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觀羌佛的實際佛量  ——暴露陳妖的百無一能

慚愧佛弟子:拉珍

陳妖等,我當然清楚你們的伎倆,你們一直試圖、挖空心思想把至高無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切聖量德境徹底玷污來迷惑眾生,以為這樣一來,你們毀佛謗法的罪業,也就隨之轉移方向不存在了,就能從五逆惡罪中解套了。只可惜,這是包天妄想。你們是如假包換的惡罪妖孽,因為你們毀的是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你們侮辱的是《多杰羌佛第三世》中的諸佛菩薩、所有聖者祖師、活佛高僧及世界各大教派的佛教領袖、攝政王等,你們違抗謾辱的是釋迦佛陀的三藏經義,你們誹謗踐踏的是覺量圓滿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所說的至高無上的解脫法義 !而羌佛的五明成就實實在在擺在世人面前,登峰造極,莫說你們幾句愚蠢瘋癫的胡言亂語,就是把你们波旬老祖爺爺搬出来也毫無作用,所以你等闡提妖孽谤佛毁法的五逆惡罪一條都跑不掉!

 

此處,我再問佛弟子們一句:一個欺師滅祖、誹謗諸佛、侮辱諸佛法像、謗佛法、欺詐眾生、曲解經義,黑業蓋天的五逆惡賊,一個殘害眾生慧命的18.5分的三藏白癡,可有半點發言權論斷佛陀的高低嗎?大菩薩都沒有資格妄論佛陀,莫說陳恆寶生這類無能妖人。

 

先不說你們文中用來誹謗羌佛五明的極度昏聵好笑的邏輯,只需一件非常簡單的事,就能讓世人看清真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一條一款,清清楚楚擺在那裡,蘭台印證公開那麼多年,五千萬美金至今沒人有本事拿走。不久前拉珍又與眾人合力集聚三千萬美金,公開讓陳恆寶生及其狂躁的妖孽弟子,無論你們自己或請人,只要能臨摹複製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作《龍鯉鬧蓮池》,三千萬美金你們拿走不說,還讓你們有資格對羌佛的五明成就說話,你們為什麼不敢去?那麼不服氣,那麼急於踐踏,給你們機會為何不敢去?為何只敢小丑跳樑瞎扯潑皮,卻就是不敢來做這件實在的事情?若能復製成功,既能得到天價重金,又能證明你們確有請到具上乘工巧明之人,為什麼不敢去?沒有強行讓你陳恆寶生親自動筆,而是讓你們普天之下招請能才強匠來複製,即便這樣你們也滿世界找不到一個具工巧明高峰的人替你們出面,說明什麼?說明羌佛之工巧明精絕舉世無雙!難道,這就是你們拿得出來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具五明的證據?僅取羌佛工巧明之一點點,你們就無法企望其境界之項背,若是讓你們完成寶書上五明之三十大類,那你們這幾個臭凡夫爛貨色豈不更是弱斃成一灘肉泥?還敢大言不慚說羌佛不具五明,睜眼說瞎話,無賴不要臉矇騙大眾 !

 

佛陀的覺量,凡夫無從測度,更不要提你們這些必墮地獄的妖孽罪人。如果將第三世多杰羌佛比喻為須彌山,陳恆寶生及其狂邪的妖孽弟子,就好比這地球上某陰溝里的幾粒老鼠屎,這完全不是咒罵,而是如同伸手見指一般清晰的事實。為什麼?因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鐵板釘釘的佛陀,而你們是五逆惡賊、必墮地獄的闡提。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被公開,來源於史無前例的最多的高僧大德們的認證附議,但從始至終羌佛從未自稱是佛,均以慚愧者自居。然而,陳恆寶生及其狂邪的妖孽弟子,這眾多聖德活佛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你們說假就是假的嗎?麻煩你們好好拿起鏡子照一照,你們是誰?破爛貨色一堆,算老幾?降陽龍多加參阿秋喇嘛一根小指頭就能把你們彈倒在地,你們有何資格與這位真正的聖德唱反調?你們有何資格與蓮花生大師轉世的龍欽寧體大圓滿法在全世界的獨掌人第四世多智欽大法王唱反調?你們又有何資格與寧瑪巴在世界的總教主貝諾大法王唱反調?與德隆哲珠大法王、楚西大法王唱反調?你們有什麼資格與覺囊派總教主吉美多吉大法王唱反調?與夏珠秋陽大法王唱反調?有什麼資格與薩迦德欽大法王、薩迦查爾巴法王唱反調?夏瑪巴攝政王、嘉察攝政國師都高度恭賀讚歎附議第三世多杰羌佛,難道高僧們以聖證量在境界中觀照到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金剛總持是假的,而你們陳妖等凡夫潑婦、無名鼠輩胡亂的叫囂謾罵、污衊誹謗才是真的?你們有何資格與世界各教派領袖、眾多高僧活佛唱反調?

你們無非就是幾個靠編造供養名目迷惑眾生騙錢、靠編造他人家中有難騙錢、靠陳妖在魔術師那裡學的魔術冒稱佛法騙錢、靠募捐款蒙蔽世人騙錢、靠強制傳銷賣諾達康賣水機騙錢的騙子人渣,你們就是幾個謗佛法僧、違抗佛經、害人慧命的闡提惡人地獄份子,你們這樣的貨色只會滿嘴跑假話,連牙沒長齊的小孩都騙不了。你們沒有弄懂一個法界定性概念,人們會相信五明舉世無雙的羌佛,從古至今佛史上最多佛教領袖高僧活佛認證恭賀、高度讚同的羌佛呢?還是相信你陳妖寶生幾個無名鼠輩、騙子妖孽的謗佛之言呢?

凡世間,從來只有能者、專業者評斷無能者,豈有無能者妄斷能者、專業者之理?無能者妄斷能者,只會招來被唾棄的結局。更況你陳恆寶生是徒弟忤逆不孝,誹謗恩重如山的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無惡不作,如此喪失人倫道德、敗壞忠孝禮儀的惡棍,人人見之視若惡糞!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盡人皆知,從古至今無人能敵,跑馬神針、詩詞歌賦、畫作韻雕,醫方、聲明、工巧、因明、內明無一不是舉世無雙,你等妖孽可能沾邊分毫?我眨眼間從第三世多杰羌佛無數的五明成就中隨便撿出幾樣來,陳恆寶生及其蠢笨的追隨妖孽,跑馬神針你們施得了嗎?第三世多杰羌佛少年時每日診治病患五百位,你們能嗎?不需要你們創作,只需照樣複製,你們複製得了韻雕嗎?你們臨摹複製得了《龍鯉鬧蓮池》嗎?你們有本事將蘭台印證的五千萬美金領走嗎?有本事將拉珍等的三千萬美金領走嗎?陳恆寶生,你能如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樣,五年公開回答任何人所提任何問題,無問不解,解答不出來就永下法臺以表因明、聲明之辯才無礙嗎?你能嗎?就憑你開卷考試都能考出47題空白來的無知低水平,你敢嗎?你們既然那麼急於否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你們便拿出超越羌佛成就的本事來說話,拿得出來嗎?拿不出來你們胡扯什麼淡,給我站一邊去!一個經律論兩天時間開卷考試47題空白,一句話都答不出來的三藏白癡,你能拿出哪一樣本事來跳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之上呢?而陳妖的幾個愚蠢徒弟,你們還嫌你們的“大寶金剛上師”丟人丟得不夠還要向世人進一步展觀其47個大空白到底有多麼空白?你們以為自己是誰?你們以為世界佛教總部是你家開的雜貨鋪嗎?你叫做什麼就做什麼?世界佛教總部若為雄獅,你們就無非是幾隻過街老鼠而已。陳恆寶生,80斤的上供金剛杵,你舉過肩來證明自己的健康身體了嗎?連你自己的徒弟都對你吶喊要你拿出聖量來讓人閉嘴,你怎麼到現在還是一無所能的畏縮德性?既然是一無所能的虛殼凡夫,卻又狂妄誹謗有大恩於你的師父,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世人難道還看不清你是哪等貨色? 你和你的妖徒,難道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蜉蝣撼天,對著你們無法企及的第三世多杰羌的五明成就呱噪幾句?你們不知道這恰恰讓世人對比出你們一明不具的低能本質嗎?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一副虛殘弱體?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避而不談五明?你們拿得出來的本事就是一層一層不停給自己身上增刷黑業?你們可憐至極還自不知恥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史上唯一一位發心終生不收供養,只義務服務眾生的佛陀,羌佛座下成就解脫者眾多,僅就世人所知道的,我隨便提幾位羌佛的弟子,大家熟知的成就人物,峨眉山金頂第十三代祖師、中國佛教南傳第一站霧中山開化寺普觀長老肉身不壞;接王亭果張長老109歲生死自由成就,圓寂十一天肉身中鮮血如活人;因海長老圓寂后肉身大神變,化為如石堅硬的金剛法體,為佛史首創聖跡;雪巴派祖師大西拉活佛化虹光成就;通慧法師修成金身羅漢境地肉身不壞,前年已穿金供奉;永定法師神通廣大、三界縱橫;世界顯宗精神領袖悟明長老肉身不壞;包括虛雲老和尚衣缽傳人香港竹林禪寺意昭長老等等,均拜羌佛為師,接受密義而得大成就;通達經律論三藏,全藏辯論冠軍,奪得拉然巴格西學位的洛桑珍珠,也拜第三世多杰羌佛學法,在接受記者採訪的視頻中說:“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僅通達五明,顯密圓通,而且祂的詩、文、一切藝術的創造力,祂已經獲得了世界最崇高、最偉大的藝術大師的稱號,這個根本不待我講,大師早就有了。大師懷有大悲力,所以祂發願普渡眾生……所有這些來的弟子,求法的,大師不分男女老幼,所有來的這些人,大師完全不分貧賤,一律接見。凡有所求,則能滿願,這是其他所謂大法師、大活佛簡直不可能相比的。大師而且不接受任何的供養,都以一種無償的、無私的來貢獻人類。再者呢,我是已經學佛六十年了,見過上百個所謂的藏傳佛教的大德。中國的佛教大德如太虛法師,我也跟他相處很久,法尊法師這些大法師。我也曾經受過上六百多種的灌頂,但是,灌了之後對我的影響力,對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師給我的開示跟給我的灌頂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令我心裡想起來,我是六十年的學佛不如一天。六十年過去了,空過了,不如今天一天!”

陳恆寶生及其妖孽弟子,你們這些經教白癡能有格西百分之一的經教知識嗎?難道通熟經律論的拉然巴格西不懂什麼叫通達五明而你們幾個三藏白癡才懂嗎?膽敢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懂經教,不具五明,我一點都不想罵你們,但你們實實在在只配這十二個字:愚蠢還不要臉妄想矇騙世人! !

再看極度虔誠的侯欲善、林劉慧秀居士,由羌佛安排先到極樂世界參觀再返回人間按預定時間往生;余林彩春居士虔誠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迅速從彌留中恢復,過完生日後按預定時間往生;趙賢雲居士虔誠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起死回生後按預定時辰由觀世音菩薩親臨接引往生;唐謝樂惠居士圓寂火化出兩百多顆堅固子,此類圓寂荼毗出堅固子的善德很多,還有極度虔誠的趙玉勝,認清陳恆寶生的邪惡行境,主動在上尊座前致誠懺悔劃清與陳妖的界限,不再留戀塵世,全心求升淨土,受到上尊保舉,第三世多杰羌佛特地請來阿彌陀佛親臨為趙玉勝摸頂傳法,趙玉勝不但親見彌陀授法,且親眼得見極樂世界聖境。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江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黃輝邦老居士,請第三世多杰羌佛讓他拜見釋迦牟尼佛或阿彌陀佛,羌佛答應請佛陀來與他見面,就在請的時候,黃居士突然改變要求,要見瑪哈嘎拉金剛,羌佛就在當下滿了他的願,就地讓瑪哈嘎拉護法現身(有當年黃輝邦居士的錄音為證)!一九九二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行苑壇城為眾生講說《藉心經說真諦》時,弟子朱世勇親見羌佛身體變化成與彌陀一樣的珊瑚色,莊嚴無比,令朱世勇目瞪口呆。如此等等眾多高僧善德均證實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古佛,方能教化出如此不可思議的大成就者,方能請動佛陀和金剛!如果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持的不是最高的、真正佛陀才有的頂級大佛法,這些聖德善行如何得來這曠世稀有的殊勝大成就呢?

於此,我倒是問問你陳恆寶生,想來你也收了二十多年的徒弟,你教的哪個徒弟得到了如上殊勝的成就解脫呢?你到底有什麼呢?你只有不懂經教,只有虛殘身體,還不知羞恥自比提婆達多。提婆達多雖然非常的壞,曾打死了阿羅漢蓮花色比丘尼,曾慫恿阿阇世太子殺死了親生父親,他自己更曾多次施行殺佛(普天之下只有波旬一脈子孫,惡毒、愚蠢、無知透天,絲毫不辨因果正理,才會把出佛身血、殺阿羅漢、殺父母、破和合僧,五逆十惡的提婆達多說成是“真聖德”,也恰恰證明了你們正是混滅善惡因果的闡提),但在提婆達多徹底墮落之前,至少還能通達表面一些經義,十二年間能誦經六萬卷,能講解於眾人,還以神足通前往三十三天取物,能任運變化自身,是何等道力?他往昔所種善業你這個天性妖孽陳妖寶生絲毫都不能比,你給他提爛鞋都不夠格 !提婆達多體力功夫甚好,除了釋迦佛陀與之比試能輕易將他拿翻,其他無人能敵。而你陳妖具備的只有五無:一無道力,二無智慧,三無德品,四無經律論知識,五無體力功夫。單手70斤都舉不起,就是一坨虛殘臭皮囊肉體,還有臉在弟子面前裝聖人!

木雅迥扎說:“我早就看不起陳妖寶生這個騙子,一看樣子就是一個土流氓。他在我的眼裡連一隻哈巴狗都不如。”他還說:“我自知功夫不如壯士,但無論是所謂的恆生仁波且,還是正宗認證合法坐床的扎合臺恆生仁波切,我都可以分別把他們丟翻在地。我只需三個回合之內,保證把陳恒寶生的手或腿折斷,踩在地上讓他慘叫喊爹喊媽相求饒,不信你陳妖來試一下,我等著你。陳恆寶生,你敢與我木雅試試嗎?當然你可以說不願傷害人,不與我比試,那我們就來不傷害人的,只要你單手舉起70斤超過肩,就算你是正常人的健康體力。我也會舉讓你開開眼!如果你連70斤都完不成還找藉口,你就是臭皮囊凡夫,滾到一邊去懺悔你五戒全犯、騙財騙色的罪惡,重新學佛吧!你騙不了人了,因為大家都看明白了,你就是一個真騙子、假聖者,說體力連正常人拿的70斤都拿不起,說智慧低劣到了韻雕的百分之一都做不出,說經教一百道題47題考空白,乃至連最基本的跏趺坐盤腿都坐不起,你就是虛殘惡罪凡夫,帶領大家進地獄的一闡提!”

