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才能獲得成功

有一則佛經故事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德山禪師在尚未得到知識曾跟著龍潭大師學習,日復一日地誦經苦讀讓德山有些忍耐不住。

一天,他跑來問師父:“我就是師傅翼下正在孵化的一隻小雞,真希望師傅能從外面盡快地啄破蛋殼,讓我早一天脫穎而出啊!”

龍潭笑著說“被別人剝開蛋殼而出來的小雞,沒有一個能活下來的,母雞的羽翼只能提供讓小雞成熟和破殼力量的環境,你突破不了自我,只能最後胎死腹中。不要指望師傅能給你什麼幫助。”德山聽後,滿臉迷惑,還想開口說些什麼,龍潭說:“天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

德山撩開門簾走出去時,看到外面非常黑暗,就說:“師傅,天太黑了。”龍潭便給了他一支點燃的蠟燭,他剛接過來,龍潭就把蠟燭吹滅,並對德山說:“如果你心頭一片黑暗,那麼,什麼樣的蠟燭也無法將其照亮啊!即使我不把蠟燭吹滅,說不定哪陣風也要將其吹滅啊。只有點亮了心燈一盞,天地自然一片光明。”德山聽後,如醍醐灌頂。

後來果然青出於藍,成了一代大師。

  智慧之光:一個人你想在那方面獲得成功,也不管你能夠獲得成功的條件和環境有多麼好,如果你不能突破自我,那麼,最終你的夢想和追求也只能向龍潭禪師說的那樣“胎死腹中”。

《虛中得道》

 

資料來源:明倫月刊114   

從前釋迦牟尼佛住世時,有一位沙門,精勤用功,但卻還沒漏盡煩惱、成道證果,返回俗家,過世人那種追求五欲的生活算了。他心想自己是名門之,家裡財寶豐足,至少可以廣行施,累積一些福報。於是在晚上誦讀《迦葉佛遺教經》時,聲音非常的清哀而緊急,而且聲中有反悔退轉之意。

佛陀聽到了,就問他說:「你在俗家時,是否善於彈琴呢?

沙門回答:「世尊,是的。

:「彈琴時,如果琴弦太鬆緩了會怎樣呢?」

沙門答如果弦太鬆,聲音不僅不好聽,甚至彈不出聲音。

再問:「如果琴弦太緊會如何?」

沙門說:「琴弦太緊,不但聲音難聽,而且弦還會斷掉。

佛接著問:「所謂的善調琴弦,是否不可太緊也不可太鬆,才能彈奏出微妙和雅的琴聲呢?」

沙門回答:「世尊,是的。

於是佛告訴沙門說:「沙門學道修行也是樣的,如果求道過於急迫,急迫了就身心疲乏身心一疲乏,意就懊惱煩悶一旦意生惱悶,行就退轉行既退,就會退失菩提心,身口意就,如是更加重罪業了若太懈怠、太放逸,就如同琴弦太鬆一同樣也會退失菩提心。如果調勻適當,不執著,也不放逸,在心上用功,不緩不急、不快不慢,不著於表相,身心清淨安樂時刻在定慧當中漏盡煩惱得解脫,證道果

《良田法器》

 

轉載:明倫月刊240期

有一次世尊率領著一千二百五十名比丘,來到摩竭陀國。摩竭陀國那羅聚落村中,住有一位名叫尼犍的外道。尼犍聽到世尊和諸比丘來臨的消息,心生一計,對那羅聚落村長說:「村長,你一向尊敬我的道法,如今世尊光臨本村,我有一個蒺藜論,你依著去請問世尊,包管你能使世尊沒有話說,也不得不說!」村長訝異地問:「什麼叫做蒺藜論,你倒說說看!」尼犍外道就細聲細語的在那羅聚落村長耳邊說了一陣:蒺藜論就是只問人而自己不建立道理。又叮嚀他如何如何問法。於是愚癡的那羅聚落村長,不加思索,接受了尼犍外道的指示。他對世尊禮拜後,照尼犍的教法問道:「世尊!您不是常常安慰一切眾生,讚歎一切眾生嗎?」村長心裡想到,如果世尊回答不是,那就應該再問,他既然不想安慰一切眾生!那與凡夫又有何異?但是,世尊慈和地回答道:「是的,我常常慈愍安慰一切眾生,也常讚歎安慰一切眾生!」村長聽了,忙又照尼犍的話問道:「你既然常想安慰一切眾生,為何緣故,有時與這種人說法,而不為另一種人說法?為何緣故?」世尊微微一笑,慈和地答道:「村長,你的問話是錯誤的,世尊等視一切眾生,沒有與這人說法,而不與那人說法。不過,世尊觀機逗教,說法時有淺深的差別。現在我問你,譬如有三種田:第一種田土壤肥沃,第二種田中等,第三種田貧瘠。這三種田的主人,應該在那一種田裡,先從事播種耕耘?」「應該在土壤肥沃的田裡,先​​播種耕耘,然後再播種中等的田,最後才播種貧瘠的田。」世尊又問道:「田主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不願廢田耗糧。」世尊稱讚道:「對了!對了!」世尊進而慈顏愛語地開示:「我的出家二眾弟子,就好像第一種土壤肥沃的土,我當為他們演說義理完善,而味同甘露的正法,使他們戒行清淨,出長夜苦,以義饒益,安穩樂住。我的在家二眾弟子,就好像第二種中等的田,我亦為他們演說義理完善,味同甘露的正 ,使他們戒行清淨,出長夜苦,以義饒益,安穩樂住。種種外道異學,就好像第三種貧瘠的田,但是我也同樣為他們演說義理完善的正法,如果他們能在我的法中了解一句,就能出長夜苦,以義饒益,安穩樂住。」接著世尊又說道:「譬如又有一個人,他有三種盛水的器皿:第一種沒有破洞。沒有損壞,也沒有漏洩。第二種雖也沒有破洞,沒有損壞,但已有一點漏洩了。第三種已有破洞、又有損壞、又有漏空。這人在三種盛水的器皿中,應該把淨水,先註入那種器皿呢?」「世尊,應該把淨水,先註入第一種好的器皿裡,然後注入稍破的第二種器皿裡,最後,才能注入第三種破漏的器皿中!」世尊又問道:「為什麼要把淨水注入有破洞、有損壞、有洩漏的器皿中呢?」「世尊!那是要讓它在短時間內,也能有小小的用途。」世尊又慈顏微笑道:對了!對了!我的出家二眾弟子,如同第一種盛水器皿,我的在家二眾弟子,如同第二種盛水器皿;種種外道異學,如同第三種盛水器皿。我與他們說法的次第和意義,就如同這盛在器皿中的水,是完全相同的,雖然我的說法,有先後遲早的差別,但我利益他們的心懷是沒有兩樣的。那羅聚落村長聆聽世尊三種田、三種器皿的比喻後,深深敬佩世尊的智慧與慈悲,同時也悔恨自己的愚癡,於是如睡夢驚醒,請求皈依為佛弟子。世尊慈懷 之中,未嘗捨棄一人,但看吾人心地要耕耘成何種田地,但看吾人堪不堪為承法之器!茍一念回心向佛,當下決定是良田法器!

