟將一.五億元人民幣打入羌佛指定的賬戶後,才發現被騙。深圳公安還將港商劉百行被黃曉穗欺詐財產的事情栽贓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問題是,羌佛自1999年八月赴美以後,再也沒有回過中國,何來2000年四月與劉娟在深圳簽合同?羌佛在中國從來沒有做過生意,沒有公司,也不是任何一個公司的股東、管理人員或工作人員,又何來簽合同賣房子?再者,羌佛指定的賬戶是哪個銀行的?劉娟是在什麼日期、從哪一個賬戶匯錢進去的?為什麼不公佈出來?因為這些賬戶、錢全都是不存在的,全都是公安一手編造出來的。2003年,劉娟在美國出具經中領館公證的材料,說明廣東公安用穿針帶鐐的方式刑訊逼供她,強迫她作偽證,劉娟並證明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騙過她,只有關心她、幫助她。在2014年劉娟還親筆蓋手印寫下證明。劉百行也在2015蓋印聲明騙他的是不肖師姐黃曉穗,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騙過他。

▲ 公安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迫害-劉娟女士在2003年出具經中領館公證的材料,證明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騙過她

▲ 公安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迫害-劉娟2014年證明證明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騙過她

▲ 劉百行蓋印聲明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騙過他,而是黃曉穗騙了他

二○○二年11月,經香港廉政公署起訴,黃曉穗及其胞弟黃輝棟因將香港義雲高大師館非法抵押給銀行騙貸款,法官在法庭上指出,被告姐弟早就覬覦佛堂物業,黃曉穗的詐騙與HH第三世多杰羌佛毫無關係。黃曉穗及其弟後被香港高等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判刑十一年和七年半,中國人民網旋即發布新聞稿確定黃曉穗姐弟詐騙被判重刑[註3]。但廣東省公安廳迫於時任大陸國安部副部長牛平的指令,儘管黃曉穗判刑確立,仍在二○○四年底,發佈《通緝令》通緝根本不存在的「義雲高詐騙集團」,通緝令並被發佈於新華社廣東新聞網上。

▲ 黃曉穗及其弟黃輝棟被重刑入獄11年及7年半

迫害之手同時伸進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出生地,周永康和成都市長李春城分別在文件上簽字,強令關閉了成都市計委批准的、由大邑縣政府修建的屬於官方的「義雲高大師館」,當時館內陳列由HH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己無償提供的一百多張創作書畫被私吞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中國唯一的房產——位於成都新華西路十九號的住房被強行用推土機推倒,沒有一分錢補償[註4]。

針對公安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誣陷,來自北京大學法學院、清華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中國法學研究所、人民日報、法制日報等十一個單位的十三位中國最權威的法學專家專門做北京開會,出具專家法律意見書,認為:“劉百行、劉娟作為判決書認定的本案’被害人’,都沒有財產被騙的事實, ‘被害人’也都否認自己是詐騙案的’被害人’……沒有犯罪事實,沒有犯罪人存在,詐騙從何談起呢?”專家們並要求予以糾正。

據透露,當年以陳紹基為首的廣東和深圳不法公安人員借辦案之機私吞了許多財物。他們不僅掠奪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幾十年心血創作的七百多幅書畫(若按現今羌佛的書畫拍賣價格,被私吞的書畫價值至少四百多億人民幣),還掠奪了劉娟和吳文投合開的珠寶公司中的幾十斤黃金和珠寶、名錶等財物,吳文投為了開珠寶文物商店而購買收藏的七十多幅古代名畫也被搶奪,這樣的大老虎不吃人才怪呢!