說著你們的白癡可憐,卻又見你們的惡罪骯髒。你們最大的本事就只有兩樣:1,一無所能畏縮醜態。2,睜眼說瞎話謗辱諸佛菩薩。你們卻沒看清楚,你們誹謗的是五明圓滿、掌持如來正法的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你們為害的是依止羌佛的如來正法求解脫求成就的芸芸眾生,你們竟還在為自己的誹謗戕害沾沾自喜,你們不是永墮地獄的一闡提誰是?你們可憐至極還自不知恥啊!

於是,我又問佛弟子們一句:陳恆寶生和他那幾個絲毫不沾五明氣味、極端無能、不沾解脫成就之邊際的妖孽,他們可有半分毫釐資格評斷佛陀的高低?是信低能的他們編造的假話呢?還是信眾多世界佛教領袖高僧攝政王大活佛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附議、信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圓滿無缺、登封頂尖的五明成就、信眾多高僧拜羌佛為師的實際成就呢?

(今日行文暫且至此,還有更加至關重要的本質概念和義理,待續詳見。)

 

陳寶恆生,你用你的黑社會試試,警察公安馬上把你丟進監牢!

陳寶恆生,你聽著!你弄的什麼黑社會什麼烏七八糟的,無非就是一兩個不入流的地痞,出來矇騙恐嚇老實人罷了,實則是見不得正氣的無能混混,聽到警察公安就嚇得屁滾尿流夾起尾巴逃竄躲藏,大氣都不敢出!是你把他們變成了為你送葬的幫兇!拉珍只覺得你太幼稚可笑,不屑對爾等一顧!他們敢傷害誰?不信你試試,只要你敢指使他們傷害一個人,你陳寶生馬上就會被抓進監牢變成死囚犯!什麼破爛,到墳山亂葬崗騙鬼去吧!大家要了解,事實的真相是:香港警方、美國警方、中國警方都已立案追捕陳寶恆生和他的幫兇嘍啰們,現在不是揭發者怕他們,而是他們怕揭發者,是壞人怕好人!大家一當發現哪些是陳寶恒生詐騙集團的爪牙,就馬上把他們公開在網上,提供給公安和警察局!
陳寶恒生就是個邪靈雜碎,正規的佛教弟子,應該按照佛陀的教戒對之聲討揭露,不必有任何擔心,龍天護法會保護一切佛弟子。所有發露陳寶恒生妖邪惡行的佛弟子,不僅不會有任何問題,反而會平安大吉,幸福安康,請相信拉珍!陳寶恒生弄的那些跳出來搞威脅的小丑,在正義、在警察、在公安面前,無非是老鼠見到貓,只會嚇得魂不附體!邪惡在正義的面前,骯髒弱小得很,會迅速銷聲匿跡。大家大膽發露陳寶恒生等妖孽,將會吉祥,將會積累無量的功德!
拉珍本來不准備在此時說話,見到陳寶恒生讓潑皮威脅洪鐵生教授,幼稚可笑至極,你嚇唬誰?!反而激起我不可原諒此等妖孽,即刻撰文,揭穿陳寶恒生邪靈之流的無能可憐,標題為《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惡之人幫陳寶恒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慚愧佛弟子:拉珍​

可怕的所知障

可怕的所知障

可怕的所知障

 

一次漫談中,無意間談到一些以前看過的科學報導,比如關於地球上是否存在藍色人種啦,飛機突然間消失,幾十年後再度出現之類的相關話題,突然師父問我: “你說的那些報導都是真實的嗎?”我一下子愣住了,說實在話,我竟然真的從未懷疑這些奇談怪論的真實性,而且更可怕的是,我曾經跟學生們分享過很多這種類型的所謂科學報導。就是因為天真地相信所謂的權威,一味地迷信科學家們得出的“真理”,如此固化的認知方式束縛了自己對真相的探究,單純地滿足於書本的知識、專家得出的研究結論… …

這就典型的犯了所知障!!什麼叫所知障呢?就是把自己所學到的東西,見來的,聽來的,家里共同商榷定了的和外界書本上所得到的,拿來作為真理,成為自己的障礙,緊緊把住不放。所知障實在太可怕了,而曾經的我竟然給學生們傳遞了這麼多真實性存疑的信息,實在是太可惡了,這不明擺著誤人子弟嘛!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作為佛弟子,滿口違背經教的語言,甚至著書立說中,到處充斥其“滿紙荒唐言,拳拳滅法心。”這些人無不是所知障的牽引之下不知不覺中,一步步走向痛苦的懸崖。

此舉一例,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所知障是墮落的種子,把持將在無常中失掉一切幸福》中提到妖僧印順對神通的看法,妖僧竟然說釋迦牟尼佛根本不講究神通,經藏中的神通是後來弟子們為了嘉獎佛陀而編造的??!!嚴重誹謗釋迦牟尼佛,誹謗十方諸佛菩薩!!!這還不是個別現象!自從開始恭聞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之後,我接觸過不少法師,每每說到了生脫死是否必須有證量、有神通本事等等話題時,這些法師們幾乎千篇一律地跳起來,義正言辭、理直氣壯地反對,好像神通是什麼可怕的妖魔鬼怪,是什麼不可說的禁忌,彷彿一旦和神通扯上關係是何等恐怖,簡直玷污了他們神聖的修行。我實在難以理解,只有暗自嘆息。

到底“神通”是如何定義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中寫道:“神通不是主不主張的概念,而是成就者各個皆具備的,它是修行證量的表顯,是修行過程中的現象,但不是成就解脫的目的,是行持中必然副產物的湧現。凡解脫道的佛法中,副產物神通現像是自然存在的,執著副產物為目的,則是外道神通,遊戲於副產物為幻化,則是佛法正見神通。釋迦佛陀顯神通又反神通,是為不同因緣之說法。佛陀對上乘根器者說神通為遊戲三昧,不可思議證量的享受,如《法華經》、《雜阿含經》等所鑑;對下等根器行人說,不執神通是為了得證空性為目標,如《楞嚴經》所說。”“是否正規佛法不講神通?那為什麼大教主釋迦佛陀處處顯神通?就是報化最後一刻也大顯神通?哪一個狂徒妖人敢說釋迦佛不是正規佛法?試想如果作為一個大成就者,什麼證境現像都沒有,這與不學佛的 通人有什麼差別呢?”

如果讓他們翻開看看寶書《多杰羌佛第三世》,看看公開展現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部分證量,豈不是要嚇死他們?!什麼叫做真正的頂首巨聖,什麼叫做真正的“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看看列出來的三十大類的成就,看看佛降甘露、看看拙火生高溫煮沸開水……那些反對神通,自詡正派的妖人、凡夫能及其萬分之一的嗎?們這些人敢說“在宇宙間沒有回答不了的問題”嗎?

這些人就是犯了所知障,自己所知道、所了解的知識、見地、實相本事成了障礙,把已知的知識拿去對治外來知識,認為己所修學的是最好的、最正確的、最正宗的佛教,所以就固步自封,閉門造車,胡亂言論,自誤誤他。

帕母在《入法門論》中說:“為人說法者,首必求己正,己之非正,言即非正,違佛聖意,不得解脫。”犯了所知障是很可怕的,它會讓我們志向顛倒,一生的光陰如此短暫,如果作為普通的佛教徒不假思索,輕信了此等妖僧的邪惡言說,犯所知障,一生全毀,正如羌佛所言:“在不正的知見裡,很快混老混死。”如果犯了所知障,我們可能因此失去了生脫死的機緣,錯失珍貴的暇滿人身。

那麼,如何不犯所知障?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學佛》中講到蔣介石的兒子,台灣的著名將軍蔣緯國,曾經作為很多西方的傳教士的導師,直到老年時還拜到羌佛門下,把他在印度菩提迦耶,佛陀成道的菩提樹下得到的珍貴菩提葉供養佛陀。蔣緯國作為異教徒,而且是異教徒中佼佼的領導者,能放下自己原先的信仰,學習如來正法,真是稀有難得!其根源還是在於不犯所知障,這就為修行道路中的我們樹立了榜樣。

羌佛說,你得來的絕對不能是唯一真理,也許是邪見、劣理,糊塗錯論,至少是愚見!因此不能犯所知障,犯了所知障就會墮落。其實所知障完全可以不要它,立刻把它滅掉。無論你懂得什麼,不要以為那是不滅的真諦,這時應該馬上放下來,看看真正的真理在那裡,把知道的知識放下來,可以再看看其他的,不好的就丟開,好的就學習。看看其他東西,你會明白,自己走錯了很多路,頓然解脫出來,這才真正的開智慧,得解脫。因為只有放下所知障,才能真正的獲得了生脫死的真諦。只有不犯所知障,才能真正的開智慧,在無常的道路上,不失掉解脫的因緣,真正獲得幸福。

 

—- 月圓天心正捷)