大迦葉的告別

我若得遇明師,

必記掛你還在紅塵漂泊。

我若得度,

必來度你。

一個人能遇到相應的另一個人,

不是彼此消解善業,

而是互相增長智慧,

這樣的相遇,必有前緣。

——大迦葉的告別

大迦葉,本名畢缽羅耶那,是樹下生的意思,因他降生在樹下,而有此名。

他生長在一個富裕的貴族家庭,家裡的富裕程度超過了國王。他比佛陀晚生十多年,從小聰慧,厭惡世間一切欲樂,唯以修道是從。年歲漸長後,父母為他操辦婚事,他用了很多種辦法,推辭拒絕,但終於還是無奈,迎娶了美麗的妙賢。
據說,他們的新婚之夜,是在沉默中度過的。
妙賢愁眉不展,垂淚到天明引起了大迦葉的好奇,他問她,你為什麼傷心?
妙賢說,我一心修道,被父母逼迫與你成婚,這不是毀壞了自己的心願了嗎?
大迦葉聽後非常高興,家裡竟然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和自己一樣厭惡愛染,樂於清淨修行的同修道友做眷屬!

他把自己的情況說給妙賢以後,兩個人約定,“我若眠時汝當經行。汝若眠息我當經行。” 他們共同實踐,彼此成就道業。

這是大迦葉對妻子妙賢的第一次告別。

他告別的是還未開始的婚姻。在他的心裡,俗世的愛情,不是他今生的任務。他要做的,就是完成覺悟,完成使命。
他們這樣的姻緣,在世俗的情感糾葛當中,實屬罕見。
更多的人,以歡喜冤家的緣分相遇,為滿足慾望而奔波,有的人乾脆是怨偶,是互相欠債為著償還討要而來的。也有相安無事的,但終其一生,完成了人的各種角色,排隊走,跟著潮流走,甚少關懷內心世界,偶有追問,也因無解而作罷。還有些人,有嚮往修道的心,卻因為此身濁重,欲深難持,而終於做了逃兵。
大迦葉和妙賢,在他們很年輕的時候,就少欲而慕道,能夠嚐到法喜,深知法喜遠超世樂,這是他們的天資,也是他們的福報。而我也知道,天資和福報,並非不公平地僅僅降臨到某幾個人的身上,它是修行的累積。以佛法來參照,每一個在六道裡輪轉不休的人,如果在前世,前一道裡聽聞過善法,修持過善法,那麼,我們在覺知的此生,一定會有前面無數輪轉積累下的福報來做我們當下修行的基礎。大迦葉和妙賢的銳利根器,淡泊欲身,就為我們示現了功德累積後與眾不同的天資。
對父母,他們行孝道;扮夫妻,對對方,他們修梵行,為道友。
這樣的生活,經歷12年,他們的因緣逐漸成熟。
在大迦葉的父母謝世後,大迦葉不再有違逆父母心願的顧慮,他目睹農人在耕田時,鋤頭傷及無數土中生靈,心中痛苦無法解決,在家做事,舉手投足,都在造業,而業不盡,六道輪迴不得出,他真的著急了。
與此同時,妙賢聽聞家中僕役說榨油時死了很多小蟲,對小蟲的悲心和對人類的口腹之欲之間的矛盾,令妙賢也覺得當下的處境需要反思。就在他們共同面對棘手思維的時機,大迦葉決定離家修道。
他對妙賢說,我走,是為了尋找明師。我若尋到,必來接你。

這是大迦葉和妙賢的第二次告別。

這次告別,是大迦葉對俗世生活的告別,從此以後,他了斷了倫常裡的進退,終於可以在修行的天地裡自由、深入地用功了。這次告別,也是大迦葉對妙賢的承諾。我不和你結夫妻的緣,但我與你允同修梵行的諾。我若得遇明師,必記掛你還在紅塵漂泊;我若得度,必來度你。    
他們之間的長揖告別,讓我淚熱,這樣的放手,超越了男女愛人的癡纏,道盡知音同修之間的酬答。
在《西土二十四祖紀第二》中,曾經記載有大迦葉和妙賢之間的前世因緣。妙賢曾經是個貧苦的女子,為了補佛像,乞討集資,籌得金珠,而大迦葉彼時是鍛金師,二人合力將佛像缺處補足,從此發下誓言,常為夫婦,身為金色。後來及至大迦葉被父母逼婚,他發難說,造一金像,若有女子像它,就娶進家門,不成想,妙賢竟和金像如孿生一般。
這或許是傳說。但一個人能遇到相應的另一個人,不是彼此消解善業,而是互相增長智慧,戀愛中的我們,心中都清楚:這樣的相遇,必有前緣。
大迦葉在尋訪之中,遇到了佛陀,經過再三的觀察後,於佛座前剃度。

在佛陀准許女眾出家,並且成立了比丘尼教團後,大迦葉最先想到的就是把妙賢接到教團來。四年的分離中,妙賢為了求法,早已疏散家財,誤入外道。當她來到教團後,因為貌美也遭受了更多的誹謗。
美麗,在俗世裡是人所欽羨的資本,在修行中卻是自戀,執著的障礙。妙賢為了明志,她不再出外托缽。
大迦葉聽說後,心中憐憫,在自己托缽乞食後,將食物分一半給妙賢。大迦葉的行為受到了搬弄是非的人的譏嫌,說此二人原本就是夫妻,怎可能清淨無染?如今同食一粥,當初怎會分床而眠?

譏嫌本是妄語,大迦葉闊心無礙,但為了令他人停止口業,也為了激勵妙賢,他沉默,離開,不再和妙賢來往。他沒有向眾人辯解,也沒有和妙賢囑託。他只是沉默了。

這是大迦葉和妙賢的第三次告別。

儘管沒有任何言語,但水中冷暖,於拈花人自知。

妙賢受到了更大的激勵,道心非但沒有退轉,反而在逆緣中得以考驗增長。不久之後,妙賢通過艱苦的修行,獲得開悟。
至此,曾經有過夫妻的名分,同修的因緣,道友的恩情,在一次次的告別中,悉數放下。由有慾望的凡人夫妻,到少欲知足的優婆塞和優婆夷,再到無欲則剛的阿羅漢,大迦葉與妙賢,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蛻變和成長。
大迦葉以一己的放下,悲深行苦。剃度後八天便得到開悟。他是結集佛說正法的組織者,三藏典籍得以存世流傳,其首功不可磨滅。他與佛法意相通,佛陀稱之為“迦葉功德。與我不異”。他在靈山會上的破顏微笑,成為禪宗的著名公案,也是中國禪宗的西天始祖,他的精神是中國禪宗思想萌生的源頭。而這樣的始祖,竟是以苦行戒行來示範的。
大迦葉告別的不僅僅是愛情,他告別了一切慾望的糾纏,從幻相裡修出實相,一再告別,一再離開。他是一個告別了富裕生活,卻又走進富裕境界的行者。

淫妻施計欲殺親夫冤家相遇不計前嫌放她生路你能做到嗎?

e1.png

  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忍辱是六度之一,也是修行人最難過的一關。今天,我給大家分享一個忍辱的故事,希望對真修行者有所啟發。

大旱之年兄長欲殺妻背井離鄉攜妻入深山 

  從前,古印度有個國家,遭逢連年大旱,莊稼顆粒無收,有很多人活活餓死了。為了活命,有的人家竟把自己的妻子殺死充飢保命。 

  有一戶人家兄弟三人,為了活命,一起出去尋找食物。可是,好幾天連野菜、樹葉都沒找到一點,眼看就要餓死了。

  大哥二哥商量,最後做出決定:實在沒有辦法,就先用老婆來救命吧!