雖然以周永康、陳紹基為首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貪官們,後來因自己在另外案子上的腐敗墮落相繼被查到判了刑,但當年貪腐的辦案員警依然混跡在廣東公安隊伍裡,他們為掩蓋自己的貪污罪行,極力阻止撤銷《通緝令》,原因是擔心自己的貪行暴露,便四處散佈謠言,故意把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成是壞人,以此來迷惑大眾,掩蓋自己的貪腐。

經濟學人》曾報導在胡錦濤擔任中共總書記時,掌控政法委及國安的周永康影響力幾乎與胡不相上下,牛平加上有”大老虎”之稱的周永康,誣陷者政治實力深厚無比,網路通緝令一直沒人敢撤,經年掛在網路上,也就不難理解。

二○○四年底,國際刑警組織雖然根據中方申請發出《紅色通緝令》,但整個案件在立案和媒體報導中只有劉娟和劉百行兩個「受害人」,受害人先後都不只一次公開聲明沒有受害,還強調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恩德,中國法學專家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平了反,立案中的兩個被害人都否認被詐騙,其名下財產從沒易主,所謂的被詐騙錢財都是兩當事人從事投資的資金,投資合作對像不是“義雲高”,詐騙之說子虛烏有,二○○八年六月中國主動請求國際刑警撤銷通緝,二○○八年十月國際刑警組織正式撤了通緝令,這些都是公開在網路可以查詢到的資訊。

迫害過程中,中國四川省一地方報紙華西都市報弄虛作假一篇社會新聞,透過媒體轉載,常被拿來作毀謗題材,把擁有博士學位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貶抑為小學五年級的程度,說成是一個臨時畫工,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頂尖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兩百年來唯一的Fellow頭銜,且獲美國及世界他國九十二所大學的榮譽博士和教授之位,這在全世界華人歷史上是最高榮譽。自2000年製2009年,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更在美國奧本大學擔任教授,因工作優異而屢受嘉獎,試問一個小學五年級的程度能擔任大學教授嗎?羌佛畫作國際拍賣價格更是屢創新高,2015年《枇杷》畫作於紐約秋拍會上締造每平方英呎拍賣價170萬美元(約台幣5325萬)的驚人價格,個人創造了三十個大類的成就,打破了世界歷史上個人成就的最高紀錄,德、哲、詩、畫、雕、書、樂、醫、…樣樣精通且登峰造極,全方位成就享譽國際,在在都讓毀謗文章內容顯得可笑。

▲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擔任奧本大學教授期間榮獲奧本大學獎狀

▲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作“枇杷”以天價7905萬港幣成交

2015年6月間,周永康貪腐一案被判無期徒刑的消息發布後,許多受害者沉冤紛紛躍上檯面,詐騙假案被公安刑逼應該扮演義雲高詐騙案的原告卻不屈服的人,包括蔣貢康的活佛(俗名王華清)和釋慧善比丘尼(出家前俗名是:郝南妮)透過鏡頭現身說法,以錄影方式揭露其慘痛過程,實際影片為誣陷案添加實證。[註5]

誠如「世界和平獎評審委員會」聲明文中所言: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 「世界和平獎最高榮譽獎」,是實至名歸。他展示了無私的高尚氣節,是眾人的道德模範。他體驗了推動和平的精神,就是在面對逆境時,實踐和平需要無比決心、忍辱、善良、利人及堅持。

假詐騙案蒙蔽了眾生,但玷汙不了佛陀,只有更加彰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無私無畏、大慈大悲、一切唯利眾生的無上道德情操!

 

註解連結

[註1] 世界和平獎評審委員會聲明

[註2] 美國第112屆國會參議院614號決議–全數通過用HH冠名尊稱第三世多杰羌佛

[註3] 香港法院判處黃曉穗等的最終判決書

[註4] 周永康陳紹基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相曝光

[註5] 活佛法師蹲冤獄多年曝深圳公安刑訊如演諜戰片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70109號)

 