2017年6月9日

【聞法功德】恭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百千萬億倍

           珍 惜

—–拉珍
為至高無上的法界尊師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寫下「稀有難得」四個字,寫下了又覺得它們輕飄飄的,完全不足以表達佛陀法音的珍貴,但搜腸刮肚又一時找不出有相應份量的人間詞彙。本來「百千萬劫難遭遇」很恰當,可惜被用得太多,用成了口頭禪,它內含的份量已經不被掂量,變成一種形式化的套路術語了。我聞聽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時常聽得心潮澎湃,甚至淚濕眸眶,好像是期待得太久太久,盼望了千年萬年的甘露洗滌,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被一種法喜充盈著,激勵著,延展著,很難形容。我也常常聽到一些聞法者的讚嘆感慨,其中「百千萬劫難遭遇」這句話聽得最多,但我不認為說這句話的所有人都已經從內心裡明白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麼稀有難得。大多數人對法音是恭敬的,但並不一定是從心底里珍惜的,否則就不會讚歎完畢又繼續貪嗔癡愛,繼續在世間八法中苦樂嬉笑了。珍惜是因懂得珍貴而生,曾有個人,把一隻價值連城的古董拿給家貓當飯碗,後來十塊錢賣給了一個狡猾的古董商,痛悔不已。這種故事很多,從中得以了解一個道理,人們不珍惜寶貝的原因常在於不懂得它是寶貝,不懂得它到底有多寶貴。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寶貴呢?今恭敬淺頌羌佛法音之四大稀有:佛陀親說之稀有、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而要說「佛陀親說之稀有」,則必先說「佛陀降世之稀有」,故實則為五大稀有。
一、佛陀親說之稀有1.佛陀降世之稀有佛陀本來稀有,太久遠的不說,經曰,駐劫中第八劫出迦葉佛,第九劫出釋迦牟尼佛,第十劫出彌勒佛。從迦葉佛駐世到釋迦牟尼佛駐世,歷經了一劫之久。一劫是多久?有說一劫相當於人間四十多億年的,有說相當於十幾億年的,劫分大中小,各說不一,《纓絡經》中佛陀打了一個比方來告知劫的概念:「四十里城。滿置芥子。百年去一。去芥子盡。名為一劫。」意思是有一座方圓四十里的城市,裡面全部裝滿芝麻粒大小的芥子,一百年拿走一粒芥子,等到城裡的芥子全部拿走完,就是一劫的時間。《大智度論》中也道,有長寬高各四十里的巨石,用天界重量僅三銖的天衣,每隔三年輕輕擦磨一次,直到這塊巨石被擦得完全消失了,就是一劫的時間。無論具體精確的數據是什麼,總之,一劫,那是極漫長極漫長的歲月,是極久遠極久遠的時間概念,久遠到我們的意識幾乎抓不住它了。前面提到的三佛,每一佛的出世都要相隔一劫,而每一佛之佛法駐世的時間卻相對很短,比如釋迦世尊說法四十九年,五百年正法,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爾後佛法於此世界滅盡。那麼也就是說,假如一劫是四十三億年,差不多就有四十二億九千九百九十八萬八千五百年的漫長歲月,娑婆眾生沒有佛陀可以依止,沒有佛法可學,那是多麼可怕的無盡黑暗!而實際上末法時期的一萬年,眾生就已經很難學到佛法了,比如當今。在世尊滅度至今的九十多萬個日日夜夜,雖偶有古佛化身而來,但這些古佛,一則罕有真身降世,未能展顯佛陀之圓滿德境,二則即便真身所降,也是應局部特殊因緣而施法度,不曾廣泛說法渡生。由此,我們可知三世多羌羌佛以大悲願力降臨在這無盡的黑暗中,展顯唯圓滿佛陀方能具足的完美無缺量境,廣說無量甚深法義,是多麼稀有,多麼難得!正是《妙法蓮華經》中文殊師利菩薩偈頌:「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2.佛陀親說法音之稀有迦葉佛或更久遠佛陀所傳的法義,今天的我們是學不到了,而釋迦世尊說法雖是無上圓滿,但我們現在所學的三藏,基本可以說不全是世尊當年親說的原意。因為世尊在世時,所說之法沒有及時記錄,所有經卷都是世尊滅度以後,由五百羅漢集結,羅漢們儘管了生脫死且神通廣大,但限於自身的修證層次距離佛陀的圓滿覺境還有非常大的差距,因而對世尊的某些法義並不能完全理解透徹,在集結當時就存在著某些法義的錯解或疏漏。後來佛經再由印度文翻譯到中文,文化語言的差異再次造成義理的偏差,爾後佛教在印度滅絕,再經由兩千多年的輾轉,到了白話文的今天,佛經的面目已被後人弄得瘡痍斑斑。也就是說,流傳於世的三藏,即便是古本,都有可能其中好些內容已經不是釋迦世尊當時親說之法了,更不要說現代翻譯,脫離世尊教義的地方隨處可見。這也就是末世,佛法接近了末尾。而要等彌勒佛出現在娑婆世界,至少還要等到輕紗再磨滅一塊四十里長寬高的巨石。至於菩薩們的教法,一則菩薩們本身就是以弘揚佛陀教法為己任,二則菩薩之見地相比於圓滿佛陀,都存在著程度不同的差距,簡單地說,菩薩的境智有量,而佛陀的境智無量。我常常提到龍樹菩薩的例子,龍樹菩薩那麼偉大,所創中觀見道,一時主導了幾乎整個大乘佛法,但龍樹菩薩在學到世尊的水府部佛法時,大為震驚自感慚愧萬分。如此偉大的菩薩在佛陀面前都只能羞愧難當,更不要說末法時期眾多無識之輩。因此,學佛,是以佛為學習楷模,以佛陀的法義為根本行持標準,菩薩們的弘法利生之行,也必須是在這個不變的前提下進行,才能算得上菩提正行。無論什麼地位的菩薩,他們的渡生事業無論有多宏偉,畢竟也不是佛陀親自說法渡生,不可與佛同日而語。更何況,現今這個世界上,真正有聖證量的聖德大菩薩少之又少,因而,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實證修持上,眾生找到一個大體正確的指導都已經非常困難,更不要說依止佛陀親說的正法了,邪見胡說充斥著整個世界,導致學佛修行成就基本上成了一句空話。這就是末法眾生的宿命,在種種污染魔境中沉淪。然而,至尊第三世多羌羌佛駕無量悲願而臨末世娑婆,以無上智慧之力實際展顯佛陀圓證量境,親說廣說佛陀圓滿真諦,從初基行持到甚深密法,成就了道之精髓,宇宙萬法之實相,佛陀直說直錄,無有外緣摻雜,且憑現代科技之優越,佛陀圓音可及時響遍娑婆各地,這在世尊當時也是沒有的,似第二個正法時期已在娑婆世界展開!這原本並不是末世眾生所應有的福報,而是藉助了這位原始古佛的無量功德之力、大悲菩提力而增益了眾生的福德資糧,讓佛陀的法音響徹在這個黑業極其沉重的年代,何其稀有,何其難得!二、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鑑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它,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麼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麼?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麼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著,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舍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麼,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羌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麼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而今三世多羌羌佛降世,也該是眾生享受圓滿法義的因緣成熟,故而羌佛為我等行人開示了這個偉大圓滿的因果真諦。那麼,《百業經》的這個公案,它原本完整的法義應該如下:“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爾際因果所數,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而一當三藏法師發大懺悔心真修行心並落實於三業,相應了釋迦佛陀的大悲加持之力而功德積聚,那便如扳動了因果鏈上的扳道閘,善業開始築壁,惡業即被擋開,他便向成就光明的路上驅動了。經過兩千五百年,世尊的圓滿法義才經由三世多羌羌佛展顯於娑婆,實在是萬般珍貴稀有,而放眼今日的娑婆世界,能講出如此精深透徹而圓滿無漏佛法真諦的還能有誰?現在的世界,受眾生業力感召,妖魔邪師遍地,講法講得烏七八糟,背離佛陀經教的說法層出不窮,就連一些正宗佛法傳承的宗師大德高僧,也受末世濁流的染污,偏知邪見叢生。譬如有位名震世界的密乘大法 ,竟然公開贊同「西方人此生富足但來生貧窮;東方人此生貧窮,來生卻會富有」這樣荒謬違背因果的說法。無論是西方人還是東方人,無論此生還是來生,眾生的貧賤與富貴均受其各自不同的因果業力牽制,其往昔因果業力加之此生所種善惡業因積聚,自身因果致其來生富則富,自身因果致其來生窮則窮,更何況其中還有來生不再做人的,或許修行成聖,或許墮落惡道,人間貧富已經與其無關,豈可一概而論之?如果西方人來生一定變窮人,那若有西方人今生虔誠修行學佛,積累了巨大善業功德,利益了無量眾生,學到了無上密法,足夠解脫成就位登菩薩,他也不能成就而必須輪迴變人,而且是窮人嗎?同理,若有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嗜血成性,刺佛身出血,殺父殺母,毀踏寺廟經書謗佛謗法的東方闡提子,他也能不顯惡報反而變成富人,享受榮華富貴嗎?這種道理能成立嗎?七歲學童都不會認可,一代法王竟然說出這等拔無因果的謬論!然這類邪說流布全世界,在未聽聞三世多羌羌佛法音時,我們聽的幾乎都是這類邪說,還將它們視作真理信奉受持,結果學得黑業纏身。有位大居士,在依止三世多羌羌佛之前,跟隨一非常著名的大法師虔誠學法,大法師著述很多,幾百萬弟子遍及全世界,這位居士跟他修學近十年卻毫無進益,更可憐的是,大法師臨終不但沒有絲毫成就聖境顯現,連圓寂、坐化甚至往生這幾個字都不能沾邊,病魔纏身,全身變黑,淒慘呻吟,比許多凡夫都死得痛苦。再翻開這大法師的書,只要是他的開示,邪見、錯誤、罪過,完全背離經教的講法三五行就會出現,甚至還有法界雖大,但他比法界還大這種荒唐愚癡至極的說法。這樣的法師,不單自己墮落,還會連累到弟子們難以成就。但這樣的人如今俯拾即是,輕而易舉就會把大批眾生送上邪途。所幸這位居士依止了三世多羌羌佛,如今的他已非昔比,數年前就已證入了生脫死之聖境。看看我們這個娑婆世界,近百多年來到底有多少解脫生死的聖者?嘎陀寺曾經有十萬僧眾化虹光成就,可現在的藏密,能化虹光者寥寥可數,除了這些年接連不斷從三世多羌羌佛座下報出解脫坐化、生死自由甚至金剛不壞虹化成就的喜訊,從東方到西方,從顯教到密乘,從西密到東密,整個娑婆世界,到處都有稱佛菩薩再來的大德高僧,但成就解脫之音卻寂寞稀疏。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等機構設立的「藍台」就讓我們清醒看到了這個身處末法的現實,兩千多萬美元懸在那裡好些年,這麼大個地球,就是沒有一個人能把這筆獎金領走。藍台上的兩個韻雕作品,只要證到十地菩薩境量就能複製成功。藝術作品,為人類帶來美的享受,複製它是好事一樁,既顯本事攝受眾生,又是創造美好的善行,而且原作品所屬單位還高高興興給你送上兩千多萬美金,既不犯戒又不犯法,善舉勞動所得,可以安心享用,可以拿去修道場,做慈善,可以幫助很多人,如果真有十地菩薩的證量,一定會去爭取,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了獎金依舊原封未動呢?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這說明世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其它聖德能有三世多羌羌佛一樣偉大的證量,甚至連個十地以上的菩薩都還沒出現。儘管有聖證量的菩薩聖德確實存在於世,但所證實際量境到底有多高,這真是個需要思量的問題。這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這個「藍台」,讓我們徹底看清末世眾生的法緣正日漸微薄,真正擁有聖證量的大德越來越少了,若不是三世多羌羌佛乘強大悲願之力降世,娑婆眾生想要學到正法,難,難,難!眾生的輪迴前景,苦,苦,苦!因而,在這魔見邪見流布的險惡末世,能聽聞到佛陀圓音,學到佛陀親說廣說的無上圓滿精純之宇宙真諦,因果實相,成就妙法,更其稀有,更其難得!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偉大的原始佛陀多羌羌佛真身降臨娑婆世界,我們所知道的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兩千五百年前世尊駐世時的維摩詰聖尊,第二次便是當今的第三世多羌羌佛。而維摩詰聖尊那時主要是協助世尊教化弟子,並未廣說法義,因此,說三世多羌羌佛之大量如來妙諦法音開示「百千萬劫難遭遇」,這不是空洞的溢美之詞,是實在、真實的時間計算。我們眾生,百千萬劫的時光中,一直是眾生,否則今天我們不會這個樣子在這裡。百千萬劫的歲月都被我們的無明業障磋砣了,百千萬劫的生、死,千百萬劫的殺戮、被殺,百千萬劫的喜怒哀樂,利衰毀譽,百千萬劫的稱譏榮辱,悲歡離合,百千萬劫的生老病死,痛苦逼迫,我們被輪迴折磨得遍體鱗傷卻始終不曾覺醒到,也一直沒有機緣遇到那麼一種珍貴的方法,可以將我們從這永無止盡的因果苦結中徹底解脫出去,因此,輕紗已經磨滅了百千萬塊巨石,我們竟然還是個生生死死的眾生!《什麼叫修行》中有一個比方,三藏中也有,茫茫無際的大海上,漂浮著一個木軛,就是古時套在拉車的牲口頭上的曲木,這木軛上有一個像牛鼻孔那麼大一點的小洞,大海的波濤將木軛衝到這邊、那邊,無有定數軌蹟的在海上漂動著。海底有一隻烏龜,這烏龜瞎了,什麼都看不見,而且牠一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那麼,按概率來計算,這只瞎眼烏龜如果要在牠一百年一次浮出海面的時候,恰恰剛剛好將頭撞進那個還在不在不定,漂浮位置不定,只有牛鼻孔大小而且搖晃不定的木軛洞,這種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眾生遇到正法有多難?就如盲龜穿項入木軛洞那麼難!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地獄哀號,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馬棚裡嘶叫,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沉湎於世俗興衰,於正法置之不理甚或不曾聽聞,而我懵懂中希求一點真理時,佛陀已滅度,真理已不再,我便如盲龜未遇木軛,隨波逐流又不知被輪迴的波濤推向黑沉沉的海底何方。錯過啊,錯過啊,眾生有緣遇到佛陀正法,難,有緣遇到佛陀親說正法,更難!每當我研習三藏,看到世尊講說眾生的宿世因緣,某眾生於迦葉佛駐世時做了什麼,到如今他依然是眾生還在償還什麼果報,或某眾生在多少多少劫以前種了什麼因,多劫後的現在依然是眾生又在結什麼果等等,這種事總是刺痛我,那麼多劫了啊,無數眾生與佛法擦肩而過,被因果牽引著無止盡的沉淪墮落,一個眾生能具備學習如來正法的因緣怎麼那麼難啊!因此,我想對我的同修們深深的說一句:要珍惜。正法難逢今卻逢,羌佛難遇今已遇,瞎眼龜竟把腦袋鑽進了木軛洞,這是稀有的奇蹟,值得我們自豪慶幸。但,一切都在無常,釋迦世尊不也滅度了嗎?正法、像法,現在不也到了末法嗎?因緣在變遷,眾生的福報在增減,我們的生命在壞滅,一切都在不定的無常之中,而至尊的三世多羌羌佛也不會永遠駐在這裡,雖然我們常時祈請正法常駐,但這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眾生法緣盡時,佛陀就會離開。你會說,拉珍今日怎麼如此殘忍,給幸福的行人潑這麼冷的冰水?不是殘忍,是警醒。我想讓包括自己在內的每一個人警醒!抓緊!真修行!百千萬劫都沒遇到的稀有珍寶我們正捧在手中,也正因為它稀有,一旦錯過,便很難再有機會重獲,所以要萬般珍惜。而所謂珍惜佛法,不是成日焚香頂禮,恭敬供養就叫珍惜,不是僅僅一些美好的讚嘆就叫珍惜,也不僅是恭敬聆听就叫珍惜,真的珍惜是如法照做,依教,奉行,是竭盡全力,將我們自己與如來正法融為一體,讓自己被佛陀的法義浸潤、改變直至成就解脫,這才沒有枉費佛法,才算是珍惜。輪迴似一條寬闊無比又湍急洶湧的大河,百千萬劫以來,其實是無始以來,我們就被這條大河衝擊捲帶不由自主,被它摔打得痛苦不堪。而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如一支有力的長桿從岸上的佛陀手中伸向我們。緊握它,順杆用力,很快就能上岸站到佛陀身邊,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卻不是每個握住長桿的眾生正在做的事情。大多數人做的,是手裡輕輕握著長桿,身子還在河水里悠哉晃蕩,上岸的事嘛,不急。一邊聽著法音,一邊在俗世悲歡中沉溺。我們就這樣無知的晃著,而一切,包括我們自己正在無常,萬法因緣和合而生,因緣盡沒則散,或強勁的激流湧來,或手上乏力再握不穩長桿,或死亡來臨,或佛陀滅度,等等等等,緣盡時,我們若還是個眾生,恐怕再也沒有機會登岸!下一個百千萬劫的顛沛又要撲面而來!我們把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了輪迴俗事上,算算看,如果每天聞法兩個小時,這兩小時裡我們身心清靜,那餘下的二十二個小時呢?吃喝嬉笑,喜怒嗔怨,全是世俗境界。因此我們的大半個身子還是浸泡在輪迴的江河,我們沒有向岸邊用力,我們並沒有珍惜得來不易的如來法義。比如有人聽聞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什麼叫修行》,聽聞《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七八遍甚至十幾二十遍了,聽得很認真很感慨,八基正見、雙七支菩提心法和五十心魔的條款琅琅上口,可常常是錄音機停下不用多久就算計吵架怨恨哭泣,計執得一塌糊塗,這樣的聞法,法音是法音,自己是自己,法音內容不能與自己的三業相結合,聞法的意義在哪裡?也不是說把時間用度做個顛倒,每天用二十二個小時聞法,只留兩小時世俗境就代表了珍惜,因為這兩小時的世俗境就很有可能顛覆一切功德,成為行持的葬身之地。聽聞羌佛法音時間再長,不將法義深入三業在日常中生起作用,一樣是將法義當戲論,將長桿當玩具,是輕慢,不是珍惜。對如來法義的真實珍惜,表現有二。其一是將法音聽懂,認真理解透徹落入八識心田。在聞法之時,當生起「希求心、專注心、傾聽心、調伏心、由一切心,從心諦聽。」更當如宗喀巴大師於《菩提道次第論》中所說,於聞法時當依止六想:一、想自己是身患重病的病人;二、想說法者是治病的大夫;三、想佛法是治病的聖藥;四、想此刻我正在治病而殷重受持此法;五、想薄伽梵是勝義大夫;六、想常時安住於正法道軌。生如此之心,如此之想,方能對法義生起正解,方能明悟真理,調伏不相應邪心妄心,生起正念。這是珍惜法音之一。珍惜法音之二,也是更重要的,是要將所聞所解之法義如法行持,依教奉行,將聽聞到的佛陀教義實施到日常生活的吃時、喝時、行時、動時、接人待物時、思維言語時,用如來的法義作為雕刀,全方位塑造、改變自己,盡力將我們的心,我們的生活,全部浸泡於如來的法義中。這時,我們才說得上正將整個身子從輪迴激流中拔出來,準備徹底上岸了,這時,我們才對得起這百千萬劫恰逢一次的聖因緣,才算珍惜了經無數輪迴痛苦才換來的,與佛陀相逢的稀有機遇!而唯有在三業誠懇相應於法音義理、迴光反照,真誠洗刷自己的時候,才能領受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之第四大稀有:四、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無論何處,只要三世多羌羌佛法音響起,諸天護法空行環繞,嚴密護持法音悉地。凡是虔心恭聞,於法音中尋求解脫真理並用之於自身行持實踐的真行者,能直接相應於多羌羌佛及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受諸天護法庇佑,為其遮止黑業,助其增益福慧資糧,助其速證解脫聖境。     曾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觀世音菩薩於虛空出現達半小時之久,微笑贊其聞法功德;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多羌羌佛報身莊嚴;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本尊出現虛空;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諸佛菩薩駕臨,金剛護法空行圍繞;又有佛弟子,聞聽羌佛法音時,見枯梅開花,見地湧金蓮,見秋海棠於盛夏綻放,見鮮花點頭,無情之物頌歌,見樹降甘露,見日月變化乃至大地震顫;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見飛禽走獸人非人等歡喜踴躍,悉來皈依聞法,龍魚直立水面向羌佛緻禮;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福報增長,甚至護法送供;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或煩惱盡除,或頑疾消失,或病痛全無,癲狂者得以清醒安寧,目盲者得重見光明,聾啞者能發出妙音,乃至有 弟子於生命危難之際聽聞羌佛法音無藥而愈;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悟徹真諦,立時進入三昧正定;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飛身空中;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明見真如自性,四大皆空,本性湛然;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親入極樂世界聖境;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神通爆發,前生後事了然於胸,隱沒出入變化自如……聞聽羌佛法音之聖境受用多不勝數,真實不虛。尤其是《什麼叫修行》和《了義經》二統攝三藏精髓之無上大法,有行者聽聞後如法觀照行持,或道力迅速提升,或證悟法性本然,或智慧驀然開膚等等,修持道境成幾何倍數增益,直趨解脫成就!  曾經,三世多羌羌佛於東方行途講說法音之後,主持了一場慶法會,可惜那時我不在當地未得勝緣參加,後聽聞參與者細述這稀有的法界盛會,不禁法喜盈懷,感慨萬千。在一個十分開闊的露天法壇中央,眾弟子將一法缽放置地上,用高壓水將法缽沖洗乾淨,再用一個全透明玻璃盒罩住法缽以便大眾觀瞻,從頭至尾羌佛距離法缽數丈遠。羌佛修法,告請十方諸佛,如果此次途中所說之法音確能利益無量眾生之慧命,確為佛陀所說,確為圓滿佛陀之真諦,則請十方諸佛降甘露於缽中表法。幾分鐘後,三世多羌羌佛還在離法缽幾丈遠的法台上開示佛法,弟子們忽見白色霧狀物放出耀眼光芒從朗朗虛空盤旋而下穿透玻璃盒進入法缽,一團跳動著的非人間物體結構的銀白色甘露突然出現在缽內,正對著三世多羌羌佛的方向!在場弟子各得殊勝大加持!這甘露,是十方諸佛對三世多羌羌佛法音的禮讚!曾經以為大量殊勝的成就聖境只會在釋迦世尊駐世時呈顯,那時動輒就有人聽聞世尊說法而證得這樣聖果那樣聖果,那時世尊幾乎每講一經皆有大神通力顯現,羨煞後輩行人,其中記得最清的,是世尊講說《大般若菠蘿密多經》時,發大神通,於全身各處放出無量光芒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情遇斯光者。必得無上正等菩提。」同時「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變動」,並令「盲者能視。聾者能聽。啞者能言。狂者得念。亂者得定。貧者得富。露者得衣。飢者得食。渴者得飲。病者得除愈……」「時此三千大千世界無量無數淨居諸天。下至欲界。四大王眾天。及餘一切人非人等。皆見如來處獅子座。威光顯曜如大金山。歡喜踴躍。嘆未曾有。各持種種無量天花……持詣佛所。奉散佛上。」不僅如此,十方諸佛世界的上首菩薩們,見此大光大地變動 佛身相,紛紛前往詢問他們各自世界的佛陀,是何因何緣宇宙中呈顯如此祥瑞?佛陀們相告,是娑婆世界的釋迦牟尼佛,將為菩薩說大般若波羅蜜多,是這位佛陀的大神通力所呈顯的瑞相。上首菩薩們聽了,便歡喜各各請往娑婆世界觀禮供養佛及菩薩。佛陀們非常讚歎,並「各以金色千寶蓮花而告之言。汝可持此至彼佛所。具陳我詞。致問無量。」很多年前我每次讀到這裡,便滿懷欣羨,不由發出生不逢時的感嘆,而今這些感嘆羨慕已經不再,轉而為自豪欣慰法喜所替代,正法時代的成就盛況種種,我已於至高無上法界尊師第三世多羌羌佛駐世時得遇得見!我見天降甘露,我見天地動容,我見諸天獻花,我見六道歸悉,我見眾生解脫,我見法沐大千,而十方諸佛,不僅以金色蓮花致問無量,更以至寶甘露天降禮讚!各位同修,三世多羌羌佛法音之無上圓滿功德,真不是我們用凡夫心識所能全然體會得到的啊!就連正法明如來觀世音菩薩也曾親展聖音於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之中,眾多佛弟子親耳聽見!舍利弗說:「佛音甚稀有,能除眾生惱」,真實不虛也!以三世多羌羌佛法音沐浴我心,將三世多羌羌佛法音義理如法施用於三業行持,如同以佛土八功德之水清洗我身,可驅無始障業,可增無量福慧,稀有難得,稀有難得!然,種種不可思議之悉地加持聖力,必得行者相應於法音義理時才可領受,必得是真想修行成就,真心希求法音醫治自身輪迴疾病的行者才能相應。有句大家都喜歡的套話:「此身不向今生渡,便向何身渡此身?」說它套話是後人將它用俗了,而此話的原創者卻是發自肺腑的。不是這個道理嗎?當我們這與佛相遇的稀有一生結束的時候,如果仍是凡夫,仍未掙脫因果鏈,等我們到輪迴裡受報幾千幾萬年或更長時間轉回來,那時的娑婆,三世多羌羌佛還在嗎?佛陀的法音還在嗎?佛法的名字還在嗎?我們要到哪裡尋求解脫的途徑?說到這裡,不由得想對有些辛勞渡生的仁波且法師們說幾句,至尊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不單你們自己珍惜,更請為你們的弟子珍惜。渡生的目的是為了渡生,是要竭盡一切所能將弟子們渡到成就,這是渡生者惟一應該有的目的。如果我們自我掂量後發現,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將弟子度脫,或者即便有能力度脫,但三世多羌羌佛的如來之法能將弟子渡到更高等次,那麼,請用純淨的菩提心將我執面子化去,將世俗的門戶偏見化去,別因為你而將他們繼續留在輪迴,請將弟子們徹底浸潤於圓滿佛陀的法義,那才是他們解脫苦厄的最佳途徑,請為他們珍惜這百千萬劫難得的一個機遇!而所謂弘法,弘什麼法,誰的法?弘的是佛法,佛陀的法,不是任何人自己的法,無論多大的菩薩,他所弘揚的,也是佛的法,宇宙中沒有哪一個菩薩會說他弘揚的是他私家的法,不是佛的法,除非他是外道或邪魔。那麼,現成擺著的,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即是佛陀的法,圓滿的如來正法,宇宙真諦,你不弘揚這個,你是來做什麼的呢?所以,弘揚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讓更多的眾生聽到羌佛的法音,聽懂羌佛的法音,才是所有渡生者最應該做的正事。我曾聽一位居士不經意的感慨:「現在的仁波且法師們渡生應該比以前那些菩薩們輕鬆多了吧,以前的菩薩們要自己先弄懂那麼難學的經藏,學都要學幾十年,有把握了才出來說法。可是現在的人只要傳播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就好了,讓弟子聽佛陀直接講的,多好啊。他只需要帶領大家聽法音,以身作則監督弟子照著做,然後再想辦法讓弟子受到內密灌頂,學到三世多羌羌佛傳的密法,就基本上大功告成,功德無量了。」這種說法雖不盡然,卻頗有道理,大方向的確應該是這樣。羌佛法音,這是渡生者能為眾生作的最大法布施,讓人聽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這才是渡生者於一切法務中應該著重的主幹。而現在有一些渡生者,雖也在做,但概念上並不十分明確,有人主次不明,分不清法務重心,更有人為一己面子威信藏匿或篡改羌佛法音,還有人將羌佛法音當作為自己謀取利益的招牌,有的明目張膽,有的嘴上未說,心中卻有此概念,行為上也有此黑業,這是多大的罪孽啊!既然讓人聽聞羌佛法音之功德勝過以恒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那麼相反的,以邪心對待羌佛法音,以任何形式阻礙破毀羌佛法音的傳播,其罪業的計算又將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數據?我們可以設想,若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會怎樣?會歡喜雀躍,不僅自己踴躍前往聽聞,更會懷著一顆純淨的利他心,急切說服弟子們親人好友們前去,因為這種機遇太難得,太難得,錯過了太可惜。那麼再假設,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很差或失去威信或失去利益,阻止弟子前往聽聞佛陀說法,非讓弟子信奉自己的偏知邪見,或乾脆篡改佛陀真實義理,自己組織一套說法狂惑眾生,或者在世尊法壇外搭個棚子,欲往佛陀處,先留買路財,沒錢的至少也要給我抬塊匾額,讚我個美名,總之是藉佛陀之名為自己狠撈一把肥家養業,佛史會怎樣記錄我們這種行徑?會重重落下兩個字:魔行。經由這個推想,我們應該可以清楚地了解,面對圓滿佛陀三世多羌羌佛的法音,身為一個渡生者,應該生起一種什麼樣的心境,落實一種什麼行持才叫純淨,才叫珍惜。而珍惜如來的法音,也就是珍惜自己。沒時間荒廢了,想想,再想想,如果今生不能成就,其結局……