  於是大哥就先把自己的老婆殺了,將肉分給大家吃。小弟仁慈,傷心流淚不肯吃。

  二哥又殺了自己的老婆,小弟更是哽噎悲哀。

  幾天后又沒有東西吃了,兩個哥哥就準備殺弟妻了。 

  小弟道:“靠殺掉別人而保全自己,太殘忍了,我不能這麼做!” 

  深夜,小弟趁大哥、二哥熟睡,把妻子帶進深山,靠採摘野果而過活。每天,小弟外出採集各種野果子,妻子在家打理家務。就這麼在山中住了不少年。

妻子與人私通生歹念恩將仇報密謀殺親夫

  有一年,山中來了一個單身瘸腿男子,經常到他家來閒聊,有時也主動幫婦人干點零活。時間久了,婦人與單身男子有了私通關係。後來,婦人與單身男子密謀要殺死其夫,於是想出了一個詭計。 

  有一天,她對丈夫說道:“夫君,按理應該是卑妾勞作供養夫君,可這麼多年來我卻一直靠夫君您養活,我太內疚了,從明天起我想隨夫君一起入深山摘果子,但願能和您一起經風雨、歷苦難。” 

  她丈夫聽後心疼地說道:“深山路途遙遠、山勢險峻,我不希望你受苦,所以你不要去了。” 

  婦人一聽計不如願,便反复甜言蜜語遊說,丈夫最終推辭不了,於是第二天兩人一同上路了。走著走著,婦人終於在山高谷深之地,趁丈夫轉身的瞬間,狠心、用力地將其推下深谷。

e1.png

  谷下有條河,恰巧河邊有顆茂盛的大樹,他下墜恰巧落在茂密樹枝的樹葉上,他毫髮未損。而那婦人自以為詭計得逞,非常高興,回去就與那瘸子同居在一起了。 

  遇難得救的男人沿水邊行走,碰見一群商人。他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說了出來,商人們非常同情他,於是將他帶到一個大富之國,他便在這個富裕的國家住了下了。

國王駕崩新君上任冤家相逢不計前嫌放她生路

  幾年後,這個國家的國王駕崩了,又沒有太子繼位,群臣相互謙讓,一時找不出合適的人可以當國王。於是就找了一位梵志來占卜。其實,這位梵志是位了不起的大修行者,他用的並不是什麼“占卜”,而是用“天眼通”觀察。他說:“從山里出來的那個人是位大菩薩,如果這個人當我們的國王,定是位有道之君,會將我們的國家治理得更加富有。”於是,大臣們根據這位梵志的預言,開始尋訪。 

  梵志一眼就觀出從山里出來的那個人是位大菩薩的居住之所,便同大臣一起拜訪。如願訪到那個人後,梵志對群臣說道:“善哉!這位就是有道之君啊!他會為百姓創造幸福。” 

  群臣百姓聽後,個個歡喜雀躍,揮淚稱好,大家相擁著把菩薩迎進宮中,立為國王。 

  新國王上任後即以慈、悲、喜、舍治理國家,廢除所有邪惡之術,對百姓授以五戒,廣泛宣揚十善,全國百姓都歡喜地持戒。正氣使然,妖魔鬼怪奔走逃竄,毒害異味消散不聞。舉國上下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安泰祥和、物阜年豐的大好局面。國王不僅對本國施以仁愛治理,對鄰國同樣一視同仁報以友善,於是化敵為友、化仇為親。四方百姓聞​​此明君,於是奔走相告,紛紛投奔而來。 

  那淫婦聽說後,也摻扶著瘸腿丈夫來到這個國家乞討。為博取國人同情,她催淚對人們講述,說她過去曾為了躲避災難帶丈夫進深山,親自翻山越嶺摘果子養活丈夫。後來丈夫不幸遇難身亡。現舉目無親,特來投奔仁義的國王。 

  人們聞此無不感到欽佩,都說:“這樣賢惠的婦人可以載入史冊了。” 

  國王夫人也說:“這樣忠烈的婦人應該重賞。” 

  國王聞聽群臣上下之讚賞議論,於是召見此婦人。 

  婦人一入殿,國王定睛一看,頓時吃驚不少,沒有想到受群臣上下嘖嘖稱讚的婦人,居然就是那個曾經將自己推下山谷的妻子。雖然如此,國王卻語氣平和地說:“請問面前的女子,你認識國王麼?” 

  叩見國王的婦人聽到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猛一抬頭,竟嚇得魂不附體,不由自主地連連叩頭。

e1.png

  於是, 國王向群臣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聞聽整個事情的始末,群臣個個義憤填膺。執法大臣諫言說:“這樣忘恩負義、淫蕩不知羞之人,應當施以死刑。”

  國王聽此諫言,搖頭說:“朕身為一國之君,治理國家講求的是無私利益眾生,況且諸佛菩薩都視慈悲為三界最無上之寶。今雖遇到恩將仇報的前妻,可是朕不能違背慈、悲、喜、舍的治國之本。但為嚴肅國紀,必按律行事,當將她逐出國門。“

  婦人聽到國王一席話,慚愧得無地自容。後來國王夫人派人將她逐出了國門。

  編後記:《六度集經》記載,那個國王就是釋迦牟尼佛未成佛之前做菩薩時的故事。

  編輯:王秀華

第三世多杰羌佛證明了如來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

(洛杉磯訊)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是世界上專以展現佛陀覺量五明圓滿成就為宗旨,第一座以 第三世多杰羌佛 為名的文化藝術館。將於2014年 6 月7日開館。開館前 第三世多杰羌佛 發生了一段極為聖密的事蹟,在 第三世多杰羌佛 行旅中,出現了鳥群飛到羌佛視線百米遠處潑水彈跳獻舞夥同暴雨伴舞的場面。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公元2014年 5月 19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 當時到墨西哥訪問,隨行人員二十多人,這天下午五點多,墨西哥裔的導遊,在帶領祂們一行人參觀了墨西哥市梅里達市(MERIDA)東邊的一個瑪雅古蹟後,返程帶祂們順路參觀Temozon Sur 度假酒店,這是一個由農場莊園改成的高級度假酒店。當第三世多杰羌佛與兩位頂級的聖德坐在二樓的咖啡廳窗子旁的圓桌,窗外正前方約一百米處有一個長方形的游泳池。 第三世多杰羌佛 召集隨行人員宣布說:今天你們隨我出來旅行,開了很多風光眼界,但今天要給大家看一幕你們沒有看過的神奇之舞,等一會,將會有很多鳥飛到游泳池來跳“蜻蜓點水”舞,這些鳥會俯衝下來,在水面點水穿梭,將腳踏在水面上,然後凌空而上,這也是神鳥點水舞。雨停以後牠們照常會表演。

