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蹟寺的說明

一些信眾看到世界佛教正心會在報上的告示,詢問了聖蹟寺有關問題,為此,聖蹟寺特作出說明如下:

一、 懸賞聲明不是聖蹟寺作的,聖蹟寺不僅沒有這個資金用於懸賞,更重要的是,聖蹟寺是嚴格遵照佛陀的教誡來修行的一個寺廟,不會去做任何與人爭輸贏、比高低的事情。目前正心會所發的懸賞聲明是香港的金豔萍、徐蒞達兩位善信所作的,緣於當時他們親自加入了在聖蹟寺舉行的佛教內部為佛弟子舉行的體質體力的考核,他們見證了開初教尊的聖體質聖體力,為此,他們想看看人類的體質體力的實際狀況,了解實際情況,便出重金作了有法律公證的懸賞聲明,並委託聖蹟寺的釋正睿法師代表他們處理這件事情。由於拿杵上座的金剛杵是存放在聖蹟寺的,鑑於此聖蹟寺同意金豔萍、徐蒞達他們在聖蹟寺舉行懸賞拿杵上座。

二、 今天,聖蹟寺對開初教尊說到世界佛教正心會將在台灣舉行拿杵上座的事,開初教尊很嚴肅地說:“人生無常,修行的時間都不夠,如果還會隨外境所牽,那還修什麼行呢?修行就要修徹底。今天你們不提到劉子朋這個名字,我還沒有聽到過他,自然也不知道他是在做什麼,我修行差,一無智慧,二無道行。劉先生說得對,我本來就是一個老頭嘛,只要他高興,他想說什麼,就隨他說吧。若有人罵我、謗我,能給他換得幸福愉快,我會為他祝福。但是,妖魔要謗佛、謗法、謗僧,那就絕對不應該了。其實,我想230磅重的金剛杵,八九十歲的老年人拿得起的人有的是,我雖然修行一般,但自知年將90的人了,我不會把時間用在哪一個人對我的評長論短上。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社會上遭到妖孽們大肆瘋狂地誣衊誹謗,絲毫也動不了祂的心,十年都沒有拿出國際刑警的公函來證明祂的清白,這是世界上從來沒有聽聞過的至高無我的聖蹟!至少我在佛陀師父的身上也有點點體會吧,傷害他人、爭名奪利是跟我無緣的。”
三、 世界佛教正心會舉行拿杵上座的測試,是受金豔萍、徐蒞達的委託人釋正睿法師的委託,是為金豔萍、徐蒞達兩位善信的拿杵上座懸賞所作的事,世界佛教正心會不是跟誰比高低、爭輸贏,而是因為劉子朋身為佛教外行,卻大肆誹謗佛陀,詆毀佛法,為了踐踏開初教尊老人,不惜說大話、假話,由於金剛槓是聖蹟寺的,因此本寺同意將我們佛教內部測試佛弟子體質體力的拿杵上座金剛槓,提供給金豔萍、徐蒞達他們懸賞測試使用,讓大家實際了解情況。只是在台灣的世界佛教正心會的個別工作人員把性質搞錯了,出現了偏錯的告示,現特地說明。但是,拿杵上座對鑑別超凡的體質體力,是絕對正確的。
美國聖蹟寺

2020年10月31日

#懸賞聲明

發佈留言