KTSF 26 台「與濼漫談」-佛教史上首次驚現圓滿金剛肉身舍利——圓寂聖僧脫胎換骨大神變

KTSF 26 台「與濼漫談」-

佛教史上首次驚現圓滿金剛肉身舍利——圓寂聖僧脫胎換骨大神變

【中時電子報】http://act.chinatimes.com/market/content.aspx?AdID=3938

本報訊,據洛杉磯聖蹟寺的現場報導,在世界佛教總部所屬寺廟之一的聖蹟寺,發生了一樁佛教史上從未有過的特大聖蹟——一位高僧長老圓寂後,十幾天其法體發生脫胎換骨大神變,當下震驚所有在場佛教七眾弟子,此一真實不虛的現象擺在佛教徒與世人的面前。

據悉,這位圓寂後不僅脫胎換骨,而且成為金剛不壞肉身舍利的聖僧就是世界佛教總部經律論三藏總導師因海老和尚。因海長老從來淡泊名利,遠離塵囂,長期隱居,一位過去跟隨長老修學,長年共住深山閉關修法的上尊聖德,曾親見長老頭頂上的九個戒疤放出光芒,照亮了關房,上尊說:長老是乘願再來人,如今圓寂,已經回到極樂世界的上品上生蓮座。

因海長老曾修學當今佛教界最高領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傳法,長老說羌佛的法是最好最高最無上成就法,長老得受羌佛甚深境行灌頂和頂級無上的佛降甘露灌頂,長老是解脫大手印合脩大悲勝海紅觀音法的大成就者,他以自身巨大、無與倫比的圓滿修持、成就證量告訴人們,當今時代,佛教沒有異化的正宗教法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處。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佛教界這位最高得道聖僧因海老和尚,在身體健康、無病無恙的情況下瞬間圓寂,法體供奉在聖蹟寺的觀音殿。七眾佛弟子們日夜輪流換班守護在長老身旁、24小時持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不斷,每班至少八人,多的有幾十人,大家從第十日始突然發現聖僧法體骨骼發生巨大神變,圓寂時骨骼突出瘦削、滿佈皺紋的臉形變得豐滿莊嚴,紅潤光澤,嘴唇紅潤泛起慈祥的微笑,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長老的白鬍鬚一直繼續生長,還長出黑鬚,手指指頭及指甲都長長了,整個法體肉身變得堅硬如鋼,更不時放出紅光,異香飄逸,除了等等這些奇異蹟象,殿內眾人還明顯地感受到來自聖尊的加持力,以及佛菩薩的加持!

大眾驚喜萬分,讃歎佛菩薩的大慈大悲,讚歎佛法威神之力真實不虛!日夜恆時沐浴在法喜之中,都說:“聖尊變得好莊嚴啊!”“聖尊的臉色比我們一些人的還更好!”“聖尊還在微笑,好像正在閉目養神呢。”“看,聖尊的鬍鬚又長長啦!而且越來越濃密了。”

當時有幾位大寺廟的住持大法師、仁波切們有幸得以親自恭敬觸摸聖尊長老的肌膚,接觸到的是堅如鋼鐵岩石般的金剛肉身,頓時個個驚呆,恭敬禮拜。寶塔寺住持香格瓊哇仁波切說:“我觸摸到聖尊的面頰,這本來是皮膚最軟的地方,但是非常不可思議!怎麼硬得像石頭鋼鐵!這是真正的金剛肉身舍利啊!”僧尼總會主席隆慧法師說:“弟子罪過冒犯,我還特地用手用力按了幾下(聖尊的面頰),嚇了一跳,一股神奇的力量把手彈了回來,那裡冰冷堅硬得像鐵石一樣!”他們都在場親自見證了因海長老成就金剛不壞、肉身舍利的事實!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來到聖蹟寺看了長老的法體後,甚為震驚,他們萬萬沒想到長老圓寂一個月來發生了這麼巨大的神變,連聲稱讚說:“佛法真是偉大!佛法真是偉大!大師(長老)修得太好了!”並說他們殯儀館從來沒有遇到過、也沒有聽說過如此神奇的奇蹟!死後的人只會越變越糟,怎麼會越變越好了呢?好到連皺紋都消失了。

因海長老乃是佛教幾千年來唯一圓寂後肉身莊嚴神變的聖僧,他的巨大成就,開創了佛史以來圓寂成就者的至聖記錄,轟動世界,為佛史增添了神聖光輝的篇章!

據佛史記載,確有“金剛不壞身”、“肉身舍利”的說法,但是鮮有人知其端詳,法承何處?道量幾何?何人得證?尤其近千百年來,更是罕有見聞,不得而知。而近代佛教界的名師們,則甚多追逐無實空理、空圖虛名者,更有甚者以假亂真,冒犯三寶,罪大惡極,卻少有真正證道聖賢。

圓寂後示現金剛不壞肉身舍利,是佛教得道高人的成就證量之一,但達到因海老和尚如此圓滿境地、高度,在整個佛教史上還是首次發現,這也是我們人類科學、人類思維領域尚無法想像、無法解釋的一種宇宙真諦的現實存在。這些高深莫測、奧妙無窮的佛教傳承、佛法現象,吸引了無數的求學者、探索者們去追求探索,深究細研,依止修學。

如今這一佛門聖蹟的出現,我們相信,將為所有人帶來一個非常殊勝的求取佛道的因緣,並奠定了他們必將成就的希望與保障。因海長老一直告誡大家說,最好、最高的修行佛法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當今世界真正的佛法、能解脫成就的大法就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處,所以,我們生活在羌佛住世的時代,正是我們當代人類的無邊福報因緣所在啊!生於此見於斯,何其幸運。

世界佛教總部 (第20170101號) 回覆重要諮詢

我們收到了三位佛弟子的原則性的諮詢:

左邊是三位佛弟子的來函諮詢。下面是按原文打字:

 

世界佛教总部:

最近出现有仁波且,看到另外有上师比他考得高,他脸挂不住了,编 造了一些借口说,不穿段位装,让弟子四处吹捧他是大菩萨的转世, 这无疑是蒙骗弟子们的阴谋、行使诈骗的诡计。

我们向你们咨询是要得到正确的答案,世界佛教总部大德们只回答某 某人考到几级段位,而不回答经律论考题是多少分,造成我们无法判 断这位上师是不是传授的正确佛法。我们除了咨询段位, 更要清楚某个上师的答题是外行邪说的答题,还是佛法内行的答题, 这一百道题是不是都答完了,哪些还没有答,哪些答题答了。总部咨 询处在回答我们时只说以经律论百题考试入围,他的文书写的是什么 ,最终考到几段。

总部在2016年12月11日的特别公告中曾经说到:“百分之九 十八的为师者书面考题都没有考过六十分”,难道那么多人都不及格 吗?没有及格为什么有一千多人入围了?入围的标准分数是多少? 及格的人考上的是蓝扣还是金扣?总部非常慈悲发了很多公告来提示 大家要怎样注意防备骗子邪师,但是又不明说邪师是什么名字, 让我们自己去猜,这样做不太慈悲吧?

我请求咨询处除了回答被咨询人是几段,还需要回答书面考分,防止 邪师骗子师最好的办法是把所有上师的亲笔答卷和考分扫描公布在网 上,大家轻而易举就看清楚哪一个上师是在打着佛教旗号遮身?实际 他是骗子还是好上师?这是真正有效帮助大众免入邪师魔掌的办法, 这样做无论哪一个骗子师,哪怕就像狐狸一样诡计多端,也逃脱不了 他亲笔考试的答卷。

请告诉我们,有的人修行不好,我们看到他所做的事连我们这么差的 人都不如,错误罪过一大堆,反而比修行好的考的段位高, 比如恒生仁波且就是一个例子,只做生意,不务佛教正业, 哪有善业功德?竟然考到蓝三黑一段,这实在令人想不通。

另外还有一件事,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对我们上师说了:“你们回 去修法圆满百场也是圣会,为什么在公告中又说百场圣会结束了呢?