 

當時眾人往窗外一看,一隻鳥也沒看到。但是想到 第三世多杰羌佛 專門把大家叫過來,說這將馬上發生驚世奇蹟,那就一定會發生。都瞪大了眼睛往窗外看,不過還是有人有疑問提出“可是那鳥沾水後還能飛得起來嗎?牠不就栽在裡頭了,栽進去不就淹死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此時問隨行人員:「現在你們看有沒有鳥?」眾人回答:「一隻都沒有,連影子也沒有。」羌佛就說:「如果你們要懷疑牠們不來,或者要栽進去淹死的話,你們等到看,乾脆這樣跟你們說吧,如果這些鳥不在游泳池上面跳舞,我的說法就是邪知邪見,如果牠們來了,我就是真代表十方諸佛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 ,相反,那些誹謗我的法王、活佛、尊者、大法師,不是妖人就是騙子。只要牠們來了,就可以說明了,大家等到觀看。並且,會突然頃刻之間,天神降暴雨,一兩秒鐘降下來,夥到一起伴舞,但這些鳥不會被雨打跑停下來,馬上你們看,來證明是 第三世多杰羌佛 說正法,還是邪法,誹謗誣衊的人,是不是妖人邪師騙子。」

 

大概僅僅過了一分鐘,果然就有很多鳥飛來到了遠處的游泳池上空,其他地方都沒有。很快在游泳池的上空盤旋翻飛,有的開始在往下衝,不一會兒,這些鳥就如同羌佛幾分鐘前預告的,從空中俯衝下來,腳踏在水面上,突然又飛快衝上空中,如此循環反覆跳舞,羌佛說:「馬上下暴雨。」大家心理默數一、二,果然不到兩秒鐘,突然暴雨降下,這些鳥果然不停場,繼續配合暴雨起舞,沒有被雨打走。羌佛提前預告完全兌現,證實真身佛陀再來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佛法是如來正法,而一切誹謗佛陀者均是妖人邪師騙子。

 

為了見證這真實不虛的聖境,親眼得見此一殊勝無比聖蹟的隨行人員與佛弟子們,將當時的情形集體簽發了證明,發下重誓,擔保所寫為鐵證的事實。如果所寫的是偽造虛假的故事,而不屬於真實的事實經歷,他們今生不但不成就,必墮無間地獄,受盡諸苦。所言屬實,今生必然超凡入聖解脫成就,願所有眾生都能學到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真正如來正法。當時全程都錄了影。

 

這個錄影實況包括了一幕幕真實畫面,印證了佛陀的覺量,該實況錄影做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的獻禮, 將於開館典禮播放此一無比殊勝的錄像,該錄像將發放各界人士 。

 

出具證明的人有宣慧、文利、白瑪多吉措母、恆生、隆智、款、佳維典巴、次德吉、赤絨卓瑪、格桑曲珍、仁欽卻贊、頓珠、通常等十三位發下重誓簽署的證明書中說 :

 

「這個事實看起來很平淡,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想想,就不難發現:

   第一,這個地方十分偏僻,除了墨西哥導遊,我們沒有人來過這個地方,不知到這個地方的位置,不知道這裡的佈置,不知道這裡的一切,也不知道這裡的一切,也不知這個地方有什麼鳥:

   第二,在羌佛宣布這件事的時候,大家清楚地看到池子上面和上空沒有一隻鳥;

   第三,鳥並不是人,沒有辦法跟我們說話溝通,人也沒有本事通知鳥、指揮鳥,鳥根本沒有本事通知鳥、指揮鳥,鳥根本沒有本事在水上點水跳舞,更何況隔我們一百多米遠。

 

既然如此,那麼為什麼羌佛能在兩三分鐘前提前告訴大家說,將會有很多鳥要在幾分鐘來到游泳池上空,而且必須表演驚世奇觀的點水舞呢?更威震的是,宣布天神將在一兩秒鐘,突然下暴雨來與鳥伴舞,鳥照常不會被雨打走,繼續起舞。果然出現了這確切的一幕驚世畫面,印證佛陀的公佈屬實。這不僅僅是一個預言能代表的問題,而是超過預言百千萬倍的真諦佛法!!!充分證明佛陀的世界與我們眾生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說明佛陀所告訴眾生的佛法真理是真實不虛的,說明眾生必須按照佛陀的教導修行、才能真正進入佛法的世界,因為佛陀是唯一最至高無上的巨聖德, 第三世多杰羌佛 了解的一切真理事實,我們根本無法知道,我們必須按照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教法修行,才能轉凡夫的境界為聖人的境界,才能進入佛菩薩的世界!

 

你不要認為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說祂是一個慚愧者,沒有本事道行喊飛鳥水上跳舞、喊天神下暴雨與鳥伴舞,這一聖蹟現象是大家的因緣巧合,祂沒有這個功夫。其實,這才是真正佛陀的至高無上之無我佛德!你仔細地想一想,哪一個法王、活佛、法師、聖者能在沒有飛鳥的情況下,提前公佈飛鳥們會馬上來水上跳點水舞,只用三分鐘內很多飛鳥真的就到水面上獻舞、濺起團團水花?我們可以認為這不稀奇,但是在一隻鳥都沒有的狀況下,打開錄像機嚴肅宣布會有很多鳥馬上來水上跳點水舞,這句話可不能由佛陀的身份隨便說出口的,如果沒有很多鳥來,怎麼下台?而且宣布說兩秒鐘內天神下暴雨伴舞,話音一落,馬上暴雨兩秒鐘降下,伴同飛鳥起舞,這就不是稀奇不稀奇的概念了,而是超越了稀奇確切的佛陀聖蹟,這除了佛陀,無論什麼聖者都辦不到,也沒有這個至高的佛法道量,因為歷史上沒有任何高僧法王活佛做到過,現實中無論什麼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也沒有人做得到!幾千年來唯一只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如來正法佛德感召,更況在十幾分鐘時間就返老回春,這又哪裡是什麼大祖師、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能沾邊的呢?真正的佛陀降世了,你怎麼不趕快抓住這一機會,找佛陀去修行學法了生脫死呢?而你是必須很快就要死了,這一天你躲不過的!!!很快就到了,一口氣不來死了,你的陰魂,也就是你現在的本人靈魂中,世間曾擁有的一切都沒有了,再多的錢分文也沒有了,食物沒有,房子沒有,一切都沒有了,在陰界你能看到你在世的親人,但你叫他們,他們聽不到,這時你只有孤獨痛苦萬狀,飢餓、恐慌,是黃泉無旅店,今夜宿誰家?這不是在嚇你,馬上這一天就到!是給你明擺著的事實,你必須經歷死後的孤獨恐怖、極大聚集的痛苦,無有了期,唯一只有趁現在學到如來正法,才能成就,脫離死這一關的恐怖,趕快找佛陀學法,你錯過這一世,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等到的就是陰魂孤獨痛苦無救!!!!