由我旺扎主持的百場聖會,到今天正式閉幕了,我已經修完了百場聖會的整個儀軌,這一次在百場聖會期間,有的修行人非常的認真負責,言行專注盡心誦經、唸佛、持咒、唱讚,受用不少,但有的人卻分心去看別人的表情動作,聽他人唸唱,更可悲的是還評論他人的好壞,這已給聖會染上不淨業,幸好還沒有毀掉「本尊法緣灌頂」,我宣布過,凡是圓滿百場聖會的人,功德非常大,從而獲得藍釦一段或者黑釦一枚,更重要的是獲得「本尊法緣灌頂」,這牽涉到每一個修行人多生累劫以來所修的本尊法,鑑於該灌頂是至高名列首位的內密灌頂,因此有人就產生了想法,「旺扎這和尚有這個道行請得來虛空的佛菩薩為我們灌頂嗎?」我這個慚愧比丘現在就回答你們:放一百個心在肚子裡面,不要胡思亂想,這部灌頂雖然至高,但已是小菜一碟,就算我旺扎功行不到位,因海玉尊、格藍德謙釋勒玉尊、迪偶客上尊和我達成共識,發下了願力,就算我們聖量不夠,難道大悲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丟下我們不管了嗎?如果換成佛陀來召本尊到場,這不是小菜一碟嗎?更況我們四位還不至於請不來本尊。

「本尊法緣灌頂」是一切內密灌頂之首,該灌頂又名「勝義密密灌頂」,要受此灌頂,比登上諸峰還難,蓮花生大師曾為藏王赤松德真及移喜措嘉灌過此頂,這是接受灌頂的佛弟子,要親自在本尊處問到他多生以來直至今世的法緣,到底他本人多生累劫以來修的最多的法是什麼法?他的這位本尊又是誰?關於本尊,任何等位的聖師都是無權說了算的,而必須是本尊與弟子之間直接相聚的諮詢,行人親見虛空佛菩薩本尊面談,除了佛降甘露,你認為什麼樣的內密佛法有這樣真實,能相比呢?法義鐵定,主持灌頂的大聖師是不准坐在法台上的,只能站在弟子的旁邊。法緣灌頂共分三個品級,根據受灌弟子程度的差別,本尊以不同品級的聖相與弟子相會,法緣灌頂的上品是虛空佛菩薩(本尊)親自與弟子面談,現場答覆弟子的提問,並親賜法緣大寶丸給弟子本人。中品是本尊以行動聲音,簡單答覆弟子所提問的本尊法,也會賜法緣大寶丸給弟子。下品則是弟子提問時,本尊會親自示現本尊法給弟子,也會賜一粒法緣大寶丸給弟子。就是下品也是弟子與本尊的交往,而不是上師代言表法,凡是該上師代言就是巫婆神棍!!!弟子必須在本尊處了解到本尊法,拿到法緣大寶丸後,這時才屬於灌頂完畢,站在一旁執法的大聖師才有權開口講話,而按照本尊告知弟子的本尊法,依軌傳授給弟子,所以從灌頂一開始,在沒有得到本尊告示弟子本人之前,大聖師只能請佛菩薩本尊到場為弟子答覆,而無權在灌頂時插話,凡是插話即是妖言!!!

至於沒有參與或沒有圓滿百場聖會的行人們,你們就去做放生,或做好人好事,做利益社會大眾的活動,這比你們修法會功德還要實在一些,只要能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按照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128條知見作為印證指南,學好《學佛》一書,以登地大菩薩《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或是《暇滿殊勝海心髓》實行,我保證你們一定會受到內密灌頂,得到相應本尊法的!!!

旺扎上尊主持的百場聖會今天圓滿結束了,上尊閉幕出關的第一句話說:「把去年12月30日我在聖考結束會上的講話錄音帶發放給大家。」此開示帶是上尊的藏文講話,漢語翻譯,上尊對這每一盤行人請回去的開示帶,都修了息滅業障八風的法,所以對恭聞者是具有很大增業的加持力,除了聞法點恭請以外,任何佛弟子個人都可以獨自在世界佛教總部恭請,拿回家恭聞,請與世界佛教總部法師連絡,電話:(626)789-1001

 

 

世界佛教總部

2017年3月26日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701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