由于这种情况非常严重,所以务必请求世界佛教总部慈悲我们,关心 我们,帮助我们这些五浊恶世迷昏的佛教徒们,答复我们。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弟子:李云峰     昝孝荣     张可春

(簽字並按指紋)

2017年4月28日

 

本總部綜合了以下七個部分,回覆你們的諮詢。

一、關於你們提出的建議、防止邪師騙子、伏魔的辦法,我們認為講 得很好,但我們不能這樣做。因為我們是在學佛修行、利益眾生, 而不是要整某一個人,一切都得建立在大慈大悲的基礎上, 只能給人機會,幫人進步。

不錯,有的為師者在某些方面有不淨業,但他在某一方面又是在做佛 事,此類人只要知錯能改就好了,只要還不是闡提, 就要讓其有機會學佛修行。如果一見到別人有錯誤、有不淨業,我們 就把他考經律論的答卷公佈在網上,我們就犯下嚴重的錯罪行為、 種下不淨業因了。因為錯罪、不淨業嚴重的人,一定不太懂佛法, 自然是考不出好的書面答題的!一旦公佈了他的答卷, 就如你們所說的,那這個人就徹底曝光完蛋、打下到十八層地獄了。 我們本來可以挽救一個錯罪的人,讓他弘法利生而解脫, 一旦公佈他的考試答卷,或公佈這個邪師的名字, 連給他改錯罪的機會都沒有了,反而會導致被他騙過的人或者供養過 他的人發覺被騙,而產生報復、上告、抓進監獄等, 那時他想聽聞法音、學佛修行、到人群中去實踐、 鍛煉自己的從善心行也沒有機會了,我們這樣做不就違背了三聚淨戒 而作惡了嗎?要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佛教教主釋迦佛陀教育 我們的是慈悲為本、救渡眾生,而不是毀滅眾生。再者,修行學佛的 人必須要掌握正知正見,擁有自我識別能力,只有這樣,才能在學佛 修行道上不走邪路,不被蒙蔽,步入正法,成就解脫。總部發過的所 有文沒有一份是讓你們去猜的意思,而是要讓大家在南無第三世多杰 羌佛的法音裡、去公告中學習辨別正邪、掌握各方面的正邪認知。為 什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要說一百二十八條知見?為什麼佛教經藏那 麼多?為什麼菩薩論著也很多?其目的就是指導、教大家掌握正確的 知識,提高見地能力,而不是簡單教你一個咒、教你念一句佛號, 就能升到極樂世界的,這樣是往升不了佛土的。所以,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才說法《學佛》一書,因為邪惡的東西從無明中 來,於四面八方、上下左右,比生活中的瑣事還繁多, 是千變萬化的,你們必須得自己學習,鍛煉出識別、處理的能力, 你才能遇事而正,而不是只告訴你某某人是邪師。更何況, 今天他是邪師,過幾天改了,也許就成好上師了;現在是好上師, 再過一段時間,也許知見又邪惡了。正因為是這樣,所以,必須教會 行人自己掌握正知正見的判斷力,也正因為這樣,對聖考的上師要抽 查年審,不是八地菩薩(三段金釦),都有退道的危險。 大菩薩是肯定具有道行的,一入門就帶有自己的證境證量作正邪鑑別 ,就會取其正道,避其邪惡,原因是他是一個大菩薩, 本來就具觀照功夫,不會錯認,不會反复,所以不會退道, 不需要年審,就是一個沒有菩薩大的阿羅漢,都會有前看三百年、後 看五百年的本事。而普通上師是沒有道行觀照力的,確定不了方向, 所以,前段時間好,後段時間不一定就好,因為他是凡夫, 看不准正確的方向而造成的反复。我們如果當下定論某某人是邪師騙 子,但他後來又學好改正,成了好上師,總不能說我們像凡夫一樣, 一會兒說好,一會兒說壞吧?舍利弗曾經不也是外道嗎?後來成了釋 迦佛陀的第一大成就弟子。唯一只有一種情況必須公佈某個人的考卷 ,那就是這個仁波且或者法師等身份之人確實破壞如來正法,謗佛誹 經,乃至騙害眾生,他不但沒有悔改行為,反而繼續為惡,破壞正法 ,這就屬於不可原諒的闡提惡魔性質了!!!此種情況,我總部會為 了保護如來正法、保護眾生行人,就會馬上公佈此類妖孽騙子的親筆 書面答卷,讓世界上的佛教人士來鑑別正邪, 鑑別他夠不夠資格當上師,鑑別他是真活佛、真法師,還是妖師,讓 大家自己認識到上當受騙了,再去另擇有緣的良師學法。旺扎上尊說 :“對於謗佛誹經、破壞如來正法的妖孽,我會毫不猶豫讓總部公佈 他的考卷!!!讓大家認識他的本來面目,以免一惡而害群生。”

二、上尊又說:“關於我的佛陀恩師給你們承諾過,回到各地修法圓 滿一百場也是聖會,這是佛陀才有的能力圓滿你們的功德, 我不敢表這個態,我沒有這個能力,我只會主持按照法義去修, 結束了百場聖會,完成我們幾個發下的聖願, 我們已經開始作了本尊法緣灌頂,請本尊跟弟子見了面, 本尊親自告訴了受灌弟子他的法緣本尊是誰。”

三、至於參加百題考試所有的人,沒有一個答完了一百道題的,哪些 題答了,哪些題沒有答,都各有不同自己的選答。

四、另外,書面考試達到最高的考分是100分,60分屬於及格。 一千多人入圍的原因是,本總部所立的入圍標準很低,只要書面答題 考過20分,就給予入圍,獲得進入聖考資格。為什麼入圍的門檻這 麼低?大家首先要清楚,本總部所列出的考題,就是拉然巴格西也很 難考得到五六十分!

五、至於你們諮詢的考及格的是金釦還是藍釦,今天告訴你們,考試 及格六十分的是金釦,沒有藍釦,而金釦也有沒有考及格六十分的人 。

六、關於百場聖會的狀況,百場聖會是旺扎上尊主持的,確實結束了 。這個聖會不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主持的,佛陀怎麼對你們上師講 的,那是佛陀的願力,為此,我們專門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陀說 :我說過的話,會算數的!!!我還說過你們回去修法會時,每一 場法會都要完整錄像,會安排人審核是否合格完成了法會,再安排旺 扎上尊為你們灌頂。有的上師在旺扎仁波且主修百場聖會期間,確實 就已經讓弟子們啟動了在外地修法會,但是修很短一段時間他們就自 己停止了,有的雖然沒有停止,卻完全不是按正規課誦在司規修法。 有的在旺扎仁波且已經把聖會結束以後,才開始讓大家修法會,旺扎 仁波且已經修法把聖會的本尊護法奉送回去了,怎麼接得上緣起呢? 這種十分嚴肅的法會,又怎麼可以亂修、亂念、亂唱呢? 又怎麼能說停就停?聖會的尊嚴何在呢?

七、本總部必須說,你們以邪知邪見認為,說修行不好的比修行好的 段位考得高,說恆生仁波且不務佛教正業,沒有善業功德, 竟然考到藍三黑一段。你們這是蓄意侮辱佛菩薩不公正, 如凡夫有私心,給了他高段位,你們連孔雀明王如來、 文殊師利菩薩都敢懷疑有徇私舞弊,你們實在可憐!對此, 佛教總部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羌佛說:“這可是原則問題, 你們要馬上公告。我要問這些否認恆生仁波且功德的人: 你們帶有多少人在聞法?恆生仁波且辦了多少聞法點?讓多少人聞聽 了法音後走上了去惡揚善的路?這是非常大的善業功德。 你們有誰比恆生仁波且建的聞法點多?有誰比他帶動聞法的人多? 護法和建立聞法點是頭等佛教正業,法音教育大家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這明擺著的善業功德在育化很多眾生,你們視而不見,竟 然說他不務佛教正業、沒有善業功德?就憑這功德,恆生仁波且超過 你們所有的人,你們的功德連他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憑他現在增速帶 人聞法增益的功德,還應該給他加段位。一個學佛的人整天只幹挑剔 別人不好的地方來說話,好的你們就看不見了, 你們這是在務正業嗎?”世界佛教總部所做的一切, 都是為利眾生修行,更況,錯誤不淨業,任何人都免不了, 關鍵是能改正才是目的。就是金釦二段,都有損減或增益, 所以才要年審,以資謹示被年審人看到問題後改善而進步。

 

世界佛教總部

2017年4月29日

世界佛教總部回覆重要諮詢第20170101號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60106號)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60106號)

旺扎上尊說:以下這一號公告大家一定要看,今後凡是學重要的法,首先要看懂看熟這篇公告,因為將會詢問每一個要受大法灌頂學大法的行人,當問到你這篇公告的內容時,一問三不知的話,是不會讓你進學法殿的,你就不會有受大法灌頂的條件,原因是你有可能與騙子邪惡是同夥,因此不願為善去惡,辨別假貨,所以你根本就不想看公告。

邪師、騙子自曝光

當今世界邪師、騙子多不勝數,花招百出,在佛教界,不乏有三類標準特徵的邪師、騙子,凡是邪師騙子都會採用各種方法名義說詞,矇騙佛教徒,而佛弟子們往往迷在其中並不知曉,本總部已多次公告提醒,要大家注意小心觀察為師之人,是否屬於合格之師,可是有的人愚癡到了無法想像的程度,寧願不思鑑別、助邪為惡,也不願離開騙子師,本總部只能說「可憐!」你們真的想過嗎?你準備找一個良師聖者為師,還是要找一個打著大聖旗號,實則為凡夫騙子的上師呢?你再想一下,靠弟子們吹捧自己的上師是聖德,真的就是聖者了嗎?有百分之五十的可信度嗎?能定性他就是真正懂佛法的上師嗎?另外則是經過筆試和聖考過關,有十七位尊者、法王、活佛、法師現場監考,重要在於十七位都發誓證明入考師是幾級成就,你到底選七聖十師個個都發誓擔保入考的上師呢?還是選沒有十七位監考師擔保的、定不了性的上師呢?你想清楚了。愚昧之人會說「我找到的這位稀有大寶之師是正統傳承的大尊者、大法王、大活佛。」注意!邪師騙子們往往都具有各大教派的傳承,有的確實是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的頭銜,可惜你忽略了一個未加分析的重點,那就是在選轉世真身靈童時,往往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是人為去選的,人為的觀點能有百分之幾的準確性呢?所以被選好的靈童,都必須要經過讀經學習,由經師來教,只從這一點已經說明是學而知之,並非生而知之,其聖者就是這樣的嗎?聖者轉世後就失掉了智慧聖量,淪落為凡夫,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嗎?必須要經過經師教了才能懂得了嗎?殊不知釋迦佛陀為了確保眾生慧命安全,免於被邪師凡夫充聖的惡人騙子等坑害,設下了經辯、考試的法度,更傳下了無漏定性的聖考法,怎奈邪師騙子十分狡猾,對於聖考隱密不提,竄改佛賜的聖考,原因在於邪惡騙子們過不了本尊親掌的聖考關,為了確保自己不被曝光,只好毀滅聖考,不讓弟子們知曉有這件事,甚至來一個誹謗遮羞的手段,表面看來好像破壞了聖考,但是他們卻忘了釋迦牟尼佛在經書中嚴格規定「菩薩當在五明中得」,佛教徒們都已經知道佛陀規定了大聖者菩薩必須的證量法定,邪師們就沒有辦法毀滅這公開在經藏上的法定了。我們反過來再思考一下那些選任的活佛,他們的五明何在呢?程度又怎樣呢?能超過常人中的專業專家嗎?符合經藏的規定嗎?得了五明嗎?如果不具五明的高度,又沒有聖考定性來支撐,是菩薩嗎?所以行人們切記不要相信是誰的傳承,是什麼頭銜,再大的傳承、頭銜、講經開示再多、修了再多的廟、做了再多的所謂佛事,造了再多的表面現象,都有可能是佛教外行、是凡夫本質之師,他們雖然在講經說法,其實是在不懂裝懂,亂解經義,這類佛教的大人物實質上是外行人,多得很,比如講金剛經就否認聖證量,乃至踐踏廟上的佛菩薩就是沒有用的泥土木頭有為法,高僧丹霞就把木佛燒了;講聖量道行就否認空性,說離地三尺有神靈,信神靈才能成就,這類人已墮落入了斷見和常見二邊,連佛法的教義邊都不沾。在此舉一實例,有一個法師專門研修金剛經和楞嚴經,在入考八風陣時,監考師問他能考幾成把握的段位?他滿自信的回答:「算來我已經唸誦修學了31年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應作如是觀,八風陣脫不了有為法,佛來佛斬,魔來魔斬,只要心無罣礙,要考多少段都行,八風陣都過不了,那我的無人相、無我相、法性真如何在呢?在法性中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嗎?有恐怖苦蘊嗎?一切如夢幻泡影,何況佈陣的有為法。」結果當天該法師在入聖考時,正氣凜然,大聲唸誦「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剛走到八風陣門,就被陣內強大的風力,捲進了輪迴黑界,眼看著綠色的結界平安淨地只隔幾步路遠,可是他轉了幾圈都走不進去,乾脆跪著合掌唸誦金剛經,唸著唸著突然倒在了地上,全身抽動,口吐白泡,四大護衛將他提屍而出,放在草地上,旺扎上尊修法讓其復活,法師第一句話就說:「我進去結界了嗎?太不可思議了!這是超越空性的無為法。」七聖十師聽了啼笑皆非,完全就是一個不懂經教佛法真諦的外行在胡說,這就是沒有悟到世尊說金剛經的真諦,沒有了證真如法性與聖證量境的一元無二,所以才把「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看作是違背法性真如的,該法師連原則的因果不昧都沒有明白,這哪裡是一個法師,當今這類人非常之多。大家還要注意一種人是不可親近的,拉幫結派惹事生非、讚嘆自己誹謗他人,這種言行的本質,已經體現出根本就不是一個好上師,可以說連基本的德能都不具備。

提到傳承我們大家都否認不了最大的傳承莫過於釋迦牟尼佛陀,哪一個佛教徒不是南無釋迦牟尼佛的傳承呢?可惜邪師、騙子就是利用南無釋迦牟尼佛來遮擋他們的醜惡面目,他們個個都是打著佛陀的大牌子,都稱自己是佛教徒,真正揹大黑鍋的是釋迦牟尼佛,這些所謂的佛教徒在佛像前裝的是那麼大悲虔誠,口口聲聲說依佛陀教戒修行,可惜佛陀在哪一部經書上說了要他們去騙人呢?去怪力亂神邪說矇人呢?想污染佛陀,門都沒有!還有人說他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信弟子、是大聖者,以此迷惑信眾,不錯,他是經常見到羌佛,從外表看是很親信,可是你們卻忘去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不要隨便相信哪一位是好上師、是聖者,社會上騙子邪師實在太多,也不要認為經常見到我的人就是好上師,也不要認為凡是我的學生就是好人,壞人多著呢!你們要明白一個道理,難道釋迦世尊只教化好人,不教化壞人嗎?我難道不像世尊一樣去行持利生嗎?壞上師就不教育嗎?我不接觸好壞之師,斷絕與好壞之人言語,又怎麼教化他們呢?可是很大一批被教化的不良之人,還是沒有改多少,看來我這個連小聖者都談不上的一個普通人,還有什麼資格教化那些自稱大聖者的人咧!」南無羌佛還呵斥了我總部,說我總部是在亂定銜頭稱位,看了前幾年發的聖德證是不負責任的,旺扎上尊也嚴厲批評了「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首領和高僧聖德們,我總部做了反思檢討,確實那是對考規放的過度寬鬆,加上沒有上尊級的大聖德主持考試,稱號定的不確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我們前幾年所立出的銜頭稱號非常反感,說我們總部沒有經律論三藏的書面考試,是沒有教義基礎的認定,對我們總部前幾年發了證的聖德,只有百分之二、三的認同!!!說:「哪裡來那麼多聖德,你們發的聖德證書有百分之二是聖德就不錯了。」因此總部現在在旺扎上尊的主持下,嚴肅地把考試嚴格化了,制定了符合入考人身分的恰當銜頭稱位,由旺扎上尊主持聖考,莫知教尊、祿東贊法王和開初孺尊協助主持。