↑「神鳥點水舞」於影片於1:22:48開始

淨土念佛真實義理

多傑洛桑老法王

我在這個娑婆世界九十三個年頭了,我下面要講的話,全都是真實誠意之言,只有最愚癡的人才會說假話犯戒,把多生累劫艱辛萬苦的修證功德讓一把妄言之火全燒光了,我再愚癡也不可能用妄語犯戒把我多年的修證功德給燒成灰燼。所以,我說的話只有幾個字,那就是真實不虛,另外還有幾個字送給大家:信者得福,不信可憐。除了正法寺,這個菩提精舍也是我直接管理的道場之一,你們不要以為它很小,但法義是和宇宙同體的,大峽谷的地方雖然大,但那裡只是修行地我不傳法,小中求大得真道,有緣的弟子們只要來到這裡,緣法成熟我就會為他們傳法灌頂。其實這個精舍已經很大了,你們知道“一毫端現寶王剎”的道理嗎?好了,講深了你們也不知道,現在說說主題吧!

 

我們在修行的道路上,幾乎佛教徒都知道有這樣一條法理,要經三大阿僧祇劫,廣修六度萬行,才能圓滿佛道。既然是鐵定的法諦,不能改變,那麼又有什麼法今生即能解脫的?當然有的,那就是無上微妙甚深之法了!我們不要三大阿僧祇劫,要今生成就,我今天就是為大家說這個法。在佛法,佛教,佛學,尤其是在佛門宗派的區分上,目前在整個世界,特別是華人所居的地方,佛弟子們大多發生了非常非常嚴重的錯誤偏見,特別是對待宗派問題,互相誹謗、詆毀,甚至於把其譏諷成外道,尤其是顯宗對密宗誹謗性很大,而密宗看不起顯宗,也成了在佛法界的一大問題。因此今天呢,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最近有很多人都說: “老和尚啊!我們經常到您那個地方,您都為大家傳授一些常規的很普通的佛法,比如念什麼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啊!念什麼觀音菩薩啊!這完全是淨土宗的,我們是來學密宗的,為什麼要把淨土宗的法傳給我們,不傳我們密法,而您老法王恰恰又是密宗的領袖,想必是集密法之大成於一體的,為什麼不傳我們密法,而傳顯宗,乃至於淨土,或者是開示大家參禪的道理,或者告訴大家唯識的關係,所以說我們感到失掉了真實意義、密法的本具。”為此呢,在這裡我要告訴諸位,其實大家的觀點都是非常大的錯誤的。什麼叫做密宗?什麼叫做顯宗?我們偉大的上師啊!法王上師啊!阿王諾布帕母也好,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也好,他們的觀點就是佛陀的觀點,我不夠佛陀的資格,但是我也是跟著他們的觀點辦事的。對於淨土,對於顯教,對於禪宗等等,它本來就是佛陀的法,變成宗派之分是後輩祖師們把它劃開來的。正如我所談到的,宗派是一個文化程度的級別問題,是文化程度的思惟關係,是文化程度的領域差距問題,但它畢竟就是屬於一種文化;就等於是佛教裡面的佛法一樣,不管你怎麼說,它畢竟就是佛法,就是正宗的佛法。我剛才聽到有人對我談,以前也聽到有人對我講,好像以我做為密宗的法王來說,學密就不應該談淨土,不應該說顯教,是一個道理。這個想法大家就錯了,其實我的身上並不只是密法的問題,淨土是我的法的一部分,顯教裡面的法也是我的法的一部分,當然,禪定參悟等等也是我的法的一部分,這個道理你們不懂,但你們想一下釋迦佛陀是那一派宗呢?只有一個宗派啊!我為什麼知道呢?因為我一直就是學顯教、學密宗,學密宗、學顯教的,我從來沒有把它們分開過,因為它們本身就是佛法。佛陀說的法只能說是一個課程的科目問題,需要獨立處理,但是在我們整個修學的完美法系當中,它是一體性的關係。