有人說:「我想不通,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公開教化了邪師、騙子們,為什麼他們不按教化做呢?」你們還好意思說,問你們自己吧!為什麼你們就是不聽羌佛的警告呢?更愚昧無恥的是,你們在給僧尼總會的信中說有騙子壞人,你們還表示要包庇壞人騙子邪惡的原因,不去檢舉他們,還說一當舉報,髒水會潑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身上。你等說此話的人與邪惡之輩有何差別?你先搞清楚一個原則,這些騙子是以佛教徒的名義去騙的嗎?如果不是,另當別論,如果是,他們必然就是佛教徒了,說實在點,就是釋迦佛教的教徒,為什麼你們不說髒水會潑到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的身上呢?為什麼不說會潑到觀世音菩薩的身上呢?你們弄清楚點,既然邪惡們都打的是佛教徒旗號、佛弟子的招牌在行騙,這些騙子都是釋迦牟尼世尊的教徒,難道不是嗎?釋迦牟尼佛說到了邪教的可怕,說到了邪魔與佛教是對立的,但是羌佛在法音裡、在公告裡無數次說法教化大家,不僅點出了妖邪的邪惡本質,更教導大家要如何識別和防止壞人騙子,那你們為什麼不說髒水污染釋迦世尊呢,而要說污染H.H.第三世多杰羌佛呢?羌佛光明正直無私利眾,出版社發行的對比照片下面的講話,觀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更況128條知見的照妖鏡,那就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言行,再厲害的騙子魔妖也污染不了羌佛,羌佛是羌佛的言行,就如釋迦牟尼世尊一樣,與騙子們的言行毫不相干的,說壞人污染羌佛,這個觀點,你們大家說應該分在六道中哪一類裡面?這就如同說某一個佛教徒壞,所以釋迦牟尼佛也就是壞人嗎?又如一個國家出了惡人騙子,這個國家的領導者,也該是騙子惡人嗎?第三世多杰羌佛教學生們要行善離惡,可是一些學生非要違法行騙,這是羌佛的過錯嗎?說髒水污染羌佛的這些人,其觀點真是無恥下流骯髒到了極點,不要說髒水污染不了佛陀,就算污髒臭水潑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身上,都會成為異香撲鼻的甘露,因為釋迦佛陀經藏浩瀚,光輝無量,羌佛說法法音已經流遍世界,而公告中多次宣講提醒,聽到潑髒水傳言的人,會去查閱羌佛的觀點言行,去深入了解,就會清楚羌佛是大公無私利益眾生,正見正法正教閃耀著無量光明,佛陀的言行難道不是這樣無垢光輝嗎?壞人早已向羌佛潑了髒水,比如壞人說羌佛偽造認證書,你們想一想,偽造一份、兩份有可能藏起來給少數人看,或許平安無事,誰敢偽造上百份認證附議恭賀書?而且已經十年公開,一直發在網上,你試試看偽造幾份公開上網,你馬上就會被告,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一位認證者告羌佛呢?因為不是偽造的認證,而是真實不虛,是法王、攝政王、活佛們寫的,確實其中有一個失德的法王說他沒有寫過認證,但他為什麼不敢告?因為他明白告了就會依法查證,而且會驗證出他寫的那份認證書上,他裝印認證書的那個信封上,還留著他的指紋等等很多方面的證據,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法王,明明就是一桶污臭髒水,可是污染不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越染越光明。你們遇上壞人騙子破壞釋迦牟尼佛教法,不按羌佛教化修行、為惡不善者、邪惡詐騙者、違背H.H.第三世多杰羌佛哪一條哪一款說法教導者、坑害大眾者,就該檢舉。旺扎上尊說:「有一個人對我說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跟他們一樣的普通人,羌佛自己都承認了的,我不知道該不該聽羌佛的法音作為修行的方向?羌佛只教我們如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連那個出名的飛行比丘尼見慧上人都說旺扎上尊的道行深厚,不是常規高僧能靠得上譜的,見慧上人說的有道理,我也認為上尊你能三洲感應主持聖考,你是大聖人,可否為我們灌頂教我們以什麼來修,才能最快確保今生成就?聽了他們的話,簡直是折煞了我這個擁有虛名的慚愧比丘,我最多能達到佛陀師父牙縫裡的一點知識罷了,灌頂的師父不同而差距多大,你們懂嗎?我灌的頂比起南無羌佛的灌頂,說實在了,只能有佛陀師父灌頂百分之五的傳承力、加持力、悉地力,你們昏到了這一步,我不得不啼笑皆非,難怪你等平時不護法,站在這邊看那些個別的跳樑小丑壞人誹謗佛陀師父,自己若無其事,如此孽徒,不是佛門垃圾是什麼呢?還想學大法,能構成受聖法的緣起嗎?今天聽到你們的想法,只能說邪惡可憐,在整個佛教的歷史上,除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哪一個真正拿出了佛經規定的完整五明?又有哪一個做到過?佛陀只用十幾分鐘就把七、八十歲的衰竭相返老回春到青年相,佛史上誰做到過?不要說給十幾分鐘,就是給你十幾天,誰又能回得了春呢?尤其否認不了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無上大法金剛法曼法,公眾當場擇決出來的古佛降世!!!你說,這是普通人嗎?連我隨時都要恭聞羌佛法音作為方向進取,你愚癡到了…………。」

旺扎上尊說:你們要認真對待了,是什麼等級什麼樣的上師,是正是邪,如果看他是什麼高級銜頭身分、是誰的弟子,作為正邪取捨,那你就完蛋了,要準確取捨正邪聖凡,必須要按照「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發的釦裝段位證書為標準!!!而且必須要拿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128條做為照妖鏡,去應證一切佛教人士!!!如果大家照常不以正知正見去觀察一個所謂的聖者和佛教行人,而誤認為某某上師身為尊者、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著有大量開示書籍,或此人會花言巧語,就認定是良師、是好人,我確信從今生開始,你們就徹底墮落,無有解脫之期了!!!因為你們已被邪師迷昏,必然終身走上了歧途,遷流入無始,墮落進永恆的惡趣。

本總部再次提醒大家注意,邪師、騙子非常之多,其中有三類標準的特徵,看到三類特徵一一應證對照,邪師、騙子自曝光:第一類是冒稱聖者之師而不懂真正的教法,不敢考試,因此拿不到段位釦裝和證書,說明就是破銅爛鐵,不是黃金,如果是真金還怕火煉嗎?還怕過一下試金石嗎?第二類是雖然參加了考試,但該考師只考到了低段位,他們在做佛事和接待行人時,不會穿段位釦裝,這是為了迴避弟子們的觀察鑑別,隱沒自我短處的醜惡之行,此類人無論是大法王、尊者,還是其他什麼,一律是妖人!為什麼此類上師敢於這樣?原因在於此人本來就是自私騙子的本質,還有什麼不敢?在沒有考試前,這類人被大眾稱為尊者、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或竟然大言不慚地裝出一副高僧聖者的樣子,矇混在弟子群中,該師的本質絕不是你們認為的聖者,而是自私貪得的凡夫,他們外表的顯赫身分,根本就是代表不了真假聖凡的本質,乃至總法王、大尊者說誰是聖者也不算數,因為就連該總法王、大尊者自己,也是人為選找出來的靈童,那到底誰說了才算數呢?如果要算數,確定真假,必須經過眾人公開觀看修法,本尊審核才能算數,而對正邪上師必須通過考試才能確切定性,因此有些人經考試後,一當考出低段位時,當下面紅耳赤,有的臉色發白,手足顫抖,此類上師主要怕被外界發現他是凡夫本質,與之前自己宣傳的大聖者不相符合,為了顧全自己的私欲臉面,唯一採取的最好手段就是不穿段位裝,目的只有一個,以假充真,方便冒稱大聖,繼續欺騙行人,說穿了,這種身穿佛教外衣的人,無論是總法王,還是大尊者、大活佛、大法師的身份或普通教徒,他們不但不是佛教上師,連佛教徒都不夠格,甚至根本就不是一個好人,此類坐法台接待人不穿段位裝的人,滿以為自己聰明,躲過了讓人曝眼的機線,實在太可憐了。有一種上師還利用《上師五十法頌》控制弟子,旺扎上尊說,佛弟子們這麼快就忘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已宣布,《上師五十法頌》是尊敬佛菩薩的教說,更是邪師、騙子們利用來保護自己的保護傘,為邪師們手中的死亡毒菌,已被大量的邪師、騙子利用來控制弟子,欺騙行人,其實只要是一個好的上師,必然是光明的、正直的、無私利眾的,完全不會考慮弟子對自己的觀察審奪,要什麼五十頌?什麼密宗根本十四戒的第一戒,就是在控制強行逼迫弟子無理由效忠自己,羌佛還說過:「跟我學習的上師,無論外表是多麼高貴的身份,都可能在行騙。」第三類邪師、騙子採取的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來一個穿假的段位裝,偽造一本高段位的假的聖德證書,殊不知本總部接受對上師們的諮詢,如果一當有人來電話、email等等,問及某位上師是否考過試?是以什麼來考到的段位?考到的是幾釦幾段?我們總部將會如實告知諮詢者,該考師是以經教考的?還是以道行聖量考的?還是以誦經禮拜懺悔考的?或做佛事、或幫助他人聽聞法音所考的?或者以深通經教來考的?但總部不會透露該考師的百題書面答卷成績分數,也不會向任何人透露來諮詢的當事人的姓名等,百分之百保護諮詢者,所以大家知道以上公告的狀況後,為師者和行人們只有真真誠誠、不邪不騙,按照釋迦佛陀教法,依羌佛說法,依正知正見修行利益大眾,腳踏實地的做一個好人!好的佛教徒!!好的上師!!!這是唯一的光明前途!!!!

小心注意再注意:無論什麼人擁有多光輝響亮的地位,都證明不了他的本質,要證明是正是邪、是凡是聖、道行證量深淺,唯一要從段位上來認定,必須加以128條知見來應證,才能包真不假,貨真價實。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聖德證書諮詢中心電話:626-789-1001

email:uiwbahinquiry@gmail.com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2016年6月19日

虛雲老和尚與一隻白狐的神秘奇緣

一隻通體雪白的狐狸,一位近代佛門的泰山北斗,一段神秘莫測的奇特因緣,共同演繹了一場高僧與有情生靈的曠世傳奇,揭示了生命靈性的亙古真相。
年春,南華寺開春期戒壇,在戒期即將結束時,曹溪駐防軍第十六團團長林國庚來南華寺拜望虛雲老和尚,他帶來了一隻狐狸,其毛色銀白光滑,喙突出,尾巴細長蓬鬆,十分惹人喜愛。團長告訴虛雲老和尚說這只狐狸的來歷很奇特:起初是獵人從廣州白雲山捕獲。他的一個朋友趙某以四十元買下,本來打算把它殺掉作補品。在將殺之時,他看到這隻白狐用哀求的目光看著他,且頻頻叩首,遂生憐憫之心,於是用籠子將其關起來送到廣州動物園中。後來趙某因事被捕入獄,雖然其事並非他的過錯,但案子卻久拖不決。趙某的妻子便向一個善於占卜的人尋問吉凶。還沒待他抽籤,籤筒中的一個簽已然在輕微晃動。於是她將其取出,其所示內容竟然是說她丈夫獄訟官司是因囚關白狐而遭致的果報,並指示她南華寺現有高僧住持,應該盡快將白狐送往放生,唯此才會讓案子迅即終了。趙某的妻子於是從廣州動物園贖回白狐,託付林團長將白狐送往南華寺放生。
聽過林團長的述說,虛雲老和尚便收下了這隻白狐。並為它說三歸五戒法。然後把它放歸後山樹林中。每當飢餓時,它就會回到寺中找食物。僧人就給它餵以食物。奇怪的是自從雲公給它說過三歸五戒後,它就不再吃肉了,而喜歡吃水果。有時當寺院的工匠用肉攙雜果類食物給牠吃,它覺出後,隨即吐出來,還用前爪反复擦幾遍。爾後怒視工匠良久,竄出樹林,數日不返。
有一次,白狐被一村民追逐,於是它像一隻猴子一樣迅速爬上一棵大樹,面向南華寺不停地哀叫。一個沙彌聽到後告訴了雲公。虛雲老和尚便趕往那棵樹下。見到雲公到來,白狐便立刻下樹,跳到雲公所展示的長衫上,好像一隻家犬見到了主人一般。虛雲老和尚便把它帶回寺院,因擔心它再次被人獵獲,就把它放置在一個大籠子中,每天放它出來走動時,它也不再到處亂跑,只在院中活動,再也不去樹林中了。
有一天,國民黨主席蔣介石帶領隨從十餘人來拜望虛雲老和尚,走到曹溪門時,看到了這隻白狐,蔣的隨從舉槍要打白狐,被蔣制止。而白狐搖頭擺尾地引導著蔣介石前行,走到大殿中,白狐便飛跑至方丈室,咬著雲公的衣角下樓。當云公與蔣介石詳說了白狐的來歷後,蔣撫掌大笑,誇讚白狐的靈性。
當虛雲老和尚坐禪時,白狐就趴在雲公的禪床上,見雲公坐禪時間過長,它就不時的捋雲公的鬍鬚嬉戲,示意云公休息。虛雲老和尚睜開眼看看它,讓它不要胡鬧撒野,它就安靜地趴了下來,不再胡鬧了。
後來白狐不幸被車軋傷,拖著受傷的身體在地上挪動卻不能站起來。虛雲老和尚看它時,它還勉強掙扎,示傷給和尚看。和尚知道其不治,哀憐它的痛楚,便開示它:“這個皮袋,無足留意,汝須放下,懺悔過去宿業,一念之差,墮於異類,复遭惡報,櫻此痛苦,此是宿業報滿,願汝一心念佛,速得解脫”。白狐似會其意,連連點頭,叫了三聲而亡。雲公為其配備棺木,依照亡僧的標準,葬於南華山後。
動物不僅通人情世故,而且能夠體察人的意圖,並儘其所能地博得人類的歡欣,它們以無聲的語言給人以慰藉,使人類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因此,我們人類應當生起悲憫之心,戒殺放生,善待眾生,以求得人類與自然的長久和諧。

古佛降世的背後-鐵證如山的材料

《古佛降世的背后》铁证如山的材料

2016-04-02

铁证如山的材料

证明之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馆长庄增述先生的证明

根据庄增述馆长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证明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当年工作的情况,是在1981 年,第三世多杰羌佛当时用的名字为义云高,以著名青年画家的身份参加了四川省政府的人才招聘考试,因成绩优异,加之国画作品参选全国、省、市二轻系统工艺美术展览多次获奖,省政府正式下达文件以特殊人才录取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国家工作人员,不是临时画工,当时分配到新都宝光寺工作,主要从事保护文物、古字画复制和书画创作。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一个大公无私、专门利人的人,将创作收入全部捐给宝光寺,而仅靠每月政府发的工资生活。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张黎群亲自在报上撰文赞叹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中国青少年最杰出奇才,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专门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拍摄了专题影片《潜心奋斗的人》,英文《中国日报》亦专文向全世界报道羌佛在宝光寺杰出的工作和卓越的创作成就。当时,由韩凌波任秘书长的中国教科文中心成立国画研究会,有谢稚柳、钱君匋、书法家李文清中将、石昌杰院长、中央委员张英才军长、秦登魁等一大批高官名人管理该会,却由青年艺术家第三世多杰羌佛担任该会会长。《人民日报》报道了这一消息。1983 年,宝光寺实行僧人治寺,驻寺的国家工作人员全部撤出寺庙,由县政府统一安排工作。第三世多杰羌佛属于撤离宝光寺的国家工作人员之一,被安排调到县文化馆,负责美术创作和教学辅导,一直属于事业单位正式工作人员。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工作期间是人们的表率,深为大家尊重,而且教授弟子卓有成效,成功创作大量作品,由当时的国防部长张爱萍、省委书记杨超题“艺坛奇才",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魏传统题“艺苑奇才",在自贡市和北京中国教科文总部举行画展。以上情况真实不虚,特此证明。如有不实,愿负法律责任(以上情况,因我时任文化馆馆长,熟悉每名员工身份,原老馆长朱奎鸿现仍健在,他本人也可证实)。

成都市新都区文化馆 庄增述
2014 年3 月22 日

证明之二:刘娟女士的证明

根据前面刘娟女士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说明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居心叵测、没有道德之流,假借利用我的名义来攻击毁谤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我非常气愤,也很难过!其实你们完全不知道真实情况,只看到表面现象。事实上,从我拜佛陀师父十几年来,每次见到伟大的佛陀师父,祂老人家都是那样地慈悲、善良,那样地关心我们这些弟子的一切!从来不顾及别人对自己的毁谤而在为众生担孽!曾经我在拜见佛陀师父时,几次提出要写一份澄清书,来证明师父没有骗过我,但是都被祂拒绝了。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不道德之人,假借我的名义毁谤佛陀师父,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心要用事实来澄清: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一直以来最尊敬的师父!他从来就没有骗过我!特此说明澄清!

  刘娟
06/11/2014

证明之三:刘百行先生的证明

来信提问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香港诈骗刘百行先生的财产,其实根本不需要再提证证明了,因为当事人刘百行先生已经直接证明了,但为了让大家更在铁的事实面前一目了然,行骗的到底是谁,谁是伟大无私的巨圣,谁是低级无赖的骗子,误会辱谤羌佛的人是何等的不应该,大家再看几份证明。(说明:因为当时在香港建有“义云高大师馆",故当时人们都称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大师,下面九份证词当中的大师均指第三世多杰羌佛。)

证明之四:林辉久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五:邓黎珍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六:喜饶根登仁波切的证词


证明之七:唐登华先生的证词


根据前面唐登华先生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让真相说明一切

有关黄晓穗的犯罪事实及在法庭上的胡说八道,我想在这里谈一点个人的意见,并作严肃的批判。黄晓穗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地伤害了佛法及污辱了世界教科文组织的尊严,更也侮辱了义云高大师的声誉,也伤害了全体寻学佛法的弟子。
这件事最清楚不过的,就是黄晓穗及其弟弟,因其公司走私犯法,货物被大陆公安没收数额达几千万,引致破产,姐弟俩在无出路的情况下,垂涎着大师馆巨大的资产,便千方百计的假造文件,假造董事的签名,将大师馆抵按给银行,套取陆仟多万的资金,由于这样犯滔天大罪之后便散布谣言中伤大师。本来这件事情跟大师毫无关系,但由于她的造谣攻击大师,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弟子也感莫明其妙,加上原先几个董事也没有真正的正知正见者,导致大师馆关门。这样一来,几乎全体弟子都心痛欲绝,每个人都像失了灵魂一样,黄晓穗一手造成广大弟子的向善心意,断了群众的善,真是罪大恶极,她今日的坐牢也是一种因果报应,现眼报应,罪有应得。

最可恶的是在法庭百般抵赖,攻击污辱大师,说有弟子被强奸,甚至第一次与大师见面已被强奸,其精灵面目就是企图以这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大师,企图为她的罪恶脱身,这种胡说八道的真面目是连三岁小孩也看得出来的。大师教我们佛法,教我们正知正见,何罪之有?难道世界教科文组织的智慧都不及你黄晓穗吗?
还记得老师最后在大师馆的会议上对我们说,最近出现有同学利用大师的名义在同学之间捐钱,以及种种不正确的行为,所以最好是在同学之间选出一个监督委员会,结果是选举了,结果也宣布了,但过两天就宣布大师馆关闭,确实莫明其妙。

  唐登华28-1-2003
证明之八:罗维东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九:叶红汉先生的证词

根据前面叶红汉先生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事实说明
本人叶红汉,是义云高大师的弟子。关于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关闭的情况,我提供一些我在现场所见闻的事实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我被通知到香港大师馆听课,这次听课是临时通知的,并非每星期的固定听课时间。到了大师馆后,同学们才知道义云高大师将亲临大师馆给同学们作开示,大家非常兴奋,马上准备鲜花、水果、哈达等供养,以最隆重的礼节迎接大师。

大师来到大师馆,众弟子顶礼,并献上哈达及供养,大师像以往一样将供养退回给大家,然后给大家作了开示。

  大师在开示中讲到,大师是从来不收弟子们的供养,也没有指示任何人代大师收取供养,更不允许任何人以大师或大师馆的名义骗取钱财。大师建议让大家自己成立监督检举小组,把有欺诈行为的人揭发出来,大师还表示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包括对大师馆的董事,甚至对大师本人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写好放在意见箱中,多几个人管意见箱,只有大家一齐到场才能开箱,保证同学们的意见能真实反映出来,能反映到大师那里。

另外有同学反映见大师特别困难,有时有人为的障碍,对此,大师说:我是个很普通的人,是弟子们的服务员,任何弟子都可以见我,为了方便联系,你们大家可以组成几个小组,比较熟悉的可以组成一个组,每个小组选出一个组长,由组长直接给我打电话联络,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人为的障碍。听了大师的开示后,同学们都非常高兴。要说明的是,当天大师的开示,现场是全程录音的,由冯伟棠先生录音的。

大师开示后,就离开了大师馆,同学们留下来选出了十一人的监督小组,本人还被选为监督小组成员,转天我回到大陆。

过了几天,我从大陆回到香港,听说大师馆关闭了,这样监督小组也就没有运作。

最近,我从报章得知,香港廉政公署控告黄晓穗及其弟黄辉栋伪造文件,利用大师馆物业向银行诈骗贷款4800 万元,高等法院正式判决黄晓穗有期徒刑十一年,黄辉栋有期徒刑七年半。现真相大白于天下,黄晓穗为隐瞒个人的诈骗事实,所以散布谣言,诬蔑大师,将大师馆关闭,令监督检举小组名存实亡,不能揭发她的罪行,关闭大师馆就是她的阴谋手段。

本人作为义云高大师的弟子,跟随大师多年,深受大师的教诲,感受大师高尚品德及非凡智慧,受益非常之大。大师的无私奉献,一切为了众生的精神,令我十分敬佩。

  以上我讲的全是事实,无半点虚假。
               叶红汉
二〇〇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证明之十:魏佳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十一:唐管嫔女士的证词
证明之十二:陈克民先生的证词
证明之十三: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宁玛派教主顶果钦哲大法王认证并主持坐床的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手中拿着他自己亲自签名、按手印的证明,证明萨迦天津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他转交的。
俊麦白玛多杰仁波切的证明:
证明之十四: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
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

根据前面恒性嘉措仁波切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恒性嘉措仁波且的发誓证明
关于萨迦天津不承认他自己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一事,萨迦天津完全是在说假话。萨迦天津来台湾的时候,我亲自去见了他,问他有没有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他回答说:二〇〇六年整年他一直都在印度,没有出过国,没有写过。我当时感到奇怪,写认证书跟他有没有出国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我才了解到萨迦天津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二〇〇六年在尼泊尔写的,我又没有问他是否出过国,真是不打自招。
当时我为这个事很苦恼,我的一位朋友是蒙藏委员会的高官,我把此事告诉了他,他说萨迦天津法王是他的多年好友,他去帮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几天后,这位朋友告诉我说,萨迦天津对他讲:“我是写了这个认证书,但是×× 喇嘛喊我不要承认。我跟×× 喇嘛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我如果承认了,就撕破脸了。请你转告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边,他们就不要宣传这个事了,我这边也不说了,我们双方采取冷处理。"
我是一个仁波且,为学佛成就,了生脱死,五十九岁那年发心环台湾全岛一千多公里,一步一大礼拜拜佛拜度母,我深知不能说半点假话而把我一生的功德付诸流水造罪业,所以我现在对诸佛菩萨、对天发誓:以上我所写的全都是事实,如果有一点假的,不仅我今生不得成就,遭无穷痛苦恶报,而且堕无间地狱永远不得超生。

恒性嘉措
2015年2月12日
证明之十五:隆慧法师的证明

隆慧法师的发誓证明

根据前面释隆慧法师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我的发誓证明

萨迦天津给H. H. 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认证书是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他本人在尼泊尔的达拉亲自交给协庆寺大活佛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托人送到美国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交给我的。由于萨迦天津不承认是他写的,但俊麦白玛多杰还写了证明说是萨迦天津亲自交给他转交的,为了证实事实的真相,在台湾,我们几次公开发信给萨迦天津,最后一封信是通过法院写存证信函给萨迦天津,让萨迦天津和我们到寺庙平等公开发誓赌咒以及在法院用科技仪器鉴定。想不到的是,萨迦天津不敢到寺庙发誓,也不敢通过法院鉴定,竟然跑掉了。

为了表明我的心迹、我的话是真的,证明谁在说假话、谁在骗人,萨迦天津虽然跑了,但我单方还是在旧金山华藏寺大雄宝殿,正式修法作了庄严的发誓,华语电视第三十八台向社会作了实况报导。请见附件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写信和报上声明的情況。

以上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有一句妄语,我自然会承受恶报,堕金刚地狱,受尽无量痛苦,永不得解脱!

  证明人:释隆慧
  2015年2月25日

当时公开在报上的声明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将以下三封信登于报上的说明

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什么要将写给萨迦天津法王这三封信以广告的形式公诸于众呢?原因是:我会是真实的、光明的、无私的,为利益众生而求实,我会给萨迦天津法王寄去了这三封信,其中第三封信是正式通过法院以存证信函的方式寄给了萨迦天津法王。但是直到今天,对我会的三封信,法王本人一封都没有回答我会,而他的弟子却又在社会上造谣,违背释迦牟尼佛的教诫,打妄语、说假话,他们宣称:萨迦天津法王说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做过认证。其实这件事法王到今天也没有亲自讲过没有认证过的事,包括我们通过存证信函寄给法王求证,法王也不回答。我们写信的目的只有一个:是无私地确保众生的利益,为求一个答案,法王写信的真与假,让大众知道萨迦天津法王是写过认证书还是没有写过。但是,萨迦天津法王已经于二〇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收到法院寄出的存证信函,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封信函,可是法王照常不回函。
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光明磊落,毫无私心杂念,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如果萨迦天津法王说没有写过,就请法王留在台湾,只要半天的时间,我们与法王到寺庙共同对等发誓,法王可不要不敢发誓而自己就离开了,是真是假以公正圣洁来面对诸佛菩萨,如果发生不承认写过而又离开台湾的状况,就说明了事实:法王是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因此不敢面对事实在佛菩萨面前来发誓。发誓的过程将全程录相,公布于全世界,让世人来鉴别评判,谁说真话,谁说假话!这发誓是一个原则问题,不是是非问题,一切皆是为利众生!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一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今天,我们作为一个国际性的佛教机构,目前有一万多个寺庙、协会、闻法中心等机构,我们的所有人员都是佛弟子,所以,我们知道法王的时间是宝贵的,法王的时间是用于讲经说法。但是,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的慧命都系于此,因此,我们希望,同时也相信,为了众生的缘故,法王能给予及时的回复。

法王在二〇〇六年十二月给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写的认证书,是经白多仁波且(即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编者注,下同)转给更桑仁卓仁波且,由更桑仁卓仁波且转交给我会,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参与此事。后来,这份认证书由我会提供出来登载在《多杰羌佛第三世》一书上。这本是一件利益众生的善举,但是,随着却风波不断,开始是法王的个别弟子否认法王写了此认证书,接着则是一个叫楚称曲培的堪布在网络上发消息说是他自己写的这份认证书,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我们都不认识楚称曲培堪布此人。而到目前为止,则是由于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恶意诽谤,台湾的很多团体已经将该基金会分别告上了刑事和民事法庭。当然,目前原告认为法王您写了这份认证书,并没有见到您亲自打妄语否认,所以没有告您。

这份认证书到底是不是法王本人亲自做的认证并签署,是否是您亲自交给俊麦白玛多杰仁波且的,法王自己比谁都清楚,因为鉴于认证书交接的当天不是一个人,而是若干人在场,我们也有铁的证据,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早在二〇〇八年就已经公开声明整个事情的经过,而法王没有表态。而今天,我们在此所要请求法王的就是,请法王正式给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也给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答复:法王认证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不是法王亲自签署、盖印并亲自交给白多仁波且的?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很简单,一切非议便烟消云散,法庭会很快得出结论。

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还是很简单,一切要回归到佛法和法律这两个途径,必须鉴定法王留在认证书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证以及其它等,以科学化验,如果是法王签署的而不承认,这就比凡夫都不如,萨迦派的领袖和佛法将在法王手中染污。

第一,其实要认定这份认证书是真是假,这件事很容易办到。我们明信因果,把善报和恶报交给诸佛菩萨、一切护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规矩,由僧众们修法后,当场发誓,统一发誓内容,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如果说假话、发的誓是假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恶报堕无间地狱,不得超生;如果说的是真话、发的誓是真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报、大解脱。所有发誓内容和发誓过程,全程录像并在国际媒体公开,让所有人都成为这个因果的见证者。如果有人不敢发誓,则充分说明那个不敢发誓的人就是在说假话、是骗子。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公开发了誓,登在报上了,但祂说任何时候祂可以再发誓。

第二,我会保存有法王所签字盖章的认证书原文以及当时的信封,现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够鉴定出这份认证书是出自谁的笔迹,是法王亲自写、签字,还是他人代笔,还有,是哪里的纸张、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纹及哪些人的指纹等等,那个时候就会真相大白,法庭会告诉世人,这份认证书是法王所做的认证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今天给法王写信的目的,不是跟谁争高低输赢,更不是威胁哪一个人,而是法庭必须给法律诉讼的当事人以及社会公众一个公道,所以,无论事情如何发展,最终当事的各方都必须面对法庭、面对事实,真相必须大白,必须接受法律的审判。而更重要的,在这个末法时代,佛教僧团内部鱼龙混杂、一些人丧失道德伦理的时候,我们必须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世,让众生的慧命不致因少数混进佛教的妖人的行为而遭到摧残,让人们的善根不致因少数人的不净言行、弄虚作假而遭到毁坏,因此,敬请法王站在释迦牟尼佛教诫、不打妄语的立场,给我会一个正确的回答。于百忙之中打扰,再次表示感谢。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 释隆慧(签字)

二〇一二年五月一日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二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法王写过一封信了,分别用Email 发到dolmaphodrang@paldensakya.org.insakyacentrekpg@rediffmail.comshrisakya@yahoo.co.in,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信件正本用Fedex 寄到Sakya Dolma Phodrang at 192 Rajpur Road,P.O. Rajpur 248009, Dehradun, U.K. INDIA。但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没有收到法王的任何回信。正如在上封信里我们所说过的,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的慧命都系于此,因此,我们希望,法王再忙,但为了众生,法王从菩提心出发,都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回复。

如果法王实在没有时间回复我们的信,那我们将于二〇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在台北等待法王的到来,我们的律师会通过法律程序采证后交给法庭,如果法王说假话,后果就只有法王承担了。因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恶意诬蔑和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已被我会成员告上法庭,目前已经有二百六十件刑事和民事案件,法王是这些案件的重要证人,因为法王是直接写认证书的人。同时,我们也会与法王在台湾的寺庙里举行平等发誓,寺庙可以由法王选定,但是发誓内容必须如上一封信的内容,必须公开、平等、真实,全过程录像并公诸于世,不敢发誓者就是骗子 !并且,如果我们没有在六月十二日前收到法王的回复答案,我们会将这两封信公开上网。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予法王足够的尊敬,但是,为了无数众生的根本利益,我们必须要将法王给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一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法庭、社会大众和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法王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否由法王所为,这里没有任何退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因果的审判,这也是我们今天再次给法王写信的原因所在。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 释隆慧(签字)
  二〇一二年六月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给萨迦天津的第三封信的中文翻译

尊敬的萨迦天津法王,法安 !