我現在回憶,在幾十年以前,我是一個方丈,人們都稱我是顯宗的高僧,我有很多照片,是黑白照片,很陳舊了,那個時候就是當顯宗僧人的時候照的。想來甚為慚愧,過午不食,所以身體非常之差,那麼身體呢,一天天地消瘦,唉!還是行沒有修好啊!但是那個時候所學的,都是淨土如何念佛,念佛法門的經道,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包括等等講義著述,我都抱著它不放,為眾生也宣講,我自己也修學,禪堂裡的蒲團也是參破了好多個的,那是我經歷了的嘛!唯識法相我們也要學的嘛!當然,這是過去的事了。有人又說,“老法王啊!那麼您現在很了不起了,您看您道貌岸然,九十多歲了,比當年青年時候似乎還煥發青春,這到底是什麼奧妙,什麼法?”我這樣告訴你們吧!什麼法?就叫做如來正法!有人說密宗,不對,有人說顯宗,不對,有人說淨土,不對,都不是。那麼我這個是什麼法呢?就叫如來正法即可!我是什麼僧呢?就叫慚愧僧!因為密宗裡面就包含著顯宗,包含著淨土,包含著一切宗派,所以你們說其他的東西我都不想听的,我都不想看的,因此上,我現在要講的就是,佛法就是佛遺留下來的解脫理體,不要把它分開,八萬四千法門,法法都是法,只要適合他們修學就是好佛法。你們非得要問我,為什麼淨土我老法王不每天修學,為什麼鑽出一個密宗我一天老盡去學,唉,不好意思啊,乾脆我告訴你吧!淨土宗確實很好,是我們密宗阿彌陀佛老人家,密宗的部主,是他老人家看到有的眾生適合修淨土才傳授的,佛陀老人家的大悲之心,無處不愛惜著眾生,我們又怎能不隨著老人家的步伐走呢?所以我當然要宣傳淨土、宣傳顯宗啊!但是,淨土可不是每個人都懂得到淨土的哦,不是念幾句阿彌陀佛就叫淨土的嘛,不是看幾本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就可以把淨土弄懂的,要真正懂得到淨土,要懂得到淨土的宗旨和精髓。阿彌陀佛老人家說了,每日十念佛,臨命終時一心不亂,都要把念佛的人接到極樂世界去。阿彌陀佛老人家的話從來沒有妄語過,因為他是佛陀,妄語了就不是佛陀。有很多眾生就認為: “哎呀!那我就念佛多簡單啦!一念就往生了,什麼法都不用學了。”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那實在是偏見,太邪知邪解,太錯誤!你們要知道,念佛,是念佛一心不亂才能往生,這是真話,但是你們做不到的!佛陀講的是“一心不亂”,“一心不亂”這幾個字聽起來很簡單,你解釋得了嗎?你明白這裡面的含義嗎?什麼叫做“一心不亂”?簡單的說就是,“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念一句就是一個佛的形象,念兩句還是一個佛的形象,念三句也是一個佛的形象,而不是念一句一個佛,念兩句兩個佛,念三句三個佛,這就心亂了。簡而言之告訴你,就是念佛的時候,佛的形像如如不動,光明燦爛於你心中,這個時候佛就會接引你了,所謂一心不亂,而不是念一聲有幾種心念,難啊,難於上青天了!很多人體會不到。並且要做到臨命終時一心不亂,你們知道臨命終時將是什麼滋味嗎?臨命終時是地水火風四大分解,六根神識散亂,八苦交加難忍,多少人在臨命終時痛苦萬狀,掙扎呻吟,世間上說難聽點就叫扳命,當然他的心念就會亂的。我見到過很多臨命終時心念亂了,不能往生的人非常之痛苦啊!一生念佛,到最後要斷氣的時後,他“唉唷!救命啊!”或者是掙扎啦!你說,“快念佛啊!提起正念啊!”同樣聽到的是他呻吟悲慘的淒叫之聲,黯然失神之聲,其實他早都心亂了,這個亂,不是你說提起正念它就能定住的,這要功夫啊!要我們平常的定力啊,定力又來於修行,來於戒律,如果失去了日常的修行,就沒有定力可言了。七眾弟子們啊,你們聽著吧!如果僅僅是念阿彌陀佛一心不亂,佛就不說八萬四千法門了,佛陀就不會告訴你們六度萬行了!佛陀不會折磨眾生的,教你們六度萬行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等等修持,然後才能成就,意思就是說,你的業力來了,你沒有修行的功糧,就沒有定力的時間,你做不到一心不亂的,你做不到一心不亂,你總不能怪阿彌陀佛不來接你。人家佛陀說過,要臨命終時一心不亂,念十聲都來接的,如果你念到第九聲,而你第十聲亂了,阿彌陀佛也沒有辦法的。不是沒有責任,是他接引不了你的,你登不上蓮台的!好比電線一樣道理,差一段就通不了電。所以,臨命終時八苦交加的那個滋味 兒你們不知道的,但是你也可以馬上嘗試的,就在我講這個話的時間,你們就可以體會。怎麼體會?比如說風大消散,或者風大停止,你可以自己馬上做個示範,你用你的手把你的口、你的鼻子全部堵起來,不要多吧,只要兩分鐘,試一試吧!你看到最後掙扎的時後,你能一心不亂嗎?那個滋味兒告訴你吧!只有全部痛苦的百分之三到四十的滋味,還有百分之六十的甚苦滋味還沒加進去,你只嚐嚐這個兩分鐘,百分之三到四十的不出氣的滋味,簡單的說,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痛苦,還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還沒加進來,恐怕你都不能一心不亂哦!你都會心慌意亂的!因此,修行全在於平常心是道,平常要多修多定,才能往生的,才能生到極樂世界的。這裡我不是嚇大家的,我講的是真實話,真實語,我說的是真話、假話,你們一下子就听懂了,如果我說的不是真話,只要念佛就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話,佛陀不會說要修六度萬行的,佛陀不會制那麼多戒律來戒大家的,因為簡單得很嘛,念十聲不就往生了嗎?何必要那些經藏幹什麼?三藏都可以燒掉了嘛,就留一本彌陀經就夠了嘛,無量壽經也可不用了,你們慢慢想我說的話,告訴你們,意味深長啊!慢慢思考吧!來戒大家的,因為簡單得很嘛,念十聲不就往生了嗎?何必要那些經藏幹什麼?三藏都可以燒掉了嘛,就留一本彌陀經就夠了嘛,無量壽經也可不用了,你們慢慢想我說的話,告訴你們,意味深長啊!慢慢思考吧!來戒大家的,因為簡單得很嘛,念十聲不就往生了嗎?何必要那些經藏幹什麼?三藏都可以燒掉了嘛,就留一本彌陀經就夠了嘛,無量壽經也可不用了,你們慢慢想我說的話,告訴你們,意味深長啊!慢慢思考吧!

那麼,也有人認為,只要是念佛以最大的誠心去爭取它,即能見到阿彌陀佛,尤其是苦行般舟三昧,可以見彌陀,往生無誤。但是,我今天明確的告訴你們,確實修般舟三昧功德甚大,但也並不是說不睡覺、不打坐,站步觀念,三月見彌陀。其實有很多古德修行者,他們修般舟三昧不只修一輪、二輪,乃至有修八次九次的,結果其中有的,腿也成了殘廢,身體也出了病,彌陀還是沒有見到,乃至於自身不能生死自由,七眾弟子不能得到佛法的加持,在歷史上有的甚至於連無情的廟產也保不了,都毀壞消失得無影無踪。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主要出在於沒有真正掌握淨土的奧妙。什麼叫奧妙呢?有人說,“依經教念佛就叫奧妙。”我看你這個人啊,大概頭腦有些昏聵吧!你說得太簡單了!奧妙這兩個字,懂的人就懂了,不懂的人,把經書翻爛了,也還是不懂,我相信會有緣法那一天,我會告訴你們這個奧妙無窮的淨土法門道理。目前沒有告訴你們之前,首先做到的是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心念佛。阿彌陀佛他老人家是非常偉大的,我們應該無限的尊重、敬仰他老人家。那麼關於密宗呢,當然,阿彌陀佛是我們密乘的部主,他在密乘中也傳淨土之高明的法了,只能說密宗這個法呢,往生極樂世界方法不太相同顯淨之法,它跟平常念佛,有異曲同工之處。但是,它最主要得於咒力和傳承力的加持,簡單來說就是保障性強一些吧,這就是我要說的,不需要三大阿僧祇劫即能解脫的法門之一了,雖然今生能成就但也得要好生修行。我在這裡不是說只念佛不好的,念佛非常的好,只要你平常定力好,能做到一心不亂,那就太好了啊!你們都是我的好弟子們!所以說淨土是一門好的佛法,精華要做到一心不亂。而密法之淨土呢,它的差距是在於有咒力和傳承力的加持,其實都是好佛法。關於禪宗明悟自心徹見本性這個問題,參話頭,或者參水,或者參光,或者參廟宇,參一個菩薩,參一個我是誰,或者參我從何處來我由何處去,或者參此時是否為我,參一個亭前的柏樹籽,參一片樹葉,追根究源參到山窮水盡,無念,亦非無念,念念俱空,此時,本來面目迴光返照,剎那明見自心,徹見本性,這是禪宗的道理,我跟你們說不清楚的,參過禪、打過坐的,有一定功夫的人,他們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這是個好法,歷代成就多少祖師的,但是往往都是大德們、高僧們,普通人要參悟,唉,我不想說好與不好,你們要記住,要不然佛陀就不會說出三大阿僧祇劫啊!我想台灣很多人參吧,大陸也很多人參吧,加拿大也很多人參,參了好多年,你問問他悟了沒有?怎麼悟法?悟個什麼來的?好壞普通我不想去說了,確實祖師們悟了很多,但是那是祖師們,普通人悟在哪裡?就是一貫以禪自居的那個宣化,臨命終時也痛苦而不能作主。因此佛陀在密法裡面呢,傳有光明大手印、有恒河大手印、有心中心、有大圓滿等等,以中觀見而起解,直接提出本性自心,特別是光明手印裡面,也是類似於參話頭一個道理,但是,它是靠一種加持之特殊力量而使你明悟自心、徹見本性,說穿了就是一個加持力,兩種法都好,禪宗也好密宗也好,都是好佛法。有人說:“法王啊!您老似乎是有一些偏向於密宗啊?”我告訴你們吧!我剛才說兩種法都好,你怎能認為我偏向。你說: “我聽您說有加持力,又有什麼力,禪宗就沒有。”對,我回答你吧!你總不能喊我說假話吧?我要講的是真心話,我要講的是事實,佛陀不妄語,我總得要學佛陀不妄語啊!法都好,但是我說的是不是事實你們一听就知道。所以對禪宗我是讚嘆的,他證悟了最高的道理以後,跟密法是一個道理,沒有差距的。但是他們施用的方法,就是類似現代人稱為的工作啊,是有差距的。工作的方法有差距的,取境的位置有差距的,但他都是佛陀的法,應其契機就是好法,所以有頓超直入如來諦自成。總的一句,淨土也好,禪宗也好,唯識法相研究心識也好,律宗修戒也好,都是好佛法。但是有人說誦戒就最好,誦了戒就等於見了佛陀。誦戒空背沒有用的,要守戒、依戒才是對的,守戒依戒去做那才是對的,守戒依戒去做那才是真正的修行人。誦戒過了就完,沒有什麼好啊,背了要用的!總的一句,不管那一個宗派都是佛陀說的法,都是好的佛法,這些法我修過的,但裡面妙用無窮啊!千萬不要把佛學當成佛法,把佛教看成法諦了。