早在今年的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已经给法王写过两封信了, 信件副本分别用Email 发到d o l m a p h o d r a n g @ p a l d e n s a k y a . o r g .i n 处、s a k y a c e n t r e k p g @ r e d i f f m a i l .com 处、shrisakya@yahoo.co.in 处以及sakyanunnery_office@yahoo.com 处,而信件正本则用Fedex 寄到Sakya DolmaPhodrang,其地址为192 Rajpur Road, P.O.Rajpur 248009, Dehradun,U.K.INDIA。六月十二日法王赴台时,我会驻台的两百多个机构、两千多主要负责人员还赴机场欢迎法王。所有这些的目的,只有两点:一点是真诚欢迎法王;二点是为大众的利益,藉此接机,求得法王讲出真话、实话,免除人们正在痛苦烦恼中的不安。如果法王是圣 者,就不会打妄语说假话,若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就会在看到这些感谢的大幅横标时,一定公众说没有写过。若写过,虽然达赖命令法王不要承认,但至少不会公开反对,会默认。我们所做的都是希望法王为了不让众生烦恼而说一句实话:法王到底有没有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
但遗憾的是,法王默认了,您的弟子却照常诽谤。为此,我们不得不请律师寄上存证信函,因为正如在五月一日和六月三日的两封信里我们所说过的,此事不仅涉及到国家法律,更重要的是世界上无数众生正为此烦恼不已,为了让众生不再烦恼,法王从菩提心出发,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之所以一次、两次、三次给法王写信,并不是要求法王说写过这封认证书,而是要求法王公开说一句实话:写过认证书或没有写过认证书,说实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无数众生解除烦恼 !因为是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的认证书,也收到了从法王手中亲自拿到认证书的当事人的证据和录像带,他是从法王手里接过认证书的人,他证明是法王作的认证。法王就是亲自把认证书交给他的,而不是交给楚称曲培的,并且有旁证在现场看到,他们在证明上发了重誓的,因此,这份认证书并不是楚称曲培伪造的。到底这份认证书是法王作的,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这个事情必须要弄清楚,这是真正地对众生负责、真正地不让众生烦恼 !在这个问题上,不能错因果 !

正如我们在第一封信里所说的,如果法王的答案是肯定的,法王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过认证书,那很简单,一切非议便烟消云散。如果法王的答案是否定的,那还是很简单,一切要回归到佛法和法律这两个途径,必须鉴定法王留在认证书和信封上的手印,包括人证以及其它等,以科学化验,如果是法王所为的而不承认,这就比凡夫都不如,萨迦派的领袖和佛法将在法王手中染污。如果事实证明不是法王写的,而是楚称曲培或写证据的那几位伪造的,人们也就弄清了真假,查出真正的骗子是谁,以免众生上当受骗。

第一,其实要认定这份认证书是真是假,这件事很容易办到。我们明信因果,把善报和恶报交给诸佛菩萨、一切护法,所有涉及事件的各方,按照佛教的规矩,由僧众们修法后,当场发誓,统一发誓内容,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如果说假话、发的誓是假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必遭恶报堕无间地狱,不得超生;如果说的是真话、发的誓是真的,则其本人和其家人得大福报、大解脱。所有发誓内容和发誓过程,全程录像并在国际媒体公开,让所有人都成为这个因果的见证者。如果哪一个人不敢发誓,则充分说明那个不敢发誓的人就是在说假话、是骗子。其实,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公开发了誓,登在报上了,但祂说任何时候祂可以再发誓。

第二,我会保存有法王所签字盖章的认证书原文以及当时的其它证据和证人的证明,现代的高科技手段完全能够鉴定出这份认证书是出自谁的笔迹,是法王亲自写、签字,还是他人代笔,还有,是哪里的纸张、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是否有法王的指纹及哪些人的指纹等等,那个时候就会真相大白,法庭会告诉世人,这份认证书是法王所做的认证还是楚称曲培伪造的,或是从法王手中接下认证书的人是在骗人。

我们再次重申: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为了无数众生的根本利益,已经给予法王足够的尊敬,但是,我们必须要将法王给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认证书一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法庭、社会大众和所有众生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法王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书是否由法王所为,是谁在作假?这里没有任何退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因果的审判,这也是我们今天第三次给法王写信的原因,目的在于给大众一个交待,谁是凡夫骗子,是法王你、还是楚称曲培、或是我们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大家平等来接受事实的检验。可是,法王不敢回我们的信来答复是与不是,也不敢通过法庭查证审判,更不敢到寺庙举行共同发誓,只是默认来面对。可是最近法王的弟子大肆在网上造谣说假话,迷惑人们,这真相不大白,大家就会痛苦烦恼,请法王谅解,为了众生不要烦恼、痛苦,讲一句实话吧 !法王一定要明白,这一事实早迟都会真相大白的。

致礼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二〇一二年七月一日
证明之十六:青海塔尔寺丹增活佛的证明

这是青海塔尔寺管委会的丹增• 才让活佛手拿着他本人写的证明,上面贴自己按了五个手印,说明唐让嘉瓦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贺函的经过。
青海塔尔寺丹增活佛的证明:

根据前面青海塔尔寺管委会丹增• 才让活佛的证明全文清楚打字:

我是青海塔尔寺寺院管理委员会的丹增•才让,关于本寺活佛唐让嘉瓦在2009 年7 月16 日自己主动亲笔写了一份贺函给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事,出于一个修行人要对因果的负责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今天特此证明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9 年7 月的某天, 在塔尔寺做导游的小李又去西宁市水井巷大门口摆地摊卖饰品,顺便拉些去塔尔寺的游客。小李在这里遇到的了却吉尼玛,两个人聊的很投缘。却吉尼玛手中有本书叫《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于是小李就把却吉尼玛带到我这,让我看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这本书,并给我看了宗康法王、和孟嘉活佛给这本书《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书写的贺函,我看到了两位大活佛给这本书写的贺函很感动、很赞叹,后来不知道怎么给唐让嘉瓦知道了,他得知两位大活佛写了贺函,也主动要求要写贺函,我推脱不过,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书上写的都是大活佛们,怕却吉尼玛不肯要,但耐不住唐让嘉瓦一直求我,于是我就把唐让嘉瓦主动要求写给《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贺函给了却吉尼玛。这本书的贺函,是我亲眼看到唐让嘉瓦写的,唐让嘉瓦手持贺函的照片,也是我本人照的,特此证明。
丹增• 才让2014、7、15

Statement from the World Peace Prize

Link to the statement

 

Washington D.C., Nov 12, 2013 – We who are engaged in the arduous task of promoting peace in a world wracked by war are loathe to give even a moment to respond to the baseless claims of The Phoenix Weekly and the likes about the World Peace Prize an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wever, for anyone who is remotely interested, we refer you to the recognition of support for World Peace Prize by the U.S. Congress in the Resolution introduced by the Chairman of the 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Robert Menendez:

Whereas the World Peace Prize is a prestigious award presented by the World Peace Corps Mission that celebrates individuals who have contributed tremendously to peace and enlightenment for humanity;

Whereas past recipients of the World Peace Prize include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of  the United States, President Abdurrahman Wahid of Indonesia, and President Nakamura of Palau;

Whereas in 2010,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recognized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for his devotion to an immensely wide scope of humanitarian activities directed at individuals from different communities throughout the world;

Resolved, That the Senate (1) commends the World Peace Corps Mission for advancing peace, justice, and inter-religious collaborations; and (2) celebrates the World Peace Award and the recipients of the World Peace Award.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s been enduring ongoing defamation, slander and destruction to his reputation. As evidence China at one point requested for the Interpol to issue a Red Notice for his arrest. The Interpol has made thorough investigation to determine the baseless nature of such request. Upon China’s own investigation, they have determined non-existence of any crime and hence formally requested for the withdrawal of the Red Notice. In October 2008, the 72nd session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ontrol of Interpol’s Files withdrew the Red Notice and the entire case against His Holiness.

We do not idly choose the recipients of our Peace Prizes. It was after due diligence that H.H. Dorje Change Buddha III was selected to receive our 2010 award for his outstanding humanitarian efforts.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enthusiastically applauded our choice. We too are aware of the continuing efforts of defamation directed at His Holiness in attempting to undermine his worldwide acclaim as a spiritual leader. The Phoenix Weekly story and the likes are examples of destructive campaign being waged against him and the work of those whose who seek to bring a lasting peace to a tumultuous world.

We are concerned that the groundless defamations are spurious attempts to undermine the public’s respect for truth, peace and justice. Such libelous behavior should not be tolerated by any ethical and responsible organization. The World Peace Prize upholds the true spirit of this historical award and hereby expresses the depth of respect for facts and forthrightness.

 

 

 

 

 

World Peace Prize Awarded at the U.S. Capitol Today

WASHINGTON, Jun 14, 2011 — The World Peace Prize Ceremony is being held in the Gold Room of the Capitol of the United States today. The award presentation honors Top Honor Prize recipients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Hon. Benjamin A. Gilman; and Roving Ambassador for Peace will be awarded to the Civil Air Patrol. The ceremony will be attended by many members of Congress and international dignitaries.

ABOUT WORLD PEACE PRIZE

World Peace Prize is an initiative to promote world peace and understanding between different nations, ethnicities, cultures and religions. The World Peace Prize is a prestigious award presented by the World Peace Corps Mission, an international Evangelical missionary organization. Since its establishment in 1989, the World Peace Prize has been awarded to individuals contributing to the causes of world peace by preventing regional conflicts or world war; by settling the disputes of political, diplomatic and economic matters; by developing new inventions to minimize threats and confusions within manki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operates according to the core spirit of advancing peace and justice and inter-religious collaborations. Past recipients include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of the United States; President Abdurrahman Wahid of Indonesia; President Kuniwo Nakamura of Palau; amongst others.

World Peace Prize is awarded periodically to individuals who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causes of world peace by preventing regional conflicts or world war; by settling the disputes of political, diplomatic and economic matters; by developing new inventions to minimize threats and confusions within manki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operates according to the core spirit of advancing peace and justice and inter-religious collaborations. Since its inception, World Peace Prize celebration has always been held in the recipient’s country of residence. Breaking precedence, the award presentation is being held here in the Capitol of the United States.

 

TOP HONOR PRIZE

Top Honor Prize is the highest recognition presented by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Historically, it has been presented to eminent world leaders who are vanguards of bringing people from disparate backgrounds together, working towards the common goal of Peace. Today, we are honoring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Hon. Benjamin A. Gilma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recognized by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for his selfless devotion to an immensely wide scope of healing and rescue-relief activities directed at people from different communities throughout the world. His wisdom and benevolence embrace all races, ethnicities, cultures and religions: bringing kindness, peace and equality to all. Wherever he goes, His Holiness brings unity amongst people through his own humility and compassion. His continual contributions to humanity has proven to be a living example of the benevolent spirit of Buddha, setting a model of humanitarian practices for all to emulate. His Holiness is also a distinguished artist. Through his teachings and practices, art and poetr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s pointed out a bright path of non-violence, charity and love for humanity. His Holiness has been the recipient of numerous awards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Gold Award for his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to arts, medicine, ethics, Buddhism and spiritual leadership, and to American societ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first Buddhist leader to be awarded the World Peace Prize in the organization’s 20 years history.

HON BENJAMIN A. GILMAN, recognized by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for being a life-long champion of human rights: fighting world hunger, narcotic abuse and trafficking. He has made many successful efforts to bring about “prisoner exchanges” which resulted in freedom of American citizens in East Germany, Mozambique, Cuba and several other nations. Congressman Gilman served 15 terms (30 years) in the U.S. Congress. Prior to that, he served 6 years in the New York State Legislature as Assemblyman, and several years as 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in the 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Law. While in Congress, he has served as Chairman of 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and as Congressional delegate to the United Nations with title of Ambassador, and later the Ukrainian Famine Commission and Vice Chairman of the committee on POW’s. Mr. Gilman has been the recipients of numerous honors including the President’s Certificate of Outstanding Achievement “for continued, demonstrated vision, initiative, and leadership in the effort to achieve a world without hunger” and has annually received the “Peace Through Strength” Award presented by the American Security Council.

ROVING AMABASSADOR FOR PEACE

Roving Ambassador of Peace is awarded to individuals or group who are guardians of Peace. Today, the award is presented to the Civil Air Patrol.

CIVIL AIR PATROL makes a huge impact going above and beyond to make a profound difference in America’s communities; saving lives and preserving liberty for all. Civil Air Patrol, the official auxiliary of the U.S. Air Force, i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with more than 61,000 members nationwide. CAP, in its Air Force auxiliary role, performs 90 percent of continental U.S. inland search and rescue missions as tasked by the Air Force Rescue Coordination Center and was credited by the AFRCC with saving 113 lives in fiscal year 2010. They are generally the first on the scene transmitting satellite digital images of the damage within seconds around the world and providing disaster relief and emergency services following natural and manmade disasters, including such phenomena as 9/11, Hurricane Katrina, Texas and Oklahoma wildfires, tornadoes in the south and central U.S., North Dakota flash flooding and the October 2006 earthquake in Hawaii, as well as humanitarian missions along the U.S. and Mexican border. Civil Air Patrol has been performing missions for America for 69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