唉,這一生來從小就乾這個東西的,今年都九十三歲了,所以說一直都疲倦,累啊!但是疲倦也好,累也好,過了就忘了,只不過時間都是無常的,目前金剛毛長了一尺多長了,鬍子今後也要長得跟人一樣長,到底這是什麼東西?就證明佛菩薩的偉大力量太真實太強大了,得到了密宗的真傳承加持力。但是傳承加持也是一種表法,也就是說法如筏喻者,以後成就了,這個金剛毛也不要了,哪個要,就拿做腰帶拴吧!這個鬍鬚也沒有用了,這些都叫無常的!所以說,佛陀教導我們法尚應舍,何況非法!淨土、禪宗、顯教是我以前一直學習的,現在我沒有忘它們的,我也隨時隨地到裡面去走它一圈,因為它是我的法的一個部分,當然,密宗的法也是我的法的一個部分,總的一句,我學的什麼?到底學了什麼?告訴你們吧!我學的是佛法!什麼佛法?如來正法!我要講的話就是這些。有人說,“長金剛毛有什麼稀奇,那是神通。” 好了,就算你說的是,那你是高僧大德,也表一下法,長幾枝金剛毛給大家看好嗎?可惜你沒有真佛法,表不了法的。當然,你有一些想法是允許你的,但是不正確的想法會帶來障礙,失掉正知正見,乃至於護法也不願意跟隨你了。我曾經也經歷過一段時間這樣不好的過程。我的法王上師在為我作灌頂加持的時候,他說:“我會重新給你一個非常莊嚴的大德形象。”當時我心裡已經暗暗想到,我這個形如猿猴的醜陋相,再莊嚴也是有限度的。時間一天天過去,隨著年齡的老化無常形象越來越醜劣。有一天,法王上師叫我到身邊,指著我說:“你修行怎麼樣?”我說:“一切都如法。”他老人家說:“拿如法來。”我說:“如法不見了。”他老人家又說:“拿不見來。”我說:“不見在此。”他老人家說:“此作何物?”我說:“物也非物。”他老人家說:“是故為物,物法亦然。非物非法,色空不二。”我說:“阿彌陀佛。”他老人家說:“形像變好了嗎?”我說:“愈來愈醜。”他老人家說:“好,你跪上前來。”我低著頭爬到了法王上師的法座前,他老人家讓我抬起頭來,我剛剛抬起了頭,只聽“啪!啪!”兩耳光打在我臉上,隨著法掌之聲,他老人家嚴厲地說道: “你當年的一念疑心使你不能得到加持,初地不知二地事,一代法王的種子真是可憐,下去悟吧!”其實我當時已經明白,對上師說的話不能產生疑心的,我作了實相懺悔。實在是佛法的神奇超越世間無常的萬有,就那麼短短的一個月,我的形象突然來了一個大幅度的莊嚴轉變,由世間法說,是威嚴啊!端莊啊!一句話就是,“好看得很!”幾月前不見我的弟子來到我的身邊,他們幾乎認不到我了,有的人甚至亂說什麼:“我們師父身化登天,脫胎換骨了,實乃凡間首創!”其實,哪裡是這麼回事喔,形象的轉變,莊嚴的受力全來於法王上師的加持,三業的相應啊!這是什麼呢?這就叫真正的如來正法嘛!

 

本文選自《聖僧鐵記》

注:

以上文字,圖片、視頻來自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涉及版權或異議,請聯繫我們刪除。

我的“參禪”之旅

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幾年前,我到一個著名的禪宗道場當小居士,開始我的“參禪”之旅。每天繁重的農活之後,偶爾參加打坐也只是打“瞌睡”坐而已,偶爾聽聽CD中的老和尚說話,我以為這就是參禪,心裡很失落。直到後來,我發現有好幾個行為舉止異常的僧眾,據說是打坐過程中,由於種種原因出現了問題,之後也沒有得到正確引導和對症的治療,所以好多年來一直瘋瘋癲癲的。那時我產生了些許恐懼,原來打坐的副作用這麼可怕呢!我想到自己每天在那裡打瞌睡,盲修瞎練,萬一有一天我也變成這樣怎麼辦?每天打坐的時候看到她們,心裡的壓力真的很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參禪打坐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百思不得其解……

印象最深的還有一次禪七,期間當家師父抱怨說,廟子裡的一位老師父在突發重病時根本就不應該送去急救,而是應該當下念佛求往生,為什麼還要苟延殘喘地活著呢?這樣不是很痛苦嗎?當時在場的很多人都紛紛附和當家師,覺得這條生命實在是太不足惜了,根本就不應該急救。當時的我一下子懵住,很難接受,這話一定有問題,雖然我剛剛開始學佛,但是心裏在想如果人陷入重度昏迷、不省人事的話也能往生淨土嗎?他那時候哪裡能像《佛說阿彌陀經》中所說的那樣,一心不亂念佛十聲呢?根本做不到嘛!從邏輯上根本就行不通嘛!

後來我還聽說有位出家眾,發下了願,三年閉關坐禪之後如果不明心見性、開悟的話就還俗,三年很快就過去了,不幸的是這位出家眾依舊沒有開悟,結果當然是……真是令人痛心!

一系列的事情打擊之後,當小居士的我心灰意冷,彷彿走進了死胡同,前途一片迷茫,我不知道,接下去的路該怎麼走,我問自己如果這樣子稀里糊塗地出家,到底意義何在?萬般無奈之下,我竟然決定打道回府跟家人投降。而就在這個時關鍵時候,我聽聞到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彷如黑暗中的一道強光般,把我的退悔之心、我的迷茫困惑消融殆盡,沮喪的情緒一下子無影無蹤消失了。那一刻,我無比堅定的選擇了出家,而且很快就圓滿了出家的願。

當然,這些只是我個人地淺薄經歷,可能連“參禪”的邊都擦不上,但確實反映了一部分所謂參禪的修行學佛之人的可悲現狀。後來我有幸拜讀到帕母的《成道必修定觀法》,又從網上看到公佈出來的H.H.第三世多羌佛傳的《禪脩大法》,終於得到了完整的教授。哦,原來參禪是這麼一回事。例如H.H.第三世多羌佛在《藉心經說真諦》第216頁的講法,我明白了那些打坐出問題的出家人,他們是由於執著第七末那意識產生的幻覺,認為是真實的,不明白“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道理,所以就入魔了。而禪七期間那位當家師父的抱怨簡直沒有道理,正如《佛弟子趙玉勝接受了真實不虛的傳法》一文中所說的,如果你能像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那樣現場修一個法,當場本尊阿彌陀佛現前,安排他日接引往升極樂世界,如此當然就不需要急救了。但是請問您有這樣的本事嗎?還有那位還俗的可憐出家眾,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兩個小時就開頂的頂聖佛法,開口如雞蛋大小深洞,神識能出能入,體外修法,脫離禪控,明心見性將是指日可待。

現在回想一路走來,我遇到那麼多可憐的出家眾,他們多麼想要學到如來正法,他們多麼想要了生脫死,可是由於沒有遇到如來正法,由於師長的教授和引導有問題,由於他們本人的執著,由於種種不同的原因⋯⋯導致無法成就解脫,而這樣的悲劇還在繼續發生,真是讓人痛徹心扉,最好的佛法就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這裡,可是很多很多眾生聽不到,我親見過有些很幸運有機會接觸到如來正法的人,他們往往被自身的各種障業困擾,在多種壓力之下失去法緣,不能聽聞如來正法,沒有了生脫死的機會,因此我只能深深歎息,同時切身感受到如來正法的百千萬劫難遭遇……,我慶幸自己能有福報恭聞學習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慚愧佛弟子--莞爾靈犀

二〇一七年八月

藏地一老阿媽被車碾壓逝世,其家屬的做法……世上絕無僅有!

一則在發生在藏地的故事!(網絡轉載)

昨晚,塔公寺的阿布喇嘛發了一條微信:

大美甘孜,善行遠揚,美在人心!美在木雅,昨日一西藏昌都籍貨車行至康定縣新都橋上柏桑村時,不慎輾壓一老阿媽,經搶救無效今日逝世,逝者家屬未索要肇事司機一分錢,反而幫司機在交警隊辦理相關手續,司機百般感動,拿出10餘萬,雙膝跪地,請求逝者家屬接納,但仍被婉言拒絕,只得含淚離去!這一幕可以說世界僅有,這就是信仰饋贈給社會的和諧和美好!這就是信仰寄予人心的善良與寬容!此博大的善行迴向給老阿媽能早脫輪迴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早成正果。阿彌陀佛!

這則微信經過轉發後,迅速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因為這個結果太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如果這個車禍發生在漢地,正常的情況下,亡者家屬和肇事司機會在警方的協調下進行善後處理和賠償。在亡者家屬非常通情達理的情況下,司機賠償一筆錢,讓事情得到各方均滿意的解決,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很多時候,這樣的交通事故的賠償工作會陷入幾個月的拉鋸戰,雙方都會請律師、保險公司的代表等進行反复的談判,甚至會對薄公堂。而這些程序在我們看來都是很正常的。

說實話,當我看到這則消息時,也是很吃驚的。作為經常去藏區的我來說,藏人的善良我已經見得太多了。但是像這樣放棄一切賠償,逝者家屬反過來還幫助肇事司機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逝者家屬的思想境界讓我非常讚歎。這或許就是阿布喇嘛說的:“這就是信仰饋贈給社會的和諧和美好!這就是信仰寄予人心的善良與寬容!”

從康定經過新都橋再進去就是塔公,這裡自古以來就是佛教的聖地,高僧輩出的地方。前幾年的一個秋天,我到塔公參加老上師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轉世靈童的坐床儀式。一天清晨起來,在雨後的塔公鄉土路上散步,看見一些老年婦女彎著腰在路上撿著什麼。這樣的場景在漢地有時候也能看見,雨後地上會長出一些小野菜或者小蘑菇什麼的,經常會有人去採摘。不過當我走近這些阿媽們,仔細觀察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她們在撿路上的蚯蚓。雨後有很多蚯蚓從地裡鑽出來,爬到路上。阿媽們把這些蚯蚓一一撿起來,然後放到遠離公路的草地裡。她們是怕過往的汽車、摩托車把這些蚯蚓碾死。那一刻我真的是被震撼了,那裡藏民的善良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藏族人對生命很敬畏,同時對生死看得很透徹,依照佛教的觀點來說,生命是由一系列連續不斷的意識境界所構成,所以藏族人認為人類不應執著於世間生命而無有了期的流浪生死。由於佛教信仰根深蒂固,藏族人對無常和死亡的接受比任何一個民族都要淡然,他們接受一切已經發生的,並安住於當下。他們對逝者往生的關注度要大於所有的世間事情,他們不斷的誦經、迴向,期望逝者可以在中陰階段得到究竟的解脫。

這些態度,決定了他們在面對這些突發事件時的心態。就像一位網友說的那樣:這種情況真不能以簡單的“好人好事”來理解,只有在對這個世界與人生有完全不同的認知情況下才能做到。

這是某年冬天在藏區公路上遇到的一個西藏女子,她用雙手挖出雪下的土,用自己的藏袍捧著,一路灑在凍結的路面上,使經過的車輛不危險。來往車流中,沒一個是她的家人、親戚。但善良的她虔誠地把祝福送給了每一個過路的人,讓路人在冷天裡感受溫暖!

當你被世俗的觀念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當你被勢力的目光刺穿心肺的時候,當你的靈魂脆弱到一碰即碎的時候,當你想哭沒有淚,想笑笑不出的時候,你會想到“西藏”?

無常示現的時候,遺失了靈魂的時候,你需要的是信仰,不是西藏。

嗡瑪呢唄美吽!

嗡瑪呢唄美吽!

嗡瑪呢唄美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